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撩人〕〔惹火甜妻:老公大〕〔最甜不过邱小姐〕〔心电猎手〕〔酱香满园〕〔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爱淳爱〕〔我是最强战神〕〔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顾少的绝宠恋人〕〔八零娘亲是女配〕〔重生之辣媳当家〕〔她来运转〕〔四爷:娇妃会算命〕〔主播小傲娇〕〔郡主今日仍然在作〕〔爱在大不列颠〕〔人间杀神〕〔穿越养娃日常〕〔废世子他又暖又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14章 论功得利(万更求订阅)
    进湿鬼塔,并没有太复杂。

    苏越的申请,许白雁三天前就已经传送到军部,所以刷个指纹就可以通过。

    杜惊书第一个走过检查通道,他不可能回头看检查身份的仪器,所以看不到苏越的名字。

    队长王明崎第二,他也懒得回头看。

    刘果励第三个,他知道苏越的身份,所以为了避免尴尬,先一步通过检查,就当是成全苏越隐姓埋名的心态吧。

    许白雁第四个通过!

    苏越第五。

    对军团的军官来说,未封品武者来第一战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每年高考的前夕,都会有不少学生来湿鬼塔,他们会雇佣武大学生辅助修炼!

    正因为第一战场相对安全一些,所以进入也有一定的条件。

    首先,非军方武者,只能以采药的名义进入,你既然是要采药,就要采集够一定的数量交给军方,如果采集数量不够,会算成负债,从学分里直接扣除。

    在这个时代,没有人敢不重视信誉。

    这个门槛必须要设立,否则人人都知道第一战场安全,人人都来占便宜修炼,那这里就乱套了。

    所以,采集任务一年比一年重。

    但即便这样,也挡不住很多富贵人家的各种二代来修炼。

    至于苏越这个名字,也没什么意外。

    一般人懒得关注高考,对普通人来说,这不过是每年都有的一次考试罢了,苏越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军方的人甚至不知道他是状元。

    五人顺利来到湿鬼塔下。

    “最近第一战场也不太平,你们最好自己注意安全!

    “首先,严禁越过第五区,在你们之前,已经失踪了十几个低阶武者,并且有一半已经死亡。第七区后,就已经接壤宁兽的地盘,如果你们不小心闯进去,就自身自灭吧,军部不会牺牲自己去救你们,况且也救不了你们!

    “第二,尽量不要大规模破坏丛林,虽然湿境植被生长速度快,但别浪费,特别是第一区和第二区!

    “最后,希望你们能一切顺利。”

    湿鬼塔内,一个尉官提醒五人。

    苏越观察到,湿鬼塔内,已经有不少人来来往往,他们浑身衣服湿透,但并没有怎么受伤,看来第一战场,确实比较太平。

    果然,他们出来之后,都从背包里拿出来不少奇形怪状的草药!

    草药裹着泥巴,黏糊糊,甚至还有刺鼻的异味,这让苏越回忆起了淤腥草的味道。

    有些草药不够的低阶武者,则一脸沮丧,一副做生意赔了钱的表情。

    “伙计们,你们很幸运,抓紧这几天时间去采药,一个异族都没有。”

    “可惜,一个月只能进来一次,我们补给不够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见苏越他们准备进入,一个刚刚出来的武者说道。

    “没有异族骚扰?”

    王明崎一愣。

    “没错,也只有第五区和第六区接壤处危险点!”

    “和第一战场接壤的第五战场,目前正在和阳向族、四臂族、掌目族生死决战,所以这三族的畜生们,都汇聚在第五站场,反而没闲心来骚扰第一战场!

    “不过你们当心点,原本只在第七区出没的宁兽,可能在吃人,你们千万别去第六区,太危险!

    “妈的,宁兽明明是最懒的妖兽族,只要在他们地盘外,世界毁灭了它们都不会理会,最近怎么会出现在第七区呢!”

    轮到这个武者缴草药,他嘀嘀咕咕离去。

    苏越和许白雁面面相觑。

    第五战场。

    其实也就是北区七省的战场,上一次之所以被粉椒钻了空子,也是因为第五战场吃紧,军方紧急招募总督府上阵,这才造成了李星佩孤掌难鸣的困局。

    潘一正所在的奇迹军团,就镇守在北区的第五和第七战场。

    “怪不得,第一战场安稳,原来是第五站场吸引了火力,那我们就多待几天!”

    杜惊书笑了笑。

    这也是机会。

    ……

    在来之前,许白雁给苏越看过湿境的防守地图。

    从地图上看,第一战场和第五站场,距离很近。

    但可惜。

    两个堡垒的直线距离之间,隔着一片原始丛林,里面居住着湿境很恐怖的一个妖兽族群……宁兽!

    宁兽族群里,拥有宗师级杀伤力的兽王太多,就连湿境八族都不敢招惹,人族也曾经有宗师陨落其中。

    所以第一战场和第五站场虽然距离近,但赵启军团,其实根本无法去支援奇迹军团。

    如果要绕开宁兽地盘,需要绕个大圈。

    而异族的城池,则在人族堡垒对面。

    他们占据着湿境最适合生存的地方,所以汇聚成了一片陆地,逐渐形成了八族,也可以说是八个彼此接壤的国度。

    人族在湿境的防御工事,犹如一块围棋棋盘,上面散落着密密麻麻的棋子,这些棋子的位置,就是在科技时代被异族轰破的壁垒,现在是湿鬼塔。

    而庞大的异族,简直就是卧在棋盘旁的八只啄木鸟。

    这八族,可以用尖喙随便去啄哪个棋子。

    他们也可以八张嘴集合起来,去啄其中一个棋子。

    幸运的是,这八只啄木鸟内部不和谐,本身内乱无数,彼此仇视,有些仇恨甚至超越了地球武者,这才给了地球武者的生存空间。

    地球是适合生存的土壤。

    而八族目前占据的疆域,也可以生存繁衍。

    有些种族,主张占领地球。

    而有些种族,则喜欢湿境,主张占领邻居家的地盘,可能还想睡了邻居家的婆娘。

    毕竟,有些种族,需要吞噬地球武者的心脏来变强。

    而有些种族,对地球武者过敏。

    他们吞心脏是毒,占领地盘又太远。

    没有什么好处,给邻国敌人当枪使?

    闲的?

    当然,关于八族大本营的事情,也只是一些强者的口述,总之八族地盘很大,很广袤,湿境八族的强者,也多如牛毛。

    理论上八族联合起来攻占地球,用不了三天时间。

    但他们暂时不可能联合。

    这也是人族可以崛起的最后时间,万一八族机缘巧合放弃了仇恨,那也就是人族灭顶之灾的之时。

    而在湿境的野外,也生存着更多的强大妖兽。

    湿境之所以危险,湿境八族的敌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随处可见的妖兽。

    它们并没有占领地球的心,但也不能被打扰。

    你被发现,就是食物,不管是湿境种族,还是地球人,都是食物,仅此而已!

    宁兽!

    就是出了名的强大族群,但它们也出了名的懒惰。

    只要不侵犯它们地盘,一切都无所谓。

    此时此刻。

    异族联军,就在宁兽丛林的另一面,攻击着第五战场。

    根本不用多想,第五战场损失惨重。

    那晚潘一正回来杀了粉椒,尔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战场,几乎都没有在层岩市逗留,这几天李星佩估计也在湿境战场。

    但这些事情,距离苏越还太远。

    他目前该做的事情,是抓紧时间让自己变强。

    ……

    去湿境,竟然是坐电梯,朝着湿鬼塔顶层走,苏越有些料想不到。

    “弟弟,湿境入口并不在地下,而是在天上,湿鬼塔之所以建造这么高,就是为了能将通道笼罩起来。”

    许白雁解释道。

    关于湿鬼塔,一般课本也没有详细介绍,这都得武者自己来体验。

    “山炮!

    “阿包,你记着,能让你来湿鬼塔见世面,得感谢我杜惊书,理论上该找你收钱的!”

    电梯里无聊,杜惊书嘲讽了苏越两句。

    说来也怪了。

    平日里,杜惊书一般不屑理会这种山炮,但这次,他就是看这个阿包不顺眼。

    可能。

    是状元被夺走,心态有些失衡,没办法,心里这口恶气总得出,不舒服了,就拿这个山炮出出气。

    自己只要不过分,许白雁也没什么说的。

    她都是我雇的。

    “额,谢谢!”

    苏越想了想说道。

    山炮就山炮吧,自己第一次来湿鬼塔,确实够山炮。

    给祖国丢人了。

    许白雁想说什么,被苏越的眼神制止:越王勾践,卧薪尝胆。

    “谢谢?谢谢有用的话,要金钱干嘛?

    “你报考的哪个武大?”

    杜惊书问道。

    “我弟弟在西武,名次也一般,见笑了。”

    许白雁冷着脸开口。

    这还欺负个没完没了了。

    “西武?

    “哈哈,有缘啊,我也在西武,等开学的时候,可以来找我,以后罩着你!”

    杜惊书有些惊讶,随后又笑了笑。

    许白雁的弟弟,能考上西武,也正常。

    至于阿包的分数,他懒得去了解。

    “谢谢!”

    苏越礼貌性的回答了一句。

    “原来你们都是西武,有缘,有缘!”

    刘果励震撼了。

    这是真的有缘啊,这热闹,有意思!

    也不知道他知道苏越的身份后,表情多精彩。

    阿包!

    这名字。

    电梯不知道上了多少层,苏越浑身开始冰凉,他只能催动气血来维持体温,关键在身体表面,还附着了一层黏糊糊的湿气。

    大冬天,袜子踩冰水里,然后穿着鞋走路,就是这种感觉。

    很难受!

    难受的想死。

    怪不得,在湿境修炼速度快,先不提那些虚无缥缈的修炼,仅仅是在这里活下来,你也需要超出强人的毅力啊。

    这还没有真正到湿境。

    终于!

    当苏越嘴唇都冻到发白的时候,电梯逐渐停下。

    苏越走出电梯。

    下了电梯之后,还有一个通往高空的楼梯,在楼梯尽头,有一扇黑漆漆的门。

    楼梯只有一条。

    可电梯却有好几部,他们上来之后,电梯来来往往,还在运转。

    “一路平安!”

    最顶层的楼梯上,驻扎着不少军人,他们瞳孔绽放精芒,明显都是强者,起码比许白雁要强。

    一个军官输入特定密码,黑门开启。

    顿时间,一股无比潮湿、无比凌冽、甚至有些阴邪的怪风,扑面而来,这一刻,苏越甚至有一种灵魂都疼的感觉。

    对。

    虽然不知道啥是灵魂,但就是疼。

    虽然穿着犁皮战甲,但感觉每一寸皮肤都在被钝刀子刮。

    气血的运转,根本就不能停。

    而大门外的场景,更加让苏越诧异。

    那就是个不规则的粉碎口,就如淘气的熊孩子,砸破了玻璃一样,只不过这个粉碎口比较大,差不多能同时通过五个人。

    而在碎口的另一面,则一片黑蒙蒙。

    苏越想了想,这就是恐怖片里,妖怪即将出场那种诡异的灰。

    “这就是当初异族打通的破口,也太可怕了!”

    苏越按照感叹。

    王明崎带头,众人踏上楼梯,随后直接跨过破口。

    谁能想到。

    你朝着虚空迈出一步,最终竟然踏在了潮湿的淤泥里。

    没错。

    苏越的脚掌,瞬间湿透。

    抬头一看,赫然是一座巍峨高耸的城墙。

    在城墙之上,还有很多人影来来回回。

    再回头一看。

    大门已经关闭,而苏越他们所处的位置,在一个类似军事要塞的中央靠后。

    “弟弟,前面那座城墙,就是要塞的壁垒,由于湿境气候诡异,所以官府用了十分昂贵的材料,但依然时不时就需要更换!

    “咱们现在只能看到堡垒的一部分,其实这里面很大,常驻的赵启军团将士,就有超过10万人,其余武者都轮休在地球的营地!”

    许白雁解释了一句。

    苏越点点头。

    不得不说,还是太震撼。

    这种原始风貌,这样巍峨的城墙,还有城墙上一层厚厚的青苔,都充满了沧桑。

    苏越有一种穿越到古代的错觉,太可怕了。

    “我们走吧,这里常年雾蒙蒙,白天也不怎么亮,天黑了也能看清楚,所以不存在什么白天黑夜,但透过光线,我们还可以大概判断时间,日升日落,也是一天,和地球一样!”

    许白雁领着苏越,朝城门走去。

    “姐,军方怎么判断阳向族的奸细呢?”

    苏越又问道。

    “城门口,有专门修炼过探测战法的军官,他们大概可以记住每个离开堡垒者的气息,失误率很低。

    “在湿境,任何电子产品都没办法用,有些不方便!

    “在其他国家的湿鬼塔,经常有检查失误的情况,这也是阳向族混进去兴风作浪的原因!”

    说话间,他们已经离开了城门。

    几个审视他们的军官面无表情,一张脸严酷的宛如是雕塑。

    “电子产品?能用就见鬼了!”

    苏越现在和泡在冰水里一样寒冷。

    这种冷,怪异且无法形容。

    就是那种刺入骨髓的湿冷,犹如在灵魂承受着攻击,根本连防御手段都没有,只能靠体温硬抗。

    而且这里的水汽,似乎还有一些淡淡的腐蚀作用。

    这才多久,苏越的衣服上,就已经出现了些许青苔,可能还有一些微生物细菌。

    堡垒外,是一片黑蒙蒙的原始丛林。

    湿境的树,很高,很丑,而且叶子都呈现黑灰色。

    高到根本看不到头,高的令人心慌。

    丑到无法言喻,每一株都犹如是即将要一脚踏死你的巨人一样。

    真是个鬼地方!

    离开城门之后,苏越体内气血沸腾的更加狂暴。

    幸亏这五天苦修隐匿战法。

    如果是一个星期前,他现在可能就电闪雷鸣了。

    今天算是开眼了。

    ……

    第七区深处。

    一个不起眼的巨石下,有个很深的洞穴,洞穴口覆盖着伪装,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在洞部的深处,一头庞大的妖兽躺在地上,它浑身是血,不住的惨嚎着。

    头颅如鲸,身躯有点像没有毛的马,只不过要巨大很多,差不多有三辆越野车组合起来。

    它就是宁兽!

    一个皇者血脉的幼崽,可惜被可恶的无纹族抓捕到这里。

    宁兽凄厉的嘶吼着。

    可惜,这个山洞似乎被什么东西诅咒了一样,宁兽体内的气环无法催动气血,它没办法奋起反抗,只能任由伤口扩散。

    剧痛,痛到窒息。

    该死的无纹族!

    吼!

    宁兽苏醒了几秒时间,又一次昏迷!

    “这个洞穴,已经由妖器布置了压制领域,无论你是无纹族,还是妖兽,甚至是我阳向族,都无法使用气环。

    “在这里,我就是绝对的王者!”

    宁兽面前,是个面容阴翳的中年人,宁兽幼崽的伤口,全部是他的杰作。

    在他身后,还跟随着两个‘人族’。

    其实,他们更应该叫伪装过的阳向族,这群人的眼神和人族不同,如果不刻意隐藏,会露出一种类似于野兽凶光。

    在湿境,人物也已经是种族……无纹族。

    “你们两个,继续用那群无纹族的血,去浇灌宁兽!

    “族里神水逐渐枯竭,我阳向族如果失去伪装的本事,以后在地球活动,将难上加难!

    “这次一定要引起宁兽暴动,直接去第五战场,助联军一举攻破无纹族堡垒……咱们三个被委以重任,绝对不可以懈怠!”

    为首的阳向族下令道。

    “遵命!”

    两个阳向族提着四个人族武者过来。

    他们破开人族武者的肢体,大量血浆流淌在宁兽身上,特别是宁兽有伤口的地方,更是和人族武者的鲜血混合在一起,根本就无法分开。

    这四个武者鲜血眼看着就要流干,两个阳向族拿出来一些黏糊糊的草药,随意抹在人族武者的伤口上。

    ……

    阳向族的计划很简单!

    他们居心叵测抓来了宁兽的皇族幼崽,然后将其关押在这个被妖器施加了领域的地方。

    为山洞里,一切生物,都无法催动气环。

    然后,阳向族伪装成人族,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这一步,是为了让宁兽幼崽憎恨人族武者。

    当然,宁兽没有那么容易上当。

    所以,他们从第一战场的第六区,抓来不少人族武者,然后再将人族的鲜血,不断浇灌在宁兽身上。

    这样一来,哪怕是宁兽妖族的皇族,也会认定是人族武者的手笔。

    等计划成功的时候,他们会将宁兽幼崽放生回去。

    最好的结局,是宁兽幼崽在回去的刹那,就及时死亡。

    这会激发宁兽妖族整个族群的震怒!

    而那时候,也正是联军冲击北区战场的关键时刻。

    但宁兽不死,也无所谓。

    他们三人已经伪装成人族的模样,折磨了宁兽这么久,它性格就是再懒惰,也会发疯。

    当然,宁兽活着,效果可能会打一些折扣。

    这个妖族真的太懒惰。

    因为幼崽活着,很多强大妖兽会懒得出手。

    幼崽能活着,就够了!

    其实阳向族已经在宁兽的体内下了毒,理论上它不可能活着。

    难点,就在于吊着最后一口气的时间。

    让宁兽活着回家,然后立刻就死。

    粉椒那个蠢女人的计划失败,使得联军有些损失,四臂族已经有些不满。

    毕竟,上一次配合粉椒牵制人族宗师,联军损失也算惨重,那一战已经抛开战术,接近于不惜一切!

    阳向族失败,颜面大失。

    特别是四臂族,已经十分不满。

    这一次,绝对不允许再失败。

    四臂族已经倾向于退兵,掌目族虽然还想战,但失去了四臂族,仅仅掌目族和阳向族,已经不足以攻破北区战场的防守。

    最近,联军在酝酿着最大的一次冲锋。

    如果这次失败,四臂族一定会撤军,阳向族呕心沥血了很久,他们的损失,将无法估量。

    这一次阳向族的计划,就是在关键时刻,逼迫宁兽也加入战争。

    只要宁兽也对人族全面开战,区区北区战场,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要能在神州撕开一个裂口,联军的铁军,将势如破如。

    如今在地球,神州一国已经成了核心五国的主心骨,五国开始朝小国家征收赋税,他们会越来越强大。

    只有将神州撕开,才能逐渐攻占地球。

    如果引诱宁兽成功,他们三人,将是天大的功臣。

    粉椒那种小家子气的计划,就是垃圾!

    ……

    “报告首领,死了三个,这群人族武者,简直弱的可怕!”

    一个阳向族抱怨道。

    “能被咱们引诱到这里的无纹族,不可能太强,五品顶天了,如果是宗师,咱们也抓不住!

    “可惜,我也只是个五品,要瞒过宁兽的气息探查,不可以太强,在这里如履薄冰,真是得步步小心。”

    阳向族首领叹了口气。

    “还有几个活口?”

    首领又问道。

    “只剩下两三个了,最近无纹族很小心,我们很难再钓到鱼!”

    另一个阳向族说道。

    “不行,这点血,还融合不到宁兽的骨髓里,我们还要继续去抓无纹族!

    “二郎,今夜你守着笼子,我和三郎去抓无纹族。

    “这一次,我要下血本!”

    首领甚至有些咬牙切齿。

    他从身上拿出一颗黄灿灿的珠子,拇指大小,很是夺目!

    “巫光珠!

    “首领,这不是您突破宗师的必备宝物吗?万一有什么意外,损失惨重啊!”

    二郎惊呼!

    ……

    巫光珠!

    是五品武者突破到宗师的必备宝物,哪怕在湿境八族,都称得上是宝物。

    人物武者觉醒,也起源于湿境,修炼方式也大同小异。

    不过人族没有种族天赋,只能在战法上另辟蹊径而已。

    巫光珠,人族同样需要!

    “其他一些小恩小惠,已经很难再吸引到无纹族!

    “我就不信,看到巫光珠,那些贪婪成性的无纹族,还能不能冷静下来!”

    首领阴森森笑着。

    “一颗巫光珠,还不足以吸引无纹族。

    “巫光珠形成于地表,一般情况下,附近还会有两三颗。

    “我这次准备了三颗巫光珠,我倒要看看,人族武者会不会上当!”

    首领豁出了血本!

    “首领算无遗漏,属下佩服,属下佩服!”

    二郎佩服的五体投地!

    巫光珠,一般确实不会单独出现,几百米范围内的泥浆下,大概率还埋藏着几颗。

    首领这属于连环计。

    用一颗巫光珠做诱饵,诱引无纹族的武者远离第五战区,这样抓人更安全。

    人族高手忌惮宁兽,他们的强者一般探查不到第六区的情况。

    鸟为食亡。

    为了两颗巫光珠,人族那些气血不高的武者,一定会踏入第六区深处。

    “卑鄙的阳向族,你们一定会造报应!”

    这时候,深处的笼子里,有个虚弱的声音骂道。

    “哈哈哈哈,你怕了吗?

    “在阳向族伟大的智慧面前,你们这些卑贱的无纹族,只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等着吧,一会我就会抓来更多的武者。

    “你们等着吧,等着宁兽妖族的怒火降临,也等着我联军的铁军杀至。

    “神州北区的湿鬼塔,这一次注定要灰飞烟灭。”

    首领轻蔑的笑着。

    ……

    第三战区。

    这里的草药,已经比较值钱,所以有采集的价值。

    “阿包,在队伍里,你要勤快点,毕竟你最没用。

    “武者小队,讲究一个论功得利,账目分明。你占了大家的便宜,就只能帮着背背包,捡捡药材,所以没资格得到什么资源,毕竟,万一异族来了,你反而是个拖累。

    “到时候,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放弃你!

    “阿包,你是不是不服气?”

    杜惊书闲来无趣,又在嘲讽苏越。

    他也知道无聊,但就是忍不住。

    打心眼里讨厌这个人,自己平日里不是这样的。

    “论功得利,账目分明!

    “我记住了,没有什么不服气,账目分明,这很公平!”

    苏越长吁一口气。

    忍耐!

    卧薪尝胆,能屈能伸,忍一时风平浪静!

    苏越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

    这个玩意,简直太讨人嫌。

    背包他得负责,捡药他得负责,等出去卖了灵药,如果能多出来钱,反而没自己的。

    算了。

    人活着豁达点。

    毕竟是自己占了这个小队的便宜。

    许白雁也一直提醒苏越忍耐,第一次来湿境,目得是见见世面,顺便熟悉一下湿境环境。

    来日方长,一些草药钱,不值一提。

    ……

    过了不知道多久,众人终于来到第五区。

    许白雁等人瞬间警惕起来。

    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军队里的强者不方便来这里,第六区就是危险区域,第五区也不怎么太平。

    “阿包,把我的包拿来,我要开始修炼了!”

    杜惊书查询着落脚点!

    ……

    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