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带着仓库重生〕〔花都小保安〕〔我夺舍了魔皇〕〔太上执符〕〔大国航空〕〔来自地球的魔王〕〔悲催村女重生记〕〔我真的只想跟个风〕〔最强逆天神医〕〔诸天万界之帝国崛〕〔筑梦涿鹿〕〔网游之神话降临〕〔绝世球王攻略〕〔战神魔经〕〔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混世小术士〕〔斯人独憔悴〕〔打手在十方世界〕〔隋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5章 乌云断月
    养老院!

    大蛇完依旧在练太极,他面前摆了个大水缸,两只手正在水缸里搅动旋涡,看上去很吓人。

    两个老奶奶在打扑克。

    白棋子和乌棋子,万年不变在下五子棋。

    而苏越,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着一生帅气西装,然后扛着一箱子鲱鱼罐头,踏入养老院大门。

    这一刻,他犹如去踢馆的精武陈真。

    脚踢南山敬老院。

    今天就是我苏霸天。

    五个老人的思想僵硬,在苏越的装备下,他们气场显得有些弱小。

    “早餐在这里,kfc,今天只有洋快餐,没有老豆腐,没有葱花饼,不吃就饿肚子……谁都不要耽误我挑战。”

    苏越放下在早餐。

    “好,那、那今天就吃西餐吧,糟糕,我刀叉放哪了!”

    大蛇完走过来。

    他明显感觉到了气氛有些萧杀。

    这小子,似乎要去英勇赴义。

    “限大家10分钟内,都吃完早餐。

    “吃个快餐,要什么刀叉,被给我整那些稀奇古怪的。

    “如果你们谁吃的慢,休怪我开鲱鱼罐头!”

    苏越搬了个凳子,一屁股坐在门口,如大刀阔斧的黑旋风。

    五个老人在气场的压迫下,终于不再捣乱。

    苏越面无表情的看着手表。

    噗!

    10分钟到,他也不等老人吃完早饭,直接开启鲱鱼罐头。

    顿时间,一股肉眼看得见的气息,直接霸占了养老院的领空,无处不在的恶臭,简直令人抓狂,任何新鲜空气,根本没有机会混进来。

    五个老人连连咳嗽。

    这时候,谁还能有胃口。

    而苏越,已经捏着一条黏糊糊的鱼,一口吞到了嘴里。

    “100盒鲱鱼罐头,我一会就给你们吃完。”

    噗!

    连汤汁喝下之后,苏越又开启一罐。

    “你们在这里盯着点,老王约我去钓鱼,我给大家钓几条大鱼,晚上炖鱼汤。”

    大蛇完皱着眉,立刻就要逃。

    “老张要请我和咖啡,我觉得他要追我。我不能耽误人家,我先去喝咖啡。”

    大妞几乎压制不住恶心。

    “我也约好跳广场舞,有几个高中生老是打篮球影响我们,我得去占场地,我先走了。”

    二妞也要告辞。

    “我要去参加全国棋艺大赛,报名费都交了,千万不能迟到。”

    白棋子站起身来。

    “老夫,我……我要去给人算个命……我……”

    乌棋子也被臭的胃痉挛。

    嘭!

    然而。

    苏越一脚将大门踢住。

    噗!

    这是他打开的第五灌鲱鱼罐头。

    “今天,是我苏越考核的日子,谁敢逃跑,我就买个骨灰盒,吊死在这。”

    苏越瞳孔里闪烁着六亲不认的目光。

    既然是考核,大家就一起玩。

    一个都不能逃。

    “谁想的这鬼点子,这也太臭了。”

    大蛇完一屁股坐下,气的头发都差点竖起来。

    “要不,这项考核就算你通过吧!”

    大妞仰头呼吸着新鲜空气。

    实在受不了了。

    “不行!”

    苏越一跺脚,一脸固执。

    “我苏越一生,光明磊落,最忌讳徇私舞弊。

    “既然吃下100罐才算考核通过,那就必须是100罐,哪怕是少一罐,少一条,少一口汤,都不算100罐。”

    噗!

    噗!

    噗!

    苏越不断开启着罐头,脸上带着轻蔑的表情。

    臭。

    那是真的臭。

    但吃到嘴里,反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这种级别的挑战,根本就是毛毛雨。

    ……

    咚咚咚!

    咚咚咚!

    苏越吃了30多罐,五个老人被熏的眼泪直流。

    他们终于承认了。

    是个狠人。

    脑子和一般人不一样,头是铁打的,天赋异禀的狠人。

    突然。

    大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养老院的人,你们在里面煮屎呢?”

    “是啊,你们还让不让人活命了。”

    “我家开烤鱼馆,鱼缸里的鱼全被臭死了,谁负责。”

    “警告你们,快停下生化行为。”

    养老院引起了附近居民的集体抗议。

    噗!

    噗!

    但苏越我行我素,依旧在一罐又一罐的开启鲱鱼罐头。

    五个老人被围攻,他们个个不敢出声,生怕被谴责,邻里之间,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到底造的什么孽。

    ……

    终于,苏越吃完了100罐鲱鱼罐头。

    咸的这一关,也已经结束。

    “你好,我们是城管大队,有人举报你们在炼生化药水,我们要查验。”

    终于,居民忍不住,惊动了官府。

    大蛇完打开门。

    “什么药水,我们在做饭而已。”

    大蛇完邀请城管大人进来查。

    城管看了眼满地鲱鱼罐头的空盒子,点点头,留下一个算你们狠的眼神,转身离去。

    现在的人,想在网上出名,已经不要命了。

    连老人都要挑战鲱鱼罐头。

    还那么多。

    “诸位前辈,柠檬也到了,我今天一定要学到月冥真典。

    “大家对家父如果还有什么恩怨,就亮剑吧。”

    苏越打开装柠檬的口袋,他连柠檬皮都懒得剥,直接一口半个,咬的汤汁四溅。

    嘶!

    看着苏越嚼柠檬,白棋子倒吸一口凉气。

    他仅剩的几颗牙,都酸的快要阵亡。

    中午12点整。

    五个老人满脸敬畏,不要命的人,堪称大佬。

    他们领着苏越这个大佬,去了一个房间。

    在房间里,有个很大的正方形书桌。

    书桌的表面,遍布着蜘蛛网一样的裂缝,秘密看看,看上去随时都可能碎。

    “那张桌子,就是三分之一的月冥真典。

    “你手掌只要触碰到桌面,就会被里面的灵气打通穴道。之后,你每次用气环打坐的时候,穴道会燃烧出心法之力,助你更快的吞噬灵力。

    大蛇完介绍道。

    “晚辈明白。”

    苏越看着桌面,脸色凝重。

    终于得到了。

    这也算是老爸留给自己的东西。

    “这块石板,已经濒临破碎,估计助你打通穴位之后,便会直接粉碎,你珍惜点吧,这是最后的绝唱。”

    白棋子走过去,一脸不舍的轻抚着石板。

    “前辈,不对劲吧。

    “如果晚辈猜的没错,西武复灵山上的月冥真典石板,应该和这块一样。可西武的石板,却一直能用,每年十个人去吸收,据说还能坚持一年。”

    苏越满脸疑惑。

    最后一次。

    这也太沉重了了。

    “你别听西武的人吹牛,老夫估计,用完今年,明年西武的石板一定碎。

    “当年,西武镇守月冥真典不利,被阳向教的邪徒渗透进来,他们将石板斩成了两段,随后抢走了少的一半。剩余的一多半,还剩下三分之二的面积。

    “阳向族斩碎石板的邪器,带有腐蚀性的妖气。

    “所以,当年留在西武的半块石板,再一次被一分为二。

    “一来,西武镇守不利,已经不配再留着月冥真典石板。但西武当年有功劳,所以留下了一半的一半。

    “被切割下的另一半,就被大妞拿回养老院。

    “第二,斩断西武的石板,也是不得已的办法。如果不是斩断的及时,妖气蔓延到所有石板上,西武留下的那块,也根本不可能传承这么久。

    “妖气腐蚀石板里的灵气,会令石板加速腐朽。

    “大妞将腐朽石板拿回养老院,就是眼前这一块。而距离阳向族邪器切口远的末端,就留在了西武。那块石板虽然没有被妖器腐蚀,但这么多年为学生打穴,灵气也早已经所剩无几。”

    二妞讲述道。

    苏越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

    石板被阳向族用邪器切开,切口会蔓延出妖气。

    阳向族拿走了小一半。

    而剩下的二分之一,有一个切口,还残留着妖气。

    大妞奶奶又将剩下的石板,再次一分为二。

    有妖气的石板,就拿回了养老院。

    而西武留下的,则是最纯净的石板。

    但哪怕纯净,也抵不过岁月腐蚀。

    反正就这一二年,月冥真典也就不存在了。

    这真是一段悲伤的故事。

    “这块被腐蚀过的石板,一共也没有几个人用过。

    “苏青封、牧京梁,还有燕归军的燕晨云、震秦军团王野拓……其他还有一两个,你也不可能认识。

    “而其余的,应该都死光了。

    “能将月冥真典修炼到三分之二的人,算一算,差不多就是六七个。

    “而你,是最后一个终结者。”

    乌棋子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闻言,苏越目瞪口呆。

    老爸。

    便宜岳父。

    还有两三个人,都修炼过三分之二的月冥真典。

    怪不得老爸让自己修炼,看来这心法确实厉害。

    要知道,牧京梁可是神州的军团大将啊。

    “其实在神州,已经有不少不弱于月冥真典的心法,但很多人,还是希望沾一沾天下第一的名头。

    “你要清楚,修炼了三分之二月冥真典的人,不是军团大将,就是内阁成员。你也不能落了月冥真典的威风,特别你是最后一任,更加不能懈怠修炼。”

    大蛇完交代道。

    “嗯,晚辈明白。”

    苏越郑重的点点头。

    “咦,不对啊。

    “我爸出事的时候,只是个小小提督,他也没有建功立业啊!”

    苏越突然又问道。

    “你小孩子懂什么,苏青封的情况特殊,他也是最年轻的一个,还不到时候。

    “你别管别人,先管好你自己。”

    乌棋子说道。

    “好,晚辈明白了。”

    苏越又点点头。

    没必要多问。

    等自己强大了,一定要将老爸救出来。

    “修炼月冥真典的时候,在你背后会出现一幅苍龙绕月图,这也是心法异象。

    “你现在还没有突破到宗师,等宗师之后,这副异象图,就可以随时随地浮现出来。

    “可惜,月冥真典缺失了一块,现在打通的穴位不够。养老院这块,能在气穴里燃烧出苍龙异象。西武的石板,可以打出半月。而剩下的半月,则被乌云斩断,因为在阳向族手里,不可能在现世了。”

    二妞遗憾的给苏越解释道。

    异象?

    原来如此。

    怪不得,牧京梁在自爆的时候,天空中会盘踞出一条恐怖的苍龙虚影。

    原来是心法异象。

    看上去就可怕。

    而其他宗师在厮杀的时候,似乎身旁也有些淡淡的图盘,似有似无,一闪一闪。

    苏越第一次见李星佩斩杀白眉的时候,发现在她头顶,总有一柄巨大的剑在闪烁。

    原来,这就是心法异象。

    可怕。

    可惜,得等到宗师才能闪烁出来。

    “去吧,用手掌贴在石板上,然后全力催动你浑身的气血之力,尽可能多的去体会石板里的灵气。

    “这是你第一次修炼,所以你可以享受到宗师的待遇,你身后能出现异象图案,但也是唯一一次。

    “月冥真典在巅峰时期,理论上可以打通你全部气穴。

    “但现在被一分为三,也就30多气穴而已。但你也要注意,如果你资质不佳,忍耐力不够,石板可能仅仅打通25气穴、甚至22,有时候20气穴的情况,也会出现。

    “气穴数量,会直接影响到你日后的气环修炼。”

    白棋子又叮嘱道。

    “嗯,晚辈明白。”

    苏越郑重的点点头。

    之前白小龙已经和他讲解过。

    武者的体内,有足量100的气穴。

    气穴和中医理论上的穴位是两回事,打通气穴,可以加快灵气吸收。

    气穴,是武道界总结而出,一共有100个。

    最普通的心法,可以打通五六个气穴。

    这种心法常作用在战场,供那些没考上武大,但靠着大毅力,以工兵身份,在湿境突破到武者的人修炼。

    而稍微强一些,大多适用于b武。

    这种心法,可以打通接近十个气穴。

    在a类武大通用的心法,差不多是15、6六,但也有18气穴的心法。

    而在四大武院和战国军校的心法,则大多是20个气穴起步。

    能打通30个气穴的心法,已经是堪称卓越。

    而一些顶级天骄,还可以修炼一些可能会反噬的心法,最终将气穴打通到接近40个。

    放眼整个神州,有资格打通50个气穴以上的武者,凤毛菱角。

    和考试分数不同。

    虽然气穴理论有100个,但能打通30个,已经是武大里的优秀人物。

    除非一些惊才绝艳的绝世天骄,才可能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打通50个气穴。

    能打通60个气穴的武者,简直罕见,他们可能都是神州内阁的强者。

    留在西武的石板,其极限,是打通40个气穴。

    苏越思考了一下,估计是因为没有被妖气腐蚀过,所以西武的石板,可以打通40个气血。

    而养老院这块,只能打通30个气穴。

    剩余被阳向族抢走的三分之一,可能也是30个气穴。

    据传,月冥真典之所以是神州最强,天下第一,就是因为可以将气穴打通到大满贯。

    在其他武大,想要突破40个气穴,就需要用一些相对危险的心法去打穴。

    这种危险,就像是一个婴儿去举重,结局就是武侠电影里的走火入魔。

    西武的月冥真典,起码安全一些。

    但根据白小龙所说,西武的石板,理论上可以打通40个气穴,但大多数的学生,则都是在30左右徘徊。

    白小龙当年打通了33个气穴,已经是创造了记录。

    直到牧橙出现,才以36气穴的可怕成绩,打碎了白小龙的记录。

    心法修炼,和武者的资质,密不可分。

    假如是b武的学生来复灵山,哪怕是接触到月冥真典石板,也依旧能打通10个左右气穴,反而还会浪费石板里的灵气。

    并且以他们的资质,还可能造成一些后遗症。

    这就是资质的限制,无法改变。

    所以武者选心法,也要看自己的实际情况,敢鲁莽的情况下,绝对是走火入魔的下场。

    白小龙那个宿敌,据说在挑战东武心法的时候,就差点走火入魔,但他挺过来之后,打通了34个气穴,正好压了白小龙一头,这才是屡次来挑战他的底气。

    总得来说。

    心法选择十分重要,如果不自量力,很容易让身体出现一些病症。

    能打通40个气穴,就已经称得上是天骄人物。

    或许在日后的修炼中,湿境还有一些天材地宝,可以进一步打通气穴,但毕竟和心法不符,效果不如最初的状态。

    能在低阶,尽可能多的打通气穴,日后妙用无穷。

    “对了,前辈,是不是加上湿境那块石板,月冥真典就可以打通全部的100气穴?”

    苏越突然转头问道。

    虽说就落在阳向族的石板,这辈子已经不可能取回来,但了解一下。

    “你错了,哪怕是完整的石板,也只能打通90气穴而已,天下哪有完美的事情。

    “阳向族拿走的石板,最多能打通20个气穴,这也是地球武者根本不惧怕的原因。”

    乌棋子解释道。

    原来这样。

    苏越恍然大悟。

    武大的石板,最多可以打通40个气穴。

    养老院的30气穴。

    而在阳向族的石板,极限仅仅20个气穴。

    这样看来,遗失在阳向族的石板,还真的就是稀松平常的心法。

    “对了,打通气穴,没有什么前后顺序吧?别错乱了。”

    苏越又问道。

    “放心吧,气穴并没有顺序限制。

    “你别废话太多,赶紧修炼心法,别耽误时间。

    “苏青封当年打通了27个气穴,他又去西武打通很多,你最好别给你爸丢人现眼。”

    大妞不耐烦。

    这小子,简直是个话痨。

    “极限30个气穴,老爸竟然能打通27个,也够厉害了。”

    苏越点点头。

    心法,理论上只能选择一种,但月冥真典是一套,所以可以随时去补充打穴,也不会有什么反噬。

    但如果你试图用两部心法,去累计打穴,就可以给自己准备棺材了。

    以前有人尝试过,他亲人哭的很悲伤。

    苏越凝神静气,手掌轻轻贴在桌面上,并且开始运转气环。

    轰!

    下一个瞬间,苏越顿时狠狠咬着牙,浑身都在颤栗。

    卧槽。

    这是要在我身体里点火吗?

    不对,简直是注射岩浆啊。

    石板接触到苏越的手掌,随着七环运转,他身体里的一个位置,突然发生剧痛。

    真的就像是岩浆在腐蚀。

    最诡异的是,苏越根本说不清,是哪个具体的位置在剧痛。

    但绝对在自己身体里,又像是在小腹,又像是脖颈,反正描述不出来。

    这就是气穴。

    根据白小龙的讲述,气穴似乎根本就没有特定的位置。

    ……

    酬勤值+4

    酬勤值+5

    酬勤次+4

    ……

    脑海里响起酬勤值增加的提示音,苏越顿时心安了不少。

    看来这苦,也不白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第一个气穴打通。

    苏越身体里涌过一股暖流。

    气血。

    对,气血值增加了1卡。

    苏越一阵惊喜。

    原来打通一个气穴,气血值也会增加1卡。

    不错。

    这也算福利。

    虽然很痛,但继续吧!

    ……

    “我们走吧,等他气血全部打通,估计得明显早上。”

    “也行,让这小子安静点,希望他能超了苏青封的记录,毕竟是吃了那么多鲱鱼罐头的傻蛋。”

    “破不破记录不知道,他一定可以超过35气穴,你们看,他身后已经有了苍龙虚影。”

    几个老人闲聊着。

    果然。

    苏越坐在书桌旁,保持着一手扶着书桌的姿势。

    可在他的身后,赫然是出现了一团又一团淡淡的云朵虚影。

    如果再仔细看去,云团里还有一些线条在游动。

    经验老道的强者,可以从身后的异象,判断出苏越打通了多少气穴。

    当然。

    在武大,也有一些先进的仪器,可以检测气穴的实时打通情况。

    此时。

    苏越刚刚打通第二个气穴。

    西武的石板,会出现半月异象,但没有苍龙。

    痛!

    简直痛的人奔溃。

    可苏越一个手持勤奋系统的人,早已经习惯了折腾自己。

    就目前的痛,还要不了他的命。

    ……

    不知不觉。

    夜深了。

    牧橙去苏越的宿舍敲门。

    然而,里面黑灯瞎火,根本没人。

    “明天就新生大会,苏越这小子大晚上不在宿舍,跑哪了?

    “新生大会结束,来自四个武大,八个强者要和他车轮战,这家伙能扛得住吗?

    “还敢乱跑,心真大。”

    牧橙原本还想和苏越说说车轮战的心得。

    可惜,这家伙不在家。

    新生挑战最残酷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如果你是西武新生大会角逐出来的第一名,只要战败外校的高考状元,就算你赢了。

    但如果你是高考状元,又正好来了西武。

    这就好玩了。

    没错,你可以不用参加新生大会的擂台战,直接就算你冠军。

    但可惜,你要面临东武、北武、南武和战国军校,一共8个强者的车轮战。

    没有任何公平性可言。

    无论对西武,还是对其他武大,都不公平。

    如果谁抽到第一个对战苏越,那他活该倒霉。

    毕竟是高考状元,大概率会赢了对方。

    但抽到第八个对战,也不占便宜。

    一般情况下,状元会在对战第五轮,甚至第四轮就惨败。

    你可能根本没机会上场。

    没办法。

    月冥真典原本就是给其他武大的机会,西武要守住,必然要付出很不平等的代价。

    牧橙来找苏越,第一,是告知一些车轮战的经验。

    第二,是劝苏越想开点。

    如果输了,也没什么。

    除了月冥真典,西武还有其他心法,也可以打通30个以上的气穴。

    “苏越不在家吗?”

    白小龙也来门口,他当年经历过车轮战,也想来帮帮苏越。

    虽说不一定赢,但能坚持一轮算一轮。

    “不知道跑哪去了。”

    牧橙摇摇头。

    “无所谓,不修炼月冥真典,还可以修炼其他心法,也不一定弱。”

    白小龙笑了笑。

    车轮战输给对手,也不算丢人。

    “也对,孟羊也没有修炼过月冥真典,这次估计就要赢你了。”

    牧橙点点头。

    “姐姐,说话不要那么扎心嘛,这不是还没打,不一定输的。”

    白小龙苦着一张脸。

    “上次一战,你们其实是平手,只不过你在西武,有主场优势。

    “这一次,你可能真的要输了。

    “放心,等我接手学生会,我会去各个武大踢馆,把西武无敌的名号维持下去。”

    牧橙正色道。

    “女孩子,杀心别这么重,小心嫁不出去。

    “可惜,我喜欢姐姐类型的女孩,否则咱俩可以凑合过。”

    白小龙阴森森一笑。

    “滚!”

    牧橙瞪了眼白小龙,转身离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脑海里,莫名其妙出现了苏越的大脑袋。

    太诡异了。

    牧橙连忙打消了念头。

    苏越这小子,到底和爸爸达成了什么协议,两个人笑的都很不正常。

    ……

    翌日清晨。

    在工作人员的统筹下,西武硕大的操场,已经搭建起了擂台。

    所谓新生大会,其实就是一场真实战力的摸底考试,这谁都清楚。

    西武新生穿着崭新的校服,已经全部抵达,虽然还不到开会的时间,但在导师们的安排下,他们分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就连其他学校的观战团队,也有属于自己的观战区。

    除了四大武院和战国军校,其他一些武大的学生,也可以来参加,来者就是客。

    西武的操场无比巨大,可以容纳很多人。

    当然,后面来的人没座位,也就只能站着观看。

    负责统筹这次新生大会的导师心神不宁。

    由不得他不担忧。

    这次新生大会的主角……高考状元,不见了。

    他昨天没有来领校服。

    至今还没有出现。

    一个小时后,大会就要开启,由于是新学期第一次大会,连校长都会参加,可苏越失踪。

    这简直令人奔溃。

    ……

    “呀,忘了个事。

    “今天西武要开新生大会,苏越还在这里打穴,会不会耽误了。”

    大清早,五个老人在吃早餐。

    突然,乌棋子说道。

    “给赵江涛打个电话,请假呗,多大事。”

    白棋子淡淡的说道。

    “要打你们打,老娘平生最看不起西武校长,一届不如一届。”

    大妞目露杀气。

    月冥真典被西武弄丢,这个梁子,这辈子过去不了。

    ……

    ps:抱歉,今天有事,晚了点,没太监,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疾控档案〕〔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