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狂仙〕〔神级美食主播〕〔我家王妃超A的〕〔王爷戏太多了〕〔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帝少今天又醋了〕〔我真的不想当影后〕〔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阴影笼罩时〕〔末世重生之归途〕〔我老爸穿越了〕〔黑色情人眼〕〔快穿之一夜暴富〕〔系统种田:美人娘〕〔寒太太又生我气了〕〔情定一生无悔过〕〔迷上初夏的月光林〕〔不可名状的赛博朋〕〔穿书之反派总在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1章 俊秀小郎君
    西都市!

    神州一共有四个独立直辖市,西都市是其中一个,且经济体量,仅此于东都。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车站,人来人往。

    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都在这两天集中入学。

    在西都市,除了西武之外,还有其他三所a类武大,有些高考气血值超过了19卡的学生,也会选择那些排名前十的a类武大。

    毕竟,万事无绝对。

    有些武大会许下减免学费,无偿资源资助的诺言。

    有些人,愿意在凤尾的逆境中搏杀。

    有些人,也希望当一个鸡头,早点出人头地。

    那些有资格进四大,最终选择了a类的考生,入学就可以进学生会,甚至可以在学生会任个一官半职。

    在武大,学生会并不仅仅是给导师跑腿。

    武大学生会,是有着一些真正的权柄。

    苏越在车站里穿梭着。

    其实相对于报考武大的学生,来这里的文科学生反而是更多。

    说到底,潜能班学生只是少数,更多的高考生,还是选择了文科。

    能在这里设立校区的文科大学,也都是一等一的顶尖水准。

    出了车站,苏越看到一个青年举着牌子。

    牌子上,写着苏越的名字。

    “这就是老姐委托的带路人吗?”

    苏越朝着那个青年走过去。

    之前许白雁来过电话,说找了个人带自己去西武,可以提前熟悉一下校园。

    “你好,我是许白雁的弟弟,我叫苏越!”

    苏越走过去,客客气气说道。

    “啊,你就是许白雁的弟弟啊……

    “你好

    “我叫白小龙。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玉面小白龙。”

    白小龙将牌子放下来,自我介绍道。

    啊?

    苏越当时就有些僵硬。

    玉面小白龙?

    你?

    有这么自我介绍的嘛!

    “额,江湖上的朋友,对我也有个称号,叫俊秀……”

    “苏越,你还没踏足江湖,那些称号就是假的,不重要,我们走吧。”

    白小龙粗糙的打断了苏越的话,随后将名牌扔进垃圾桶,转身就走。

    苏越追上去。

    “江湖人都将我俊秀小郎君,以后你也可以称呼我俊秀小郎君。”

    苏越不依不饶的解释道。

    比武,我可以输。

    比帅,我战无不胜。

    “我说了,以前封号都是假的,上车!”

    来到停车场,白小龙竟然有一辆白色的双门小跑车。

    苏越眼热啊。

    这玉面小郎君的称号,不会是说这辆车吧。

    “白师哥,你和我姐很熟?”

    车上,苏越问道。

    如果这小子当杨乐之的轻敌,那杨乐之可能会输的很惨啊。

    毕竟,人家精通单手开跑车的技能。

    “一起在湿境做过任务,算是生死兄弟吧。”

    白小龙单手握着方向盘,墨镜一闪一闪。

    “兄弟?我姐是女的啊!”

    苏越道。

    “不。

    “在我们心里,许白雁是铁打的汉子,铁血许泰龙。

    “敢娶的她的壮士,估计得来自星星,或者是什么太阳的后裔。”

    白小龙的话,让苏越对杨乐之多了一丝同情。

    回想起许白雁见面就打自己,可想而之,她得多么不被男生欢迎。

    “白师哥,你大几呢?”

    苏越又问。

    “和许白雁一样,开学大四。”

    白小龙道。

    老姐都大四了。

    苏越一声感慨。

    她来找自己的时候,大二结束,自己潜能班一年,她大三。

    开学,这就大四了。

    大四结束,四大武院的学生,理论上回去军部当军官,或者也可以回提督府当官。

    但一般情况下,四大武院的学生,百分之90都在军部,那里才是建功立业的地方。

    下过湿境,才能真正理解那个地方。

    况且,军部给的资源,和提督府根本没办法比较。

    “白师哥,你的小跑车很帅啊,多少钱?”

    苏越问道。

    “落户后2200万。”

    白小龙嘴角漏出一抹邪魅的笑。

    哇!

    苏越心里咋舌。

    王路峰以前爱研究汽车,他跟着也看过一些史料。

    现在买车,要比科技时代昂贵十倍。

    哪怕在科技时代,这220万的跑车,也属于流弊配置了。

    “白师兄,你家是开矿的吗?

    “如果是我买车,就买个50万左右的代步车,能遮风避雨,能跑就行,2000万,太可怕了。”

    苏越惊叹道。

    虽然自己现在也能买得起,但武者的丹药更加昂贵,苏越得省着点花。

    然而。

    苏越的话,引来了白小龙鄙夷的眼神:

    “我家不开矿,普通人家,属于补贴不了我,也不拖累的小康家庭。

    “至于买车,你买个50万的小破车,有什么用?

    “遮风避雨?你是嫌出租车不方便?还是嫌公交车不便宜?”

    白小龙反问道。

    “啊,也对。

    “那这样说来,买车似乎还真的没什么用。”

    苏越点点头。

    “不,有用。”

    白小龙言语低沉,墨镜的镜片都变得深邃起来:

    “车的作用,是装比!”

    “装比?”

    苏越皱着眉。

    “对,如果不是为了装逼,跑车这种东西,简直毫无意义。

    “特别是这个武道时代。

    “你现在惊叹的目光,就能满足我的虚荣心。

    “到了,下车!”

    白小龙摘下墨镜。

    “原来……跑车的作用是这样。”

    苏越的思维被打破一个窟窿。

    他下车之后,停车场已经密密麻麻停了不少车。

    看来,喜欢装比的人还不少。

    苏越心里鄙夷了一波,同时也酸溜溜,和吃了柠檬一样。

    等有时间,我也要考驾照,看我也开一辆。

    刚出停车场,苏越竟然遇到了熟人。

    对。

    杜惊书。

    这个被自己敲了择兽腰包的天命少年。

    杜惊书的场面,明显和苏越不同,光是保镖就有五六个,看上去很惊人。

    “苏越,这群人和你有仇?好像是在专门等你。”

    白小龙皱着眉。

    一群人直愣愣看着苏越,其目得已经很明显了。

    “应该是吧!”

    苏越叹了口气。

    杜惊书被自己敲走择兽腰包,杜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许白雁提醒过自己,如果对方出价合适,就直接还回去吧,虽然杜惊书放弃了密码,但杜家可以找武道协会仲裁。

    那种情况下,收三亿救命钱,其实有些不合理。

    毕竟,杜惊书只是个学生。

    苏越也没有迟疑,他和白小龙从容的朝着人群走去。

    ……

    该死的阿包。

    杜家看到苏越坐着车,他一定会来停车场,所以他们都在这等着。

    原来阿包,就是苏越,抢了自己高考状元的畜生。

    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就是许白雁的弟弟,就是那个呆头呆脑的阿包。

    杜惊书知道真相的时候,整整三天吃不下饭。

    自己简直和傻子一样,被苏越戏耍。

    最后,他还敲诈走了自己的择兽腰包。

    因为择兽腰包,这一次爷爷震怒,就连爸爸都受到了牵连,自己在杜家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最疼爱自己的奶奶,都气的要打自己。

    失去择兽腰包,是一个武者的奇耻大辱。

    他也恨透了苏越。

    这个三番五次羞辱自己的人,成了自己的头号大敌。

    不死不休的那种。

    这一次杜家派人和自己到学校,也是为了找苏越,赎回择兽腰包。

    “您好,您是苏越同学吧,认识您很荣幸。”

    杜明奇上前一步。

    他见过苏越的照片,所以一眼认出了苏越。

    杜明奇这次来西武的任务,也就是找苏越,赎回择兽腰包。

    杜惊书这个蠢猪,花了杜家那么多钱,没有丝毫建树就算了,竟然还能丢了择兽腰包,这让杜家很没面子。

    只能他这个叔叔出面。

    “有多荣幸,你们杜家要写进族谱里那种荣幸吗?”

    苏越平淡的点点头。

    杜家这群人,不光是杜惊书,还是眼前这个中年人,瞳孔里都渗透着一股憎恨。

    苏越对他们也没什么好感。

    老子毕竟是救了杜惊书的命,就你们这态度,这家人心眼子好不到哪去。

    白小龙诧异的看了眼苏越。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小子的脾气,和许白雁有的一拼。

    杜明奇原本还想热情的打个招呼。

    先让对方放松警惕,然后利用大学生脸皮薄的特点,再用捧杀术,让他不好意思狮子打开口。

    谁能想到,对方是个愣头,上来就怼人。

    不按规矩出牌啊。

    “哈哈,苏越同学真幽默。

    “在第一战场,您毕竟救了杜惊书一命,杜家上下,都十分感激,有空可以来家里吃顿便饭,以后你们都是同学,要互相帮助。”

    杜明奇套近乎。

    对付这种愣头学生,捧杀术向来无往不利。

    “既然想感激,就先送我辆车吧,要不我咋去你家吃饭?我要求不高,660万,出门不漏油的那种,引擎盖坚固点,免得有人坐上来。既然杜家上下都感激我,应该不缺这点钱。”

    苏越指了指杜惊书旁边那辆大奔轿跑。

    “苏越,你别欺人太甚!”

    杜惊书忍无可忍,他走上前也一声怒斥,气的眼睛都有些发红。

    “白师兄,我早就听说,救别人的命,和借给别人钱一样……没有善终。

    “今天看起来,果然如此。”

    苏越失望的摇摇头。

    “这得看人,有的人看上去是人,有的人看上去不是人,不能因为一块臭肉,就怀疑整个社会。”

    白小龙言语冷漠。

    “苏越,你骂谁呢?”

    杜惊书冲上来就要动手。

    今天不死不休。

    “杜惊书,你闭嘴!”

    杜明奇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脑残侄子。

    杜家的目得,是赎回择兽腰包。

    而杜家现在明显是弱势方,你竟然还在和苏越结仇,脑残?

    非要再背个忘恩负义的名头?

    嫌他不会坐地起价吗!

    等择兽腰包回来,你爱怎样就怎样。

    现在冲动什么?

    不成气候的玩意。

    “苏越同学,其实杜家是有一事相求。

    “在第一战场,您救了杜惊书的命,杜家自然感激不尽。但那时候,杜惊书身上钱不够,并没有及时支付救命钱,所以用择兽腰包抵债。

    “您有所不知,这个择兽腰包,是家里老爷子,当年在战场征战时的东西,很有纪念意义,那一次也是借给杜惊书去湿境。

    “如果您方便的话,还请将择兽腰包还回来,我们杜家,一定按照最合理的补偿方式,补偿您的救命钱。”

    杜明奇见捧杀没用,便开门见山。

    这个苏越,明显也其他大学生不一样。

    脸皮厚,心眼坏,而且油盐不进。

    “嗯,这样也好,我功勋多,择兽腰包想换就换。换成钱也好,最近手头有点紧。

    “当初杜惊书答应的是三亿,我可以给你们点优惠,你们开价吧。”

    苏越点点头。

    白小龙猛地转头,一脸诧异。

    许白雁这个弟弟,上辈子是不是个屠夫?

    三亿?

    开出这种价钱,从小吃豹子胆长大的?

    同时,他也佩服苏越的心思敏捷。

    二话不说,先亮出自己功勋多,这样对方也会忌惮他一点点。

    毕竟,在神州这个地方,有功勋的人,说话比较有硬气。哪怕是去任何仲裁机构,一般情况下,都会在规矩的允许内,尽可能的偏向功勋多的一方。

    毕竟,你为人族做过贡献。

    听许白雁说过,别看苏越年纪小,身上勋章七八枚,这已经很恐怖了。

    自己都仅仅只有三枚。

    “苏越同学,三亿这个价钱,其实真的是有些荒谬了。

    “这样吧,咱们就按照最近神州悬赏救人的平均价,按照1000万计算,可以吗?”

    杜明奇皱着眉。

    杜家也稍微打听过苏越。

    高考状元,层岩市杰出青年,还有这次北区战场的各种功勋,别看他年纪轻轻,如果真的比勋章,自己都没有他多。

    原本计划开口200万,再慢慢压价。

    但杜明奇觉得没必要,有点弱智。

    “这个玩笑不好笑。”

    苏越摇摇头。

    1000万?

    那只是下湿境的保镖价,当劳资傻呢。

    “3000万,如果雇佣一个五品武者的小队下湿境救人,这个价钱也够了。”

    杜明奇寒着脸继续道。

    “如果有诚意,一亿五千万我给你,我也懒得和你废话。

    “3000万是可以雇人下湿境,但并不会保证救人成功,我是货真价实救了杜惊书的命。”

    苏越开口道。

    他在电话里,已经和许白雁沟通过。

    绝对不能便宜了杜惊书。

    “同学,真的不合理,如果您一味的狮子大开口,那杜家只能去仲裁中心申请仲裁,我杜家有专门的法务人员,我们能耗得起时间,您时不时被仲裁中心叫一趟,心里想必也不舒服。

    “杜家是带着诚意来赎回腰包,希望您可以高抬贵手,毕竟以后和惊书也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这么僵呢。”

    杜明奇叹了口气。

    谈生意,最怕遇到不要脸和胡搅蛮缠的愣头。

    不巧。

    苏越两头都占了。

    关键他还有恃无恐。

    “按照市场价,如果是救人小队,理论上是5000万起,如果成功将人揪出来,还会有2000万的奖励金。

    “7000万是合理价钱,杜惊书事件,涉及到了五品的阳向族,如果去武道仲裁,没意外会支付苏越7000万酬劳。

    “杜家如果真的有诚意,你们的法务人员,应该知道仲裁结果,这并不难判断。

    “开口1000万,和一个大学新生没完没了的扯皮,挺没劲的。”

    白小龙有些烦躁,上来直接插嘴道。

    苏越狮子大开口,明显是许白雁那个母老虎教的,她做事就没深浅。

    而杜家更过分。

    明眼人不难看出来,他们根本是趁着刚刚开学,苏越对武道规矩不怎么了解的时候,直接用仲裁吓唬他。

    如果是普通大学生,经历一场捧杀,在暗中威胁后,说不定压压价,2000万就成交了。

    杜家一笔想要节省5000万,打的好算盘。

    真是够卑鄙无耻了。

    “我还有事要忙,如果7000万成交,就付钱吧。

    “如果杜家不舍得掏钱,可以去仲裁,我苏越虽然钱不多,但雇佣一个律师问题不大。

    “还有,虽然我说过择兽腰包杜家可以赎回去,但并没有时间限制。如果我一直懒得出席仲裁,那就一直拖延着吧,没准我哪天死在湿境,一笔勾销。”

    苏越也懒得扯皮。

    嘎嘣!

    杜明奇手掌捏着嘎嘣脆响。

    择兽腰包的市场价,其实也就5000万左右。

    这一件,因为意义特殊,老爷子必须要赎回来。

    可多拿2000万,杜家肉疼啊。

    “苏越,有种和我对决一场,我们就以择兽腰包做赌注,如果我赢了,你把择兽腰包还给我!”

    杜惊书忍无可忍。

    他猛地冲上去,气急败坏的朝着苏越怒吼道。

    7000万。

    这是在割肉啊。

    他现在在杜家举步维艰,如果再付出7000万,爸爸也没发活了。

    “可以!

    “我以择兽腰包做赌注,同样……你杜家也再拿出一件择兽腰包,我可以和你赌。

    “愿赌服输。”

    苏越平静的点点头。

    “杜惊书,你闭嘴,可以吗?”

    杜明奇气的要发疯。

    杜家有杜惊书这种脑残,何愁不落寞。

    你研究过苏越吗?

    你会素质刀法吗?

    你会枯步吗?

    你一个气血武者,学战法才多久,谁给你的勇气,你就要去打擂台。

    “苏越,你欺我太甚。”

    杜惊书浑身颤抖,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别,阿包只配拎包,哪里敢欺负别人。”

    苏越摇摇头。

    闻言,杜惊书更是悔的肝肠寸断。

    当初就不该答应许白雁的要求。

    为什么自己带这个畜生。

    “账号给我吧,苏越同学,希望您可以顺利西武毕业!”

    思考了几分钟,杜明奇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确实是市场价。

    “我能否毕业,不劳杜家担心。”

    苏越打开自己的腰包,从里面拿出厚厚的保鲜膜。

    “密码我已经清除,你们可以重新绑定。”

    苏越将择兽腰包扔给杜明奇。

    他在青武的时候,就顺便操作了密码,哪怕不卖给杜家,这腰包也太臭了。

    “为什么这么臭?”

    杜明奇打开保鲜膜,差点臭的晕过去。

    其他人也皱着眉。

    “我也好奇,杜惊书拿着你们的择兽腰包,难道在里面装了屎?”

    苏越恶人先告状。

    “苏越,你到底用择兽腰包干了什么。”

    杜惊书咬牙切齿。

    这也太臭了,你当公共厕所吗!

    “这得问你自己。”

    苏越笑了笑,转身跟着白小龙离开。

    至于那7000万,杜家不会赖账,神州有相关律法。

    说起来,存款也快过亿了。

    亿元户?

    我好厉害啊。

    “苏越你等着,新生大会,我让你后悔莫及。”

    他们已经走远,杜惊书还在后面怒吼。

    “找个保养择兽腰包的店铺,好好清洗一下。

    “杜惊书,这两个月你也苦修过战法,如果一年内你还无法战胜苏越,杜家上下,会对你失望透顶。”

    杜明奇将腰包扔给杜惊书,阴沉着脸离开。

    苏越。

    杜家的钱,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容易敲诈。

    ……

    “刚来武大,就得罪一个杜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啊。”

    在学校办手续的途中,白小龙说道。

    “我这个高考状元,本身就代表着不太平,债多不愁,就这样吧,我也确实缺钱。”

    苏越摇摇头。

    对于杜惊书这种纨绔,你对他好,他会认为你是怂,反而会无休止的欺辱你。

    横竖都已经结仇,深一点、浅一点,其实也无所谓了。

    武者无谓。

    老子在湿境连异族宗师都不怕,在学校能怕一个纨绔?

    “也对,你是高考状元,新生大会前后,一定有不少人会来挑战你,你不可能清静。”

    白小龙道。

    “新生大会?”

    苏越皱着眉。

    刚才杜惊书也提到了新生大会。

    “刚入武大,你们会有一周自由活动的时间,可以选选宿舍,可以逛逛图书馆,甚至去学生会巴结一下学长,或者可以去教师区混个脸熟。

    “一周后,要开学生大会,当天可以允许新生互相切磋一下,毕竟导师选学生,必然要看看潜力。

    “而你这个高考状元,就是无数人证明自己的垫脚石。

    “距离你们高考结束,如今也过去了两个月,考生没有了应试教育的气血压力,他们也会修炼一些基础战法。新生大会,也是学生实战力的一次测评,其他武大一定会派人来挑战状元。

    “你身为状元,理论上没有资格怯战,否则容易别人嗤笑。”

    白小龙道。

    “唉,该来的逃不掉,走一步看一步吧。

    “对了,白学长,你入学的时候,挑战过高考状元吗?”

    苏越突然问。

    “没有。”

    白小龙摇摇头。

    “额,这样啊,不好意思。”

    苏越连忙说道。

    他有些唐突了。

    既然敢挑战状元,一定都是翘楚中的翘楚。

    白小龙或许是平庸的那一批。

    “我是被挑战者,当年北武许白雁和杨乐之,还有东武、南武,甚至中央军校,都有人来挑战过我。”

    白小龙又补充了一句。

    “你……你……”

    苏越睁大眼睛。

    “没错,当年我也是高考状元。

    “我今年大四,年底的时候,我就要卸任学生会会长职务。

    “咱们西武最有希望接任我位置的,是马上大三的牧橙。”

    白小龙道。

    “你是西武学生会会长?”

    苏越这一次更加意外。

    怪不得,自己在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一路绿灯,各种插队,很多工作人员和学生,都一言不发,似乎和没看见一样。

    扯到虎皮了。

    “这个会长,压力也很大。

    “新生大会结束,我可能要接受东武一个疯子的挑战,大概率……我会输。

    “我输了之后,西武学生会,可能就要被东武压一头了。”

    白小龙沉沉的叹了口气。

    “东武?

    “什么疯子啊,连当年的高考状元都能打败。”

    苏越连忙问道。

    “他和我一届,当年也来挑战过我,但输的很惨。

    “大学这三年,这家伙刻苦修炼,几乎每年来挑战我一次。去年新生大会,我就是险胜,听说他今年更强。

    “可能,西武学生会不败的神话,要折在我手上了。

    “唉……西武不败!

    “这个神话由我创造,在我手上保持了三年,又要在我手上断送……真的不甘心啊。”

    白小龙一脸郁闷。

    ……

    ps:抱歉,更新晚了,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