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学生高手〕〔契约宠婚,温总请〕〔烟锁相思殇红尘〕〔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竹马草莓味〕〔反派今天也很乖〕〔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梅琳传奇〕〔全球示爱慕太太〕〔巷子深深春风暖〕〔重生农女去种田〕〔重生后正派大佬盯〕〔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快穿之反派今天死〕〔重生六零农媳有空〕〔重生之残疾世子丑〕〔拐个野人来种田〕〔无限剑神系统〕〔我家王妃超A的〕〔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22章 咆哮人世间(求订阅)
    当第一滴雨点落下来的时候,战争直接拉开序幕!

    黑压压的异族联军,铺天盖地的杀来,这一次不是两军对垒,也不是彼此试探。

    这一次,是不死不休的冲锋。

    联军已经许下重诺!

    如果能冲破人族湿鬼塔,人人封赏,每个参与战争的族人,都是英雄!

    呐喊声震耳欲聋,令人耳鸣目眩!

    轰隆隆!

    轰隆隆!

    天空深处,异族联军的宗师,也已经箭矢一般掠来,长空被划开一条又一条的匹练。

    来自宗师的威压,使得空中发出了鬼哭神嚎的呼啸声,异常恐怖!

    矗立在第一排的防御系武者,浑身是汗,他们已经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一整排钢铁锻造的盾牌,挡在最前方,这样能对抗第一波的冲击!

    盾牌刚刚从地球运送进来,还不至于被湿境的腐蚀!

    “我们上!”

    潘一正狠狠一捏拳头!

    轰隆!

    他军靴在城墙上留下一个脚印,随后整个人已经冲入地方的宗师群中,一往无前,誓死无归,就如一只扑向熊熊烈火的飞蛾。

    轰隆!

    轰隆!

    轰隆!

    下一秒,城墙上接连响起震动,一个个将级军官,一个个提督、总督,同时朝天空掠去,沿途将空间都震荡的有些扭曲。

    唰唰唰唰唰!

    与此同时,这群宗师手里的长刀、战剑,还有银枪、巨锤,也发出了刺耳的尖鸣!

    轰隆隆!

    轰隆隆!

    恐怖绝伦的音波,将大地都震荡出了无数裂缝,泥浆飞溅,巨树肢解,整片大地都在下沉。

    一道又一道恐怖的锋芒,时隐时现,犹如是恶魔的指甲,在疯狂撕裂着这片天空!

    轰隆隆!

    宗师对撞,毁天灭地!

    下方的低阶武者差点站不住,但也丝毫没有影响异族联军的恐怖冲锋。

    轰隆隆!

    轰隆隆!

    来自掌目族的第一批长矛齐射,已经降临在最前排的铁盾之上!

    叮叮当当!

    火星四溅。

    顿时间,沉重的盾牌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坑,有些地方直接被穿透。

    而在最前方,四臂族如蜘蛛一样,挥舞着数不清的兵器,也疯狂击打在盾牌之上!

    噗!

    终于,第一个死亡者出现。

    这是一个奇迹军团的四品武者,他被四臂族切断了脖颈。

    当然,这个武者临死前也换走了对手!

    杀戮!

    正式拉开序幕!

    在人族军队最后方,燕归军团的弓弩援军,也手持特质的弓弩,点射着敌军!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钢骨族。

    这个种族刀枪不入,唯一的弱点是眼睛。

    人族弓弩军虽然臂力不如掌目族,也没有掌目族那种超远距离的长矛投射能力。

    但在弓弩的加持下,胜在精准度奇高!

    而且箭矢上淬了专门的毒!

    几乎每一根箭矢射击出去,就要有一个钢骨族痛苦的哀嚎,几乎被丧失所有战斗力。

    这就是弓菱18卡,也被破格录取到战*校的原因。

    远程军,有时候很可怕。

    但可惜这类人在目前有些稀缺,不过神州已经在想办法去培养!

    ……

    城墙之上,弓菱他们纷纷站起身来,泪流满面!

    这就是战争吗!

    和电影里根本就不一样,和他们脑海里的认知也根本不一样!

    原来被乱刀砍杀的武者,根本就不可能有完整的尸体。

    原来在战场,根本就没有无敌的人存在。

    当然。

    人族虽然数量不占优势,但各个小队配合的井然有序,竟然丝毫没有奔溃的征兆。

    之前被自己嘲笑的分系制度,在战场上发挥出了及其恐怖的效率。

    如果人族也如异族一样,毫无章法的来进攻,现在早已经崩溃。

    通过这一战,王路峰他们这群年轻人,真的理解了什么是战争。

    廖平、廖吉焦急的恨不得冲下去帮忙,母亲在最前方冲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王路峰也口干舌燥。

    他亲眼看见王南国背上被砍了一刀,皮开肉绽!

    那是一个四臂族,那狗比拿着四把刀,简直和疯了一样砍。

    当然,他砍伤王南国的代价,就是死亡!

    ……

    “敢杀我!”

    杨乐之一个不小心,被钢骨族的大刀砍到面门。

    万幸!

    砍断了几根头发,刀刃从自己鼻尖前落下,距离鼻尖,真的只有一毫米。

    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来自掌目族的长矛,已经从身体的左侧穿透而来。

    杨乐之吓的魂飞魄散,来不及闪躲了。

    噗!

    长矛穿透了杨乐之……的衣服!

    对!

    险之又险,杨乐之外面的衣服被穿透,长矛触感冰凉,幸亏自己胸肌小,胸口的皮肤,甚至能感觉到冰冷!

    呃……噗……

    这时候,杨乐之转头一看。

    怪了。

    一个钢骨族企图来偷袭自己,可他运气不好。

    长矛从左侧穿透了杨乐之的衣服,这个钢骨族从右侧来袭杀自己。

    巧之又巧!

    他的眼睛被长矛洞穿,半个头颅都已经变形!

    “卧槽,这都可以!”

    杨乐之咽了口唾沫。

    没错!

    自己的滔天大运气还在。

    “许白雁,我对你的爱,日月可鉴!”

    杨乐之一声大吼,挥刀便朝着附近的异族斩去!

    附近一些女武者十分感动。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惦记着自己的爱人,这名少年,是个痴情人。

    ……

    城墙上。

    牧京梁没有出手,他矗立在最高的地方,目视远方!

    “如果没有宁兽参战,那该多好啊!”

    杀戮持续着。

    牧京梁一声叹息,这一刻,他瞳孔里充斥着沧桑。

    异族联军已经冲到了奇迹军团的禁区里,在禁区内,是奇迹军团的主场,完全可以以少胜多,起码挡住冲锋并不难。

    而宗师战场,人族更是不遑多让!

    论战法,异族根本就不是人族的对手。

    牧京梁远远震慑着对方的首领,异族联军的最强者,目前也不敢擅自出手。

    假如没有宁兽妖族,这场战争的最终结局,还是以两败俱伤收场。

    但对人族来说,其实就是胜利。

    人族目前需要的是时间,只要能守住……就算赢!

    至于全歼异族,那是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毕竟人族武者的人数,并不占优势!

    “糟糕……来了!”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在双方厮杀的战场后方,陡然间大地开始颤抖,随后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可怕压迫,滚滚而来,犹如山河坍塌,天地崩裂。

    这一刹那,厮杀中的双方齐齐被震撼到停手。

    所有人都看着远处。

    雨幕被气浪直接震飞,战场内所有人口干舌燥,连呼吸都已经凝固。

    一座座移动的小山轮廓,逐渐从昏暗的灰雾中出现。

    不!

    不是山,是一个个巨大的妖兽。

    头大如鲸,怒目而视!

    背负着皇子的憎恨,庞大的宁兽妖族,终于……降临!

    他们出现的位置,就在战场后方。

    第五战场的禁区,犹如一个三面环绕,一面开口的簸箕。

    而宁兽族的出现,就是挡住了唯一出口的扫帚。

    “糟了,爸爸!”

    牧橙心脏猛地一痛。

    她抬起头,远远注视着城墙中央的那个老人。

    爸爸!

    冰雨拍打在脸上,牧橙哭肿了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道理自己懂很多。

    可真正看着爸爸死,她还是接受不了。

    宁兽妖族真的来了。

    除了同归于尽,还能有什么办法!

    天空深处,双方宗师也分开,彼此相互对峙着。

    潘一正注视着牧橙,一张脸上全是水,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牧橙是将军唯一的女儿,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她安全,哪怕打晕她,也要让她活下去。

    这是将军的命令。

    粉身碎骨,也要完成。

    “这下……玩大了!”

    杨乐之差点被吓的窒息过去。

    宁兽啊。

    那么多宁兽,他根本都不敢想象。

    随着宁兽抵达,联军异族开始井然有序的守在一起,似乎要放弃继续冲锋。

    他们的脸上,充斥着嘲讽和不屑。

    叽里呱啦!

    虽然语言不通,但人族武者也能看得出来,异族是在嘲讽自己。

    “哈哈哈哈,宁兽妖族,已经彻底被我阳向族降服,现在供我阳向族驱使!”

    “我阳向族战无不胜,彻底镇压一个妖族,普天同庆!”

    “阳向族战无不胜,天下无敌!”

    “杀光无纹族。”

    阳向族发出欢呼,他们的语言,地球武者能听懂。

    果然!

    随着宁兽妖族的身躯越来越清晰,人们看到了漂浮在最前方的一个阳向族宗师!

    他背负着双手,浑身上下充斥着睥睨天下的霸气,宛如是在蔑视苍生,真的如王者一般。

    不少地球武者开始颤抖。

    如果宁兽妖族也参战,那这仗可怎么打!

    光是宗师级别的妖族,都来了那个多,如果它们全部冲进来,那湿鬼塔都保不住了。

    完了!

    北区战场完了!

    很多武者表情绝望。

    “牧京梁,你已经输了,在我阳向族运筹帷幄的计划中,整个地球将逐渐沦亡!”

    湿境一方,最强的阳向族宗师走出来。

    他实力不如牧京梁。

    宁兽妖族不出现的时候,他不敢出手。

    可现在,战局已定,胜券在握!

    牧京梁这个老对手,输定了。

    ……

    “不要脸的阳向族,宁兽什么时候被你们降服了。

    “你们那个宗师和舔狗一样,就差给阳向族当狗了,还真是不要逼脸的种族。”

    幼崽身体内,苏越气的肝疼。

    战争原来已经开启。

    禁区内,已经铺了一层尸体,暴雨都无法将鲜血冲刷干净,残肢断臂更是到处都是。

    战场!

    是世界上最残忍的地方。

    咕咚!

    突然,苏越似乎听到了幼崽的一次心跳。

    对!

    他在幼崽身体里,感觉的很清晰。

    要苏醒了吗?

    苏越心脏狂跳,激动的恨不得大哭一场。

    小哥,你快点苏醒,快点啊。

    咕咚!

    咕咚!

    连接着心脏的脉搏,又跳动了一下。

    宁兽幼崽气啊。

    它虽然陷入假死,但只是身体假死,自己的意识是清醒的。

    在宁兽从林的时候,它一万个想苏醒,想直接生吞了阳向族的畜生。

    可心脏无法调动血液,它有心无力。

    幼崽只能保持着假死状态。

    它眼睁睁看着阳向族搬弄是非,眼睁睁看着父皇中了奸计,又眼睁睁看着全族来攻打无纹族。

    憋气啊!

    幼崽差点被气到真的死亡。

    没错!

    那个无纹族的恩人,说的没错。

    阳向族居心叵测,他们不光是要消灭无纹族,他们还要削弱我宁兽妖族。

    阳向族,要用我父亲的骨头炼药,要杀空阳向族,要霸占我们的家园。

    卑鄙的阳向族,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啊。

    咚咚!

    咚咚!

    幼崽憋着一肚子怨气。

    他的心脏终于开始复苏,自己即将醒来。

    一定要在战争开启之前,将阳向族的阴谋公布出来,让父亲杀光阳向族,为我报仇。

    咦,二哥这个坏家伙,它要干什么?

    它要鞭尸吗?

    我知道你想要皇子的位置,可你血脉不纯净,你还想欺负我。

    我上次逃跑,就是被你欺负。

    我现在和尸体一样,你还欺负我。

    小花忍不住,舌头舔在幼崽皮肤上,似乎是想吃了它。

    “卧槽,这个小花,不是要吃了幼崽,然后试图改变血脉吧。”

    伤口内。

    苏越被吓的头脑发闷。

    妖兽群里,夺嫡之战同样残酷,这不仅仅是手足相残,简直是手足相吞啊。

    幸亏,幼崽就要醒了。

    大哥,你倒是赶紧啊。

    别耽误事!

    小心被同族的兄弟活吞了。

    幼崽也焦急,它也怕。

    它也怕小花趁乱活活吞了自己。

    现在对方还不敢,只是舔舌头,等父皇和无纹族的宗师战在一起,那时候必然会很混乱,谁都保护不了我的尸体……不对,我的身体。

    阳向族卑鄙无耻,害死本皇子了。

    小花凝视着幼崽,口水都在滴趟。

    我该从哪下口呢?

    你们快点开战,给我点机会啊。

    我吃了幼崽的尸体,会不会拥有皇族的血脉?

    应该会吧。

    本该是我的皇位,到最后也是我的。

    你们快点开战,混乱起来,我就有机会吃尸体了。

    好期待。

    我要皇位,我要父皇的宠爱,我还要宁兽族的尊敬。

    感谢你们阳向族,感谢你们无纹族。

    不管是谁杀了他,我都感谢。

    ……

    “将士们!

    “阳向族卑鄙无耻,用卑劣手段骗宁兽妖族加入战争,但诸位不用太担心!

    “宁兽妖族胆小怕事,只要我杀它几个妖族,它们自然会溃逃。

    “阳向族,你这一族卑鄙无耻,我牧京梁看不起你!”

    牧京梁踏着虚空,一步步走到了战场中央。

    随着他脚步迈出,方圆百里的大地都在摇晃,地面甚至崩开了十几条裂缝。

    他体内的气血,已经在疯狂燃烧。

    轰隆隆!

    轰隆隆!

    突然间,天空深处,出现在一团火红色的旋涡。

    旋涡内,似乎有一条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巨龙在盘旋,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在恐怖巨龙的笼罩下,就连天空的雨幕都已经被蒸发。

    湿漉漉的湿境,竟然出现了罕见的干燥。

    巨龙之下,牧京梁的瞳孔里也燃烧出了熊熊火焰,甚至他的脸上,如岩浆一般,也弥漫出了熊熊火焰!

    这一刻,他如火神降临。

    原本灰蒙蒙的天,陡然间一片刺目。

    史无前例的恐怖气息,也笼罩在每个人身上,令人浑身剧痛,骨骼都在脆响。

    奇迹军团所有将士低着头,他们全部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总督和提督们,也纷纷低头沉默。

    “爸爸,你别……你……”

    牧橙抬头望着天,她悲痛欲绝,这一刻肝肠寸断。

    “糟糕,该死,九品宗师要自爆,阳向族的宗师,速速逃走!”

    对方宗师一个惨叫。

    “宁兽皇,看到了吗,就是那个无纹族,您的皇子,就是被他们所杀,他现在还要杀了你们其他族人!”

    宁兽族群前,那个阳向族宗师尖着嗓子叫喊到。

    吼!

    吼……吼……

    宁兽妖族虽然感觉到了危险,甚至有几个宁兽已经想跑。

    但有皇在,皇子的仇,必须要报。

    宁兽皇也瞳孔冰寒!

    无纹族这么强大,也就对了。

    他们越强大,对宁兽妖族的威胁就越大。

    “没用的,逃不了!今日我牧京梁锁定了谁,谁就一定会死,一个都逃不了!”

    牧京梁这一招,需要酝酿一段时间。

    他如整个世界的焦点,冷冷注视着全场。

    这一刻,整个异族联军,所有宗师人人自危。

    牧京梁太可怕。

    这群人全部有一种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死亡!

    “咦……地面那个马尾辫的女孩……眼睛真大!”

    苏越在幼崽肚子里,由于火龙燃烧,苏越可以清晰的看到地面情况。

    突然。

    他在战场中央,看到了一个军装的女孩。

    这身材,这眼睛。

    再加上她表情憔悴,我见犹怜,谁都想保护一下子。

    苏越第二百次有一种感觉,他要恋爱了。

    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女朋友啊。

    世俗中的脸蛋漂亮,身材澎湃,全部都占了。

    特别是肩膀上还有一朵花,多么热爱生活,讲究人。

    如我苏越这样的大俗人,当然是喜欢这种漂亮的皮囊,咱不虚伪。

    冥冥之中,苏越脑海里甚至有雷电闪烁,这是触电的感觉。

    不对!

    都什么时候了,我特么在关注啥!

    那个大将军这么狂暴,全场鸦雀无声。

    他该不会是要我自爆吧。

    别啊。

    眼看着幼崽就要苏醒,你们再坚持一下,误会马上就可以澄清,你着急什么!

    咚咚!

    咚咚!

    咚咚!

    宁兽幼崽的心脉频率,越来越快,苏越能看得到,它的心脏即将要复苏。

    而在外界。

    将军身上的烈火也烧的越来越凶。

    不行。

    我得拦住他。

    这么厉害的将军,如果死在这里,简直冤死了。

    “宁兽兄弟,你一定要快点醒来救我,我现在要出去,我的命,就捏在你手里了。”

    苏越解除隐身,在伤口里朝着宁兽说道。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震撼于牧京梁即将自爆的刺目光辉中,谁都没有注意到苏越解除了隐身状态。

    就连小花,都舔着幼崽,目瞪口呆。

    小花是真的怕了。

    无纹族的强者厉害,一指头就能弹死自己。

    地球武者全部目瞪口呆,有些人虽然不理解牧京梁是在干什么,但他们有一种预感,将军凶多吉少。

    一股悲凉的气氛,笼罩在了所有人头顶。

    “这……大将要自爆,简直可恶!”

    杨乐之吓的瞠目结舌。

    大将都要自爆,这情况的多么危机。

    城墙之上。

    弓菱他们所有人脸色煞白。

    地球这么危险吗。

    竟然连大将,都要被逼迫到自爆。

    该死的宁兽妖族,你们为什么要出来捣乱。

    ……

    “将军,宁兽幼崽还没有死,它马上就会苏醒,你别冲动,再等几秒钟!”

    ……

    牧京梁审视了一圈湿境。

    他所酝酿的自爆,已经进行到了最后关头。

    几秒钟之后,自己将和三个宗师级宁兽,还有两个阳向族,以及一个掌目族同归于尽。

    任何人都挡不住。

    戎马一生。

    能死在征战了一生的战场上,也算是死得其所。

    牧橙。

    女儿,爸爸以后可能无法照顾你。

    奇迹军团,一定要继续辉煌下去。

    牧生览想对女儿说几句,但话到嘴边,还是无话可说。

    可就在最后关头。

    突然,一道有些嘶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战场!

    牧京梁猛地转头,看向声音来源。

    这……这怎么可能。

    在宁兽幼崽的尸体上,赫然是笔直的站立着一个人族武者。

    不对!

    他甚至根本就不是武者,身上没有气环的波动。

    噼里啪啦。

    苏越害怕没有引起牧京梁的关注,他甚至放弃压制,直接释放了铂金骨象的雷电之力。

    噼里啪啦!

    轰隆隆!

    轰隆隆!

    顿时间,恐怖的雷电交织而起,最终形成一条巨大的雷龙,冲天而起,咆哮人世间。

    铂金骨象的作用,在湿境会被无限放大。

    苏越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高达几十米的雷电,疯狂扭曲,简直和高压电泄露了一样,连苏越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将军,千万不要冲动,再等一下,就等一下!

    “宁兽幼崽没有死,它马上可以澄清误会!”

    雷龙之中,苏越的声音再一次响彻苍穹。

    ……

    嗡!

    牧京梁没有耽误时间。

    他拼着重伤,立刻撤销了自爆火龙。

    那个少年……是苏越!

    他一直是失踪状态,如今看来,竟然一直就在幼崽尸体里面。

    铂金骨象,对,一定是他没错。

    牧京梁虽然不怕死,但并不代表他想死。

    如果苏越说的是真的,那人族……这场要胜利!

    ……

    “是……是苏越!”

    李星佩一声惊呼。

    透过雷电,她看到了苏越的身影。

    原来他还没有死。

    “没错,铂金骨象,是苏越没错,他果然吉人天相,还没有死。

    “宁兽也没死。

    “将军有救了,北区湿鬼塔有救了。”

    潘一正又一次泪奔。

    这次纯粹是感动。

    苏越这小子,来的及时。

    牧橙呆滞的望着雷电。

    那是铂金骨象!

    一个没有封品的武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城墙之上!

    廖平和廖吉差点被吓的晕过去。

    那特么……是苏越吗?

    不会吧。

    怎么可能,根本就不可能。

    他怎么会在湿境。

    并且,他竟然在宁兽妖族的中央。

    这货到底是哪路神仙!

    那冲天而起的雷龙,简直吸引了全场目光。

    王路峰被吓的瑟瑟发抖。

    该死的苏越,你是不是个牲口,怎么永远都阴魂不散。

    你下湿境就算了,我理解你。

    可你为什么能闯荡到宁兽妖族的中央。

    铂金骨象,这也太拉风了!

    王路峰羡慕的发疯。

    弓菱口干舌燥,差点晕厥过去。

    她实力比别人好,所以看的也更加清楚。

    是苏越!

    那就是苏越。

    雷电包裹的中央,就是苏越本人没错。

    可他为什么能去了宁兽妖族中心呢?

    “卧槽,这又是火花、又是闪电,碉堡了,铂金大佬果然惹不起。

    “我这小舅子,不愧是玄学大师,懂阴阳八卦的狠人,非同凡响,这出场……简直是要骚断腿啊。”

    杨乐之双膝酸软。

    苏越在他心目中,原本就是神棍的角色,此时他有一种想要膜拜的冲动。

    ……

    宁兽妖族。

    小花差点被雷光闪瞎狗眼。

    他距离幼崽尸体最近,所以眼睛被刺的最疼。

    该死。

    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这么强烈的雷电。

    我的眼睛。

    整个宁兽妖族,甚至包括宁兽皇,也被这雷电震撼的哑口无言。

    虽然看上去毫无杀伤力。

    但看上去唬人啊。

    真的太可怕。

    可这样的雷电,为什么会出现在宁兽内部。

    还有!

    雷电里面,那个无纹族,又是个什么东西。

    震撼的瞬间,宁兽全族上下,竟然没有一个敢上去看看。

    “该死,是无纹族的铂金骨象。”

    矗立在宁兽族前方的阳向族宗师,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苏越。

    同时,他也听到了苏越的话。

    宁兽幼崽……没死?

    这怎么可能!

    根本就不可能,幼崽被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再三检查过,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生命迹象。

    它不可能不死!

    可万一呢?

    万一这个铂金骨象说的是真的,万一幼崽真的没死。

    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阳向族稍微看了一下当前的情况。

    人族军队在最内侧,联军杀入了禁区,几乎也到了簸箕里面。

    而簸箕口,赫然堵着宁兽妖族。

    如果……仅仅是如果……如果幼崽真的复活,如果被宁兽皇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

    那整个联军……简直要被包剿啊。

    “你个妖言惑众的无纹族,该死!”

    之前有牧京梁的威压,这群宗师都动不了。

    但现在牧京梁撤销了自爆,他们已经可以勉强活动。

    无论如何,这个铂金骨象,绝对不可以活下去。

    一个铂金骨象多么可怕,眼下就有个活生生的案例……牧京梁就是铂金骨象突破到宗师,他要自爆,全场宗师都无法动弹。

    谁能不怕。

    这家伙就是未来的牧京梁啊。

    “糟糕,苏越,你小心!”

    潘一正不惜一切代价冲向宁兽妖族,他要救苏越。

    即便宁兽族不杀他,阳向族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啊。

    牧京梁冷着脸。

    他大袖一甩,也要冲过去。

    如果宁兽妖族不阻拦的情况下,自己能救下苏越。

    轰隆隆!

    刹那之间,来自阳向族的宗师命绳,已经是在空中凝聚成一柄长达十丈的巨大长枪,笔直的朝着苏越贯穿而下。

    “再快点!”

    潘一正急的浑身是汗。

    就连牧京梁可能都要去晚一步。

    嗡嗡嗡!

    眼看着命绳长枪就要坠落而下,而雷电中的苏越却巍然不动。

    他冷眼蔑视着阳向族宗师,就如在看一具尸体!

    轰隆隆!

    下一个刹那,阳向族宗师赫然是被宁兽皇直接撕碎。

    对!

    直接撕碎,死的不能再死。

    他原本就不是很强的宗师,再加上被牧京梁压迫着,还要全心全意,不惜一切代价的对付苏越,他根本就没有预料到,自己身后的宁兽皇,会突然发难。

    宁兽皇,那也是至强宗师,连牧京梁都没准备杀它。

    没办法,根本就杀不了!

    吼吼吼!

    宁兽皇仰天怒吼,声浪冲天而起,怒气似乎要炸裂苍天。

    我的皇子,回来了。

    幼崽大眼珠子泪汪汪。

    它满脸委屈,疯狂怒骂着阳向族,极短的时间内,幼崽已经是将自己的遭遇,简单讲述了一遍。

    它的复活,预示着宁兽族,彻底知道一切真相。

    宁兽皇之所以震怒,一来,是因为皇子的惨重经历。

    第二,是因为阳向族卑鄙,侮辱了自己智商。

    越是缺少什么东西,就越在乎什么东西。

    宁兽皇一直都觉得自己聪明。

    可这一次,被敌人当刀使唤,简直愚蠢到家了。

    所以,它要杀……杀光阳向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奕王〕〔他是病娇灰姑娘〕〔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