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医生〕〔我的佛系田园〕〔总裁爹地超凶的〕〔第一侯〕〔黎隐传奇〕〔炎少宠妻上瘾〕〔天后的绯闻老爸〕〔隐形学霸超A的〕〔我的光影年代〕〔我的1982〕〔重生之神极兵王〕〔万兽朝凰〕〔鉴宝直播间〕〔重生之苍莽人生〕〔盛世娇宠之名门闺〕〔福满农门〕〔绝望与希望的轮舞〕〔美人娇悍〕〔超级医婿〕〔第一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6章 背带裤,鸭舌帽(万更求订阅)
    上午。

    苏越在身体的深处,已经能感觉到25个气穴在吐纳着灵气,虽然他也说不清气穴的具体位置。

    可惜,在地球灵气太稀少,所以效果不是很强。

    但和之前想比,也是巨大的进步。

    而到了第26个气穴,他已经痛苦到浑身痉挛。

    眼皮沉重,根本睁不开,哪怕就是强行撑开一道缝隙,也是一片血色的暗红,什么都看不到。

    苏越觉得,自己浑身经脉已经断裂。

    他现在就是植物人的状态。

    如果不是一次超过一次的痛苦,苏越以为自己已经死亡。

    ……

    酬勤值+4

    抽酬勤+4

    酬勤值+3

    ……

    脑海里酬勤值的提示音,也一直没有断过,这也算除了气血奖励外的另一个支撑。

    苏越只有一个信念!

    坚持。

    继续坚持。

    哪怕前面是深渊地狱,也要坚持。

    经历过洗骨水。

    经历过铂金液体。

    经历过宁兽从林的无休止摧残。

    他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

    来自外界的痛苦越强大,苏越意志力的反抗意志也就越坚韧。

    苏越甚至想感谢系统的折腾。

    抗挫折,是一种能力,真的得时时刻刻的炼。

    如果不是这两年日以夜继的痛苦,苏越可能在23个气穴的时候,就已经奔溃。

    ……

    26个气穴。

    成功!

    身体里暖流涌动,苏越又成功了一步。

    下一波的痛苦,无缝而来。

    灵气在打穴的时候,根本就不给你一丝一毫的息喘机会。

    继续坚持!

    苏越迷迷糊糊,早已经忘记了时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枯坐了整整一夜!

    ……

    “比咱们预想中要强很多,不愧是生吞100个柠檬的狠人。”

    五个老人打量着苏越,面面相觑,越看越心惊。

    “是啊

    “不管是苏青封,还是牧京梁,亦或者王野拓,他们在打穴的时候,可都没有这小子的从容。”

    白棋子摸着胡须,也一脸诧异。

    半夜的时候,苏越还惨嚎了几嗓子。

    可眼看着到了最艰难的地步,在这个阶段的折磨,已经不是凭借人的意志,可以抵抗。

    但苏越却还在坚持。

    而且他表情却更加从容,甚至都不在怪叫,嘴角的血,应该是咬破了牙龈。

    对!

    这愣头,好像是适应了这种痛苦。

    “能完成三次洗骨的狠人,做事风格就是歹毒。

    “老夫是佩服。”

    乌棋子也摇摇头。

    苏越超凡骨象的事情,瞒不过他们这些老人。

    但即便是在这样痛苦的摧残下,苏越还是能保持着隐藏状态,也令几个老人佩服。

    要知道,压制超凡骨象,需要时时刻刻运转战法。

    既然运转战法,就必须要浪费精神力。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谁还有精神力可以去浪费。

    但苏越就是硬生生做到了。

    硬骨头。

    ……

    第……27个气穴。

    苏越还在坚持。

    他的极限还没有被打破。

    “你们说,苏越这小子,会不会冲击到大满贯。”

    大蛇完突然道,他眼睛里还有些期待。

    “你想多了。

    “打穴最难的地方,就是最后这几个穴位。

    “空肚子咽个馒头,谁都能做得到。但你眼看着肚皮都要被撑爆,还要让你吃馒头,你还能咽下下去吗?”

    大妞摇摇头,当然,你不是否定苏越。

    这是事实。

    “这也不一定,万一有奇迹呢!”

    大蛇完嘀嘀咕咕。

    “如果有奇迹,我以后把他当亲孙子对待。”

    大妞撇撇嘴。

    “他如果真的能打穴打到大满贯,也算对得起你苗家这块石板了。”

    乌棋子凝重着脸。

    “希望他能成功。”

    白棋子也祝福道。

    与此同时,在苏越身后,来自月冥真典的苍龙异象,已经十分清晰,甚至连鳞片毛发都看的一清二楚。

    当然,一些细节的地方,还是有些欠缺。

    比如龙眼。

    只有打穴大满贯,才可以让龙眼出神,算是画龙点睛的最后一笔。

    昏暗的房间,被苏越背后的异象照耀的一闪一闪,说不出的神秘莫测。

    ……

    西武!

    新生大会已经开始。

    副校长率先致辞,虽然西武从上到下,都不喜欢说这些废话,但有些官方的祝福,还是是及时送上。

    这时候,校长还没有来。

    同样,苏越也没有来。

    副校长念完稿子,下面有一个项目:

    高考状元,分享心得。

    可惜。

    高考状元失踪,这个项目只能被迫取消。

    随后,换了新生的教导主任,上主席台致辞。

    副校长冲下来。

    苏越呢?

    那个叫苏越的高考状元呢?

    刚开学,这么盛大的会议,你竟然就敢旷课?

    “给苏越打电话了吗?他还是没有接听吗?”

    副校长急的跳脚。

    他满脸怒意的问一个负责导师。

    发言致辞是小事。

    最大的问题,苏越今天还要迎接其他武大的挑战,如果他不战而逃,这简直是丢西武的脸啊。

    “没、没接电话!

    “我们一直在打,但一直无人接听。”

    几个导师也一脸无奈。

    简直是无法无天。

    开学第一场学生大会啊,竟然就直接消失了。

    这是要退学吗?

    这是个什么学生。

    “继续联系,如果十分钟内还不出现,就直接记大过,剥夺加入学生会的资格,以后西武的资源发放减半。

    “现在的学生,越来越没有规矩,一个新生,也敢旷课,简直无法无天。”

    副校长黑着脸直接下令。

    这是在挑战学校的权威。

    “李校长,苏越已经请假了。”

    突然,牧橙和白小龙朝着副校长走过来。

    “请假?

    “今天是什么日子就请假?还有,我是主管学生考勤的副校长,苏越请假,我怎么不知道?

    “是谁批的假条?

    “你们两个虽然是学生会会长,但也别太过分。

    “平日里,学生突然有个急事,你们打个招呼走人就算了,可今天是新生大会,我绝对不会助长他的嚣张气焰。”

    看着牧橙和白小龙,副校长更是气的牙疼。

    学生会。

    随着白小龙越来越强,牧橙后来居上,这个组织也越来越目无校规。

    很多时候,根本连他这个校长都不放在眼里。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整顿!

    一定要整顿。

    就从这一届新生开始,以前太放任你们,目无校规,没大没小。

    “李校长,苏越真的已经请假了,他只是没来得及写请假条,他已经和我打过招呼。”

    牧橙皱着眉。

    虽说记大过处罚,也不会伤筋动骨。

    但苏越如果真的要进学生会,还真的不能背有类似处分。

    牧橙只能硬着头皮来帮帮苏越。

    白小龙一脸僵硬。

    苏越这小子,真的是狂。

    自己当年都不敢新生大会旷课,这简直是在挑战西武的校规。

    “好,姑且就算他请假了,我想知道,是谁批准的假。

    “你学生会,应该没有资格给人准假吧?”

    副校长看着牧橙。

    今天必须杀一杀你们的校长气焰。

    胡言乱语,张口就来。

    学生会,说请假就请假,我这个副校长竟然都不知道。

    你们这是要一手遮天啊。

    牧橙和白小龙对视一眼。

    这事情就难办了。

    今天副校长不给面子。

    “既然没有人请假,你们俩个说了也不算,那就赶紧离开吧。

    “白小龙,听说一会孟羊还要挑战你,你别操心别人的事情了。

    “这个处分,我给定了,天王老子都拦不住。如果不愿意上课,别逃课,直接退学,我算他本事。”

    副校长冷笑了一声。

    ……

    “苏越确实请假了,我批准的。”

    ……

    突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出现在众人身后。

    “校长!”

    牧橙转头,一脸惊讶。

    白小龙也微微低着头,算是一种尊敬。

    二人意外。

    任谁也根本想不到,校长为什么会给苏越批准假期。

    要知道,校长可是宗师强者,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过问学生的情况。

    如果不是新生大会,校长也不会出现。

    “校长……他,真的请假了?”

    副校长目瞪口呆。

    开什么玩笑。

    这苏越得多大面子。

    要知道,找校长请假,整个西武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哪怕是牧橙,都没有找校长请过假。

    “呵呵,我好歹是个校长,有必要骗你吗?”

    赵江涛点点头,他似乎一个儒商,举手投足都显得从容不迫。

    “既然这样……好吧。

    “可其他学校的挑战怎么办?新生大会结束,就要开启复灵山考核,苏越请假,是要放弃资格吗?”

    副校长又问道。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一会就回来了,你想办法拖延拖延时间。

    “对了,给我备一份稿子,我上去废话一会。”

    赵江涛摇摇头。

    养老院那五个老鬼,自己还真惹不起。

    谁能想到,他们竟然会帮苏越请假。

    而且苏越这小子的厉害,也出乎了赵江涛的预料。

    他深刻的知道那五个老鬼有多么难缠,别说苏青封的儿子,哪怕是苏青封本人现在过来,也要被剥一层皮才能出来。

    可苏越这小子,短短两天,就已经开始打穴。

    他是给五个老鬼灌药了?

    据他所知,养老院的三分之一石板,用过这一次,也就会彻底烟消云散。

    以后,养老院的三分之一,就真的没了。

    他们必然会慎重再慎重。

    竟然这么轻易就给了。

    当年不是嚷嚷着杀苏青封吗!

    西武这一块石板,也最多还能用一年,甚至今年就可能碎。

    未来的地球,月冥真典就真成了一段传说。

    牧橙和白小龙面面相觑。

    他们来找副校长,只不过帮苏越拖延时间而已。

    什么请假,根本就是骗人。

    可谁都没想到,校长竟然亲自出现,他非但帮苏越一个新生请假,甚至还为了苏越专门去念稿子?

    谁都清楚,西武校长,从来都是出席活动不发言。

    这苏越,到底多大面子。

    到底多么深厚的背景。

    副校长更是诧异。

    这个高考状元,难道是校长的亲戚?

    ……

    “苏越呢?”

    战国军校,弓菱在西武的学生人群里,一直在搜寻苏越,可根本就没有看到人。

    她视力优于常人,可还是没有看到。

    王路峰也皱着眉。

    苏越这小子,怕车轮战跑了?

    我又不去打你,你怕啥。

    廖平和廖吉也在搜索苏越,可同样没有找到,廖吉甚至委托一个外省考入西武的朋友,打听了一下,可苏越似乎根本就没来。

    但苏越一亿买宿舍的事情,着实震惊了兄弟俩。

    周云粲满心期待的等苏越出场。

    可什么都没有等到。

    “那个畜生呢?哪去了?

    “不敢接受挑战?还是被阳向教暗杀了?

    “为了对付你,我专门修炼了一门战法,你可千万别提前死了。”

    杜惊书黑着脸,也在等苏越出现。

    等苏越被其他武大的学生羞辱完之后,他也可以再挑战一次。

    这一次,杜惊书下定决心,要让苏越生不如死。

    ……

    第28个气穴。

    果然越到后面,就越是痛苦。

    苏越还在坚持。

    ……

    酬勤值+4

    酬勤值+5

    酬勤值+6

    ……

    不知不觉,酬勤值已经涨幅到了6点。

    要知道,这里可是在地球,如果放在湿境,酬勤值或许可以涨三倍。

    苏越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丝毫不亚于洗骨啊。

    但已经打通的27个气血,同样在源源不断的吞噬着空气中的灵气,这也让苏越心情愉悦。

    坚持!

    终于……开始第29个气穴。

    哪怕是苏越的忍耐力,也已经濒临崩溃。

    但输这个字,在苏越的字典里根本就不存在。

    嗡!

    随着又一股气血之力涌上心头,苏越终于开始挑战第30个气血。

    咔嚓!

    咔嚓!

    咔嚓!

    这时候,他手掌连通的石板,也开始嗡嗡颤抖,似乎地面在地震一样,甚至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粘稠。

    苏越背后的苍龙,游动的越来越迅速,他的气环也在疯狂旋转。

    甚至苍龙的眼睛,也开始闪烁着似有似无的光泽。

    五个老人面面相觑,一个个心跳都几乎停滞。

    要成功了。

    大满贯的成功。

    这可是最难的一次,也是最接近的一次。

    特别是大妞。

    月冥真典是苗家先祖的东西,她当然希望能流传下去。

    希望圆满的流传下去。

    如果苏越能在这里大满月,那西武那块石板,他同样有大满贯的可能。

    别人修炼三分之二的月冥真典,可能打通60出头的气穴。

    而苏越,则直接逼近70。

    虽然还不到极限的90气穴,但他也绝对是近几年最强、最狠的一个。

    没错。

    在以后的征战中,武者还可以花费代价,继续打通气穴。

    但没有经过心法匹配的气穴,根本和苏越的原始气穴没办法比较。

    你哪怕能打通100个,也没有苏越这70个效率高。

    苏越以后修炼的速度,将一往无前。

    “成功,成功,你一定要成功!”

    大妞心里暗暗祈祷着。

    咔嚓!

    咔嚓!

    咔嚓!

    石板崩裂的声音越来越强,苏越的皮肤都已经成了彻底的血红色,一根又一根狰狞的血管,在皮肤下游动,犹如恶龙要挣破地狱。

    而盘踞在苏越身后的苍龙,眼睛的光芒越来越强盛。

    嗡!

    轰隆隆!

    突然,苏越猛地睁开双眼。

    而他身后的苍龙异象,也随之睁开龙目。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石板,直接是支离破碎,碎石头洒了一地。

    噗!

    苏越猛地一口鲜血喷出去。

    浑身的疼痛,顿时烟消云散。

    这并不是受伤,而是淤积在喉咙里的气,震出了一些血。

    “诸位前辈,我成功了!

    “可惜,这石板却碎了。”

    苏越深吸一口气,随后猛地站起身来。

    这时候,他身后的苍龙直接消失的一干二净,苏越还企图转头看一眼,可惜,没能如愿。

    看着满地的石板碎片,苏越心里其实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这是绝唱。

    但好消息,是自己完成了大满贯,打通了石板上全部的30个气穴。

    自己没有辜负了这石板。

    “没事,哪怕你不来打碎,过段时间它也会失去灵气,直接消亡。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永恒不朽的东西。

    “其实我也要谢谢你,帮我完成了大满贯的心愿。”

    大妞捡起来极快碎石,眼眶都有些发红。

    “苏越,今天好像是你们西武的新生大会,你已经迟到了,快点回去吧。

    “对了,等你忙完,记得回来看看我们。”

    乌棋子连忙交代道。

    “放心吧,我只要在西都市,就会经常过来。”

    苏越点点头。

    糟糕。

    一不小心,耽误了太多时间,西武开学典礼都开启了。

    但愿不要耽误事。

    “西武的石板,并没有被阳向族的邪器渗透,所以打穴的时候,疼痛还要小一些。

    “一定要努力,争取打通70个气穴,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西武第一人,我们看好你。”

    二妞捏了捏苏越的脸,也鼓励道。

    “前辈,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

    苏越点点头。

    “看看你的衣服,都破成什么样了,这是我收藏的一件新衣服,一直没舍得穿,你也没时间买衣服了,就这样穿着去西武吧。”

    大蛇完一提醒,苏越才惊然发现,原来自己上身的衣服已经被震碎,成了布条条。

    没办法。

    只能穿大蛇完的衣服。

    运气还不错。

    大妞和二妞出去回避,苏越在大蛇完的帮助下,急速换好了衣服。

    也不是太难看,虽然有些复古,但还凑合。

    背带裤。

    鸭舌帽。

    还有点神州古代的民国气息。

    苏越可以接受这种穿搭。

    他觉得自己像梁伟朝,也有点像金武城。

    “前辈,时间不早,我先走了。”

    话落,苏越脚掌一踏地面,身躯已经箭矢一般冲出去。

    ……

    可用酬勤点:3702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7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98卡

    ……

    路上,苏越打开酬勤系统。

    一晚上的痛苦经历,收获也算是恐怖了。

    哪怕是在地球,他也收获了4000多的酬勤值,要知道,这仅仅是一夜时间啊。

    更令人惊喜的,还是气血值。

    苏越开始打穴的时候,是65卡气血。

    加上打穴的30卡,理论上应该是95卡。

    多出来的3卡气血,一定是一晚上催动气环的结果。

    一晚上3卡,真的已经够逆天了。

    但苏越也知道,这是巧合。

    毕竟自己同时还吸收着石板里的灵气,多3卡气血,也是正常现象。

    嗡!

    苏越催动气环,在路上肆无忌惮的奔袭着。

    突然,他的气血又增加了1卡。

    对。

    可能是之前没有来得及消化的气血,终于补充了进来。

    气环还在加速。

    苏越大概判断了一下,最晚明天,甚至是今天晚上,自己必然可以突破100卡。

    之后……压气环。

    ……

    西武。

    赵江涛哪怕再能废话,可也有个极限。

    新生间的比斗,如期开启。

    这是西武的内部决战,要先角逐出9个人,争夺上复灵山的资格。

    月冥真典虽然只能打通40个气穴,但毕竟是曾经的天下第一心法,总归是要比其他心法更加安全。

    有些丧心病狂的宗师,还研究过直接打通80个气穴的心法,可致残率是98%,谁敢去尝试。

    能打通40个气穴,已经是人中龙凤。

    安全性,也是衡量一部心法的重要指标。

    论安全性,月冥真典简直就是王者,如果你不作死,几乎没有任何风险,随时可以停下来。

    有些心法,想开始容易,想停下来,就难了。

    在以后的修炼中,他们还可以去湿境想办法,再继续打气穴,路还长,没必要年纪轻轻就玩命啊。

    当然,初始气血和心法配合最佳。

    能在一品打通40个气穴,无与伦比。

    哪怕去湿境补充,效果也不如初始的心法打穴。

    所以,上台参战的同学,都抱着必胜的决心。

    而那些没有资格上场的新生,只能黯然失色。

    这是属于天骄的战争。

    一一对战。

    很简单的淘汰站。

    原本也就不到20个参战者。

    根本没耗费多久时间,第一轮的对战已经结束。

    毫无疑问。

    杜惊书战胜对手的速度最快,也最干脆利落。

    他没有洗骨,没有压过气环,如今二品345卡气血,已经稳稳是二品中阶的武者。

    而他的对手,不过是个28卡的一品武者,简直不堪一击。

    这也没办法。

    杜惊书的对手,在一品武者里,也是最弱的一类,他之所以参加,就是重在参与。

    可偏偏遭遇了杜惊书。

    他们这一届的学生都知道,在苏越没有出现的时候,杜惊书就是高考状元。

    甚至不少人更加愿意承认杜惊书的状元。

    二品中阶。

    哪怕在历史上的高考状元中,杜惊书都能排到前三。

    345卡气血,就是杜惊书的底气。

    杜惊书走下擂台的时候,不少新生欢呼。

    刚刚入学,已经是二品武者,这简直就是个神话。

    同时,不少人更加确认,苏越那个状元,就是机缘巧合的刷气血行为。

    杜惊书也不容易,暑假期间,他在杜家的逼迫下,不断去淬炼战法,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孱弱的气血武者。

    “该死,苏越这个混蛋,到底在哪躲着?

    “滚出来啊,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走下擂台,杜惊书又扫视了一圈。

    该死,还是没有苏越的人影。

    外校观战区,学生们也议论纷纷。

    杜惊书这个前状元的实力,足够令所有人忌惮。

    二品中阶,真的已经强悍到了没道理。

    一些b武来观战的学生,简直羞愧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们大学四年,只求能在毕业的时候,达到二品。

    而西武的学生,入学就已经二品中阶。

    “弟弟,被苏越干下去的这个家伙,很厉害啊。”

    廖平皱着眉。

    “嗯,我不是他的对手。”

    廖吉点点头。

    “你当然不是他的对手。”

    廖平点点头。

    廖吉冷着脸。

    安慰一句能死人吗?

    王路峰也在心里,盘算着自己和杜惊书的差距。

    虽然自己黄金洗骨,对方直接封品。

    但不得不承认,二品中阶,真的已经是新生中的绝对王者。

    王路峰估算了一下。

    哪怕这次状元不是苏越,而是这个杜惊书,那来自四个武大的挑战者,也没有什么胜算。

    这些挑战者之中,只有战国军校和东武有两个新生是二品,其余都是一品。

    车轮战都赢不了。

    西武。

    果然有恃无恐。

    准备挑战西武的八个挑战者,各个眉头紧皱。

    他们是挑战者,所以在思考,自己有没有可能战胜杜惊书。

    答案很可悲。

    如果是前四个对战,可能性极低。

    假如第五个出战,对方力竭,气血也会枯竭,那时候才会有一线生机。

    所以,只能期待抽签。

    但这次的状元,并不是杜惊书,这八个人心里还有些庆幸。

    不洗骨,不压气环!

    这种不惜一切突破的武者,前期简直就是无敌状态。

    幸好。

    听说苏越是铂金骨象,那么他的品阶不可能太高。

    ……

    西武第二轮的对战,很快结束。

    九个要上复灵山的学生,已经角逐出来。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挑战者身上。

    高考状元呢?

    整个西武,所有观战者,甚至是西武的校领导,全部面面相觑。

    新生大会已经过去了一半。

    可苏越这个核心人物,至始至终还没有出现。

    这是在搞什么幺蛾子。

    弓菱手掌捏的发白,苏越到底干什么去了?

    不会出什么意外吧,否则以他的性格,也没道理不参加新生大会。

    在弓菱心目中,苏越根本不会输给这群人,哪怕是车轮战。

    她清楚苏越有多强。

    “这个沙雕,到底干什么去了。”

    王路峰也焦急的想骂人。

    他也感觉苏越不会输,可你倒是出现啊。

    跑哪去了。

    廖平、廖吉还有周云粲,全部替苏越紧张到浑身是汗。

    哪怕输了也不怕。

    可你别逃避啊。

    整个操场的人,都关注着主席台。

    所有人都在等着副校长宣布抽签。

    最精彩的一战,终于要上演。

    牧橙皱着眉。

    白小龙满脸焦虑。

    苏越这家伙,这么不靠谱吗?

    副校长最终将目光看向了赵江涛。

    您是校长。

    您批准的假。

    现在遇到难题了,您出面解决吧。

    我是压不住。

    西武这么多年历史,还没有高考状元请假避战的先例。

    “东武孟羊,听说你这次专门来挑战我。

    “咱们俩,也代表了西武和东武的学生会,先战一场吧。”

    白小龙看了眼牧橙,随后叹了口气。

    苏越啊。

    哥能帮你的,也就到这了。

    你哪怕有天大的事情,也赶紧往回走吧。

    牧橙苦笑一声:辛苦你了。

    “好,既然学生会主席想切磋一下,那咱们就先看看他们的手段。”

    副校长直接宣布。

    再拖延一会。

    虽说没看到车轮战,大家有些失望。

    但能看到两个学生会主席的对战,也足以令人们热血沸腾。

    白小龙。

    孟羊。

    据说,他们都是四品高阶的实力,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五品。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意外,他们也一定是五品毕业的狠人。

    轰隆隆!

    孟羊根本没有太多废话,他手持比赛专用的无刃刀,直接斩出一道刀弧。

    白小龙的武器是长枪。

    虽说长刀效率更高,但白小龙觉得长枪要更帅。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果然,四品间的对战,才足够热血沸腾。

    和他们动不动大地震动的对战比起来,刚才西武的比斗,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毫无观赏性。

    “唉,白小龙终究还是输了。”

    双方战了一会,牧橙低头,微微摇了摇头。

    传说,孟羊是个疯子。

    他对战法有着近乎于偏执的执念,根据东武的同学讲述,孟羊练刀,无数次斩到胳膊脱臼。

    这简直就是疯子的作风。

    因为孟羊的存在,东武学生纷纷效仿,他带齐了一股疯狂修炼的风气。

    这就是一个学生会会长的影响力。

    孟羊并不是天赋流的学生。

    他高考的成绩,甚至都不在前面。

    这是一个凭借毅力,生生杀出来的狠人。

    西武的校领导们,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们能看得出来,白小龙这次要输。

    没办法,东武出了个孟羊,简直就是疯子。

    白小龙保持了三年的不败记录,终究是要被打破。

    “胜负而已,无须在意,知耻而后勇,不是什么坏事。”

    眼看着白小龙即将被打败,赵江涛却平静的微笑着。

    “校长,虽说是学生们的争锋,但白小龙被打败,终究不是什么好消息。”

    副校长一脸不开心。

    “作为武者,太一帆风顺,不是什么好现象。

    “等白小龙对战结束,宣布让他们抽签吧。”

    赵江涛依旧保持着不温不火的表情,似笑非笑,表情温和。

    “抽签?

    “苏越回来了?”

    副校长瞳孔一动。

    “抽签吧。”

    赵江涛也没多说,只是点点头。

    刚才白棋子发来了消息,苏越回来了。

    而赵江涛开心的原因,是因为苏越这小子,竟然打通了30个气穴。

    大满贯啊。

    简直是奇迹。

    如果是这样,他很有可能连西武石板的40气穴全部打通。

    白小龙的输,根本无所谓。

    等苏越这小子成长起来,很快会全部打回来。

    所向披靡。

    ……

    台下。

    孟羊终于打飞了白小龙的长枪,他虽然也累的够呛,几乎力竭。

    但这一次摔下擂台的,终于成了白小龙。

    这么多年,挑战了这么多次。

    终于,战胜了一次。

    “恭喜,你赢了。”

    白小龙也没有太失落,这都是预料中的事情。

    这也是孟羊没日没夜苦修的结果。

    白小龙只知道一件事情,他应该学习对方,再刻苦一些。

    “承让!”

    孟羊点点头。

    顿时间,东武来观战的学生,一片欢呼。

    赢了。

    从今天开始,学生会最强的名号,终于要回归东武。

    王路峰都激动的乱叫。

    自己来东武,果然没有错。

    看看咱们的学生会会长,出场就战败了西武。

    给力。

    “要挑战西武复灵山资格的外校同学,可以上台抽签了。”

    比斗刚刚结束,人们还没有回过神来,这时候,西武副校长,直接宣布。

    八个挑战者瞳孔一亮。

    他们立刻上前,很快完成了抽签。

    抽到最前面的学生,来自南武,他苦着一张脸,这场比赛,算是白来了。

    其实前五的学生,脸色都很差。

    反而是第八个出场的学生,希望苏越能多坚持一会,千万别在第六轮和第七轮倒下。

    抽签结束。

    可苏越竟然还是没有出现。

    “苏越,你跑哪去了?

    “今天是西武新生大会,你身为西武学生,藏头露尾,是不是根本不敢出来。

    “如果你不敢出来,我杜惊书来迎战。”

    杜惊书忍无可忍。

    苏越一直不出现,自己正好打压一下这货,自己还能出一波风头。

    刚才和本校的新生打,根本就没有展示出自己的水平。

    杜惊书的话,令整个操场骚动。

    难道,这就是西武的目得?

    高考状元避战不出,然后让杜惊书这个强者代替。

    简直不要脸啊。

    如果不是校领导在场,学生们甚至要忍不住叫骂了。

    ……

    “不好意思,诸位同学。

    “因为临时有些急事,所以耽误了一点点时间,我已经和校长请过假。

    “大家要挑战西武的事情,我哪里敢疏忽。

    “我回来了!”

    杜惊书还准备继续挖苦几句。

    突然。

    一道从操场外远远传来的声音,打破了操场的安静。

    头戴鸭舌帽。

    复古背带裤。

    苏越暗中呼出一口浊气,还算及时。

    “杜惊书……友校的同学,是来挑战我苏越,你又不是高考状元,上蹿下跳,是在丢人现眼吗?”

    众目睽睽下,苏越缓缓走上擂台。

    他俯瞰着杜惊书,平静的笑了笑。

    弓菱他们心脏狂跳。

    终于回来了。

    廖平揪着廖吉的袖子,不断的拽,他激动的无法言表。

    周云粲也手掌颤抖。

    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

    “既然苏越回来,那挑战开始吧。”

    副校长连忙宣布。

    校领导们都在打量着苏越。

    他应该是隐藏了气息,毕竟是铂金骨象。

    可乍一眼,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特别是这一身复古的穿着,这是剧组跑龙套去了?

    “我抽到的一号签,第一战我来。

    “我来自南武,张明亮。

    “请状元……多指教。”

    第一个上场的同学,微微抱拳,礼节做的很足。

    杜惊书气的咬牙切齿。

    又公开骂老子。

    老子不要面子啊。

    关键他还不知道如何还嘴。

    “慢!”

    然而。

    南武挑战者已经摆开了架势,苏越却平静的抬起手,直接制止。

    “嗯?还有什么事?”

    这个同学一脸诧异。

    “苏越,你是怕了吗?如果怕就滚下去。”

    杜惊书终于找到机会,连忙嘲讽道。

    “唉!

    “快中午了,大家操场晒了一上午太阳,想必都饿了。

    “这样吧,为了节省时间,你们八个……一起来吧。

    “还有你杜惊书,我知道你想打败我,你也一起来吧。单打独斗赢了你,显得我喜欢欺负人。”

    轰!

    苏越下一句话,令整个操场炸了锅。

    谁给他的胆子,让他这么狂。

    特别是即将要挑战的八个人,他们各个脸色涨红。

    奇耻大辱。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苏越,虽然你是高考状元,但我还是劝你一句,别太自负,也别小看别人。”

    战国军校的二品新生咬着牙。

    杜惊书都不敢这么狂。

    “苏越,你干什么呢?

    “穿个背带裤,戴个鸭舌帽,你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

    牧橙实在看不下去,她急忙制止苏越。

    车轮战已经够可怕了。

    你竟然还要一战八?

    不对,加上杜惊书,那就是一战九。

    还不对。

    杜惊书本身就厉害,可以一战二,你相当是以一当十啊。

    你要打十个?

    你以为你是叶问?

    简直疯了!

    “大家说的对,苏越,你虽然是高考状元,但还是谨慎一点,别瞧不起人,你也不过是个一品,仅此而已。

    “你……没有倨傲的资格。”

    苏越对面的南武挑战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简直是嘲讽自己这个挑战者。

    “抱歉,我说话可能有些重。”

    苏越脸上保持着礼貌,他甚至还谦逊的笑了笑。

    终于。

    电影里看了无数次的那句话,终于轮到我苏霸天说出口了:

    “大家都是四大武院的武者,我从来不敢小看任何一个人,我的意思……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

    嘎嘣!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整个操场。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