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血王座〕〔圣武星辰〕〔全球进入异世界〕〔深爱在相遇之后〕〔中锋荣光〕〔魅姬惑天下虞歌楚〕〔楚潇虞歌〕〔魅姬惑天下〕〔婚婚欲睡:唐少请〕〔婚令告急:少夫人〕〔萧尘〕〔玉剑成仙〕〔深渊的邪视〕〔重生之最强剑神〕〔娱乐超级奶爸〕〔大道诛天〕〔老婆比我先重生了〕〔自强人生系统〕〔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去万界做任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16章 全球示威
    第一颗巫光珠,被杜惊书拿在手里,他喜上眉梢。

    我杜惊书,也终于干出了一件大事。

    整个杜家,还有谁敢背后再指指点点,谁还敢乱嚼舌头。

    有本事,你也来湿境,找颗巫光珠回去。

    爸,有了巫光珠,你距离宗师更进一步,谁还敢出言讥讽你!

    不过就是个区区高考状元,一点点屁事,也拿来没完没了的说。

    让你们看看,我杜惊书的本事!

    冰凉的触感,让杜惊书心中大喜。

    真的!

    这是真的巫光珠。

    与此同时!

    许白雁他们还在附近仔细翻找!

    终于,王明崎在不远处,找到了第二颗巫光珠!

    果然!

    巫光珠从来都不是单独一颗出现!

    这下王明崎也安心了。

    这不可能是异族的陷阱,如果是陷阱,有一颗巫光珠就足够了!

    前后也就几十秒时间,四个人已经朝四个方向分散开!

    许白雁瞳孔一闪,不远处,似乎有一点点光亮。

    她和刘果励同一时间掠过去。

    这时候,杜惊书打开择兽腰包,准备将巫光珠放心去!

    也就在这一刻,惊变凸起!

    唰唰唰唰!

    几十根沾满了泥浆的水草,突然从淤泥你拔地而起。

    第一个遭殃的王明崎!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一个五品异族,还有一个四品异族的联手,突然而至。

    对方埋伏,有备而来。

    而王明崎又被巫光珠的喜悦充斥着头脑,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上百根水草束缚在一起,随后被五品异族一掌击晕!

    没办法。

    对方是五品巅峰的阳向族,之所以能被派遣到这里,又怎么可能是庸人!

    小队最高战力王明崎,一击被俘虏!

    接下来。

    两个异族一左一右!

    刘果励和许白雁意识到了危险,可惜他们的脚下,已经被命绳缠绕。

    轰隆隆!

    轰隆隆!

    接连的两拳,许白雁和刘果励晕厥。

    快!

    两个异族的速度,简直快到了极致。

    为了抓捕他们,首领和三郎已经在脑海里预演了几百次,又怎么可能失手!

    最后!

    一个二转的杜惊书,更是不堪一击。

    一个闪烁,三郎那张狰狞的脸,已经闪烁在杜惊书面前,阴森森的笑着。

    杜惊书吓的头脑空白。

    轰隆!

    一拳被击在胸口,伴随着五脏六腑的剧痛,杜惊书直挺挺的倒下!

    “哼,巫光珠如果被你们装在择兽腰包里,我需要耗费几年时间才能拿出来,怎么可能会让你们成功!”

    首领脚下踩着刘果励的头颅,阴森森一笑!

    被地球武者加持了特殊的锁,择兽腰包很难打开,哪怕是族中长老,也需要十几年时间才能腐蚀了锁。

    该死的地球武者,乱七八糟的发明很多!

    这时候,三郎已经不惜一切代价的朝着苏越掠去!

    他们不可能让苏越回去。

    刚刚抓走的四个人,还不够,他们还需要再抓一批。

    万一苏越回去,报告了地球军部,以后再想抓人,就不那么容易了。

    况且,首领必须要万无一失,不可以走漏任何风声!

    唰!

    首领狠狠一踏地面,他脚掌甚至都没有陷在淤泥里,就如踩着平地,直接从另一个方向,朝着苏越包剿过去!

    ……

    苏越奔溃!

    湿境这是什么破地方,好端端就会有阳向族杀出来。

    前前后后,不到三秒钟时间,整个小队已经全军覆没,对方竟然用巫光珠引诱,还在淤泥里伏击!

    更可怕的是,对方赫然是一个五品,一个四品!

    为了埋伏自己这群小兵,一个五品在淤泥里趴着?

    这简直已经是不折手段了啊!

    这根本就是伏击宗师的筹划。

    眼看着四品武者朝自己杀来,苏越二话不说就逃。

    他不是不想救许白雁。

    是根本办不到啊。

    先回堡垒,通知军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小凌波步,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

    苏越在淤泥里找了一块腐木,他一脚踏上去,身躯高高跃起!

    啪!

    枯步一响,苏越身躯在空中笔直的朝着第四区方向掠去。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逃亡办法。

    在地面,那个四品阳向族速度太快,这些人给自己的压迫,简直比粉椒还要可怕。

    “没想到,一个队伍里,对难缠的,竟然是你这个普通人,简直诡异!”

    可惜!

    苏越想的有些太简单。

    在他面前,阳向族一个五品强者,已经在前面一棵树上,挡住了苏越的退路!

    看着他轻蔑的冷笑,苏越浑身冰凉。

    该死!

    你一个堂堂五品,趴在淤泥里埋伏我们这群人,简直不要脸!

    眼看着就要被抓捕,苏越极限状态下,又踏出第二响。

    他身躯一动,瞬间朝着另一个诡异的角度折返。

    “咦?”

    五品异族都诧异。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逃走,有点意思!

    然而,苏越想的还是太简单!

    当他身躯坠落的时候,四品阳向族已经等待多时。

    轰隆!

    苏越甚至在空中想要启动系统里的隐身。

    可恨,隐身的条件,是静止不动,在空中坠落的状态下,苏越不可能保证静止不动。

    嘭!

    一拳轰在胸口,苏越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被击晕过去!

    昏迷前,苏越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自己也是个蠢货、

    明明系统里有隐身技能,为什么不早点使用。

    其实也真的不能怪苏越!

    湿境杀戮,瞬息万变,正常人遭遇危险,第一时间必然是逃跑,再加上苏越根本不熟悉隐身,况且由于浪费了500点酬勤值,他甚至对隐身还有一点点抗拒。

    就这样,苏越浪费了稍纵即逝的逃生机会!

    经验还是不足。

    “该死的小畜生,差点逃回第四区!”

    首领落地,一脸愤怒。

    万一苏越回到第四区,他甚至都不敢继续追赶。

    第四区已经在军部高手的探查范围内,他的出现,很容易被对方猜测到些什么。

    这次的计划,讲求一个滴水不漏,不可以漏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放心吧首领,一个还没有封品的普通人而已!”

    随后,首领和三郎,扛着昏迷的五个人,直接回去山洞!

    ……

    当苏越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

    潮湿,腥臭。

    甚至有一种令人作呕的窒息感!

    再一看,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笼子里!

    聋子是不知名的木材打造,只能容纳一个人躺着,简直和棺材一样。

    而在苏越的旁边,还有一个又一个的笼子叠在一起,有些笼子是空的,有些也关押着不少人。

    许白雁、刘果励、王明崎,还有杜惊书,都在距离苏越不远处的笼子里。

    苏越观察到。

    距离关押他们的笼子不远处,还躺着一头巨大的鲸鱼兽。

    对!

    鲸鱼的巨大脑袋,安装在了马的身子上,显得格外怪异。

    关键这头巨兽,也太大了,大的让人心慌。

    巨兽身上,布满着触目惊心的伤痕,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但似乎还没死!

    而在巨兽旁,竟然有个人族。

    不对!

    不是人族,是阳向族伪装的人族。

    他眼神狰狞,和普通人截然不同。

    该死!

    第一次下湿境,就这么倒霉,竟然被阳向族活捉了。

    苏越也是奔溃,

    这辈子和阳向族杠上了!

    这个山洞,距离第七区也已经很远,因为这里的湿气威压更强。

    苏越根感觉到浑身骨头的痛感更甚,甚至体内气血也在疯狂增加!

    ……

    酬勤值+2

    酬勤值+1

    酬勤值+2

    ……

    在这个山洞,系统的提示,已经开始提升2点!

    系统根本不会管你处境是否危险,只要你在折腾着自己,就算你勤劳,就给你酬勤值!

    “完了,又被抓来五个人,完了……他们还在抓人!

    “完了,第五战场完了!”

    在苏越不远处,有个滴淌着血液的笼子。

    笼子里的人还没死,但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他嘶哑着嗓子,喃喃自语!

    “放我出去,该死的异族,你放我出去!”

    杜惊书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别吼了,你智障嘛!”

    苏越叹了口气。

    你已经落到了异族手里,还指望对方饶了你?

    再给你一句: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阿包,你是不是想死!”

    杜惊书见苏越嘲讽他,气的想要坐起来。

    可惜,在笼子里,他仅仅能翻个身,不过让笼子发出了一点点响声而已。

    没人理会杜惊书!

    这可能真的是个智障!

    “朋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王明崎沉着脸问道。

    “这里是阳向族筹划的山洞,里面有阳向族妖器展开的领域,宗师以下,任何人的气环在山洞里都会失效!

    “我们只能在笼子里等死!”

    那个奄奄一息的武者说道。

    ……

    在巨兽旁,二郎不屑的看了眼推放笼子的地方。

    他听到了这群人在说话,但根本就懒得理会。

    反正都是一群等死的人,随便聊。

    首领和三郎又去抓人,自己在山洞里也无趣,还不如听听人族武者的哀嚎。

    这群人明知道阳向族的计划,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还是很值得欣赏。

    二郎微微闭着眼睛,算是闭目养神。

    一会首领和三郎回来,他们还要继续折磨宁兽,在山洞里,连首领的气环都被压制到不能使用,要折磨这头宁兽,需要很大的力气,疲惫的很!

    妖器领域,那是族中长老的宝物,就连首领,都只是能打开而已,根本就无法操控。

    说起来族里也真是下来狠心。

    这妖器可是至宝,就这么用一次就废了,打开后就无法再收回去,只能等妖器自然破解。

    二郎甚至有些心疼!

    ……

    “阳向族为什么居心叵测抓我们啊!”

    王明崎又问道。

    这根本不符合逻辑,以湿境异族的做事风格,他们一般都是直接杀戮,如果专门俘虏,一定会有什么特殊的目得。

    听到第五战场,苏越皱着眉头。

    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

    “第一战场和第五战场的中间,隔着宁兽栖息的丛林!

    “你们面前那头宁兽,是宁兽妖族的皇族幼崽,阳向族居心叵测的抓来,然后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凌辱,让幼崽记住是地球武者所为。

    “随后,他们再杀了人族武者,然后将我们的,血洒在宁兽幼崽身上。等第五战场异族联军冲锋的前夕,再放宁兽幼崽回去,而且阳向族已经在宁兽幼崽体内下毒,当宁兽回归的刹那,毒性就会发作,幼崽彻底死亡!

    “到了那时候,宁兽幼崽身上的武者鲜血,一定会令整个宁兽妖族震怒。

    “宁兽虽然懒,是实力很强!

    “中计之后,整个第五战场就面临宁兽妖族的怒火,在加上异族联军,第五战场必然沦陷。

    “而且阳向族奸猾狡诈,他们甚至已经联络其他种族,在第五战场冲锋的时候,整个湿境全面向地球各个战场,不惜一切代价的进攻。到时候,哪怕人族军方察觉到宁兽妖族异动,也没有余力来调兵阻挡。

    “一旦北区战场的湿鬼塔被撕裂,附近几个市的平民都会陷入炼狱之中,而且因为宁兽的加入,北区奇迹军团必然会死伤惨重,哪怕神州能将北区湿鬼塔重新封闭起来,日后神州的北区,也会成为一个最薄弱的定时炸弹!

    “神州这几十年发展太快,隐约已经成了地球领袖,他们轰破神州北区,也是在向全球示威,该死……狡猾的阳向族!”

    重伤武者气的咬牙切齿。

    可却无能为力。

    山洞一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大家都不是傻子,别说武大,哪怕在潜能班,也潜移默化的知道全球格局。

    神州崛起,已经是五大联盟国的无冕之王。

    而北区奇迹军团向来在神州名声赫赫,如果异族联军能冲破北区湿鬼塔,到时候恶劣的影响,甚至会蔓延到整个地球。

    而且由于宁兽异族的加入,异族联军一定会令奇迹军团损失惨重,甚至……直接废了这个军团!

    可怕!

    细思极恐。

    如果没有宁兽妖族加入,一切还可以僵持,奇迹军团可以和联军对峙,从而给地球武者拖延时间,供新一代武者成长。

    地球武道复兴,缺少的是成长时间啊!

    “哈哈哈……我湿境联军杀入北区战场,将势不可挡,所向睥睨!

    “你们这群劣等种族,就只配当我联军的粮食。

    “等着吧,联军在第五战场的冲锋,就要开启了……哈哈哈!”

    这时候,闭目养神的二郎突然一笑。

    看着地球武者的焦虑与愤怒,二郎心满意足!

    “弟弟,对不起,让你跟着我送了命!”

    许白雁满脸愧疚。

    她下了地狱,都会内疚。

    ……

    吼!

    也就在这时候,宁兽幼崽苏醒。

    他四个蹄子被不知名的藤蔓捆着,阳向族太狡猾,甚至都不用命绳,他们怕宁兽强者察觉到异常。

    可能是剧痛难忍。

    宁兽幼崽嚎叫的声音震天动地,可惜,山洞会压制气环,宁兽只能靠肉身的力量去撞击,可它又被绳子捆着,根本难以动弹!

    宁兽心里恨不得生吞了这个无纹族。

    该死的无纹族,你们内斗就算了,为什么要牵连本小王。

    宁兽妖族,向来与世无争,世代栖息在湿境,常年睡大觉。

    可时运不济,就出去淘气了一次,就被该死的无纹族抓走。

    按道理,无纹族向来也不敢招惹宁兽。

    可这次他们是疯了吗!

    更诡异的是,无纹族竟然还囚禁着自己人。

    宁兽幼崽懒得思考为什么。

    它现在只想回家。

    吼!

    宁兽咆哮的音波,令山洞都在颤抖。

    “哼,小野兽,你还敢咆哮!”

    二郎抽出一柄砍刀,直接朝着宁兽的面门就是一刀。

    顿时间,滚烫的鲜血奔腾而出,宁兽痛苦的浑身挛痉,可真的无可奈何。

    “哈哈哈哈……我无纹族要灭了你整个宁兽妖族,要吃了你们的肉!”

    二郎嚣张的狂笑着,同时还在替地球武者拉仇恨。

    宁兽是懒,但智商不算低,十几岁的孩子,能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

    吼!

    果然,宁兽幼崽又一次震怒!

    这群该死的无纹族,连自己族人也要杀,我吃了你!

    该死!

    吼!

    吼!

    声浪一波又一波冲击而来,二郎一边狂笑,一边斩开无数伤害!

    ……

    “我的择兽腰包和刀,也被拿走了!”

    苏越观察着山洞里的情况。

    人族武者的装备物品,全部被集中存放在一个笼子里,包括自己在内,有七个择兽腰包。

    许白雁一个、杜惊书一个,王明崎一个,刘果励也有。

    而另外两个腰包的主人,应该已经死了!

    “阳向族,果然也无法使用气环,他砍破宁兽的皮肤都特别费力。”

    苏越观察这二郎!

    其实,苏越可以离开笼子。

    可能是湿境无法使用精密的锁,所以笼子外只是个简陋的插削。

    虽然苏越胳膊被捆着,但他有舌剑。

    只要舌剑轻轻一顶,那个插削就会脱落,然后自己可以脱困。

    苏越之所以一直没有离开,他在观察异族的实力。

    万一对方的气环能用,自己就是一盘菜。

    “姐,队长……你们用尽浑身力气,不惜一切代价的制造一些噪音,最好是骂阳向族祖宗十八代,趁着现在只有一个异族,我去杀了他!”

    苏越小声对许白雁他们说道!

    吼!

    吼!

    宁兽还在咆哮,但咆哮声明显小了很多。

    二郎在对付宁兽,根本没有听到苏越说话。

    “阿包,你装什么比,都这个时候了,哗众取宠吗!”

    杜惊书一声怒骂!

    “弟弟,别开玩笑了,大家气环都被压制着,而且手脚被捆,还在笼子里,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许白雁眼神黯然。

    其他人也一副绝望的神态!

    “阿包,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别逗大家了!”

    刘果励也叹了口气说道。

    “我说让你们发出噪音,你们听话就可以!

    “你们的气环被压制,我又没气环!

    “姐……骂他!”

    苏越话落,他猛地转头,眼神直视自己被绑在身后的双手,舌头里瞬间弹出一道利刃!

    唰!

    捆着自己的藤蔓,刹那被舌剑的罡气斩破。

    ……

    “阳向族,我艹你十八代祖宗!”

    许白雁一脸振奋,猛地就是一声怒骂,气嗓音尖锐,连附近的武者都吓了一跳。

    她突然反应过来。

    对了!

    这个山洞,可以压制气环。

    但苏越根本就没有气环,他只是个未封品的武者,他的气血,根本就不需要气环催动。

    舌剑虽然攻击力不强,但论诡异莫测,在这种环境下,简直是神技!

    “阳向族,你们全族都是我孙子!”|

    “阳向族,你祖宗就是我孙子!”

    “二郎,你是你爹的私生子,你娘和钢骨族生下了你哥!”

    “二郎,你姐和你的首领,在泥浆里打过野战,你外甥是你首领的儿子!”

    顿时间,所有人开始怒骂!

    那个奄奄一息的武者,知道二郎的名字,所以骂的异常狠毒!

    众人大喜,一个个心脏狂跳!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还没有封品的武者,手段会如此凌厉,他简直是在逆转大局啊。

    一个眨眼时间,苏越接连吐出舌剑,竟然已经斩开了四肢的藤蔓,并且悄无声息的打开了笼子门。

    由于宁兽体型巨大,它挡着二郎的视线,所以苏越离开笼子,二郎都没有察觉。

    大家一边谩骂,同时心都悬到了嗓子眼里。

    阿包一个未封品的武者,能战胜二郎吗!

    对方虽然气环被压制,但毕竟是四品的异族,本身身体素质也非同小可。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替苏越祈祷!

    ……

    二郎被骂的心烦意乱。

    这群人简直和苍蝇一样,没完没了的骂!

    你们应该沮丧,应该哀嚎。

    这群人,还是在笼子里太舒服。

    “不行啊,靠着舌剑,很难一击必杀二郎,只要有两秒钟时间,他就可以逃离山洞,出了山洞,便没有了妖器压制!

    “一旦气环恢复,苏越扛不住二郎一招!”

    王明崎咬牙切齿。

    他虽然惊讶于阿包能逃出牢笼,但要一击必杀四品武者,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队长,吉人自有天相,咱们……可能要赢了!”

    刘果励盯着苏越,嘴角漏出一抹笑容!

    别人不清楚苏越这小子的厉害,他可是亲眼见过。

    层岩市夜战,这家伙斩杀了巅峰状态下的五品阳向族,那时候的粉椒,气环可没有被压制。

    二郎本来就是个四品武者,气环被压制的情况下,哪里能挡得住素质刀法的袭杀。

    一击,绝对会毙命。

    如果是别人,哪怕是懂素质刀,也不一定能杀了二郎。

    但苏越这小子不同。

    刀法快准狠,明显就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特殊训练,狠厉阴毒,毫不拖泥带水。

    这小子的战斗素质,绝对是一流水准。

    高考状元,就该是这种水准。

    而杜惊书就是个气血武者,除了烧钱,简直就是个脑残。

    果然!

    许白雁也在笑。

    刘果励知道,自己得救了。

    而王明崎一脸诧异。

    许白雁和刘果励,都面带笑容。

    对这个没有封品的阿包,他们就这么有自信吗?

    杜惊书目瞪口呆!

    在他眼中,这一刻的阿包,似乎整个人都变了。

    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他的眼神,很可怕。

    下一秒!

    苏越给了所有人一个答案!

    唰!

    脚掌一踏地面,小凌波步开启,身随心动,毫无声息。

    身形闪烁的瞬间,苏越从地上捡起一柄长刀,虽然长刀有些泥泞,甚至有些锈迹,但他没时间去笼子里拿其他兵器,这是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柄!

    “什么……你……”

    与此同时,二郎也看到了迎面而来的苏越。

    这时候,二郎也犯了一个潜意识的错!

    他本应该二话不说,不惜一切的朝着山洞外逃,哪怕被苏越砍伤后背,但起码也能逃出去,等恢复了气环,对方根本不堪一击。

    可惜。

    一些本能,终究是人力无法抵抗。

    二郎下意识提刀去砍苏越,虽然没有气环,但他潜意识里看不起苏越这个同样没气环的武者。

    他甚至没认出来,苏越是唯一没有封品的那个普通人。

    唰!

    一道璀璨的寒芒,使得山洞的光线都亮了一刹那。

    素质刀法的圆弧一闪而逝。

    这时候,苏越和二郎身形交错。

    山洞重回死寂。

    咔嚓!

    二郎的手里的刀,坠落到地上。

    “四品异族,不堪一击。”

    苏越冷着脸,缓缓说道,这一刻,必须要装一波。

    而敌人的脖颈,逐渐涌出了猩红色的鲜血,与此同时,二郎身上的伪装也开始退散!

    他的皮肤下,渗透出了数不清的绿色长毛,他的头发脱离,头顶出现了丑陋的太阳图案。

    “你……你、你……”

    二郎开口,似乎想说什么!

    可惜,喉咙里涌出大量鲜血,喉管彻底破开,已经让他无法再开口说话。

    他眼里,只有浓浓的不可思议!

    二郎心里疯狂咆哮。

    为什么,你的气环没有被压制,你还可以使用这么强悍的战法。

    为什么!

    这一刻,别说笼子里的地球武者,就连不断怒吼的宁兽,都目瞪口呆。

    它震撼了。

    无纹族内讧,一直欺负自己的家伙,竟然被杀了。

    不对!

    欺负自己的家伙,竟然是阳向族?

    光头上的太阳图纹,那就是阳向族的标识,宁兽幼崽能认出来。

    王明崎震撼到哑口无言。

    素质刀法!

    那可是素质刀法啊,而且阿包在之前,还施展了娴熟的小凌波步。

    简直炉火纯青。

    小凌波步能施展到这种地步,一般二品武者都很难做到。

    最恐怖的,还是素质刀法。

    这可是三品天才,才能学会的战法啊。

    一个未封品的武者,竟然就这么施展出来,还干脆利落的斩杀了一个异族。

    阿包,不简单!

    他斩杀的角度刁钻凌厉,手段狠辣,一看就是经常参与搏杀的狠人,如果是没有杀戮过的武者,不可能斩出如此精妙绝伦的一刀。

    这需要用时间和人命去喂刀!

    “狠人啊!”

    刘果励惊叹,哑口无言。

    比起视频里,现实中的高考状元更加凌厉。

    “弟弟,好样的!”

    许白雁一声惊呼。

    姐姐没有白疼你,总算是有出息了。

    而杜惊书楞在原地,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这个阿包,为什么这么强!

    刚才的身法和步伐,自己根本就望尘莫及,即便是气环没有被压制的情况下,自己是阿包的对手吗?

    答案未知。

    再回想起自己一路讥讽阿包,还让阿包拎东西吹坐垫,杜惊书恨不得一头撞死。

    自己简直就是个笑话啊!

    “宁兽朋友,你也看到了,不是无纹族欺负你,是阳向族变成了我们的模样,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苏越拍了拍宁兽的大鼻子,随后朝着阳向族指指点点。

    虽然听不懂人话,但这家伙大概意思能理解。

    这鼻子……触感冰凉,滑滑的。

    呼呼呼!

    宁兽明显是理解了苏越的意思,他嘴角呼噜噜,也气的肚子疼。

    怪不得,无纹族一边欺负自己,为什么还要抓无纹族内乱。

    原来是阳向族伪装的。

    “宁兽朋友,卑鄙的阳向族,是要利用你,让你们宁兽妖族卷入战争。他们嫁祸无纹族,是要让你们宁兽妖族和无纹族开战,然后从中间捞好处,阳向族想剁了你的爸爸妈妈,然后做菜吃。

    “能忍吗?”

    苏越义正言辞的问道。

    同时,他用刀在地上,写写画画。

    苏越听戴岳归说道,湿境里的妖兽,智商足有十几岁小孩子那么高,他们只是懒得思考。

    没错。

    你可以听不懂我的话。

    但我可以画图示意啊,如果你智商真是小孩子,那你就能看懂图!

    画到这里,苏越又得感激自己的艺术细胞!

    几幅图画的虽然简陋,但还算复合标题,特别是阳向族剁宁兽的场面,画的还是比较逼真。

    和妖**流,地球武者用画图的方式,一般也很有效。

    吼!

    宁兽果然愤怒!

    它转头,怒视着阳向族尸体。

    该死的阳向族,竟敢策划宁兽妖族和无纹族开战,然后吃自己的把爸爸妈妈,简直可恶至极!

    “阿包,你快放了我们啊,浪费什么时间!”

    杜惊书见苏越和宁兽没完没了,连忙焦急的怒吼道!

    “你蠢货吗?

    “回第四区的必经之路,潜伏着两个阳向族,我们这么多人回去,不小心就会遭遇他们,你想再死一次吗?

    “还是你准备跨越宁兽妖族,直接去第五战场帮忙?”

    苏越转头看着杜惊书,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还有,宁兽现在混合着人族鲜血,我不和它解释清楚,万一宁兽妖族大肆攻击第五战场,这种罪孽你能承担得起?”

    苏越又训斥道。

    “你可以杀了这个宁兽,一了百了啊!”

    杜惊书不甘心的反问道。

    “杀宁兽,又那么简单吗?不用气血的情况下,刀给你,你来杀!”

    苏越不屑的讥讽道。

    “这位小兄弟的方案是正确的!

    “哪怕有气血,我们也很难轻松杀死一头宁兽,况且这头宁兽体内有阳向族的毒。

    “这种毒虽然最终会杀死它,但同时也是一种激发生命力的邪药,可以让宁兽生机不息,短时间内根本就杀不死!”

    笼子里受伤的武者也说道。

    “宁兽朋友,想不想给自己报仇?我这里有个计划!”

    苏越跑过去,继续画着图,和宁**流着。

    别说。

    苏越哄孩子还有一套,宁兽大眼睛一眨一眨,似乎对苏越的连环画很感兴趣。

    “一会,我把你的绳子解开,但是你还要保持着现在的姿势,你得假装被藤蔓绑着。

    “等那两个阳向族回来,你就用身体撞击他们。

    “然后我让我们的队长,抓紧时间,直接冲去洞口守候……只要他们想逃出来恢复气环,我们队长会拼命把他们打回来,然后你再用身体撞!

    “我来杀了他们!”

    苏越的计划很简单!

    他怕首领有什么杀手锏,所以必须要利用宁兽的体重压迫。

    宁兽虽然也不能用气血,但本身的自重在这里放着,能压着一个算一个。

    苏越先打开王明崎、许白雁和刘果励的笼子。

    只要宁兽压住首领和三郎的瞬间,他们三人立刻不惜一切代价的冲出山洞。

    洞外。

    王明崎和刘果励恢复了气环,就可以用战法守着洞口。

    他们不需要对战,只需要将首领或者三郎,直接逼迫回山洞即可。

    在山洞里,苏越的状态,是无敌王者。

    这样,会万无一失!

    至于许白雁,她的任务,是马不停蹄的奔袭回第一战场营地,将这里的事情汇报给军部。

    起码,让第五战场的人有个心理准备。

    为什么让许白雁回去?

    当然是抢功劳!

    苏越自己是关键人物走不开,这种抢功劳的机会,总不能给杜惊书吧。

    第一个回去汇报的人,必然会得到大功效。

    当自己杀了两个阳向族,许白雁领着赵启军团的武者也该赶来。

    ……

    一顿写写画画,宁兽大脑点一点一点,明显是明白了苏越的计划。

    同时,它大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明显是有些崇拜苏越。

    这个无纹族,实力不强,鬼点子多。

    厉害!

    而笼子里的人,一个个全震惊了。

    “许白雁,你这个弟弟够阴的,连你抢功劳都算到了!”

    王明崎听着苏越的计划,越来越心惊。

    特别是自己和刘果励挡着洞口,许白雁回去通知赵启军团,这简直一箭双雕。

    既让许白雁安全,还能让她得到第一手功劳。

    算计的很全面!

    “哼!”

    杜惊书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包的计划,确实厉害!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咳咳……”

    突然,这个受伤武者一阵咳嗽。

    “我坚持不住了,大家一定要毁了阳向族的计划,我……额……”

    他原本就奄奄一息失血过多,靠着一口怨气支撑着。

    当胜利曙光出现,他也终于不再坚持。

    “死了!”

    刘果励寒着脸。

    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

    “现在,整个山洞里,就只有咱们一个小队还活着,杜惊书……咱们谈谈我救你的筹码吧!”

    突然,苏越转头,阴森森看向杜惊书!

    欺负了老子一路,能轻易饶了你?

    “什么?筹码?”

    杜惊书目瞪口呆!

    “论功得利,童叟无欺,这是你说的!

    “我下湿境的代价,是给你拎包当马仔,我姐不拿一分钱,我并没有义务保护你的安全。

    “现在我有能力救你,不知道你出什么价钱,买你自己的命!

    “你也清楚,咱们这个小队,本就是雇佣小队,我当保镖拿钱,官府都会支持!”

    苏越平静的问道,就如一个老练的生意人。

    “你……卑鄙!”

    笼子里,杜惊书气的浑身颤抖。

    苏越面无表情。

    之前还有个人活着,苏越还不方便提这些,但现在只有自己这个小队,公事公办吧!

    如果是别人,苏越举手之劳,一定会救。

    但杜惊书一路上三番五次欺辱,这笔账总得算一算!

    “你为什么不找刘果励他们要钱!”

    杜惊书气急败坏的问道。

    “刘果励,救你的命,我收三亿!

    “这一次,我给你免单,下不为例!”

    苏越转头,看了眼刘果励,话落,他又看着杜惊书。

    而刘果励震惊了。

    三亿!

    这家伙狮子大开口啊,还好免单了,否则扒了皮都给不起啊。

    “队长同样三亿,我也免单!

    “我大义凛然,公事公办,我姐我都收三亿。”

    苏越冷着脸说道。

    “同样免单,对吗!”

    杜惊书气的已经扭曲。

    “下不为例!”

    苏越点点头。

    “我没有那么多钱!”

    杜惊书看出来了,苏越是在敲诈自己!

    但他又说不出什么不是。

    哪怕就是军部来救你,事后你也得付出一定代价,别人不要是人情,别人如果要,你就必须得给。

    这就是武者的公平!

    论功得利。

    况且,他们这个小队,备案就是雇佣小队,苏越要钱,官府都会支持!

    “解开你的择兽要包密码,那个袋子,可以折合三亿!”

    苏越面无表情道。

    “你……”

    杜惊书气的差点崩溃!

    择兽腰包有气血密码,只有本人能解开,然后被另一个重新绑定。

    可失去择兽腰包,回去可能被打断腿啊。

    择兽腰包,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

    王明崎他们沉默着。

    在这种情况下救命,如果苏越要自己的择兽腰包,自己不会有二话。

    命比天大。

    别人没义务救你的命,虽然很多武者会举手之劳,但也有不少人,向来公事公办。

    在很久之前,神州官府倡导武者在湿境无偿互助,甚至写在律法里。

    但效果很恶劣。

    那时候,武者数量死伤翻倍,没办法,无利不起早,谁都不是谁的爹妈,没必要为了你,而让自己身陷险境。

    但为了一些利益,就正常不过。

    所以,现在得了律法已经修改,并且保护武者收取酬劳的利益。

    别人救你,你连点东西都舍不得给?

    真当全天下的人都是你爹妈了!

    这种人……其实也不值得救。

    苏越的行为虽然看似冷血,却又公平合理,受神州律法保护。

    这种情况下,反而被救的武者更多,湿境里大家一片和气。

    我被你救了,你不至于欠你人情,因为我付出了金钱资源,也免了很多扯皮。

    大家都危险,谁也没义务去行侠仗义。

    公事公办,童叟无欺。

    “我不用你救,我就在笼子里待着,等赵启军团的人来了,自然有人会救我!

    “你如果杀了我,就犯了大罪。”

    杜惊书咬牙切齿。

    想算计我?

    你再修炼一百年。

    这么多人在场,你不敢杀人。

    “没错,我不杀你,我也不敢挑战神州律法。

    “但如果宁兽咬着你的笼子,回归宁兽丛林,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最好别挑战我的耐心!

    “我只是个没有封品的普通人,我挡不住宁兽发疯。”

    苏越也开始不耐烦。

    他抚摸着宁兽的大鼻头,瞳孔泛着凶光。缓缓说道。

    一般情况下,武者都是倾家荡产买自己的命。

    当然,很多时候武者也不会乘人之危,毕竟日后地球还要打交道。

    但有恩怨的情况下,就另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