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日生花〕〔穹顶之上〕〔颤抖吧,渣爹〕〔绝对一番〕〔重回五零当军嫂〕〔大明之雄霸海外〕〔家有悍妻怎么破〕〔将军,孤本红妆〕〔天命不归客〕〔最强逆天神医〕〔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穿到修真界成了种〕〔隐婚100分之重生学〕〔星际超级猎人〕〔霸道鬼夫缠上身〕〔最强仙帝当奶爸〕〔霸刀杀天〕〔林雪薇楚炎〕〔神道帝尊〕〔一胎双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50章 神州人,自强不息,百折不挠
    南都市!

    各国外交使团入座之后,神州也没有宣布开始会议。

    但悬挂在会议大厅最上方,位置最醒目的大屏幕,却在播放着震撼人心的画面。

    全场鸦雀无声,因为画面里的内容太过于沉重。

    没错。

    短短十几个画面,正是各个国家,湿鬼塔被异族冲破的凄惨画面。

    已经不足以用恐怖来形容那些场景。

    简直就是生灵涂炭,尸山血海。

    异族在不惜一切的疯狂杀戮,毫无道理,没有赦免,他们疯狂咀嚼着心脏,疯狂破坏着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

    数不清的家庭支离破碎。

    街道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幼小的孤儿在呼唤亲人,可惜年幼的他们,只能呼唤来凶残的异族。

    一个两三岁的孩童跪在地上,幼小的她,可能在模仿电视里的投降。

    可惜,她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人族,是野兽。

    硕大的会场鸦雀无声。

    不少人哽咽着,抹着眼泪,这简直就是人间惨剧。

    在神州,官府有意识的隐瞒了异族的事情,民众虽然也能猜到什么,但毕竟没有详细的视频来源。

    而在国外,这种事情官府隐瞒不下来。

    没办法。

    因为国外的湿鬼塔,随时可能被异族冲破。

    画面里出现的国家,就是在座这些外交官的祖国,那些被轰破,被屠杀的城市,有些是他们的故乡。

    外交人员要保持镇定,但他们如鲠在喉,使劲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终于!

    画面翻转。

    城市里出现了反抗的武者,出现了官府的军队,也出现了国际救援军,出现了神州的国旗,以及魏军军团的成员。

    幸存的百姓有了希望。

    不少人在异族的屠刀中,得以存活。

    残暴的异族被纷纷斩首,在悍不畏死的地球武者抵抗中,异族死伤惨重,被直接撵回湿鬼塔。

    一场场战争,就这样结束,但这只是一场循环。

    周而复始。

    哗啦啦……哗啦啦……

    哗啦啦……哗啦啦……

    大厅里出现了情不自禁的掌声,虽然这些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但哪怕是重复一遍,也依然令人热血沸腾,令人热泪盈眶。

    在这些画面里,人族能看到漆黑中的烛火,能看到压抑中的希望。

    这就是人族,拥有不屈的战魂人族。

    异族终将被赶回湿境。

    可接下来,是第三幕画面。

    画面中,出现了令人咬牙切齿的画面。

    一些国家的官府,腐朽不堪,甚至有官员和阳向族狼狈为奸,还掩护阳向族从湿鬼塔混入城市。

    这些画面,犹如一根根被烧红的针,直接刺在在场每个人的心里,令人又气又恨,恨不得将这些人碎尸万段。

    勾结异族。

    乃全球第一大罪。

    可在这些小国家,却如此轻松的上演着。

    那些小国家的外交官们,各个低着头。

    神州没有胡编乱造,这些腐朽的情况,确实是自己国家的国情。

    很羞愧。

    也难以启齿。

    为了一己之私,那些没有底线的权贵,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但他们的官府也有些无能为力,毕竟,每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

    不过。

    官府软弱,也确实无能。

    嗡!

    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大屏幕的画面终于不再闪烁。

    定格的画面。

    是一个伪装过的阳向族,他拿着一箱子灵药,正在贿赂一个江元国的官员。

    这应该是一个酒店的包厢。

    这个官员吃的脑满肠肥,脸上带着又卑贱、又谄媚、又贪婪的笑,令人恶心。

    而对面贿赂他的阳向族,却嘲讽着这个官员,眼里全是不屑和冷漠。

    “这个画面,是江元国一个服务员所拍摄。

    “他想暴露官员的丑陋,要让江元国的官府警惕起来,他想要守护自己的城市,守护自己的国家。

    “服务员并不是武者,他没有对抗的力量,但他奋不顾身,将这一切曝光出来。

    “可惜,这个可怜的服务员,不光自己横死,他相依为命的爷爷,同样惨死于恶徒手中。服务员的父亲,是个英勇的工兵,虽然不是武者,但牺牲在湿境。

    “而灭了他满门的人,不是异族,是人族,是江元国那个令人作呕的叛徒。

    “没错,江元国审判了这个叛徒,执行了死刑,但其他败类呢?

    “你们没有继续追查,如果不是服务员曝光,这个禽兽,依然人模狗样,在江元国的各种会议上出现。

    “神州不顾江元国的反对,还是将这个片段播放出来,而这……也就是这次多国会议的主题……叛徒问题。”

    诸国的外交人员纷纷低着头。

    其实不仅是江元国,其他的国家,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

    “如果你们的官府,还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神州无法再继续帮助你们。

    “我们魏远军团的战士,抛家舍业,远征国外,为的是全球百姓的安全,为的是人族平安,而不是这些吸血鬼。

    “神州要你们给出一个解释。”

    神州外交官扔下话筒,言语之凌厉,简直如出鞘之剑。

    最近几年,这些国家的通敌的问题,越演越烈,简直成了阳向族的温床,神州内部都受到了影响。

    继续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哗哗哗哗!

    哗哗哗哗哗哗!

    闪光灯疯狂闪烁,全场记者都在拍摄着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向来不急不躁的神州,这一次言辞会如此激烈。

    战争画面,开门见山,让人们回忆起悲痛。

    抵抗画面,又勾起人们统筹抵抗的战意,点燃了大家心中的希望。

    可随后,令人咬牙切齿的画面,再次将人们心中的愤怒激发到极致。

    地球人,恨异族。

    那是一种对敌人的憎恨,对侵略者的恨,这种恨,不死不休,但仅仅是恨,纯粹的恨。

    恨不得将敌人碎尸万段。

    可这些人族奸细,这帮泯灭了良知的牲畜,简直刷新了人格的底线。

    他们打破了人们对恨的极限。

    不!

    他们根本就不配称之为人。

    寂静的大厅,只有刷刷刷的笔记声,只有闪光灯闪烁的声音。

    各国外交官低头不语。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向神州解释,他们更加不敢让神州撤退魏远军团。

    一旦撤退。

    湿鬼塔必破,到时候异族会铺天盖地杀戮过来。

    在异族眼里,可没有什么权贵和百姓的区分,他们只会最单纯的杀戮。

    “咳,神州官府太严肃了。

    “我们美坚国觉得,像神州这样的超级大国,你们与其去干涉其他国家,还不如让自己更加强大,就如你们神话中的天兵天将一样。假如你们在湿境彻底灭了阳向族的种,这种内外勾结的事情,不就不会发生了吗?

    “如神州这样的超级强国,其实应该有领袖气质,神州已经这么强大,完全有能力为了整个地球,而多做贡献。

    “神州是强大的,强大就要有强大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见多国外交官无人说话。

    这时候,美坚国的外交官,拍了拍话筒,用流利的神州言语说道。

    哗哗哗哗!

    数不清的闪光灯,又一次汇聚在美坚国使团身上。

    而在场每一个神州人都捏着拳头,恨不得一拳轰爆这群人的破嘴。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什么混账言论都能说出来。

    如果神州能彻底灭了阳向族,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简直站着说话不腰疼。

    老子强大,老子承认。

    但强大就活该给别人跑断腿?

    跑腿就算了。

    老子让这些国家的官府,看好自己的畜生,别出来挡路,这也能牵扯到神州干涉其他国家?

    流氓言论。

    而在另一些人眼中,美坚国的发言,其实也很尖锐。

    一瞬间,他们便打破了神州刚刚才树立起的愤怒形象。

    同时,他们还用神州无法彻底剿灭阳向族的事情,冷嘲热讽神州第一大国的地位。

    而小国官府无能不作为的事情,同时也被阳向族转移过去。

    谁都知道,神州只是说一说,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将魏远军团撤回国内。

    这是大国外交的习惯。

    没事找事,神州也干过,常规交锋。

    唾沫也不要钱。

    “我神州的强大,神州官府,神州人民,神州军队的每一位将士,都不会否认。

    “但我神州,向来信奉一句话,‘男儿当自强’,只有自己站起来,才能抵抗外敌,只有自己站起来,自己争气,才能让国家强大。

    “神州虽然很强,但神州也防御着地球最多的湿鬼塔,也牺牲了地球上最多的武者,神州从来都不会轻视湿境种族的可怕,同样,神州随时也会陷入危险。

    “我们不是危言耸听,假如神州同样有危险,魏远军团一定会回来,先守护我神州的百姓。

    “任何国家,都应该让自己强大起来,自己守护自己国家的百姓,而不是拥有指望别人的馈赠。

    “我神州很难理解美坚国的看法,你们为什么会认为,抵抗湿境异族的责任,只在神州一国身上。

    “异族侵略地球的时候,会因为一些国家是弱国,就放弃侵略吗?就放弃杀戮吗?

    “做梦,最先倒霉的,永远是弱者。

    “我想替全球的平民质问美坚国,你们为什么要发表这种言论,这不仅仅是对神州过的傲慢,同时也是对地球上所有人,所有家庭与生命的漠视。

    “请回答。”

    神州国外交官直视着美坚国使团,字字珠玑。

    哗哗哗哗!

    再次迎接着数不清的闪光灯,美坚国外交使团一时间哑口无言。

    他们也没想到,神州外交团队,这么短时间,就找到了自己发言的漏洞,还予以回击。

    而小国家的使团,更是夹在中间难做人。

    神州外交官说的没错。

    是自己的官府不争气,权贵横行,腐朽不堪,根本就无从反驳。

    “神州也曾经经历过低谷,经历过落魄,神州的山河,也曾经被践踏过,但神州百姓傲骨不屈,我们终究重站起来,我们从来不会抱怨命运的不公,从来没有将未来指望给别人。

    “我们在地球生存,有着共同的敌人,神州希望所有人族,所有国家,都能强大起来,这样,我们才能并肩战斗,一起保护我们的人民。”

    外交官继续说道。

    “咦……你们看……屏幕……”

    突然。

    定格着肮脏交易的大屏幕,开始闪烁着雪花。

    这时候并没有引骚乱,可能只是信号问题。

    但下一秒,整个会议室,开始了剧烈的骚乱。

    在大屏幕里,赫然是出现了一个浑身黑袍的阴沉人影。

    “神州官府,各国外交团,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叫黑臣,阳向教一个小小负责人。

    “我给神州准备了一份厚礼,接下来,你们会品尝一顿前所未有的杀戮盛宴。

    “阳向教,公开宣布,对此次行动负责。”

    黑臣阴森森笑着。

    画面出现在一个熙熙攘攘的体育场。

    人们从学校的标识里能认出来,这是支武。

    很明显,支武在举办着什么活动,体育场坐满了人。

    突然。

    天空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黑云。

    在黑云内,三个宗师级别的阳向族,仰天狂笑,他们身后的命绳随风摇摆,看上去犹如数不清的毒蛇。

    会场所有人站起身来。

    该死,支武举办活动,为什么天空会出现阳向族。

    而且还是宗师级的阳向族。

    王野拓也看到了这一切。

    他立刻打开传讯器,询问震秦军团的情报部门。

    “将军,军团已经有人去救援,可惜、可惜……”

    “说!”

    对面结结巴巴,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王野拓焦急呵斥道。

    “可救援人员只要接触到支武的大门,就会直接消失。

    “那些消失的人传回消息,他们竟然出现在了苗边丛林,还有几个,出现了大立丛林,这简直不可思议。”

    对面指挥中心的军官,明显被吓到了。

    这简直是灵异事件。

    该死!

    是折叠之门。

    我知道了,该死的阳向教,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多国大会。

    他们的目标,是这次举办学生大会的支武。

    王野拓统帅震秦军团多年,只是观察了一眼,就判断除了很多事情。

    他又看向屏幕。

    果然。

    在支武附近的的武者,甚至有军人武者,纷纷朝着支武冲去。

    但他们全部消失在了支武大门口。

    救援行动,根本无法进行。

    “部长,需要强行关闭大屏幕吗?网路被入侵,我们需要一点时间修复。”

    这时候,有人向外交部汇报。

    多国会议,支武突然出了这样的大事,而且还是现场直播,这绝对是大事故。

    可能会对神州声望有影响。

    “我们希望神州公开这场直播。”

    美坚国的使团立刻说道。

    “继续播放吧。”

    外交官点点头。

    没办法了。

    事出突然,哪怕神州关闭了会场的屏幕,也不过是掩耳盗铃。

    所有人都可以离开会场,去外面有信号的地方观看。

    还不如大大方方,让所有人看看,神州是如何抵御外侵。

    哪怕是失败,神州也从来不会软弱,更不会逃避。

    ……

    支武地下室。

    轰隆隆!

    无数人紧张的捏着兵刃,终于,地面开始震动。

    羁押着61个俘虏的地面,开始缓缓升起。

    苏越狠狠咽了口唾沫。

    恶战。

    终于要开启。

    也就过了几秒钟时间,刺眼的强光突然降临。

    在地下室待了十几天的新教徒们,重现光明。

    王路峰和周云粲看了眼苏越。

    苏越目无表情,表示再看看情况,先别鲁莽。

    这一次,苏越也终于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是个体育场。

    而且到处都是惊慌的武大学生,在最醒目的地方,写着支武的校名,还有百校联谊的横幅。

    不难判断。

    这是支武的操场,这里正在举办一场武大交流会。

    苏越抬头。

    果然。

    一团漆黑的云团中,三个面目可憎的阳向族宗师,正在俯瞰着下方,他们在不屑的嘲笑着所有人。

    这三个,都是六品的宗师。

    宁玉涛的笔记里有说明,哪怕是血祭过的主门,也最多能承受六品宗师。

    但六品也恐怖啊。

    因为黑云的降临,操场已经一片大乱,由于学生太多,现场显得有些拥挤。

    但宗师毕竟没有下来,人们还能勉强保持一点理智。

    王南国从择兽腰包里,取出侦捕局局长的专属胸章,戴在身上,这是为了避免误伤。

    随后,他又取出了自己的兵刃。

    该死。

    自己判断的没错。

    阳向教果然在这个城市做了手脚。

    三个宗师。

    如果降临下来,该如何恐怖。

    但现在有凡支市侦捕局维持秩序,目前还没有发生大面积的踩踏事件。

    可古怪的是,一些靠近学校门口的学生想逃,可他们明明出了大门,却直接又出现在学校的另一个地点。

    这玄幻的一幕,更加令不少人恐慌,哪怕侦捕局都被吓的够呛。

    吴显伟是凡支市侦捕局局长。

    他现在有一种日了一百条狗的懵逼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空中的三个宗师,是什么回事?

    海市蜃楼?

    可气息很明显啊。

    还有,为什么学校里的人,无法撤离到学校外,反而明明消失,却又直接回来来了。

    还有侦捕局来支援的人,明明看着踏入了学校门,可接下来就消失了。

    学校大门,俨然就是个无形的传送门。

    这也太扯了。

    吴显伟甚至亲自尝试了一次。

    果然。

    他确认自己已经离开学校大门,可再一看,自己还在操场。

    简直和鬼故事一样。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还不等人们从混乱中冷静下来,操场中央的草皮,陡然从两边缓缓打开。

    这时候,一群身穿黑袍的阳向教教徒,缓缓从地面升起来。

    犹如地狱来客。

    在这批教徒的脚下,还整整齐齐,跪着三排血肉模糊的俘虏。

    他们一个个皮包骨头,气若游丝,明显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虐待。

    而且每个人的膝盖下,都有挣扎的血迹,触目惊心。

    这一刻,整个操场陷入了死寂。

    全世界似乎只剩下了隆隆隆的电梯声。

    而悬挂在支武最醒目位置的大屏幕,也从校长演讲,切换成了一个黑袍人的狰狞面容。

    他面露着阴森森的诡笑,犹如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

    咔嚓!

    王南国狠狠一捏拳头,心跳都差点停止。

    是被抓走的兄弟们。

    他认出来了。

    虽然他们一个个瘦皮包骨头,早已经没有了人样子,但王南国还是一眼就扔了出来。

    仁青省的17个兄弟,全部还都活着。

    这一刻,王南国眼眶湿润,他浑身都在颤抖。

    “诸位,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大杀戮的开幕。”

    大屏幕里,黑袍人打了个响指。

    顿时间,又有四个小屏幕,出现在大屏幕里。

    这四个小屏幕内,有四个邪徒,正在念念有词,漆黑房间里,充斥着妖异的光泽,他们在进行着邪恶的祭祀。

    “这场传送,是我阳向族的神器,折叠之门。

    “在这操场,有折叠之门的主门。

    “等那四道辅门祭炼完毕,我阳向族的宗师,便可以从天空降临,到时候,就是大杀戮的开幕。

    “我阳向族,一定会占领这个美丽的世界,你们这群蝼蚁,根本不配拥有这里。

    “至于这些俘虏,我阳向教说要公开斩首,就一定会公开,说到做到……哈哈哈哈……”

    黑袍人狂笑一声。

    这时候,凡支市的提督,也风尘仆仆的赶来。

    可惜。

    他同样步了其余人的后尘,哪怕他是宗师,也依然被直接传送到了丰进丛林。

    四道辅门已经就位。

    整个支武,已经成了一个被隔绝的世界。

    阳向族用事实告诉了所有人。

    任何人,都无法来改变这一切。

    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止大杀戮的启动。

    ……

    南都市,会场一片哗然。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硕大的一个武大,瞬间被笼罩在一道诡异的虚空中,天空还有宗师即将要传送下。

    可偏偏神州的宗师,又根本无法去营救。

    祸不单行。

    在操场的中央,还有一个巨大的露天电梯在冉冉升起,电梯上面,跪着61个被打残的神州武者,还有很多行刑的刽子手教徒。

    这是一幅何等绝望的末世画面。

    那四个正在举行邪恶祭祀的房间,又到底在哪里?

    黑袍人说的很清楚。

    等房间里的祭祀完成,那三个宗师可就要降临了啊。

    这时候人们也都明白过来。

    阳向教屠杀的目标,就是神州武大的学生。

    在会场的武大学生,数以万计。

    万一阳向教邪徒得逞,神州简直要付出血一样的代价。

    一些人想的更深。

    如果这批武大生被阳向教屠杀,那以后的神州,哪个家庭还敢让自己的孩子去冒险。

    死在战场就算了,也算血染沙场,誓死无悔。

    可死在神州的武大里,这又能算怎么回事?

    何其屈辱。

    选择文科,可能会没出息。

    但起码能安全活着啊。

    王野拓已经急疯了。

    他不断联系指挥中心,要那四个祭祀点的地址。

    王野拓一眼就能判断出这一战的关键。

    如果能破坏了那四个祭祀点,操场不会承受太大的损失。

    毕竟,有一个五品的侦捕局局长在场,支武老师也有几个三品,起码可以拖延很长时间。

    最怕的事情,是三个宗师降临下来。

    那时候,侦捕局局长都会被轻松格杀。

    到时候,天就塌了。

    可惜。

    指挥中心无能为力,哪怕急死人,也根本查不到详细地点。

    阳向族伪装的太深,也太隐蔽。

    ……

    “神州的军部,你们不是很嚣张吗?打断了祭祀,就能阻止这一切,你们来阻止,我等着你们!

    “时间不多了,千万别暴露你们的无能!”

    画面里,黑臣还在嘲讽。

    ……

    “废物。

    “都是一群废物。”

    王野拓气的不断怒骂。

    “唉,看来神州也自身难保,根本挡不住阳向教。”

    混乱之中,不知道哪国的一个外交人员,低声嘀咕了一句。

    “你放屁。

    “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小国勾结阳向族,他们怎么可能混到我神州内陆。

    “谁再敢废话,我杀了你们!”

    这句话被本来就暴躁的王野拓听到。

    他一个闪烁,将这个外交人员拎起来,随后直接扔到门外。

    顿时间,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活该,这时候还敢废话。”

    美坚国的外交人员,都鄙夷了那个小国外交官一眼。

    平日里争锋相对,那是为了彼此的利益。

    可面对异族外地的时候,地球人必然要拧成一股绳。

    地球五大领袖国虽然经常有摩擦,但大是大非面前,从来不会互相扯后腿。

    美坚国现在是对神州,是深深的担忧。

    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不可能幸灾乐祸。

    这一次是神州。

    下一次,会不会就是他们美坚国的武大?

    谁能说得准?

    美坚国那个女性外交人员,不断的低头祈祷,祈祷神州能平安。

    “拓王,受威胁的城市,距离南都市有多远?”

    赵启军团的大将下来,急忙问道。

    “横跨三个省,咱们三个,根本来不及去支援。

    “我已经派遣附近所有少将前往支武,凡支市所在的总督府,也一定在派人过去。

    “可惜,支武已经被传送门隔绝成了绝对领域,任何救援人员都没办法进去!”

    王野拓口干舌燥。

    “该死的阳向族。”

    林东启也狠狠一咬牙。

    没错。

    距离太远,他们三个虽然是大将,但根本就不可能赶过去。

    整个会场,只能紧张的观察着屏幕,却什么都做不到。

    ……

    支武!

    电梯还没有最终定格。

    苏越看到了宁玉涛,怪不得,这个畜生西装革履,原来他的身份,竟然是支武的校长。

    天空黑云内,三个宗师的压迫越来越严重。

    苏越抬头看了眼大屏幕。

    果然,宁玉涛笔记里说的没错,在神州的四个秘密地点,有四个祭祀点。

    哥哥姐姐们,你们千万要给力啊。

    如果你们放了我鸽子,这里一个人都活不了。

    苏越观察了一下。

    守护在行刑台周围的武者,根本没有丝毫放松的征兆,这群邪徒也知道,斩首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们防止着一切的意外。

    周云粲和王路峰再次投来眼神。

    苏越依旧是面无表情。

    行刑还没有开始,在学校里有侦捕局的人,现在还不是救人的时候。

    等得到乱起来。

    乱中才会有机会。

    ……

    “哈哈哈,这场杀戮,就是给神州上一课,让你们这些傲慢的武者知道,我阳向族才是这世界上的主宰。

    “你们这些想要和阳向族对抗的武者,全部都要死。

    “今天是你们这批人,明天,就是另一批人。

    “我阳向族的熊熊战火,迟早会将神州所有武者全部烧死,一个不剩,一个不留,哈哈哈。”

    眼看着电梯就要定格,黑袍人还在疯狂大校。

    宁玉涛的手里,已经捏着一柄合金战刀。

    他知道,侦捕局的人一定会来救人。

    这场斩杀俘虏的血祭,绝对不可以别人破坏。

    嘎嘣!

    王南国用短暂的几秒,规划了冲向电梯的路径。

    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就准备出击救人。

    可有人比他还要快。

    凡支市的侦捕局局长,早已经判定,这场公开斩首,同样是一种血祭。

    他必须要破坏。

    所以,吴显伟是第一个出手的强者。

    可惜。

    那个隐藏在暗处的黑袍人,直接现出了五品阳向族的原形,数不清的命绳,瞬间挡住了吴显伟的轰击路径。

    “众教徒听令……斩首。”

    这时候,宁玉涛眼疾手快,也直接下令。

    同时,他微笑着看了眼苏越。

    那表情仿佛在说:我们的时代,来临了。

    可惜,这一次宁玉涛没有得到苏越的回应。

    在他眼中,6号只是眼神冰冷的注视着前方。

    ……

    南帝都。

    会场凝固到几乎结冰。

    短短几秒时间,各种画面层出不穷。

    阳向教缜密阴毒的布置,简直令人胆战心惊。

    这时候,那四个祭祀点,已经闪烁出了最强的光泽,眼看着就要成功。

    一些工作人员捂着嘴,根本不敢看画面。

    王野拓一拳轰在墙上,他痛恨自己无能为力。

    其余两个大将也睚眦欲裂,怒火中烧。

    这简直就是灾难。

    美坚国的几个外交官,不断在身上点着十字,泪流满面。

    这是整个人族的灾难。

    滋滋滋!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其中一个祭祀点的大门,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随后……一只疯狂旋转的电锯,突然出现。

    大功率,链条电路。

    就如一只锋利狰狞的银色钢牙,歇斯底里的撕裂了防御森严的防盗门。

    轰隆!

    电锯锯断了锁,而后一只脚将防盗门整个踢飞。

    昏暗的背景里,一个手持电锯的狂魔,缓缓露出一个朦胧轮廓。

    “捷报!

    “西武白小龙,捣毁阳向教邪徒窝点一个!

    “兵戈未息,但我神州无恙。”

    白小龙电锯开门,如神明降临,同时他也慷慨激昂的怒吼道。

    当然,白小龙没有浪费时间,他身形闪烁间,手起刀落,电锯的刀刃,直接斩下了一个这颗充满了错愕的头颅。

    本来就是个小小的三品邪徒,再加上他正在进行祭祀,早已经虚弱不堪。

    面对四品巅峰白小龙,一招便被斩首,干脆利落。

    其实白小龙潜伏在门外,早就通过这间祭祀房间里的视频,听到了黑袍人的狂笑。

    他之所以没有早早冲进来,是在看着表,等待整10点。

    万一破坏了苏越的计划,就废了,不能有一秒的差距。

    早忍不住了。

    白小龙杀了不少阳向教成员,早就了解阳向教的画风。

    他们一定又在搞直播。

    你一个搞怖恐袭击的阻止,天天想着直播,搞这些没有下线的博眼球行为,简直不要脸。

    当然,白小龙没有浪费机会,他觉得自己,也该狠狠露一波脸。

    虽然,功劳最终可能是苏越的。

    随着这颗充斥着错愕的人头滚到远处,祭祀房间里原本充斥着绿油油的诡异光芒,也直接熄灭。

    噗!

    随后,无头的尸体,才迟迟躺下。

    咔嚓。

    白小龙一愣。

    在无头尸体的面前,有一枚已经破碎的小方镜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