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重生之归途〕〔重生神医娇妻驭夫〕〔克斯玛帝国〕〔执念成宠〕〔唐残〕〔红尘渡君归〕〔绝望黎明〕〔万古狂尊〕〔全职赘婿〕〔穿越陪都之谍战重〕〔光明行者〕〔八零甜妻开挂了〕〔鬼医袅后〕〔女主是个钱罐子精〕〔别闹,薄先生!〕〔一切从考城隍开始〕〔明朝败家子〕〔大明咸鱼〕〔超牛女婿〕〔特战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47章 混乱的国际格局
    阳昌市铁鹤村铁鹤采矿场(3号质检室)

    江礼市江一街16号石料加工厂(厂长办公室)

    永曲市门河镇塑料厂(食堂后厨)

    石远市污水处理中心(传达室)

    苏越牢牢将这四个地方记在心里,死都不敢忘记。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这四个地方,就是通往辅门的地下室入口。

    阳向教利用投资的产业,可以在厂房内为所欲为,震秦军团就是检查的再严谨,也终究会有遗漏的地方。

    公文包里,再没有什么有效的资料。

    苏越将地图和笔记本完完整整放回去。

    随后,他坐在地上,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

    太可怕。

    太惊人。

    如果阳向教进展顺利的话,等江线丛林的宗师传送到三重门虚空,然后这四个地方同时启动辅门,再配合主门的斩首血祭。

    一切,不堪设想啊。

    但苏越目前唯独不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最可恨的地方,就在这里。

    地图和笔记本,都没有标注主门所在的城市。

    可能,宁玉涛就居住在这里,所以没有标注的意义。

    虽然无法锁定具体是哪座城市,但苏越可以确定,这绝对是神州比较核心的内陆城市,毕竟是在地图靠中部的地方。

    但不在仁青省。

    也不属于四大帝都的任何一个。

    “不行,我得想办法,将这里的消息传递出去。

    “只要我告诉震秦军团这四个地点,他们便可以轻松锁定是哪座城市,到时候可以提前预防。

    “我们也就有救了。”

    赵楚点点头。

    幸亏自己发现的早,如果这一切任由阳向教进行下去,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按照宁玉涛的笔记,阳向族可能会派遣三个宗师到来。

    三个宗师啊。

    一个城市,最多只有一个提督是宗师。

    三个宗师降临,其中一个牵制提督,另外两个大杀特杀,那该是什么炼狱场景。

    关键阳向族的宗师有命绳。

    命绳这玩意,和高手对决的时候,不见得是什么杀招。

    但论杀戮普通人,命绳就是个效率极高的绞肉机。

    可我怎么能将消息传递出去呢。

    苏越被下一个问题,彻底难住。

    逃到外面?

    不可能,这么多邪徒把守门口,苏越可以战败二品武者,也可以在三品武者手下逃命。

    但面对十几个三品,没有丝毫胜算。

    对方的命绳可以结网。

    况且,他根本不知道大门的另一端,会不会有什么人族的邪徒在镇守,强行突围,就是一个死。

    可在这个地下室,又根本没有通讯工具。

    震秦军团也没有接应他们的其他卧底。

    该死。

    走到绝境了。

    距离斩首的日子,只剩下了短短五天。

    哒哒哒!

    突然,苏越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

    该死。

    苏越还没来得及离开,宁玉涛竟然回来了。

    又要浪费酬勤值。

    按照往常的轨迹,宁玉涛不可能这么早回来,苏越原本计划变化成阳向族,再从宁玉涛的办公室出去。

    这样,就没有人能怀疑到自己头上。

    可宁玉涛归来,苏越也只能忍痛损失酬勤值。

    ……

    酬勤值-500

    ……

    简直是割肉一样的疼。

    今天已经损失了4000多酬勤值,这笔买卖绝对赔惨了。

    宁玉涛阴沉着脸走进。

    他第一时间拿起手提包,翻看了一下。

    应该不是发现什么异常,而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

    这时候,宁玉涛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三四个人物武者,应该是香主一类。

    这几个人很面生,苏越以前没见过。

    “你们说震秦军团派遣来三个卧底,到底是哪三个人,我立刻去杀了。”

    宁玉涛阴沉着脸。

    他根本没想到,千小心万小心,这次还是被混进了震秦军团的卧底。

    如果不是情报部门,他还被蒙在鼓里。

    可这一批招募了接近100人,一时间根本无法查明。

    “其实无所谓,就让这些卧底在里面混着吧。

    “黑臣大人的计划,就连我们也不清楚,卧底更什么都不可能查到。

    “这些人混进来的目得,不过是想拯救那些俘虏罢了。

    “我们的密探,会在第一时间,看到卧底传送回秦振军团的消息,你们只需要维持这里的秩序就够了。

    “还有,五天后就要斩首,绝对不可以有纰漏。”

    这几个人虽然是香主级别,但对宁玉涛明显不客气。

    “我明白了。”

    宁玉涛点点头。

    随后,他们又在乱七八糟的闲聊着。

    苏越被震撼到头皮发麻。

    卧槽。

    原来在震秦军团,也有阳向教的奸细。

    真特么是无间道。

    苏越突然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他现在哪怕就是有手机,也不敢将消息传送回震秦军团啊。

    一旦消息在震秦军团走漏,一切就全毁了。

    谁都不能保证,阳向教在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备用的地点去驱动辅门。

    而且他们这群人,必然会更加危险。

    而且看阳向教的密探部门信誓旦旦,明显是吃死了苏越他们传送消息的途径。

    不行。

    绝对不能将消息弄回震秦军团,这是找死行为。

    内忧外患啊!

    苏越看着宁玉涛。

    他瞳孔一缩,突然找到自己联络外界的契机。

    没错。

    在场唯一一个带着通讯设备的人,就是宁玉涛。

    苏越能认识宁玉涛的设备,他在一本科技杂志上看到过。

    无痕通讯器。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无痕通讯器,其实是违禁品。

    无痕通讯器,并不支持语音通话,上面只有一个黑白屏幕,可以利用伪装的基站,发出一条字数有限的短信息。

    而且这种短信息,只可以发送给民用手机上,武道内网根本无法接收。

    接收者可以看到短信内容,而信息来源的号码,却是一推乱码。

    哪怕就是通讯部门,也基本无法锁定着短信是从哪发出来,毕竟这是没有号段的伪装基站。

    在很久之前,这种技术,是骗子发诈骗短信,用来躲避侦捕局的追查。

    最后,阳向教将这种技术发扬光大。

    神州官府想阻止这个伪基站信息,却要付出极为惨重的最终,影响太大,最后也就这样了。

    水至清则无鱼。

    你要拔了这根毒刺,就要割一大块血肉。

    没必要。

    这种技术危害性并不大,一般也就一些骗子,为了躲避追查,发送一些诈骗短信。

    当然,还有无良商业发送垃圾短信,也会为了逃避交话费而使用。

    至于阳向教使用,也没办法。

    你打击了这个办法,他们还会用其他办法沟通,根本无法杜绝。

    最终,这无痕通讯器,就成了阳向教成员联络的主要工具。

    他们有语言密码,没必要知道对方号码。

    只能发短信,没有接收功能。

    发短信者,也不用怕别人知道你是谁。

    由于基站伪装,神州也没办法拦截。

    这通讯器还有短信即发即毁的特质,哪怕无痕通讯器被缴获,侦捕局也查不到任何资料。

    通讯器在发送一条信息之后,直接就会销毁内存,无法保存。

    很玄妙的一个小玩意。

    可苏越犯难了。

    哪怕能盗走宁玉涛的无痕通讯器,可能将短信发送给谁呢?

    民用手机号码。

    苏越脑海里根本就没有记下几个。

    震秦军团的军民双频号码,他现在就根本就不敢发。

    烦!

    苏越根本没想到,当个卧底,会这么麻烦。

    ……

    终于,这些香主离开,宁玉涛去送客。

    他们刚刚走开,苏越立刻切换到阳向族状态。

    他以最快的速度,直接打开门,闪烁到街上。

    还好,没有人发现。

    有个新教徒看到了苏越走出来,但他也没有任何怀疑。

    毕竟,一个阳向族从堂主办公室出来,再正常不过。

    找了个不引起注意的角落,苏越又将身份切换回来。

    之后,他才大摇大摆走在街上。

    在回寝室的路上,苏越还顺手盗窃了不少丹药。

    最近来度假的阳向族多了不少。

    苏越之前还没觉得奇怪。

    但现在仔细一想,便可以理解了。

    折叠之门即将粉碎,以后就再也不可能悠然的来神州度假。

    趁着最后的机会,这些权贵子嗣当年要抓紧时间来玩玩。

    他们必然是从江元国的湿鬼塔,混进了江线丛林。

    该死的阳向族……不得好死。

    ……

    回到寝室。

    苏越照理将丹药给了王路峰和周云粲一部分。

    之前他还记着账,可慢慢就记不清了。

    反正这么多丹药,自己一个人也吃不下,索性做好事了,送了吧。

    他也没有将折叠之门的事情,告诉王路峰和周云粲。

    这俩人也帮不上什么忙,白担心而已。

    苏越交代了一番,让他们务必要尽快突破到二品。

    最坏的结果,就是在斩首的时候,他们扛着戴岳归逃亡。

    到时候,最怕阳向族的宗师降临。

    以阳向教做事的缜密程度,少杀一两个五品武者,一定不会影响到宗师降临,他们一定准备了后路。

    这个隐藏在神州暗处的毒瘤,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

    可用酬勤点:30254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7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179卡

    ……

    草踏马的。

    苏越一声怒骂。

    隐身的这段时间,浪费了劳资7000点酬勤值。

    好不容易在湿境积攒点财产,一会功夫全败完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就是这几天气血值可谓突飞猛进。

    他来阳向教的时候,气血值是143卡。

    可这几天丹药当饭吃,还都是没有一点抗药性的阳向族丹药,在他体内70个气穴的消化下,短短一周时间,苏越气穴暴涨36卡。

    如果是这样算下来,似乎也不算血亏。

    毕竟,要直接增加10卡气血,也得消耗1700酬勤值。

    还算有一点点安慰。

    可就是气血丹吃的有点恶心,吃腻了。

    周云粲和王路峰也有这种感觉。

    王路峰抱怨,因为气血丹占肚子,他连饭都吃不下。

    周云粲提醒他,这是你最巅峰的时候,这辈子不可能再有气血丹当饭吃的时候了。

    这也得感谢你苏越爸爸。

    ……

    时间就这样平静的流逝着。

    不知不觉,又过去两天。

    距离斩首的日子,已经只剩下了三天。

    这三天,苏越老实了很多,他也提醒王路峰和周云粲要保持绝对的低调。

    果然。

    在知道有卧底的情况下,宁玉涛下意识开始调查谁是间谍。

    毕竟被斩首的五品武者只有61人。

    新教徒有接近100。

    死10几个,根本就不重要。

    已经有五六个人直接消失,其实他们并不是卧底,只是行为有些鬼鬼祟祟罢了。

    但宁玉涛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

    只要有一点异常的新教徒,都是消失的命运。

    甚至连苏越,都被宁玉涛叫去办公室,乱七八糟问了数不清的问题。

    宁玉涛特意找来很多俱乐部的奇闻异事,以闲聊的名义,和苏越交谈。

    假如你是专门背诵的资料,很容易漏出马脚。

    也幸亏苏越真正在俱乐部混过,他还主动给宁玉涛讲述俱乐部一些搏击者的苦楚,这种经历并不是背资料能够得到。

    最终,宁玉涛彻底打消了苏越是卧底的念头。

    况且,他总觉得,有这样格局,这样眼界的武者,不可能甘愿当卧底。

    苏越离开宁玉涛的办公室。

    他又一次看到了宁玉涛的那个通讯器。

    专门用来发匿名短信的神器,根本不怕通过号码锁定你的位置,因为没号码。

    没时间了。

    必须得将消息发送出去。

    幸好,无痕通讯器有个最便捷的地方,它类似卡片,实体按键,黑白屏,没有锁键盘的密码。

    因为没必要。

    这只是个单方面的短信发送器,里面没有任何资料,为了使用便捷,根本没必要设定什么锁屏密码,扔街上,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但宁玉涛随身携带,苏越根本就没时间偷。

    必须得仔细合计一下,千万不能鲁莽。

    苏越的机会,只有一次。

    ……

    这段时间,王南国走遍了三个丛林。

    他也在神州的地图上,标注出了三个红点。

    这些红点,都是经过他亲自勘察之后,才最终被标注出来。

    最后,王南国将目光,锁定在了最后一片出现过大量邪徒的丛林。

    江线丛林。

    可惜,江线丛林在江元国的国境内,王南国的身份是侦捕局局长,没办法随意出境。

    他要申请出境,也没有没有什么理由。

    但这难不倒王南国。

    他来到靠近江线丛林的一个城市,这里还在神州的边境线内。

    “老李,滚出来请老子吃饭。”

    王南国打通了一个老同学的电话。

    武大毕业,同学们各奔前程。

    这个老李,是和王南国在湿境里出生入死的伙伴。

    很久没见,王南国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些激动。

    “卧槽,老王,我还以为你死了,哈哈!”

    对面的老李明显也很意外。

    “速度点,滚过来。”

    王南国告诉了对方地址后,便直接挂了电话。

    也就十几分钟,老李已经赶来。

    他是这个城市的侦捕局局长,

    他们那一批同学,大部分都在侦捕局任职,如今过了几十年,也都爬到了局长的位置。

    但可惜,因为资质有限,这批人全部被卡在五品,没有一个能突破到宗师。

    “老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和个骷髅一样。”

    见到王南国之后,老李差点被认出来。

    浑身臭汗的味道,头发白了一半,而且瘦的可怕,一看就是好几天没怎么吃饭。

    “饿死了,先吃饭,边吃边聊。”

    王南国肚子咕噜噜叫。

    “老王,你是不是贪赃枉法,成了逃犯了?让我帮你逃到国外?”

    老李皱着眉。

    前段时间,听老同学说,王南国还是侦捕局局长。

    怎么混成这德行了。

    “滚你的。”

    王南国锤了老李一拳。

    “调查个案子,有些疲惫,快给我准备吃的。”

    王南国上了自己的车。

    “这样啊。”

    老李点点头。

    如果是查案子,这就正常了。

    侦捕局虽然看上去轻松,但真正忙起来的时候,也是个要命的工作,甚至,还有武者猝死的情况发生。

    说出来都是眼泪。

    老李上车,领着王南国的车。

    同时,他预定了酒店。

    老同学来,一定要招待好。

    多少年没见了。

    饭桌上。

    只有老李和王南国两个人。

    王南国简直是风卷残云,一顿疯狂猛吃。

    虽说武者体内有气血运转,可以很长时间不吃饭,但武者也是人,时间太长不吃饭,真的是很饿。

    但指望活生生饿死武者,那也很困难。

    别说一个五品巅峰,哪怕是苏越那种一品,也不会轻易被饿死。

    酒足饭饱。

    王南国开门见山,提起了江线丛林的事情。

    “老王,你还别说,虽然我们侦捕局没办法越过国境线,但我还真的收到一些线报,说在江元国,最近有不少阳向族出没。

    “但这种小国家,你也知道,只有一座湿鬼塔,还得神州的魏远军团去镇压,这些普通的事件,神州不可能和保姆一样管。

    “我们这些边境市的侦捕局,还得天天查询偷渡的阳向教成员,火大的一比。”

    李老无名火起,一顿抱怨。

    王南国没有打断老李,反而是凝重的听着他讲述。

    “不过说起来,最近一段时间,阳向族偷渡边境的事情,发生的特别少,少的让人感觉反常。

    “还有就是在江线丛林,据说进去了不少阳向族成员,可特么的怪了……都消失了。

    “甚至魏远军团还派人探查过一次,但什么都没有找到。

    “说起江元国这种小国家,我就气的肝疼。

    “咱们神州的魏远军团,抛家舍业的去国外镇压湿鬼塔,可将江元国这帮孙子,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反而暗中掩护阳向教的成员来地球。

    “如果不是这些该死的小国家,神州境内,怎么可能有阳向教不断作恶。”

    “草踏马的,猪队友,一辈子扶不起来。”

    老李骂完阳向教,又骂湿境。

    骂完湿境,继续骂江元国,顺便连江元国的军方骂了一遍。

    能看得出来,他对这种小国家,真是恨其不争。

    “唉,这是世界性的难题,五大联盟国都解决不了,咱们这些小人物,也操心不过来。

    “江元国本身就乱,他们的官府近几年也在整改,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王南国安慰了一句。

    其实和边境城市的侦捕局比起来,他们这些内陆城市的侦捕局,真的算幸福了。

    在这里,光是偷渡就够让人头疼。

    “但愿吧,南帝都马上要召开多国会议,神州内阁目前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彻底让洲边的小国家先稳定下来。

    “只要这些小国能安定,神州内部也能松口气,阳向教太可恶,防不胜防。

    “还有更可恶的美坚国,你特么国力雄厚,不去全心全意对抗湿境,反而是喜欢挖神州的墙角,闲的蛋疼。

    “这次多国会议,美坚国也有外交团队参会,我就奇怪了,有没邀请你,哪都有你蹦跶的地方。”

    提起国际格局,老李又是一阵疯狂抱怨。

    王南国也叹息。

    虽说他们影响不到国际格局,但身为神州一份子,总要关心一下这些大事件。

    美坚国。

    五大联盟国之一,在21世纪的科技时代,富的流油,同时也养成了不讲理的霸权性格。

    如今27世纪,神州武道兴盛,百姓自强不息,如今已经是地球第一强国。

    这个曾经的富豪,倒也不至于落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抛开神州,美坚国说第三,谁都不敢坐第二。

    可这个国家,就喜欢没事干争一争。

    神州要朝着小国家征税,美坚国就看不过去,他们也想征税。

    可你美坚国雄霸美欧,征税的国家已经够多了。

    你手又伸不到亚洲。

    假如神州真的放手,让给你美坚国管,到时候,这些小国家的湿鬼塔还是要遭殃。

    要说美坚国也不至于坏到骨头里,可就是爱当大哥,想要重回科技时代的风光。

    没能耐,还事事喜欢插一脚。

    纯粹个搅屎棍。

    神州倒是懒得管这些烂摊子,毕竟神州人也有个臭毛病,喜欢各扫门前雪,关起门来大发财。

    派遣魏远军团远征,时不时还有外国的官府搞乱,都令人头疼,吃力不讨好。

    但国际格局就是这。

    你掌握了制霸全球的武力,就必须要承担这些责任。

    偏偏最可气的,就是这些边境小国家。

    本事没有,但各个都是墙头草。

    今天美坚国承诺个屁,他们闻着也是香的,明天美坚国一脚蹬开,又舔着脸来找神州。

    而且由于贫瘠,官府*严重,时不时勾结阳向族,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

    偏偏神州为了地球的安全,还没办法真的不管。

    这次多国会议,神州官府的态度将强硬起来。

    但民众不抱多大希望,最多震慑一段时间,这些小国家的嘴脸又要暴露出来。

    这就是国际格局。

    乱的一比,还不得不管。

    简直和养狗一样。

    没事干摇摇尾巴,来舔舔你,好像很乖,可时不时还要拆个家,将你气个半死。

    “老李,拜托你一件事情,想办法,帮我打听江线丛林的事情,最好是阳向族出没的最中心地点。

    “我需要最详细的资料。”

    王南国皱着眉,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只有这一件事吗?”

    老李问道。

    “对,只有这一件,画在地图上就可以。”

    王南国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

    “我给你开好了房间,你先休息去,等我消息。”

    老李安顿好之后,便返回侦捕局。

    这也不是什么违规事情,很多单位都知道江线丛林的事情,在江元国更不是什么秘密。

    魏远军团要镇守湿鬼塔,且人手不够,所以没时间去处理阳向教的事情。

    可指望江元国的军方,江线丛林……怎么说呢,和不管一样。

    至于王南国要办什么案子,老李也没有多问。

    大家都是在侦捕局工作。

    在不违反纪律的情况下,能帮就帮。

    但有些事情,都心照不宣的不多问,问了反而会令对方尴尬。

    王南国一个局长,风尘仆仆的自己调查,一定不是小案子。

    老李召集人手,开始找最精确的情报。

    由于地处边境,在江元国,也有不少神州人,这点消息不难打探。

    王南国也真累了。

    他脑袋刚刚沾到枕头,就直接昏睡过去。

    整整睡了一夜,王南国才被手机吵醒。

    是老李的电话。

    “老王,侦捕局出没的地点,已经探查清楚,你就在宾馆等我吧。”

    挂了电话。

    没多久,老李来到宾馆,将一个标注了红点的地图,递给王南国。

    “嗯,老李,多谢了。”

    王南国点点头。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侦捕局,有空哥几个再聚,我还有点急事处理。”

    老李说道。

    “有空再聚。”

    二人使劲握了握手,随后李老离开。

    王南国打开随身携带的神州地图。

    还好。

    江元国紧贴神州边境线,所以江线丛林,在这张地图的范围内。

    王南国沉着脸。

    他仔仔细细,将老李地图上的红点,同样标注在了神州的地图上。

    这时候。

    在神州的东南西北,四个位置,就出现了四个红点。

    “阳向教,你们明明可以在江元国为所欲为,为什么要居心叵测来神州冒险。

    “绝对不正常。”

    王南国找来一支笔,他又用一本书当尺子。

    就这样,他用两条线,将四个红线连成一个x。

    随后,王南国目光锁定在了交叉线的中心店。

    常年办案的直觉,让王南国有一种冲动,他想去这个城市看看的想法。

    凡支市!

    交叉点的城市,是一个叫凡支市的城市。

    王南国没有听说过。

    “小张,帮我查询一下,一个叫凡支市的城市,最近有什么特殊情况?”

    王南国打通宏园市侦捕局电话,他直接让一个队长去查。

    十分钟后,王南国电话响起。

    “报告局长,凡支市没有什么特殊动态,也没有什么重大案件发生。

    “不过在三天后,凡支市的b类武大支武,要举办一场人数众多的武大交流会,去参加的都是b类武大学生。

    “这个交流会,支武已经举办了十年。

    “其余没有任何异常,报告完毕。”

    话落,王南国放下了电话。

    三天后。

    三天后,举办武大交流会。

    可三天后,正是被俘兄弟们被斩首的日子。

    同样,三天后还是多国大会在南帝都召开的日子。

    这……是巧合吗?

    王南国也没什么想法,他直接上车,朝着凡支市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六宫凤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棒打鸳鸯系统〕〔烈火雄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