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3章 你懂说唱吗?
    “别耽误时间了,找宿舍吧!”

    白小龙说道。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苏越点点头。

    叮铃铃!

    叮铃铃!

    叮铃铃!

    就在这时候,牧橙、白小龙以及王泉星的手机全部响起。

    苏越看了一眼,是武者专用的手机。

    白小龙他们脸色一变,急忙都打开手机。

    “湿境异变,军团紧急招募武大成员,西武学生会,全员参战,教师部也会去不少人。”

    牧橙沉着脸说道。

    “最近第二战场也不太平,我们收拾收拾东西,立刻出发!”

    白小龙点点头。

    “思跃,你现在还不是学生会正式成员,所以不用参战!

    “我们都走了,你记得照顾一下苏越学弟,他刚来西武,有些地方找不到。”

    王泉星交代道。

    闻言,张思跃一脸尴尬。

    同时,她心里又有些落寞。

    学校征召,和军部配合,这种情况下的战争,一般都可以得到不菲的功勋。

    有军部武者保护,学生会成员不可能太危险。

    这也是学生会的福利。

    他们有很多机会,和军部配合作战,并且担任一些重要的后勤岗位。

    而普通学生下湿境,就只能做一些武道网发布的任务,或许你也可以挖到一些灵药,但想要得到功勋,那简直是难如登天。

    张思跃只是实习成员,还没有资格参战。

    “苏越,一会你把宿舍买到我旁边吧,你功勋足够,而且又敲了杜家7000万,钱应该也够,如果暂时不够,你可以把你的择兽腰包抵押给学校,以后能赎回来,利息很低!”

    牧橙看着苏越,似笑非笑。

    “这个,不能算敲吧……我那是正常交易。”

    苏越还有些尴尬。

    “杜家的事情,我帮你压下去,他们吃亏也就吃了,但来自杜惊书的报复,我帮不了你。”

    牧橙又笑了笑。

    “学姐,我很脆弱的,求保护。”

    苏越笑的很奸诈。

    “想让我保护,你得足够强大。”

    牧橙阴森森一笑,似乎有阴谋。

    苏越脑子一时间有些乱。

    我足够强大,还用得着你保护?

    “好了,我们走!”

    牧橙挥挥手,率先离开。

    白小龙挠着头,不对啊,我才是学生会会长。

    还有,牧橙目前就住在单人宿舍,她让苏越买在他旁边,苏越这小子……功勋够了?

    这怎么可能嘛。

    你一个刚刚毕业的高中生,哪怕从小在军部长大,也攒不够功勋吧。

    这事就可怕了。

    王泉星看着苏越,更是一脸诧异。

    买单人宿舍?

    你可是个大一新生啊,哪怕你钱够了,可你哪来的功勋。

    就连自己都只能住在双人宿舍,根本没资格购买单人宿舍。

    还有,苏越和牧橙的关系,似乎有些太近了。

    牧橙平日里冷冰冰,从来没有对一个男生说过那么多话,哪怕是面对白小龙,牧橙都一脸冷漠。

    这个苏越,到底什么背景。

    该死!

    刚入学就买单人宿舍,简直让人妒忌死。

    等从湿境回来,得好好拜访一下这个小学弟。

    牧橙的爸,那可是奇迹军团大将。

    能搭上这条线,未来的前途还不是一片光明。

    牧橙说苏越能买单身宿舍,应该不是吹牛。

    ……

    “苏越,刚才不好意思啊。”

    一眨眼时间,学生会一群人全走了,路边又剩下张思和苏越两个人。

    张思咬着牙,低声说道。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一个囚犯的儿子,突然就成了高考状元,而且和大将的闺女关系匪浅,甚至还似乎还有资格购买单人宿舍。

    在西武,能买得起单人宿舍的学生,日后必然是学生会的高层。

    变化太快,让她有些措不及防。

    “额,宿舍区朝哪个方向走。”

    苏越问道。

    “东边。”

    张思看苏越还理自己,连忙说道。

    苏越这小子好哄,以后和他处好关系,通过他,说不定还能接近白小龙和牧橙这些人。

    “谢谢学姐。”

    道了一声谢,苏越转身离开。

    从前至后,都没有多看张思一眼。

    “你……”

    张思皱着眉。

    这小子,这是真的生气了。

    张思也不着急解释,以后大家都在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慢慢解释吧。

    但她的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

    宿舍区分配大厅。

    当苏越到达的时候,不少人还在窗口排队,显得有些拥挤。

    好巧不巧,杜惊书纠集着一群人,也在排队,而且在苏越前面。

    “咦,这不是状元郎吗?

    “你这种身份,应该是买单人宿舍,怎么也来这里排队啊。”

    杜惊书冷着脸讥讽道。

    他也奇怪了。

    昨天刚回家,杜明奇还口口声声,要找人报复苏越,杜惊书还好奇,杜家要怎么收拾这个仇人。

    可当爷爷回来的时候,严禁杜家擅自报复苏越。

    当然,并不禁止杜惊书找苏越麻烦。

    杜家不允许长辈欺负晚辈。

    但同辈竞争,杜家一百个支持,而且鼓励杜惊书挑战苏越。

    “咦,单人宿舍,不是在这里排队?”

    苏越好奇的问道。

    “废话!

    “这里的窗口的租宿舍,要买的话,得去另一个窗口。”

    杜惊书轻蔑的指了指旁边。

    苏越转头一看。

    果然,在宿舍大厅角落,还有个不怎么起眼的窗口,附近没有一个人,乍一眼以为根本就没有启动。

    “状元郎,你不是买单人宿舍吗?窗口就在那,快去啊。”

    杜惊书嘲讽道。

    “对了,杜惊书,择兽腰包的味祛除了没?”

    苏越突然问道。

    “苏越,你是不是在找死。”

    杜惊书咬牙切齿。

    你特么不是叫嚣着买单人宿舍吗,装比不成功,转移话题是不是。

    择兽腰包简直被屎腌入味了,很难祛除。

    想起这件事,杜惊书就恨不得生劈了苏越。

    拿劳资的腰包,当公共厕所,你该下地狱。

    “咦,杜惊书,你裤子好像掉了……哇,海绵宝宝,品味不错。”

    苏越突然拍了拍杜惊书肩膀,阴森森一笑。

    唰!

    果然,众人回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在杜惊书身上。

    不对。

    是汇聚在他的下身,一些女生捂着眼,急忙背过身去。

    黄色的底裤。

    有个海绵宝宝在大笑。

    艹,腰带怎么突然开了。

    杜惊书也感觉到凉飕飕,他一把将裤子揪起来,脸红的像是着了火。

    没道理啊。

    我的裤腰带一万多一条,没道理突然坏啊。

    该死,这么多人,丢脸丢惨了。

    这时候,苏越已经朝着小窗口走去。

    这司空战法,效果还挺不错,瞬间就捏坏了杜惊书的裤腰带。

    神不知鬼不觉!

    敢嘲讽劳资,让你的海绵宝宝大白于天下。

    穿儿童底裤,不要脸,也不嫌勒蛋吗!

    ……

    买房的手续很简单。

    三枚军部勋章,苏越大气,直接拿出来四枚。

    之后,就是100万学分。

    杜家的钱,昨天已经到位,在现在这个时代,违约的成本太高,杜家没必要。

    窗口里的工作人员验证了勋章的真实性,还有些诧异。

    妈的!

    大一新生啊。

    已经积攒了四枚军部胸章,这小子难不成在异族做卧底,刚回来?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苏越同学,你有对象了吗?”

    工作人员问道。

    他侄女也在西武,也是新生,或许还能促成一段姻缘。

    这种好苗子,抢手啊。

    “额,帮我把宿舍,买在牧橙旁边吧,谢谢!”

    苏越笑了笑,岔开了话题。

    “牧橙?

    “额,明白了。”

    工作人员点点头。

    原来如此。

    原来这小子的目标是牧橙。

    大概率会失败,但这种优秀的少年,总是有机会。

    ……

    “你们猜猜,苏越那个蠢货,几秒钟会被轰走!”

    一群正在排队的学生,远远看着苏越在窗口闲聊,杜惊书突然嗤笑道。

    苏越这杂碎,装比功夫,还有那么几分道行。

    也不知道扯什么呢,能驻足那么久。

    “我猜五分钟吧,听说买房窗口的人脾气不太好!”

    “最多两分钟,他一定被轰走。”

    “他已经闲聊了两分钟,我觉得十秒内,一定要被轰走。”

    众人排队无聊,说说笑笑。

    这些人都是杜惊书的朋友,毕竟是富贵人家,他生活圈里的朋友,也大多都能上西武。

    这也是阶层的优势。

    长辈替你积攒了大量财富,你在起步的时候,必然要比其他人速度快。

    “打个赌吧,我来倒计时,就数10秒!”

    看着苏越的背影,杜惊书就像是在看一个脑残。

    10

    9

    8

    ……

    人群聚在一起,就容易起哄。

    杜惊书带头倒计时,众人看着苏越的背影在哄笑。

    其他排队的同学,也一头雾水的看着苏越。

    场面一度有些混乱。

    敢这么哗众取宠的人,很罕见的。

    杜惊书脑子里,还在酝酿着如何去嘲讽苏越。

    分配宿舍的时间只有今天,苏越装比失败,还得乖乖过来排队。

    到时候,老子骂你整整一天。

    想要让别人忘了自己的丢人事,就得制造一件更丢人的事。

    ……

    7

    6

    5

    ……

    不少人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

    对于这个横空出世的高考状元,同届同学有不屑的,有平静的,也有如杜惊书这样愤怒的,甚至还有一个被挤到11名,掉出了前10的考生,他更是憎恨。

    其实对同届学生来说,高考状元反而是招人恨的名称。

    嫉妒!

    本就是人类的原始情绪,一个状元的诞生,必然会抢走其他人的关注度。

    特别是苏越比大多数考生,晚考试了几天,这也被很多人质疑是黑幕。

    以杜惊书为首的反状元联盟,早已经恨透了苏越。

    其他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想看看这个人怎么出丑。

    你好端端跑买房窗口闲聊,这是恬不知耻的装比行为。

    装比者,人人喊打。

    ……

    4

    众人喊到了4。

    “恭喜苏越同学考入西武,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喜提复灵山下,单人宿舍一套。

    “左手气血修炼不放手,右手家国情怀大如天。

    “希望西武所有同学,以苏越同学为榜样,勤奋修炼,建功立业。”

    ……

    呀?

    咋还有大喇叭广播。

    买套房,这么嚣张吗?

    苏越一脸不解的看着窗口。

    “有资格买单人宿舍,已经代表了一种实力和对神州的付出,这也是激励全校师生的一种方式。”

    工作人员解释道。

    “你是不是不想出名?这是学校的规定,必须广播的。”

    见苏越脸色不好看,工作人员连忙解释道。

    有些同学喜欢低调。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可以再播报几遍吗?万一有人没听清楚。

    “念到我名字的时候,尽量激昂一点。”

    苏越笑的有些腼腆。

    怪不得,神州上下,谁都想买房。

    怪不得,白小龙买辆车喜欢出去炫耀。

    怎么说呢。

    好爽啊。

    “这个要求……好吧……”

    工作人员也见过不要脸的人,但如苏越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

    可能,越没有下限的武者实力越强吧。

    ……

    不远处。

    杜惊书脸上的轻蔑,直接被定格。

    一张脸白的可怕。

    他做着鼓掌的姿势,嘴里的3,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其余起哄的同学也僵硬着脸。

    喜提单人宿舍?

    竟然……是真的。

    真的买了。

    这怎么可能。

    就算他学分够,可他哪来的功勋啊。

    校园里。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声广播。

    大二的学生,集体郁闷。

    开什么玩笑,现在的新生,已经这么恐怖了吗?

    开学就喜提单人宿舍,老子还在住6人间。

    气死人啊。

    大三有些人怒骂苍天不公平。

    也有些人气的肝疼。

    嫉妒啊。

    一个新人,刚入学就住单人宿舍,这简直是历史第一人。

    大四学生一脸惭愧。

    蹉跎了3年,别说住单人宿舍,自己竟然连想都不敢想。

    人比人,气死人。

    未来在西武,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出人头地。

    太可怕了。

    ……

    “恭喜苏越同学考入西武,并通……为榜样,勤奋修炼,建功立业。”

    还不等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刚才的播报,又重复了一次。

    这一次,更加慷慨激昂。

    “艹,扎心就算了,竟然还要捅两刀。”

    一个大三学生摔了帽子,一声怒骂。

    “学校是不是羞辱咱们这些大三学生,没脸见人了,下湿境,老子也要建功立业去。”

    “等等,我也去。”

    “听说学生会已经去了湿境,咱们也走。”

    顿时间,不少大三大四的学生,蜂拥着朝湿鬼塔的方向赶去。

    校园里。

    张思跃楞在路边,一动不动沉思了很久。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绪,只是心里酸的发疼。

    竟然是真的。

    也难怪。

    牧橙说过的话,又怎么可能是假的。

    她是西武的天之骄女,身份又那么不凡。

    ……

    宿舍区。

    “你们还租不租宿舍了?刚才乱哄哄嚷嚷半天,如果不租,也学苏越同学,去买一套。”

    杜惊书他们还在发愣。

    窗口里的暴脾气工作人员忍不了了。

    这群学生嘲讽别人,他看在眼看。

    嘲讽就算了,学生嘛,稀松平常。

    现在被打脸了,一个个不说话了?

    你们丢人现眼,可别耽误我办手续啊。

    “租,我们租,我租一个双人间。”

    一个新生尴尬的笑了笑。

    “一个个本事没有,实力没有,功勋没有,倒是早早学会了狗眼看人低。”

    工作人员一边骂,一边办手续。

    终于,宿舍区安静了下来。

    气氛沉默的几乎要结冰,每一个新生都哑口无言,有些人气的心脏都搐抽。

    大家都是新生,都是同一天入学的同龄人。

    凭什么别人已经买了单人宿舍,而自己还在排队族宿舍。

    真的能气死人。

    嘎嘣!

    杜惊书拳头捏的嘎嘣脆响。

    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他知道苏越有一枚勋章,那是和许白雁他们一起得到的。

    自己当时昏迷,错失了得到勋章的机会,回家差点被杜家所有人戳断脊梁骨,从此背负了废物名声。

    可另外两枚呢?

    你苏越明明是第一次下湿境,怎么可能一次就得到三枚勋章。

    这根本就不合理。

    但勋章来自军部,西武可以调查到源头,苏越也不可能作弊。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杜惊书脑子都快想破了。

    “那个海绵宝宝,你愣着干什么?还租不租宿舍?”

    轮到杜惊书,他还在思考着苏越的事情,窗口里不耐烦的催促道。

    海绵宝宝?

    什么海绵宝宝,我叫杜惊书。

    “老师我叫杜惊书,我……”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办手续,裤子都穿不利索,西武现在门槛越来越低,什么智障都能混进来。”

    工作人员不耐烦的说道。

    “我……”

    杜惊书很想解释一句,是裤带自己坏的,不关我的事,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

    “看看人家苏越,你们都是一颗脑袋两只手,都是同龄人,人家已经买单人宿舍了,你却连裤子都穿不利索,不会是个巨婴怪物吧。”

    工作人员最痛恨妈宝男和巨婴。

    “唉!”

    杜惊书低着头,一脸痛苦的办完了手续。

    一切的祸源,还是苏越这个畜生。

    等新生大会开启,我杜惊书一定打的你裤子都穿不利索。

    你先嚣张几天。

    等着!

    ……

    西武校领导办公室。

    校长和几个副校长,正在举行开学例会。

    “学生会的人,抵达湿鬼塔了吗?”

    校长问道。

    “嗯,现在差不多下湿境了。”

    一个副校长答道。

    “这次四臂族冲锋,也算是燕归军团给的一次福利,尽量让学生会多攒点功勋。”

    校长道。

    也就在这时候,学校的广播站,响起了苏越买宿舍的消息。

    就连会议室都短暂寂静了一下。

    “苏越,这就是苏青封那个儿子吧!”

    校长皱着眉。

    “没错,也只有他能买得起单人宿舍。

    “第一战场颁发了一块勋章,第五战场最少都有两块,应该够了。”

    一个副校长点点头。

    对于苏越的事情,大家也没有什么意外的地方。

    第五战场的事情瞒得了普罗大众,可却瞒不过西武。

    他们都知道苏越的情况。

    “苏青封让苏越报考西武,目得很明确,学校的这三分之一月冥真典可以给他,可养老院那群人,却不一定能如了苏青封的意。”

    一个白发副校长突然说道。

    “这就不是咱该操心的事情,月冥真典原本就是苗家老祖捐献给西武的东西,可咱们西武镇守不利,被阳向教抢走三分之一,苗家后人要拿走三分之一,我们也没办办法阻拦。

    “苏青封和苗家后人有交集,这也是苏越的一场机缘。能被月冥真典打通三分之二的穴位,已经是顶尖的内功战法。

    “一切,看苏越的造化吧。”

    校长面无表情。

    “哼,苏青封当年并不是我西武的学生,可却打败西武第一名,最终偏偏他的造诣最高,也真是让西武丢人现眼。

    “这次苏青封将儿子送来西武,还算他知趣。”

    一个女校长言语不高兴。

    听说苏越能斩出素质刀法,还会枯步,假如他报考了北武或者战*校,再来挑战西武,就真的过分了。

    父子俩一起欺负西武,不能忍。

    “西武能有苏越这样的学生,也是好事,但愿他在养老院一切顺利,如果能修炼到三分之二的月冥真典,对我西武也是好事。

    “可惜啊,复灵山上的石板,最多还能坚持两年就会碎裂,以后,就真的没有月冥真典了。”

    校长脸上有些失落。

    “这些都是命数,校长您也别太纠结,月冥真典已经断了百年传承,人族也没有被异族战败,咱们西武也越来越好,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一个老者说道。

    “不放下也没办法啊,被阳向族抢走的三分之一,根本就不可能拿回来。或许,月冥真典在百年之前,就已经不存在了。

    “等新生大会结束,看苏越选择哪一位导师吧。

    “散会!”

    校长点点头,宣布散会。

    ……

    复灵山下。

    苏越拿着钥匙,终于来到了自己一亿买的豪宅。

    其实,也真的算不上豪。

    二层的小楼房,很狭窄,虽说有个小院子,但也谈不上宽阔。

    苏越终于明白,为什么学校只卖10套单人宿舍。

    没办法,这里的土地,实在是太稀少。

    真的只够搭建这十座小院子,单人宿舍有保洁员定期来打扫,这些都是免费,也算是福利。

    苏越回来的时候,大门口已经挂着自己的名牌。

    自己的邻居,果然是牧橙。

    山下的地方,就是双人宿舍区。

    在那里,就更像是普通的宿舍,虽然是两个人一间,但也仅仅比八人间多个洗手间,多个厨房,和外面楼盘卖的小公寓差不多。

    学生们找自己的宿舍,一片混乱。

    而苏越,则从容的推开小院的大门。

    ……

    酬勤值+1

    ……

    刚进大门,苏越脑海里想起了久违的提示音。

    果然!

    靠近复灵山的脚下,有一些淡淡的威压。

    苏越仔细感觉了一下。

    这种威压的程度,大概是第一战场第三区的水平,虽说效果不算是太明显,但绝对要比地球其他地方强几十倍。

    关键在这里,不用忍受湿境的恶劣环境。

    没有人愿意在淤泥里打坐,当初杜惊书虽然拿着充气坐垫,但半天时间就被腐蚀破裂,没什么用。

    “以后,就可以在这里修炼了,还是蛮安静的。”

    苏越走到二楼,打开窗。

    俯瞰西武校园,心旷神怡啊。

    在宿舍的后面,就是高耸的复灵山,苏越没有具体丈量过,但绝对超过了百米。

    百米的山,或许在地球很平常。

    但要知道,这可是从湿境里拿出来的石头,可想其难度。

    “老爸让我去夕阳红养老院,这里的事情办完了,买点水果,去看看孤寡老人吧。”

    苏越稍微收拾了一下。

    距离新生大会还有几天,下午苏越也没事干。

    他走下宿舍区的时候、迎来了不少同学的羡慕眼神。

    好巧不巧,苏越还遭遇了杜惊书。

    这小子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在看杀父仇人。

    苏越也懒得说话。

    擦身而过。

    ……

    夕阳路!

    苏越没有坐车,他打开导航,跟着指示一路跑过去。

    西武所在的位置,是西都市的新城区,那里商场不少,街道宽阔,而且还坐落着其他学校,看上去朝气蓬勃。

    而夕阳路,则在西都市的老城区。

    这里就多了很多生活气息。

    街道两旁都是层次不齐的广告牌,各种五金门市、馒头包子、还有精修家电、房产中介一路上热热闹闹。

    在这里生活的居民,年纪都偏大。

    养老院的位置,在一个大型菜市场后面,显得有些偏僻。

    苏越专门买了点水果。

    老年人的生活问题,还真是社会性难题。

    咚咚咚!

    苏越敲门的时候,那团消失在手臂里的红光,竟然一闪一闪,说不出的神秘。

    看来这个养老院,不一般啊。

    “槟榔加烟,法力无边。”

    突然,养老院的门里面,传出了一声中气十足的话语。

    苏越楞在原地。

    这……这特么是暗号吗?

    槟榔致癌,不是已经没人嚼了嘛,科技时代的东西。

    嘶!

    苏越胳膊一痛。

    他再一低头!

    怪了。

    原来在胳膊上,出现了一行字。

    槟榔配酒,永垂不朽。

    苏越抬起头,也跟着念道:

    “槟榔配酒,永垂不朽。”

    里面沉思了一会。

    “加烟又加酒。”

    里面又说道。

    此时,苏越已经能确认,就是暗号。

    他低头一看。

    果然,胳膊上的字又变了。

    “阎王在招手。”

    苏越跟着念。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顺口溜,真应了一句俗话,老人越活越顽皮。

    吱!

    养老院的门,竟然自己就开了,简直和恐怖电影里的场景一样,此时是傍晚,院子里似乎还有些阴森森。

    “能和我掰头说唱,有点水平,你是苏青封的什么人?”

    苏越抬头再一看,原来在院子里站着一个白发老者。

    他背对着自己。

    大夏天,这老者穿着白色的大衣,更诡异的是,他大衣后面,竟然写着两个字“正義”。

    这老头,实在cospy吗?

    好潮啊。

    掰头?

    说唱?

    两句顺口溜,这就单押韵了吗。

    “您好,我叫苏越,我是苏青封的儿子。”

    苏越连忙说道。

    “原来是他的儿子。

    “这个养老院的人,是这一代的地头蛇,而我……是地头蛇蛇长。”

    老头缓缓转头,上下审视着苏越。

    “蛇,蛇先生,您好。”

    苏越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

    “大蛇完,你别装了,快让小朋友进来吧。

    “没看他拿着水果吗?赶紧让他给咱们洗洗。”

    里面又传来个老太太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