刚刚更新: 〔星网帝国〕〔逆神封魔录〕〔遮天魔尊〕〔降临深渊纪元〕〔为初〕〔冒牌职业大神〕〔东晋唐王〕〔战国大召唤〕〔大良医〕〔我真没想当巨星啊〕〔反套路救世指南〕〔大侠凶猛〕〔快穿之替你如愿〕〔九阳帝尊〕〔无武江湖〕〔孕期女神〕〔史上最强家族〕〔超级丧尸工厂〕〔重生学神有系统〕〔悲催村女重生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12章 神鬼莫测
    南帝都。

    帝都最好的天骄学院毕业。

    潜能班在最豪华的食府聚会,老板蓬荜生辉,甚至在门口拉上了横幅!

    “欢迎高考状元莅临本店,今天除酒水饮料,全场88折。”

    当然,潜能班的一切消费,老板全部免单。

    对老板来说,全国高考状元能来,那是三生有幸的盛事。

    整个三层,有四分之三的地方,被潜能班包场,部门经理亲上阵,安排着手脚最麻利的服务员在服务,都是年轻的姑娘小伙。

    没错。

    虽然高考已经过去了三天,但潜能班今日才开始庆功。

    没办法。

    高考状元杜惊书,刚刚才抽出时间,他日常繁忙,甚至已经去过了湿境。

    潜能班一年时间,别人还在地球修炼的时候,杜惊书就已经在出入湿境。

    整个南帝都,同龄人谁不羡慕杜惊书。

    家族显赫,背影雄厚,特别是其本人也天赋异禀。

    高考,二品境。

    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要知道,对一些b类武大的学生来说,他们只求毕业前,能达到二品境啊。

    你一生追求的东西,别人几乎是与生俱来。

    以杜惊书的天赋,以及身世,他日后绝对是整个南帝都,甚至整个神州的风云人物。

    高考状元,只是一个起点。

    至于洗不洗骨,真的不重要。

    不洗骨的武者,也有不少突破到了宗师。

    而很多黄金骨象,也横死在了湿境。

    能活下来,率先达到五品巅峰,才是当务之急。

    老板远远看着潜能班聚会,满眼都是羡慕,自己是个二品武者,这已经是自己的终点。

    可杜惊书的人生,才刚刚起航。

    高考状元。

    多少考生才能厮杀出一个,这就是同届的王者。

    至于第二名,谁又会记得!

    “蛋糕送来了吗?”

    老板在讲机里呼叫部门经理!

    “报告老板,已经在路上,蛋糕比较大,所以运输比较麻烦一些!”

    楼层经理达到。

    “好,尽早送来!”

    为了巴结杜惊书,老板还专门送来一个大蛋糕,这是为了祝贺高考状元。

    杜惊书领不领情是一回事,但自己起码要做到位。

    如果没有意外,明年的这个时候,杜惊书就可能是三品武者,甚至……四品!

    想起来都惊悚。

    ……

    “班长,教育部也真抠门,高考状元竟然只有一个状元胸章,连一点物质奖励都没有,简直了!”

    杜惊书坐在首位,只是淡淡的喝着一杯冰水。

    他脸色白皙,看上去很英俊。

    面前的食物,杜惊书一口也没动,作为一个状元,要和别人保持不同。

    我只是淡淡的喝水,你们会更加觉得我高不可攀。

    他喜欢被人恭维,喜欢看到别人的崇拜。

    从小快人一步,这已经成了杜惊书生命的一部分。

    “哼,班长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在意一点点物质奖励,至于那状元胸章,根本就是班长的囊中之物!”

    又一个同学说道。

    “我们预祝班长宏图大展,武大毕业前可以突破五品!”

    一个女同学站起来。

    “你错了,你们的班长大人,一定可以在毕业前,突破到宗师!”

    另外一人抢话道。

    杜惊书面无表情!

    你们说的都对,我在武大毕业前,一定会突破到五品,甚至是宗师。

    同龄人,我一定是王者。

    也必然是王者。

    “那个什么层岩市,是个什么穷乡僻壤,因为一个市,影响班长拿胸章,简直恶心!”

    突然,有个同学怒骂一声。

    状元胸章,是教育部给高考状元的荣耀奖章。

    按照历年惯例,高考完就会由当地提督府代为颁发。

    可今年有个层岩市延迟考试,所以状元胸章还没颁发。

    “那个什么千层饼市,好像今天上午就考完了,估计一会就该班长去授勋,我们陪班长一起去提督府!”

    同学们笑的很开心。

    班长领奖,他们跟着脸上也有光,毕竟,我和状元一个班。

    杜惊书保持着淡漠的微笑。

    他就喜欢看人们一脸虚伪的恭维自己,甚至在这些人的眼底,有嫉妒和羡慕。

    甚至,还有一些恨意。

    他喜欢被人恨,这才能证明自己足够优秀。

    “同学们,为了庆祝高考状元授勋,小店送各位一个蛋糕,预祝诸位在武大,能扶摇直上九万里,人人宗师!”

    老板亲自推着蛋糕过来。

    这蛋糕也真大,足有半个乒乓球桌大,蛋糕表面写着几个字:扶摇直上九万里!

    “班长,切蛋糕吧,哈哈!”

    同学们纷纷起哄。

    杜惊书站起身来,平静的走到蛋糕旁。

    这些马屁精,总是爱干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

    为了讨好我,你们还真是呕心沥血,这就是强者的资格。

    “班长,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还不等杜惊书下刀,楼下响起了一声惊呼。

    杜惊书皱着眉。

    “你一惊一乍叫什么。”

    厕所在一楼,这个同学刚从厕所出来。

    “班长,不好了,高考成绩有变!”

    大家都在楼上玩闹,他在厕所无聊刷手机。

    由于今年有补考城市,所以高考实时排名的网站一直没有关。

    按道理,层岩市只是个很小的城市,历史上连前进入50名的考生都罕见,应该也没有人关注。

    哪怕是50名左右的考生也懒得关注,掉出全国前十,排名真的没什么意义。

    你11名,和12名,同样都没有人关注。

    甚至是前三,人们也只会记住高考状元。

    第二名都是个陪衬。

    这个同学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实时排名。

    可这一看不要紧,他被吓的菊花一紧,随后就连忙跑了上来。

    没错!

    原本高高被挂在第一名的杜惊书,已经成了第二。

    而第一名的成绩,被直接刷新!

    ……

    苏越!

    铂金骨象,气血42卡!

    触目惊心的成绩,直接将二品147卡的杜惊书压了一头。

    高考排名,由教育部官方计算潜力值。

    这是神州最权威的成绩,哪怕是七军总元帅袁龙瀚都无法改变。

    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

    顿时间,二楼的气氛凝固,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寒意。

    学生们纷纷拿出手机,打开查询网站!

    果然!

    刷新了。

    千真万确。

    一个来自层岩市,名叫苏越的考生,强势杀到第一名,将高高在上的杜惊书挤在了第二。

    铂金骨象!

    42卡!

    这绝对是个让人胆寒的成绩。

    杜惊书一品的时候,就已经在湿境修炼,在拥有气环的情况下,湿境有一些增幅作用。

    可铂金骨象没有气环。

    靠着原始的极限突破法,能拼到42卡,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这个叫苏越的,莫不是个脑残?

    “他都已经铂金骨象了,为什么还不赶紧封品,还在积攒气血!”

    一个学生皱着眉说道。

    “为了刷潜力值呗,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另一个学生怒骂。

    “对,班长你别生气,这个不要脸的混蛋,一定是为了刷潜力值才不去封品,简直不要脸!”

    众人都点点头。

    铂金骨象之后,每1卡气血,都会大幅度的增加潜力值。

    如果苏越封品之后,他超过40卡之后的潜力值,就不会有巨额增幅。

    毕竟,封品之后有了气环。

    可他竟然不封品。

    “世风试下,现在的人,为了高考状元的名号,已经这么不转手段了吗!”

    所有人义愤填膺。

    “班长,您消消气,那个叫苏越的,一定是卑鄙小人!”

    事已至此,铁板钉钉。

    杜惊书的状元,被抢走了。

    他们连忙安慰着班长。

    “卑鄙!”

    杜惊书手里捏着切蛋糕的刀,微微颤抖。

    蛋糕还没来得及切,就得到这种消息,简直可恨!

    “大家吃蛋糕吧,一个状元而已,赏他了!

    “如果他和我一个武大,我会让他乖乖给我当马仔。

    “如果他去其他武大,我会在武大交流会,打到他跪地求饶,打到他亲口将状元胸章吞下去!

    “我杜惊书不稀罕状元胸章,但一个靠刷潜能值的卑鄙小人,也不配拿着。

    “今年的高考,没有状元!”

    杜惊书拿着刀,直接也没有切蛋糕,他直接是插在了蛋糕中央。

    而他的脸,也开始煞白。

    全场鸦雀无声。

    看杜惊书的表情,他是真的怒了。

    “没错,两个月后武大开学,到时候这个赝品状元,必然要露出真面目!”

    “班长,需要打听他报考哪个武大吗?”

    有同学问道。

    “没必要,记住这个名字就可以,不管他在哪个武大,卑鄙的人,活不久!

    “有些东西,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拿!

    “会……压断腿。”

    扔下刀,杜惊书也懒得理会其他人,他直接离开酒楼。

    看着硕大的蛋糕,原地一群同学面面相觑。

    其实,在不少同学的眼里,还有些幸灾乐祸。

    碍于情面,大家不想得罪杜惊书,但并不代表别人不厌恶他。

    这个人倨傲自大,目中无人。

    这次有人将他踩在脚下,也让不少人暗爽。

    以杜惊书的狭隘心肠,他能被气的失眠三天。

    ……

    层岩市!

    当最终排名出来之后,潜能班振奋。

    可惜的是,廖平并没有杀入前十,最终止步在了全国第13名。

    只能说今年的考生太猛。

    苏越被众人绑架在酒楼,一颗脑袋被廖吉按在蛋糕里。

    机不可失。

    大家一起欺负班长的机会,这是最后一次了。

    同学们高兴的要命,戴岳归找服务员要来十几颗生鸡蛋,随后众人塞进苏越裤裆,一一拍碎。

    苏越欲哭无泪。

    劳资堂堂一个高考状元,被欺负成啥样了。

    弓菱你还笑!

    苏越伸出手,一把将弓菱也按在蛋糕里。

    “我刚做的头发……呜呜……”

    弓菱呜呜呜挣扎……

    冰凉的蛋液,顺着苏越裤腿流淌了一地,廖吉笑的前仰后合,他一个没站稳,直接狗吃屎的姿势趴下,好巧不巧,吃了满嘴蛋液。

    “庸俗的世界!”

    廖平如一个世外高人,从另一个角度审视着这个世界。

    可惜,苏越的鞋拍在了他脸上。

    大家放肆的笑着,疯狂的闹着。

    周云粲抱着蚝油,红着眼。

    他依稀又想起了一年前,大家刚刚去训练基地,照着视频做酸菜鱼的场景。

    从明天开始,所有人分道扬镳。

    而自己和蚝油,也面临着不得不分开的事实。

    “等你放假,还可以回来找蚝油,我会好好照顾他。

    戴岳归知道周云粲的不舍,但这是必要的分离,你总不能带条狗去上学吧。

    “嗯,我会常回来看油耗的!”

    周云粲突然就哭了。

    蚝油大脑袋蹭着周云粲,瞳孔也是红的。

    ……

    宏园市!

    “苏越那小子,是不是补考完了。

    “以他半年前30卡的成绩,应该在20名到10名之间。

    “唉,还是比我强好多,我28卡,刚刚39名,丢人现眼啊。”

    王路峰刷着手机。

    他从20名开始,向上找苏越的名字。

    10个名字一页。

    然而,20名到10名,并没有苏越的名字。

    王路峰皱着眉,他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苏越这小子,不会大意失荆州,连前20都没进去吧。

    前十的名次,更是别看了。

    那是四大帝都那群妖孽的战场,第一、第二名,都堂堂二品,苏越不可能冲到前十。

    没必要翻页了。

    王路峰丢下手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这个不争气的玩意,这半年一定是在浪费时间。

    连前20名都没考进去,简直让兄弟我痛心疾首。

    王路峰气的肚子疼。

    他拨通了苏越的电话,他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老兄弟。

    太不争气了。

    优势那么好,你拿着王炸,跑到了20名后,这能行吗!

    苏越去卫生间洗脸,正好看到王路峰电话。

    “咦,老王啊,是不是来恭喜我的。”

    苏越深吸一口气。

    做人太优秀,就是容易被惦记。

    也不知道王路峰被打击成啥样了。

    “失望!

    “苏越,和我一起吃盖浇饭的好兄弟,我对你很失望。

    “你天赋不错,但就是太懒惰了。

    “也怪我,作为兄弟,没有在身边督促你、鞭策你、激励你。

    “一把好牌,你连前20都没进去,我……唉,你让我说什么好。”

    然而,电话那头,扑面而来就是一阵感慨,还颇有语重心长的感觉。

    “兄弟,上武大后,好好修炼吧,千万不要再懈怠了。

    “学习过《伤仲永》的故事吗?

    “你千万不能依靠天资而不去努力,否则……泯然众人矣!

    “我王路峰如果拿着你的天赋,一定能冲进高考前10!”

    王路峰恨铁不成钢,甚至引用了典故。

    他是真心不忍心苏越堕落,心痛啊。

    “陆峰啊,你没看成绩就训我,这么不严谨吗?”

    终于轮到苏越开口,他无可奈何的问了一句。

    兄弟的心是好的,就是有点弱智了。

    “兄弟,都这个时候了,如果我是你,我会愧疚和反思,而不是狡辩。

    “我如果不看成绩,我能来说你?

    “有时间,我去层岩市找你,你请我吃个大餐,哥再给你上上课。”

    王路峰言语更加失望。

    他竟然还在狡辩,失望中的失望。

    “兄弟,我有个建议……要不,你试着看看,再靠前点的成绩,从第一页开始看,看看前十!”

    苏越突然醒悟。

    这货应该是懒,直接从中间开始找名字,他连前十都没看。

    “翻什么翻,翻来翻去,你也没有进20名……我……”

    突然!

    电话那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喂,陆峰兄,你啥时候来层岩市,我请你吃盖浇饭啊。”

    苏越问道。

    电话无音。

    “说话啊,你信号不好?

    “那我先挂了,你来层岩市记得找我。”

    苏越挂了电话。

    啪!

    王路峰的手机,啪的摔在了地上。

    他刚才开着免提,同时去高考网站又看了看。

    第一名!

    铂金骨象,42卡。

    这个火辣辣的成绩,让他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儿子啊,你说你训人家苏越,羞耻不羞耻,唉……”

    王南国走进来,捡起了手机。

    ……

    青武!

    教研室,丁北图看着苏越的成绩单,眼眶都有些湿润。

    “丁教授,听说您以前是层岩市的老师,这次高考状元来自层岩市,那个苏越,不会是您的学生吧!”

    教研室另一个教授问道。

    “哈哈,怎么可能,丁老师在层岩市的时候,因为学生成绩差,差点被开除。如果状元是丁教授的学生,青武哪能捡到这便宜。”

    “是啊,青武之所以能轻松将丁教授招聘过来,完全是因为高中班里的武科成绩差!”

    “不过,不得不说,层岩市今年也算扬眉吐气了,一个不算繁华的小城市,竟然力压四大帝都,考出了状元郎!”

    教研室一群教授闲聊着。

    大家也没有恶意,枯燥的日子里,互相挖苦几句,也是调剂。

    “唉,你们还别不信,这苏越,还真是我丁老汉的学生!”

    丁北图袖子一甩,还一脸骄傲。

    “呦呵,要不您给您的学生打个电话?如果是真的,我请您吃一个月午饭!”

    “我请一个与晚饭,哈哈!”

    “我负责一个月水果。”

    “那我只能早点了。”

    一群教授笑的前仰后合。

    嗡嗡嗡!

    嗡嗡嗡!

    说来也是巧合,丁北图放在手机上的桌子,突然就开始了震动。

    是弓菱的电话。

    丁北图轻蔑的扫视了一圈同事,打开免提,这一刻,他犹如一个老王者。

    “喂,丁老师您好,我是弓菱啊。

    “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啊,咱们3班,所有武科同学,全部达到了武大录取线。”

    电话那头,弓菱很激动。

    “哈哈,弓菱啊,虽然没考上四大,但18卡也不错了,你可以来青武找我。”

    丁北图笑道。

    第一时间,丁北图就找遍了3班所有同学的成绩。

    大运气。

    所有同学都上了武大,哪怕是b类武大,也没有人落选。

    “丁老师对不起啊,我可能去不了青武!”

    弓菱言语有些落寞。

    教研室其他老师纷纷戏谑。

    原来是18卡的学生,还以为真的是苏越呢,吓人一跳。

    “丁老头,你这魅力也一般呐,学生都不愿意投奔你!”

    一个老师低声笑道。

    “没关系,a类武大都不错,去哪个也可以!”

    丁北图瞪了眼捣乱的人。

    学生自己的意愿最重要。

    “我被战*校特招,我虽然去不了四大武院,但我可以去战*校,丁老师,您为我骄傲不!”

    电话那头,弓菱突然笑的很爽朗。

    “什么,战*校特招?”

    丁北图顿时一愣。

    整个教研室的气氛也瞬间凝固。

    18卡气血!

    战*校特招?

    这简直不得了啊。

    哪怕是四大武院特招,都没有战*校令人意外。

    虽然战*校也是19卡录取线,但有些武者,哪怕19卡都会被拒绝。

    如果不是军校的性质特殊,这其实才是神州第一武大。

    特招。

    这就厉害了。

    比19卡气血还要难几倍。

    “丁老师,还有一个好消息!

    “苏越考了状元,这个上课睡觉的家伙,总算没给您丢人现眼。”

    电话里,弓菱又激动的说道。

    这时候,教研室的教授们,才真的震撼了。

    电话是突然打来,丁北图直接打开了免提,所以绝对不是演戏。

    而且状元的事情,是对方先提起,更不会造假!

    难道……丁北图这老头,还真的是状元的老师?

    “老师,您在青武怎么样,我们都很想您!”

    苏越凑着脑袋,也对着弓菱的电话说道。

    “苏越,好好修炼,千万不能因为高考状元就骄傲,去了武大,还要保持一颗谦逊的心,武道无涯,必须要时时刻刻保持敬畏。

    “我在青武很好,有你们这群学生,我很骄傲!”

    对待男同学,丁北图言语还是有些警示意义。

    “老师,我和苏越都明白,等我们抽出时间,就去青武看您!”

    弓菱连忙说道。

    “好,青武欢迎你们,哈哈!”

    丁北图哈哈笑着。

    “老师,放心吧。我苏越,一定成为宗师,到时候您亲自主持我的宗师宴!”

    电话那头,苏越声音洪亮,自信满满。

    “好,一言为定!”

    丁北图话落,便挂了电话。

    ……

    “苏越,你吹牛干什么,你还没封品,距离宗师早着呢!”

    弓菱白了他一眼。

    “丁老师开着免提,明显是在办公室装比,咱们得配合他的演出!”

    苏越摇了摇头。

    他早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凌乱声音,办公室一定人不少。

    “啊……丁老师都这么虚荣啊。”

    弓菱一愣。

    “这得看什么事,咱们成才,他忍不住骄傲。”

    苏越摇摇头。

    ……

    “丁老头,那苏越,还真是你学生?”

    一个教授诧异的问道。

    “咋……非要给你把真人叫过来?”

    丁北图坐下,两只脚都塔到了桌子上,他骄傲的有些飘。

    “老丁,深藏不露啊!”

    另一个教授赶紧替他倒水。

    丁北图的形象,瞬间在教研室里高大了起来。

    大家都是老师,最敬佩别人培养出优秀学生。

    有个高考状元的学生,够吹一辈子了。

    “唉,我也就是随便教一教,还是靠学生自觉。”

    丁北图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丁北图的电话又响了。

    是王路峰。

    丁北图按下免提。

    他也关注过王路峰的成绩。

    28卡成绩。

    虽然和苏越没办法比较,但28卡成绩,去武大不久,就可以洗骨,这已经是一个市的前三水准了。

    黄金骨象,这可是宗师之资啊。

    “丁老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苏越考了全国状元!”

    电话里,王路峰有些沮丧。

    “陆峰,你们的成绩我都看到了,你也别气馁,28卡很不错,全国39名,老师很骄傲!”

    丁北图安慰道。

    “丁老师,我没用,成绩一般!”

    王路峰更加沮丧。

    人家苏越都第一了啊。

    这时候,教研室的人,更是震撼到窒息。

    28卡,眼看着就要洗骨的狠人,居然说自己没用。

    大佬,你全国高考39名啊。

    你是不是对高考有什么误解,凭什么说自己没用。

    你问过青武的意见吗?

    这丁北图的班级,是何等的藏龙卧虎。

    咱青武也是a类武大。

    可如果来个20卡的学生,能当祖宗供着。

    你没用,那我们青武又算什么。

    这群天骄,简直气死人啊。

    “谁刚才说要负责水果来着,买去呗,丁老头我要吃榴莲!”

    挂了电话,丁北图一声感慨。

    优秀啊。

    ……

    北武!

    杨乐之刚刚回学校,他发现不少同学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甚至,有些嫉妒。

    其实杨乐之也理解……没办法,自从开始追求许白雁,自己鸿运齐天,简直就挡不住。

    正在发愁择兽腰包,却下湿境就救了个宗师,这下立功了,择兽腰包到手。

    买东西,总能多找钱。

    去买鞋,原本没自己的号,莫名其妙就有人退货。

    吃包子,皮最薄的那个,总是自己的。

    泡面都能多吃出一袋调料包。

    这种运气,神鬼莫测,杨乐之自己都怕。

    他现在都不能去餐厅,不是遭遇打折就是抽奖,每次大奖都是自己的。

    “就等层岩市高考完,结算学分了。可惜,加上苏越的黄金骨象学分,也不够我买沛蒲丹,教育部竟然涨价了。

    “我的四品境,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呢?”

    由于买不起沛蒲丹,杨乐之突然发现自己的运气也不是那么逆天。

    “杨乐之,恭喜啊,你助教的潜能班,考出一个高考状元。

    “铂金骨象,厉害啊,你发财了。”

    杨乐之还在愣神的时间,一个老师走过来,一脸羡慕的看着他。

    铂金骨象,高考状元。

    这走运小子,得白拿多少学分。

    谁能不嫉妒,关键他划水了一年,划出个状元。

    闻言,杨乐之拿出手机,木然的打开高考官网:

    状元:苏越!

    触目惊心的两个打字,让杨乐之头晕目眩。

    这运气!

    还能挡得住吗?

    许白雁,等劳资四品了,我壁咚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