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相圣人〕〔老公今天依然失忆〕〔神医如倾〕〔狩猎全BOSS〕〔梦境电影公司〕〔木叶之轮回族〕〔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都市极品医神〕〔皇妃又被套路了〕〔贺少,你老婆把你〕〔兵王弃少〕〔妃常妖娆:摄政王〕〔我家大神竟然是个〕〔快穿之女配功德无〕〔快穿之魔王有点甜〕〔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君倾心与卿〕〔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牛女婿〕〔墨先生今天又吃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40章 攻击弱的同时,还脆的一比
    一夜无眠。

    苏越虽然没有当卧底的经验,但自己毕竟有系统,还可以隐身,他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戴岳归一定要救回来。

    原本今日新生选导师,但湿境出了点问题,不少导师紧急下湿境,选导师随之延后一天。

    牧橙和白小龙不在宿舍,他们是学生会成员,可能也一起下了湿境。

    一时间,苏越还有些无聊。

    李星佩已经给自己报名,如果震秦军团需要,会有人联络自己。

    至于戴岳归目前的安全,苏越也只能听天由命。

    但愿阳向教能说话算话,说15天后斩首,就一定15天后斩首。

    不对。

    现在只剩14天了。

    去趟养老院吧,还没来得及感谢他们。

    苏越径直朝着养老院走去。

    到养老院之后,苏越有些诧异。

    自己还没有感谢老人们,他们反而一脸热情,要让苏越学习一部战法。

    这战法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

    战法:可以让敌人承受他本体20%的瞬间剧痛,敌人气血值越高,承受的痛苦就越强。

    触发条件:只要接触到对方的气血波动,就可以令对方中招

    施术代价:施术者,同样要承受本体20%的剧痛。

    剧痛程度,是以自身气血为衡量标准。

    这部战法最可怕的地方,是可以跨越三个境界来施展。

    也就是说。

    假如苏越一品,他甚至可以作用在四品武者身上。

    当然,这种剧痛只会形成单纯的痛感,并不能让敌人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但代价却也极度惨重。

    敌人承受剧痛的时候,你自己也要承受。

    这就令人诡异了。

    “对了,这战法对宗师以上的强者,效果时灵时不灵,毕竟是个半成品战法。”

    大蛇完又补充道。

    苏越一声叹息。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绝世秘籍,原来是个半成品的鸡肋战法。

    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看上去很恐怖。

    只要敌人的气血接触到你,就会被你施加20%的痛击。

    但可惜……仅仅是痛,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

    最郁闷的,竟然是自己也要承受20%的受害。

    还好,施术者承受的伤害,是以自己体内的气血算。

    如果一个四品2000卡,你一个一品也承担一样的痛苦,还不直接死亡?

    这战法除了可以跨境界施展,说起来还真的是一无是处,简直就是个笑话。

    关键对宗师还基本无效。

    “诸位前辈,晚辈年轻,正是对战法似渴如饥的年代,你们如果有什么很恐怖,很强大的战法,晚辈都可以无条件继承。

    “但这个半成品,晚辈觉得自己还承担不起来,你们可以再研究研究。”

    苏越表示拒绝。

    这是个什么神仙战法。

    和对方一换一,换命吗?

    一瞬间的剧痛,有什么用?

    让对方恍惚一下,然后你逃命?

    可也不对劲。

    对方痛苦的状态下,你也同样痛苦,又怎么可能全力发挥逃命本领。

    万一敌方还是个皮糙肉厚的货,这痛击更是个杀敌二百,自损一千。

    “通天彻地的大本领,我们还真的有。

    “可无奈何,你太弱,根本就学不了啊。”

    乌棋子摇摇头。

    苏越无可奈何。

    一品!

    你还能说什么,连狡辩的机会都没有。

    “就学这个吧,这可是我们五人亲手创造的战法,严格意义上讲,你是第一个传人,甚至是开山创派的祖师爷。

    “就连我们五人都没有学过。”

    白棋子道。

    “什么?你们五个创造的战法,你们五个不学?”

    苏越感觉事情有些不简单。

    我特么是小白鼠?

    “第一,这种幼稚的战法,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

    “第二,这部战法只有在不怕痛的狠人手里,才能发挥出恐怖绝伦的力量。我们之所以让你尝遍世间五味,就是看看你的忍耐力。

    “事实证明,你头铁脑子愣,是个狠人,好苗子。”

    白棋子又赞叹道。

    苏越盯着白棋子,目光直视他的灵魂。

    你良心不痛?

    毫无意义,幼稚的战法。

    你们都不屑学,结果在我身上,就能恐怖绝伦?

    还有。

    头铁,脑子愣……这特么是夸人用的话?

    “别废话了,战法的情况你已经明白,我们五个要传功了,你最好忍着点痛。”

    大妞道。

    闻言,苏越一愣。

    “传功?

    “难道不是给个笔记本,让我自己回去领悟?”

    说话间,苏越惊然发现,自己双脚离地,竟然漂浮起来,身体丝毫不由自己控制。

    噗!

    随后,他痛的差点吐血。

    ……

    酬勤值+8

    酬勤值+6

    ……

    系统及时发出反应,告诉苏越,你很痛苦。

    “可以靠文字学习的战法,都是比较大众与通用的类型,如这种卓越战法,只能用气血帮你在体内打下烙印,你如果悟性高的话,直接就可以使用。”

    二妞道。

    还能直接传功?

    苏越承受着痛苦,但脑子更加震撼。

    ……

    一个小时后。

    嘭!

    苏越直挺挺摔在地上,浑身和被扒了皮一样疼。

    但他确实有一种感觉,自己可以操控战法。

    轰!

    眼看着大蛇完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气血,还没有散。

    苏越用刚学的战法,热腾腾砸在了大蛇完身上。

    无形无色,连气血波动都不存在。

    但苏越知道,他一定是打在了大蛇完身上。

    额……啊……

    然后。

    苏越痛苦的蜷缩着,和虾米一样。

    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灵魂都要被粉碎。

    几分钟后,苏越才回过神来。

    这时候,五个老人似乎在看一个弱智。

    “苏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这战法对宗师几乎无效,你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很疼吧。”

    大蛇完嘴角带着笑,还假惺惺的把苏越扶起来。

    “刚才你体会到的痛苦,也就是你体内20%的痛。也就说是,你的敌人,也会有这种感觉。这部战法很强,可以越三个境界,神不知鬼不觉,你还不满足?”

    大妞语重心长的说道。

    “满足。

    “我很满足。”

    苏越站起来。

    不满足又能怎样。

    学都已经学了,大不了不用。

    刚才那一瞬间的剧痛,简直让苏越怀疑人生。

    可剧痛来得快,散的更快,果然也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真的仅仅就是痛而已。

    “诸位前辈,这战法还没有名字?”

    苏越问。

    “对,由于你是世界上第一个修炼的武者,名字你来取吧。”

    乌棋子道。

    “那就叫吧。”

    苏越想了想。

    “不行。”

    “?”

    苏越又道。

    “不行。”

    “不喜欢痛击?,这个怎么样。”

    苏越皱着眉。

    取个名而已,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是苏越这两个字不行,哪有用自己名字取名的,换”

    大妞气的肝疼。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白痴。

    “唉,那就叫诅咒痛击吧。

    “用我自己为代价,诅咒对方也承受痛苦,很邪门的战法。”

    苏越叹了口气。

    我的冠名权,也不应该用在这种战法上,得给更强大的战法命名。

    “嗯,这还差不多,等你到五品的时候,差不过也可以用气血,将战法传承给别人。”

    白棋子和众人商议了一下。

    虽然名字俗气不霸道,但考虑到苏越的智商,就这样吧。

    害了我还不够,还要害别人?

    传承个p。

    “这战法不能写在纸上吗?”

    苏越问。

    “有些战法,写在纸上你学不会。

    “如果是普通的刀法、剑法,这些需要载体的简单战法,可以总结出一套固定的气血运转方式。

    “但类似于诅咒痛击这种无载体战法,很难被总结出来,最终就只能由武者用气血去传承。

    “这类战法,称之为卓越战法。

    “当然,也不能说大众战法差,只是传承的方式不同而已。”

    二妞解释道。

    苏越点点头。

    原来如此,还有不靠载体的卓越战法。

    长见识了。

    “对了,我在西武还没有选择导师,前辈们有什么建议吗?”

    苏越总觉得这几个人高深莫测,或许会有什么建议。

    老爸让自己来西武的目得,是学习月冥真典,可自己学到手之后,还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呢。

    “根据你擅长的方向,你如果擅长逃命,随便选个速度系导师就可以。

    “当然,也可以反着选,例如你不擅长防御,那你就选防御导师,或许可以弥补一下你的缺陷。

    “又不是选干爹,想那么多干什么。

    “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大一阶段,导师的职责,是领你们下一趟湿境,见见世面。

    “大二,导师的作用,就是纯粹帮你们解答一下疑难。

    “大三阶段,你应该自己找军团实习,导师几乎就没有了什么作用。

    “到了大四,有些学生的实力,可能已经超越了导师。

    “武大的作用,并不是给学生当保姆,这里也不是文科学校,特别是四大武院这种地方。

    “你可以将武大,也看做是一个相对安全点的预备役军团,你们在这里的四年,就是尽可能快的,从一个学生,蜕变成真正的武者。”

    大妞说道。

    “武大还会提供你们极好的奖励制度,这是你们最好的几年,千万不能懈怠。”

    二妞也补充道。

    “嗯,我明白了。”

    苏越点点头。

    他们说的没错,开学这几天,苏越也逛过武大校园。

    其实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

    这里根本没有什么热闹教室,也没有集体课。

    在校园里,还能碰到一些大二学生。

    但大三和大四,并不多,他们不是在修炼,就是在湿境,要不就是在家族的帮助下修炼。

    学校的考勤制度,几乎也针对于大一新生。

    但苏越觉得,大一新生都用不着太严苛的遵守。

    这种模式,和潜能班也有一点相似。

    等有了导师之后,负责任的导师,可能还会安排你一些任务,但如果是懒散的导师,他们只会解答你的疑惑。

    在武大,导师也是要下湿境的。

    苏越离开。

    五个老人面面相觑。

    “我以为,苏越得一个月后才能施展,谁知道这小子直接就轰出来,吓了我一跳。”

    苏越走后,大蛇完感叹道。

    “这小子的悟性,绝对比苏青封强。”

    二妞也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果然厉害,不得不佩服,幸亏咱们表现的淡定。”

    白棋子点点头。

    他们是真的震撼,卓越战法看似不用自己去领悟,好像很简单。

    但越简单的战法,往往也最难。

    正因为没有苦修的过程,所以武者很难完美的施展气血轨迹。

    一个月时间,他们甚至都高估了苏越。

    谁知道,这家伙一个小时就成功。

    妖孽啊!

    ……

    回校园后,苏越还在思考当卧底的事情。

    比起选择导师,当卧底明显要难很多。

    好不容易学了个卓越战法,可鸡肋到苏越想要忘了它。

    用自己痛,换对方痛一下。

    能有什么用,又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

    “苏越,大清早就不在宿舍,你跑哪了?”

    突然,牧橙迎面走来。

    “学姐啊。”

    苏越点点头。

    心情沉重,连女朋友都懒得撩。

    “你怎么了,闷闷不乐。

    “马上选导师,你有目标了吗?”

    牧橙问。

    “没,一头雾水。”

    苏越摇摇头。

    “你在潜能班的时候,擅长哪个系?”

    牧橙又问。

    “我也不知道,我全能。”

    苏越看着牧橙,一脸惆怅。

    论攻击,他会素质刀和凤羽狂刀。

    论速度,他会枯步和小凌波步。

    论防御,他也有龟甲功。

    除了远程流,苏越真的不知道特长。

    我全身都特别长。

    全能也是烦恼。

    牧橙听了想打人。

    仔细一想,苏越这家伙,还真不是吹牛。

    就他的擂台表现,他还真的就是全能。

    多气人。

    “这是你们这一届的所有导师,由于西武是一个导师带四年,所以这一届导师,我也不熟悉。

    “但这个热门榜单,你可以参考一下。

    “最热门的导师,大概率不会选错。”

    牧橙打开手机,屏幕上分布着一行行新生导师的照片,后面是一连串的介绍。

    苏越连忙看第一个。

    果然厉害。

    这一批导师的学生,刚刚大四毕业,他们的排名,也是由毕业生的成绩来参考。

    第一名的导师,竟然培养出了五品武者毕业生,其他四品毕业生也有六个,并且这个班的学生,大多都获得一枚军部勋章。那个五品的毕业生,甚至在校期间,获得了三枚勋章。

    后面标注着收学生的条件:

    1、纯气血武者不要

    2、未封品的不要

    3、铂金骨象不要

    看着这三个条件,苏越有些僵硬。

    铂金骨象挖你家祖坟了?

    但随后再想想也正常。

    你火花带闪电,不耽误别人就不错了。

    果然,铂金骨象并没有想象中受欢迎。

    第二名的导师也很厉害,他虽然没有五品毕业生,但四品的毕业生却最多。

    这个导师的条件不算苛刻,但也要求必须封品。

    第三名的导师,是个极端。

    他竟然培养出了一个五品毕业生,剩下的清一色三品,这数据,看着让人怪害怕的。

    五品毕业,真的很难。

    20岁出头的年纪,就可以在军部披上大校的战袍,这简直就是天之骄子。

    这三名导师最热门。

    一共七八个导师,苏越又看向倒数第一名。

    他有个习惯。

    哪怕是买东西,都是先看差评。

    好可怕。

    不愧是倒数第一,这个叫司马玲玲的复姓导师,四年一共只有三个学生,全部是三品毕业。

    这简直就是a类武大的毕业水准,而且学生还没有一块勋章。

    凄惨啊。

    惨无人道。

    但这个导师的收人条件,却着实令人震撼。

    1、没有封品要求

    2、必须黄金骨象,铂金骨象最佳

    3、要求看淡功名利禄

    4、帅哥靓妹优先

    “学姐,这个司马玲玲导师,为什么这么差,您知道吗?”

    苏越问道,他纯粹就是好奇。

    自己都符合。

    特别是第四条,苏越觉得舍我其谁。

    “这个导师怎么说呢,她的战法比较偏门。”

    牧橙想了想说道。

    “怎么个偏法?”

    苏越被激起了好奇心。

    难不成要色诱?

    我去,我幸幸苦苦修炼战法,最终却要靠颜值,这都什么世道。

    “你应该玩过游戏吧,知道牧师这个职业吗?就是给别人增加一些状态,加攻击力、加防御力什么的。”

    牧橙问。

    “当然知道,牧师嘛,谁不知道,一般根本没人玩。”

    苏越一愣。

    随后,他指着司马玲玲的照片,一脸诧异。

    这……该不会是个牧师吧!

    “对,司马玲玲导师的方向,就是你理解中的牧师。

    “你不用问为什么气血可以替别人加buff,因为我也不知道,气血的作用比咱们想象中还要大,还要复杂。”

    “增幅系流传了很久,据说灵气复苏之初就已经存在,但却是不可能发扬光大的战法。哪怕在四大武院,也已经没有几个人再继续修炼。

    “至于在a武和b武,更是连导师都没有。增幅系的武者,和神州有关部门一样,人们都是听说过,但见过的没有几个。”

    牧橙介绍道。

    “司马玲玲导师会复活术吗?”

    苏越沉着脸问道。

    “你还真以为打游戏呢?

    “如果真的有复活术,增幅系绝对是最热门的派系,怎么可能沦落到这地步,傻啊!

    “其实增幅系的落寞,也是必然走向,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东武和南武,已经取消了增幅系,在西武,等司马玲玲导师退休,也就绝种了。”

    牧师白了苏越一眼。

    “哪怕不能复活,增幅攻击力,增幅防御,增幅速度,也很厉害吧,神州应该扶持。”

    苏越想了想说道。

    “第一,增幅系所有战法,都是卓越战法,不可能大面积推广,只能用气血传承。导师在传授的时候,会耗费巨量心血。

    “第二,要使用增幅系战法,需要极高的悟性,虽说洗骨次数不能绝对代表悟性,但根据历来的经验总结,能洗骨的武者,确实要比普通武者悟性高。

    “所以,要修炼牧师系,最低标准,都是黄金骨象。否则导师耗费了心血,可武者却施展不明白,就会造成浪费。

    “第三,增幅系武者,一般混在战场后方,且速度不可能快,还需要有人保护。在很久之前,地球武者一直是被动防守状态,增幅系武者也可以藏在人群里,算是主场作战。

    “但现在,各个战场都已经建造了堡垒,人族武者经常冲锋,增幅系武者也跟不上节奏。

    “第四,增幅系武者,很难得到军部功勋,这些人不可能受伤,由于太珍贵,还要被保护起来,率先逃跑。

    “你是一个洗骨武者,必然会被家里寄予众望,要出人头地,建功立业。

    “可成为辅助武者之后,你只能藏头露尾,得不到军功,而且修炼增幅战法的难度,是普通刀法的双倍。不好容易黄金骨象,你甘心吗?”

    牧橙反问道。

    苏越叹了口气。

    确实。

    要成为黄金骨象,那都是大毅力的狠人,能忍着20卡不封品的学生,都有远大抱负。

    这种人,怎么可能甘愿当牧师。

    “还有,就目前而言,神州根本就没有群体性的增幅战法,只能单独给一个人增加。

    “你想想,一个武者才有多少气血,他能给几个人加状态?况且,状态持续时间并不可能太久。

    “理论上,加状态的极限,是越三阶,但也仅限于五品以下的武者玩。虽说状态也可以加持在宗师身上,但以宗师的气血体量,一般也不起什么作用。

    “很鸡肋,对吧。”

    牧橙也叹了口气。

    其实很多人都觉得,增幅系,早就应该取消了。

    但西武毕竟是四大,留着也算是一种传承。

    甚至,更像是一种对历史的致敬。

    “唉,果然,生存很残酷。

    “没有传承下去的物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只不过它不适应环境,被淘汰了。”

    苏越叹了口气。

    你一个牧师。

    没有群体加buff的能力。

    你还不能复活。

    你跑的慢的同时,还脆的一比。

    更关键学技能的难度,是其他系的双倍,对宗师还没什么效果。

    不淘汰你,淘汰谁?

    咦。

    不对啊。

    养老院那群人给自己的诅咒痛击,和增幅系战法,似乎异曲同工啊。

    都是卓越战法。

    都可以悄无声息的施展,不需要什么媒介,只要你接触到对方气血就可以。

    同样的耗费气血,同样的毫无性价比。

    当然,同样濒临淘汰。

    唉。

    一个悲伤的故事。

    苏越随后又看向排名第一的导师。

    向景山。

    这个导师,还是西武的副校长。

    “学姐,向景山导师怎么样?”

    苏越又问道。

    以自己的新生大会的表现,任何导师应该都不会拒绝自己。

    “这个,很厉害……毫无疑问,向景山导师手里的资源最多,而且他在燕归军团朋友很多,学生们下湿境相对安全,有些得功勋的任务,向景山也会偏向自己的学生。

    “当然,优秀的导师,就会有些小毛病,比如脾气大,刚愎自用,要求学生百分百听话,纪律严苛等等。”

    牧橙看了眼苏越。

    其实很正常。

    以苏越的状态,他必然要找最强的导师。

    “那第三的导师呢?”

    苏越又问。

    这个也培养出了五品的毕业生,可惜偏科太厉害,其他都是三品。

    这令人猜不透他的套路。

    “这个不用考虑,如果不是那个五品毕业生,他就是倒数第二的存在。

    “那个五品毕业生,是燕归军团中将的孙子。他在西武的时间,一共不到五个月,这个人当初是随便找了个不管事的导师,图省事。

    “这个导师排第三,纯粹是运气。”

    牧橙提醒道。

    “原来是这样。”

    苏越点点头。

    躺到人生赢家,也是个大佬。

    他突然陷入了惆怅。

    选谁呢?

    向景山虽然最强,但明显也最不合适。

    自己也受不了太多规矩。

    第二名的导师,据说事也多,甚至还让学生接送他幼儿园的孩子放学,简直了。

    第三名,不合适。

    之后的导师,和第三名没有本质区别。

    最后的司马玲玲……不提也罢。

    “师姐,你有什么建议?”

    苏越又问。

    “如果你比较听话,就选向景山,他为人严肃,且规矩多,但毕竟是副校长,也是你们这一届新生的教导主任,他身上的资源最多。

    “如果你有能力自己找资源,你也可以选第三的导师,他是出了名的不负责任,你死了都不知道你叫啥。

    “按照你的情况,我建议你就选择这两个极端。”

    牧橙阴阳怪气的看着苏越。

    你小子能这么强,不可能什么资源都没有。

    大概率不会被管束。

    副校长就喜欢管人,事太多。

    “我再思考思考吧。”

    苏越纠结的毛病又犯了。

    “明天就要选导师,你最好想的快点,其他人想去向景山的班,还得竞争呢。”

    牧橙提醒道。

    “知道了。”

    苏越点点头。

    “对了,这朵花没有开,帮我弄一下。”

    牧橙突然拿出一个粉色花苞。

    ……

    苏越和牧橙坐在操场的长凳上,天色已经黑了。

    远处,不少大二、大三的学生,指指点点,甚至大四的学生也皱眉。

    不正常啊。

    牧橙和这个新生,在一起坐了那么久,他们在干什么?

    姐弟?

    不可能。

    难道搞对象呢?

    这就可怕了。

    要知道,牧橙向来拒人千里之外,和男生说话的时候,一般都保持着距离。

    可和那小子一起看着一台手机,两个人贴的太近了。

    妒火中烧。

    特别是大三学生。

    要知道,牧橙可是他们的女神啊。

    这个新来的小子,太可恨。

    “哎呀,厉害,苏越这小子,就是厉害,咋和牧橙坐这么近呢。”

    白小龙和几个学生会成员,也无意中路过。

    “看……苏越那小子,竟然给牧橙送花……

    “我去,副会长竟然拿走了,还插在了肩膀……我的天,这是表白吗?”

    一个学生脸都发白。

    王泉星和张思也在白小龙身后,这一幕同样落在他们眼中。

    王泉星满脸羡慕。

    张思心里更加发酸。

    原来苏越的目标……是牧橙。

    ……

    “超凡骨象,果然厉害。”

    牧橙插好花,道了声谢。

    “有机会,一辈子给你开花啊。”

    苏越突然笑了笑。

    牧橙白了苏越一眼,转身离去。

    “对了,你不是说,你要在武大毕业前,就突破宗师吗?”

    突然,牧橙停留了一下。

    话落,她才加速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