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至尊战神〕〔异人罪案录〕〔都市狂尊〕〔全球攻防战〕〔明星男友太深情〕〔医妃读心术〕〔金主大人,请矜持〕〔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楼乙〕〔超级治安系统〕〔霍长渊林宛白小说〕〔别叫我歌神〕〔最后一个锁龙冢〕〔老婆快对我负责〕〔我无敌了亿万年〕〔抗战之猛将召唤〕〔女主有个鉴渣系统〕〔我在抬头你在看〕〔重生之都市仙帝〕〔最强重生之学霸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41章 这个导师,让我慌的一批
    选导师的日期,终于来临,苏越想了一夜,依然没有什么头绪。

    操场上,所有学生集合起来。

    八个导师也没有坐下,他们就站在操场的中央,等着学生来找自己。

    开学这么久,西武的进度本来就最慢,各个导师的资料,学生们也已经了然于胸,想要选择谁,这些人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苏越站在队伍里,双目无神。

    选导师这种事情,太头疼。

    向景山念了很长时间的演讲稿,学生们终于开始选择。

    苏越在后方观察着。

    果然。

    走向向景山的学生最多,当然,这群人里也没有太弱的。

    其余各个导师的面前,也有学生走过去。

    除了向景山和二班老师面前的人多,有些拥挤外,其他导师都比较冷清,大多六七个人。

    杜惊书的选择,比较令人意外。

    他竟然选择了排名第三,什么事都不管的那个导师。

    苏越又想了想。

    其实也正常。

    杜惊书的背后,有一个实力不弱的杜家。

    在杜家,不可能没有什么优质战法,而且杜家一定会想办法让杜惊书去湿境历练。

    他纯粹是为了心法而来。

    虽然跟着向景山,杜惊书可以进步很快,但资源重叠了。

    杜家不缺少资源,不缺少人脉,但杜惊书却唯独不可以失去自由。

    跟随向景山,就意味着没有自由。

    杜惊书选择自由,很正常。

    其他学生就好理解了。

    跟随副校长的同学,家里可能也有些资源,但还达不到杜惊书这种程度,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

    其余没有选择向景山的同学,实在是自己实力不够。

    最终,就按照自己的特长,去选择一个导师。

    排名第二的导师,精通防御系,这也是西武最出名的学科,所以学生也可以。

    而和杜惊书站在一起的三班学生,真的不能看。

    全部都是勉强及格,刚刚探入西武的水准,大部分甚至还在19卡,他们当务之急是封品。

    他们去三班,实在是其他老师不怎么欢迎。

    苏越又看了眼司马玲玲导师。

    毫无疑问,她是在场导师中,最惨的一个,mvp,当之无愧。

    八班招生的最低标准,是黄金骨象。

    这简直是开玩笑。

    但即便是这样,在她面前,依然有个个子很矮的女生。

    看这个女生的样子,很明显符合第三条:与世无争。

    说到与世无争,苏越突然想起了廖平。

    好像在北武也有辅助系,这家伙会不会也选择辅助系。

    虽然人数最少,但司马玲玲却是个很面善的大妈,她有些发福,穿着也素雅,就如各个小区门前的广场舞大妈。

    虽然场面尴尬的厉害,但大妈依然是笑眯眯的表情。

    这时候,操场只剩下了孤零零的苏越。

    所有人都关注着他。

    甚至在操场的边缘,还有一些高年级的同学,也在关注着苏越。

    这家伙的情况太特殊。

    开局就骚了一波,以一干十,轻松写意。

    如果大学四年没有什么意外,可能又是个五品毕业的狠人。

    这家伙会选择谁呢?

    向景山满脸严肃的看着苏越,其实他对苏越没有什么好感,新生大会旷课,目中无人,吊儿郎当。

    但如果选择自己,向景山也会全心全意的指点。

    教育是教育,喜好是喜好,他能分得清楚。

    排名第三的导师,也笑眯眯的看着苏越,他仿佛在说:少年,你喜欢的自由,我这里全部都有。

    其他导师对苏越没什么想法。

    他是个特别极端的学生。

    这种人的选择,也一定会极端到极限。

    “苏越,你迟迟不做决定,是不需要导师?还是觉得西武导师教导不了你?”

    又过了几分钟,苏越还是在思考。

    向景山终于忍不住问道。

    他脾气本来就不好,这几天纯粹是强行在压抑着火气。

    向景山的弟弟,在震秦军团服役,可前段时间,却成了阳向教的俘虏,据说13天后要被斩首。

    这几天向景山一直在打探消息,可根本没有思路。

    心烦意乱之下,向景山脾气一直在爆发的边缘。

    “额,不好意思,我可以再想几分钟吗?”

    苏越叹了口气。

    向景山,肯定不能选。

    他觉得自己不可能被管教的太严格,万一再发生什么冲突,就更不好看。

    至于偶尔的迷茫指点,苏越可以打电话给潘一正,给李星佩,最不济还有许白雁和杨乐之,西武还有牧橙和白小龙。

    别人需要一个导师,是没有他这么豪华的朋友圈。

    可绝对的自由。

    自己需要吗?

    虽然,导师选谁,不会耽误自己在西武的资源,但毕竟有个免费的导师,总归是要学习点东西。

    可跟着那个什么都不管的导师,很无聊啊。

    “苏越,你是不是把西武当你家后花园了?

    “选择导师,磨磨蹭蹭,导师们的资料早已经发布在西武官网,这几天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研究?”

    向景山终于压制不住,直接质问道,并且言语毫不客气。

    他平生最讨厌磨磨蹭蹭的学生。

    “不好意思向校长,我之所以考虑这么久,非但不是磨蹭,而是对我自己负责。

    “之前的导师资料,只是冷冰冰的介绍,我并没有见过真人。而我修炼,也要看和导师是否投缘。

    “还有,西武校规,并没有规定学生选导师的时间,我并没有浪费到明天,我只是思考几分钟。”

    苏越本来也烦躁。

    向景山不问青红皂白的呵斥,也激起了苏越的火气。

    因为戴岳归的事情,苏越也憋着一肚子火气无处宣泄。

    争锋相对。

    顿时间,操场寂静了下来。

    所有人盯着苏越。

    他说的也没错,西武确实没有规定时间。

    可你当众顶撞副校长,以后的日子不会好受啊。

    但人们再一想苏越的资质,又随之释然。

    这种天之骄子,傲一点似乎也正常。

    但这样一来,苏越必然不会选择向景山的班级。

    今年向景山状况不佳。

    西武最强的两个学生,竟然全部都选择排名第三的老师。

    这就有些尴尬了。

    “哼,西武最近几年,习气散漫,我向景山既然是副校长,就绝对不会让西武的乱象继续下去。

    “从你们这一届新生开始,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校规。

    “既然你喜欢搬校规,那以后,咱们就以校规说话!”

    向景山被苏越怼的哑口无言。

    他一声冷哼,率领一班学生直接离开。

    临走的时候,他又冷冷看了眼排名第三的老师,其眼神里的警告很明显:今年你也别想安逸的吃空饷。

    这个老师摇摇头。

    对他来说无所谓。

    既然你主抓考勤,那就抓呗。

    反正我是懒得限制学生,自由发展才是王道。

    “搅屎棍。”

    杜惊书一脸怨毒的瞪着苏越。

    如果向景山频繁找学生麻烦,一定是苏越的原因。

    苏越面无表情。

    我只是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请求多思考几分钟,有错吗?

    你向景山是校长没错。

    但这是武大,并不是小学,我们也不是小学生。

    按照小学生那一套管理,你是在培养傀儡?

    “司马老师,您的buff,可以给自己加吗?”

    最终,一片诧异的眼神中,苏越竟然走向了司马玲玲。

    “没问题,但很难,你想挑战吗?”

    司马玲玲笑眯眯。

    全场学生全部目瞪口呆。

    就连几个导师都一脸不可置信。

    唯独司马玲玲,表情很坦然。

    “我想挑战一下,我可以去您的八班吗?”

    苏越郑重的问道。

    “欢迎。”

    司马玲玲道。

    “导师,苏越选择了八班。”

    向景山朝着草场外走着,他身后一个学生连忙说道。

    闻言,向景山停下,转头看了一眼。

    “自甘堕落,不成气候。”

    留下一句话,向景山黑着脸离开。

    苏越哪怕选择二班,向景山都能高看他一眼。

    你选择八班,和选择三班又有什么区别。

    “苏越这是疯了?”

    牧橙也在远处看着这一切。

    怼副校长,其实也无所谓,过段时间这件事情就算了。

    副校长也没有那么小肚鸡肠。

    但选择导师,这不是儿戏啊。

    再说,司马玲玲虽然没有人选择,但她确实出了名的认真负责,苏越如果纯粹要混,应该选择三班才对。

    你这样,会让司马导师也很难看。

    “牧橙,你这个男朋友,想法很诡异啊。”

    白小龙叹了口气。

    “他神经了……不对,什么男朋友。”

    牧橙本来就被苏越气的够呛,这下更是脸都白了。

    我啥时候多出来个男朋友?

    国家分配的?

    “哈哈,花前月下,很多人都看到了,以后你这个男朋友,会承受很多挑战。”

    白小龙一股酸气。

    虽然自己不计划追求牧橙,但一个冰清玉洁的花朵,突然要被人摘走,他心里本能的不舒服。

    不对。

    他是想锤爆苏越这个卑鄙无耻的阴险货。

    采花贼,不得好死。

    “哼。”

    牧橙懒得解释,这种事情越描越黑。

    她只是奇怪,苏越你好端端,为什么想要当牧师。

    这家伙的性格,不应该怕死啊。

    ……

    苏越的思维,其实也很简单。

    三系战法,他其实根本用不着西武的导师去指导,他们也仅仅是五品武者而已。

    苏越可以找李星佩,可以找潘一正,甚至还有牧京梁。

    反正自己机缘巧合帮过他们,这些人必然会尽心尽力指导自己。

    与其这样,就没必要再找导师。

    而纯粹的混。

    苏越又不甘心。

    哪怕学不到什么东西,我了解一下也算。

    他目前对增幅系一无所知,了解之后,总归是没有坏处。

    而且他觉得司马玲玲面善。

    还有,八班人少,一个只有两个人,也清静点。

    “师哥,您、您好,我叫马小雨。”

    马小雨个子不高,头顶刚刚到苏越肩膀。

    她不算漂亮,但绝对是最可爱的那种,和洋娃娃一样。

    “你好,我叫苏越,咱们八班,就只有两根独苗了。”

    苏越笑了笑。

    “其实,我知道你会来我这。”

    司马玲玲说道。

    “啊?”

    苏越一愣。

    说实话,我都是刚刚才做的决定。

    “你爸是青王,你如果下了湿境,有很多人会帮你,你根本用不着导师保护。

    “我看过你新生大会的表现,你对战法的理解,同样用不着导师指点,三系全优。

    “你来西武的目得,是你父亲让你找月冥真典,以你的脾气,不可能被向景山管束。如果你稍微聪明一点,就不会去白白混日子,你也不需要绝对的自由,因为你背后没有家族约束,不像杜惊书一样,凡事都要听长辈的话。

    “所以,你不用在意世俗对增幅系武者的评价。

    “在我这里,你能学到一些新东西最好,哪怕学不会,也能多了解一点点,这符合一个爱学者的性格。

    “你能在开学前,就学会那么多战法,不是一甘于平凡的人。”

    不管操场震撼的人群。

    司马玲玲领着苏越和马小雨,朝着他们八班的教室走去。

    路上,司马玲玲分析着苏越的想法。

    “老师厉害啊,您以前是学心理学的?”

    苏越讶异。

    这顿分析,让他心服口服。

    简直和自己脑子里想的一模一样。

    别人如果选择了司马玲玲,一定会被嘲笑成胆小怕事的弱者,毕竟一般也只有女生会选辅助。

    但赵楚不怕。

    他又不用看任何人脸色。

    谁敢嘲笑,过来比一场,然后你跪下挨打。

    况且,哪怕是杜惊书,都不可能有苏越一样的豪华朋友圈。

    苏越选择司马玲玲,可谓是无数个偶然,最终汇聚成了一次必然。

    “心理学?不,我上高中的时候,不学无术,我喜欢研究星座,研究周易八卦,还喜欢塔罗牌占卜,研究的深了,发现这里面根本就有迹可循。

    “其实你说的也对,这些玄学东西,根本就是心理学和心理暗示的一种。”

    司马玲玲道。

    “厉害。”

    苏越点点头。

    “一点都不厉害,其实你上当了。

    “其实你不选我,假如选择了向景山,或者三班,或者五班,我都可以说出一套你必然要去的理论。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星座塔罗牌这些,最擅长马后炮的分析。

    “你去三班,我可以分析为,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时间在西武浪费时间。

    “去一班,我可以分析你越挫越勇,要证明自己给向景山看。

    “你去五班,同样可以用这个越挫越勇的理论,只要是夸你,只要不惜用褒义的词汇描述你,你潜意识就会接受,而我就会显得神秘莫测。

    “很简单的小把戏,如果你谈女朋友,可以试着用来骗一骗。

    “不管她想吃火锅,还是牛排,你都夸她品味独特,与众不同,各种套路往死夸,你很快就能得手。”

    司马玲玲接下来的话,颠覆了苏越的三观。

    “别一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不信你随便搜一个优良品质,互联网十二星座全部能配对。

    “人们查询星座,找人算命,不过就是想听人夸夸自己而已,这又不丢人。

    “人们拜神,同样是拜自己的*,这也是财神最畅销的原因。你听说谁拜财神,是祈祷亲戚朋友先发财的?”

    三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教师区。

    西武的教职工,待遇和福利很好,每人都有一套及其奢华的大别墅。

    平日里,学生都是自由修炼,如果有什么特殊课程,也会去学校的公共教室,或者修炼室。

    “导师,您可真通透。”

    苏越被一顿教育,突然觉得自己也通透了一些。

    马小雨早已经狂热的崇拜着导师。

    “领着西武的高工资,四年教三两个学生,下湿境都是看戏,别人生怕你伤着皮,这么无聊的武者,能不通透吗?”

    司马玲玲也没有什么架子。

    她把苏越和马小雨领进门,还贴心的倒了咖啡,可苏越想喝冰可乐,却没好意思开口。

    “我离婚已经十几年,家里没有外人,你们可以随意,八班这你们两个学生,也不用弄那么多形式。

    “今天时间不早了,我一会发点增幅系资料给你俩,你们可以回去研究研究。然后,我就可以给你们传承增幅战法,但我实力才五品,有点弱,每传承一次,要休息一段时间。”

    司马玲玲也坐下,又端来了水果。

    苏越和马小雨也没有了最开始的拘束。

    “你们是不是好奇,为什么我会离婚?”

    司马玲玲喝着咖啡,依旧保持着笑容。

    “啊,没有、没有!”

    苏越连忙摆手。

    这导师,怕不是会读心术。

    马小雨更是低着脑袋,满脸通红。

    司马老师也太厉害了。

    “我不会读心术,喜欢联想别人的*,这是人的本能。

    “假如苏越说他有个孩子,我也会好奇,孩子的母亲是谁,并且能联想200个阴暗结局,这很正常,虽然不礼貌。”

    司马玲玲放下咖啡杯:

    “我确实是离婚,并不是丧偶,而且我没有孩子,所以也没有什么牵挂。

    “至于原因,也是婚姻里很现实的问题。

    “两口子原本在一起跑步,突然我脚断了,他却还在奔跑,最终我追不上,就协议分手。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小三扯皮,也不是因为我吃胖。

    “也没有人穿品如的衣服。

    “我胖,是因为是到了发福的年纪,这是这个年纪最正常的状态。”

    司马玲玲看着苏越,嘴角还带着一些特殊的笑。

    “没,老师,您误会了,我没有乱想。”

    苏越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自己脑袋摘了。

    你到底是牧师,还是占卜师。

    为什么我脑子里想什么,你都知道。

    我就联想了一下下啊,真的只是一下下。

    我没有恶意啊。

    可为什么,你全猜到了。

    在司马玲玲面前,苏越有一种透明人的感觉。

    “在我年轻的时候,第二战场还打的很困难,那时候人类是防守方,大家基本都在堡垒的城墙下怂着,根本就不出不去。

    “那时候,增幅系还没有现在这么没落,我和我前夫一起配合,源源不断的异族来送人头,我前夫虽然是四品,但在我的增幅下,他可以发挥出伪五品的实力,从而杀了不少异族。

    “最终,他突破到宗师,我的增幅,也就没用了。

    “那时候,又赶上第二战场的人族开始反杀,所以我这种增幅武者更加跟不上速度,最终只能回西武当导师,也算是传承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吧。

    “对了,第二战场之所以大获全胜,还得感谢你爸。”

    司马玲玲道。

    “我爸?”

    苏越一愣。

    “苏青封当年崛起于第二战场,最终得到青王封号,他当年和浪里白条一样,人称骚断腿,到处斩杀异族,真的是神一样的狠人。

    “可惜,过了这么多年,一代代新人更迭,除了一些老家伙,很多人已经不知道青王的事迹。”

    司马玲玲叹了口气。

    “额,都过去了。”

    苏越也点点头。

    老爸以前有多厉害?

    “你俩先回去休息吧,如果有什么疑问,或者想要来传承战法,可以随时来找我。

    “马小雨你还不行,你得封品之后,否则你承受不了传承战法的痛苦。

    “唉,这样说来,只有苏越一个人可以修炼。”

    司马玲玲摇摇头。

    “老师,我觉得任何战法都有存在的意义,增幅战法,不应该仅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恢复荣光吗?比如群体增幅什么的。”

    苏越又问道。

    “没有。

    “如果真的有群体增幅,咱们这些牧师,又何必能沦落到这种地步。

    “每一种被淘汰的战法,根源都是性价比低,效率低,这种事情无解……我很庆幸,苏越你本身实力强,用增幅战法给自己加持,其实也是一条另辟蹊径的路,可惜,别人没有你这么高的天赋。”

    司马玲玲又叹息。

    ……

    凡支市。

    这里原本是个小城市,甚至都不是省会城市,无论是经济,还是人口,都丝毫不起眼。

    但近几年,凡支市也终于出现在普通大众面前。

    原因是凡支市的b类武大……支武。

    十年前。

    b类武大支武,在凡支市落成。

    短短十年时间,支武一跃而起,无论是学生实力,还是师资水平,都直逼a类武大。

    这一次教育部重新划分武大等级,支武就是很热门的一个学校。

    支武校长宁玉涛。

    他虽然只是个五品武者,但却在湿境屡建奇功,同时他是个伟大的校长。

    宁玉涛将自己在湿境的一切酬劳所得,全部奉献给了支武。

    他受学生们爱戴。

    他时常出现在教育部的嘉奖名单里。

    由于他的个人魅力,他甚至还筹集到了不少捐款。

    在这个优秀校长的带领下,支武不断在朝着a类武大的目标进发着。

    12天后。

    支武如期举办每年一届的《b武新生促进会》。

    每年开学的一个月左右,在支武的主持下,很多b类武大,会领着稍微强一些的学生,来参加这个促进会。

    虽然,b武的学生,都是些15、16卡的弱者。

    但弱者同样有一颗向往强大的决心。

    a类武大的联名活动,从来不屑邀请b武参加。

    四大武院又高高在上。

    所以,b类武大也会举办一些联名活动。

    支武的新生促进会,就已经举办了十年。

    从最开始的十几颗丹药奖励,只有三所b武参加。

    这个促进会,已经走过了十载。

    如今,已经有超过50所的b武院校,争相来参加促进会。

    而切磋冠军的奖励,也早已经由寒酸的几颗丹药,成了如今的d级兵器。

    如果有学生能在促进会前,突破到一品,支武还会有大量的学分奖励,哪怕你不是支武学生,只要你来,就有奖励。

    正因为这样,支武举办的活动,也成了各个b武的一场盛会。

    教育部对这场活动很支持,甚至还主动拨款。

    没错。

    四大武院很耀眼。

    a类武大也紧随其后。

    但b类武大,教育部同样不可能放弃。

    天才终究是少数,维持着地球稳定的基层武者,全部来自b武,这里的学生,才是密密麻麻是基石。

    开一场促进会,有助于促进b武新生的奋发意志。

    眼看着促进会就要开始,支武全体师生在宁玉涛的安排下,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会场。

    支武已经筹备了十年,早已经轻车熟路。

    而且b类武大对学生的管理,根本不像是四大武院那样放任。

    这里的学生,不可能有深厚的家族背景,也没有那种自律,他们被管理的很严格,类似于军事化管理,没有特殊情况,只有请假才可以离开学校。

    b武校长办公室。

    宁玉涛跪在地上,在他面前的角落,矗立着一个浑身黑袍的中年男人。

    黑臣来自湿境阳向族。

    也是宁玉涛臣服的主人。

    “十年筹备,教育部终于放松了一切警惕。

    “这一次促进会,可能会有超过一万的新生来参加。

    “再加上支武的所有师生,真是一场完美的杀戮盛宴,想想都让人振奋。”

    黑臣声音嘶哑。

    “主人神机妙算,属下佩服。”

    宁玉涛满脸卑微。

    世人唾弃自己是人族叛徒。

    但叛徒又何妨?

    如果不是投靠阳向族,自己当年,只是个郁郁不得志的一品武大学生。

    正是因为投靠阳向族,自己才能得到大量的修炼资源。

    四品毕业,力压a类武大毕业生。

    这几年在阳向教的操控下,将支武筹备的风生水起,甚至无数次在教育部演讲,哪怕四大武院的校领导,同样要给自己鼓掌。

    是阳向教给了自己一切。

    “那些斩首的祭品,千万要保证安全,别让他们提前死了。”

    黑臣凝重的交代道。

    “属下明白,就是我死了,也不可能让他们死。有神族送来的草药,他们眼看着就要突破到五品,想自杀都做不到。”

    宁玉涛说道。

    “哼,如果不是要拿他们血祭,他们也配吃掌目族的神药?

    “白白让他们在临死前,提前享受了五品的感觉。”

    黑臣冷笑了一声。

    这也没办法。

    活捉五品,阳向教根本就做不到。

    他们只能抓四品,然后用掌目族的一种神药,将这群人强行提升到五品境界。

    当然,在提升之前,阳向教已经在他们体内下毒。

    阳向教要的是他们的五品血。

    宁玉涛大气不敢出。

    谁能想到。

    就连支武操场的底下,有阳向教的秘密基地。

    震秦军团到处搜寻的四品武者,全部就在支武地下室关押着。

    但可惜,震秦军团哪怕驻扎在支武,他们也找不到去地下室的门。

    “对了,新教徒招募情况,进行的怎么样了。”

    黑臣问道。

    “正在招募中,我们担心震秦军团会让武者当卧底,所以需要谨慎。

    “不排除震秦军团招募四大武院的学生,那些家伙很厉害,我们不得不小心。”

    宁玉涛连忙说道。

    “无所谓,间谍来了更好。

    “阳向教杀这些武大学生的目得,就是要给地球基层民众造成恐慌,让那些愚昧的凡人胆怯,不敢将子嗣培养成武者。

    “假如真的有四大武院的学生混进来,反而是好事。

    “反正负责斩首的这批人,必然会随着斩首者,同时被血祭,无论是不是间谍,横竖都是死。

    “四大武院的学生,去斩首人族功臣,想起来都是快事。”

    黑臣轻蔑的笑着。

    “神使,问题真的不大吗?

    “教内现在人手不够,万一这群新教徒里,真的混进来奸细,基地会不会暴露。

    “况且您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支武盯着,属下怕有什么纰漏,还是谨慎再谨慎。”

    宁玉涛忧心忡忡。

    “四品武者来了都不可能暴露,一品武者的间谍,你太高估。

    “如果这种情况都能泄露,那奸细就只能是……你!”

    黑臣冷冷盯着宁玉涛。

    “属下死也要守住秘密。”

    宁玉涛狠狠将脑袋磕在地上。

    “哼,你想多了。

    “哪怕震秦军团的人来支武,也不会查到基地的存在。

    “你可以防御间谍,但绝对不可以耽误血祭的日子,哪怕是混进来间谍,也不可以耽误时间。

    “我对你招募新教徒的进度,很不满意。”

    黑臣言语冰冷,办公室里杀气蔓延,桌上的杯子都有些裂开。

    “属下一定尽快招募,尽快招募。”

    宁玉涛被吓的魂飞魄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