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挚求〕〔都市透视医尊〕〔封先生,你的剧本〕〔捡个古人当特助〕〔诸天之主〕〔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篮坛紫锋〕〔轩辕圣灵石〕〔无双战神〕〔重生六零农媳有空〕〔笑踏江湖〕〔我的弟子从地球来〕〔我的混沌城〕〔成为修行界大佬〕〔隐婚100分之重生学〕〔我还是凡人〕〔噬天〕〔极品人升〕〔八荒猎龙记〕〔雨墨修仙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39章 成长,责任,宿命
    “事情就是这样,关于震秦军团招募卧底的事情,是军部绝密!

    “路峰,如果你不想去,爸爸不会逼迫你。但如果消息从你这里泄露,我有可能亲手杀了你,这涉及到了神州军事机密。”

    王路峰等来了王南国。

    父子俩没走远,就在附近找了个小公园。

    王路峰看着王南国头顶的一些白发,一阵心疼。

    这才几天没见,王南国眼窝塌陷,脸色蜡黄,说不出的憔悴,整个人生生瘦了一圈。

    “爸,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王路峰瞳孔发红,嗓子哽噎。

    提督府,总督府,都知道这场行动。

    这种罪孽和内疚,不应该是侦捕局背,不应该是王南国一个人背。

    当不当间谍,是另一回事。

    王路峰觉得不公平。

    真的不公平。

    “路峰,你了解侦捕局吗?”

    突然,王南国看着自己的儿子,嘴角一笑。

    “维护社会基本的治安,鸡毛蒜皮的事也管,在大多数武者眼中,实力不上不下,工资不多不少,地位不高不低,铁饭碗,事一推。战国七大军团,普遍没有将侦捕局当根葱。

    “大概就是这样,如果是我,绝对不会去侦捕局,我会选择去军部。

    “对了,还有些人利用职务,吃卡拿要,欺负平民,名声也不好。”

    王路峰也没有客气。

    这就是他直观的感受。

    说到底。

    其实在武者中,是有些看不起侦捕局。

    哪怕是牺牲,武者也以牺牲在军部,牺牲在湿境为荣。

    侦捕局。

    一般都是b类武大毕业生才会去的地方。

    同时也是气血武者聚集地,逃避湿境服役的乐园。

    当然,侦捕局的功劳,却也不能否定,有些部门,确实很苦,很繁琐。

    “你说的没错。

    “抓贼抓不到一个大贼,杀敌杀不了一个强敌,每天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甚至做生意的纠纷也要侦捕局管,最终还弄个臭名声。

    “所以,神州每一个侦捕局的局长,都想要干出点可以证明自己的大事,可以为侦捕局正名。

    “我们都太急功近利,都太想表现自己。

    “没错,这件事情错不在我,提督、总督都有疏忽的错……但我对不起被抓走的兄弟们,我愧疚的地方,是自己无能,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最悲哀的事情,就是社会上评价,并不是子虚乌有。侦捕局能做的事情,就是人死了,坏人得逞了,然后我们闪烁着警灯,来擦屁股,做尸检,写报告……

    “我太无能。”

    王南国语气很憔悴。

    “爸,对不起,我说话太难听,侦捕局的琐碎,一般人也干不来,对不起。”

    “对了,爸,按照震秦军团的想法,如果武大突然少了一品武者,那阳向教不会调查出来吗?毕竟,一品以上的高考生并不多。”

    王路峰道了歉,但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扯太多,越说越郁闷,他岔开了话题问道。

    “震秦军团会和各个武大配合,制造合理的消失动机,况且,当卧底的学生很少,阳向教只是个邪教,他们没有那么全能。

    “这些当卧底的学生,会进行一些伪装训练,以全新的面目出现,甚至会被科研院的药水改变容貌,阳向教联想不到学生头上。”

    王南国解释道。

    “具体的任务是什么?”

    王路峰皱着眉头。

    王南国只说了危险,却并没有提起任务的事项。

    “我不知道。

    “任务关系到震秦军团的计划,除了总督,其他人没资格知道。”

    王南国道。

    “爸爸,帮我报名吧,我去。”

    王路峰突然站起身来。

    闻言,王南国抬头,诧异的看着儿子。

    “你可以考虑一晚上,这是卧底任务,不同于湿境厮杀。

    “如果你有什么意外,可能死亡原因就真的只是意外,你连个英雄名号都得不到。

    “我不会强迫你,你哪怕不去,我也不会怪你。

    “这不是冲动的事情。”

    王南国说道。

    恍惚间,他突然觉得王路峰长大了。

    “爸爸,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我曾经看不起侦捕局,甚至痛恨侦捕局,我觉得你们干的工作,就是在磨洋工,抓个贼,直接关十年就算了,还弄一堆笔录,最后只拘留15天。

    “我向往马革裹尸,为国捐躯的英雄意志,我去过一趟湿境,我更加觉得,湿境才是男人的战场。哪怕是死了,我也是为了身后的神州。

    “这一次我同意当间谍,不是为了国家,不是为了荣耀,更不是为了侦捕局。”

    王路峰郑重的看着王南国:

    “我这次,是为了我爸爸。

    “您一心想着替侦捕局正名,侦捕局是您的牵挂。

    “而我,想要给我父亲正名。哪怕他平庸了一辈子,但起码有个厉害儿子,他可以骄傲一次。

    “如果有可能,我一定想办法,将您的战友……救回来。”

    王路峰笑着点点头。

    “路峰,你……”

    王南国内心五味成杂,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爸爸,我没有冲动。

    “我长大了,有些责任终究要背在身上,逃不了。

    “您替我报名吧,想办法帮我找个离开武大的借口,不是5天后才去震秦军团吗?这几天我想找一趟师傅。”

    王路峰说道。

    “嗯,我安排。”

    王南国点点头。

    “儿子,对不起,我……”

    王南国有些语无伦次。

    “爸,别矫情了。

    “从小到大,您打过我,骂过我,无数次教育我,要懂得承担和责任。现在,我明白了。

    “您去酒店休息吧,我回宿舍收拾收拾。”

    王路峰走过去,抱了抱王南国,随后转身离开。

    这一次,我王路峰不后悔。

    苏越在妖族内都混的风生水起,我王路峰有手有脚,不一定比别人差。

    当卧底,也是一段经历。

    “儿子,对不起。”

    望着儿子的背影,王南国喃喃自语。

    或许。

    儿子终于长大了。

    ……

    南武。

    周云粲在操场歇斯底里的冲刺着,一圈又一圈。

    成功黄金洗骨,也成功突破到了一品。

    而且他在潜能班就专研速度,在南武属于很有天赋的一类。

    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但周云粲却收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消息。

    戴岳归死了。

    不对。

    应该是暂时还没死,被阳向教俘虏,等待被斩首。

    周云粲家里有些底蕴,况且这次的事情很难严格保密,所以不少武道家族都知道。

    周家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周云粲。

    潜能班其他人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深刻记在周云粲一个人心里。

    戴岳归救过自己的命。

    由于自己的鲁莽大意,立功心切,在边境身陷险境,是戴岳归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的命。

    而且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戴岳归并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

    戴岳归不想让周云粲内疚。

    而且因为蚝油的缘故,戴岳归和周云粲的关系最近,二人有事没事会视频聊天。

    就在戴岳归走的前一天,周云粲还和他视频通讯。

    可谁能想到,意外来的这么快。

    “这可怎么办!”

    不知道跑了多久,周云粲终于力竭,终于停下来。

    他狠狠喘着气,满脑子都是戴岳归。

    对周云粲来说,戴岳归意义不同。

    他联系廖平和廖吉,结果二人手机全部关闭,再找人一打听,原来兄弟俩被导师带去湿境,一时半会回不来、

    联系弓菱。

    弓菱也没有信号,周云粲在战国军校没有熟人,但之前听弓菱说过,她似乎要进行什么特训,要封闭一段时间。

    苏越!

    对,苏越刚刚打穴结束,西武节奏慢,他还没有选导师,不可能乱跑。

    周云粲想找个人说说话。

    他已经接近奔溃。

    ……

    西武。

    苏越终于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很爽。

    大概打坐了一天一夜,他能感觉到,杜惊书他们早已经离场。

    如果不是修炼室的提示,苏越还想再坐一天一夜。

    可修炼室不懂苏越,预警声讨厌,令他烦躁无法静心,况且苏越腿麻肚子饿,也该起来了。

    ……

    可用酬勤点:37429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7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143卡

    ……

    一天一夜的打坐,涨了3卡气血。

    很恐怖的增幅。

    当然,这也与复灵山的效果有关系,再加上刚刚打穴结束,身体正是似渴如饥的阶段,所以吸收的特别快。

    “唉,如果每天都能有3卡气血,那该多好。”

    苏越恋恋不舍的离开修炼室。

    每天3卡气血,如果给一个普通武大学生,怕是会被乐死。

    100天就是300卡。

    一年就1000多卡。

    不压气环的情况下,直接飞到三品了。

    咦,大半夜,是哪个小蹄浪子敢骚扰我?

    离开修炼室,已经是深夜2点。

    苏越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周云粲?

    看到来电信息,苏越下意识一愣。

    这货,似乎没有半夜打电话的习惯啊。

    难道有什么急事?

    “老周啊,大半夜打电话,什么事?除了借钱和搞基,其他都问题不大。”

    苏越接起电话,先开门见山。

    万一这货要表白,苏越觉得自己有义务斩了他。

    然而,电话对面,却一阵沉默。

    苏越皱着眉。

    他甚至能听到周云粲重重的息喘声,类似于跑步。

    大半夜?

    你跑步?

    你该不会是正在干什么坏事,然后打电话给我炫耀吧。

    无耻之徒。

    可你息喘什么,不该是女主角吗?

    “苏越……我,有个消息,我……”

    突然,周云粲开始抽噎。

    苏越皱着眉,脸色凝重。

    周云粲的情绪不对劲。

    这小子情绪向来稳定,难道遭遇了什么伤心事。

    “戴教官……戴教官,死了!”

    咯噔。

    周云粲下一句话落下,苏越头皮一麻,整个人都处于冰凉状态。

    “周云粲,你最好别乱说话。”

    苏越咬着牙道。

    他宁愿这话是出自廖吉嘴里,那小子开玩笑没深浅,还造谣过自己是基佬。

    可周云粲向来老实巴交。

    他不应该开这种玩笑。

    “周云粲,你把话说清楚。”

    苏越原计划去洗个澡,可现在也没心思了。

    他坐在操场的篮球架下,浑身僵硬的听着周云粲在讲述。

    被俘。

    斩首。

    阳向教。

    该死,又是阳向教这群邪徒。

    这帮畜生。

    卧槽尼玛!

    苏越听周云粲讲述完,恨不得立刻去湿境杀阳向族。

    “周云粲,你先冷静一点,毕竟还有15天才斩首,神州军方不可能坐视不理,他们会救援的。”

    苏越又和周云粲聊了一会。

    “周云粲,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

    苏越挂了电话。

    虽然是深夜,但苏越顾及不了太多,他直接给李星佩打通私人电话。

    上次联手斩杀粉椒,苏越和李星佩也算成了朋友。

    “喂,苏越吗?”

    李星佩在提督办公室,根本就没有睡。

    “提督,抱歉,这么晚打扰您,我想打听一下,戴岳归教官,有救吗?”

    苏越开门见山。

    “原来被俘的戴岳归,是你的教官?”

    李星佩一愣。

    这几天,层岩市牺牲的武者名字,她已经倒背如流。

    戴岳归,隶属于教育局,是师战所派遣的武者。

    他以前的履历,确实是潜能班教官。

    “苏越,很抱歉,我们没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但震秦军团和总督府,都在想办法。

    “而且震秦军团已经着手招募卧底,计划潜入阳向教,这是机密,你也别乱说。”

    李星佩知道苏越深浅,所以他简单透露了一点点信息。

    其实这一点点信息,对震秦军团来说,也算不上什么机密。

    具体如何派遣卧底,以什么方式派遣,他们这些提督都没有资格知道。

    “苏越,我知道这样说有些自私,但你实力很强,鬼点子也多,如果震秦军团找到你……你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犹豫了很久,李星佩终于还是没忍住。

    她觉得,如果是苏越去,比其他人成功率会高很多。

    但真的……很自私。

    “我会考虑的。”

    电话那头,苏越声音低沉。

    “卧底的事情,需要绝对自愿,你完全可以不去,没有人会责怪你,这是你的自由。

    “对不起,我这几天脑子有点混乱,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对不起……”

    李星佩突然有些语无伦次。

    凭什么。

    自己是提督,凭什么让苏越一个学生去承受危险。

    何其自私。

    为什么自己会说那些话。

    你是提督,你是宗师,你的职责,是让苏越放心的等他教官回家,而不是让他也去冒险。

    苏越并不欠层岩市什么。

    “提督,您这几天想必也很疲倦,我理解您的意思。

    “没有人可以强迫我,哪怕您不提戴教官的事情,震秦军团也会来找我,这和您没有关系。”

    听到李星佩语无伦次,苏越心里也一阵酸楚。

    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

    “对不起,苏越。”

    夜深人静。

    空荡荡的办公室。

    李星佩哪怕是宗师,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刻。

    “提督,这件事情我会认真考虑,不管去或者不去,我都会认真考虑,您不要有心理负担。”

    话落,苏越挂了电话。

    ……

    一个小时后。

    苏越还是保持着挂电话的姿势。

    他一直在回忆。

    回忆潜能班的一点一滴。

    对于戴岳归,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熟悉,见面的机会也并不多,他甚至更亲近孙志威。

    但这不代表戴岳归对他没恩。

    在现在的苏越看来,一瓶洗骨水,真的不算什么。

    但在戴岳归手上,一瓶洗骨水可能是几年的积攒。

    他毫不犹豫,倾家荡产的补助自己。

    这是滴水之恩。

    但当卧底这种事情,不是开玩笑。

    可想来想去。

    武大的一品,谁有这个能力去救人?

    五个顶尖武大,挑出来顶尖的九个人。

    联手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派他们去当卧底,能放心吗?

    戴岳归能回来吗?

    苏越以前看电影,看漫画,看小说,经常能听到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这是宿命。

    这一刻,苏越突然有些理解了这句话的意义。

    嘟、嘟!

    苏越又拨通了李星佩的电话。

    “喂,你好苏越。”

    李星佩皱着眉,苏越又打来干什么。

    “提督,我想咨询您个事。”

    苏越言语凝重的问道。

    “嗯,律法允许的情况下,知无不言。”

    李星佩道。

    “如果,我积攒的功勋足够多,我有可能……换来我爸的自由吗?”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终于问出了内心一直疑惑的事情。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几分钟后,李星佩开口说话:

    “有机会,据说100年前,有人用功勋,生生换来一个死囚的自由。

    “但希望渺茫。”

    李星佩很严肃的回答了苏越。

    “有多渺茫?”

    苏越又问。

    “军部胸章,1000多块,具体不知道,绝对超过了1000。

    “我知道你现在积攒了几块军部勋章,但其中的九死一生,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对大多数的武者来说,一生可能只会换到一枚胸章,那就是他们骸骨被运回来的时候。”

    李星佩阐述着一个冰冷的事实。

    “我明白了,谢谢您,提督。

    “顺便,帮我和震秦军团说一句……这个卧底,我当。”

    ……

    ps:作者君没有去看电影,今天偏头疼犯病。从1点开始,每写500个字,去窗户边思考人生,想着该不该跳下去。

    坚持到现在,已经吐到胆汁冒出来,抱歉。

    今天一更。

    对不起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