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擎天仙路〕〔重启修仙纪元〕〔我在月亮湾〕〔总裁的贴身邪医〕〔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悠悠笛声沁沐阳〕〔进化之超越星辰〕〔地球最后一条龙〕〔农家小福妃〕〔江少你的戏精上线〕〔一世兵王〕〔这爱妃有毒〕〔快穿之反派改造计〕〔我的萌妃是大佬〕〔启晗〕〔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道术话语〕〔穿越农女不缺田〕〔茵魂不散〕〔重生之先声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19章 恐吓对手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神州北区从上到大,一片紧张!

    许白雁他们带回去的消息,绝对震撼!

    特别是对于镇守北区的奇迹军团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奇迹军团大将牧京梁,几乎要愁白头。

    异族联军发起总攻,掌目族全线加入战争,这已经令人头疼,北区战场异常吃力。

    可现在,又牵扯到了宁兽。

    该死!

    宁兽这个妖族,真的是十分感敏。

    它们盘踞在第一战场和第五战场之间,世代栖息,虽然对外界事情从不过问,但同时这个妖族,也有个很歹毒的毛病,就是任何种族不能打扰到它们。

    低阶武者误入了还好,宁兽有时候懒得理会。

    就像家里跑进来个蚂蚁,它们会烦躁,但只要你逃的快,宁兽不会没完没了的追。

    可如果是宗师误入,那就要遭殃。

    这相当于贼进了家,宁兽恨不得追出来打断你的腿,杀了你才解恨。

    所以,奇迹军团和赵启军团虽然一墙之隔,但却根本无法互相照应,由于宁兽丛林,原本可以联合的战力,被生生割开,不得不说是大损失。

    可现在,越闹越大,情况越加恶劣。

    阳向族这个卑鄙无耻的种族,竟让会抓走宁兽皇族的幼崽,还用人族鲜血浇灌,企图将仇恨引诱到人族武者身上。

    牧京梁脑海里,甚至已经模拟出了北区湿鬼塔被冲破的场景。

    异族联军从正面开始总攻,而宁兽妖族再从侧面袭击,两股强大的势力联合起来,北区战场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存的余地。

    这几天,其他战区的堡垒,也不同程度的遭受到异族骚扰。

    为了防止其他军团来援助北区战场,分部在各个战场的异族,也已经发疯,甚至不顾伤亡,开始不惜一切代价。

    ……

    奇迹军团,战略会议室!

    牧京梁坐在首位。

    北区七省的七个总督,坐在下首。

    之后,是奇迹军团的各个中将,少将。

    燕归军团、赵启军团、边韩军团!

    包括北区的奇迹军团。

    这是四大战区的常规作战军。

    其余三大军团,都派遣了最少三名将级军官前来支援。

    甚至是镇守深楚大监狱和第四战场的深楚军团,也抽调出一名少将。

    没办法。

    深处军团所镇守的第四战场,几乎就是炼狱。

    这段时间第五战场所经历的一切,在第四战场几乎是天天上演。

    镇守四大帝都安全的震秦军团,也派遣来两个少将,一个中将。

    四大帝都是整个神州的治政与经济核心,容不得有任何闪失,能派遣出三个宗师,已经是极限。

    震秦军团责任繁多,同时也负责调查威胁神州安全的事件,解决国际纷争,甚至神州领导人出行,震秦军团也是守护者的形象,必要的情况下,震秦军团的强者,需要付出生命去守护。

    这个军团承担的压力很大。

    甚至连常年在外国远征的魏远军团,也有一个少将专门回国,支援第五战场!

    全球五大最强联盟国,都要派遣一些武者前往小国家镇守湿鬼塔。

    没办法。

    有些小国家的实力,实在太差,只能由五大联盟国派军队去镇压。

    当然,作为交换,小国家会向大国纳税!

    这也算一种公平合理。

    最近几十年,神州魏远军团威名远扬,隐约已经是全球最强的外援军团,其他四个国家,只能望尘莫及。

    魏援军团能派遣过来一个宗师,实属不易。

    在一众将官的对面,是北区七省各个市的提督。

    因为阳向族最近也在不断捣乱,再加上前段时间层岩市的前车之鉴,每个省都留下了三个提督镇守省内安全,所以七个省,也只有20多名提督到场。

    阳向教恶心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他们平日里掩藏在地下,但每次在这种关键大战的节骨眼,都会跑出来祸乱神州内部。

    因为这些老鼠,神州很多宗师会浪费在城市,无法直接上战场。

    北武作为北区最强武大,也有一个宗师副校长前来参战。

    教育部主要职责是教育后代,所以武大的宗师很少,核心力量还是中间阶层的教师。

    会议室气氛凝重的可怕。

    50多个宗师级强者,全部沉默不语,会议室里的气压之低,简直令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如果有个普通人不小心闯进来,可能会被直接压迫的窒息过去。

    “根据情报,异族联军将在一天后,向第五战场堡垒发起总攻!

    “四臂族、钢骨族、掌目族、阳向族……这次四大异族派遣7个完整军团,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冲锋!”

    “我方出战宗师总人数54人!

    “敌方宗师人数57人!

    “只要对方杀入第五战场堡垒禁区,我方虽然人数劣势,但防守不是问题。

    “在四大异族内部,也有反对这次冲锋的声音,只要我们能坚持一段时间,敌方联军迫于压力,便会直接撤军。

    “在宗师以下的战场,我方人数虽然不占优势,但在禁区内,其实能抵抗对方的冲锋,毕竟我们是防守方!

    “现在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就是宁兽妖族!”

    潘一正站起身来,打开幻灯片。

    里面是这次第五战场的作战部署,在第五战场,这种规模的决战,真的是少之又少。

    四大异族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内部也分为好几个军团,也在分别攻打着地球各个地方。

    异族的统治方式和地球不一样。

    除了阳向族完成了王族一统外,其他种族,还是部落议会的方式,虽然是同族,但各个部落城池彼此不服气,甚至还在内战,所以很难达成一致。

    这一次阳向族主导,能聚集起这么大的联军,已经是几十年难遇。

    地球夹缝生存,其实真的是命数。

    湿境八族,每个种族的武者数量,都不输硕大的神州。

    当然,阳向族在上古战场被干废,否则地球不会这么轻松,这个诡计多端的种族,最为可怕。

    以前是阳向族主导,现在他们左跑又跑,还想恢复古代荣光。

    地球的情况,一直都处于劣势。

    “赵启军团能找到宁兽幼崽吗?”

    牧京梁叹了口气问道。

    如果宁兽加入战争,这就相当于人族莫名其妙多了几十个宗师敌人。

    在没有联军的情况下,赵启军团和奇迹军团联手,也根本不惧宁兽妖族。

    可这个节骨眼,简直是要命。

    “已经搜寻了一夜,无果!”

    赵启军团的中将摇摇头,脸色凝重。

    宁兽妖族别看数量并不多,但霸占的地盘却很庞大,再加上湿境环境诡异,各种峡谷山脉,还有数不清的参天大树,要找一个宁兽幼崽,无疑是大海捞针。

    而且宗师强者在宁兽丛林更是得小心翼翼,万一再发生误会,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麻烦赵启军团继续寻找,这真的关系到北区命脉,我们再想想办法!

    “实在没办法,只能亲自和宁兽妖皇谈一谈,试试吧!”

    牧京梁沉沉叹了口气!

    会议室又陷入了沉默。

    “李总督,湿鬼塔附近的几个市,人员彻底安排的怎么样?”

    这时候,牧京梁又问道。

    这个节骨眼,北区的七省巡抚被神州内阁抽调,去国外镇压被破开的湿鬼塔,根本就抽身不回来。

    牧京梁身为军团大将,临时暂代七省巡抚。

    “提督府收到消息的时间太仓促,不过我们已经在安排,主要问题是不少人舍不得固定资产,侦捕局已经在动用强制手段,一天内,几个市的人口,可以迁徙到附近城市!”

    姓李的总督点点头。

    湿鬼塔在他管辖的省份内,所以他得负责。

    提督们低着头,一脸寒霜。

    一天时间,要将整个市的平民撤离,这是多么恐怖的迁徙量,想起来都令人绝望。

    必要情况下,提督府甚至得让侦捕局动用一些非常规的行动。

    简直是人间惨剧。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虽然失去一些固定财产,但起码命能保得住。

    哪怕用膝盖想都知道,等异族联军冲破北区湿鬼塔,他们一定会大肆杀戮平民,从而造成整个神州的恐慌,甚至将威慑蔓延到全球。

    神州死的人越多,在国际上的声望也会损失的越严重。

    虽说全球各国都在积极抵抗异族。

    但小国家就那么多,人口就那么多,大国要发展,就需要朝着洲边国家收税,其实也可以理解为吸血。

    资源总量恒定。

    谁吸的血多,谁就必然会肥,这是真理。

    最近几十年,神州武者奋发向上,好不容易稳定了如今的国际格局,绝对不可以被任何事情影响。

    其实以宁兽妖族的懒惰,它们报仇了之后,便不会再理会人族武者。

    哪怕异族联军破了湿鬼塔,神州倾举国之力,也不愁将他们打回去,当然,所付出的代价,绝对比将异族拦截在湿境大的多。

    湿鬼塔被破这个先河,绝对不能破。

    “大家也别太丧气,总归,我们还是提前得到了宁兽妖族的消息,起码能保证几个市平民的安全。”

    牧京梁又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几个小鬼误入第一战场,他们根本连撤离的时间都没有。

    假如异族联军真的杀进来,那是几百万人口的死亡率。

    想想都胆寒。

    “苏越,你小子倒是赶紧出现啊!”

    潘一正低着头,手掌死死捏在一起。

    跟随宁兽幼崽一起消失的人,就是苏越,根据那几个武者所说,苏越一直在用图案和宁兽幼崽交流!

    只要能找到他,就可以知道宁兽在哪里!

    李星佩也感慨。

    她也没想到,竟然是苏越所在的小队,带回了消息。

    可他如今下落不明,也不知道在哪里!

    “将军,麻烦问问赵启军团,苏越的命纸还在吗?”

    潘一正看着赵启军团的少将,突然问道。

    “还在!

    “那几个学生就在赵启军团,苏越的命纸,暂时还正常!”

    少将点点头。

    “好了,联军的冲锋随时可能会开启,大家都去安排自己的工作。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神州战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畏惧过异族,这一次虽然有意外,但也不是我们丧气的理由!

    “天佑神州!”

    牧京梁站起身来,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室。

    “天佑神州!”

    所有强者也站起身来,齐齐喊道!

    事已至此。

    该安排的事情,也已经就绪。

    接下来,一切就只能看命数!

    尽人事看天命。

    北区战场,已经做到了极致!

    接下来,各个战营的负责人,开始在湿境排兵布阵,准备迎接随时降临的联军冲锋。

    从几十层楼道的城墙上俯瞰下去,湿境下方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淤泥之下,已经垫满了防腐蚀的木板,这是为了方便军团的武者踩踏。

    这种木头可以坚持两三天不腐烂,战争时期,勉强也够。

    宗师们的主战场在天上。

    而在地面,是低阶武者厮杀的地盘,数不清的武者在仔细擦拭着自己的兵器。

    天空灰蒙蒙,连雨都没有下,这段时间沉默的可怕。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谁都能感觉到令人窒息的恐惧!

    军团战营,侦捕局,师战所,各个武大的教师,甚至还有不少自愿参战的退役武者。

    王南国在战场之下,已经做好厮杀准备。

    他是侦捕局局长,责无旁贷!

    戴岳归披着师战所的战袍,也已经准备就绪,在他身旁,是孙志威。

    湿鬼塔的电梯上上下下,各种战争物资被运送过来!

    这几天,北区上下,万众一心,已经做好了万全的战争准备!

    ……

    五辆大巴车,缓缓朝着湿鬼塔驶来!

    在车上,是北区七省的大量高考生,以及一些优秀的高二潜能班学生。

    这一次战争,他们作为北区的未来,需要亲眼见证。

    当然,由于这些人还太弱,他们只需要再城墙上观战即可,当异族真的冲杀进来,这群人会第一批被转移离开。

    湿境没有摄影资料,这场大战,他们作为未来的希望,必须要铭记。

    这是激励,也是督促。

    第二辆大巴车上。

    廖平、廖吉、周云粲他们三人坐在一起,脸色很凝重。

    廖平、廖吉的母亲,本就是奇迹军团的军官,他们知道这一战的危险!

    周云粲也有亲戚在军队,也明白这一战所代表的意义!

    车上气氛一片凝固。

    “苏越没有来吗?最近也没有联系到他!”

    廖平突然问周云粲。

    “我也没有联系到他,可能在什么地方修炼吧,我看这群人里没有他!”

    周云粲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可能他直接去了西武,根本不知道北区战场的事情,我也是昨天临时收到通知,太急了!”

    廖吉道!

    “没来得及回来也好,听我爸说,这次北区湿鬼塔都可能被冲破,我们虽然是远距离观战,但也不是没有任何危险,湿境异族,好可怕啊!”

    周云粲叹了口气!

    他们沿途路过一座城市,这里的平民已经开始撤离,数不清的商店贴着封条,侦捕局和提督府一车又一车的运输着大包小包的平民。

    街上到处是哭喊声和汽车喇叭的鸣叫,看上去一片大乱。

    甚至有些气血武者舍不得抛弃家业,还和侦捕局发生了不小的冲突。

    侦捕局迫于无奈,直接武力镇压。

    这样一来,冲突矛盾更加激化。

    沿途到处都是这样的混乱场景。

    有些抱着婴儿的妈妈无奈哭啼,路上跌跌撞撞,有些耄耋老人路都走不稳,还有一些老人躺在地上,嘶声力竭的嘶吼着:我要和这座城市死在一起,我不怕山洪海啸,也不怕地震!

    大巴车上,不少学生已经泪流满面。

    这种背井离乡的屈辱感,令人特别难受。

    撤离,是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

    其实,道理谁都懂。

    但神州人故土情节严重,谁愿意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甚至是拖家带口。

    离开了家园,未来又在哪里。

    可对平民来说,他们很多人甚至连知情权都没有,懂的人默默收拾东西离开,不懂的人,还以为又是官府在误报地震预警。

    几十年来,神州也发生过迁徙城市的情况。

    官方声明,是地震预警。

    可每一次,神州军部都用鲜血将危险挡在湿境,所以居民又安然回归。

    但一来一回,很多财产损失无法避免。

    时间久了,平民对官府的地震说法,开始出现质疑,这一次迁徙好几个城市,质疑声更加激烈。

    湿境城墙之上!

    弓菱和王路峰已经抵达,他们和其他一些年轻人站在最安全的地方,俯瞰禁区内蚂蚁一样的人群,沉默不语。

    谁都没想到,他们才刚刚高考完,就会体验真正的湿境。

    仅仅在城墙上,在最安全的位置,就已经几乎窒息,那些在丛林里真正厮杀的武者,又该是什么状态。

    弓菱视力极佳。

    她能看得到,在禁区之外,有很大一片泥浆地,直接是呈现猩红色。

    那就是被血染红的战争地带。

    第一战场有一至五,五个采药的武者活动区。

    而在第五战场,只有一个禁区,这里可以容纳武者活动,在外面,直接就是战区。

    日常的战争,奇迹军团都会将危险拦截在禁区外,当湿境种族真正杀到禁区内的时候,也就拉响了第五战场的红色警报。

    而这一次,奇迹军团则直接将战场汇拢在禁区内,可想情况之急迫!

    透过灰蒙蒙的天,弓菱将视线看向更远的地方。

    他看不到远处有什么,但似乎又有不少朦胧的雾气在翻滚。

    那是异族联军汇聚的地方。

    就如无数的魔鬼在翻腾。

    异族联军,同样在整军,同样在擦拭兵器。

    “可惜,苏越那小子不知道跑哪了,身为一个高考状元,也没能来提前来感受一下湿境战场!”

    王路峰叹了口气说道。

    “可能,苏越还有其他事情吧,他似乎要早早去西武修炼,西区考生没有接到通知!”

    弓菱望着远方说道。

    其实她也已经提前一步抵达战*校,但毕竟还没有正式开学,弓菱只能在校园里乱转,顺便找几个导师咨询一下战法修炼,在战*校,你可以找任意一个老师求指点。

    战*校,也有最好的远程老师。

    她气血低,需要十倍的努力。

    可弓菱听到北区召集令的时候,马不停蹄赶回了层岩市,很巧的赶上了第一趟来湿境的车。

    来到湿境,她惊讶的发现,王路峰已经抵达。

    “弓菱,你曾经说过,我考上四大,就可以追你!

    “如果这场战争赢了,你同意当我女朋友吧!”

    突然,王路峰没头没脑的说道。

    闻言,弓菱直接楞在原地。

    突如其来的表白,吓了弓菱一跳,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啊。

    “不好意思,我不同意,弓菱是我廖吉的女朋友!”

    也就在这时候,火药味突如其来。

    廖吉心里也是b了狗了。

    老子还没表白,竟然有个畜生捷足先登?

    你和弓菱一个班?

    你和弓菱并肩作战过?

    你有我帅?

    什么人都敢追弓菱,开什么玩笑。

    你特么从来不照镜子吗?

    “你是谁!”

    王路峰瞳孔里弥漫出了怒火。

    他也一肚子火气。

    什么时候还跑出来一个竞争者,这家伙油头粉面,能不能抗住自己三拳。

    “我是谁?我是弓菱的男朋友,未来弓菱婚礼上的男主角……还没介绍一下,你又是谁?”

    廖吉眯着眼。

    没有一点点预料,情敌这就出现了。

    闻言,王路峰瞳孔里冷光闪烁。

    说话如此不要逼脸。

    看来这是个难缠的对手,应该是个劲敌。

    上一个这么不要脸的人,是苏越。

    自己输的很惨。

    “哼,我是弓菱孩子的父亲!”

    王路峰冷笑。

    这次,轮到廖吉震撼!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弓菱和你都不熟,你竟然连孩子想名字都想好了。

    上一个被廖吉佩服的无耻之徒,还是苏越!

    “你们够了,湿境战场这么危险,你们还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丢人不丢人!”

    弓菱瞪了眼二人,转身离去!

    “弟弟,我这辈子,只认弓菱当弟妹!”

    廖平上前一步,瞳孔里露出了淡淡的金黄色。

    这个时候,兄弟要帮忙。

    恐吓敌人。

    “哼!”

    王路峰转身离去。

    不要脸的玩意,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得赶紧把弓菱追到手。

    还有苏越你个没良心货。

    别人有帮手恐吓我,你在节骨眼却不来湿境,害我没助力。

    等苏越回来,我吓死你个杀马特。

    敢在我面前亮黄金骨象,我牵一匹铂金骨象来,吓死你。

    苏越啊,苏越。

    下次见面,看我怎么炫耀。

    你苏越还没下过湿境,我王路峰已经在城墙上和情敌交锋。

    看着王路峰离去的背影,廖吉也遗憾。

    为什么苏越没有在场呢!

    仅仅一个黄金骨象,不够唬人啊,完全达不到预想中,对方瑟瑟发抖的场景。

    不行,还是有点太依赖苏越。

    说起来,等这次事情结束,一定要在苏越面前炫耀一波。

    我廖吉已经下过湿境,这一点绝对比你要早。

    ……

    阿嚏!

    宁兽体内,苏越原本在安逸的双修……不对,双模式修炼。

    顺便给宁兽大佬疗伤。

    可突然,他鼻子痒痒,猛地一个喷嚏打出去。

    妈的。

    谁又在背后说我帅。

    苏越揉了揉鼻孔!

    这么久时间过去,宁兽体内的毒,以及被祛除了九成,目前仅剩下一些收尾工作。

    可苏越也发现了一个令人郁闷的情况。

    宁兽昏迷了。

    不对,严格的说,是陷入了一个生命体征极度微弱的假死状态。

    苏越在它体内,能感觉到他的血液还在很缓慢的流动,但从外面看上去,宁兽已经是死亡。

    湿境种族的血液,本来就是冷的。

    再加上由于低温的肢体僵硬,宁兽真的和死了一样。

    至于呼吸,那更是早就没了。

    这其实是宁兽的一种自我保护状态,宁兽的内脏已经重伤,如果血液流动太快,它直接会暴毙。

    “宁兽大哥,宁兽兄弟,你什么时候苏醒,赶紧送我回去啊!”

    苏越变成人形,僵尸一样蹦蹦跳跳。

    可惜,他根本就无法叫醒假死的宁兽,如果不是心脏微弱的流动,苏越都会以为它死了。

    这家伙,好端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昏迷。

    但不得不说,这段时间的疗伤,苏越实力那是大幅度的提升。

    ……

    可用酬勤点:921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5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47卡

    ……

    虽然阳向族状态下,酬勤值消耗的飞快,但他来自气血和环境威压的涨幅,却越来越凶猛。

    这里没有仪器确认,但苏越能感觉到,他突破到了47卡。

    那些被命绳吸收到体内的毒素,全部成了最精纯的气血,苏越想不提升都难。

    “咦,有强者,卧槽!”

    突然,他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强大气息压迫而来。

    刹那间,苏越躲在宁兽体内。

    ……

    酬勤值-500

    ……

    刹那间,他又进入隐身状态。

    这次他涨了记性。

    该死,是个阳向族的宗师,他手里……是宁兽的耳朵。

    在宁兽肚子里,苏越虽然保持不动,但勉强找了个能看到天空的角度。

    ……

    感谢大家的支持,不多说,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隔墙追到时先生〕〔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