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仲夏夜的秘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正版修仙〕〔银河科技帝国〕〔千金归来之少夫人〕〔仙子请自重〕〔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曹操的主厨〕〔泰坦与龙之王〕〔大清贵人〕〔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初唐大农枭〕〔太上剑典〕〔明朝小公爷〕〔乡村最强小神医〕〔抗联薪火传〕〔凌霄大圣〕〔姐妹花的最强兵王〕〔最强无敌熊孩子〕〔神医弃女:邪王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24章 神州封王榜
    许白雁横跨宁兽丛林,一路披荆斩棘,一直朝着第五战场的方向飞奔。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当然,她也没有盲目的乱跑。

    在路上,确实找到了宁兽幼崽奔袭的痕迹,毕竟是发疯的宁兽,由于其体型庞大,再加上宁兽丛林里的树木保持的相对完整,不难察觉异常。

    她顺着痕迹,一直在前行。

    功夫不负有心人。

    许白雁甚至找到了幼崽被族群发现的地点,他也看到了人族宗师被殴打的痕迹。

    之后,线索就断了。

    许白雁开始在周围搜寻。

    命纸还在,苏越还活着。

    自己绝对不可以放弃。

    可惜。

    搜寻了很久,一无所获。

    她再也没有找到任何痕迹,湿境的地面泥泞,如果不是大面积的树木断裂,一些普通人行走的痕迹,很容易被覆盖。

    她甚至想找苏越的尿液粪便。

    可惜。

    这也是痴心妄想,这里不是地球,很多东西根本就无法保存。

    然而。

    还不等许白雁找到苏越的下落,更加恶劣的事情发生。

    她不小心惹怒了一头五品宁兽。

    对。

    虽然宁兽皇率领大部队出征,但宁兽从林还有不少看家的宁兽,它们虽然没有宗师级别的实力,但对付许白雁一个三品,简直是手到擒来。

    许白雁也是幸运。

    她仅仅遭遇了一头宁兽,虽然被追击的很惨,但仗着自己速度快,最终还是将其甩开。

    宁兽懒得追击,能将无纹族驱逐出去,便也就够了。

    可许白雁迷路,她只能凭感觉,一直往第五战场的方向走。

    “该死,中毒了!”

    突然,许白雁越来越眩晕。

    她突然意识到,在逃亡的过程中,自己似乎被一根黑漆漆的树枝划破。

    犁皮战甲能扛得住刀砍,但有些湿境里的植物,却比刀剑还要锋利。

    许白雁靠着树根坐下。

    果然。

    小腿被划出一道十厘米的血口子,由于自己发现的晚,而且一直在奔袭,毒素应该是在扩散,目前整条小腿已经是青紫色,简直像个菜市场的茄子一样。

    “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透顶。”

    许白雁一声怒骂,随后从择兽腰包里拿出一剂血清。

    这是神州科学部研制的万能血清,虽然不一定能匹配当前的毒,但大概率可以抑制毒素继续扩散。

    湿境这个倒霉地方。

    各种毒虫鼠疫,各种蘑菇毒草,简直是层出不穷。

    科研院一直在不断更新着血清库,但在湿境的庞大毒素基础中,真的是凤毛菱角。

    一阵刺痛,令许白雁浑身都痛到虚脱。

    注射血清之后,气血运转会迟滞。

    她必须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继续赶路,如果是当前状态再遭遇宁兽,那就真的成一具尸体了。

    苏越没找到,自己的命纸先碎了,这才是个悲剧。

    ……

    不知过了过久,大概是一个小时左右。

    许白雁休息的差不多,虽然小腿依旧发黑,但她可以勉强施展战法,起码有了自保能力。

    “该死,我这是惹谁了,倒了八辈子血霉……艹!”

    许白雁一声怒骂。

    原来在自己头顶的上空,一条漆黑的蛇,一直伪装成树枝的样子。

    她刚刚站起身来,这条蛇从一个很刁钻的角度,咬在了她另一条腿上。

    许白雁震怒。

    素质刀斩出一道璀璨银芒,毒蛇被一劈两半。

    可惜。

    她的另一头腿,也废了。

    而且这毒蛇的毒素,明显要强于之前的植物。

    许白雁一连注射了两剂血清,虽然抑制了毒液蔓延,但效果有限,她想站起来都难。

    血清只带了三剂。

    用光了。

    毒蛇的毒液仅仅是被抑制,过段时间,还会蔓延。

    许白雁靠着树,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湿境就是这样!

    武者需要承担的危险,不仅仅是异族武者和妖兽。

    湿境整体的自然环境,也是造成武者大量死亡的根本原因。

    如许白雁这样,在湿境冤死的武者,根本就无法用数量来统计,除非是类似第一战场这样的安全地带,湿境处处都是地狱。

    许白雁运转气环,可以缓缓驱逐毒性,虽然有些慢,但也总比坐以待毙强。

    极限状态下,武者更需要坚韧不拔的求生本能。

    自救!

    是武者必须要掌握的极限技能!

    ……

    杨乐之疯了!

    这个被射瞎眼的异族畜生,跑到飞快,他虽然不断轰击在异族身上,但一时间很难将其杀死。

    就这样!

    杨乐之被异族抓在肩上,他一边用刀乱砍异族,一般挣扎。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乐之感觉自己都快迷路了。

    五品异族,何其难杀。

    当异族气息孱弱,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杨乐之彻底迷了路。

    他之前还勉强能记着一些道路。

    但由于走的太远,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我杨乐之区区三品,虽然跨两个阶层,越阶强杀了一个五品妖族,但自己却身陷险境……为了人族,我简直死而后已。

    “这么伟大的杨乐之,该怎么从这片丛林里出去呢?

    “不过还好,宁兽族大军还没有回来,这里暂时是安全的,以我运气小王子的运气,一定可以出去。”

    终于!

    异族死亡,但还没有倒下,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

    杨乐之狠狠砍断了异族的手,才勉强挣脱出来。

    异族的信念也是可怕。

    都已经死了,手掌还和铁箍一样,可恶!

    “咦,那是……许白雁?”

    杨乐之朝着相反的方向返回。

    可没走了几步,他被吓的魂飞魄散,竟然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在一根大树下,杨乐之看到了脸庞呈现青紫色的许白雁。

    她盘膝闭目,正在运转着气环。

    也是奇怪。

    许白雁的气环,竟然也是紫色,说不出的诡异。

    “许白雁,我是杨乐之,你在偷偷修炼魔功吗?”

    杨乐之不敢打扰许白雁,连忙小心翼翼问道。

    这也太可怕了。

    眼皮是紫色,嘴唇是紫色,就连脸都是紫色,看上去就是个大茄子。

    而且许白雁的头顶,也冒着紫色的烟雾。

    这生人勿进的模样,一定是在修炼什么毒功或者魔功。

    太可怕了。

    “是杨乐之,怎么可能。”

    许白雁正在运转气环。

    她发现一个令人绝望的事情,自己低估了蛇毒的可怕。

    毒性攻心,许白雁目前只能用气血对抗着毒性,这才能保证五脏六武不被毒性攻破。

    她陷在了这里,根本就不能动弹。

    只要自己停止运转气环,瞬间毒性就会侵占肺腑,到时候只有死。

    她现在需要血清。

    该死。

    许白雁走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栽在毒液里,所以血清没有多带。

    就在她一筹莫展,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她竟然看到了杨乐之。

    没错。

    是那张熟悉的脸,依然令人厌恶。

    许白雁心里焦急,她运转气血不能说话。

    只要杨乐之看出自己的中毒状态,再给自己注射血清,自己就可以停止运转气环。

    只能先注射血腥,再停止气环。

    如果先停止,必死无疑。

    你看什么看,没看到中毒了吗,快注射血清啊。

    什么魔功。

    我是中毒,中毒了啊。

    许白雁心里咆哮着,可惜她无法开口说话。

    “既然在这里相遇,那就是咱们两口子的缘分,你修炼任何毒功,我都不会嫌弃你。

    “我帮你护法吧。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果然。

    杨乐之根本没往中毒的方向去想。

    “不对,我给你护法,有些无聊,不如采采药吧。”

    杨乐之思索一会,又开始采药。

    你是猪吗!

    许白雁气的差点毒发身亡。

    可惜。

    杨乐之这蠢货,真的开始了采药。

    “哇,我杨乐之运气果然流弊,这株草药这么完整,可以卖200个学分。

    “这三个蘑菇看上去品相就不错,又是一笔学分。

    “我怎么就这么厉害,这里还有草药!”

    杨乐之开始采药的时候,再一次震撼于自己的运气。

    以往采药,很多都是腐烂的药材,很难采集一株完整的。

    可今日也邪门了。

    翻开泥土,里面就有完整的灵药,简直是最顺畅的一次。

    沙雕,你快给我注射血清啊,老娘痛的忍不住了。

    许白雁见杨乐之自顾自的采药,气的濒临爆炸。

    你倒是过来,先检查一下我的情况啊。

    可杨乐之的运气也确实可怕。

    他还在一株又一株的往腰包里装药。

    半个小时后。

    方圆三十米的泥浆,已经被杨乐之翻了个遍。

    他的犁兽腰包甚至都鼓鼓囊囊。

    果然。

    只有两口子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的气运能力。

    “咦,不对劲啊,许白雁修炼魔功,怎么气息越来越弱!

    “她不会是中毒了吧?还是走火入魔?”

    杨乐之观察着许白雁,突然嘟嘟囔囔。

    闻言,许白雁差点哭出来。

    你终于开窍了,快注射血清。

    十万火急。

    快啊。

    “宝贝儿,你是在修炼魔功?还是中毒了?

    “如果是中毒了,你就动一动眼皮!”

    杨乐之忧心忡忡的问道。

    动!

    这就给你动。

    许白雁疯狂动着眼皮。

    她眼睛也是恐怖的紫色,根本表达不出任何情绪,只有眼皮还能勉强动一动。

    “哇……你果然承认是我的宝贝了……不对,你果然中毒了。”

    杨乐之一声惊呼。

    “我该怎么给你解毒。

    “是不是和张无忌一样,给你脚底足疗一套就好了。”

    杨乐之沉着脸,如临大敌。

    许白雁恨的肝疼。

    谁是你的宝贝。

    谁用你足疗。

    你快给我注射血清。

    “我知道了,宝贝儿,你是不是种了那种毒……你是要采阳补阴吗?

    “算了,我愿意牺牲我的贞洁。

    “下半辈子,你对我负责就好了。”

    杨乐之一脸痛苦惆怅。

    许白雁眼皮疯狂动。

    血清啊。

    智障吗!

    中毒了,注射血清就好了。

    你快给我注射血清啊。

    “咦,要不先试试血清?我觉得咱们还是得相信科学的力量。”

    杨乐之突然一拍脑袋。

    他终于想到了重点。

    许白雁泪流满面。

    这个沙雕,终于正常了一次。

    他终于拿出血清,给许白雁注射到胳膊上。

    幸亏自己是坐着,许白雁生怕他朝着屁股打针。

    ……

    第五战场。

    杨乐之背着许白雁,终于回来了。

    许白雁能认识路,杨乐之体力好。

    而且许白雁知道苏越没有死之后,心情也终于放松下来。

    “苏越这个家伙,等我见到他,一定再揍他一顿。

    “那么危险的事情他都敢干,还留在宁兽丛林修炼,也不怕死在那里!”

    许白雁一路碎碎念。

    自己担心了这么长时间,苏越竟然在宁兽族里耀武扬威。

    害的自己被杨乐之占便宜。

    “莫要乱说话,更不要在玄学大佬背后说坏话!”

    杨乐之连忙提醒许白雁。

    他现在是怕了苏越。

    自从被大师提点了一次之后,自己的运气就没有下降过。

    在归来的途中,他背着许白雁,竟然又捡了不少平日里罕见的药材。

    这就是命。

    说也说不清楚。

    哼!

    许白雁也没有多说。

    这次自己的命都是杨乐之救的,也没办法说对方什么!

    ……

    杨乐之他们也是运气好。

    回归的行程,完美避开了宁兽族回归的路线。

    半天时间后,苏越也终于回归了宁兽族。

    途中,他坐在另一头宁兽背上,这个宁兽皇子的心腹,所以对苏越还算不错,一路上没有颠簸。

    宁兽皇子一脸委屈,和宁兽皇叙说着这段时间的苦痛。

    吼!

    宁兽皇时不时心疼的怒吼两声。

    而苏越则在潜心研究庐山升龙炮!

    这战法的名字,取的倒也响亮。

    可惜,作用实在是偏门了一些。

    用气血,凝聚出一团拳头大小的透明炮弹。

    这些炮弹和孢子一样,可以寄生长达两个月时间,只要不被故意损坏的情况下,可以由武者随时引爆,随之发出相当于二品武者的一击。

    这空气炮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积攒。

    如果时间足够的情况下,你可以积攒上百颗寄生炮,然后一次引爆。

    当然,透明炮弹飞翔的速度很慢,如果想要寄生在活物身上,很难成功,只要被对方发现,轻轻一弹的事情。

    二品炮弹,真的不堪一击。

    指望这战法杀异族,纯粹就是搞笑。

    在地球,有些气血武者修炼了庐山升龙炮,一般用来拆迁。

    建筑是死的。

    你可以慢慢积攒空气炮。

    有些城市注重环保,空气炮就是爆破的利器。

    苏越叹了口气。

    牧京梁也是个奇葩。

    他堂堂一个军团大将,为什么会修炼这种拆迁用的战法。

    但不得不承认。

    大将就是大将。

    他知道自己要什么。

    宁兽族懒惰,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它们只需要睡觉,就可以达到人族武者修炼的效果。

    兽群大概一个月苏醒一次,用来解决一些必要问题,比如排泄。

    如果不是排泄需求,苏越怀疑它们能睡一年。

    这庐山升龙炮,还真的是自己报仇利器。

    小花睡觉的时候,苏越可以将空气炮寄生在它菊花旁边,反正宁兽体型巨大,它也看不到。

    看不到的情况下,空气炮没有重量,也不疼不痒,根本不可能被察觉。

    而且哪怕是连环爆炸,也只有松松菊的作用,不可能杀了五品的宁兽,毕竟只是二品的力量,不伤筋不动骨,最多血崩。

    毕竟,宁兽是个恐怖的族群,你略施惩戒,宁兽皇也不会说什么,皇子甚至还会很开心。

    但如果真的杀一头宁兽,那就闯祸了,皇子都保不住你。

    有些仇恨,也没有必要。

    “庐山升龙炮,应该比舌剑复杂一点点,毕竟是二品战法,但也难不倒我!”

    路上,苏越已经在尝试着修炼空气炮。

    ……

    第五战场!

    禁区还在打扫,众宗师都回到湿鬼塔。

    这一战虽然大获全胜,并且杀戮异族无数,但他们其实也不轻松,此刻需要运转气血疗伤。

    特别是牧京梁。

    他强行打断自爆,本身也会承受很大的反噬。

    在湿境的时候,牧京梁是人族脊梁,不可以露出虚弱的状态,但回归湿鬼塔后,他还是没压制住伤势,不断吐着鲜血。

    调整了一会,牧京梁立刻召开军部会议。

    没有受伤的宗师,全部来参加。

    这一次讨论的重点,还是苏越。

    这个少年的功劳,很难用一般的规律去计算,哪怕是牧京梁都得讨论一下。

    潘一正、李星佩和江复严等人全部到场。

    特别是李星佩和江复严。

    他们也算是苏越的父母官,必须要参与讨论。

    “诸位,关于丹药、学分,和荣誉的奖励,军部都有规矩,我们也不难计算。

    “苏越在第一战场,和第五战场,都立下大功,咱们不能亏待了他。

    “可唯独有一件事情,目前遭遇了问题。”

    牧京梁说道。

    “什么问题,如果军部有什么难处,我可以和苏越去谈谈。”

    李星佩皱着眉。

    军部不应该这么穷啊。

    苏越虽说功劳大,但无非还是一些学分和丹药、装备奖励。

    当然,还会有一些勋章。

    “是。”

    这时候,潘一正站起身来。

    “神州封王榜,是神州内阁规定的封王政策,由武道协会统筹,最终内阁审核颁发。

    “大家应该都知道,要上封王榜,难度何其之大。

    “屠杀异族,三品20万,四品10万,五品3万,宗师100人。

    “哪怕是我们这些常年在湿境征战的军人,都很难完成封王榜的任务。整个奇迹军团,也只有大将军有京王的封号。

    “可这一战,苏越驱虎吞狼,他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通过宁兽族,有接近1万三品,3000多四品,多五品,甚至2个宗师,间接死在了他手里。

    “这笔功劳,军部不知道该怎么计算!”

    潘一正话落,全场一脸沉默。

    不得不承认。

    第五战场这一战,是近十年以来,人族大获全胜的典范,堪称最成功的的一站,诛杀异族的数量,简直是恐怖。

    可这种特殊的战役,也是极个别。

    神州一共也没有多少封王的强者,他们一般也是宗师之后,才开始冲击封王榜单。

    可由于这特殊的一战,苏越已经在冲击神州封王榜。

    别说他一个没有封品的学生。

    哪怕是百分之九十的宗师,也没有这个资格啊。

    “血钟是怎么计算的?”

    江复严突然问道。

    血钟。

    是矗立在湿鬼塔里的一件气血仪器。

    这是神州科研院最尖端的技术,甚至涉及到了玄奥的命运推演领域,由上古神州的八卦易经破译而来。

    军部只知道如何使用,但却不知道其原理。

    血钟采集了武者气血之后,可以推演出武者在湿境杀了多少人,以及具体品阶。

    血钟的最大作用,就是军部论功行赏。

    只要你杀了异族,哪怕没有记录仪器,血钟也可以详细推演出来,玄之又玄。

    这是神州独有的科技,靠着出口和保养血钟,神州每年也能得到大量的金钱回馈。

    “血钟显示是苏越所杀,但确认率只有2%,这是神州最低的确认率!”

    潘一正道。

    血钟评判,有一个确认率。

    毕竟,这只是个推演的仪器,并不能百分百成功。

    但一般情况下,确认率都是60%以上。

    2%的情况,简直是罕见。

    “2%,这根本不合格,血钟都不承认啊。”

    江复严皱着眉。

    他心里是希望这笔功劳给苏越记载封王榜上。

    虽然封王强者稀少,但谁不想功成名就。

    而且封王榜是免死金牌。

    这代表对神州做出了极大的贡献,除了背叛到异族这种事情,任何罪责都可以免除死刑。

    苏青封当初罪孽滔天,青王也是他活下来的其中一个依仗。

    “正因为确认率只有2%,所以苏越的功劳,需要我们所有人都同意,但我又觉得有些不妥。

    “毕竟这场战争,有太大的特殊因素,而苏越年纪太小,如果贸然承受这么大的功劳,对他成长反而是阻碍。

    “我有个提议。

    “这笔功劳,暂时封存,咱们不否定,但也不确定。

    “如果苏越来日辉煌,还能继续在封王榜上征战,这笔功劳,就在他最后时刻补上。

    “如果他日后平庸,这笔功劳,就这样算了。

    “这一战有太多人关注,如果苏越小小年纪风头太盛,容易被阳向族和一些心怀鬼胎的人针对,也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牧京梁说道。

    “我同意!”

    江复严点点头从。

    封存着,就是不否认,也不确认,就是一直在调查中,反正也没有期限。

    但苏越小小年纪开始征战封王榜,必然会成为阳向族专门猎杀的目标。

    甚至,还有一些人,也不希望他崛起太快。

    这是保护!

    “我也同意!”

    李星佩点点头。

    暂时封存,确实是最优解。

    “好,既然二位同意,那就这么定了。”

    牧京梁点点头。

    他主要也是听江复严和李星佩的意见。

    就这样。

    一无所知的苏越,差点成为征战封王榜的成员。

    要知道,潘一正都望尘莫及啊

    ……

    ps:不好意思,更新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