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门圣手〕〔万界疯人院〕〔我的客人很奇怪〕〔透视神婿〕〔我有一个世外桃源〕〔超级狂兵〕〔隐形学霸超A的〕〔九转神帝〕〔我的意识好神奇〕〔暖婚入骨:顾先生〕〔快穿之还愿人生路〕〔豪门婚宠:兽性老〕〔奕王〕〔无限之神话逆袭〕〔跟着娘子去修仙〕〔华娱之从流量到巨〕〔梦幻西游引领商团〕〔无敌双宝:首席大〕〔全球游戏上线〕〔旅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26章 一念花开,超凡骨象
    在宁兽丛林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辈树皮呢?

    看着宁兽皇子的铜铃大眼,苏越大脑里,突然一道强光闪烁。

    问问皇子啊!

    该死的小脑袋,你也太聪明了。

    苏越暗中夸奖了自己一下,随后他从择兽腰包里拿出一张辈树皮。

    看到辈树皮的刹那,宁兽皇子震撼了。

    他满脸不解的看着苏越,仿佛理解不了这个无纹族朋友的态变。

    虽然说我宁兽族高贵。

    但一些擦屁股的东西,你也值得收藏吗?

    写写画画了一番,宁兽皇子终于明白了苏越的意思。

    果然。

    这个无纹族朋友的态变,我根本理解不了。

    他竟然……还想要更多的擦屁股纸。

    吼!

    皇子低吼了一声,随后示意苏越:跟我来,一次满足你所有的态变。

    跟着宁兽皇子,苏越来到了一个虽然不算太大,但却更加精致点的厕所。

    应该是皇者的御用厕所。

    根据宁兽皇子的意思,这里只有它和它的亲爹才有资格。

    如果不是宁兽皇子带路,苏越自己都找不到这地方,毕竟距离宁兽皇太近,苏越一般不敢过来,万一对方一个喷嚏吹死自己,喊冤都不知道找谁。

    皇子就是皇子,它没有令苏越失望。

    这里积攒的树叶多,但只有两个宁兽过来,所以用量极少。

    二话不说。

    苏越就开始在大树叶里翻辈树皮。

    宁兽皇子就在厕所旁观看。

    无纹族的爱好,本皇子实在欣赏不了。

    他翻擦屁股纸就算了,为什么还那么兴奋。

    没有。

    唉,还是没有。

    怎么全是异族的辈树皮,怎么就没有人族的记载呢?

    翻了半天时间,苏越找出了80多张辈树皮,可惜,再也没有能找一张人族武者的记载。

    皇家御用厕所里的辈树皮,也被他翻完了。

    苏越有些失落。

    虽然是意外收获,但还是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看着苏越的失落,宁兽皇子更加震撼。

    这还不满足?

    难道他还想要更劲爆的?

    简直残暴。

    吼!

    宁兽皇子要报恩,对于苏越的要求,那是来者不拒。

    既然你需要更态变的,那我就来满足你。

    吼声落下,苏越在宁兽皇子的示意下,看向了……坑的中央。

    果然,在那里,还有不少用过的辈树皮。

    吼!

    宁兽皇子又低吼了一声,表情无可奈何:本皇子能帮你的,也就到这来。

    这时候,苏越陷入了两难!

    该怎么办呢!

    他心里很清楚,这次离开宁兽族,再想要回来,难于登天。

    宁兽皇说的很明确,这是第一次破例,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以后,苏越不可能再回来了。

    或许,等宁兽皇子继承皇位,自己还有机会,但到了那时候,又得何年何月。

    想要去其他妖族的中央地带,更是痴人说梦。

    这种运气事件,这辈子估计都没有第二次。

    所以,那些用过的辈树皮,到底该怎么办。

    神州在研究湿境语言,辈树皮的作用,根本就不用多想。

    很可能。

    在那些坑里,某一张用过的辈树皮,就藏着一个湿境的大秘密。

    可……真的很臭啊。

    湿境常年阴雨湿冷,这里根本就没有干燥的东西。

    这一刻,苏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

    五分钟后。

    不管了,为了人族,不少武者连死都不怕,这一点点的脏,又能算得了什么。

    杜惊书的择兽腰包还没有用过,我可以把这些污秽的辈树皮,装在杜惊书的择兽腰包里。

    择兽腰包很珍贵,在神州有唯一的编号。

    以杜惊书的家庭条件,他一定会用钱将腰包赎回去。

    反正迟早都要还给他,还不如物尽其用吧。

    为了人族,我苏越的大无畏精神,值得铭记。

    当苏越下定决心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精神都得到了升华。

    有了目标之后,余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苏越先将那些干净的辈树皮卷起来,放在自己的择兽腰包里。

    随后,他砍了两根巨树,将其削成三米长的巨大筷子。

    就这样。

    苏越屏着气,开始了替人族的牺牲。

    宁兽皇子逃之夭夭。

    它眼睛有点辣。

    ……

    三天后!

    来自杜惊书的择兽腰包,已经被装的鼓鼓囊囊。

    这些用过的辈树皮,苏越当然不可能去卷,他只是用短棍子夹起来,就这样胡乱塞在了腰包里。

    臭!

    是真的臭啊。

    那是一种类似于发酵过的臭,苏越有好几次几乎要晕过去。

    但收获是真不少。

    大概数了数,应该是342张辈树皮。

    湿境异族对文字并不算很精通,他们写写画画,字体都比较大,所以数量虽然不少,但信息量可能很一般。

    结束了辈树皮的事情,苏越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

    解脱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精神升华,他感觉自己洗骨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

    在湿境,同样有日升日落。

    但有时候并没有那么明确的界限,反正都是一片雾蒙蒙。

    苏越洗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而系统里的酬勤值,也彻底突破到了50000。

    这是之前苏越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而系统里下一个选项,也终于出现。

    ……

    爱的代价:可进行技能升级,耗费20000酬勤值。

    (升级后,潜能值消耗幅度不变,残废肢体不变,提升气血值翻10倍。)

    是否升级:

    是。

    否。

    ……

    并没有新的技能出现,反而是技能可以升级,并且要花费20000酬勤值。

    苏越分析了一下,其实这个技能的升级,也已经在所难免。

    毕竟,封品之后,动辄几百气血值才可以提升一个品阶,这样1卡1卡的提升,其实已经没有了太多的优势。

    苏越问过许白雁。

    拥有气环之后,想修炼出1卡气血,根本就没有太大的难度。

    而酬勤值的消耗,却已经到了1500。

    如果还是提升1卡,效果真的有些鸡肋了。

    而这次升级之后,翻10倍。

    每兑换一次,可以得到10卡气血值。

    这样换算下来,似乎才有意义。

    一个月可以兑换40卡气血,如果阳向族状态也可以兑换的情况下,一个月就是80卡。

    这才算效果逆天。

    如果是兑换8卡气血,用气环打坐都比这要快。

    酬勤值是一回事。

    冒着残废的风险,兑换8卡气血?

    疯了?

    况且,回到地球,阳向族状态能不能用还是未知数,毕竟地球和湿境的环境截然不同。

    兑换。

    虽然花费20000酬勤值,但这次升级很超值。

    ……

    可用酬勤点:3012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500酬勤点)(每次使用,残废一件肢体一周,可提升10卡气血)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50卡

    ……

    一口气花了2万酬勤值,苏越心肝都在挛痉!

    但也没有办法,这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在宁兽皇子的带领下,苏越又找到不少绿色的痛苦泥,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草药。

    宁兽族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他可以尽情拿,可惜数量不多。

    苏越还从宁兽皇子那里,得到了一柄暗灰色的刀。

    刀体很粗糙,刀柄似乎是一种妖兽的骨骼,刀刃坑坑洼洼,明显就不是人族的锻造工艺。

    这种东西,在人族的兵工厂,根本就是残次品。

    但这刀很邪门。

    在不动用气血的情况下,苏越可以当铲子,用来来挖药材。

    但又一次他闲的,试着用气血探查了一下丑刀。

    顿时间,苏越浑身剧痛,几乎处于濒死状态,他不惜一切代价才将丑刀丢弃。

    差一点,这条命就留在这了。

    这应该是异族宗师使用的妖刀,以苏越现在的状态,肯定是无法使用这妖刀。

    最后,丑刀就只能当铲子。

    “潘一正也帮了我好多次,这丑刀我暂时用不到,就先借给他吧。”

    苏越决定借给潘一正。

    送?

    舍得不得啊。

    上次大战,他观察了一下,很多宗师都有兵器,可潘一正的刀被砍断了。

    一个很平静的早晨。

    苏越骨髓里的痛苦,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散去压制神通。

    果然!

    身上的雷电消失。

    他失去了雷电法王的资格。

    同时,苏越的脚下,盛开了不少植物花朵。

    成功了!

    虽然耗费了很长时间,但功夫不负有心人。

    苏越知道,自己成功了。

    步步生莲,枯树开花。

    如果不压制的情况下,只要植物触碰到自己,就会疯狂的盛开。

    这就是超凡骨象。

    可惜,这些被催熟的植物,同时也失去了应有的药效。

    当年袁龙瀚元帅仔细研究过超凡骨象。

    他也试图用自己的骨象,来造福人族,企图去拔苗助长一些药材。

    可惜。

    经过助长的药材,虽然看上去可以提前成熟,但里面的药效,却依旧是幼苗的状态,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袁龙瀚又尝试了很多次,最终他还是无奈放弃。

    超凡骨象的枯树开花,和铂金骨象的雷电滔天一样,只是一种表面状态,看看就可以了。

    铂金的雷电,没有真正的电击效果。

    超凡盛开的花,也就只能看一看。

    但无论如何,苏越终于是成功了。

    “老爸,这是我走出的第一步。

    “您等着,我虽然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但只要我立下的功劳足够大,迟早可以换来你的自由!”

    成功之后,苏越自信满满。

    嗡!

    这时候,他的丹田内部,突然出现了一圈气环。

    没错!

    这就是气环。

    苏越有50卡气血,他想要封品,根本就用不着强者来帮助。

    终于成功了。

    感受着丹田里热乎乎的气环,苏越想大吼一声:

    老子也终于是封品的武者了。

    太艰难了。

    盘膝闭目。

    苏越找了个稍微干净点的树根,一屁股坐下。

    很玄妙的感觉。

    只要自己精神力沉浸下来,他就能感觉到丹田里的气环。

    随后,这气环会鱼儿一样,跟随着意念,游荡在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下。

    同时,气环还会吸收空气中的灵力,从而转化成最精纯的气血。

    在宁兽丛林深处,这里的灵力明显比较浓郁。

    苏越第一次打坐,一口气就修炼了三天。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浑身僵硬,各个关节简直和生锈了一样。

    打坐虽然有效,但也不能一直持续,久坐不动……会得痔疮。

    苏越站起身来的时候,浑身噼里啪啦的响。

    ……

    可用酬勤点:3612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5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50卡

    ……

    对于自己的气血,苏越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状态,他决定出去找个探测器,仔细探查一下。

    唰!

    苏越用自己的刀,一刀甩出去七柄刀芒!

    每一道刀芒,都平均分配了斩杀力,虽然论单体格杀力,凤羽狂风没办法和素质刀比较。

    但和舌剑,已经是平分秋色。

    如果要秒杀一个一品武者,苏越觉得轻而易举。

    凤羽狂刀厉害的地方,是它可以同时砍七个。

    这就厉害了。

    现在凤羽狂刀的杀伤力不高,根本原因是苏越自己的实力有点弱。

    等他更强的时候,很可能做到一刀斩杀七个三品,甚至是四品武者。

    很逆天的刀法。

    至于司空战法,苏越也已经可以施展,但湿境也没有让他施展的环境。

    毕竟是盗窃的战法,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苏越也不想用。

    苏越熟悉了一下战法和气环,就这样一天时间过去。

    翌日!

    吼!

    突然,宁兽丛林里,不少宁兽开始不安的低吼。

    宁兽皇子走过来,不舍的用大脑袋蹭着苏越。

    虽然我的无纹族朋友喜好态变,但他依然是救命恩人。

    宁兽皇朝着苏越低吼一声。

    宁兽丛林外,无纹族的宗师来了。

    “时间过的真快,是时候离开了,洗骨成功,封品成功。

    “这一趟湿境之行,还算圆满。”

    苏越摸了摸宁兽皇子的大脑袋。

    宁兽全族震动,一定是因为牧京梁他们在丛林外等自己。

    今天就是规定的日期。

    当初苏越说的很清楚,如果一个多月,还是无法三次洗骨,就直接放弃。

    没有目标的坚持,毫无意义。

    但他终究还是成功了。

    吼!

    这时候,小花也眼神阴沉的走出来,他朝着苏越不断低吼,仿佛在警告:卑贱的无纹族,下次遇到你,一定将你踏成肉泥。

    见状,宁兽皇子也朝着小花低吼。

    “朋友,再见。

    “以后等我强大了,我一定回来看你。”

    苏越轻轻说道。

    吼!

    宁兽皇子低吼,仿佛在说:朋友,一言为定。

    场面一度还有些伤感。

    ……

    在宁兽皇的带领下,苏越扛着两个鼓鼓囊囊的择兽腰包,终于出现在了丛林边缘。

    这么久过去,苏越头发长了不少,胡子拉碴,简直和原始人一样。

    “潘一正大锅,我在这里,你看哪呢?”

    远远看到人族军队,苏越心里还是特别的振奋。

    终于见到活人了。

    活人啊。

    他现在就想找个人,狠狠唠他三天三夜的骚嗑。

    这种环境,容易让人发疯。

    人群中,苏越最熟的就是潘一正。

    奇迹军团也厉害。

    大将牧京梁,携带着十几个少将来迎接自己,这牌面……足够了。

    咦。

    我未来的女朋友也在。

    岳父够意思。

    “苏越,别来无恙啊。”

    潘一正上前,微笑着挥挥手。

    苏越猛地从宁兽族冲出来,兴奋的语无伦次。

    吼!

    宁兽皇一声低吼。

    “苏越,宁兽皇让我转告你:

    “宁兽族和你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以后你再踏足宁兽从林,同样是入侵者,杀无赦。”

    牧京梁翻译到。

    “将军,替我谢谢他们。”

    苏越转身,朝着宁兽皇点点头。

    在宁兽从林,苏越毕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也深刻理解这个种族的特征。

    人家确实不喜欢被打扰。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苏越也不会再来宁兽丛林,或许某一天,自己可以强大到不怕宁兽族的程度,他会回来看看宁兽皇子。

    必须要尊重一个种族的生存方式。

    吼!

    宁兽皇子悲痛欲绝,大眼珠子疯狂掉眼泪。

    吼!

    吼!

    苏越能理解宁兽皇子的意思:朋友,我会想你的。

    吼!

    这时候,小花满脸讥讽的嘲笑着宁兽皇子,那不屑的表情,似乎在说:哭什么哭,你根本不配当皇子。

    宁兽皇子也怒吼一声,但对小花,他无可奈何。

    “朋友,临走前,我送你一个礼物吧。

    “我说过,小花有点太狂了,应该帮他松松菊!”

    苏越看着小花,阴森森的一笑。

    小花可能是冥冥中感觉到了什么,它肠子一绞,菊花莫名其妙的一紧。

    轰隆隆!

    轰隆隆!

    下一秒,苏越暗中引动了庐山升龙炮。

    吼!

    伴随着隆隆火光炸开,小花一声凄厉的嘶吼,划破苍穹。

    谁都没有想到,它的菊花猛然间,就绽放出了史无前例的恐怖红光,小花痛不欲生,和无头苍蝇一样,疯狂在丛林里横冲直撞。

    由于菊花太过于痛疼,小花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巨树,他如疯狗一样,试图用舌头舔灭菊花的火焰。

    可惜。

    无济于事。

    这么长时间,苏越帮他寄生了100多空气炮。

    如果没有意外,摩天大楼都能拆了。

    小花凄厉的咆哮着,沿途留下大坨大坨的血迹。

    宁兽皇子笑的前仰后合,在地上打滚。

    菊花残,满地血。

    笑死本皇子了。

    敢和我作对,就是这下场。

    宁兽皇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是苏越的手笔,也知道是皇子授意。

    但小花没有生命危险,就当是个教训吧。

    小花确实没大没小,平时太狂了。

    众宁兽看苏越的眼神,已经有些警惕。

    有些宁兽开始用尾巴检查着自己的菊花,这小子歹毒的很。

    也不知道皇子有没有学会菊花残,以后真的听话点。

    小花……这也太凄惨了。

    ……

    “学姐,你也来了啊。”

    苏越笑的有些腼腆。

    在爱情面前,都有些羞涩。

    “快开学了,你准备准备报到吧,别迟到。”

    牧橙刚刚从小花的惨剧中回过神来,她认出了那是牧京梁的庐山升龙炮。

    这阴人的手段,有些卑鄙无耻。

    “一定准时报到,到时候学姐你得亲自迎接我啊!”

    苏越点点头。

    “听说你在三次洗骨,成功了吗?”

    牧橙又问道。

    牧京梁他们也看着苏越,在等待一个答案,这群宗师还很紧张。

    “学姐,你这次戴的花,还没有彻底盛开啊。”

    苏越看着牧橙肩膀的花,平静的问道。

    牧橙一愣。

    这次正好没有盛开完全的冰蓉花,她只能戴着一个半成品出来。

    “没有盛开的花,怎么能配得上学姐。”

    苏越摇摇头。

    他上前一步,手指轻轻贴在冰蓉花上。

    下一秒。

    全场窒息的一幕上演。

    众目睽睽,冰蓉花在接触到苏越指尖的时候,赫然是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直接绽放。

    对!

    一念花开。

    超凡骨象。

    苏越成功了。

    啪!

    牧橙并没有插的很紧,冰蓉花绽开,重量增加,不小心掉在地上。

    苏越捡起来。

    但他没有还给牧橙,而是从自己的腰包里,取出另一朵金色的花。

    “审美疲劳了,换一朵吧。”

    苏越替牧橙,戴上了自己从宁兽从林里采集到的花。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花。

    但很漂亮。

    “将军,是半夏留香。”

    苏越拿出小花的刹那,一个少将惊呼一声。

    半夏留香。

    可以炼制六品宗师需要的丹药,极其珍贵,极其罕见,每一株都价值不菲。

    特别是苏越手里这一株,简直是完美状态。

    废话。

    苏越撩妹的花,当然是经过了精挑细选。

    “牧橙,这半夏留香很珍贵,你还给苏越。”

    牧京梁皱着眉。

    苏越不会是个败家子吧。

    “将军,这是我送给学姐的礼物,还什么还,这是礼物!”

    苏越从容的朝牧橙点点头,随后走向了潘一正。

    牧橙目瞪口呆。

    竟然有一个男的,近距离给自己肩膀插花?

    更可怕的是,自己没有一脚踢飞他。

    这简直是登徒子在轻薄自己啊。

    为什么!

    为什么我没有踢飞他。

    牧橙陷入了自我怀疑。

    而且这家伙疯了吗?

    半夏留香,这是宗师都弄不到的东西,他为什么要直接给我。

    “苏越,这花,太珍贵你……”

    “学姐,上次你也送了我一朵,有来有往,我也送你一朵,很正常的,大家都是同学,别矫情!”

    苏越挥挥手,表现的风轻云淡。

    就这样的花,我还有八株,问题不大。

    “潘大锅,上次我看你兵器都被异族打碎了,所以给你搞来一把刀,你用的时候千万要悠着点,这把刀很邪门!”

    苏越将丑刀递给潘一正。

    “你发音不标准,应该是潘大哥,不是潘大锅。

    “你这是什么破刀,我潘一正堂堂少将,我用得着悠着点?”

    潘一正提示了苏越一句发音问题。

    随后,他轻蔑的拿着刀。

    这个见色忘义的无耻之物,给牧橙是半夏留香,给我就是一把破刀。

    我一甩就能甩断……嗯……这是怎么回事……

    潘一正轻轻一动气血。

    顿时间,掌心里的丑刀便开始疯狂颤抖,以潘一正的实力,竟让都有些压制不住。

    与此同时,一股前所未有的窒息,也不断轰击着潘一正的思维。

    轰隆隆!

    潘一正转身,猛地甩出去一道滔天刀芒。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落下,在潘一正面前,赫然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沟壑。

    可丑刀还在他掌心里颤抖,潘一正的瞳孔都开始发红。

    他意识都开始混乱。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宗师连忙警惕。

    此刻在潘一正身上,弥漫着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邪气,他似乎要疯了。

    嘭!

    牧京梁身躯闪烁到潘一正面前,他手掌猛地一拍后者肩膀,伴随着一道低沉的龙吟声来啊,潘一正手里的丑刀被震飞。

    这时候,潘一正才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

    刚才的那一刹那,他浑身剧痛,竟然有一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

    “潘一正,你好歹也是个宗师,做事情怎么这样鲁莽。

    “苏越年纪小,不懂事,你事先都不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吗!”

    牧京梁一声训斥。

    潘一正低着头,也不敢多说什么。

    “将军,这是四臂族的妖刀吗?”

    另一个将军问道。

    “没错,一定是妖刀,普通兵刃,发挥不出这种杀伤力。以潘一正现在的水平,应该还驾驭不了。”

    一个中将补充道。

    “苏越,这刀是四臂族的宝物,每一柄妖刀都在实力很强的宗师手里,你从哪弄来的?”

    牧京梁问道。

    “宁兽从林啊!”

    苏越点点头。

    看不出来,这丑刀来头这么大。

    “你运气真好,这妖刀十分珍贵,你别随便送人,但以你目前的实力,也切记不要随便乱用,会没命的。”

    牧京梁连忙提醒道。

    “我又没送给潘大锅,只是先借给他,反正我现在也用不到!”

    苏越连忙说道。

    其实他是怕了这妖刀了,上次差点死亡,还记忆犹新。

    “潘一正也镇压不了妖刀。”

    牧京梁说道。

    “能……我尝试一下,一定可以镇压。

    “苏越的一片好意,我就拿走了,到时候还给他就行!”

    潘一正跑过来,连忙拿走妖刀。

    这一次他小心翼翼,万万不敢再用气血。

    “潘一正,这不是开玩笑,以你现在的能力,真的无法操控妖刀。

    “对了,你有时间,去趟第四战场吧,那里有人能用,就当军方先借苏越的。”

    牧京梁看着潘一正,表情严肃。

    这是要命的事情,不能开玩笑。

    “第四战场,将军你是要……好,我明白了。”

    潘一正连忙点点头。

    其余将军也默契的沉默不语。

    苏越并不知道青王在第四战场,这柄妖刀,在青王手里无疑最合适。

    父亲拿着儿子的刀,天经地义。

    而且第四战场杀戮凄惨,青王也确实没有趁手兵器。

    “好吧,那我就借给军部,听说第四战场天天死人,正好去最需要的地方。

    “潘大锅,你不怎么争气啊,连个刀都镇压不了。”

    苏越感慨了一句。

    潘一正被气的牙疼。

    你个臭小子,你知道妖刀是什么概念嘛。

    唉。

    我也是真的不争气,惭愧啊。

    “等以后,我再送你礼物吧。”

    苏越心里说道。

    他其实还藏着一些小蘑菇什么的,可能也很珍贵。

    但现在这么多将军,他送潘一正,不送其他人,明显是得罪人。

    最后,一群人返回第五战场的湿鬼塔。

    地球。

    我苏越,终于杀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