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27章 无敌之路,嘲讽全球武者
    哇!

    舒服啊。

    洗着澡,看着表,舒服一秒是一秒。

    浴池!

    热水!

    音乐!

    手机!

    还有那一部又一部,令人热血沸腾,令人口干舌燥,甚至令人窒息的……新闻纪录片。

    是啊。

    自己离开神州才多久,新闻里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一句恍如隔世,真的不虚假。

    苏越在浴池里泡了40多分钟,他要将腌进来的死泥都泡起来。

    也难怪异族发了疯,居心叵测的要攻占地球。

    这里的气候,简直舒服到让人瘫痪。

    干燥的毛巾。

    冰爽的冰阔落。

    香喷喷的沐浴露。

    苏越简直爱死了地球,在湿境的日子,根本就是一场噩梦。

    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舒展开的感觉,令人想要飞升。

    仙界?

    哪里是仙界?

    我的祖国,我的母星,这里就是仙界啊。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脑海里缺了点什么。

    对。

    酬勤值提示音。

    在湿境的时候,这个提示音已经和呼吸一样,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

    可回来之后,提示音就断了。

    苏越开始不习惯,甚至有些心慌。

    习惯了天天在强大,突然间停下来,还有些愧疚感。

    而且他发现了另一个郁闷的事实。

    阳向族模式,在地球竟然会打折扣。

    没错。

    爱的代价已经是2.0版本,理论上可以提升10卡气血。

    可苏越悄悄转换状态,使用技能之后,却提示提升了5卡。

    我消耗了1500酬勤值,竟然只增加外5卡气血。

    系统解释了原因:在地球,阳向族状态,提升效果折半。

    这就令人肝疼了。

    不会是系统发现了漏洞,专门打了补丁吧。

    虽说阳向族可以避免一次残废肢体,但效果折半。

    在地球,酬勤值原本就不够用,这简直是雪上加霜。

    看来,这系统就是一分钟都不让你闲着。

    苏越已经决定,等入学西武,解决完所有琐事,就立刻就下湿境。

    收起系统,苏越开始穿衣服。

    洗浴完毕,他觉得自己能轻三斤,也不知道搓下来多少死泥。

    随后,他清清爽爽理了个寸头。

    咦?

    镜子里那个祸国殃民的英俊帅哥,你是谁?

    哦,原来你是苏越。

    幸会幸会。

    苏越自恋了一番,才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浴室。

    这颜值。

    如果满分是10分,那自己一定是11分。

    另外一分,是气质。

    ……

    潘一正在外面等着苏越。

    听潘一正说,牧京梁要出国,苏越还有些意外,看来国外果然不太平。

    苏越洗澡的时候,牧京梁已经踏上征程。

    不愧是一家人,这么关心自己的女婿,竟然为了自己拖延时间。

    岳父,你放心吧,女婿会孝顺你的。

    苏越心里还感动了一下。

    “苏越,你要的测试仪,神州最新款,军方专供,送你了!”

    潘一正递给苏越个手表!

    不错!

    不愧是军部特供,一看就做工精良。

    “快,测一测,我看看你水平!”

    潘一正连忙说道。

    苏越点点头。

    因为气环的原因,现在苏越操控气血已经易如反掌。

    怪不得,人们都说封品之后,修炼战法会很容易。

    在气环的操控下,可不是容易的很。

    “苏越,你厉害啊,刚刚凝练出气环,就操作的这么游刃有余!”

    潘一正猛地愣了一下。

    一般情况下,武者在凝练出气环之后,要熟悉起码两个月,这个过程,一点不比修炼一部战法简单。

    可苏越颐指气使,顺畅的很。

    “啊,就这玩意,还有不熟练的人?那脑子得多笨!”

    苏越一愣。

    脑子笨?

    潘一正目瞪口呆,你这是在嘲讽全球武者啊。

    想当初,自己可是整整修炼了一个月,就这还是成绩前茅。

    随后,潘一正也想通了。

    其实这都是苏越在洗骨期打下的基础。

    一般人都是20卡,急急忙忙就封品,根本没时间去掌握战法,更谈不上对气血的掌控。

    而苏越硬是扛到了50卡,连素质刀都能施展出来。

    别人距离终点还有五公里,而苏越封品的时候,就踏在了终点线,这能比?

    他能直接操控气环,也理所应当。

    “咦,潘大锅,你当初一品的时候,难道操控不了?”

    苏越又狐疑的问道。

    “哼,我在你这个年纪,比你熟练太多。”

    潘一正轻蔑的一笑。

    对不起,我的良心。

    为了面子,我吹了个牛,但这是苏越逼我的。

    “我就说嘛,潘大锅你现在是弱了点,妖刀都镇压不了,但怎么可能连这种低端的气环都操控不了。”

    苏越点点头。

    潘一正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毕竟,自己确实镇压不了妖刀。

    “出来了……什么,61卡!

    “这怎么可能,你不是昨天才封品的吗!”

    这一次,潘一正是真的坐不住了。

    你50卡封品。

    满打满算,修炼了一天时间,你就是个神仙,也没道理一天就修炼出11卡气血啊。

    理论上,100卡就可以突破到二品。

    这根本就是个妖物啊。

    “唉,成绩还不错,不枉我苦修一场!”

    苏越叹了口气。

    加上刚才提升的5卡,一共61卡气血。

    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差的成绩。

    还不错?

    你小子人心不足蛇吞象,简直气的人肝疼!

    潘一正心里叹息。

    现在的年轻人,简直就是妖孽啊。

    “潘大锅,100卡的时候,我是不是就可以提升为二品境界?

    “二品和一品,有什么区别呢?”

    苏越又问道。

    理论上,这都是在武大学习的内容。

    毕竟,考上四大的学生,大多还是刚刚超过了19卡分数线。

    每年高考更多的学生,还是徘徊在17、18卡左右的学生。

    苏越的情况,属于严重超纲。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100卡确实可以突破到二品。

    “但在一品境,你可以压气环,等200卡再突破。有些追求卓越的人,一般都会想办法压气环。”

    “下三品武者,被称为低阶武者,这个阶段,主要的目得是筑根基。

    “二品和一品的差距,主要是三点差距:气环运转速度,气环承载气血上限,还有气血强度。

    “气环运转速度越快,武者吸收灵气的速度也更快,从而修炼更快。

    “如果你没有选择去压气环,那在一品境,上限就只是100卡。这时候必须要突破二品,打通新的气血上限,否则无法修炼。

    “气血强度,这很好理解,二品比一品恢复速度快,储量高,也可以修炼更强的战法。”

    潘一正道。

    “速度快,力量强,上限高,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要想办法突破,谁还会压气环?”

    苏越一愣。

    “下三品,是筑根基阶段,如果你不压气环,你的上限会很低。

    “等到了三品巅峰,压过气环的卓越武者,根基会比你强一倍。等到了四品以上,你就永远不可能是同阶压气环的对手。

    “这么和你说吧,心里有一个宗师梦的武者,都会压气环。

    “而那些仅仅需要品阶的气血武者,会直接突破。

    “但话虽然如此……最近几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武者,选择放弃压气环,其中不乏天骄。

    “相对于骨象,基础根基对宗师的影响,其实要更加渺小。

    “哪怕是我们这些宗师,有很多也没有压气环,这纯粹看你自己的选择。

    “压气环,据说涉及到了八品以后的路,它距离咱们太遥远,现在很多人已经放弃了压气环。

    潘一正想了想,突然一脸惆怅的又补充道:

    “压气环,其实是一条孤独又痛苦的不归路。

    “如果你从一品境,就开始压气环,那你以后的每一个品阶,都要付出别人双倍的努力。

    “可沿途你在任何一个阶段放弃,之前的一切努力,将前功尽弃。放弃之后,你除了比同阶武者稍微强一些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同阶无敌,其实也没什么用。

    “既然决定压气环,就要从一品开始,一路压到八品。

    “这是袁龙瀚元帅的警告。

    “其实,我就是一个失败案例。

    “我在前四品的境界,一直在压气环。

    “可到了四品巅峰,我终于坚持不住,选择放弃。

    “在我宗师之后,曾经没有压过气环的武者,和我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悬殊。

    “可以这么说,我在四品境之前的双倍努力,一切归零,不得不承认,其实我肠子也悔青了。

    “如果不是前四品浪费大量的时间,我修炼的速度可能会比现在快很多,毕竟……青春不等人。”

    潘一正语重心长的说道。

    闻言,苏越凝重的点点头。

    压气环。

    虽然和洗骨截然不同,但又有些似曾相识的地方。

    压气环,会付出比被人多一倍的努力,能得到两个好处:

    1、同阶很强。

    2、虚无缥缈的八品根基。

    可想要达到八品,难上加难,对大部分的武者来说,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而同阶最强,又毫无意义。

    毕竟,别人同阶打不过你,完全可以提前突破,以高品直接碾压你。

    更残酷的,这是一条孤独的无悔路。

    在八品前,你只要有任意一个阶段坚持不下去,那之前的努力,将前功尽弃。

    潘一正说的没错。

    在一品、二品境,突破需要的气血并不算太多,或许很多人会尝试压气环。

    但到了四品,五品,甚至是六品宗师境呢?

    到了那时候,你还有时间和精力,去付出比别人多一倍的努力吗?

    时间不等人。

    根据苏越了解,能突破到宗师的武者,是几十万武者里的幸运儿。

    就是在五品,都不知道卡着多少人,终身突破无望。

    翻倍努力?

    简直就是笑话。

    “苏越,你和别人的情况不一样,你先修炼到100卡,但你别急着压气环,也别急着突破。

    “这是一条不归路,如果你选择了突破,那这辈子也就失去了压气环的资格……切记,是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你可以和你未来的导师商量一下。”

    潘一正也没有贸然给苏越建议。

    毕竟,苏越是继袁龙瀚元帅之后,第二个超凡骨象,他注定不是普通人!

    “嗯,我明白。”

    苏越点点头。

    压气环又浪费时间,性价比又低,付出了别人两倍的努力,却只能得到一份收获,以苏越的性格,当然是……压。

    反正自己不怕浪费时间。

    “袁龙瀚元帅是绝世强者,他一定是全程压气环突破吧。”

    苏越又问道。

    “这个……应该是吧,否则他不可能同阶无敌。

    “压气环,也被称之为无敌之路,很难走的。”

    关于袁龙瀚元帅,他了解的还真不算多。

    “好,去西武我再研究吧,反正现在也不到突破的时候!”

    苏越点点头。

    “对了,这是你这次战争的奖励。

    “现金万,战争胸章三枚,第一枚,是奖励你在第一战场的反杀。第二枚,是你拯救宁兽皇子,力挽狂澜。第三枚,还是奖励你拯救宁兽皇子。

    “还有一些辅助修炼的丹药,价值500万左右,你去西武可以慢慢用。”

    潘一正给了苏越一些盒子。

    “不知不觉,我都已经有了七枚胸章,真是世事难料啊。”

    苏越叹了口气。

    军方和官府的奖赏,大概也就这些东西了。

    金钱,不可能太多,这是惯例。

    丹药,也有一个限额。

    而自己现在还是个学生,明显不可能封赏官职。

    这时候,勋章就成了最佳的犒赏。

    你非要说这些铁片没用,那还真不一定,不知道又多少强者想积攒这些东西,毕竟,在神州有一些特殊的事情,有勋章会容易一些。

    可你要说有用,眼下还真的只能是收藏。

    如熊泰光那种犯了罪的人,一袋子胸章,也就每天擦一擦解闷而已。

    “三天后,西武开学,我可以派车送你去学校。”

    潘一正道。

    “三天……这样吧,派辆车,送我去趟青武吧。”

    苏越那一袋子辈树皮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特别是杜惊书那个择兽腰包,哪怕闭了口,但臭味依旧令人无语。

    “也行,青武距离这里也不远。

    “对了,你是装了一袋屎回来了吗?为什么择兽腰包里的东西那么臭?”

    潘一正突然又问道。

    “那是秘密。”

    苏越阴森森笑了笑。

    ……

    北武!

    作为仁青省唯一的一所a类武大,报考这里的学生,也有几千人。

    距离开学还有三天,但已经有很多学生陆陆续续赶来,由于入学手续还没有办理,所以他们只能居住在校外的宾馆,但白天的时候,依然是有不少学生来学校闲逛。

    北武并不禁止外人进入。

    王路峰报考了东武。

    这两个月,他一直跟随着师傅苦修,终于是在开学前,完成了黄金骨象,并且成功封品。

    王路峰目前的气血,达到了可怕的一品35卡。

    很厉害的成绩。

    等有机会,他一定要找那个情敌较量较量。

    敢和我抢弓菱,简直是活腻了。

    马上要开学了,并且师傅也要清修,王路峰准备去学校。

    正巧,王南国出差,在青武所在的城市,有个案子。

    之后,王路峰便直接来青武,等王南国办案结束,可以直接将他送去东武。

    而且王路峰也特别想来青武看看丁北图。

    他很敬重丁北图,可惜,老师在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甩手离开。

    这一直是王路峰的心病。

    开学前,王路峰想亲自来见见丁北图。

    “咦,是奇迹军团的车。

    “哇,还是军部的车帅,就是比侦捕局的霸气。”

    侦捕局的车刚到青武门口,在他们前面,停下来一辆军部的车。

    “呀……那个人……那不是……苏越……他是苏越……”

    突然,王路峰一声惊呼。

    “咦,还真是苏越,看来他也是来看丁北图,你们还真有缘。”

    王南国笑了笑。

    苏越的功绩虽然没有在媒体上宣传,但只要参加过北区之战的武者,都对这个运气冲天的小子记忆犹新。

    “咦,苏越这是逃荒来了?大包小包。”

    说话间,王路峰已经下车。

    他看到苏越跳下车,从后备箱里,拎出了两个大包袱。

    对。

    和电视里,逃荒的难民,一模一样。

    而王南国却皱着眉。

    那是……择兽腰包?

    苏越这小子,竟然有两个?

    这还能得了。

    自己混了一辈子,到现在都没弄到一个择兽腰包。

    那种东西根本用钱买不到,得用功勋去兑换。

    “苏越,好久不见,你小子最近跑哪去了。

    “卧槽……你用破麻袋,扛着一袋屎干什么?

    “发酵化肥呢?”

    王路峰原本想来个亲切的拥抱。

    可下一息,他便被苏越差点臭晕。

    这家伙,这是什么癖好。

    呜!

    苏越刚刚将择兽腰包拿下去,军车猛地掉头,然后不惜一切狂奔而去。

    臭啊。

    车上的司机泪流满面。

    他必须要赶紧逃离苏越。

    上辈子这是造了什么孽,潘将军派的是什么任务。

    一路上,开着窗户都散不了味。

    执行任务的特种车辆,装着一车屎,那种酸爽,谁能理解。

    呛鼻子就算了,关键辣眼睛。

    司机觉得自己都近视了。

    逃!

    立刻逃离,绝不拖泥带水!

    “老王,好久不见。

    “哇,黄金骨象了啊,厉害,厉害,果然厉害,佩服!”

    苏越一转头。

    没想到,竟然是王路峰。

    他乡遇故知,这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没想到啊。

    王路峰年纪轻轻,竟然都已经洗骨成功了。

    他可能是没有修炼隐匿战法,所以眼珠子里时不时爆发着金光,和孙悟空一样,看着很拉风。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厉害。

    咦。

    不对啊,我也是年轻人。

    我也厉害!

    “苏越,你疯了啊,扛着一袋屎来青武干什么,那边有垃圾桶,快扔了!”

    王路峰捏着鼻子。

    苏越背上扛着一个大包袱,另一个用长棍子抗在肩上,他现在活脱脱一个拾荒者。

    “王路峰,你闭嘴……那是择兽腰包,卖了你都换不来一个!”

    王南国下车。

    他捏着鼻子走过来,不得不说,苏越用择兽腰包装屎这种行为,真的是旷古绝今。

    说起来,这择兽腰包到了苏越手里,也真是倒了血霉。

    别人的择兽腰包,那都是仔仔细细保养,生怕有一点点污垢,恨不得供起来。

    可苏越你倒好。

    简直和破麻袋一样,也就是王南国了解苏越的本事,才仔细看了一眼。

    如果是别人,谁能发现。

    就连他侦捕局局长,都差点走了眼。

    择兽腰包原本就和麻袋相似,再加上如今脏的令人作呕,谁能想到择兽腰包身上。

    “咦,苏越,你也封品了?”

    王南国又问道。

    随后,他心脏狠狠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

    “是啊,昨天刚封品,进度有点慢了。”

    苏越尴尬的笑了笑。

    杜惊书的择兽腰包确实太臭,大门口的人都早已经被熏的逃之夭夭。

    自己现在就是个臭味源。

    门口的保安无数次想走过来轰人,但苏越从军部的车上下来,明显是惹不起。

    而且和他说话的青年,那可是黄金骨象。

    这更加惹不起啊。

    青武的保安虽然是普通人,但毕竟经常接触武者,他对武者也算是了解一些。

    黄金骨象,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洗骨,什么概念?

    那可是宗师资质。

    如果没有意外,这个青年一定四大武院的学生,而且是很厉害的那种。

    惹不起。

    而且他从侦捕局的车上下来,明显也是官宦人家,更加惹不起。

    事情扑朔迷离啊。

    黄金骨象,侦捕局,还有一个挑着一包袱屎的青年……

    这些牛马不相及的人,为什么能走在一起。

    诡异。

    保安已经在脑补一些画面,难道这个扛屎青年,是个逃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