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师父是神仙〕〔修神外传仙界篇〕〔跃出寒门〕〔承微妙笔〕〔重生之长姐持家〕〔我是最强战神〕〔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大当家今天脱贫了〕〔空间农女种田忙〕〔夏虫何以语冰〕〔吻安,挠心小娇妻〕〔超越次元的事务所〕〔超级女婿〕〔枯骨大帝〕〔自完美世界开始〕〔强宠,娇妻给我生〕〔亡灵都城〕〔天网建筑师〕〔恶魔贤者〕〔我的老婆是女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4章 尊老爱幼,人间美德
    养老院不小。

    里面小桥流水,假山小喷泉,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

    这么大的院子,住着五个老人。

    两个老太太,三个老头。

    大蛇完,就是地头蛇的蛇长,他说他是这里的领导。

    老太太,一个叫大妞,一个叫二妞。

    苏越娴熟的切着果盘,他有点不敢惹这个两个老太太。

    另外两个老头在下棋。

    嗯!

    苏越乍一看以为是围棋,结果是五子棋。

    据说,二人已经战了一天一夜。

    下棋老人自我介绍。

    一个叫白棋子。

    一个叫乌棋子。

    他们说自己是世外修道之人。

    果盘切好了。

    苏越分成五分,一一给老人们端过去。

    下棋的,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两个老太太,在试口红的色号。

    大蛇完又换了身衣服,这次他穿的和晓组织一样。

    “苏青封让你来,是要修炼月冥真典吗?”

    大妞擦着口红问道。

    “具体家父没有言明,还望前辈们指点一番。”

    苏越双手抱拳,文绉绉的说道。

    这奶奶的口红,可能有点不适合她,死亡芭比粉,太残暴了。

    但苏越也不敢乱说。

    万一碰瓷,买了自己也赔不起。

    “嗯,你这个小孩,还算是有礼貌。

    “当年我们五人,打赌输给苏青封,他只要能拿来信物,我们就决定传授月冥真典。

    “但苏青封让我们五个很没有面子,所以我们要给你设定一点点考验。”

    大蛇完点点头说到。

    “嗯,苏青封当年,下棋赢了我三次,毫不留情,此仇不共戴天。”

    乌棋子说道。

    “他连赢了我七次,那一日乌云盖日,雷电交加,是我白棋子这辈子,最黑暗最耻辱的一天。”

    白棋子须发皆白,就如一个生了气的张真人。

    “苏青封打碎了我的口红,还不赔钱,我要他血债血偿。”

    二妞奶奶的眼里,也弥漫着杀气。

    “啊……家父当年,这么残暴吗。”

    苏越倒吸一口凉气。

    老爸也是。

    一群老人你也欺负。

    你也敢欺负。

    虽然两个老人下棋破绽百出,但你也应该故意输啊。

    哄哄老人开心嘛。

    最后,苏越看向大妞奶奶。

    他不知道老爸怎么得罪了这一位。

    “别看我,苏青封得罪了他们,那就是得罪了我大妞,此仇必报。”

    大妞一脸理所当然。

    “诸位前辈,这些仇,你们要怎么报呢?”

    苏越一脸苦相。

    父仇子偿。

    谁让咱们觊觎别人的月冥真典呢。

    苏越都没有想到,原来另外三分之一的月冥真典,竟然就在养老院,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白小龙说过,三分之一的月冥真典,或许就是稍微强一些的心法,最多算一线。

    但如果能打通三分之二的穴位,那绝对是超一线的水平。

    幸福来的太突然,苏越必须要拿到手。

    看来老爸虽然在监狱,但也不是对自己不闻不问,他还是悄悄安排了些事情。

    当然,看这五个老人的情绪,似乎不怎么容易应对。

    “苏越,你现在还年轻,如我们这个年纪,已经是尝遍了人间五味。

    “所以,我们给你的考验,就是尝遍人间五味。”

    大蛇完阴森森的笑着。

    “人间五味?

    “酸甜苦辣咸?”

    苏越一愣?

    该不会是要让我喝醋吧。

    确实够难的。

    “没错,你只有经历了五味之苦,才有资格修炼月冥真典,如果你没有超越常人的忍耐力,这月冥真典,也不适合你。”

    二妞奶奶说道。

    “各位前辈,具体……要如何挑战呢?”

    苏越深吸一口气,满脸无畏。

    这些老头老太太,来者不善啊。

    但我苏越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何惧哉。

    “酸的这一关,由我来考核。

    “一天内,你需要吃下100颗柠檬,其实并没有多难。”

    白棋子说道。

    闻言,苏越牙有点酸。

    生吞柠檬,亏你们能想得出来。

    “老道这一关,是甜。

    “一口气一瓶冰可乐,一天内喝完100瓶。”

    乌棋子道。

    “前辈,这个,会不会得糖尿病。”

    苏越开始发愁。

    “我这一关是苦。

    “苦瓜配黄连,一百根。”

    大蛇完平淡的笑着。

    “我们姐妹,是辣和咸。

    “魔鬼辣椒听说过吗?一百颗。

    “鲱鱼罐头知道吧,一百罐。”

    两位老奶奶丝毫不客气。

    苏越在风中凌乱着。

    这是咸?

    还是明明是臭。

    鲱鱼罐头。

    玩我呢!

    这些玩意,如果是品尝一下,也未尝不可。

    但吃下去,太残酷啊。

    都是100起,这根本就是地狱考核。

    “我们五个是善良的世外高人,也不会故意为难你一个晚辈。

    “这些考核,你可以分成五天分别来完成,什么时候做好准备,什么时候来就可以。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就……”

    苏越抱拳。

    准备说一句后会有期。

    他要思考一下,这酸甜苦辣咸五关,到底该怎么度过。

    “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去准备饭碗了。

    “我们晚上想烫火锅,多准备嫩笋和毛肚,黄喉和鸭肠也别少了。”

    苏越一句后会有期就差说出口,对方竟然让自己去做饭。

    你们倒是不认生啊。

    不怕我下毒?

    算了,月冥真典还没弄到手,哪里敢下毒。

    话落。

    五个老人该干嘛干嘛,谁都不再理会苏越。

    我特么是来干嘛的。

    苏越一口气冲到菜市场,买来各种各样的火锅食材。

    算了。

    尊老爱幼,人间美德。

    ……

    回归西武。

    今天终于用不着再住酒店。

    虽然宿舍里有松软的棉被,但苏越无福享受。

    他要修炼。

    并且……和系统谈个判。

    “系统兄,咱们兄弟俩,朝夕相处,也已经快两年了。

    “试问,这两年时间,我苏越待你不薄,不管你是折磨我也好,欺负我也好,我都忍辱负重坚持了下来。

    “现在,你兄弟遭遇了史上最大的难题。

    “如果我能通过那些歹毒的考核,就可以得到月冥真典,咱们就可以经常下湿境修炼,尽量多的搞酬勤值来。

    “你也应该知道,让我靠自己的能力去吃魔鬼辣椒,去吃柠檬,根本就是搞笑。

    “所以,我要开启技能,这一次,你尽量开启味觉残废吧。

    “如果方便的话,最好把嗅觉也一起残废了,我怕闻到鲱鱼罐头会吐。”

    苏越坐在床上,喃喃自语。

    他不知道系统能不能听得懂,但该说的还是得说。

    这一次也是冒险。

    苏越加10卡气血,面临着残废一件肢体。

    残废期是一周,新生大会过几天就开,明显等不到那时候。

    但苏越愿意冒险。

    一群新手,他也不怎么惧怕,反正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苏越迫切的想修炼月冥真典。

    越早越好。

    所以,他要提早去吃柠檬。

    系统的帮忙,必不可少。

    “系统兄,言尽于此,是生还是死,就看你认不认我苏越这个兄弟了。

    “当然,我承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请求你。

    “味觉残废,记得啊。”

    苏越闭着眼。

    开启技能!

    ……

    可用酬勤点:3302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7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65卡

    ……

    苏越体内一阵暖流涌动。

    一次涨10卡气血,果然残暴,比之前1卡的涨幅,爽了不止十倍。

    苏越心脏狂跳。

    他忐忑的站起身来。

    跳一跳。

    蹦一蹦。

    嗯,不错,下半身的肢体,暂时没有残废。

    之后,是双手。

    惊喜。

    两条胳膊,两只手,全部利索,没有一点问题。

    鼻子,能闻到味。

    眼睛,能看到光线。

    耳朵,也能听到声音。

    系统兄,这次终于给力了一次,苏越口腔里传来了久违的寡淡。

    对!

    成功了。

    看来这个系统也不是那么没有人情味,好多事情,还是可以好好商量一下。

    哼!

    你们想为难我?

    明天大清早,我要给你们一个天大的惊喜。

    吓死你们。

    敢考验我苏越。

    ……

    翌日清晨。

    苏越一夜没睡,他早早离开宿舍。

    靠近复灵山果然不同,打坐了一夜,他竟然涨了1卡的气血。

    要知道,自己还没有修炼心法,运转气环的速度并不算快。

    假如修炼了心法,速度又会快多少呢?

    会不会一夜3卡?

    要知道,月冥真典可是最强心法啊。

    西武不愧是神州顶尖的武大。

    能考入这里的学生,除了天赋和资源,其实和他们自己的努力也息息相关。

    天才刚蒙蒙亮,已经有不少新生在大汗淋漓的修炼着战法。

    “看来,这些人一定是冲着月冥真典而来,他们的目标肯定是前九。”

    苏越发现,这些苦修战法的学生,身上都没有修炼过心法的征兆。

    月冥真典毕竟名声在外,很多人都奔着其天下第一的名头而去,至于是否残缺,已经不是考量的重点。

    哪怕是残缺,也是天下第一的残缺。

    离开西武大门,苏越一路狂奔到夕阳路。

    老街区就是热闹。

    天刚亮,各种买早点的商贩就已经开摊,他有点饿,吃了两根油条,直接去养老院敲门。

    没味觉,吃不出味道,有些可惜。

    老人睡觉少。

    果然。

    大清早,大蛇完就已经穿着黄色的李小龙战袍,在打太极拳。

    白棋子和乌棋子,正在五子棋厮杀,看二人凝重的表情,他们宛如两个操控苍生万界的创世神。

    两个老太太正在十字绣。

    一片和谐。

    “各位前辈,你们好,我来……”

    “早餐都没买吗?”

    苏越一声招呼还没有打完,就被大蛇完直接打断。

    他揉着太极,一脸凝重。

    “诸位前辈,你们要吃什么。”

    苏越深吸一口气。

    尊老爱幼,人间美德。

    我苏越,就当积德了。

    “我要吃煎饼果子,十颗蛋,多加香菜多加葱。”

    大蛇完道。

    “我吃豆腐脑,咸的。”

    乌棋子道。

    “我也吃豆腐脑,甜的。”

    白棋子道。

    “我还要椒盐烧饼一个。”

    乌棋子又道。

    “我要红糖烧饼。”

    白棋子淡漠的落子。

    “我要kfc的帕尼尼早餐,还有一杯被手磨咖啡。”

    大妞道。

    “我想吃烤猪蹄。”

    二妞道。

    呼!

    苏越矗立在原地,运气吐息。

    你们五个,好样的。

    煎饼果子豆腐脑,我给你们满足。

    kfc我也满足。

    那个要吃烧烤的,良心不痛吗?

    苏越懒得解释。

    他转身朝着早点铺冲去。

    依稀记得,还真有大清早买烧烤的,老城区货物就是齐全。

    半个小时后。

    早餐到!

    五个老人享受着早餐,心满意足。

    “苏越啊,看在昨天火锅,和今天早点的面子上,我给你个特权吧。

    “如果你不敢挑战吃柠檬,那就伺候我一年早餐,到时候我这关,就算你过了。”

    白棋子道。

    “给我做一年晚餐,我的考核也算你通过。”

    乌棋子也补充道。

    “要不你承包养老院四年的伙食,等你西武毕业的时候,我们把月冥真典给你。”

    大蛇完道。

    “诸位前辈。

    “你们的好意,晚辈心领了。

    “但既然是家父和你们的恩怨,那我作为男子汉,就该一力挑战。

    “今天就开始吧,哪位前辈方便考核,晚辈已经做好准备。”

    苏越面色平静,眼睛里还透露着一些神秘莫测的冷笑。

    我一点点味觉都没有,我会怕你们这些作死食物?

    开玩笑。

    送一年早餐,我不用修炼了?

    “嗯?

    “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但如果太狂,就容易受挫折,你真的想好了?”

    乌棋子问。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苏越点点头,表情很平静。

    “既然这样,第一关,就应战我的苦关吧。

    “趁着菜市场刚出摊,你赶紧去买100根苦瓜来,顺便再买点黄连,当着我们的面全部吃下去,就算你通过苦关。”

    大蛇完放下碗说道。

    “什么?

    “你们考核我,还要我买东西?”

    苏越震撼了。

    这五个人,是不是一拍脑门想出来的考核方式。

    我买东西。

    你们是怎么想的。

    “要考核的人是你,吃下去的人是你,补充维生素人是你,下火的也是你……难道要我花钱?”

    大蛇完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苏越。

    苏越脑袋有些秀逗。

    “那这样说起来,买可乐,买鲱鱼罐头,买柠檬的也是我?”

    苏越又看着其他人。

    果然。

    四个老人齐齐点点头,一副:你不买谁买的表情。

    “好,我买。

    “我这就去买。”

    苏越已经被老人们的神逻辑,摧残到濒临崩溃。

    虽然大家都刚刚认识,但我承认,你们吃的盐,比我吃的饭也多。

    考核是吗?

    我苏越会怕?

    跑了三个摊贩,苏越终于买够了苦瓜。

    看着他的购物袋,菜市场都震惊了。

    “这位小哥,你们是不是销售公司,要惩罚销售员吃苦瓜,我告诉你,这是违反劳动法的。”

    一个热心的商贩,紧张兮兮的看着苏越。

    “我自己吃,最近火大。”

    苏越解释了一句,又跑向了药店。

    还有黄连呢。

    ……

    养老院。

    “怎么样,诸位,这孩子品行怎么样?”

    大蛇完问。

    “短期看,没有对老人不敬,没有对咱们的刁难不耐烦,品性应该不差。”

    白棋子道。

    “跑腿比较勤快,认识时间太短,看不出来什么,但老头子我觉得还不错。”

    乌棋子补充道。

    “就是有点楞。

    “二话不说就要吃苦瓜,八成要失败。”

    二妞道。

    “失败了不怕,可以重头再来嘛!吃不了酸甜苦辣咸五味的苦,也就代表他没有丧心病狂的忍耐力,咱们拖几个月,把月冥真典给他,这毕竟是当年答应苏青封的事情。

    “至于咱们五人研究的战法,就算了,免得害了他。”

    大妞话落,其余四人点点头。

    也只能这么办了。

    他们五人在无聊的时候,一起研制出了一门邪功。

    这战法有些古怪,一般人根本不敢瞎练。

    所以,他们用比较残暴的方式,先测试一下。

    至于能不能成功,一切就只能看造化了。

    ……

    苏越归来!

    大包小包,里面全是苦瓜,还有一袋子黄连。

    “诸位前辈,既然家父以前得罪过你们,那晚辈今天吃了这些东西,就先一笔勾销一部分!”

    咔嚓!

    刚刚踏入大门,苏越二话不说,他甚至都懒得洗。

    一口下肚。

    怎么说呢,丝毫没有感觉!

    咔嚓,咔嚓,咔嚓!

    苏越嚼着苦瓜,简直和嚼黄瓜一样,渗透到唇边的汤汁,他也一一舔回去。

    甚至最苦的瓤,苏越都懒得去。

    要吃就吃全套。

    他就是要给老头老太太一点震撼,让你们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不好惹。

    让你们开始怀疑过了一辈子的人生。

    “孩子,你好歹把瓜瓤掏了啊。”

    乌棋子看着都有些嗓子疼。。

    “诸位前辈,你们可以验验苦瓜是否是真的。”

    三下两下,苏越已经吞下一根苦瓜。

    他嚼着第二根,顺手递给大蛇完一根。

    “这……是真的,不用验证,苦味很浓郁。”

    大蛇完连忙摇头。

    清炒苦瓜他或许能接受,但连瓤一起嚼,这得多狠的狠人。

    “有点单调,来电黄连。”

    话落,苏越又从袋子里掏出来一些黄连,也直接塞在嘴里。

    和嚼草一样。

    “前辈要不要尝尝黄连?下火的,天干物燥,容易上火。”

    苏越又将黄连袋子递过去。

    “这个,你吃就可以。”

    大蛇完脑袋都抽抽。

    可苏越无所谓。

    他大咧咧坐在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吃着苦瓜。

    别说,虽然有些肚子胀,但苦瓜下肚,似乎还真的祛了一下火气。

    再配上黄连,苏越感觉自己脑子都冷静了许多。

    可惜,有些涨肚。

    但无所谓。

    不就100根苦瓜吗……吃!

    ……

    看着苏越一根又一根的消灭这苦瓜,五个老人这一次是彻底震惊了。

    这是个神仙吗?

    他吃的是苦瓜?

    是。

    千真万确的是。

    除了空气中的苦味,还有苏越逐渐蜡黄的脸。

    他确确实实吃了很多苦味的东西。

    可为什么,这小子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他怎么做到的?

    苏越不管。

    “味道不错,人间美味。”

    苏越举起苦瓜,嘎嘣嘎嘣咬着,咬的五个老人面色铁青。

    这种凶悍的猛人,他们还真的是罕见。

    ……

    吃完苦瓜,苏越直接告辞。

    他回学校休息,虽然味蕾感觉不到太苦,但苏越肚子特别的涨,他得消化消化。

    “诸位前辈,明天我再来挑战,你们等着我。”

    话落,苏越已经不见踪影。

    五个老人面面相觑。

    院子里装苦瓜的袋子还在原地。

    “看什么看,考核是你们想出来的,人家通过了。”

    大蛇完瞪着两颗眼珠子。

    “他怎么吃下去的。”

    白棋子看旁边还有一根黄连,他捏起来,含在嘴里,企图挑战一下。

    我呸!

    苦死了。

    ……

    第二天。

    苏越扛着魔鬼辣椒,让送货员送来100瓶可乐。

    丝毫没有什么难点!

    虽然,隔着塑料袋,五个老人都能感觉到魔鬼辣椒的可怕。

    虽然,他们看着苏越吞辣椒,感觉他脑子都要被融化。

    虽然,他们仅仅是看了看,自己都有种菊部有血的错觉。

    但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苏越成为金肛狼。

    可乐咕咚咚咚的灌,一秒一瓶。

    辣椒一颗颗的吃。

    最终在五个老人诧异的眼神中,他一次完成了两项考核,随后扬长而去。

    剩下柠檬和鲱鱼罐头,我苏越又何惧哉。

    敢让我挑战鲱鱼罐头,可能你们自己反而会后悔。

    ……

    西武校园里,大二、大三的学生,已经开始修炼,有些跟着导师下湿境做任务。

    而大一新生,也终于要赢来新生大会。

    就在昨天,其他四大武院的新生,相继到抵达西都市。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干翻这次的高考状元,并且踏上复灵山,学走西武的月冥真典。

    在校外的宾馆里。

    来自其他大学的新生云集,他们的学生大会要比西武早两天,已经结束,这次就是为了来挑战西武。

    战国军校根本不用花钱,军部在每个城市,都有军部招待所。

    弓菱和一群新生就住在招待所。

    很多人懒得参加西武新生大会,但弓菱一定要来。

    她想看看苏越,毕竟好久不见了。

    而且这次苏越是众矢之的,战国军校的新生王特别厉害,是个二品初阶的男生。

    他刀法很凌厉。

    理论上,每个学校可以出两个人去挑战西武状元。

    战国军校的两个人,都很强。

    虽然苏越也很厉害,但弓菱对他的实力还有些担忧。

    毕竟,这是车轮战啊。

    ……

    东武租的酒店。

    王路峰作为东武的一匹黑马,他其实有资格挑战苏越。

    但向来狂妄无边的王路峰,这一次坚定的放弃抵抗。

    他的理由是,武者应该心平气和,不要杀气太重。

    但东武人觉得王路峰怂了。

    有几个人因为挑战资格,吵的不可开交。

    王路峰心里冷笑着。

    苏越是什么水平,我不知道?

    到时候丢人现眼的是你们。

    而在东武,这次随行而来的,还有东武学生会的会长:孟羊!

    有人说,武大最强者,是西武的学生会会长白小龙。

    毕竟,当年白小龙是高考状元。

    而还有一些人坚定的认为,孟羊才是武大最强者。

    虽然孟羊挑战白小龙,屡战屡败,但白小龙却一年比一年吃力,孟羊逐渐有翻盘的趋势。

    这一次,据说也是孟羊挑战白小龙的最后一次。

    如果这一次孟羊败,他便不再争夺武大第一人的名号。

    至于东武和南武,甚至是战国军校,都不是孟羊的对手,更别说白小龙。

    孟羊拨通了一个电话:“小白泥,滚出来撸串。”

    话落,孟羊直接挂了电话。

    西武。

    白小龙从湿境回来还没多久,就接到了孟羊的电话。

    这个王八蛋,来找我麻烦,还要让我请吃饭,一点碧莲都不要,这都什么世道。

    嘟囔了两句,白小龙出门,他开着小跑车,去接孟羊撸串。

    这几年,二人一直争第一,也算是半个战友。

    眼看着大家即将毕业。

    武者的道路,才刚刚开始。

    以后,并肩作战的机会还多。

    惺惺相惜的对手,同时也是朋友。

    ……

    周云粲和廖平廖吉巧遇。

    南武和北武也派人来参加这场挑战。

    当然,周云粲根本没有资格参加。

    在北武,廖吉虽说也打进了前十,但他知道要挑战的人是苏越之后,也就表示来看看。

    廖平更不用说,他根本就不敢出手。

    ……

    翌日清晨。

    汇聚来西武的新生越来越多,好不容易有两天假期,就当旅游了。

    挑战高考状元,也算个有意思的事情。

    西武的学生们整装待发,等待着明天的新生大会。

    据说,西武新生大会,校领导的废话特别少,搭建擂台,直接就是战。

    西武新生只要争到前九,就可以上复灵山。

    而苏越,已经扛着网购回来的100罐鲱鱼罐头,走向了养老院。

    同时,他昨天预定了100颗柠檬,今天老板会直接送去养老院。

    今天一上午考核完,下午用月冥真典先打穴三分之一。

    明天新生大会,直接上复灵山,去打通另外三分之一。

    这样一来,来西武的目标,就算完成了一半。

    接下来,要想办法压气环。

    尽早突破到二品。

    看上去每天忙忙碌碌,其实自己的实力,终究还是个一品。

    ……

    抱歉大家,脑袋还有点晕,先两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