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尸妻难缠陈平安小〕〔冷酷首席的小淘妻〕〔贺景辰温晴〕〔携宝佳人归〕〔我继承了贵族血统〕〔重生为富〕〔穿越成皇〕〔不朽凡仙〕〔天降横财〕〔全能麟少〕〔全才天医〕〔陆言遇白葭免费阅〕〔创业路:步步钱程〕〔上官若离东溟子煜〕〔破败赘婿〕〔叶朝歌卫韫〕〔都市雄杰〕〔大国基建〕〔至尊小神农〕〔奇门小相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51章 打卡上班的死神(求订阅)
    外交会议厅。

    所有人都被惊的目瞪口呆,谁都没有想到,突然会出现个扛着电锯的年轻武者,冲进阳向教的秘密祭祀点。

    王野拓更是浑身僵硬。

    震秦军团都调查不到的隐秘地方,这个电锯青年是怎么找到的?

    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是我西武的学生会会长白小龙,抱歉,献丑了。”

    这时候,一个很年轻的外交官,大声说道,他的话音里充满了骄傲。

    他是前年的西武毕业生,自己毕业的时候,白小龙还是个大二的小屁孩。

    一眨眼,白小龙都快毕业了。

    可白小龙已经在冲击五品,这个外交官还有些心塞。

    自己也才刚刚突破到五品。

    惭愧!

    “西武学生,果然非同小可。”

    顿时间,不少人连忙赞叹道。

    这也太厉害了。

    简直就是在力挽狂澜。

    轰隆!

    然而,距离白小龙打破祭祀点,也就过了一两秒时间。

    另一个祭祀点的大门,竟然再次被一脚踢破。

    牧橙身形如鬼魅。

    其实这个祭祀点的邪徒,已经从屏幕里看到了白小龙,他开始警惕。

    可惜。

    一个区区三品,有怎么可能是牧橙的对手。

    身影闪烁间,牧橙掌心里小巧的匕首,已经洞穿了邪徒的脖颈。

    干脆利落,一击毙命。

    轰!

    原本绿油油的跪着邪光消散,房间瞬间恢复成一片灰暗。

    “捷报!

    “西武牧橙,奉苏越之命,捣毁阳向教邪徒窝点一个!

    “兵戈未息,我神州无恙。”

    这种官方的话,有时候还必须要说,不管自己在意不在意这虚名,都必须说,毕竟可以鼓舞神州士气。

    牧橙在门外潜伏着,早已经通过祭祀点里的视频声音,听到了白小龙在叫嚣。

    当然,她这次提到了苏越。

    ……

    哗哗哗哗!

    顿时间,外交会议厅掌声如雷。

    不少人激动的坐立不安,有些直接泪崩。

    有救。

    终于有救了。

    神州的学生,果然厉害。

    这才是我神州四大武院的天骄。

    “这是我们西武的学生会副会长,抱歉,献丑了。”

    还是西武那个外交官。

    他这次更加骄傲,简直有些飘。

    他离校的时候,牧橙大一,那时候,牧橙就已经是西武的风云人物。

    没办法,牧橙的父亲是奇迹军团大将,可谓天之骄女。

    没想到,牧橙也参与了这次行动。

    可奉苏越之命?

    苏越又是谁?

    西武没有这号校长,或者导师啊。

    外交官已经毕业,所以他也不认识苏越这个新生。

    “这是……京王的女儿?”

    林东启和燕晨云对视一眼。

    他们以前见过牧橙,没想到牧橙也参与了这次行动。

    而王野拓更是目瞪口呆。

    奉苏越之命?

    苏越在卧底,这一点,王野拓知道。

    但苏越什么时候传出了命令,他震秦军团都没收到啊。

    难道?

    苏越是怕震秦军团有内奸?

    故意的!

    该死。

    一定是这样,他一定是在阳向教内部,得到了什么消息,所有只能找他的同学。

    是我统军不利。

    王野拓黑着脸,一阵惭愧。

    在场还有其他武大毕业的外交官,眼看着西武的人出风头,他们内心还是有些失落。

    同样都是四大。

    你西武怎么就这么优秀呢。

    轰隆!

    轰隆!

    也就在牧橙刚刚话落,另外俩个祭祀点的大门,一前一后,几乎是同时被轰破。

    ……

    “捷报!

    “北武许白雁,奉苏越之命,捣毁阳向教祭祀窝点一个。

    “神州无恙。”

    许白雁的手段,令不少人感慨,其他国家的外交使团甚至胆寒。

    哪怕是残忍如白小龙,也是用电锯,直接斩首。

    牧橙更是几乎没有见血。

    可许白雁,那简直是酷刑啊。

    她活生生将一颗脑袋,从脖子上拧了下来。

    其手段之残忍,简直令人胆寒。

    “捷报!

    “北武杨乐之,奉苏越之命,捣毁阳向教窝点一个。

    “神州武者,不惜粉身碎骨,誓保山河安稳。”

    杨乐之心里一肚子怨气。

    该死的厂长办公室,双重防盗门。

    他恨自己智商不够,为什么没能想到电锯。

    自己进去的时候,其余三个人已经结束战斗。

    弄半天,得了个倒数第一。

    唉!

    窝火啊。

    嗡!

    当屏幕上四个祭祀点,全部失去光彩的时候,外交大厅的气氛,已经和被冰冻了一样。

    哗哗哗哗!

    哗哗哗哗!

    下一秒,震耳欲聋的掌声经久不绝,有些人热泪盈眶,恨不得开一瓶香槟庆祝一下。

    几个美坚国的外交官狠狠拥抱在一起。

    有个外交官企图拥抱神州外交官,可惜,神州不习惯这种礼节,礼貌拒绝。

    几个小国的外交官,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这二位,是我们北武的学生会成员,献丑了,献丑了。”

    一个毕业于北武的外交官,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的介绍到。

    特么的。

    终于轮到老子了。

    我北武,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毕业于东武和南武的外交官,有些失落。

    ……

    “神州无恙,国泰民安。”

    “神州无恙,国泰民安。”

    “神州无恙,国泰民安。”

    ……

    不知道是谁带头,大厅里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呐喊。

    这种口号,完全情不自禁。

    同时这也是一种大国荣耀,一种自豪的使命感。

    这是属于神州的自豪。

    “拓王,危险解除了。

    “如果那个黑脸阳向族说的没错,那三个宗师,便不可能再下来。

    “一场虚惊。

    “不过说起来,那个叫苏越的,是你们震秦军团的将军?”

    燕晨云问。

    “青王的儿子,西武大一新生,刚刚高考完,是我派遣在阳向教内部的卧底。”

    王野拓吐出一口气。

    这一次能渡过浩劫,全靠了苏越。

    可以说,他拯救了一座城市。

    “青王的儿子,我知道他。在我的第一战场,和第五战场,他都立下了很大功劳。”

    林东启点点头。

    他掌管的赵启军团,就是苏越下湿境的第一站。

    “青王虽然犯下大错,但却养了个好儿子。

    “可惜,那些被俘虏的武者,却还是有危险,该死。”

    王野拓他们又将目光看向大屏幕。

    其余外交官和记者也看向大屏幕,虽然宗师的危机渡过,但在支武校园里,还有一场宗师之下的恶战。

    来自宗师屠杀,没有成功,但其他一些伤亡,似乎还是难以避免。

    ……

    哥哥姐姐们。

    谢谢你们相信我,咱们的友情,不是塑料做的。

    苏越抬头看着大屏幕,嘴角微微一笑。

    一切顺利。

    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还真是让人上瘾。

    奉苏越之命,听着就振奋。

    苏越。

    苏将军。

    苏元帅。

    不行,想远了,有点膨胀。

    “该死,是谁泄露了消息。”

    黑臣和吴显伟正在酣战。

    可大屏幕里的一幕,气的他直接口吐鲜血。

    毁了啊。

    十年的筹划,因为四个武大学生,毁于一旦。

    到底是谁泄露了消息。

    三个阳向族宗师,在黑云里气的哇哇乱叫,他们浑身命绳掀起一层又一层的气浪,简直怒焰滔天。

    可惜。

    祭祀失败。

    四道折叠之门的辅门全部碎裂,他们只能暂时卡在空中,根本就无法降落下来。

    愤怒的他们,一张张脸都已经扭曲。

    宁玉涛浑身僵硬,整个人已经接近崩溃。

    怎么可能。

    那四个秘密地点,是自己精挑细选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泄露。

    假如是一处祭祀点泄露,还可能是巧合。

    但四处祭祀点,全部泄露,而且都是在祭祀的最关键时刻被人攻破。

    这还用说吗?

    一定是有内鬼泄露了秘密。

    可谁会泄露这一切?

    在阳向教这个分舵,只有黑臣和自己知道祭祀点的全部位置。

    哪怕是负责祭祀的教徒,也只知道自己的位置,根本不知道其他三个位置。

    黑臣出卖阳向教?

    不可能。

    他是阳向族,根本就不可能出卖。

    可自己也没有出卖啊。

    到底是谁?

    是谁?

    宁玉涛简直要发疯。

    “宁玉涛,你干的好事。”

    这时候,黑臣转头,一脸怨毒的盯着宁玉涛。

    除了他。

    还有谁能泄露。

    “阳向教,你们的阴谋粉碎了,你再笑啊。”

    吴显伟一声嘲讽。

    “速速行刑。”

    宁玉涛疯了一样嘶吼。

    现在去解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这里的祭祀,能一切顺利的话,或许宗师们还有降临的机会。

    毕竟,四个祭祀点的祭祀,已经进行了一半。

    这次行动,绝对不可以失败。

    绝对不可以。

    可惜。

    祸不单行。

    宁玉涛还没回过神来,王南国这个五品的强者,已经朝着处刑台而来,杀气腾腾。

    该死!

    明明五品武者只有一个吴显伟。

    怎么又冲出来一个。

    简直是见鬼了。

    斩首绝对不可以被破坏。

    宁玉涛脚掌狠狠一踏地面,已经上前迎战王路峰。

    噗!

    可惜,他仅仅是四品巅峰,哪里是王南国的对手。

    一招就被轰开。

    但宁玉涛也顽强。

    他不求战胜,只是缠斗,也令王南国手忙脚乱。

    “宁玉涛,服下这颗丹药,你可以突破五品,戴罪立功。”

    黑臣找准机会,直接扔给宁玉涛一颗丹药。

    宁玉涛也不管有没有毒,先吃了再说。

    可能是透支寿命或者潜力的丹药,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什么都不重要了。

    “原来是同行,兄弟,谢了。”

    吴显伟看了眼王南国胸口的侦捕局胸章,大笑一声。

    “客气。”

    王南国二话不说,抽刀再战。

    他内心无比焦虑。

    在电梯上,那些邪徒,已经举起了刀,眼看着就要砍下去了。

    ……

    “爸爸。”

    王路峰举着刀,差点情不自禁的喊出来。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能见到王南国。

    激动、兴奋、振奋!

    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王路峰的刀已经在颤抖。

    能和父亲并肩作战,这简直是一个当儿子的最高荣耀。

    周云粲凝神静气。

    他在等着苏越的讯号。

    “王路峰,和我杀左前方的三品,下一个杀左后方。你我联手,势必要一击必杀。

    “周云粲,你负责补刀,将这些一品邪徒,以最快的时间,全部杀死。”

    就在这即将行刑的最关键时刻,原本是30多岁的6号香主,突然就成了一个俊秀的青年。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苏越就已经举起了右手。

    啪!

    他轻轻打了个响指。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顿时间,数不清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密密麻麻。

    几乎每个准备行刑的新教徒脖颈后,都发生了恐怖的爆炸。

    庐山升龙炮。

    从突破到二品之后,苏越就一直将炮弹寄生在这些一品武者身上。

    当初在湿境,哪怕宁兽皇都察觉不到的庐山升龙炮,这些弱小的邪徒,更加不可能察觉。

    如今的苏越,已经是压过气环的二品武者,庐山升龙炮更是手到擒来。

    速度和效率都是突飞猛进。

    这么长时间,他足够寄生60多炮。

    措不及防的爆炸声,彻底令处刑台大乱。

    庐山升龙炮的杀伤力实在太弱,哪怕是面对一些一品武者,但也做不到秒杀,毕竟苏越没时间去叠加。

    但这群新教徒还是纷纷受伤,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唰!

    这时候,苏越脚掌狠狠一踏地面。

    他目光直视着目标人物。

    在场最强的一个三品邪徒。

    诅咒痛击。

    心中默念一声,苏越咬牙切齿的承受着痛苦,他掌心里的刀,在嗡嗡颤抖。

    素质刀法,已经就绪。

    三品邪徒第一个反应过来,他看到苏越变了脸,已经意识到6号原来是卧底。

    该死!

    他下意识就要去杀苏越。

    可谁都没想到,处刑台突然就发生了爆炸。

    然而。

    还不等自己出刀,6号这个卧底,竟然是率先冲着自己冲杀过来。

    来得好。

    杀了你这个奸细。

    三品武者咬牙切齿。

    可惜,下一息,一股从灵魂深处蔓延的剧痛,几乎让他丧失了对身躯的控制权。

    痛!

    简直是史无前例,连灵魂都无法忍受的剧痛。

    当他咬牙适应了剧痛之后,一柄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刀芒,已经从天而降。

    逃!

    三品武者不蠢。

    虽然6号只是二品,但这一刀,绝对能将自己一劈两半。

    “三刀流……绞杀!”

    然而!

    他低估了现场环境的复杂。

    有一个二品武者的气息,从身后出现,如鬼魅,如毒蛇。

    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

    镇守处刑台的最强三品,已经被王路峰的三刀刀芒,封死了一切退路。

    与此同时。

    苏越的素质刀,迎面斩来。

    厮杀不是表演。

    一条生命的生死,往往就在瞬间。

    三品武者的思维,还在思考如何能挡住这一拦击。

    可惜。

    苏越的刀太快。

    他的头颅,被一道劈成了两半。

    ……

    一血。

    ……

    首杀结束。

    苏越脚掌刚一落地,他便直接转身,朝着第二个三品武者掠去。

    途中根本没有休息一个刹那。

    苏越深吸一口气。

    老子拼了。

    诅咒痛击。

    嗡!

    剧痛再一次反噬回来,苏越咬牙切齿。

    当然,效果斐然。

    呃……啊……

    第二个三品,刚刚才从不远处的杀戮中回过神来。

    可下一眨眼,6号卧底,就已经朝着自己斩杀而来。

    他毕竟有了些准备。

    然而。

    措不及防的剧痛,让他直接丧失了一瞬间的意识。

    也就是这一瞬间,王路峰的三刀流,已经从三个诡异的角度,宛如三条毒蛇,斩断了他的双腿。

    痛上加痛。

    这个三品武者太悲剧,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与此同时,施展着素质刀的苏越,已经如扛着暴风战服的雷神,从天空斩下。

    唰!

    刀芒割裂空间。

    第二个三品武者的头颅,直接被斜着削掉半个。

    ……

    双杀!

    ……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突然觉得,用刀砍杀根本就不爽。

    战斧。

    对,老子以后的兵器,一定要用霸气的战斧。

    程咬金同款的那种。

    ……

    苏越和王路峰斩杀两个三品,前后也就不到三秒钟时间。

    而最令人胆寒的,反而是周云粲。

    他气环缭绕,一瞬间突破到二品,与此同时,震秦军团的伪装也已经消失,一个面容消瘦,有些小帅的死神,打卡上班。

    对!

    这一刻,周云粲就是个死神。

    就连苏越都被惊了一下,谁能想到,一个人的速度,竟然能这么快。

    也就这两三秒时间,周云粲掌心里的长刀简直成了幻影刀。

    而且他杀人的位置,掌控精准。

    全部都是脖颈喉咙处。

    这么短时间,周云粲割韭菜一样,已经结束了20多条邪徒的命。

    他速度丝毫不减,还在红着眼,疯狂杀戮。

    周云粲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就是杀。

    将一切威到戴岳归的危险,全部杀干净。

    他早已经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可根本都不知道。

    在这种玄之又玄的极限状态下,周云粲正在感悟着速度,打破着速度的极限。

    这时候,第三个三品武者,上前要斩杀周云粲。

    简直太可恶。

    竟然会有三个间谍。

    这些教徒都是阳向教的忠实奴隶,他们悍不畏死。

    可惜。

    还不等他掠到周云粲面前,来自苏越的素质刀,还有王路峰的三刀流,已经封锁了他一切行动的轨迹。

    王路峰辅助。

    苏越主攻。

    这一次,他却没有施展诅咒痛击。

    麻痹。

    苏越自己首先就扛不住了。

    但即便没有诅咒,他和王路峰两个二品,也足以抵抗这个三品武者。

    对战五秒之后,苏越用舌剑斩瞎了这个三品的左眼。

    王路峰的第四道,断了三品的子孙根。

    同时,苏越又补了一刀。

    ……

    三杀。

    ……

    这时候,处刑台上,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三品。

    也不怪这个三品武者蠢。

    实在太快。

    快的令人窒息。

    原本好好的,眼看着就要行刑。

    可突然间,发生了恐怖的大爆炸,他正好又处于最后方,不小心被爆炸的气浪伤了眼睛。

    眼睛好不容易复明。

    可眼前的世界,已经变了。

    一共四个防守行刑台的三品香主,直接死了三个。

    两个被爆头。

    他睁眼的时候,第三个才刚刚死亡。

    而两个身穿教徒袍的二品武者,正阴森森,宛如在看死人一样的看着自己。

    至于那群行刑的新教徒,已经横七竖八死了一片。

    整个行刑台,渗透了一层厚厚的血液,腥臭扑鼻。

    这里简直是地狱。

    “杀!”

    苏越没有废话。

    他和王路峰一左一右,再一次袭杀而去。

    一连串的极限杀戮,王路峰和苏越气血都有些枯竭,对付最后一个邪徒,他们已经有些力竭。

    但问题不大,时间问题而已。

    苏越一刀贯穿了三品邪徒的胸口。

    王路峰气血不够,三刀流施展不出来,他只能用一刀流,洞穿了邪徒的小腹。

    然而,邪徒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想要反杀他们二人。

    甚至,邪徒的刀,已经贴到了王路峰的肩膀。

    可惜。

    这个邪徒还漏了一个人。

    周云粲这个死神,他还没有下班。

    他今天疯了。

    在杀完所有新教徒之后,周云粲从三品邪徒的背后,一刀贯穿了后脖子。

    依然精准。

    ……

    四杀!

    ……

    哗啦!

    王路峰浑身酸软,手里的刀直接坠落在地上。

    他被吓的有些虚脱。

    “咱们,赢了吗!”

    周云粲浑身浴血,苏越都有些不想靠近他。

    这个小伙,有些太可怕。

    他两颗眼珠子都是红的,和入了魔的鬼一样。

    “苏越、周云粲……是你们吗?”

    远处,被苏越他们救下的俘虏们,已经被惊的目瞪口呆。

    这简直是天下最玄幻的事情。

    谁能想到,即将被斩杀的最后一瞬间,竟然会有神兵天降。

    简直和电视剧里的剧情一样。

    戴岳归看清楚是苏越和周云粲之后,大脑几乎是呈空白状态。

    谁能想到。

    竟然是自己的学生来救自己。

    谁能想到,自己的学生,如今已经这么强大。

    连杀四个三品邪徒,扬眉吐气。

    戴岳归激动的差点晕过去。

    作为一个老师,普天之下还有比这,更加值得开心的事情吗?

    还有吗?

    试问天下的老师,谁能有老子风光。

    我的学生,来救我了。

    我的学生,来救我了。

    哈哈哈!

    “教官,你伤势太重,情绪起伏别太大。”

    苏越掠过去,连忙安抚着戴岳归。

    我们辛辛苦苦把你救回来,你一不小心笑死,就亏大了,那可就真笑死人。

    这戴岳归也是,你稍微淡定一点。

    咳……咳……

    咳……咳咳……

    果然。

    戴岳归情绪波动有些大,乐极生悲,胸口疼的厉害。

    镇定!

    镇定下来。

    镇定下来。

    戴岳归缓缓维持着呼吸,他必须要让自己安静下来。

    如果乐极生悲乐死了,会成为神州最大的笑柄。

    一定要冷静下来。

    “爸!

    “看这里,我是路峰啊。

    “我杀了四个三品武者,四杀,quadra kill。”

    王路峰看着王南国,扯着嗓子大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四杀。

    “王路峰,你就是个辅助,最多四个助攻,别叫唤了,影响你爸杀人。”

    苏越叹了口气,及时提醒道。

    现在的年轻人。

    有了一点点小成绩,就沾沾自喜,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炫耀个什么。

    “教官,你受苦了,是我们来迟了。”

    周云粲搂着戴岳归,嚎啕大哭。

    苏越转头。

    又是一阵奔溃。

    刚才那个杀神哪去了,这种场合,你哭什么。

    简直能气死人。

    “周云粲,你看到远处那个医务室了吗?

    “我知道你跑的快,如果你真的想让戴教官舒服点,就立刻背着他,送去医务室,那里面应该有支武的常驻医生。”

    苏越说道。

    他不能让周云粲继续哭下去了,怪丢人的。

    “嗯嗯,知道了。”

    周云粲猛地转头。

    果然。

    这一刻他的瞳孔里,又出现了死神打卡上班的可怕眼神。

    这家伙有执念。

    “侦捕局的前辈,我们会将这里的英雄运送到医务室,请你们派人去医务室保护。”

    苏越朝着远处大吼一声。

    “明白。”

    吴显伟一脚踢开黑臣,一声令下。

    顿时间,医务室附近,一个四品的队长,连忙过去镇守。

    这时候,周云粲已经背着戴岳归抵达。

    这个队长也是震惊。

    这是什么速度?

    你真的是二品武者?简直是飞过来的啊。

    现在的年轻人,果然可怕。

    ……

    唉。

    终于轮到我装比了。

    戴岳归成功转移到医务室,苏越深吸一口气,他缓缓走到行刑台最前方。

    随后,苏越举起了手中的刀。

    “捷报!

    “西武大一苏越,东武大一王路峰,南武大一周云粲,不负神州期望,完成阳向族卧底任务,救出神州被困英雄61人,无一人死亡。

    “兵戈未息,神州武魂,佑我神州英雄无恙。

    “神州万岁。”

    苏越振臂一呼,声音不断回荡在操场上空。

    ……

    此时。

    整个操场都是鸦雀无声的状态。

    没错。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人始料不及。

    大屏幕里,四大武院的学生,刚刚才粉碎了阳向教的四个秘密据点。

    可一秒钟不到,处刑台上,就发生了史上最快的反杀。

    四个三品武者,眨眼间被接连斩杀。

    准备行刑的几十个教徒,在一片爆炸声中,全部被终结了罪恶的一生。

    一切都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大一新生。

    卧底。

    原来是这样,原来那三个在处刑台上大杀特杀的年轻人,竟然是武大派遣在阳向教的卧底。

    卧槽!

    这怎么可能。

    四大的大一新生,都这么凶悍吗?

    斩杀三品武者,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在b类武大,三品武者已经是副校长的级别啊。

    人和人之间,还有公平吗!

    还有道理吗!

    “神州万岁!”

    突然,一个学生歇斯底里的喊道。

    顾不得羡慕和嫉妒。

    他只知道,此时此刻,神州赢了。

    “神州万岁!”

    “神州万岁!”

    “神州万岁!”

    顿时间,整个操场的所有人,开始了排山倒海的呐喊,声浪震天。

    这是神州的荣耀。

    王路峰气的骨头都疼。

    苏越你个不要脸的玩意,风头又被你出尽了。

    ……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