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医生〕〔我的佛系田园〕〔总裁爹地超凶的〕〔第一侯〕〔黎隐传奇〕〔炎少宠妻上瘾〕〔天后的绯闻老爸〕〔隐形学霸超A的〕〔我的光影年代〕〔我的1982〕〔重生之神极兵王〕〔万兽朝凰〕〔鉴宝直播间〕〔重生之苍莽人生〕〔盛世娇宠之名门闺〕〔福满农门〕〔绝望与希望的轮舞〕〔美人娇悍〕〔超级医婿〕〔第一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23章 老子帮你松松菊
    异族联军骚乱。

    向来以狡猾奸诈著称的阳向族宗师,说死就死,虽然情况特殊,但还是引起了整个异族联军的沸腾。

    一些根本就不愿意僵持的异族,已经悄悄开始往后方退。

    特别是钢骨族。

    这个种族人数原本就少,这次大战可谓损失严重,钢骨族的宗师都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其余异族宗师,也有这个想法。

    阳向族的计划,彻底粉碎。

    宁兽不可能再帮联军对付无纹族,原本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强攻,联军损失的比无纹族惨。

    毕竟,你是在敌人的禁区内厮杀,根本就不占一点优势。

    然而!

    这群异族宗师,似乎是想多了。

    不知何时,人族宗师早已经人盯人,将他们死死盯住,想逃,不容易。

    而在禁区内,想要撤退的低阶异族,更是在做梦。

    请神容易送神难。

    你联军闯入禁区容易,可想要逃走,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吼!

    宁兽幼崽一声怒吼。

    吼吼吼吼!

    随后,庞大的宁兽族群,开始朝着异族联军出手。

    特别是阳向族的宗师,他们简直是靶心,几乎要面对好几个宗师级宁兽围攻。

    宁兽脑子简单,他们认定了阳向族是敌人,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的诛杀阳向族。

    人族宗师腾出手来,便可以去对付其他种族的宗师。

    轰隆隆!

    轰隆隆!

    牧京梁一拳将空间都轰到坍塌,他也没有二话,直接是朝着联军最强的宗师轰击而去。

    吼!

    面对人族,宁兽种族依旧排斥。

    他们憎恨阳向族,但对人族也没有什么好感。

    “宁兽兄,告诉你的族人,人族是善良的种族,是朋友!”

    苏越拍着宁兽幼崽的头颅。

    它应该能懂自己的意思。

    吼!

    果然,宁兽幼崽的声波滚滚传开!

    “无纹族是朋友,是救我的人,咱们联手杀阳向族!”

    幼崽将自己的意思,传递给族人。

    没面子啊。

    明知道自己这个皇子是无纹族救的,你们还排斥,我还要不要面子了。

    吼!

    宁兽皇沉思了一下,也发出号令:

    “暂时听皇子的话!”

    音浪落下,宁兽不再排斥人族。

    有序的配合下,人族宗师杀的很顺利。

    “苏越,你小子好样的!”

    潘一正远远看着苏越,竖起了大拇指。

    “将军,你的表现也马马虎虎,勉强及格!”

    苏越也朝着潘一正敬礼。

    大家都老熟人,还这么客气,弄的我像个走后门的关系户。

    “苏越,谢谢你!”

    李星佩抽空也喊了一句。

    如果不是苏越突然出现,这场战争还不知道要发展到什么地步。

    “提督大人,大家这么熟,这话就见外了。”

    苏越摆摆手。

    我怎么有一种自己是大人物,正在指点江山的感觉。

    膨胀了。

    终究是有些膨胀了,老是出入王者局,我都有点忘记自己几斤几两。

    说到底,自己还没有封品呢。

    ……

    禁地内。

    数不清的异族联军企图溃散。

    乌合之众就是这样,顺风的时候,一往无前,在浪里翻腾,冲的和狗一样快。

    可只要面对逆风,他们夹着尾巴,逃的比狗还要快。

    眼看着宁兽成了无纹族的帮凶,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可惜。

    一切都迟了。

    还没有突破到宗师级别的宁兽,已经用庞大的身躯挡住禁区出口。

    在同样低阶的情况下,妖兽大概率会强于武者。

    特别是在这种狭窄的决战环境中,无论是人族武者,还是异族武者,都不是宁兽的对手。

    如果是缠斗,或许还有一丝胜算。

    但不好意思,现在是冲锋战。

    宁兽庞大的身躯,最适合冲锋。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几十头宁兽犹如电影里的钢铁坦克,哪里有阳向族出没,坦克就碾压到哪里,简直是所向睥睨,战无不胜。

    一时间,联军死伤惨重。

    终于,联军也终于发现,只要摆脱阳向族,就不会引来宁兽的怒火。

    没过了多久,阳向族被从联军中剥离出来。

    “哈哈哈,阳向族,你们不是镇压了宁兽妖族,不是可以操控它们吗?”

    “你们继续操控啊?为什么哭爹喊娘的求饶。”

    “阳向族的狗贼,继续狂啊,怎么不狂了!”

    人族武者纷纷嘲讽。

    同时,人族大军也没有闲着。

    由于阳向族从异族联军被剥离出来,其他种族少了狗头军师,顿时一片大乱。

    在宁兽族的配合下,人族武者战无不胜,开始疯狂杀戮异族。

    “苏越,你小子好样的,我佩服!”

    王南国杀红了眼,杀的酣畅淋漓。

    异族联军失去斗志,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而这一切,都来自于苏越。

    “苏越,照顾好自己!”

    戴岳归和孙志威也在人群中厮杀,作为教过苏越的教官,他们心中也极度自豪。

    “小舅子,看这里……我在这里啊,带我也去宁兽背上过过瘾啊,我也想过瘾。

    “小舅子,我是你姐夫,杨乐之,你听得到吗?”

    杨乐之焦急的上蹿下跳。

    可惜,他的声音被淹没在滚滚呐喊中。

    “这个铂金骨象,就是今年的高考状元吗?他都已经二洗,为什么还不封品。”

    牧橙一剑断了四臂族的命,随后皱眉看着宁兽背上的苏越。

    有机会认识一下,毕竟算是救了我爸爸的命。

    咦。

    据说,今年的高考状元,报考了西武。

    嗯,这是小学弟,更得认识一下。

    ……

    “左前锋,朝着4点钟方向,给我拿下这座高地!

    “右前锋,你干什么吃的,不知道迂回吗?

    “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利大炮呢,额,走错片场……”

    苏越现在很无奈,以自己的能力,别说宗师局,哪怕掉在地上,都是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无聊之中,他便在宁兽幼崽的背上指点江山,犹如一个运筹帷幄的大元帅。

    反正宁兽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过一把演员的瘾。

    指挥宗师,这是何等的狂妄。

    “苏越,虽然打断你的表演,有些不礼貌。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宁兽族的宗师强者,应该能明白你的意思。”

    牧京梁实在看不下去。

    根本就没有人听你指挥,你表演的不尴尬吗?

    “啊……能听懂啊!宁兽皇,你英雄神武,简直是神兽化身,战无不胜!”

    苏越振臂一呼,目标坚毅。

    嘶。

    够无耻!

    现在的年轻人,下限越来越低了。

    牧京梁摇摇头,继续去厮杀。

    “咦,我未来的女朋友呢!”

    苏越又找了一圈。

    嗯,还在。

    呀,杀的很凌厉啊,我应该不是对手。

    看来这个女朋友不好掌握。

    得从长计议。

    ……

    可用酬勤点:641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3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47

    ……

    看了眼系统,苏越气的肝疼。

    虽然酬勤值涨幅很恐怖,但可惜,之前隐身耗费了太多,否则现在30000都攒够了。

    可恨的阳向族,简直就该被灭族!

    “咦,宁兽兄,你怎么不去冲锋!”

    苏越问道。

    吼!

    宁兽幼崽得意的一吼,仿佛在说:我是皇子,要在这里运筹帷幄。

    “皇子惹不起。”

    苏越摇摇头。

    “咦……小花怎么也不去冲锋。”

    苏越一转头。

    小花匍匐在地上,目光冰冷的盯着宁兽幼崽。

    当然,它也憎恨的看着自己。

    很明显,宁兽皇子复活,让它的夺嫡梦想粉碎。

    它憎恨宁兽皇子。

    更加憎恨苏越。

    就是这个卑劣的无纹族,救了自己的仇敌。

    吼!

    宁兽皇子一声低吼,仿佛在质问什么。

    随后,小花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加入了战争。

    它是五品级的妖兽,原本在低阶战场应该是王者级别的存在,可由于心生怨念,一路划水,明显消极怠工。

    宁兽皇自无奈的低吼了一声,好像还有些惭愧。

    队伍大了,不好带。

    我这个皇子,还有进步空间!

    ……

    异族联军彻底崩盘。

    虽然有宁兽参与到战争,但禁地毕竟做不到密不透风,不少联军的异族,还是拼了命,仓皇的逃亡出来!

    禁地内尸体越来越多,异族却越来越少。

    不知何时,战争终于是接近了尾声。

    而天空的宗师战,也几乎结束。

    这一战,异族宗师损失惨重。

    七名宗师被临阵斩杀。

    十五名宗师仓皇而逃,剩余的宗师们,也聚集在一起,随时准备逃亡。

    由于被宁兽族盯上,这一次阳向族损失极其惨重。

    “无纹族,这次是你们运气好,我们迟早会卷土重来!

    “所有儿郎,立刻撤退,立刻撤退!”

    逃亡前,宗师们还下令。

    可惜,地面逃的逃,死的死,早已经一败涂地。

    地面的低阶战场,异族伤亡更是无法估计,整个禁区,铺了三层尸体,这些全部来自于异族。

    人族阵亡的烈士尸体,第一时间已经被收拢回来。

    “大家别追了,异族老巢有诡异的防护,我们暂时冲不破,千万别去冒险!”

    见有宗师还想冲杀出去,牧京梁连忙阻拦。

    异族生存的那片大陆,人族武者暂时还没有能力去挑战。

    除了一些神秘莫测的诡异阵法外,那些不愿意参战的种族,也会出现,开始对抗人族。

    异族联军去侵略别人,有些强大的异族,可能懒得出手。

    但如果人族武者打倒家门口,所有异族必然会众志成城,联手反抗。

    那时候,地球大军就是侵略者。

    很明显,现在的地球,还没有侵略别人的资格。

    甚至,未来很久一段时间,都没有这个资格。

    现在的地球,只是以防守为主,尽量给新一代武者的成长,争取时间。

    这很无奈,但也是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

    在宁兽皇的召集下,宁兽族重新聚拢起来。

    阳向族杀够了。

    皇子遇袭的气,也出够了。

    是时候返回宁兽从林,留在这里没有意义。

    宁兽毕竟是个懒惰、且喜欢平静的种族,这次它们足够疲倦。

    但皇子没死,皆大欢喜,这是好事,整个宁兽族比较振奋。

    “苏越,快回来吧,宁兽妖族要回丛林了!”

    潘一正上前,计划将苏越接回来。

    以他的实力,明显寸步难移。

    “等等……潘将军,我想,我想留在湿境,闭关一个月!”

    苏越想了想,还是抬起头说道。

    “嗯?

    “留在湿境?以你的实力,很危险。虽然异族联军被杀回去,但湿境还有不少妖兽,还有很多跑出来猎杀人族的异族。

    “你留在这里干什么!”

    牧京梁皱着眉问道。

    苏越是这次战争的大功臣,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封赏。

    “想必诸位前辈已经猜到了,我计划三次洗骨,而在妖兽丛林的中央地带,可能有这个契机。”

    苏越平静着脸说道。

    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估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岂能放弃。

    “宁兽族,能允许你留下吗?”

    牧京梁瞪着眼。

    现在的年轻人,胆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吗?

    想当年,自己还没封品的时候,第一次来湿境差点吓得晕过去。

    果然,一代还比一代强。

    三次洗骨!

    你认真的吗?

    战*一个七个军团,我们这些大将,也不过都是铂金骨象,甚至还有两个黄金骨象。

    放眼整个神州,只有一个袁龙瀚元帅是超凡骨象。

    你小子。

    竟然想挑战袁龙瀚元帅的道路。

    有志气!

    “宁兽皇子正在商量,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我救了他们皇子的命,一个多月时间而已,又不拿他们东西!”

    苏越看着宁兽皇子!

    吼吼吼!

    果然,皇子似乎在和宁兽皇交流着什么。

    很明显,皇族内部,应该是在吵架。

    毕竟从来都没有外族踏入过核心地带,他们需要很严肃的探讨。

    “苏越,恭喜你,你可能成功了。”

    突然,牧京梁叹了口气。

    苏越这小子,命好。

    他听到了宁兽族的意思:

    宁兽皇同意皇子的请求,允许苏越滞留两个月。

    但仅限这一次,下不为例。

    并且这次事件结束之后,宁兽族和人族划清界限,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下次再有人闯入宁兽丛林,依然是杀无赦。

    包括苏越。

    宁兽族对安静,有着极其苛刻的要求,能答应苏越的要求,也已经是奇迹。

    “哈哈,感谢你啊,宁兽兄!”

    苏越一声大笑。

    成功了。

    他心里已经有估计,只要能在宁兽从林修炼,一定可以洗骨成功!

    那里的威压,能恐怖到极致。

    吼!

    然而,也就在这时候,小花怒气冲冲的走出来。

    它跑到宁兽皇面前,疯狂的咆哮。

    它又看着宁兽皇子,也在疯狂咆哮。

    苏越盯着牧京梁,他要听实时翻译。

    “这个宁兽说:你身为无纹族,根本不配踏入宁兽族的栖息地,除非跪下,成为宁兽族的爬虫。

    “或者,承受住宁兽族的考验。

    “宁兽族只允许爬虫和强者进入。

    “而且宁兽皇在考虑,他面对质问,也很为难!”

    牧京梁寒着脸。

    跪下当爬虫?

    简直可笑,我人族英雄,怎么可能给妖兽当爬虫。

    这跪下的办法,还真是各个种族通用的羞辱人方式。

    “将军,他说考验,要怎么考验。”

    苏越寒着脸,又问道。

    这个小花,真是该死啊。

    牧京梁看着小花,随后又看了看宁兽皇,确实,宁兽皇虽然是皇族,但也没理由独断专行:

    “那个花脖子宁兽,要用气息压迫你。

    “只要你不跪下,就证明你骨头硬,有资格进入宁兽栖息之地。”

    牧京梁说出了宁兽族的考验方式。

    “压死我怎么办!”

    闻言,苏越一愣。

    让我跪下。

    我除了粉身碎骨,还真的跪不下。

    现在让我当推车的老汉,我都跪不下。

    系统剥夺了我下跪的能力啊。

    “宁兽会将威压集中在你膝盖上,你只要受不了,就会跪下。

    “这是一股向下压的力,并不会击碎你的膝盖骨,更不会杀了你,宁兽皇还有分寸。”

    牧京梁解释道。

    “算了,我觉得你还是回来吧,没必要被妖兽羞辱,这种威压,简直就是耍流氓!

    “三洗的地方,我帮你找找。”

    牧京梁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有自己的监视,妖兽耍不了什么花样,它的压迫,只能集中在苏越膝盖上。

    但流氓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苏越只是个没有封品的普通人,他连气环都没有。

    得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扛得住五品妖兽的威压。

    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公平可言。

    它考验是假,根本目得就是让苏越下跪。

    “将军,给我个机会!

    “如果我有下跪的征兆,你可以敲断我的腿,以免丢人现眼,然后把我带回地球,军部再给我把腿接回来。

    “如果我赢了,那就皆大欢喜。

    “这个机会,我不会放弃。”

    苏越想了想,坚定的点点头。

    如果只作用在膝盖上,自己还真的不怕。

    但为了安全,还是交代了牧京梁一声。

    至于膝盖,以地球现在的医疗水平,也算不上什么大手术,牧京梁一个宗师,出手必然会有分寸。

    而小花的歹毒心思,苏越也猜到了一些。

    这家伙是利用自己,来恶心宁兽皇子。

    它的意思很明显:堂堂皇子,你被一只臭虫救了,你不配当皇子。

    狭隘的心肠,又可恨,又可悲。

    “好,我相信你!”

    牧京梁想了想,还是点点头,他没理由拒绝。

    苏越说的没错,这确实也是个机会。

    三次洗骨,旷古绝今。

    自己一时间还真的不到其他合适的洗骨地方,其他战场的妖族更不好惹。

    “爸爸,您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

    这时候,牧橙解决完地面争端,急忙跑过来,检查着牧京梁的伤势。

    他强行停止自爆,不可能无伤。

    “我没事,修养几天就好了。”

    牧京梁点点头。

    “咦,大将军,这是你女儿吗?”

    苏越眼珠子一亮。

    缘分还真是巧妙。

    自己一眼看准的漂亮女孩,竟然是眼前这个大将军的女儿。

    不对,我连这个将军的名字都不知道。

    好尴尬。

    “这是我女儿牧橙,她在西武!”

    牧京梁笑了笑。

    “你是苏越吧,听说你报考了西武,我是你的学姐。”

    牧橙落落大方的介绍了一句。

    “啊,学姐好,学姐好啊!

    苏越点点头。

    “好了,牧橙,你先去后面,这里还有点事情!”

    宁兽已经在催促。

    它们问苏越,如果不敢挑战,就直接跪下当爬虫,要不立刻滚。

    宁兽皇子愤怒的咆哮,但无济于事。

    宁兽皇也知道不合理,但他也得听族里的声音。

    “我们同意,开始吧!”

    牧京梁点点头。

    之前,苏越已经跳到地上,他闭着眼,一动不动。

    自己膝盖不能弯曲的事实,目前根本没有人知道。

    咚!

    咚!

    小花鼻孔喷着寒气,一步步走出来。

    这个坏了自己大事的无纹族,今天要让你生不如此,成为一只臭虫。

    咔嚓!

    大地陡然崩裂开来。

    一股恐怖的压迫,直接降临在苏越身上。

    ……

    “潘叔,这是在干什么?”

    牧橙目瞪口呆。

    虽然有点距离,但她还是从哪个花脖子宁兽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恐怖压迫。

    哪怕自己是四品,也有些震撼。

    很可怕。

    潘一正叹了口气,随后向牧橙解释了几句。

    “他……一个还没有封品的武者,要接受五品妖兽的威压?

    “疯了?”

    牧橙转头看着苏越。

    这小子之前色眯眯看着自己,牧橙对他没有好印象。

    可得知他接受这么可怕的挑战,心里还是刮目相看。

    咔嚓!

    脚下的大地还在崩裂,苏越表情扭曲,脸上遍布着青筋血管。

    所有宗师凝神静气。

    人们都知道,苏越在进行着史无前例的痛苦。

    ……

    在禁区内。

    人们还在打扫战场。

    他们远远看着苏越在宗师群里谈笑风生,但却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至于苏越经历的痛苦,低阶武者更是想都想不到。

    “和宗师谈笑风生,不愧是我的小舅子。有这样优秀的姐夫,值得你骄傲了。”

    杨乐之叹了口气。

    可突然间,惊变突然。

    他懒得收拾战场,原本在禁区边缘闲逛。

    可突然间,尸体堆里,一个五品的四臂族猛地抓住杨乐之。

    这畜生,明显知道自己活不了,临死前要拉一个垫背的。

    可惜,只拉了一个三品,有些遗憾。

    杨乐之实力不弱,甚至在勉强挣扎。

    五品四臂族简直要发疯,偷袭的情况下,竟然连个三品都杀不了。

    一了百了。

    四臂族手脚并用,开始在地上狂奔。

    他要离开这里。

    无纹族的武者,已经朝着自己杀来。

    幸亏自己速度快,可以将这个无纹族拖在妖兽丛林里再杀。

    “救我啊。”

    杨乐之呐喊。

    咻!

    武者已经来不及追赶,弓弩队只能远远射击。

    噗!

    这个四臂族眼睛被射瞎,只能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但他的方向,还是在妖兽丛林。

    “哼,死而不僵!”

    一个宗师将军立刻就要救杨乐之。

    吼!

    可惜,宁兽宗师将其拦下。

    抱歉。

    无纹族宗师,不可以踏入妖兽丛林。

    将军解释了半天也没用,最终浪费了最佳追击时间,只能眼睁睁看着杨乐之被拖走。

    “异族已经被射瞎眼睛,并且他原本就重伤,被掳走的武者也不弱,可能会在丛林里反杀,先别惹怒宁兽族。

    “军部已经有五品武者悄悄溜进去,大概率可以救回来,但是也很危险。”

    潘一正上前,皱着眉解释了半天。

    湿境作战,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最为烦恼。

    ……

    抽酬勤+14

    酬勤值+15

    酬勤值+17

    ……

    苏越忍受着史无前例的痛苦,整个人都痛到了扭曲。

    酬勤值不断在疯长。

    也是万幸。

    在系统的作用下,虽然苏越即将奔溃,但他的膝盖还是和铁打的一样,别说跪下,这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一点点打弯的迹象。

    牧京梁他们观察的仔细。

    但正因为仔细,他们在震撼到口干舌燥。

    真的。

    哪怕一度的弯曲都没有。

    从前至后,都如钢铁一样坚硬。

    这小家伙,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意志力,哪怕是我都扛不住啊。

    牧京梁这次是真的震撼了。

    如果说拯救宁兽皇子,还有一些机缘巧合的运气成分。

    可现在硬抗宁兽威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意志体现啊。

    一众将军和总督、提督,也呼吸急促。

    看苏越的表情,他们都替苏越疼。

    可这年轻人,愣是没有弯曲哪怕一点点膝盖,简直是钢打造的身躯。

    “江总督,恭喜,你仁青省能有如此栋梁,佩服、佩服!”

    一个总督倒吸凉气。

    这看着都疼啊。

    “李星佩,你层岩市的天才,很不错。”

    江复严夸奖了一句李星佩。

    “苏越这小孩,命苦,这也造就了他顽强的意志。”

    李星佩明明没有承受代价,可她的膝盖也在发酸。

    太可怕了。

    “潘叔叔,苏越这家伙,不疼吗?”

    牧橙黛眉微蹙。

    苏越也太可怕了,他膝盖一点都不弯,怎么做到的。

    “这就是钢铁一样的男人,和我一样。”

    潘一正点点头。

    嗯。

    不愧是我暗中指点过的好苗子,论意志力,和我简直一模一样。

    牧橙鄙夷了一眼潘一正,这种金也往脸上贴。

    随后,她又看向苏越。

    这家伙虽然弱的可怜,但还真的与众不同。

    ……

    吼!

    苏越脸色发青,明显是即将要窒息的前兆。

    牧京梁准备强制打断威压,已经很过分了,如果实在不愿意让苏越进去,大不了再找地方洗骨。

    而还不等牧京梁开口,宁兽皇子已经忍无可忍。

    它直接将小花撞飞,随后不断怒吼。

    差不多就够了。

    还真以为本皇子好欺负吗?

    给你一次面子,是给你脸。

    你得寸进尺,就是不要脸。

    本皇子的救命恩人,是你没完没了可以欺负的吗。

    吼!

    宁兽皇子又朝着苏越低吼了两句。

    “它说,以后谁在欺负你,就是本皇子的生死仇敌,杀无赦!

    “苏越,你的考核应该是通过了,恭喜你。”

    牧京梁长吁一口气。

    狠人呐。

    换做自己,可真的不一定能扛下来。

    不对。

    是一定抗不下来。

    “将军,可以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苏越疼的浑身挛痉,但他睁开猩红的眼,冷冷说道。

    “嗯。”

    牧京梁点点头,领着苏越到一旁。

    可怜啊。

    苏越这孩子,被压的只能僵尸跳。

    牧京梁真是扎心的疼。

    宁兽皇也没有什么意见,已经欺负了人家那么久,说几句话而已,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真是少年英雄,压的腿都不会弯曲了。”

    潘一正闭着眼。

    苏越的少年精神,真的太感动人。

    “确实,挺厉害的。”

    牧橙盯着苏越的膝盖,心里越来越佩服。

    ……

    “将军,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呢!”

    苏越强忍着痛,寒暄道。

    “老夫牧京梁,奇迹军团大将。”

    牧京梁一愣。

    苏越不认识自己,也正常。

    “大将军,你这么厉害,有没有什么战法,可以给我报仇。

    “这畜生欺负我,我要替它松松菊,最好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

    苏越咬牙切齿。

    小花。

    你惹怒了你苏爷爷,你会痛不欲生。

    “说起来,还真有,其实也不复杂,你也脑子记一下,应该能记住。”

    牧京梁诧异的看了眼苏越。

    睢眦必报!

    优秀!

    他回想了一下,随后交给了苏越一门战法。

    这小子连素质刀都能学会,虽然二品才能修炼,但对他来说……问题不大。

    “对了,你已经是铂金骨象,其实可以自己封品,凝练气环,用不着强者帮忙,你和别人不一样。

    “如果三洗没有希望,你可以自己封品。”

    牧京梁又交代道。

    当初他就是自己封品,并没有帮忙。

    “嗯,我知道!”

    苏越点点头。

    其实他也感觉到了,有好几次,自己体内已经有了气环的雏形,但苏越要洗骨,所以直接将其打碎。

    “对了,将军……您、缺女婿吗?

    “无车无房,没有彩礼钱,还没有封品的那种!”

    苏越突然神神秘秘的问道。

    “28岁之前,你如果能突破到宗师,就来家里提亲,否则……免谈!”

    牧京梁一愣。

    简直胆大包天。

    你和我女儿刚刚才认识,你就要上门提亲?

    快的我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为什么是28岁?”

    苏越一愣。

    原来这老将军这么好说话。

    “我女儿比你年纪大,你28岁,她都30了,再不嫁就剩女了。

    “小伙子,你努力啊!”

    牧京梁轻轻一笑。

    好几个大将军都来提亲,你没有点本事,我牧京梁能答应?

    一切安排妥当,苏越告别众人,准备去宁兽地盘,这群宁兽已经不耐烦道极致。

    “学姐,你的花不错。”

    临走前,苏越看着牧橙说道。

    “送你了。”

    牧橙上前,将肩膀的花给了苏越。

    “我会一直留着!”

    苏越点点头,转身离开。

    “接下来,该分配功勋了,这小子功劳太大,实力又最弱,该怎么分,头疼。”

    看着苏越离开的背影,牧京梁一阵头疼。

    ……

    修电瓶车浪费了一下午时间,抱歉大家,今天就两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