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腹黑世子妃日常〕〔无上神王〕〔叱咤终只二三人〕〔旧日只狼〕〔第一幸运〕〔末世之我有仙源〕〔邪王溺宠:我家兽〕〔仙界黑客〕〔夫君总想打断我炼〕〔村女重生〕〔九死丹神诀〕〔偏执江少的小祖宗〕〔千年枕上蝶〕〔冠冕唐皇〕〔凤帝九荒〕〔快给本宫跪下〕〔朝辞白帝暮遇嵬〕〔落落奇幻之旅〕〔余生有你,甜又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29章 苏越,你个假粉丝
    “是辈树皮!”

    突然,一个其他武大的教授惊呼,声音很尖锐,就像是黑夜突然被野狗咬了一口一样。『→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果然!

    是辈树皮。

    所有人口干舌燥,丁北图更是被惊讶的浑身僵硬。

    苏越和摆地摊卖袜子的小商贩一样,不断从腰包里往外拿辈树皮。

    一卷!

    两卷!

    三卷!

    ……

    辈树皮的颜色和材质,都特别古怪,起码在地球,目前还无法进行仿制,况且,也没有必要。

    除了环境语言学的教授,没有人会在意辈树皮。

    而出售辈树皮的人,也大多都是军部的武者,他们没必要用假的辈树皮骗这些学者。

    所以,市面上根本就没有伪造的辈树皮。

    哪怕是阳向族都没有伪造的意义。

    所以,这个少年拿出来的东西,一定是真的。

    这些教授做梦都在研究辈树皮,更是一万个可以确认。

    还有。

    这少年的包,竟然是择兽腰包。

    那种恐怖的弹性,任何材质都代替不了。

    “丁老师,高中毕业了,我一直也没时间来看看您。

    “前段时间,偶然的机会,下了一趟湿境。

    “这位领导,执意要说这是土特产,那就算是湿境的土特产吧,咱们家乡也没有。

    “我专门给您背了点,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您没事看看……就算解闷吧!”

    当择兽腰包缩小到正常腰包大校的时候,苏越面前,已经堆积了很高的一摞卷轴。

    全部都是辈树皮。

    这些是没有被宁兽用过的辈树皮,除了两张人物武者的遗留,其他全部在这里。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定格在校门口,一个个呆若木鸡!

    苏越短短几句话,信息量大的可怕。

    下湿境?

    你一个普通人,竟然也敢下湿境?

    特别是青武的校长,一张脸简直比秤砣还要青。

    丢人啊。

    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虽然青武是倒数的a类武大,但也是个堂堂校长,可自己竟然干了一次狗眼看人低的事情。

    能扛着两个择兽腰包的年轻人,可能简单吗?

    自己也是眼瞎。

    怎么就没认出来,那是择兽腰包呢。

    唉。

    拼搏了一辈子,连个择兽腰包都没有。

    “这位同学,您……是不是宁兽丛林的那一位?”

    突然,巡视组领导狠狠一拍脑门。

    未封品。

    择兽腰包。

    大白菜一样的辈树皮。

    除了在宁兽从林,他根本就想不到还能有什么来源。

    巡视组领导虽然没有参加过北区那一战,但他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

    一名铂金骨象的年轻人,以一己之力,生生逆转了北区战场的格局。

    既然看上去是普通人,那一定就是隐藏了骨象和气血。

    除了他……还能有谁?

    “莫说破。”

    王南国轻轻摇摇头。

    军部一直在保密,那一日苏越现身的时候,浑身电光火花,而且距离低阶战场遥远,人们也看不清他的脸。

    就这样隐藏着身份,也是一种保护。

    谁知道在什么地方,就可能藏着一个阳向教的奸细。

    “嗯,抱歉!”

    巡视组领导也暗中点点头。

    是自己鲁莽了。

    但他心里还是酸的很啊。

    现在的年轻人,简直就是一群妖怪。

    我好歹也是个五品武者,我也去过第五战场。

    别说宁兽从林的中央地带,我特么连边缘都不敢去,生怕被宁兽撞死。

    “丁老师,你们青武有个小推车吗?这些卷轴就送您,就当学生的一点点心意!”

    苏越一脸平静,就像一个卖菜的小贩,送了一堆不值钱的大白菜一样。

    “有,保安,你快去找个小推车。”

    丁北图还没有开口,青武校长一声惊呼。

    救命宝贝啊。

    这简直是天降横财,哪怕再大的价钱,也买不到这么多辈树皮。

    丁北图不小心烧的那几卷,连这里30分之一都没有。

    湿境种族,懂文字的本来稀少,而且他们也会有意识的摧毁辈树皮,这就使得辈树皮异常珍贵。

    “苏越,这太多了,你不知道辈树皮多珍贵,很值钱的。”

    丁北图连忙走出来。

    这些辈树皮如果卖给各个武大,可能都过千万了。

    以前没有语言学教研室的时候,辈树皮其实也没有这么值钱。

    但现在八个武大相互竞争,辈树皮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还有一个因素,随着湿境不少文字被破解,教研室也可以从辈树皮上分析出更多的信息,所以辈树皮价格再涨。

    钱其实还是小事,主要是没人卖啊。

    “同学,这么多辈树皮,直接送给青武,太可惜了,我们岚武可以花钱购买一批。”

    “同学,我们兴武也可以出钱购买。”

    “柯武也想买点。”

    还不等苏越开口说话,其余五大的教授们,便纷纷围上来。

    开玩笑啊。

    这么多辈树皮,这里面得蕴含多么大的价值。

    关键教育部对各个武大的教研室下达考核命令,这次青武是倒数第一,可下一次,谁知道哪个武大会倒霉。

    早早积攒辈树皮,也是未雨绸缪。

    青武校长简直气的差点晕过去,当着老子的面,抢老子的东西。

    真是点背。

    丁北图这个学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各个武大都在场的情况下来。

    如果没有这些武大的人,青武随便忽悠两句,再给个几百万,一个学生,说不定也就忽悠过去了。

    可现在倒好。

    这群人在场,一定会恶意竞争。

    不是个好消息啊。

    “不好意思诸位,我说过,我的老师对我恩重如山,这些辈树皮,我是送给老师的土特产,不可能卖。”

    苏越平静的摇摇头。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丁北图对自己的帮助,不仅仅是学费的支援。

    当初自己想不开,每天郁郁寡欢,丁北图不厌其烦的开导自己。

    对苏越来说,丁北图是打开他心结的最重要环节。

    别说一千万

    哪怕是两千万,苏越也会送。

    辈树皮只是一些擦屁股纸,对自己来说,一文不值。

    但对丁北图来说,可能会改变他下半生的命运轨迹。

    “快,小推车呢?笨手笨脚,快点拉过来啊。”

    青武校长开心的差点蹦起来。

    听到了吗?

    是送!

    这是送给我们青武的东西,你们就不要多想了。

    有了这一批辈树皮,青武一定可以从倒数第一,瞬间反杀到第一。

    真是天佑我青武。

    命运。

    都是命运啊。

    同时,其他武大的教授纷纷黯然。

    青武简直是运气。

    可恨,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这么优秀的学生。

    “诸位也不要灰心,这批辈树皮,我只是送给了我老师个人。

    “如果你们的武大也想研究,可以高薪酬,高待遇,去挖丁老师去你们学校。

    “这样一来,这批辈树皮,就会属于你们学校,其实……不亏的。”

    苏越话落,全场再一次骚动。

    青武校长脸色铁青,他狂喜的表情甚至还没有完全消散。

    挖走丁北图?

    该死。

    这批辈树皮,人家送是丁北图,并不是青武啊。

    顿时间,其他武大的教授窃窃私语。

    同时,不少人看向了巡视组领导。

    “你们别看我,武大之间,高价挖教师,这是教育部允许的事情。

    “不过,你们需要给青武支付一比违约金。”

    巡视组领导摇摇头。

    他都没想到,原本岌岌可危的青武,竟然会突然发生这种巨变。

    还真是精彩。

    “老爸,苏越这小子,贼的很啊。”

    王路峰被苏越的骚操作震惊了。

    拿出辈树皮,还要让老师被挖墙脚,这是要玩死青武啊。

    “人家这是聪明,脑子机灵。

    “青武明显是要放弃丁北图,而现在丁北图拿到这么多辈树皮,难免会被曾经的同僚嫉妒,万一再出现失火的事情,就不堪设想了。

    “唯一让人不敢惹的办法,就是换个环境,开局就是空降的领导,别人下意识就会怕。

    “当然,如果我是青武领导,我就给丁北图一个高两级的官职,这样直接压的同僚不敢再嫉妒。”

    王南国笑了笑。

    “哇,老爸,你们的思想都好复杂。”

    王路峰撇着嘴。

    他最不屑这种无聊的办公室争斗。

    “人要在社会上生存,并不是你能力强就够,算了,你现在还小,等以后就明白了。”

    王南国摇摇头。

    不得不说。

    除了实力全面碾压之外,情商方面,苏越在同龄人中,也是一骑绝尘的典范。

    李星佩,潘一正,甚至是大将牧京梁,谁不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青年。

    如果你是个倨傲的愣头,哪怕你天赋再高,强者们也只是表面赞赏罢了。

    可对苏越,他们表面打压,暗地里又无比关心。

    这才是境界。

    “丁老师,我们岚武正好缺少一个教研室的副主任,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丁老师,早就听闻您学术水平极高,我们兴武也可以给您副主任的待遇,并且津贴翻倍,不出半年,一定让您当主任。”

    “我们同武虽然只是b类武大,但在b类中,年年排名第一位,如果丁老师愿意,直接可以来任职主任,工资津贴翻倍。”

    同武一个教授说道。

    说起来,其实b类武大,是真的财大气粗。

    虽然b类武大的毕业生水平低,新生水平更低,但架不住人多,而且学费贵。

    而a类武大反而比较鸡肋。

    学生说多不多,说优秀,也不算太优秀。

    比资金,b类武大还真的不虚。

    这一刻,气氛就开始尴尬。

    青武的教研室主任差点要哭出来。

    如果没有意外,青武说不定会直接将丁北图升职到主任,然后自己降职。

    飞来横祸啊。

    谁能想到,原本即将被开除的丁北图,瞬间掌握了一切话语权。

    而丁北图却苍白着脸。

    他自己都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一时间,他甚至开始慌乱。

    “丁北图,如果你还愿意留在青武,我可以给你一个副校长的待遇,但你的权限,仅仅是管理环境语言学教研室。

    “副校长是职级,薪酬也算副校长。”

    青武校长沉思一会,缓缓吐出一口气。

    这已经是他所能许诺的最大让步。

    以丁北图的资历,距离副校长十万八千里。

    甚至,校长会受到不少质疑,对很多工作了多年的老师,也不公平。

    但青武情况特殊,他输不起了。

    假如丁北图真的离开,青武必然是倒数第一,以后的拨款会被腰斩。

    青武之所以是a类武大,是因为整个省没有其他强大的a类武大,只有这一所。

    但最近几年发展,不少b类武大蠢蠢欲动,都想要晋升。

    假如下一个b类武大晋升a类,他青武,就是降格的那一个。

    输不起。

    真的输不起了。

    至于丁北图当副校长的事情,自己来解释吧。

    反正也是个虚职,并不算实权。

    这也没办法。

    其他武大并没有校长来,他们还不敢随便承诺副校长,青武属于抢占先机。

    “丁老师,如果您在青武还算习惯,我觉得就留着吧。副校长的名头、或者什么职位,您也一定不在乎,这些不重要。

    “您的学生里,有黄金骨象,有中央军校特招生,他们也有自己的同学,未来我们如果有辈树皮,一定先卖给您!”

    苏越朝着丁北图点点头。

    这时候,青武的小车,已经将所有辈树皮拉走。

    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青武校长一定会履行诺言。

    这一批辈树皮是小事,重要的还是以后。

    边上还杵着一个王路峰。

    这家伙的黄金骨象,其实也挺唬人。

    可惜自己不能暴露资质。

    “丁老师,我一定发动我东武的同学,尽量将辈树皮卖给青武。”

    王路峰终于聪明了一回,这次他及时打出助攻。

    “通知人事部,立刻办理丁北图的晋升手续!”

    青武校长心脏一抽。

    这两个小鬼,是在威胁自己啊。

    又是东武,又是战*校,这是明着告诉自己,如果丁北图受委屈,以后你青武,一张辈树皮也得不到。

    这帮天骄的同学圈,很可怕的。

    唉!

    其他武大的教授们纷纷黯然。

    特别是另一个武大的教授,如今青武逃过一劫,那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可惜,青武捷足先登。

    现在他们哪怕许诺了副校长,也已经迟了。

    “恭喜青武得到不少辈树皮,半年时间,希望你们不要让教育部失望!”

    巡视组领导点点头。

    这一次,青武真是运气。

    “放心,青武一定给教育部一个满意的答复!”

    校长后背满是冷汗。

    只要有辈树皮,以青武的教授水平,一定可以有成果发布。

    丁北图长吁一口气。

    他看了看苏越,又看了看王路峰,同时也回想起了弓菱。

    这才短短一年,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就已经出息了。

    欣慰啊。

    丁北图眼眶湿润,根本不知道如何表达心里的感觉。

    “我们走吧!”

    巡视组朝着王南国点点头,准备离开。

    “诸位老师,再等等!”

    咚!

    突然,苏越转头,将旁边的腰包又拎过来。

    众人皱眉。

    他们已经能确认,所有的臭味,都来自这个腰包。

    毕竟,上一个已经打开了。

    “其实,我这个包裹里,也是辈树皮,但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这些辈树皮……可能不太干净。

    “如果诸位老师愿意的话,我可以卖给你们。”

    苏越笑了笑。

    给青武的已经够了。

    自己辛苦了那么久,终究是要赚点钱的嘛。

    “什么……还有!”

    一群人立刻停下脚步,有些人目瞪口呆。

    这小子,到底从哪拿来那么多辈树皮。

    “我买,别说脏,哪怕就是沾了屎,那也得买。”

    “对,你就是从下水道里捞出来,我同武也买。”

    顿时间,教授们纷纷说道。

    脏不怕。

    就怕你辈树皮不够!

    “唉,其实有些惭愧,这些辈树皮……还真的沾了屎。”

    苏越叹息一声。

    他找了根长棍,将择兽腰包里的东西,全部挑出来。

    是辈树皮,没错。

    可惜。

    和上一个包裹的卖相,简直是不能比较。

    上一个卷的整整齐齐。

    而这个,却皱皱巴巴的团着,甚至上面还糊这一些污秽,臭气熊天。

    “那个保安大哥,帮忙去食堂找一个密封的塑料袋,不对……帮我找十个,谢谢!”

    辈树皮全部倒出来,苏越朝着保安笑了笑。

    唰!

    眨眼间,小保安没影了。

    这可是副校长的学生,他哪里敢耽误事。

    “诸位,我也不厚此薄彼,只要愿意买的武大,你们平均分配,市场价就行,拍卖什么的,就算了。”

    苏越舔了舔舌头。

    哪怕是市场价卖,这些东西也上千万了。

    虽然臭的人眼睛疼,但这么多辈树皮,真的很珍贵,任何一个武大都不会错过。

    保安找来了保鲜袋。

    苏越将杜惊书的腰包仍在保鲜袋里,然后又套了十层。

    嗯!

    这样就能封印了臭味。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几个武大瓜分了苏越的辈树皮,结账的时候,一共是一千一百多万,他们都要走了苏越的账户,一个工作日后会直接汇款。

    中午的时候,在青武食堂,青武校长安排了饭。

    当然,饭桌上只有丁北图、王南国,还有苏越和王路峰,他们知趣的没有打扰。

    丁北图欣慰的语无伦次,王路峰也表达了自己当初的歉意。

    饭后,丁北图叮嘱他们在湿境注意安全。

    最后,三人离开青武,丁北图在学校门口送别。

    小保安对着丁北图就敬礼。

    副校长啊。

    很可怕的。

    ……

    “苏越,长途车晚上发车,下午如果没事干,跟我去侦捕局转转?”

    车上,王南国突然说道。

    “侦捕局?”

    苏越一愣。

    晚上的车票,一下午时间,苏越正好不知道该去哪。

    “我来青武,是为了突击审讯一个宏园籍的阳向教成员,他身上或许有阳向教据点的消息。

    “可惜,这家伙嘴硬的很。

    “你现在身份特殊,其实也有资格看看侦捕局审讯,不算违规!”

    王南国道。

    苏越是西武学生,每年侦捕局都有各个武大的学生来实习,能有四大武院的学生前来,那是蓬荜生辉的事情。

    况且,苏越功勋赫赫。

    “也好,我也想近距离看看,这些背叛到阳向族的人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苏越点点头。

    他痛恨阳向族,更痛恨阳向教。

    可毕竟还没有近距离接触过。

    “苏越,刑讯逼供啊,很可怕的,千万别吓着你!”

    王路峰阴阳怪气。

    “有宗师可怕吗?有妖兽可怕吗?

    “儿子,你有时间多向苏越请教请教,别傻里傻气。”

    王南国叹了口气。

    儿子的智商,也不知道有救没救。

    王路峰黑着脸。

    自己好像又弱智了,人家苏越可是脚踏过妖兽的狠人。

    ……

    侦捕局!

    王南国是外地单位,所以要去办一些手续,需要一些时间。

    苏越和王路峰在侦捕局大院等着。

    院子很大。

    甚至在院落中央,还摆着几十个木桩,以及一些健身器材,似乎是方便侦捕局成员锻炼。

    “侦捕局,难道还修炼咏春拳?”

    看着这些木桩,王路峰皱着眉嘀咕道。

    咏春。

    打异族?

    噼里啪啦。

    那还不累死?

    “你没看木桩上的刀痕吗?侦捕局应该也修炼刀法。”

    苏越笑了笑。

    咏春拳厉不厉害,苏越不清楚,但上战场,哪怕宗师都得拿兵器。

    “苏越,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和你说!”

    王路峰突然露出了神秘莫测的表情。

    “嗯?什么事?”

    苏越问道。

    “我如果说出来了,你可能会认为我在装比,大家都是同学,我真的不愿意炫耀。

    “但既然你执意要问,我就只能说出来了,是你逼着我问的。”

    王路峰表情还有些纠结。

    “我……?”

    苏越脑子有些转不动。

    大哥。

    是你要说的,好不好。

    装比也是你身上的陋习!

    扯什么我逼着问你。

    智障吗。

    您千万别说了。

    “苏越,听说过……三刀流吗?”

    王路峰表情更加神秘。

    “三刀流?

    “左手右手各一把,嘴里再含一把,世界第一大剑豪的那种吗?

    “我觉得三千烦恼凤就挺厉害!”

    苏越瞬间来了兴趣。

    王路峰应该再将头发,染成水藻的绿色。

    “苏越,你扯什么犊子呢。

    “你要时时刻刻记着,你是个武者。学如逆水行走,不进则退。

    “虽然洗骨了两次,但也不是你骄傲自满,荒废时间看漫画的理由啊。

    “还记得伤仲永的故事吗?你不努力,迟早要被别人超过去。

    “还有,是百八烦恼凤。三千世界。你连招式都记不清楚,看什么漫画呢,你个假粉丝。”

    王路峰语重心长的纠正了苏越的错误。

    假粉丝。

    这个沉重的名词,让苏越有些羞愧。

    原来是自己记错了。

    “听说过群攻战法吗?

    “我的三刀流,可以用一刀的罡气,朝着三个方向,同时斩出去三道刀气。

    “三刀流一出,我就是以一敌三的绝世强者。

    “你肯定没有见识过这种精妙的战法,如果你低三下四的请求我,我或许可以给你见识一下。

    “好吧,看在你苦苦哀求的我面子上,就让你见识一下吧,算是给你涨涨见识,别去了西武被人看不起。”

    王路峰自顾自的说道。

    随后,他到武器架上,找来一柄没有开刃砍刀。

    这应该是侦捕局平日里训练用的兵器。

    苏越楞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陆峰兄。

    您是个戏精吗?

    什么叫我苦苦哀求?

    什么叫你勉为其难?

    从前到后,我都没有说话的机会好吗?

    我不想看。

    真的,我一眼都不想看。

    我见识足够多了。

    大哥!

    然而,信心十足的王路峰,哪里能理会苏越的情绪。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一雪前耻的时候……到了。

    自己的师傅是宗师,这也是师傅的绝学,其他人哪里有资格学习群攻战法。

    唉!

    一个人太优秀,就敢和日月争光辉。

    一步的落后,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后劲。

    等以后我下了湿境战场,以三刀流战法的威力,必然可以很快出人头地。

    你们这些一刀一刀砍的武者,唉……太弱了。

    嗡嗡嗡嗡!

    气环浮现而出,王路峰双手紧握刀柄,眼珠子里黄金色的强光更加刺目。

    “咦,有些意思,这三刀流战法,也算不错了。

    “王路峰这小子,进步真的好快。”

    苏越点点头。

    王路峰嘴角带着轻蔑的冷笑。

    这是高手该有的表情。

    唰!

    咔嚓!

    咔嚓!

    咔嚓!

    果然,随着王路峰大臂甩下,他面前赫然是同时斩出了三刀刀芒。

    刀芒掀起了地面的尘土,随后分别击杀在三根不同的木桩之上。

    这木桩很坚固,王路峰只是劈开了三个裂缝,并没有直接撕碎。

    呼!

    王路峰站起身来,吐出了一口悠长的浊气。

    这时候,他的表情宛如在要账。

    也幸亏自己突破到了一品,否则,这三刀流还真的斩不出去。

    “嘿,你们干什么的!”

    听到巨响,侦捕局几个成员连忙跑过来。

    他们大多都是一品武者。

    嘶!

    可当他们看到王路峰的刀痕之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而且王路峰手里的刀,还是训练用的无刃刀。

    这就是可怕了。

    木桩是经过了特殊浸泡,哪怕是开刃的刀,都很难斩下这种刀痕。

    而且他一刀劈开了三个木桩,这是怎么做到的。

    简直诡异。

    “黄金骨象……这位同学,您是?”

    一个二品的小队长连忙问道。

    黄金骨象!

    对他们这些b类武大的毕业生来说,黄金骨象,那可不得了。

    “我爸是层岩市侦捕局局长,来这里办个案子,我闲来无事,手痒,顺便练练刀。”

    王路峰笑的很淡漠,有些高手寂寞的意思。

    “苏越,要不你也来一刀?

    “有对比,才有伤害!

    “只有认清楚你自己的战法,你才能知道和我的差距,你才能知耻而后勇啊。

    突然,王路峰将刀递给苏越。

    虽然素质刀威力强大。

    但论杀人效率……真的一般般啊。

    ……

    ps:推荐票快过一万了,大家帮帮忙,投票一下。感谢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