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生符行图〕〔风卷长天〕〔大医凌然〕〔重生之我是阿斗〕〔精灵宝可梦之第二〕〔这就是无敌〕〔大楚怀王〕〔武侠之神级捕快〕〔万古第一帝〕〔超级小神医〕〔尘坠〕〔噬天录〕〔异世痞王〕〔江湖多风雨〕〔仙娱系统〕〔交战〕〔女权世界的青春物〕〔带着女儿闯末世〕〔从大海贼开始的无〕〔九零空间福运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0章 去肠肛医院吗?
    五楼,局长办公室!

    王南国正在和当地侦捕局局长,办理相关手续。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这里刚刚办理结束,二人透过窗户,正好看到了院子里,王路峰斩出去的三刀。

    “老王,看不出来,你儿子小时后虎头虎脑,现在可是出息了。比你这个脑残爹,强很多啊。”

    焦海志锤了王南国一拳。

    他俩是大学同学,同宿舍,上下铺,一碗饭都要抢着吃的那种。

    平日里工作忙,大家没机会碰面,这次也难得能聚聚。

    王路峰出生的时候,焦海志非要当干爹,可王南国觉得他太丑,怕影响了儿子的颜值,严厉拒绝。

    “哼,我的儿子,那是天纵之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儿陆峰,有宗师资质。

    “你这种水平,根本理解不了!”

    王南国不屑的讥讽了焦海志一眼。

    就这三刀,自己出去能吹一年。

    “陆峰身旁的少年,就是苏越吗?

    “铂金骨象,高考状元,素质刀法,青王之子,而且在第五战场出尽风头,看上去也很平常啊。”

    焦海志又道。

    “平常?

    “再等三年,我看你这句平常,怎么能说出口。”

    王南国冷笑。

    关于苏越超凡洗骨的事情,应该是仅限军部几个人知道。

    “不过说真的,陆峰学会群攻战法,在东武一定会出人头地,就这一步,他已经走在了所有的学生前面。

    “包括,这个高考状元。”

    焦海志道。

    “或许吧!”

    王南国叹了口气。

    王路峰毕竟有个宗师师傅,这也是他唯一可以骄傲的地方了。

    群攻战法,毕竟很珍贵,一般人也没机会。

    但王南国觉得,过不了多久,苏越一定也可以学会群攻战法。

    论资质,王路峰终究是有些不足。

    院子里。

    王路峰洋洋得意,听着一群人的吹捧,几乎要飘起来。

    “苏越,你愣着干什么啊?

    “虽然你不会群攻战法,但你有素质刀法。你的刀,应该可以彻底斩碎木桩,来……给大家表演一个。”

    王路峰连忙将苏越拉过来。

    “这个,我就算了吧!”

    苏越摇摇头。

    他觉得还是给王路峰留下点尊严,要不一直自卑,也不是个事。

    “苏越,不给我面子是不是。

    “咱们亲亲弟兄,要经常切磋。要不然,我比你强太多,你都不知道你差我多远。

    “我总得给你留个背影,供你追赶嘛!”

    王路峰笑的很贱。

    老苏啊,老苏。

    你个老阴比,你也有怕的时候。

    群攻战法是第一步。

    我慢慢再反超你。

    “这位同学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王大少,还是给我们讲解一下,刚才那一招三刀,是怎么做到的。”

    侦捕局的小伙们眼热啊。

    一刀,同时砍中三根木桩,这简直拉风到了极致,根本没办法用语言描述。

    帅!

    就一个字。

    对于苏越?

    一个相貌平平的路人甲,不值一提。

    苏越被气的牙疼。

    王路峰这孩子。

    飘!

    有点太飘了。

    难道……是我苏越拿不动刀了?

    “唉,既然你非要看看我的刀,那也行吧。

    “大家一会别笑我就行,不是很熟练。”

    苏越突然接过王路峰手里的钝刀。

    “这位同学,你可小心点,刀没有刃,你如果用力太猛,小心被木桩弹回来伤了你!”

    一个热心的侦捕局小伙提醒道。

    “没事,我距离木桩远点,用罡气砍杀。”

    苏越点点头。

    “对了,麻烦大家能让开点。”

    他又补充了一句。

    “快,大家都让开!”

    王路峰和侦捕局成员都让开。

    “王大少,你这个同学,是不是……这……有点问题。”

    一个侦捕局小伙指着自己的脑袋,侧面问了问。

    你个连气血波动都没有的普通人,你距离木桩一米外,你还要用罡气出刀?

    也就邪门了。

    现在的学生,这么虚荣。

    “你们别小看我这同学,一会保准能吓你们一跳。”

    王路峰满脸自豪。

    虽然苏越的战法不如自己,但能震慑一下侦捕局,他脸上也有光。

    哥就是这么优秀,连同学都这么厉害。

    这也是给我爸长脸。

    ……

    办公室里。

    苏越即将出刀的样子,也落在两个局长眼里。

    “老王,这个高考状元,真的能斩出素质刀法,不会是人们以讹传讹吧。”

    焦海志心里其实有些不相信。

    “这不马上就要出刀了,你自己看呗。

    “对了,听说你这些木桩购买价格不便宜,斩碎了,你不会心疼吧。”

    王南国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挚友之间,唯有互相嘲讽。

    “笑话。

    “就这满院子木桩,你能斩破几根,就算几根。

    “对了,你斩破几根,我不光不让你赔,我还送你。你斩破几根,我再买的时候,给你宏园市也送几根。”

    焦海志轻蔑。

    什么玩意,就要斩破我的木桩。

    这可是神州科研院的新产品,一根售价40万。

    这院子里的木桩,还是侦捕局帮科研院破了个案子,对方奖励给自己的产品。

    让侦捕局买?

    怎么可能。

    太贵了,这都是四大武院和战*校用的东西。

    “那就提前谢谢你了,到时候你别反悔就行!”

    王南国笑道。

    咦!

    不对劲啊。

    苏越的起手式,似乎不像是素质刀法。

    王南国关注着苏越。

    可突然间,他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每种战法,都有一个特定的起手式,可以用来运转气血。

    可苏越的起手式,并不是素质刀法。

    他要干什么?

    “王南国,当年咱们都尝试着修炼过素质刀法,起手式不对劲啊。”

    焦海志道。

    同时,他看王南国的眼里,有些戏谑。

    我看你吹的牛比怎么破。

    ……

    唰!

    突然,苏越的气环,猛地翻滚出来。

    随后,一股罡气运转到钝刀之上,而苏越的瞳孔,直接锁定了七根木桩。

    凤羽狂刀!

    斩!

    刀芒贯日。

    犹如凤羽凌空,直接在空中一分为七,散开成了七刀。

    咔嚓!

    咔嚓!

    咔嚓!

    ……

    咔嚓!

    咔嚓!

    咔嚓!

    ……

    接连响起的木材断裂声,令全场都处于震撼之中。

    呼!

    一刀斩毕,苏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气血储量还是有些少,砍完一刀之后,有些疲倦。

    一共七刀。

    直接斩断六根木材。

    这就是凤羽狂刀的可怕。

    虽然单体威力不如素质刀,但斩破这些木桩,不算什么太大的难题。

    如果是素质刀,苏越有把握将其斩成木屑。

    其实苏越观察过这种木材,由于很湿润,所以比一般的枯木要更加坚固。

    在地球,或许很坚韧。

    但在湿境,几乎是随处可见。

    “王路峰,你看看,我距离你……还差多远!”

    苏越拎着刀,一副要向王路峰讨教的谦虚模样!

    看着直面支离破碎的断木,全场鸦雀无声。

    一个侦捕局小伙走过去,仔细检查了切口。

    刀口很齐。

    要知道,他们这些武者,用利刃都很难砍断。

    这到底是什么恐怖的刀法。

    一刀!

    斩出来七道刀芒。

    六根木桩应声而断,如果是斩在人的脖颈上,那该多恐怖。

    咔嚓!

    当这个青年碰到最后一根木桩的时候,上半截也坠落在第。

    七刀。

    七根木桩,全碎。

    “你……”

    王路峰的肝都在抽抽。

    开什么玩笑。

    群攻战法。

    一刀七斩,无论从攻击力、还是攻击数量,明显要比自己的三刀流强好几个档次。

    这家伙,是妖怪吗!

    王路峰发誓。

    以后再也不能在苏越面前装比了,容易被打脸。

    “王大少,我的七刀流,还能入您法眼吗?”

    苏越又问道。

    ……

    办公室里。

    两个局长面面相觑。

    群攻战法。

    一刀七斩,而且明显很娴熟,一看就是下过苦工,否则不可能这么娴熟。

    焦海志这一次是真的被震撼到了。

    他原本以为苏越沽名钓誉,素质刀法是大家吹捧。

    对方也确实没有实战素质刀。

    但却施展出了比素质刀,还要强的群攻刀法。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这么可怕了吗。

    “七根木桩,记得买给我!”

    王南国心里叹了口气。

    苏越前进的步子,已经快到一骑绝尘。

    王路峰在他面前喧嚣,真的不是什么好决定。

    现在的年轻人,简直是深不可测。

    ……

    侦捕局审讯室!

    苏越斩木桩,只是个插曲。

    王路峰这孙子规矩了,侦捕局上下,对苏越那叫一个崇拜。

    就连局长都连连夸赞。

    苏越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都是你们该夸的。

    我那么辛苦的修炼,除了杀异族,当然也要虚荣一下。

    犯人蓬头垢面,是个三品武者。

    虽然是武者,但也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了人样。

    可从他嘴里,侦捕局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有什么手段,继续吧!

    “我以前是深楚军团的人,第四战场罪犯云集,我什么酷刑没有见过。

    “如果你们厌烦了,就快点杀了我。”

    犯人出奇的嚣张。

    他抬起头,在看所有人的时候,眼珠子充斥着轻蔑和怜悯。

    对!

    就像可怜街边的即将要被冻死的小动物一样。

    这种眼神,让人脊背发凉。

    “阳向教最近很少活动,到底又在酝酿什么阴谋!”

    王南国冷着脸问道。

    “这种废话,你们已经问了次,如果没有什么新手段,就请你杀了我。

    “大家都是武者,彼此体面一点。

    “看着你们气急败坏的模样,我觉得恶心。”

    罪犯的眼神更加轻蔑。

    “没用的,已经用酷刑折磨了两个星期,什么都问不出来。

    “你们宏园市可以接引回去继续审问,如果实在不行,直接判处死刑。

    “这种人渣,连去第四战场当死士的资格都没有。”

    焦海志寒着脸道!

    “对,没错!

    “你们快点杀了我,我看着你们人族就恶心。”

    囚徒继续道。

    “恶心?

    “你难道不是人族吗?背叛异族,你连基本的人格都没有,你不恶心吗?”

    王南国冷着脸反问道。

    “哈哈,所以,你们快点杀了我,我轮回投胎的时候,可以投胎到湿境,投胎到阳向族。

    “我自己都恶心,为什么我会生在人族,生在这么恶心的种族里。

    “快杀了我,杀了我!”

    囚犯笑的更加嚣张。

    “告诉我一个阳向族的据点,我满足你,否则我折磨你一辈子。”

    王南国咬牙说道。

    对付阳向教,侦捕局可以不遵照任何规矩,想折磨多久都可以。

    “你做梦!

    “我只能告诉你们一件事,地球就要完了!

    “不管是地球,还是湿境,以后都将属于我阳向族。

    “只有我们的神,才是唯一的主宰。”

    囚徒笑的歇斯底里!

    “王叔,试试这种药粉吧,或许可以管用。”

    苏越突然想起了在湿境的绿色药粉。

    这种药粉和肉身的痛苦截然不同,那是一种燃烧灵魂的刺痛。

    或许,能有点用。

    “这是什么东西?”

    王南国瞪着眼。

    苏越戴着手套,用纸板铲了一点点绿色药粉。

    随后,他示意侦捕局将囚徒从铁链上放下来。

    可能是被折磨的时候太久,囚徒直接平躺在地上,根本就站不起来。

    “大家帮着我点,我给他上药。”

    话落,苏越蹲下。

    给囚徒的手掌,脚掌,膝盖,头顶,臀部……分别上了药。

    “啊……这是什么东西……

    “啊!

    “痛死我了。

    “这是什么东西。”

    一瞬间,囚徒如鱼儿一样在地面打滚。

    只要是能触碰到地面的肢体,苏越都给他涂抹了绿色药粉。

    他现在只能不断的跳跃,才能减缓浑身的剧痛。

    可一个原本就重伤人,又能跳跃多久呢!

    这是来自肉身和精神力的双重折磨。

    “王叔,我这里还有点药粉,希望你们可以成功问出一个据点,将这群邪徒杀光。”

    苏越又给王路峰留下了点药粉。

    “杀了我吧,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求你们了,杀了我吧。”

    囚徒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倨傲,此刻低三下四,嗓子后喊哑了。

    可他还在鱼一样蹦跶。

    药粉太疼,他根本无法沾地,只能无休止的蹦跶。

    “时间不早了,我去车站送送苏越,就让他在这里蹦吧。

    “什么时候准备举报,我什么时候给你清洗。”

    王南国领着苏越他们离开。

    “救命啊,求你杀了我……杀了我……”

    囚犯还在凄厉的惨叫,苏越竟然有一种听饿鬼嚎叫的错觉。

    ……

    第四战场!

    这里常年忙碌,无论是武者还是求图,甚至是工兵都一刻不得闲。

    今天,军部来了一个客人。

    奇迹军团,少将潘一正。

    他刚从湿鬼塔下来,顿时被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呛的头晕,甚至有点恶心。

    第四战场,永远都是一副炼狱场景。

    这里每天都有大量的尸体留在战场,不管是人族武者还是湿境种族,简直就是绞肉机。

    “深楚军团的兄弟们,你们受苦了。”

    潘一正叹了口气,满脸敬意。

    和第四战场比起来,第五战场真的算是太平了,特别是这一次大获全胜,第五战场甚至比第一战场还要平静。

    “大家都在保家卫国,谈不上什么辛苦!”

    深楚军团的少将也点点头。

    “青王还在战场厮杀吗?”

    潘一正问道。

    “嗯,最近钢骨族有个老畜生,他拿着一根邪门木棍,上次打碎了青王的肩膀!

    “青王咽不下这口气,这段时间一直在厮杀,可惜,胜算不大,青王吃亏在没有称手兵器。

    “要不然,咱们深楚军团的城墙上,又可以多一颗宗师的头颅。

    “可惜啊!”

    少将咬着牙道。

    “青王现在在哪?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潘一正眉头一皱。

    “行,他应该不远!

    “钢骨族这个老畜生,依仗着兵器之利,经常来嘲讽青王。”

    说话间,二人已经出了湿境。

    距离堡垒也就不到十公里的地方,果然有两团恐怖的波动在对撞。

    一团团气血之力炸开,起浪涛天。

    地动山摇,大地开裂。

    哪怕潘一正同样是宗师,也忍不住心跳加速。

    这里的压迫,令人胆寒。

    无论是人族,还是异族,谁都不敢踏足这里。

    “青王的气血,是不是已经破万了?”

    潘一正心里嘀咕。

    轰隆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巨响,源源不断的响彻天空。

    潘一正终于看到了苏青封的身影,他手里捏着一柄斩刀,虽然也是b级的合金,但已经有些扭曲,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

    而在苏青封对面,是一个皮包骨头的钢骨族老头。

    这老头手里拎着一根金色长棍,其实更像是一段树枝,可树枝太坚固。

    他的气血,根本无法和苏青封比较。

    但就是因为这根树枝,才逼的苏青封束手束脚。

    没办法。

    苏青封的刀,只要和树枝对撞,就会被崩出一个缺口。

    他不能肆无忌惮的用兵器,所以很多招式无法施展。

    可对面的老头简直和疯狗一样,他看准了苏青封的武器差,所以每次都专门招呼兵器。

    苏青封只要丧失兵器,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老头这一次的目标,就是重伤苏青封。

    “有种扔了兵器,一对一死战!”

    苏青封踏空怒吼。

    对方能领会自己的意思。

    “哼!”

    然而,钢骨族老头只是轻蔑的一笑,仿佛在说:智障!

    该死!

    没有一件好兵器,束手束脚,完全发挥不出实力。

    如果这老头一直骚扰下去,深楚军团还要继续损失。

    苏青封心里也焦急。

    叽哩哇啦,叽哩哇啦!

    老头抬起树枝,远远指着苏青封的裆部,叽叽咕咕嘲讽着,这是在挑衅:你今天必死无疑,我一棍子,就能捅断你肠子。

    “老子剥了你的皮!”

    苏青封上前再战。

    可惜,这一次老头一个闪烁,直接震断了苏青封的刀。

    嘿嘿嘿嘿!

    老头阴森森一笑,开始穷追不舍。

    他速度也快。

    “破刀!”

    苏青封一声怒骂,转身就逃。

    不逃不行啊。

    万一再被干一棍子,又得躺好几天。

    有自己在,还能牵制着老头,如果是别人,很容易丧命。

    这个老头也是狂妄。

    他看准了苏青封没兵器,竟然生生追到了深楚军团禁区。

    唰!

    也就在这一刻,潘一正上前一步,也斩出了旷古绝今的一刀。

    是时候展现我的实力了。

    砰!

    咔嚓!

    可惜,他的结局和苏青封一样,武器直接碎裂。

    噗!

    同时,潘一正承受着对方的反震之力,直接喷了一口鲜血。

    果然是个厉害角色!

    我暂且饶你狗命,让苏青封杀你。

    潘一正摸着唇边的血。

    叽哩哇啦,地理咕噜!

    老者蔑视着潘一正:你这种水平,连被我杀的资格都没有。

    “咦,潘一正,你怎么来了?犯了罪被发配到第四战场了?”

    苏青封看到潘一正,明显一愣。

    “对了,你痔疮怎么样了,可以做手术治疗,我给你推荐一下肠肛医院,大夫很不错。”

    苏青封的下一句话,让潘一正恨不得一头撞死。

    这里这么多人,你哪壶不开你提哪壶。

    要嘲讽我,就不能等私下在嘲讽嘛!

    该死的痔疮。

    叽里咕噜!

    老头又是一声怪叫,眼看着杀不了苏青封,他觉得斩杀了潘一正也不算亏。

    “潘一正,你实力弱,快躲开那里!”

    苏青封连忙提醒道。

    潘一正要疯了。

    什么叫我实力弱。

    你特么就不能委婉一点吗?

    我是来送温暖的,你就不能客气一点吗。

    可抱怨是抱怨。

    来自对方宗师的一击,已经迎头落下。

    深楚军团的少将也被吓的够呛,潘一正是个脑残吗?

    你自己几斤几两,自己不清楚?

    苏青封敢招惹这老头,是因为他是青王。

    你贸然上前,这不是捣乱吗!

    万一潘一正死在第四战场,奇迹军团的牧京梁还不炸了锅。

    青王,你一定要保住潘一正啊。

    这个少将内心祈祷着。

    他距离战场有些远,根本来不及救援。

    “苏青封,接刀!”

    潘一正深吸一口气。

    他也没有躲闪,直接将背后用布包裹着的妖刀,扔给苏青封。

    然后。

    他平静的看着钢骨族老头,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与此同时,恐怖的棍击,已经是迎头落下,就连附近的空气都已经被抽干,大地一层又一层的开始坍塌。

    如果被砸中,哪怕你是宗师,也非死即伤。

    但潘一正面露微笑,根本都懒得躲闪。

    吼!

    下一个刹那,空中陡然传出一道低沉的龙吟之声。

    远处,那个深楚军团的少将目瞪口呆。

    这一刻,原本昏暗的天,陡然间扩散了一层猩红的血色。

    眼前,正上演着极度恐怖的一幕。

    苏青封抓住了潘一正扔过来的刀,随后,他狠狠斩出一道刀芒。

    这一刀,赫然是在空中形成一条深色的血龙。

    这满天的血光,就是苏青封的刀芒。

    “哈哈,竟然是异族妖刀……好刀,哈哈!”

    噗!

    伴随着苏青封的狂笑,钢骨族老头的木棍,瞬间被斩断。

    与此同时,他也被斩破了半个躯干。

    逃!

    异族老者被吓的魂飞魄散。

    可惜。

    他距离禁区太近,怎么可能轻松逃走!

    吼!

    又是一声龙吟声响彻,一颗血淋淋的宗师人头,直接是镶嵌在了城墙之上。

    “哈哈,畅快!”

    苏青封手持血刀,整个人犹如狱血魔神。

    远处,大军狂吼青王万岁。

    而在地面,潘一正被异族的血淋了一头,看上去有些狼狈。

    “果然,潘一正能掌握妖刀,唉……本来是我的。”

    潘一正气的不想说话。

    当爹的流弊。

    当儿子的,似乎比爹还要流弊。

    简直是气人。

    “潘一正,感谢你借给我妖刀,这个宗师,我想杀他很久了。”

    苏青封下来,依旧是恋恋不舍的轻抚着妖刀。

    里面蕴含着一股反噬之力,但也正是因为这股力量,才使得妖刀威力绝伦。

    可惜。

    仅仅斩出了两刀,就要还给潘一正,不怎么尽兴。

    “我来深楚军团,就是给你送刀的,拿着吧,以后就属于你了。”

    潘一正没好气的朝堡垒走去。

    “送我?不可能!

    “你多抠,你自己不清楚?”

    苏青封笑了笑。

    潘一正不可能。

    我戴罪之身,军部更不可能好端端送我刀。

    况且,要送,也是深楚军团送,我和奇迹军团没有什么交集啊。

    “这刀是你儿子的。

    “他在宁兽丛林修炼了一段时间,离开的时候,就拿来了这柄妖刀。

    “原本这刀是要给我,可惜我有点掌控不了,最终就便宜了你这个不靠谱的爹。”

    潘一正依旧有些舍不得。

    “苏越。”

    苏青封舔了舔嘴唇。

    怪不得,这刀能到自己手上,原来是自己儿子的东西。

    “潘一正,幸亏你弱啊。”

    苏青封拍拍他肩膀。

    现在摸着妖刀,他甚至能感觉到苏越的体温。

    这可是儿子送给自己的礼物,得好好珍惜,得好好擦拭啊。

    潘一正浑身颤抖。

    什么叫幸亏我弱。

    这家伙说话,永远都不好听。

    我就活该缩,对不对。

    “苏青封,你让苏越去西武,是不是奔着月冥真典去的?”

    突然,潘一正问道。

    除此之外,他想不通苏越去西武的理由。

    “嗯,当然!

    “你们的牧京梁大将,还有我,还有一些强者,都修炼了半部月冥真典,我当然也要让儿子去试试。

    “最强心法类战法,当然要修炼最好的。”

    苏青封擦拭着刀。

    好儿子,有出息啊。

    知道孝顺了。

    “月冥真典不完整,西武只有三分之一,被阳向教拿走三分之一,剩余的三分之一不知所踪。

    “如果仅仅修炼三分之一,效果不是很强大,而且太费时间。”

    潘一正说道。

    “看苏越的选择吧,我儿子又不是傻子。

    “对了,他洗骨的效果怎么样?”

    苏青封又问道。

    “成功了,超凡骨象。”

    潘一正话落,苏青封直接呆立在原地。

    啪!

    好小子,果然不愧是我儿子,厉害啊。

    比你爹都有出息。

    厉害!

    苏青封一掌狠狠拍在潘一正肩膀,差点直接拍到他脱臼。

    潘一正剧痛,浑身冷汗。

    他简直要发疯。

    你儿子出息,你拍我干什么?

    我又不是你儿子。

    “我还有事,我先回奇迹军团。”

    潘一正起身,准备离开。

    在这里,太扎心。

    动不动就欺负我。

    “来都来了,不留下做顿饭再走吗?你厨艺不错。”

    苏青封问。

    潘一正黑着脸没有说话,咬牙离开。

    这特么是什么待客之道。

    别人都是留下吃顿饭。

    你让我留下……做顿饭。

    这俩父子,靠脸皮修炼这么快吗?

    “对了,苏越好像要恋爱了,牧京梁将军的女儿,你攒彩礼钱吧。”

    潘一正又留下一句话。

    ……

    “呀,这就要找女朋友了,果然都长大了。

    “我这在牢里,怎么攒钱呢。

    “牧生览那个老匹夫,不会趁机敲诈我吧。

    “儿子,去西武,好好修炼。

    “三分之二的月冥真典,也暂时够你用了。如果未来你有本事,再从阳向族手里,抢回剩下的三分之一。”

    苏青封望着远方,手里擦拭着妖刀,喃喃自语。

    “对了,潘一正,你真的不去肠肛医院吗?大夫医术很精湛的。”

    潘一正已经走远,苏青封又远远喊道。

    “将军,你……是不是有特殊癖好……”

    送潘一正离开的少将,一脸警惕。

    “曾经……我爱上了苏青封!”

    潘一正咬牙切齿。

    你个阴比,老子让你身败名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