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斗破之斗罗仙帝〕〔魔中仙之我的道姑〕〔生死禁主〕〔海贼之文斯莫克家〕〔第七王权〕〔打造诸天万界〕〔开天录〕〔你是我藏不住的甜〕〔重生为王〕〔盛世娇宠:这个娘〕〔农家小甜妻:腹黑〕〔重回99年〕〔最佳上门女婿〕〔踏天龙皇〕〔千千世〕〔快穿攻略:黑化BO〕〔神级兵王混花都〕〔麻衣相师〕〔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44章 扫厕僧王路峰
    苏越很顺利的被带到一间被小诊所里。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震秦军团说的没错,在前往阳向教的路上,会给你服用一种暂时性失明的药。

    接引人和苏越说的很清楚,这种药不会有后遗症。

    但苏越无所谓。

    他相信震秦军团的抗体血清。

    充斥着各种古怪臭味的诊所里,苏越服下了失明药。

    果然。

    眼前一黑,再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苏越尝试将气血涌动到眼眶,可惜没有任何作用。

    “你们这一批教徒,以后是阳向教在都市的使者,也是阳向教重点培养的中层管理人员。

    “放心吧,这药不会让你们受伤。

    “现在,我带你去见咱们阳向教的香主,由他带领你进去训练基地。”

    接引人道。

    “嗯!”

    苏越皱着眉,点点头。

    他表现出了应有的忐忑与强行镇定的模样。

    中层管理人员?

    现在这都什么世道,连邪教都喜欢给人描绘未来蓝图,空画大饼,不会要我996工作吧。

    不参加996,就不是你兄弟,太可怕了。

    由于黑着眼,所以苏越对气味开始感敏。

    他被带着离开小诊所,然后上了一辆车。

    军部说的没错。

    这辆车上,有一种很刺鼻的焚香,几秒钟时间,苏越就丧失了对其他味觉的判断。

    之后,苏越昏昏沉沉。

    这是一辆面包车,沿途停下很多次,也上来几个人,他们的气息很凌乱。

    苏越猜测,这些人和自己一样,同样是被接往阳向教的邪徒。

    不知道周云粲和王路峰在不在车上。

    麻痹。

    阳向教这帮人,还真谨慎。

    丧失了视力,简直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

    差不多一天时间。

    苏越突然一皱眉。

    面包车走了很远的距离,而且行驶的路途不再平摊,反而是开始颠簸。

    终于,车停下来。

    “好了,接下来咱们要步行一段时间,所有人下车。”

    在邪徒的搀扶下,苏越等人陆续下车。

    脚底是湿润的泥土,黏糊糊,大概是腐烂树叶和淤泥的混合物。

    空气清晰,能闻到大自然的味道。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不绝于耳。

    很明显,这是在丛林。

    而且是在距离城市比较远的丛林,这种原始的味道,和城市周边的小树林,味道不一样。

    “香主,我们来树林里干什么?当野人吗?”

    这时候,有个人粗声愣气的问道。

    “别废话。”

    香主一声呵斥。

    顿时间,有些喧嚣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配合着原始丛林空旷的寂静,令人有一种莫名的心慌。

    苏越心跳也开始加速。

    他突然联想到一些画面。

    如果这里开始下一场绵绵不断的小雨,气温再低10°,再加持一些灵气波动,这……不就是湿境吗。

    稀稀拉拉。

    凌乱的脚步声,开始在丛林里前行。

    香主拉直了一根绳子,这些新教徒抓着绳子,就这样在丛林里跌跌撞撞的行走着。

    苏越甚至能听到大树被剧烈摇晃的声音。

    该死。

    阳向教能作恶这么多年,果然有些原因。

    这群狡猾的教徒,不断摇晃树叶,应该是要用树叶来掩盖众人走过的痕迹。

    丛林本来就广袤,三五片树叶,就可以覆盖一个脚印。

    在原始丛林,最不缺的就是树叶。

    ……

    走了差不多半天时间。

    众人终于停下。

    到了这时候,苏越也已经晕头转向。

    别说蒙着眼,哪怕是睁着眼,他觉得自己都找不到任何方向。

    在丛林里,如果没有设备锁定方向,任何人都会很快迷路,毕竟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场景。

    但稍微强一些的武者,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比如苏越,枯步双响之后,就可以跳的很高,直接俯瞰丛林全貌。

    如果是四五品的武者,可以直接踩着树梢行走,不可能迷路。

    至于宗师,那更简单。

    ……

    “说实话,我很嫉妒诸位的运气。

    “近几年震秦军团不断打击阳向教,使得阳向教成员损失惨重,而你们这一批,是要被神教大力培养,以后都是管理人员。

    “我不是在忽悠各位,你们真是运气最好的一批。”

    众人停下身形,几个带路的香主不断感慨。

    苏越皱着眉。

    听他们的语气,还真的不是敷衍,他能听到很明显的酸味。

    这家伙却是是在嫉妒这群人。

    “香主,阳向教的训练基地,不会就在这鬼地方吧?

    “当初你们的承诺,是帮助我突破到三品,然后帮我复仇,我在这树林里,报什么仇?”

    终于,有个中年人忍不住问道。

    长时间的行走,可能已经磨灭了他的耐心,所以语气有些不善。

    “哼,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

    “闭嘴!这位兄弟,我给你解释一下,咱们的训练基地,不在这里,咱们要等堂主来。”

    一个香主怒骂。

    而领头的香主直接打断,然后,他又和蔼的对中年人解释道。

    真的是够耐心。

    “哼,什么堂主,香主,演电影呢?有没有陈近南,有没有韦香主,我要丹药,我要突破三品。”

    中年人明显暴脾气。

    “稍安勿躁!

    “算算时间,堂主快到了。”

    香主强忍着心里的愤怒。

    一起来接引的几个香主,早已经怒不可遏。

    一群刚来的新教徒,这么狂。

    但他们也没办法。

    这次堂主特别交代,这群人是神使亲自点名要培养,任何人不得怠慢,否则教规伺候。

    他们不过是接引一下,以后也不打交道,忍一时风平浪静。

    苏越皱着眉。

    果然,看来自己这群人,阳向教确实很需要。

    都这样没礼貌,香主还和颜悦色。

    厉害。

    难不成我还要在阳向教当个官?

    堂主!

    香主!

    我会不会成为舵主。

    总舵主……苏越。

    厉害了。

    嗯?

    有强者!

    突然,苏越眼皮一跳。

    他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气息,起码有四品的实力。

    不对劲啊。

    这个四品,从哪来的?

    哪怕你速度再快,也会有一个由远及近的过程。

    可你突然就出现这里,是什么情况?

    瞬移?

    还是绝对的气息隐匿?

    没必要吧。

    我们都要加入阳向教,你有必要隐匿?

    苏越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寂静!

    可能是因为有强者到来,凌乱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诸位久等了,我是阳向教堂主,你们可以称呼我玉先生。”

    宁玉涛从一道无形的波纹中走出来。

    他戴着一个纯黑色的狐狸面具,只有两颗眼珠子漏出来。

    折叠之门。

    真的是神奇,异族如此神秘莫测,地球武者又能抵抗到何时?

    宁玉涛不理解,为什么地球武者这么喜欢抵抗。

    大家和解。

    异族可以来地球生活,而地球武者也可以去湿境修炼。

    多么和谐。

    可惜,愚昧的地球武者,根本就不懂和谐相处才是王道。

    和平,才能共赢啊。

    “拜见玉先生。”

    顿时间,香主们连忙说道。

    这群暂时瞎了眼的武者,也乱七八糟的抱拳一拜,他们方向也不对,有些人背对着宁玉涛,朝着空气打招呼。

    “好了,大家抓住绳子,跟我去基地。”

    宁玉涛没有废话。

    在他的指示下,一个香主拿着绳子的一端,直接朝着一颗树撞去。

    没有声音。

    大树面前的空气,就如水波一样扭曲了一下,率先走过去的堂主,就失去了一切气息。

    宁玉涛就站在折叠之门的门口。

    这一次,他要将折叠之门拿走。

    就在第一个堂主消失后,苏越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卧槽。

    消失了。

    一个二品武者的气息,莫名其妙就消失了。

    由于眼睛看不到,苏越一直用气血感知着六个香主的气息。

    可就在刚才,其中那个牵绳子的,直接消失。

    脚步声消失,气味消失,气血波动消失。

    他整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候,绳子开始向前伸展。

    苏越他们握着绳子,也鱼贯前行。

    而苏越已经被震撼到有些僵硬。

    消失了。

    该死。

    很多的一品武者气息,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了。

    这简直有些玄幻。

    太可怕了。

    不会有传送阵吧。

    这群人,被传送到湿境了?

    终于轮到了苏越。

    他和宁玉涛错身的时候,鼻子一耸,竟然闻到了一股女人的香水味。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不对啊。

    他们目前位置,绝对在丛林的深处。

    你哪怕就是个宗师,一路风驰电掣的赶来,香水味也该被吹淡一些了。

    这么浓郁,绝对不正常。

    可不管正常不正常,终于轮到了苏越撞树。

    他也直接穿越了折叠之门。

    卧槽!

    一秒之后,苏越陷入了这辈子最震撼的场景中。

    没错。

    脚底的泥泞消失了。

    充斥在鼻腔的原始味道,也消失了。

    地面是比较粗糙的水泥,空气中的味道有些复杂,类似于楼梯间的地下室的那种潮湿。

    对!

    苏越想起来了。

    当日粉椒筹划层岩市的购物中心,廖平所在的地下室,就是这种味道。

    命绳。

    对!

    就是命绳的味道。

    这里有阳向族出没过。

    不光苏越震撼。

    其余人更是骚动不安,有些人已经被吓的够呛,还有些人在求救。

    这特么是到了什么地方。

    怎么突然就没有了丛林的味道,失明的状态下,会将人的恐惧放大几十倍。

    有些武者甚至被吓的哭出声来。

    会不会阳向教想解剖我?

    都怪自己利欲熏心,阳向教简直太可怕了。

    王路峰暴露了富二代的本性。

    他故意演的十分暴躁,和无头苍蝇一样,似乎要逃跑。

    周云粲表现的也像极了逃犯。

    只要有人触碰到他,他都会下意识拉开安全距离。

    而苏越,也不能发呆。

    他甚至施展出了最常用的搏击技巧,折断了一个暴躁武者的胳膊。

    这本就是搏击者的作风。

    虽然之前的经历很诡异,但苏越他们时刻牢记着,自己是个卧底,要演的彻底。

    ……

    昏暗阴沉的地下室。

    一群瞎子在表演中众生相,看上去又好气又好笑。

    宁玉涛已经归来。

    在他身旁,一个香主拿着这群人的资料。

    宁玉涛也没有说话。

    他就这样看着群人表演,开始核对人员。

    有几个不得志的富二代。

    果然。

    这群人最没出息,嚎啕大哭的,疯狂谩骂的,哭爹喊娘的,简直就是一群垃圾。

    宁玉涛最看不起这群人。

    其中最大一部分,是逃犯。

    果然。

    只要是逃犯,都表现的很冷静,当然,也有些开始恐惧,如惊弓之鸟、

    这都是正常现象。

    还有一些是想通过阳向教变得强大。

    这批人很少,两三个。

    但这两三个人,表现的很暴虐,也很烦躁。

    就比如那个搏击俱乐部的人。

    他心狠手辣,直接折断了别人的胳膊,仅仅是因为别人碰了他一下。

    这种不讲道理的低素质狠货,宁玉涛最为欣赏。

    其他人表现的也没有什么问道。

    这一批新教徒在招募的时候,宁玉涛就小心更小心,被震秦军团混来奸细的可能性极低。

    再配合这群人的表现,应该问题不大。

    “都闭嘴!”

    宁玉涛观察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他将资料扔给香主,随后一声怒斥。

    伴随着令人窒息的气血压迫,这批一品武者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诸位,训练基地到了。

    “你们服下丹药,就可以重现光明,咱们阳向教不会害你们。

    “至于你们刚才经历的事情,是阳向教的无上神通。”

    宁玉涛说话的功夫,众香主已经给众人分发了丹药。

    苏越拿着丹药服下。

    他眼睛一阵模糊后,终于重新光明。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光明。

    这个地方很昏暗,水泥地、水泥墙,头顶有些昏黄的灯,简直就像是在下水道。

    苏越扫视了一圈。

    他看到了王路峰和周云粲伪装的人,当然,也一扫而过,并没有多看。

    “堂主,刚才我们在丛林,怎么一下子就来了这里,难道咱们阳向教还有传送术?”

    一个有些胖的武者说道。

    “哼,阳向教神通广大,各种厉害的神通法术,数不胜数,这传送术只是其中之一。

    “你们都是被阳向教精挑细选的精英,以后必然可以在阳向教的带领下,一飞冲天。”

    漆黑的金属面具,狐狸模样的冷漠线条,再加上改变之后的沙哑声音,使得宁玉涛无比神秘莫测。

    顿时间,全场接近100人,没有一个敢说话。

    苏越观察了一下。

    这是个人族叛徒。

    并不是阳向族,四品实力,很厉害。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忘记自己在城市里的身份和名字,在训练基地,你们只有一个代号。

    “看看你们手里的名牌,代号是几,你们以后的名字就是几。”

    闻言,苏越看了看手心。

    刚才发复明药的时候,香主顺便给众人发了一个金属牌。

    6。

    这是苏越的代号。

    原来这是名字。

    苏越恍然大悟,寓意似乎还不错,666。

    王路峰看了一下,自己是69。

    感觉这个数字,怎么说呢……有些邪恶。

    周云粲是91。

    他脑子一愣:91,周先生?

    ……

    “大家随意坐下吧。

    “新教徒训练,从现在就开始了,你们都是阳向教培养的未来管理人员,所以无需拘束。

    “这三颗气血丹,是补偿一下大家沿途劳累。

    “热水和新衣服已经准备好,一会大家就可以回寝室休息。”

    宁玉涛让众人坐下。

    说实话。

    这批人太诡异,宁玉涛都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十几天后,他们就会和那群被斩首的俘虏,一起死去。

    按照黑臣的意思,这十几天只要让他们心情愉悦,对阳向教有着狂热的崇拜就够了。

    所以,宁玉涛计划轻松一些。

    在宁玉涛身后,那些香主简直要发疯。

    劳资当初入教,又是欺负,又是威胁,混了这么久,还是个小小的香主,说是香主,就是个办事员。

    这一批奇葩的弱鸡,凭什么得到这种待遇。

    但他们也敢怒不敢言。

    宁玉涛是堂主,他的话就是天。

    果然!

    没几分钟,大量的气血丹带到。

    阳向教是真大方,二话不说,每人三颗。

    很多武者眉开眼笑。

    苏越也感慨,阳向教真是财大气粗。

    必须得从源头,将阳向族从湿境往地球运送灵药的路打断,否则这个邪教太有钱,根本就不会消失。

    丹药是真的。

    而且其药效,直逼曾经潘一正给他的军部专供。

    要知道,这群武者都是一品,有些已经40多岁,可想他们以前,过的多么艰苦。

    如果能早接触到这种丹药,也不至于40多岁,才刚刚20卡。

    果然,有些武者对阳向教已经有了归属感。

    很高明的政策。

    在你最虚弱,即将要饿死的时候,给你一碗饭,这就叫一饭之恩。

    “诸位,大家畅所欲言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来阳向教呢?”

    突然,宁玉涛平静的问道。

    他觉得气氛有些凝固,先闲聊几句。

    “来,你先回答吧。”

    宁玉涛随便指着一个一品武者。

    “我灭了一家六口的门,侦捕局将我挂在了重刑逃犯的名单,除了出境,我没有活路,但我没钱出境。”

    这个人面容阴翳,一看就心术不正。

    “你呢?”

    宁玉涛又问一个白白的小胖子。

    众人回头。

    这个人30岁出头,一看就没有受过什么挫折。

    “我爸一点是个武者,死在了湿境,军方给的抚恤费我花完了,然后神州官府小气,就不给了,我要加入阳向教,报复这个没天理的官府。”

    小胖子咬牙切齿。

    “对,神州官府无良,你们加入阳向教就对了,你爸都死了,都不说养你一辈子,这样的官府,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宁玉涛点点头。

    这一下,引起了不少武者的同仇敌忾。

    王路峰甚至还象征性的跟风了几句。

    苏越诧异。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这种奇葩应该安乐算了算了,你挥霍完抚恤金,不说自己赚钱,你怨官府不养你?

    卧槽。

    神逻辑。

    果然,怪不得阳向教偏执残忍,这是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你呢?”

    苏越还在冷着脸思考,

    突然,宁玉涛指着自己。

    是时候表演了。

    苏越也不慌张,他平静的站起身来:

    “我要公平。”

    苏越冷着脸,一副全天下人都欠我钱的表情。

    “公平?”

    宁玉涛一愣。

    “这个时代,太不公平,我要找到公平。”

    苏越深吸一口气。

    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当初九毛博士的一些诡异理论:

    “神州官府是错的,神州牺牲了太多的武者,却在干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我认为,神州应该和湿境谈和,我们需要的是和平,而不是无休止的战争。

    “我认为湿境里的异族,一并一定是邪恶的,他们或许也想和地球武者谈判。

    “我一直在搏击俱乐部玩命,我厌倦了战争,我之所以加入阳向教,是想靠阳向教的力量,来沟通阳向族,同时慢慢感化那些冥顽不灵的掌权者。

    “只有和平,才可以拯救地球。”

    苏越说道热血之处,还有些慷慨激昂。

    如果不是亲自下过湿境,如果不是经历了很多次阳向教的卑劣手段,苏越自己都差点信了。

    果然。

    苏越另辟蹊径的理论,令现场一阵震撼。

    这想法,高瞻远瞩啊。

    简直是伟大的愚蠢。

    虽然你弱小,但想法还很蠢。

    “苏越这家伙,不要脸的功夫渐长!”

    王路峰由衷感慨。

    周云粲也佩服。

    苏越真是什么屁话都敢说。

    和湿境谈和平?

    你地球武者全部自杀了,或许有可能。

    “好!”

    然而,还不等众人嗤笑出来。

    宁玉涛猛地一鼓掌。

    人才啊。

    出现了,终于出现了。

    一个和自己想法不谋而合,一个懂自己思维的人,终于出现了。

    短短几句话,宁玉涛的灵魂都在共鸣。

    神州愚昧的人太多。

    谁能懂我的心思,你们以为我是个贪图利益的邪徒。

    可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内心的宏伟蓝图。

    等地球有朝一日和湿境和平谈判,我们都是先驱者。

    哪怕是宗师又如何?

    你们都是凡夫俗子,你们的思想,永远都拿不到台面。

    狭隘。

    鼠目寸光。

    苏越一愣。

    卧槽。

    这个铁狐狸堂主,反应太激烈了吧。

    我胡诌的。

    “你叫什么名字?”

    宁玉涛劈头盖脸的问道。

    “6号。”

    苏越连忙说道。

    “嗯,很好,遇事沉稳,是个可造之材。

    “你们这一批人,会选出一个香主来管理,你就来当这个香主。”

    宁玉涛是真的欣赏苏越。

    刚才那一番理论,简直说到了自己心坎里。

    他断定,苏越不可能是间谍。

    震秦军团那帮人,宁玉涛最了解。

    他们什么话都有可能说出来,但唯独不可能说出和平这两个字。

    包括阳向族的神使。

    他们对彼此的仇,已经刻到了骨髓里。

    只有大格局,大眼界的前瞻者,才能懂自己,才敢明白自己。

    知音难觅。

    宁玉涛刚才大声质问苏越的名字,也是要看看他临场反应能力。

    如果他忘不了世俗的名字,就落了下乘。

    可6号反应极快。

    他潜意识就记住了自己的代号。

    这是个干大事的人,和自己一样,一定能有所建树。

    宁玉涛已经决定。

    这个6号,自己要保下来,让他当一个管人的香主,等真正斩首的时候,想办法留下来。

    人才。

    这可是个大格局的人才啊。

    至于这个香主,必须要选出来。

    毕竟,这批人刚刚来基地,如果有一个同行人去管理,会更加容易一些。

    “多谢堂主!”

    苏越点点头。

    我特么果然是个天才。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掩盖不了光辉。

    太优秀。

    我得想办法,压一压自己的锋芒。

    王路峰和周云粲都惊呆了。

    这就当香主了?

    特别是王路峰。

    我特么不服气啊。

    凭什么你苏越当香主。

    对,一定是这家伙互吹乱说的理论。

    不行,我也得表现一波,起码混个副香主,这才够牌面。

    “报告堂主。”

    众人还在议论苏越当香主的事情,这时候,王路峰猛地站起身来。

    “嗯?”

    宁玉涛一愣。

    一看就是个富二代,酒囊饭袋的东西。

    其他人也寂静下来,看着王路峰。

    苏越皱着眉。

    这货站起来,要出什么风头。

    “报告堂主,我也喜欢和平,我觉得神州官府的方向是错的,咱们应该让阳向教和官府谈判,和平共处才是王道。”

    王路峰信誓旦旦的说道。

    哼!

    不就是吹牛逼嘛。

    好像谁不会一样。

    你苏越当堂主,我陆峰大不了当个副堂主,找机会再夺了你的权。

    “嗯,不错。

    “你们这批人,缺少一个扫厕所的志愿者,我看你这么有觉悟,就去扫厕所吧。”

    宁玉涛冷笑。

    他记忆力不错,刚才清楚记得,这个富二代满肚子抱怨,要报复社会。

    你靠小聪明模仿别人?

    果然。

    这群社会蛀虫,就知道偷奸耍滑。

    不要脸。

    宁玉涛平生最恨富二代。

    再看苏越。

    一看就是贫苦人家出生,只有这样,才能有如此大格局。

    你?

    根本就不配!

    “我……”

    王路峰震惊了。

    我特么做错什么了,就要去洗厕所。

    这么多人,就一个厕所,我洗的过来吗。

    “69号,立刻坐下。”

    苏越冷着脸转头,顿时散发出了香主该有的气势。

    其实让王路峰掌握厕所,似乎也不错。

    那一定是个隐秘地方。

    “你……”

    王路峰怒气横生。

    “你敢违背香主的命令吗?”

    苏越寒着脸,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嗯。

    可造之材。

    有领袖气质,虽然表现的有些急功近利,但也正常,以前没有发挥的平台。

    宁玉涛观察着苏越。

    满意啊。

    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间谍。

    如果是震秦军团的间谍,一定会想办法低调。

    这么张狂,必然是郁郁不得志的武者。

    “唉,你模仿苏越干什么,同人不同命。”

    周云粲低着头。

    他替王路峰感到悲哀。

    扫厕所。

    那得多臭啊。

    基地已经成功混进来,苏越还意外当了香主。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探查戴岳归他们的位置,还有,如何能……逃出去。

    传送术。

    简直可怕,我们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如何能将消息传递出去呢。

    周云粲陷入了惆怅。

    宁玉涛下令,让这批人回寝室休息。

    所谓的寝室,就是个很大的集体宿舍,全部都是单人床,好在不是高低床。

    苏越虽然是堂主,但也没有太大优待。

    他在最靠里面的地方,是个双人床,这可能是香主身份的象征。

    至于王路峰。

    去领取扫厕所工具,他这个扫厕僧的名号,应该是去不掉了。

    ……

    求月票,快500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