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最强老公〕〔樱花之国上的世界〕〔烟寻云罗〕〔废柴修真记〕〔梨诺封以漠〕〔一胎双宝:总裁大〕〔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两朝凤仪〕〔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千千世〕〔罗马尼亚雄鹰〕〔无敌神农仙医〕〔英雄联盟之兼职主〕〔生活在港片世界〕〔我就是富豪〕〔逆流纯金年代〕〔真龙女婿〕〔九转神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42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原来这增幅系历史,这么简单。

    回到宿舍,苏越打开了司马玲玲的资料。

    里面有一些关于增幅系的介绍。

    在古代,有些人虽然觉醒了气血,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在战场无法发挥出杀伤力,甚至会拖后腿。

    这种情况以女性居多,男性也占有一定比例。

    毕竟,战争是一场绞肉的残酷过程,女性力量天生弱势,并且因为遗传性格原因,死伤太重。

    最终,一个惊才绝艳的女武者诞生。

    她苦心研究气血的使用方法,剑走偏峰,最后终于是创造出了增幅系。

    增幅的作用,只有三个。

    力量。

    防御。

    速度。

    在最初的时候,增幅系的增幅战法,还会给被增幅的武者,造成一些副作用。

    比如增幅过力量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那时候的增幅,类似于透支被增幅者的潜能。

    其实在最开始,增幅武者并没有很受欢迎。

    强大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增幅结束之后的虚弱,令不少武者命丧战场。

    有一段时间,增幅战法被禁止修炼。

    但后来又有人坚持不懈的研究,终于创造出了三部大成之作。

    终极战法,不需要付出代价,就可以提供增幅。

    从那之后的200年,增幅系武者才终于流传下来。

    而增幅系流传下来的战法,也一直只有这三部。

    但其实这三部战法,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它们成了卓越战法,只能用一对一的气血烙印去传承。

    卓越战法对学习者的资质,有着极高的要求,黄金骨象已经是最低标准。

    再加上最近几十年,因为地球各种战法百花齐放,地球武者逐渐占据了湿境的主动权,武者更倾向于建功立业,哪怕是适合女武者的战法也层出不穷。

    所以,选择增幅系的武者,日渐减少,这是必然趋势。

    最终,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放眼神州,增幅武者估计都找不出来1000人。

    而且这些人中,还有一些和苏越的想法一样……增幅自己。

    至于群体增幅。

    资料里也有些介绍,先辈们也无数次研究过。

    但可惜,一直没有任何进展。

    甚至有人断言,增幅系根本不可能群体增幅。

    而像游戏里恢复血量,恢复气血值什么的,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力量。

    防御。

    速度。

    只有这三项。

    “原来整个系,只有这三部战法。这样也简单,不管了,明天先去学一部!”

    苏越点点头,放下手机。

    可能再过几十年,增幅系也就真的绝种了。

    苏越买宿舍花光了所有学分,所以无法上复灵山,他只能在宿舍修炼。

    这时候,就显示出了一次投资,长期受益的好处。

    虽然灵气可能还不到修炼室的一半,但总比没有强。

    ……

    深夜。

    杜惊书回到杜家。

    他既然已经选择了三班,就根本没指望这个导师。

    当天请假,晚上已经在杜家。

    “听说你输的很惨。”

    爷爷坐在沙发上,杜惊书在门口跪着。

    他恨透了苏越。

    回家都要战战兢兢,杜惊书有一种被厄运扼住喉咙的感觉。

    “爷爷,我一定会努力修炼,一定会亲手打败苏越。

    “一雪前耻。”

    杜惊书咬牙切齿。

    苏越。

    自己和这个人,不共戴天。

    “错了。

    “杜惊书,你错了。”

    爷爷突然摇摇头。

    “错了?”

    杜惊书抬头,满头雾水。

    “你输给了苏越没错,但却找错了敌人。”

    爷爷又说道。

    “是苏越三番五次欺辱我,我一心要战败他,又怎么可能找错人。

    “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孙儿必然是这一届的最强者。

    “他欺人太甚。”

    杜惊书狠狠捏着拳头。

    “想要赢了苏越,有很多办法,一直纠结着打败他,是鼠目寸光。

    “你是人族武者,你的敌人是湿境异族。

    “想要打败苏越,就去湿境建功立业。

    “等你突破到宗师,成为一军少将,他还是个四品武者的时候,胜负其实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那时候弱小的他,连仰望你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你的敌人是你自己,是湿境的异族,从来都不是苏越。

    “从一开始,你就找错了敌人。

    “仅仅打败一个苏越,又能有什么意义?在我们杜家看来,他又算什么东西?”

    爷爷语重心长的看着杜惊书。

    “爷爷,我……我明白了。”

    杜惊书点点头。

    他能在开学就二品中阶,所以并不是蠢货,相反,杜惊书悟性其实极强。

    他最大的悲哀,仅仅是遭遇了苏越这个怪胎而已。

    经过爷爷的点醒之后,杜惊书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原来一切根源,根本就不是苏越太强。

    只不过,是自己太弱而已。

    如果自己能早点突破到三品,他苏越又凭什么能战胜自己。

    一次的失败,也算不了什么。

    我背后有资本雄厚的杜家。

    你苏越孤身一人,又能走多远。

    武道修炼,是一个向上攀岩的过程,随便哪个环节出问题,你的下场就是止步不前。

    “爷爷,我想下湿境,我想在大一之前……突破到三品。”

    杜惊书咬着牙。

    他已经下定决心。

    “好!”

    爷爷也没有多说什么。

    苏越这个人的出现,也不是什么坏事。

    杜惊书还小。

    有些道理明白的越早,对未来成长才会越有利。

    ……

    翌日清晨。

    苏越大清早到了司马玲玲的别墅。

    “想好学哪种了吗?

    “其实我看过你新生大会的表现,我觉得你刀法虽然可以群攻,但攻击力还有些不足。

    “你们这些热血青年,一定想选择攻击增幅,对吧。”

    司马玲玲笑道。

    这也是大部分人的选择。

    攻击力是首要增幅的项目。

    “作为一个冲杀在湿境一线的武者,攻击力当然最重要。

    “所以,我选择防御系……我觉得命更重要,哈哈。”

    苏越昨天就有了决定。

    攻击力。

    速度。

    都很重要。

    但这些和自己的命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

    还是自己的命最重要。

    “你……好吧。

    “这一点,你和你爸不怎么一样。”

    司马玲玲看着苏越,最终叹了口气。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越竟然还有个怕死的性格。

    当年的苏青封,那可是哪里水深,他往哪里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活腻了。

    “谢谢老师。”

    苏越道谢。

    之后,司马玲玲运转她的气血,开始给苏越传承。

    传承的方式,和养老院的老人们,其实也殊途同归。

    但气血烙印的速度,则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慢。

    太慢了。

    虽说增幅系没有苏越的诅咒疼,但毕竟是别人的气血在折磨自己,总归是很痛苦。

    苏越也是疯了。

    怪不得没有人选择增幅系。

    学习个战法,还要被这样没完没了的折磨。

    根本就是钝刀子割肉。

    “苏越,如果实在太痛,你说出来,我们可以停下来,让你休息一会。”

    司马玲玲提醒道。

    “咦……还能中途休息?”

    苏越一愣。

    “当然。

    “气血传承,需要差不过五个小时时间,像你们这些一品武者,最多坚持半个小时,如果不休息,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传承类的战法,一般中途都可以休息。我催动气血的作用,就是在你体内打下烙印,中途停一下,烙印也不会消失。”

    司马玲玲道。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

    苏越点点头。

    自己又孤陋寡闻了。

    “切记,如果痛到受不了,千万不要逞强。”

    司马玲玲又交代了一句。

    她双掌捏着苏越的肩膀,气血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去。

    半个小时后。

    “苏越,你还能扛得住吗?如果能坚持,就尽量坚持,断断续续的次数太多,对你以后的掌握会有障碍。”

    司马玲玲估计了一下时间,连忙提醒道。

    “导师,继续吧。”

    苏越点点头。

    经历过风雨,这点痛,算什么。

    一个小时后。

    “苏越,还能坚持吗?”

    司马玲玲有些佩服苏越。

    这小子眉头都不皱,果然是可造之材。

    “导师,请继续。”

    苏越面无表情。

    经历的痛苦多了,自己都有点皮糟肉厚。

    我是不是个坦克?

    两个小时后。

    “苏越,你还能行吗?千万不要逞强,如果坚持不住,可以休息一下。”

    司马玲玲浑身是汗。

    她觉得苏越扛不住了。

    “导师,我没事,请继续。”

    然而。

    苏越还是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这才哪到哪。

    距离我极限还早着呢。

    司马玲玲有些震撼。

    第第三个小时后。

    “苏越,你真的不需要休息吗?如果你太逞强,会造成精神奔溃。”

    司马玲玲手臂都在颤抖。

    你这个小子,为什么还不休息。

    “导师,我还可以坚持,请继续。”

    然而,苏越的话,让司马玲玲差点崩溃。

    这还是个人吗?

    第四个小时。

    “苏越,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必须要休息了,否则你会崩溃。”

    司马玲玲说话的时候,言语都有些颤抖。

    “导师,我有钢铁一样的意志,请继续。”

    苏越凝神静气。

    他的目标,是一口气彻底学会。

    没必要休息。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爱面子,但也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要因为面子去逞强,我再警告你,很危险。”

    司马玲玲语气都有些急。

    现在的年轻人,装比都不要命的吗。

    四个小时了啊。

    你钢铁一般的意志,在这给我开玩笑呢?

    “导师,我有分寸。”

    苏越深吸一口气,言语凝重。

    “不行,我得休息了,我从来没有坚持过这么久,我有点疲倦。”

    然而。

    这一次是司马玲玲率先崩溃。

    你小子不知道体谅导师吗?

    我用气血给你打烙印,很耗费心神,再坚持下去,就该成神经病了。

    而且你小子就没有痛觉神经?

    她也带过好几届学生,从来都没有人能坚持两个小时。

    你小子是逆天了。

    好,你赢了。

    我认输。

    我这个导师认输。

    “啊,不好意思,导师,抱歉。”

    苏越回过神起来,连忙道歉。

    他忘了司马玲玲只是个五品的武者,按照世俗的评价,增幅武者和气血武者一样,意志力并不算很强。

    “我休息五分钟,去喝杯咖啡,提提神。”

    司马玲玲摆摆手。

    给这种学生传承,太痛苦。

    五分钟后。

    传承继续。

    这一次,司马玲玲也知道了苏越的水准,她便懒得再提醒什么。

    一路畅通。

    最终,苏越终于完成了增幅战法的传承。

    “苏越,我再给你讲解一下。

    “防御增幅的范围,是以你感觉到对方的气血为界限,所以增幅距离很尴尬,差不多也就十几米。

    “而增幅加持之后,会在被增幅者体表,形成一层很薄的防御屏障,大概是被增幅者20%-30%的气血强度,被增幅者气血越强,护盾也就越坚固。

    “而且这护盾有时间限制,最多十分钟就没了。

    “每次施展增幅战法,会消耗你体内20%的气血。”

    司马玲玲端着咖啡,详细的解释道。

    “嗯,明白。”

    苏越点点头。

    这简直和诅咒痛击异曲同工。

    都是按照百分比来消耗我的气血。

    而这两种战法,也走了两个极端。

    诅咒战法,是让对方瞬间剧痛。

    防御战法,则是让对方增加一个强力护盾。

    “导师,咱们增幅系,真的没有瞬间恢复气血的战法吗?”

    苏越又不死心的问道。

    他目前最大的短板,就是气血储量太稀薄。

    虽然掌握着不少强大战法,但都特别消耗气血,总不能一直用强辐针吧,那玩意都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万一损耗了我的肾气,结婚以后可咋办。

    况且太疼了。

    “这个真没有,但你修炼了月冥真典,气血恢复的速度应该不算慢,听说你打通了40个气穴,很厉害了。”

    司马玲玲道。

    按照她们这些普通的增幅武者来计算,直接给五个武者增幅之后,再服用气血丹,加上气穴回复的气血,差不多在战场也能维持平衡。

    而苏越有40个气穴,再服用气血丹,他的气血恢复量很恐怖的。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

    苏越点点头。

    没有回蓝的技能,那就算了。

    自己已经打通了70个气穴,理论上恢复气血的速度,要比别人快一倍还多。

    应该不会太容易枯竭。

    实在不行,也只能强辐针伺候了。

    “苏越,你回去慢慢研究气血烙印的脉络,一般的学生,大概需要一个月时间熟悉,一个月时间修炼,第三个月,才可以娴熟的施展出来。

    “老师看好你,希望你两个月就能熟悉。

    “咱们争取半年内,帮你学完增幅系课程,之后你就可以在武大网领任务,赶紧修炼吧。”

    司马玲玲叮嘱道。

    “两个月?”

    苏越一愣。

    “怎么……有些仓促吗?

    “也对,你应该是第一次接触卓越战法,所以不知道其中的繁琐,两个月可能有些为难你。

    “这样吧,你尽量给自己将目标定在70天,毕竟,你比别人强很多……你……”

    司马玲玲还在给苏越鼓舞打气。

    可再一看,自己的身上,赫然是多出了一层防御光盾。

    她错愕的抬头,目光直视着苏越。

    果然,这家伙抬起一只手,刚刚才结束了施展战法的动作。

    成功了。

    这……竟然就成功了。

    司马玲玲脸色僵硬,苏越身体里刚刚才有烙印,怎么会成功的这么快。

    简直难以置信。

    “导师,运气而已,我回去再好好熟悉熟悉。”

    苏越腼腆的笑了笑。

    咱的悟性,和一般人不一样。

    “好吧,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如果给自己增幅20%的防御盾,有时候也有很有效。

    “我有点疲倦,先休息一会。一个月后,你再来找我,这个月我没办法再驱动气血了。”

    司马玲玲说道。

    “嗯,谢谢导师。”

    苏越连忙致谢。

    等苏越离开之后,司马玲玲躺在沙发上。

    她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现在的年轻人,都已经这么强了吗?

    难道我传承的是假卓越战法?

    没道理,能理解的那么快啊。

    司马玲玲当年也是个天才,她都理解了接近两个月。

    现在的年轻人,让人越来越看不透了。

    ……

    宿舍。

    苏越趁热打铁,一遍又一遍的在体内模拟防御增幅的气血运行轨迹。

    虽然在司马玲玲那成功施展出来,但并不算熟练。

    但只要巩固一下,便也差不多了。

    如果没有掌握诅咒痛击,苏越或许还需要去熟练几天。

    但诅咒痛击已经让他对卓越战法不再陌生,所以才能娴熟的施展出来。

    轻车熟路。

    嗡嗡嗡!

    这时候,苏越的手机震动。

    是一条陌生短信。

    ‘太久街,街尾咖啡馆,右侧第三桌。’

    短信没有太多的废话。

    是震秦军团的人。

    “看来,李星佩已经将我的资料,递交给了震秦军团,这是要来面试我。

    “咖啡馆面试,够抠门的。”

    苏越摇摇头。

    他随便披了件衣服,将所有东西留在宿舍,就朝着咖啡馆走去。

    什么都没带,只有身上的衣服。

    这也是要求。

    “苏越同学你好,我是你的接引人。”

    苏越来到咖啡馆。

    桌子后面的人很普通,一品武者,死在湿境都不一定有人能注意到的那种。

    “你好。”

    苏越点点头。

    “您是军部特别派遣的人员,只要您同意,就可以直接前往培训基地,所以手续并不复杂。”

    中年人替苏越叫了一杯咖啡,随后说道。

    “我具体要干什么?”

    苏越问道。

    “这是机密,我不知道,我的任务,是将您领到培训基地。”

    中年人苦笑。

    “明白了。”

    苏越点点头。

    “卧底任务会有生命危险,您确定想好了吗?

    “您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如果一旦踏入培训基地,您的身份,便是一名卧底,到时候就不可以再反悔。

    “如果因为您的反悔,从而影响卧底行动进行,我们可能会……抹杀你。”

    中年人虽然保持着微笑,但他眼里的寒光却想一柄匕首。

    卧底行动。

    涉及到的东西太多,军部不会允许被一个人破坏。

    必要的抹杀,他们不会手软。

    “我懂,不后悔。”

    苏越点点头。

    这一步走出去,自己就踏上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灰色地带。

    假如自己死了,可能会被军部编成一个烈士殉职的故事。

    但如果任务成功,自己就有机会救戴岳归。

    还有可能拿军部勋章。

    一场豪赌。

    苏越一定要积攒勋章,救苏青封,不惜一切代价。

    “好,从现在开始,军部会协同西武,全力配合你消失的理由,这一点不需要担心,军部会处理好。”

    中年人说道。

    “那咱们现在就走?”

    苏越一愣。

    “跟我去趟卫生间。”

    中年人起身。

    苏越也跟着站起来。

    他四下打量了一下。

    妙啊。

    他俩喝咖啡的地方,正处于监控死角。

    厕所里。

    中年人给了苏越一张伪装面具,还吃下一颗变声糖。

    这个面具并不高明,将自己伪装成了猪八戒的样子。

    苏越心里一阵不满。

    这应该是苏健军的偶像。

    根据中年人所说,他们先要去基地,要学习一些基本的伪装能力。

    等真正要混入阳向教的时候,还要进行更大幅度的改头换面。

    你用伪装成猪八戒去阳向教,纯粹是脑残行为。

    现在的面具,只是为了防止别基地里的同行认出来。

    这一次要派遣不少间谍。

    为了彼此的安全,所以他们变声,改变容貌,这样就算自己人都不会认出来。

    “还蛮谨慎的。”

    吃下变声糖之后,苏越再开口,已经成了和太监一样的公鸭嗓。

    “我不喜欢这个声音。”

    苏越表示抗议。

    “这只是去基地的暂时伪装,等任务开启,你会被彻底伪装成另外一个人。”

    中年人打开厕所后门。

    苏越刚出门,就有一辆黑车面包车等着他们。

    经历着这些画面,苏越总有一种自己被绑架了的错觉。

    “苏越,听说您说青王的儿子?”

    车上,中年人和苏越闲聊。

    车内黑漆漆一片,苏越都不知道在朝着什么方向行驶。

    “咦,你也知道我爸?”

    苏越一愣。

    看来自己老爸的名声,还真是可怕。

    “不知道。

    “上头让我和你接触的时候,先夸一句您父亲,可我给忘了,现在补充一下。”

    中年人的老实,令苏越咬牙切齿。

    这种话,藏在肚子里不行吗?

    非要说出来。

    “你不下湿境吗?连青王都不知道?”

    俗语不甘心,又提醒了一下。

    “抱歉,震秦军团不下湿境。”

    中年人摇摇头,还是一脸老实。

    “兄弟,你这么耿直,怎么混到震秦军团的。”

    苏越气的头晕。

    “就是因为我耿直,所以我牢靠。”

    中年人又笑道。

    ……

    南武。

    周云粲在绕天山奔袭了一夜。

    绕天山。

    是南武用来修炼速度的地方,这是一座天然的磁场山脉,重力是其他地方的三倍。

    南武精通速度系,周云粲天赋高,最终被一班导师选中。

    这次周云粲要去当间谍,他的导师心里有也清楚。

    但导师没有阻拦周云粲。

    这个学生有赤子之心,是个可造之材。

    最终,导师不惜下血本,给周云粲传授了一部卓越战法。

    这是一部极限的奔袭战法,可日行千里。

    但代价是气血会燃烧五脏六武,奔袭完千里之后,身体里会承受很重的内伤。

    这次去卧底,情况特殊。

    虽然周云粲强行施展焚血奇袭会有风险,但在极限的状态下,这也是保命的办法。

    “周云粲虽然资质不是顶尖,但胜在勤奋,其实也是个不错的苗子。”

    望着周云粲在绕天山狂奔到吐血,导师也由衷的感慨。

    “但愿,这一次可以卧底成功。”

    在导师身旁,是个军装中年人。

    “但愿吧。”

    导师点点头。

    这时候,周云粲从山上下来。

    “周云粲,你离校的手续已经办妥,任何人都不会怀疑。

    “一路顺风。”

    导师拍拍周云粲肩膀,将他交给军官。

    “导师放心,我一定能活着回来。”

    周云粲用力点点头。

    随后,他跟着军官离开。

    “为了潜能班导师,能豁出命的学生,有什么理由不去培养呢?”

    望着周云粲远远离去的背后,南武导师点点头。

    车上。

    周云粲戴上了钢铁侠的面具伪装。

    ……

    宏园市。

    王路峰不断挥斩着手里的刀刃。

    三刀流,已经炉火纯青。

    老爸。

    你的遗憾,你儿子来弥补。

    这批被俘虏的武者,我王路峰一定想办法救回来。

    四刀流。

    暗斩。

    唰!

    王路峰三道刀芒刚刚落下,赫然又斩出一道暗刃。

    这就是他师傅所传授的战法。

    三刀流之暗斩。

    除了表面上的三刀外,在暗中还隐藏着一刀。

    嗡嗡嗡!

    王路峰的手机响起。

    时间到了。

    他丢下刀,轻车熟路的上了一辆侦捕局的车。

    这辆车行驶的方向,在震秦军团大院。

    车上。

    王路峰戴上了一个美羊羊的头套。

    “我可以换个面具吗?”

    王路峰表示抗议。

    你给我个喜洋洋的面具也行啊。

    “不好意思啊,随便拿了一个,您先凑合着用呗,反正就培训不到一天时间,再说别人也不认识您。”

    震秦军团的军官正色道。

    王路峰只能无奈接受。

    ……

    求推荐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