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25章 睡觉吗?我请客!
    距离北区大战,已经过去13天。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第五战场已经恢复了平静。

    由于盘踞在第五战场的异族联军全线崩溃,所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第五战场会相对安全一些。

    异族内部,也划分着各种军团,他们分别攻击着地球的裂缝,彼此竞争,彼此攀比。

    第五战场暂时安全。

    但其他战场的压力,依旧吃紧。

    特别是第四战场,永远都是一片炼狱。

    苏青封的官职,还是敢死队小队长。

    没办法。

    这已经是囚徒中的最高官职。

    虽然苏青封杀过宗师,冲破过异族防线,拯救过无数次深楚军团。

    但律法使然,深楚军团也没办法。

    不过官职是官职。

    但苏青封的个人凝聚力,丝毫不比一个中将弱。

    在第四战场,有些新人可能不认识中将,不认识少将,但绝对不可能不知道青王。

    苏青封在战场厮杀了十天,杀的酣畅淋漓。

    前去支援奇迹军团的少将刚刚回来,他便直接来找苏青封。

    这次大战,损失最严重的是阳向族,他们目前还不知道失败的原因是许白雁他们,这群人也不认识苏越,宗师无法用伪装去地球,普通阳向族距离宁兽族太远,也看不清苏越的样子。

    所以苏越他们还算安全。

    如果被阳向教盯上,这些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天骄,很容易被暗杀。

    为了保护他们,军方并没有公开暴露他们的军功。

    但该有的封赏,一点都没有拉下。

    “什么,苏越留在宁兽族,要进行三次洗骨?”

    苏青封皱着眉。

    他已经听少将讲述了苏越壮举,儿子很优秀。

    不得不说,儿子的风头,已经盖过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还没有封品,就敢下湿境的人,堪称是狠人。

    我儿子执掌风云,彻底改变了一场战争走向,简直是一时无两,狠人中的狠人。

    可苏越要走的路,让苏青封很头疼。

    三次洗骨,谈何容易!

    苏青封二洗,当年也觉得自己不含糊,也尝试过三洗。

    可惜,苏青封未封品下湿境,差点死在丛林里,最终被迫封品才活下来。

    他知道三次洗骨的难度,所以头疼!

    “青王,苏越天赋绝伦,而且和宁兽皇子关系匪浅,或许也是个机会!

    “他如果能走上和元帅一样的道路,区区丹药集团,还能拿什么来压你?到时候您想去哪里,谁又敢阻拦!”

    少将也替苏青封开心。

    有这样优秀的儿子,谁能不开心。

    “想走元帅的路,哪有那么容易,三洗……难如登天啊!

    “不过苏越可以混迹在宁兽族的核心地带,或许也是个机会,我也希望他能成功。”

    苏青封点点头。

    二洗是绝世天骄。

    但三洗,那可就是天骄之王。

    他一旦跨越宗师,必然是同阶无敌的存在,所向睥睨。

    “对了,这次苏越驱虎吞狼,他的军功甚至可以挑战封王榜,但奇迹军团的京王,为了他安全,就提议将军功压下。奇迹军团和仁青省的总督既没有肯定,但也没有否定!”

    少将又说道。

    这次会议,牧京梁专门邀请了深楚军团参会。

    其实,这是奇迹军团内部的事情,理论上援军没必要开会。

    之所以让深楚军团参加,其意义就是给苏青封带话!

    “京王是怕苏越飘?还是怕阳向族暗杀?又或者是……怕丹药集团?”

    苏青封寒着脸问道。

    挑战封王榜,需要一定的成绩,否则你连资格都没有。

    “各种原因都占一点吧,京王的意思,如果苏越日后能达到封王的程度,这一次的成绩,他们直接确认。

    “如果他一直没有封王征兆,就这样一直挂在争议中,这样一来,虽然不算军功,但苏越随时能领走!”

    少将解释道。

    “也罢,也是个办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苏越锋芒毕露,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

    “关键,咱们神州内部,也不太平啊!”

    苏青封叹了口气。

    “青王您放心。

    “您既然在深楚军团,丹药集团就根本不敢妄动,况且现在苏越还小,虽然他也干过两件大事,但都是机缘巧合,说到底他还是个未封品的武者,丹药集团目前还没有盯上!”

    少将沉着脸道。

    “也对,以丹药集团的嘴脸,没走到宗师那一步,他们也不屑去看一眼。”

    苏青封站起身来。

    算算时间。

    苏越也该去西武了。

    ……

    奇迹军团。

    牧京梁最近频频开会。

    由于第五战场暂时安全,牧京梁被内阁临时授命,要去国外支援湿鬼塔。

    差不多两个月后出发,虽说一军之将,事务繁忙,但两个月时间,牧京梁也差不多可以处理完!

    “爸爸,国外的情况,真的很恶劣吗?”

    西武还没有开学,牧橙一直在奇迹军团待着。

    “很危险。

    “你应该知道,湿境八族,论武者数量,任意拎出来一个种族,都能抵得上整个神州。

    “在第四战场,对峙着钢骨族和四臂族最强军团,那里就是炼狱。

    “而在国外,最近又有几股强大的异族军团崛起,如果神州不去远征,外国沦陷之后,神州也很难安全!

    “湿鬼塔,一座都不能失守。”

    牧京梁摸着牧橙的脑袋。

    “湿境。

    “异族占据着得天独厚的环境,修炼速度比地球武者快太多,我们很难追的上。

    “杀一批,就又会崛起一批,简直和植物打僵尸一样,没完没了!”

    牧橙气的一锤桌面。

    其实神州打过很多次胜仗,就如这次第五战场,几乎是摧毁了整个异族联军。

    但异族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此。

    再过三年,最多五年,这个军团又可以完整的出现,战力比之前丝毫不弱。

    异族生活环境虽然恶劣,但修炼条件却又异常优越。

    而人族……有天赋的武者,实在太少。

    人口虽多,武者却还是少之又少。

    这也没办法。

    地球环境舒适,但真的不适合修炼。

    有得必有失。

    这也是代价。

    “不怕。

    “爸爸年轻的时候,我们成长的那一代,比之前的武者要强,修炼速度要快。

    “而你们这一代武者的提升速度,也要比我们那一代的老家伙们快。

    “我依稀记得,我上武大的时候,毕业能有一个四品,全校震撼,武大甚至要开师生大会。

    “而现如今,四品武者毕业,已经在四大武院不算稀罕事情。

    “听说东武有个大四的学生,已经在冲击六品宗师,我觉得这就是希望。

    “只要一代比一代强,只要一代比一代进步的更快,人族的武者,迟早会比异族多。

    “而异族,一直是永恒的状态。

    “你还记得,上一次神州湿鬼塔被冲破,是什么时候吗?”

    牧京梁突然问道。

    “啊……”

    牧橙一愣。

    说实话,她还真的有些想不起来。

    “是24年前。”

    牧京梁笑了笑。

    “是不是很陌生?

    “没错,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生。

    “这就是进步。

    “在我上武大的时候,经常听到消息,这个月神州湿鬼塔,没有一座被冲破,可喜可贺。那个月只有一座被冲破,军方力挽狂澜。还有一个月,被异族一连冲破四座,军方损失惨重。

    “那时候的我们,如果听到某一个月,没有湿鬼塔被冲破的消息,都感觉恍如隔世。”

    牧京梁笑了笑,他似乎在回忆过去。

    “可现在呢?

    “你们只知道湿鬼塔可能会被冲破,但你们却根本没有见识过。

    “这就是进步,这就能证明,咱们地球武者,在一直前进,一直强大着。

    “而在我的年代之前,湿鬼塔常年都在修复,几乎段时间都会有异族冲杀进来。比起前辈,我们那一届,已经是大幅度进步。

    “而现在,国外正在经历的事情,就是我少年时代的状况。

    “神州的年轻武者,其实……真的还算幸福。”

    牧京梁难得和女儿聊了这么多。

    “嗯,我明白了,我们还会不断努力!”

    牧橙点点头。

    “对了,过段时间,我去接苏越回来,你和我一起去。”

    牧京梁突然道。

    “我去接……苏越?干嘛?”

    牧橙警惕的看了眼牧京梁。

    “你的学弟,你不去接,谁去接?”

    牧京梁理所应当。

    “爸,你和苏越那小子,是不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牧橙本能的感觉到,事情不简单。

    “能有什么协议,你先休息去吧!”

    牧京梁懒得在解释。

    和青王成为亲家,可能会有一些麻烦。

    但我京王,也不怕你丹药集团。

    当年青王为了几个受冤屈的小武者出头,直接冲向丹药集团总部,连杀好几个丹药集团高层,引起神州上下震动,最终他扬长而去,令丹药集团闻风丧胆。

    最终,还是内阁强者去层岩市,将其逮捕。

    其实,谁都清楚,是丹药集团仗势欺人。

    可苏青封杀了太多人,他输了官职,也失去了自由。

    一些高层的人也清楚。

    苏青封表面上是为了几个小武者出头,其实……他是在挑战整个丹药集团的霸道权威。

    他在以一己之力,去撼动一座山脉。

    苏青封出事的当夜,整整九万武者,一夜之间汇聚在内阁山下。

    那一夜,暴雨倾盆。

    所有人沉默着,18万颗眼珠子,直愣愣的盯着内阁山,空气压抑的可怕。

    苏青封在内阁山被关押了三天。

    这九万武者,就在内阁山下,站了三天。

    他们不是苏青封的部下,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听青王的名字。

    但他们有有过同样的遭遇。

    被丹药集团仗势欺人,以次充好,坐地起价,甚至一些药贩子,不惜用色相来贿赂丹药集团高层。

    神州的丹药炼制,全部由丹药公司把持。

    武者靠自己炼丹,简直是痴人说梦,这是现代社会,并不是古代门派,炼丹也要讲究效率。

    丹药公司回收湿境原料,然后付给武者金钱。

    之后,武者用金钱,找丹药公司再购买丹药。

    这样一来,神州官府可以收税,丹药公司有利润,灵药材料也不会被浪费。

    原本是皆大欢喜的高效模式,却被不少高层蛀虫所摧毁。

    压低原料收购价。

    哄抬丹药价格,各种暗箱操作,由于武者对丹药量的需要庞大,甚至军方有时候都要看丹药集团的脸色。

    没办法,丹药集团权利滔天,高层渗透到了内阁,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复杂难言,涉及着太大的利益。

    哪怕是宗师又如何?

    哪怕你在湿境功劳盖世,异族闻风丧胆,甚至封王成侯,那又如何?

    甚至你一军大将,也能奈我何?

    丹药集团,一手遮天。

    苏青封直接将这灰暗的天,撕开了一道口子。

    苏青封事件,影响太过于严重,内阁迫于压力,开始不惜一切代价,彻查丹药集团。

    彻查之下,丹药公司不少高层入狱,很多权柄被抽走,利润断崖式下跌,甚至还出台了察监制度,专门限制丹药集团人权利。

    最近这两年,武者买药,已经公平了很多。

    青王不是倡导者。

    但他绝对是炸向权利集团的一枚核弹。

    对于青王这个人,全军上下,没有一个人不佩服。

    “苏越,但愿你能快点成长,也要安全的成长起来。

    “青王当年是个狠人,可他身上有元帅的承诺,有丹药集团的憎恨,只有你也成长起来,他才能重新恢复自由。

    “加油吧,我也希望你当我女婿。”

    牧京梁叹了口气。

    他认可苏越,其实不仅仅是胆识与资质。

    也不仅仅是青王的儿子。

    真正触动牧京梁的地方,是苏越身上那股韧劲。

    面对宁兽威压,死都没有下跪。

    这才是神州传承了几千年的不屈精神。

    这股精神,触动了牧京梁心里最柔软的位置。

    ……

    宁兽丛林。

    苏越已经修炼了15天。

    ……

    可用酬勤点:1425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6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49卡

    ……

    苏越又兑换了2卡气血。

    但这一次,他没敢切换阳向族模式,只要乖乖用人族模式修炼着。

    无他……唯胆怂也。

    他现在在宁兽族栖息的中央,随便走几步,就能遭遇一个呼呼大睡的宗师级宁兽。

    你别看这群宁兽睡的香甜,可它们神经却很感敏。

    只要外界有宗师气息,瞬间便会有几头宁兽醒来。

    起床气知道吧!

    对于一个嗜睡的种族来说,吵醒自己的人,那基本也就是不共戴天了。

    而在栖息地的内部,却又是另一番场景。

    只要没有宗师气息,或者其他族群气息,哪怕是在它们耳旁打雷都没事,这群家伙睡的简直和死了一样。

    这十几天,宁兽族已经习惯了苏越的气息,所以苏越乱跑,也不会影响到它们睡觉。

    其实苏越也真的没地方可去。

    一眼望去,一片荒凉,除了肉山一样的宁兽,几乎就是一无所有。

    因为苏越的原因,小花被皇子针对,如今独自一个被驱逐在小角落睡觉,理论上是被皇子禁足了。

    就连宁兽族的厕所都不允许去。

    说起来,这宁兽族也是个讲究的种族。

    人家虽然是妖兽,人家虽然八辈子不怎么吃东西,但居然有厕所。

    由于味道冲,苏越一直都远离厕所。

    宁兽族作息时间其实很规律,差不多每隔一个月它们会苏醒一次,然后排队去厕所,顺便开个妖族大会,有几个看对眼的宁兽,顺便繁衍一拨后代。

    随后,各睡各的。

    苏越抵达之后,也就皇子陪他玩耍了一两天,随后皇子也困了。

    这对苏越来说,也是清静。

    虽然鼾声震天,但也没有影响他修炼。

    庐山升龙炮,已经修炼成功。

    苏越也悄悄在小花的屁股上,寄生了几颗。

    如果是全神贯注的情况下,苏越每天可以凝聚出三颗,然后就会气血不足力竭。

    但这空气炮的实战作用,简直是无限接近于零。

    漂浮的速度也太慢了。

    如果不是小花沉睡着,哪怕普通人都能躲闪过去。

    苏越也不着急。

    慢慢积累吧。

    等自己走的时候,再直接引爆。

    空气炮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寄生时间长。

    创造庐山升龙炮的前辈,可能真是个搞拆迁的。

    系统里的酬勤值,已经破万。

    可惜,这一次并没有新技能出现。

    而苏越一直在怀疑,自己已经突破到了50卡。

    他的残废期已经结束,理论上可以继续提升气血,可苏越每次想提升的时候,气环会直接出现,他又连忙取消。

    自己应该是达到了未封品的极限。

    哪怕是系统,也无法在未封品的状态下,给自己再提升气血。

    气环的出现,便在所难免。

    还有。

    这几天,酬勤值的涨幅,也开始缓慢了下来。

    这是苏越能料到的事情。

    当自己逐渐熟悉了环境之后,酬勤值涨幅必然会衰减,这种情况和耐药性一个道理。

    三次洗骨。

    苏越还在进行中,速度虽然不快,但他有预感,应该可以成功。

    现在苏越已经严格规划了自己的修炼时间。

    每天强制吸引威压,持续八小时。

    其余时间可以修炼战法。

    没办法。

    超过八小时之后,苏越很容易痛苦到晕厥。

    八小时,是自己的极限。

    而自从下了湿境,睡眠赦免简直发挥了天大的作用,他真的不想在泥浆里睡觉。

    而且苏越也佩服宁兽。

    淋着暴雨,他们鼾声如雷。

    怎么做到的。

    又过了10天。

    苏越无聊之下,又发现有些好东西。

    在西边的一片丛林里,苏越找到了一种金黄色的花。

    可能是什么药材吧,看上去就很珍贵,也很好看。

    虽然已经被腐烂了很多,但也有几株品相不错,且完整无缺。

    而且这花很久都不会枯萎,还会散发淡淡的香味,这能让苏越心情愉悦一些。

    在湿境深处,只有自己一个人族。

    孤独,同样是一种痛苦。

    偶然有一次,苏越还无意中接触到了一种绿色的泥。

    对。

    很可怕的泥。

    他皮肤仅仅是接触了一下,就被腐蚀出了几个小窟窿,简直和被硫酸烫过一样。

    而且这绿泥后劲大,简直比硫酸还可怕十倍。

    苏越包里有几个科研部的器皿。

    他尝试了一下。

    成功了,器皿可以装这些泥,并没有被腐蚀坏。

    苏越觉得,这种歹毒的玩意,迟早会派上用场,万一自己要折磨坏人,这些泥可比硫酸痛苦多了。

    有些武者,可以忍得了硫酸的痛苦。

    但一定受不了绿泥的疼。

    关键这绿泥的作用,真的就仅仅让你疼,根本就不会使你受伤太重。

    金黄色的花。

    绿色的泥。

    这就是苏越最近的收获。

    ……

    可用酬勤点:1825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6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50卡

    ……

    酬勤值即将突破到20000。

    最近涨幅,更加缓慢

    苏越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的气血,定格在了50卡。

    洗骨也在稳步进行中。

    “宁兽这个厕所里,会有什么东西呢?”

    突然,苏越对宁兽的厕所起了兴趣。

    湿境无奇不有,宁兽虽然邋遢,但对排泄这种行为,简直讲究到了极致。

    厕所虽然漏洞百出,但还真的是一处天然的遮挡地方。

    上次无意中有个宁兽紧急入厕,苏越发现,它竟然用尾巴卷着大树叶在擦屁股。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苏越。

    无聊之下。

    苏越走进厕所。

    臭!

    可能是由于湿境环境特殊,这种臭气被压制着,并没有让苏越窒息。

    随后,苏越在角落里,竟然看到了一大摞的树叶。

    这就是宁兽积攒的卫生纸。

    咦!

    那是什么?

    厕所什么都没有,这里也不适合苏越来,他用不着这么大的树叶。

    可突然,苏越在树叶中间,看到了一张很扎眼的皮革!

    对!

    并不是暗绿色的树叶,类似于发黄的羊皮纸。

    那是辈树皮。

    苏越在潜能班的时候,看过一本书,里面提到过辈树皮。

    辈树!

    这是湿境里一种奇特的树,这种树的树皮,可以在水里永恒不腐,而且湿境种族习惯在辈树皮上雕刻各种图案,以及湿境异族的文字。

    辈树皮的作用,类似于地球的纸,不同的是,辈树皮除了人为的损坏,理论上根本就不可能腐烂。

    苏越还是第一次见辈树皮。

    到了这时候,他哪里还能坐得住。

    修炼之余,终于又有事干了。

    不能打坐炼气环,苏越也不想睡觉,他迟迟找不到打发时间的方法。

    这里竟然有辈树皮。

    苏越仔细分析一下,便也猜到了来龙去脉。

    在很久之前,人族和湿境种族开战,时不时便会有武者,或者异族误入宁兽从林。

    其他人可没有苏越这么幸运。

    几百年来,宁兽族不知道杀了多少异族,同时也杀戮过无数人族武者。

    毕竟是你侵犯了别人的家园,死了也无话可说,这就是湿境的规矩。

    在湿境,尸体腐烂的速度格外快,甚至择兽腰包都有可能腐朽。

    但唯独辈树皮,可以永恒。

    宁兽族找卫生纸,树叶可以擦拭,辈树皮同样可以。

    这些入侵者死了,可辈树皮留下。

    一些有心的宁兽,或许专门收集起来,用来使用。

    这样一想,似乎也合情合理!

    ……

    接下来的一天,苏越开始了疯狂挖掘卫生纸的工作。

    不挖不知道,挖开吓一跳。

    苏越发掘了宝藏,差点惊讶到忘了修炼。

    之后!

    整整三天。

    苏越一共找出来100多块辈树皮。

    有些并不算完整,可能是被撕碎了,也可能是被树枝划破。

    辈树皮虽然抗水抗腐蚀能力强悍,但论坚韧度,也就是稍微厚一点的布料,武者稍微用点力气,便可以轻松撕碎,否则树叶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撕下来。

    辈树皮上有文字,也有图案,弯弯曲曲,和蝌蚪一样,苏越明显是一窍不通。

    这也是丁北图他们研究的目标。

    湿境语言学。

    哪怕是宗师和异族交流,也只是用精神力猜测对方在说什么而已。

    换句话说。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对于湿境的文化、历史、湿境的语言传承,地球武者几乎是一无所知。

    想要战无不胜,必先知己知彼。

    虽然最近几年神州内阁开始大力发展语言学,甚至不惜拨下巨款,但效果不算很显著。

    最大的限制,就是没有相应的文献。

    在湿境,一般上战场的低阶武者,似乎还没有认识文字的权利,他们身上一般不装辈树皮。

    哪怕有一些携带着辈树皮,他们也会提前销毁。

    在阳向族的宣传下,异族已经知道地球武者在研究他们,所以防备的很严密。

    该死的阳向族。

    说起来苏越就气的肚子疼,这简直是毒瘤。

    “如果这么多辈树皮拿回去,丁老师的进展一定会很快。”

    苏越激动的心脏都在跳动。

    他一直想回报一下丁北图,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初自己没钱交学费,丁北图悄悄帮了很多次,有些话,说出来没意思,心里记着就可以。

    这些东西,一定是丁北图最喜欢的。

    能携带辈树皮,并且死在宁兽丛林深处的异族,绝对不是简单货色。

    这些辈树皮不一定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但对异族文字的研究,绝对有用。

    苏越先是大规模翻。

    他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看辈树皮上写画这什么,只求全部拿回去。

    那些树叶很大,苏越身躯渺小,翻起来也格外吃力。

    耗费两天时间。

    他终于翻遍了所有的卫生纸树叶,并且检查了两次,再也没有错过一块辈树皮。

    期间还有一个宁兽来上厕所。

    它看到苏越在翻树叶,还颇为赞赏的点点头。

    这个无纹族,还算有良心,知道帮我族收拾一下厕所……嗯,好样的!

    ……

    收拾完所有辈树皮,苏越闲暇之时,才开始没事干翻一番!

    他害怕运送途中有损失,所以先整理出来,然后再仔细卷起来,用身上的布条绑着,随后放在择兽腰包内。

    收拾的过程中,苏越也会看一看。

    这些图案也太丑了,苏越是理解不了。

    但也有些象形文字,苏越大概能看懂一点点。

    比如,有些图案上,画着四条胳膊的人,这就是四臂族。

    还有些图案,是在投标枪,这就是掌目族。

    “卧槽,这是汉字!”

    突然,苏越振奋了!

    措不及防,某一块辈树皮上,赫然是出现了汉字。

    由于辈树皮的特征,这些汉字还十分清晰。

    苏越之前眼花,差点直接卷到腰包里。

    “原来是一门刚刚创造出来的战法!”

    苏越点点头。

    这也很好理解,有些强者在领悟战法的时候,需要随时笔记。

    而在湿境,普通的纸,又无法带下来。

    所以,人族也开始在湿境使用辈树皮。

    这一门战法,一定是在湿境里创造出来,可惜,创造者应该是凶多吉少,而这块辈树皮,却流亡成了卫生纸。

    ……

    凤羽狂刀!

    群攻战法,一刀斩出,可形成八道刀气,同时攻击八个目标。

    ……

    辈树皮并不大,这个前辈可能是不想浪费时间,也没有乱写乱画,他开门见山的介绍战法。

    群攻战法。

    苏越震撼了,他之前所修炼的战法,无论是素质刀,还是舌剑,都是一对一的罡气。

    而这凤羽狂刀,竟然可以用一把刀,同时斩出七道罡气刀。

    这就惊人了。

    玩过网络游戏的人都知道,在刷小怪的时候,群攻技能是何等的恐怖。

    而在战场上,一抬头都是敌人,这时候用单体战法,效率真的不算快。

    群体攻击战法。

    这绝对厉害。

    说到底,战法……无非还是对气血的具体运用。

    如果能群体攻击,那该多么有效率。

    苏越心脏狂跳,连忙背诵了战法的详细催动方式。

    ……

    随后,他继续翻看。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终于,他又找到了第二块写着汉字的战法。

    司空!

    很简单的战法名,不狂妄,但也不觉明历。

    这张辈树皮比较大,上面写了更多的内容,苏越仔细阅读着。

    原来,这套战法的主人,来自小偷世家。

    他是第一个成为了武者的小偷,但对军部和武大的战法,简直一窍不通。

    最终,这个天赋异禀的武者,竟然研究出了用来偷东西的战法使用方式。

    因为他复姓司空,便将战法取名为司空。

    可还不等他将战法发扬光大,就已经流亡到了宁兽从林,而追击他的人,就是人族武者。

    司空出生小偷世家,虽然成了武者,但他自己死性不改,因为偷战友的重要东西,从而害死了一整个小队。

    临死前,他将司空战法的详细步骤写下。

    同时,司空内心也在忏悔。

    他也不知道这战法还能不能重见天日,但却希望后人,不要再偷盗。

    偷盗者,无一人能善终。

    “天下没有邪恶的战法,只有心术不正的人!

    “我部战法,我苏越替你保管,如果情况允许的状况下,我会帮你传承下去。”

    苏越点点头。

    看战法介绍,应该是很厉害。

    将气血汇聚在双指之上,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可以偷窃很多东西。

    武者品阶高了,会有一层护体罡气。

    这门战法厉害的地方,就是可以绕过护体罡气,连武者都能偷。

    虽然限制的情况很多,但已经很厉害了。

    之后,苏越便再也没有找到写汉字的辈树皮,清一色都是异族的图纹。

    没办法。

    除非在特殊情况下,在湿境写字的人族武者,简直少之又少,苏越能遇到两个,已经很不容易了。

    ……

    不知不觉。

    又是半个月过去!

    苏越所积攒的酬勤值,已经突破了3万大关。

    可依然还是没有新技能出现。

    这半个月,苏越也重新找回了曾经的充实与忙碌。

    洗骨已经到了结尾。

    凤羽狂刀和司空这两部战法,明显就不是空气炮那种玩意。

    很难!

    特别是司空战法,简直和素质刀法有的一拼。

    只要有挑战性的东西出现,苏越就会很兴奋。

    吼!

    突然,宁兽皇子苏醒。

    他大眼珠子盯着苏越,仿佛在关心的问:朋友,你就不瞌睡吗?我请你睡一觉。

    ……

    今天就两更吧,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