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洛杉矶〕〔天才赘婿〕〔无上正道〕〔国术大明星〕〔全球总监〕〔全能武修〕〔我能超级加倍〕〔生世恋:一笑倾尘〕〔清妾〕〔最强上门女婿〕〔地球求生指南〕〔我竟然是富二代〕〔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谁动了我的志愿〕〔嫡女嚣张:鬼王独〕〔宿主她专注种田〕〔衣手遮天〕〔我在抬头你在看〕〔顾太太又走桃花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7章 苏越的脏套路
    垃圾?

    苏越这句话,真的是炸弹。

    来自天南海北,来自各个武大的学生,直接炸了。

    你是高考状元没错,可谁给你的胆子,谁让你这么狂。

    这八个人,可都是神州最强武院,选出来的最强新生。

    在你嘴里,竟然成了垃圾。

    狂妄!

    简直是狂妄。

    顿时间,观战区的学生们义愤填膺的怒骂。

    王路峰两只眼瞪着,和铜铃一样大。

    苏越厉害,王路峰不否认。

    苏越不要脸,王路峰一万个赞同。

    但他什么时候这么脑残了。

    这种话,你不是应该背后说吗?

    吹吹牛逼也就算了,这是什么场合?

    西武新生大会啊,多少人在场,你大庭广众说出来,不怕被打断腿吗?

    廖平和廖吉面面相觑。

    “弟弟,我觉得你这辈子,估计追不上苏越的脚步了。就这格局,就这气魄,你不行。”

    廖平摇摇头。

    他也不是看不起廖吉。

    差距太大。

    “我承认,论找死,论脑残,我追不上苏越。

    “不过我依旧祝福他,希望他能安全活到毕业。”

    廖吉也就奇怪了。

    这种奇葩货色,怎么就活了这么大。

    靠奇迹?

    周云粲身旁全是怒骂苏越的南武学生,他低着头。

    这……丢人啊。

    万一被八个人暴揍一顿,你以后可咋活。

    弓菱内心替苏越祈祷着:希望救护车能来的快一些。

    白小龙一脸僵硬的看着牧橙。

    这就是你最看好的新生?

    这就是未来西武的希望?

    实力暂时看不出来,脑袋确实有些不正常。

    牧橙更是被气的牙疼。

    自己怎么就没早看出来,这个人有些弱智呢。

    “校长,这……”

    向景山已经要疯了。

    他身为主管学生的副校长,刚刚才从苏越失踪的事件里,回过神来。

    可谁知道,这家伙还不如一直失踪呢。

    简直是丢尽了西武的脸。

    多少年历史,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藐视敌人,轻视擂台。

    其他校领导也绷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去制止苏越,会显得西武小气。

    可不制止,这货就是奔着丢人现眼去的啊。

    你车轮战输了,不丢人。

    可你以一敌八,还要在加一个西武最强的杜惊书。

    纯粹是哗众取宠啊。

    “哈哈,年轻人嘛,狂一点是好事。

    “不狂一场,妄为年轻人。”

    赵江涛反而是笑的很开心。

    不愧是苏青封的儿子。

    其他不说,论狂妄,那绝对是青出于蓝。

    而且赵江涛隐隐有一种感觉……苏越可能会赢。

    虽然有些荒谬,但他就有这种直觉。

    或许,是因为他打出了大满贯的气穴吧。

    ……

    “垃圾?

    “苏越,你虽然是个高考状元,但欺人太甚。

    “我大老远从南武跑过来,真心和你切磋武功,你目中无人就算了,竟然还骂我垃圾。”

    南武小哥被气的差点炸了肺。

    这根本就是在藐视自己。

    你可以赢了我。

    但你不能羞辱我啊。

    骂我是垃圾。

    太欺负人了。

    我南武也不必你西武弱啊。

    “大兄弟,你大老远来西武,是为了抢走我的月冥真典,切磋个屁。

    “你说这些大道理的样子,像极了名门正派岳不群。

    “垃圾我也骂了,你们还不生气?快点……一群人都上来,速战速决。”

    苏越摇摇头。

    想站在道德制的高点,然后喷击我?

    你键盘侠转世我都不惧。

    “根本就用不着群战,我一个人就可以战胜你。

    “高考状元,我今天就要让你明白,狂妄的代价。”

    南武小哥哪里肯丢人。

    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身形已经是朝着苏越暴掠过去,在怒气的加持下,他犹如一匹凶残的狼。

    与此同时,他掌心里的无刃刀上,已经是浮现了一层罡气。

    罡气刀。

    唰!

    空气呼啸,利刃出世,一道圆润的刀弧,已经破开空气。

    目标,苏越的面门。

    如果他敢慢一步,必然要被刀刃抽飞。

    “好!”

    “杀了这个蠢货。”

    “让他再狂妄。”

    观众席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外校学生疯狂替南武小哥加油鼓劲。

    西武的同学也想给苏越加油。

    可实在找不到理由。

    苏越刚上场的骚操作,让大家没脸呐喊。

    “我的罡气刀,曾经斩杀过一个一品邪徒就,你根本就躲不开。”

    在呐喊的加持下,南武小哥气血沸腾。

    他瞬间爆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恐怖速度。

    第一刀,逼苏越躲闪。

    第二刀,封锁他的退路。

    第三刀,让他知道谁才是爸爸。

    “这种打法,套路痕迹太重。”

    苏越站在原地,一脸惆怅。

    这种水平,去搏击战场,最多就是个b7的段位。

    一品武者,气血也就80的多卡。

    要知道,这种选手,苏越在30卡的时候,就已经打败了100多个。

    如今。

    苏越已经99卡。

    真的不想欺负人。

    但……

    刀弧落下。

    苏越身形轻轻一闪。

    与此同时,刀弧贴着苏越的面门落下。

    南武小哥诧异。

    他根本没想到,苏越不仅没逃,他竟然只是轻轻侧了一下身子,就已经闪开刀弧,这家伙竟然还背着双手。

    你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身躯翻转。

    南武小哥的刀,又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直接翻转上来。

    这一次,你苏越逃无可逃。

    对!

    这个角度,苏越确实没有闪避的可能。

    操场停止了呐喊,所有人紧张的关注着二人。

    这么容易吗?

    众人诧异。

    第二刀,眼看着就要落到苏越脑袋上,他站在原地,木桩子一样一动不动,还是没有反抗的征兆。

    难道南武就这样赢了?

    难不成,今年的高考状元,是个逗比?

    向景山气的就要摔杯子。

    苏越你在干什么,嫌西武不够丢人吗?

    “不要急躁。”

    赵江涛摆摆手,示意大家淡定点。

    也怪苏越。

    他为了隐藏超凡骨象,所以隐藏了自己的气血值,别人也根本看不透。

    牧橙皱着眉。

    不应该这么轻易输吧。

    白小龙也陷入了自我怀疑:许白雁这个弟弟,难不成是个草包?

    当然,廖吉不认为苏越会输。

    眼尖的他,已经注意到,苏越的手掌,闪烁出了罡气的光泽。

    这个套路,太熟悉了。

    这货喜欢用双指捏你的刀刃,这也是装比流的常规操作。

    回想起第一次被苏越羞辱的历史,廖吉就心塞。

    ……

    嗡!

    果然。

    廖吉是那样了解苏越,那样的懂他。

    就在刀刃贴脸不到5厘米的时候,苏越不急不缓的抬起手掌。

    随后。

    他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刀刃。

    对。

    依旧的轻描淡写。

    就如捏住了朋友送来的一张纸。

    一声刺耳的尖鸣落下,南武小哥的罡气,被直接粉碎。

    就这样,擂台的画面被定格。

    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绝世高手,捏住了一个初出茅庐愣头青的刀刃。

    这一刻,全场鸦雀无声。

    不管是西武的人,还是外校的同学,全部哑口无言。

    哪怕是一些高年级的同学,都是满脸的震撼。

    太震撼。

    如果是三品武者,哪怕是二品高阶,也可以捏住对方的罡气刀弧,这没问题。

    但你最多就是个一品啊。

    这就可怕了。

    “同学,如果我是个异族,你爸妈可能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今天,我告诉你一个道理,莽撞是没用的。”

    嘭

    苏越双指一震。

    从刀刃传来的震荡,震开了南武小哥握刀柄的手。

    唰。

    就如当年打廖吉一样,苏越捏着刀刃,用刀柄砍出了一道罡气刀弧。

    噗!

    南武小哥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打下擂台。

    太脆了。

    从前至后,苏越脚掌没有移动一下,左手还背在身后。

    他只是侧身闪了一次,随后就一招反杀。

    用对方的刀,一招战败了对方。

    轻松写意。

    就如爸爸在教育儿子一样。

    南武小哥在擂台下爬起来,甚至还一脸懵逼。

    “接下来,我不会再重申废话。

    “为了节省时间,你们剩下的人,可以一起上。

    “如果我输了,你们再慢慢角逐上复灵山的人,没时间和你们一对一决战。

    “不瞒你们说,你们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出三招。”

    蹦!

    苏越将无刃刀扔在南武小哥脚下,随后睥睨全场。

    南武小哥一脸恍惚。

    这就输了?

    我还没回过神来,这特么就输了?

    我还要大战300回合,怎么可能一招就输了。

    我到底是不是个垃圾?

    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敢嘲笑。

    这一刻,所有人的脸,开始发青。

    谁都没想到,这个高考状元,是真的有料。

    “好!”

    突然,西武有个学生,带头喝彩。

    “厉害!”

    “流弊!”

    “大佬!”

    西武阵营扬眉吐气,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

    看台上。

    赵江涛也忍不住鼓了鼓掌。

    现在的年轻人,就爱搞这些花里胡哨的脏套路,让人怪嫉妒的。

    你打就打,装什么上海滩的许文强。

    话说这鸭舌帽,还真有些神秘莫测。

    向景山缓缓吐出一口气。

    总算没丢人。

    身为一个副校长,我压力得多大。

    牧橙哑然失笑。

    这小子,虽然有卖弄的嫌疑,但侧脸还有那么一点点帅气。

    白小龙心里叹息,满脸遗憾。

    晚了。

    这么骚的脏套路,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

    现在的自己,就是个过了气的学生会会长。

    以后,没机会展示这么脏的套路了。

    没了。

    再也没机会了。

    孟羊抬起头,皱眉看着自己的双指。

    随后,他又看了看白小龙旁边的长枪。

    我用手指夹他的长枪,会不会被捅死?

    ……

    “诸位同学,西武的复灵山名额,本来就有属于你们的一个。

    “如果苏越同学愿意群战,你们可以一起上,不用介意什么腐朽规矩,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吧。

    “当然,大家要注意安全。”

    眼看着场面有点尴尬,赵江涛突然站起来,当众宣布道。

    没办法。

    其他学校的新生,也是要脸的。

    真去群攻,不好意思啊。

    可单挑,明显就是一刀一个的命,上去也丢人现眼。

    自己身为校长,有必要官宣一下。

    “校长……你……”

    副校长气的差点暴毙。

    苏越胡闹就算了,你多大人,跟着胡闹什么。

    以苏越的实力,明显可以保住复灵山的这个名额,你添什么乱。

    双拳难敌四手。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大局观。

    有没有一点大局观。

    ……

    果然!

    大家都是现实的。

    有了西武校长的背书,其他七个挑战者,各个手持兵器,缓缓走上擂台。

    他们围了一圈,将苏越包围了一起。

    什么面子,不重要了。

    这次来西武,目标是得到月冥真典,根本就不是什么比武切磋。

    集体战胜苏越。

    然后他们七人再抽签对战,最终角逐出最后人选。

    这样也相对公平。

    谁都没有料到,这个铂金骨象的高考状元,会这么强。

    操场气氛凝重的可怕。

    以一敌七。

    这是西武历史上的第一次。

    也是武大历史上的第一次。

    苏越如果赢了,他就开创了一个时代。

    有人羡慕,有人嫉妒,还有人心里酸,想挖苦两句,希望苏越一败涂地。

    ……

    眼看着战斗就要开启!

    苏越转头,又轻蔑的看了眼杜惊书。

    他眼睛里的神色很清楚:如果你要战败我,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顺着苏越的目光,众人也看到了杜惊书。

    七个人眼睛一亮。

    如果能再加上杜惊书,那这一战,就十拿九稳了。

    要知道,这届新生很诡异。

    最强的两个人,全部在西武。

    杜惊书绝对是苏越的劲敌。

    “苏越,你狂妄自大,丢人现眼,我今天正要教训教训你。”

    杜惊书冷笑着,竟然走向擂台。

    不是我杜惊书欺负你。

    你是刚才先叫嚣的。

    既然你苏越屡次邀请我打你,那我就满足你这个智障的要求。

    你要打是吗?

    我特么今天弄死你!

    杜惊书心里也有他的小心思。

    单打独斗,自己真的不是苏越的对手。

    就刚才那一招,杜惊书自问自己做不到。

    如果单打独斗,自己十有八九还要输。

    他承受着杜家太多的压力。

    输不起了。

    再输,爷爷奶奶真的要抛弃自己。

    杜家第三代,不光自己一个人。

    必须要打败苏越,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

    至于什么西武的集体荣誉?

    狗屁。

    他来西武才几天,哪里来的集体荣誉。

    能打败苏越,获得杜家的认可,这才是正经事。

    其他武院的学生面面相觑。

    而西武的人,则皱着眉,心里有些不舒服。

    杜惊书这家伙,还真的要上台?

    帮着外校,来打本校的人?

    虽说苏越允许,但大家心里不舒服啊。

    “杜惊书,你回去,别捣乱。”

    这时候,西武阵营,站出来一个大二学生。

    杜原书,杜惊书二叔的儿子。

    杜原书也是杜家的子嗣,比杜惊书大一岁,如今已经大二。

    但杜原书资质,稍微不如杜惊书,已经上了大二,也还是二品巅峰,还没有突破到三品。

    所以,他没有得到杜惊书这么大的资源培养。

    “杜原书,这是我的事情,你别管。”

    杜惊书冷漠的看了眼堂兄。

    我的事情,你也配过问?

    大二还是二品的废物。

    只要打败苏越,我杜惊书还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子。

    你阻拦我,就是想抢走属于我的资源。

    杜原书奔溃啊。

    杜家到底出了个什么脑残货色。

    苏越的目得,是要让你身败名裂啊。

    这一战不管输赢,只要你敢参加,你就已经输了。

    哪怕你赢,你也要背负汉奸的名声四年。

    帮外校打西武。

    这根本就是蠢破天的行为。

    怪不得,你连择兽腰包都能丢了,怪不得,湿境功勋放在面前,你能晕过去。

    就这脑子,根本就是一头气血猪啊!

    杜原书又远远看着苏越。

    苏越也在看着他。

    原来在西武,还有杜家的其他人。

    而且这个人,明显要比杜惊书脑子好用点。

    而杜原书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苏越,请你放杜惊书一马。

    这一次,对杜惊书的名声,绝对是致命打击。

    以后大家要下湿境。

    谁还敢和杜惊书放心组队,狗汉奸,这是神州上下,最令人唾弃的一种人。

    苏越笑了笑。

    杜惊书三番五次的找茬,这件事情过不去。

    况且,是他没脑子。

    该死!

    杜原书最终还是没能阻止这一切。

    他一脸愤怒的看着苏越。

    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

    一点杜家的面子都不给。

    这个苏越,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

    大二一些认识杜原书的同学,已经投来古怪的眼神。

    他们已经在嘲讽着杜家。

    凝聚力,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平日里,关起门来。

    咱们可以互相嫉妒,互相矛盾,打一架都正常。

    但要对外的时候,那必须得一致,必须得团结。

    即便你心里的恨太多,但也最多可以袖手旁观。

    助纣为虐这种汉奸行为,是大忌中的大忌。

    杜惊书。

    真的是没脑子到了极致。

    主动下场,去群殴西武的人。

    就连领导席上的众领导,脸色都有些难看。

    杜惊书真的站上去了。

    苏越是抢了他的状元名号,但也不至于恨到这么没原则吧。

    白小龙和牧橙摇摇头。

    这个杜惊书,竟然真的上去了。

    “他刚入学,还没有什么归属感,但……过分了。”

    白小龙叹息一声。

    ……

    “杜兄,我们都知道,这高考状元原本就属于你。”

    东武一个学生笑道。

    他以前就认识杜惊书,所以也算熟悉。

    “要叙旧,等战后再叙吧。”

    苏越平淡的笑了笑。

    “大家既然已经上台,就不用在乎什么规矩。

    “先打败这个人再说。”

    北武一个学生沉着脸说道。

    “你们七个也别高兴的太早,打败苏越之后,我会将你们也一一打败。

    “西武今年登复灵山的资格,只有九个。”

    杜惊书也没有蠢到家。

    他心里也给自己留下了后路。

    群攻打败苏越,然后自己再车轮战赢了这群人。

    这就可以证明,自己还是比苏越强。

    同时,西武的月冥真典也没有丢。

    杜惊书觉得自己计划缜密,是个天才。

    可西武上上下下,总觉得这个人是智障。

    战!

    根本没有二话。

    这些人大多都是刚刚突破一品不久。

    他们最擅长的战法,还是最有效率的罡气刀。

    而东武和战国军校的两个二品,一个用剑,一个用双刀。

    这两个人的攻击明显要更加凌厉。

    而苏越的对策,依旧是闪避。

    面对八个人的连环轰杀,苏越不可能保持原地不动。

    当他施展小凌波步的时候,整个人犹如狂风中的一片枯叶,随风摇摆。

    密密麻麻的罡气,竟然是没有一刀能砍中。

    场外。

    所有人都震撼。

    这步法,也太飘逸,简直鬼神莫测。

    “在这个品阶,能将小凌波步修炼到这种境界,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了。”

    赵江涛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不愧是30气穴大满贯的狠人。

    果然有两把刷子。

    听说这小子还会素质刀法和枯步,后生可畏啊。

    “那也不是他骄傲的理由。”

    向景山摇摇头。

    太狂了。

    “苏越的打发很鸡贼,他尽可能的节省气血,利用小凌波步在消耗对方。

    “虽然对方有八个人,但攻守无序,根本发挥不是团战的力量,而苏越将他们的气血耗空之后,可以一一击破。

    “其实他承受的压力没有咱们想象中的大,但这一战如果赢了,必将震动各个武大。

    “很聪明的小子。”

    另一个副校长赞叹。

    “那也得他能闪开,只要有一个意外,他就是被人按在地上踩踏的命运。

    “到时候,西武就丢人现眼了。”

    向景山没好气的说道。

    苏越这种情况,明显是在万丈悬崖旁走钢丝。

    根本就容不得一点点闪失。

    牧橙捏着拳头,掌心里全是汗。

    她虽然惊讶苏越的小凌波步,但她心里也清楚。

    苏越看似游刃有余,但只要有一个疏忽,他就输了。

    这场比斗,容错率几乎是零。

    “糟糕,苏越要输了。”

    突然,白小龙一声惊呼。

    ……

    全场哗然!

    杜惊书上台之后,根本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攻击苏越。

    不少人甚至已经忽略了他。

    但杜惊书一直在找一个角度。

    苏越身形飘忽不轻,他在计算苏越位移的落脚地。

    在观察了一会之后,杜惊书终于找到了一个破绽。

    苏越刚刚闪开三道刀弧,又连番闪开来自二品的一剑。

    险之又险。

    他鸭舌帽都差点被打飞。

    这时候,杜惊书闪电出手。

    他没有用刀,也没有用剑。

    而是一根长鞭。

    啪!

    长鞭在空中抽出一道音爆,随后如一条刁钻的蛇,直接将苏越缠绕起来。

    杜惊书瞳孔里绽放着寒芒。

    这就是自己暑假苦修的鞭法。

    如果是一对一,以苏越的身法,自己不可能成功。

    幸亏自己聪明,选择了群战。

    那七个人的逼迫,封死了苏越大部分的闪避路径。

    “苏越,我的鞭子会越收越紧,我会生生勒死你。”

    杜惊书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这时候,苏越上身一圈套着一圈的鞭子,捆的很结实。

    杜惊书的长鞭真的太长。

    其余七个人气血几乎枯竭,他们终于能抽空喘口气,并且吞一颗气血丹。

    苏越太强。

    别说一对一决战,他就这样躲闪,累都能累死人。

    苏越一动不动。

    全场震撼。

    就连赵江涛都皱着眉。

    杜家这个小孩,看来也不是草包。

    他之所以不惜一切群战,也是为了真正打败苏越。

    否则,他没有机会。

    这鞭术战法,出奇制胜,很不错。

    “玩崩了吧。”

    向景山一声怒骂。

    你现在被困成这德行,逃跑都不利索,你还能怎么办。

    周云粲站起身来。

    苏越真的要输吗?

    弓菱看着苏越的表情,不对劲啊,他眼看着就要输,可为什么没有失落的表情,还是那么自信。

    “唉,苏越也有输的时候,想不到。”

    廖吉一声感慨。

    “输不了。

    “那鞭子根本对苏越无效,他会龟甲功的,当时我们一起修炼。”

    廖平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

    一根鞭子,稍微用用力就撑破了。

    别说苏越,连自己都奈何不了。

    你一个钝器,指望对付防御流的武者?

    这个同学也是没脑子。

    这里是西武。

    理论上是防御流的主场。

    ……

    嘭!

    嘭、嘭!

    果然,也就是廖平话音落下,众人终于看清楚了。

    原来在鞭子的下方,果然是有七八枚小盾,闪发着淡淡的青色光晕。

    “是龟甲功。”

    战国军校的武者计划去偷袭一下苏越,可他看到鞭子下方的龟甲之后,一声惊呼。

    随后,他又叹息了一声。

    这一剑,被苏越头一歪就轻松闪开。

    很明显他根本没受伤。

    而杜惊书缠在苏越身上的长鞭,直接被龟甲撑开。

    长鞭被撑开,全场震撼,鸦雀无声。

    谁都没想到,苏越还修炼了龟甲功,这里是西武,有很多防御系的学长。

    他们也震撼于苏越的可怕。

    “大家表演的差不多了。

    “结束吧。”

    这时候,苏越叹了口气。

    身形一闪,一个一品武者的刀,被苏越直接夺走。

    随后,苏越掠到擂台最角落,找了一个角度。

    凤羽狂刀。

    刀刃拔起而起,随后在途中直接化为七刀。

    犹如凤凰展翅。

    凌厉。

    狂妄。

    歇斯底里。

    七个学生根本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七刀抽在胸口。

    嘭!

    嘭!嘭!

    嘭!嘭!嘭!

    嘭!

    原本就已经力竭的一群人,哪怕长刀没有开刃,他们也不可能抵抗。

    七个人几乎是同时被斩落在擂台下。

    最后,苏越平静的走到杜惊书面前。

    “我和你的恩怨,一笔勾销,从今天开始,我希望你别再来惹我。”

    啪。

    苏越一巴掌将杜惊书扇飞。

    嘭!

    杜惊书趴在地上,半个脸肿胀,火辣辣的疼。

    他又气,又委屈,又窝火。

    你一直在欺负我。

    你打我。

    你敲诈我。

    你扇我耳光。

    你竟然还说和我一笔勾销。

    到底是谁在欺负谁。

    苏越,我和你不共戴天。

    不共戴天啊。

    “我们输了。”

    其他武大的学生也爬起来。

    输了。

    以多敌少,被对方一招打下台。

    输的彻彻底底,输的面目全非。

    对苏越来说,这根本就是碾压局。

    “以后如果还想切磋,可以随时来西武找我。”

    苏越将无刃刀扔下去。

    那淡漠的表情,犹如一代宗师。

    整个操场落针可闻,人们久久回不过神来。

    一刀。

    斩出了七道罡气。

    神迹吗?

    他怎么做到的。

    王路峰一拳砸在大腿上。

    “我就知道,这个老骚货,一定要找机会装比。

    “新生大会,一刀斩七雄,够他吹四年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奕王〕〔他是病娇灰姑娘〕〔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