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莲太后传〕〔顾先生待我如宝〕〔商梯〕〔不合格的大魔王〕〔拜见大魔王〕〔盛唐太师〕〔七零佛系小媳妇〕〔Hello!我的野蛮小〕〔他如星辰闪烁〕〔光怪陆离侦探社〕〔武道战神〕〔过期不爱:隐婚总〕〔姜小姐今天也不乖〕〔我是传奇BOSS〕〔名门二婚:墨少的〕〔大宋首富〕〔总裁爹地宠上天〕〔我可能有点强〕〔皇叔,王妃又翻墙〕〔带着军需来大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52章 教科书级的卧底行动
    外交大厅这边的人,已经震撼到无法言语。

    卧底?

    特别是其他国家的人,面面相觑。

    怪不得,神州上下,一片淡然,原来是早就派遣了卧底。

    这就可怕了。

    而且这三个大一的学生,也真是强的可怕。

    瞬息之间,便斩杀了四个三品武者,越阶强杀啊,对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简直就是奇迹。

    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四个三品,根本就不是气血武者,他们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战斗武者。

    甚至,还顺手杀了60多个一品的邪徒。

    但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下,三个大一学生,极限反杀,彻底救了60多个俘虏的命。

    他们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了吗?

    简直惊人。

    简直是教科书级的卧底行动。

    神州的底蕴,何其可怕。

    会议大厅,神州所属的工作人员,全部都在欢呼。

    而其他国家的外交人员,却集体陷入了沉默。

    神州这个国家,真的太可怕,

    老一辈的武者,已经稳居世界第一,当之无愧。

    中层武者,同样没有辱没了先辈的成绩,甚至青出于蓝。

    而现在!

    最新一代的武者,才刚刚大一的学生,就已经如此出类拔萃,这还能了得?

    去阳向教内部,当卧底。

    这种任务,如屡薄冰,简直比下湿境还难百倍,无论是胆魄,还是应变能力,都需要人中之龙。

    特别是为首那个叫苏越的同学。

    破坏祭祀点的四个学生,也是在他的号令下行动。

    这个学生如果成长下去,未来不可限量。

    其余两个,也表现出了远超于同龄人的可怕实力。

    他们还仅仅是二品啊。

    不对!

    他们才大一,这是刚刚开学,就已经二品。

    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哪怕是气血武者都足够惊人。

    然而。

    他们对各种战法的掌握,丝毫不比一些常驻湿境的战斗武者弱。

    可怕。

    美坚国的外交官都沉默不厌。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神州的年青一代,已经不知不觉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其余小国家更不用说。

    和这三个天骄比起来,他们国家的学生,就是小孩子,不值一提。

    “苏越最开始施展的战法,是牧京梁的庐山升龙炮吗?”

    燕晨云眯着眼问道。

    “额,你还记着啊,都过去多少年了。”

    林东启似笑非笑。

    当年,他们这一批武者还年轻的时候,燕晨云和牧京梁比武,结果就被这无形无色的庐山升龙炮,直接炸的裤裆流血。

    那一代的同龄人,都叫燕晨云姨妈巾。

    这都是拜牧京梁所赐。

    当然,燕晨云如今也是大将,这种往事,也就他们几个老朋友还记得,还敢提起来。

    “不过不得不说,这庐山升龙炮,在这种场合下,还真是神技。

    “果然,就没有没用的战法,只有没用的武者。

    “这小子,厉害。”

    王野拓沉沉的呼出一口气。

    万幸。

    浩劫渡过,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不仅仅支武的劫难结束,就连被抓走的俘虏也全部救了出来。

    万幸。

    万幸啊。

    苏越这次首功。

    “王野拓,你也真胆大,万一苏越死在阳向教,第四战场那个青王还不发疯。

    “苏青封如果丢下第四战场不管,深楚军团从上到下,能恨死你。”

    燕晨云说道。

    “唉,事情紧急,我也没办法。

    “除了苏越,别人也完不成这种任务,有机会,我得亲自去一趟第四战场,亲自去感谢苏青封。”

    王野拓说道。

    ……

    支武操场!

    斩首行动过去了几分钟,61个被俘英雄,全部被周云粲转移到医务室。

    阳向教其他成员,也已经被驻扎在支武的侦捕局成员,还有支武老师,全部格杀。

    苏越和王路峰他们运转气环,在恢复气血。

    现场只剩下了最后两处对战。

    吴显伟和黑臣不分胜负,依旧在苦战。

    甚至,吴显伟有些落了下风。

    没办法。

    黑臣虽然也是五品,但他手里拿着一柄妖族斩刀,吴显伟的兵器已经伤痕累累。

    “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来帮你。”

    但王南国这一边,他几乎已经赢了。

    宁玉涛原本只是个四品,哪怕服下邪药,也不过是个五品初段。

    而王南国已经卡在五品巅峰多年,后者又怎么可能是王南国的对手。

    之前。

    宁玉涛的主要任务,是防止王南国去阻止血祭,所以他还能斗一斗。

    但他根本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得力手下,竟然是震秦军团派遣来的奸细。

    而且震秦军团一共三个奸细,自己竟然一个都没有调查出来。

    更可恶的是,这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竟然全部突破到了二品。

    内忧外患之下,宁玉涛明白大势已去,他万念俱灰,已经没有了战意。

    轰隆隆!

    王南国刀锋如龙。

    没几秒钟,宁玉涛已经被斩断了一根胳膊,两条腿也被王南国生生踩碎。

    嘭!

    又一道刀芒降临,宁玉涛小腹几乎被洞穿。

    “王叔,先别杀他!”

    这时候,苏越睁开眼,他脚步一踏,便掠到王南国身旁。

    “好,你来结果这个畜生,我去对付那个阳向族。”

    王南国点点头。

    这个叛徒已经重伤,濒临死亡,他不可能再反杀苏越,而黑臣那边,吴显伟很危险,他兵器被对方震碎了。

    王南国瞬间加入了对方的战局。

    “为、为什么……”

    宁玉涛躺在地上,气若游丝。

    他看着苏越缓缓走来,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想不通。

    他又太多的事情想不通。

    他想不通,为什么苏越能将消息传递出去,为什么能探查到秘密祭祀点的位置。

    “写日记,并不是个好习惯,希望你下辈子可以改了这个毛病。”

    苏越走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噗!

    宁玉涛气的一口鲜血喷出去。

    原来如此。

    原来是自己的日记出卖了自己。

    可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无用。

    “我们的理想,你……你为什么要背叛……你背叛了理想,背叛了和平的信念……”

    相对于日记内容泄露,宁玉涛其实更加憎恨苏越对理想的背叛。

    成王败寇。

    胜负已分,多说无用。

    但宁玉涛心痛的,是苏越背叛了他亲口说出的理想。

    那是自己一生的梦啊!

    不容玷污,不容背叛。

    “你看看阳向族所做的事情,这是为了和平吗?

    “他们是在杀戮,是在灭种,是在恐吓。

    “你以为靠威胁,靠恐吓,让地球人族跪下,就真的能得到和平?

    “简直可笑、可悲。

    “想要和平,首先得自己强大起来,自强不息,铁骨铮铮,不卑不亢,而不是靠谄媚、靠自惭、靠祈求和敌人的怜悯。

    “靠敌人可怜和施舍,得到的不是和平,是苟延残喘,那是永不翻身的奴性。

    “这个真理,神州在20世纪的时候,就已经领悟到了骨髓里。

    “弱小的人,弱小的国,弱小的世界,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和平。”

    咔嚓!

    苏越一脚踩在宁玉涛脸上。

    “就是因为你这种奴性根植到骨髓里的败类,才使得英雄战死,腹背受敌。

    “比起湿境异族,你这种叛逆,才是真正的十恶不赦。”

    唰!

    话落,苏越一刀划开宁玉涛的胸膛。

    随后。

    他赫然在心脏的位置,找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镜子。

    对!

    这就是折叠之门的主门。

    宁玉涛日记里记载着,黑臣为了主门的安全,直接将妖器藏在了宁玉涛的胸膛里。

    “你……”

    宁玉涛愤怒到窒息,连浑身疼痛都已经忘记。

    可恶。

    他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没有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

    他是骗自己的。

    “于公,你今日该被凌迟处死。

    “于私,我也算承受了你一点点情谊,所以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临死前,我希望你,下辈子能好好当个人,别动不动给人跪下当奴隶。

    “我们的先辈,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才从异族的屠刀下站起来,你从出生就如此幸运,你本应该骄傲的活着,你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卑微的跪着。”

    唰!

    苏越言出必行。

    他大刀一甩,结束了宁玉涛的生命。

    对他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苏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个人,他想杀很久了。

    ……

    吼吼吼!

    天空之上,云层里的三个阳向族宗师简直和疯了一样。

    在他们的疯狂咆哮下,天空甚至被席卷出了一道恐怖飓风,铺天盖地,鬼哭神嚎,犹如末日来袭。

    这三个宗师咬牙切齿,他们真的不甘心。

    好不容易绕过湿鬼塔,可以直接传送到人族城市的中心,大杀特杀。

    可谁知道,计划竟然失败。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从此以后,折叠之门就再也不能用了啊。

    不甘心!

    不甘心!

    苦心酝酿十年,谁能甘心。

    ……

    “愚蠢的人族,你们以为事情结束了吗?

    “我承认,你们破坏了阳向教的计划,但宗师降临,今日势不可挡!”

    在王南国和吴显伟的重重阻击下,黑臣哪怕手持妖刀,但也节节败退,甚至浑身都是伤口。

    就在这时候,他身上猛地释放出一股澎湃的血气,就连王南国和吴显伟都被远远震开。

    随后,黑臣犹如恶魔,缓缓漂浮到空中。

    他的妖刀,脱手而出,已经漂浮到了三个宗师脚下的黑云旁边。

    嘭!

    嘭!

    嘭!

    一层又一层的血雾,不断从黑臣身上散发出去,就如盛开的血色烟花,令人胆战心惊。

    而那些漂浮在空中的游离血雾,宛如一条狰狞蛟龙,被妖刀直接吞噬。

    这时候,妖刀嗡嗡颤抖,如心脏一般碰碰跳动,甚至还发出一阵阵尖锐呼啸,犹如百鬼夜哭,触目惊心。

    “该死,这畜生正在用命祭炼妖刀!”

    吴显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咬牙切齿。

    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贯穿了吴显伟的胸膛,他其实已经身受重伤。

    “我们再去!”

    王南国阴沉着脸。

    那妖刀散发的气息越来越恐怖,王南国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轰隆隆!

    轰隆隆!

    两个五品,一前一后,再一次朝着半空的黑臣杀去。

    轰隆隆。

    噗!

    这一次,二人失算,吴显伟被一条血气森森的命绳,直接洞穿了胸膛,虽然没有伤了心脏,但他也彻底重伤,几乎无法站起身来。

    王南国同样被强烈的气血振飞,体内气血翻腾,好不容易才压制下来。

    该死!

    黑臣应该在施展类似于天魔解体一类的战法,他已经疯了,他要自杀。

    以王南国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

    现在的黑臣,虽然不能动,但无限逼近了六品宗师的力量,要知道,他可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啊。

    “哈哈哈哈,你们再等一分钟。

    “我哪怕是牺牲了生命,也会让宗师降临,我要让这里所有人,全部都死!

    “全部都死!

    “一个都没有资格活下来,哈哈哈!

    “卑微人族,你们只配在阳向族的恐怖下,瑟瑟发抖,哈哈!”

    黑臣周围还在喷发着血雾,他肉身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瘦下去,目前已经是皮包骨头的骷髅状态,再加上暴风中飞扬的乱发,这简直就是个地狱里的恶魔。

    “王叔,这畜生说的没错,那柄妖刀吸收了他的生命,可以将黑云撕开一个口子。

    “不过,妖刀力量有限,只能允许一个宗师降临下来。”

    这时候,苏越拿着折叠之门的主门,跑过去急忙吼道。

    主门布满了裂痕,苏越用肉眼,大概就能判断到其耐久度,以及各种异常情况。

    可惜。

    传送阵已经开启,哪怕他手持主门,也无法阻止这一切,无法让其他人进来。

    ……

    学校外。

    停满了密密麻麻的侦捕局车辆,和军部车辆。

    光是宗师就来了七八个。

    可惜,任何人都没办法踏入支武,就连宗师,都会莫名其妙出现在很遥远的丛林里。

    众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偏偏束手无策。

    外交大厅。

    谁都没料到,唯一的一个五品异族,竟然还会令情势逆转。

    如果真的有宗师传送下来,哪怕是一个,也足够杀了在场所有人啊。

    现场只有两个五品,一个还是重伤,根本就不可能对抗宗师。

    王野拓狠狠捏着拳头。

    该死,这群异族,简直都是疯子。

    震秦军团一直在想办法破解折叠之门,可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大厅里的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凝固。

    ……

    “所有无关人员,全部散开。

    “这个宗师……我来负责!”

    黑臣在狂笑。

    天空中的三个宗师,已经蓄势待发,恨不得将所有人的心脏全部吞下。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王南国长刀一甩。

    他一脸平静的走到黑云之下,仰视着即将要坠落的宗师,无惧无畏。

    “爸!”

    王路峰满脸焦急,二话不说就要冲下来。

    王南国只是个五品。

    他一个人对战宗师,会死的。

    他仅仅能拖延一会时间而已,仅此而已。

    “王路峰,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父亲,就立刻滚回去。

    “你的职责,是负责维护这里的秩序,不要让任何人跑进来。

    “我是一个侦捕局的局长,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头顶笼罩着漆黑的雾气,王南国当众训斥王路峰。

    “爸,我知道,我去维护秩序。

    “我为你骄傲,我为侦捕局骄傲。”

    王路峰红着眼,狠狠吼道,他使劲不让眼泪掉下来。

    大庭广众,他不能给王南国丢人现眼。

    “王叔,你先退开,咱们再想办法啊。”

    苏越一脸焦急。

    还有30几秒,宗师就要传送下来,以王南国的实力,根本就是在送菜。

    他靠血肉之躯,又能拖延多久时间?

    这根本就是送命啊。

    “退?

    “我王南国是侦捕局的局长,我的背后,就是神州,就是等待我守护的人民,我又能退倒哪里去?

    “今日如果有人死,那一定是侦捕局的人先死。

    “我佩戴了这枚胸章,就早有死的觉悟。”

    王南国看着苏越点点头,一脸坚毅。

    “侦捕局所有人听令,你们的局长重伤,我暂代局长。

    “立刻疏散人群,留下足够我周旋的地方。”

    王南国看着凡支市侦捕局,怒吼一声。

    “明白!”

    侦捕局人员一个个热泪盈眶。

    他们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局长,但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证明,他就是侦捕局的局长。

    “明白,立刻疏散群众。

    “如果今日有人死,必然是我侦捕局的人先死。”

    吴显伟虽然站不起来,但还是寒着脸,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顿时间,侦捕局所有人开始紧急疏散人群。

    对!

    如果有人死,一定是侦捕局的人先死。

    我们平日里管理着鸡毛蒜皮的烂事,但真正遇到灾难,我侦捕局也从来没有软弱过。

    ……

    “神州不败!”

    “神州不败!”

    “神州不败!”

    ……

    一群侦捕局成员咬牙切齿,他们一边维护持续,一边嘶哑着嗓子呐喊。

    我侦捕局。

    从来都没有怂过。

    他们也没有去添乱,自己的任务是疏散群众,而不是鲁莽。

    呼!

    王南国掌心里的长刀嗡嗡作响。

    他满脸鲜血,眼睛里甚至还有些风尘仆仆的疲惫。

    但这一刻,都不重要。

    “为了我的儿子,我王南国将再次热血一回。

    “为了我背后的平民,我王南国要替侦捕局正名。

    “我就不信,你这传送阵,能在这里坚持一辈子。

    “只要我坚持的时间足够长,你这破阵,一定会破。”

    王南国冷眼目视着宗师。

    这一刻,他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

    王路峰咬着牙,他生怕自己会哭出来。

    “爸,你是我一辈子的骄傲,侦捕局是我一辈子的骄傲。”

    王路峰红着眼,恨不得也上去冲杀。

    但他知道不行。

    他去,只会捣乱,只会令父亲分心。

    “王叔,你是个英雄。”

    苏越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王南国。

    这个人,够骨气。

    ……

    “等我毕业,我也一定要去侦捕局工作。”

    “我也去。”

    “对,咱们宿舍,全部都去侦捕局。”

    ……

    “侦捕局不是混日子的地方,我也要去侦捕局。”

    “如果有人死,一定是侦捕局的人先死,我受不了了,等我毕业,我也要去。”

    ……

    这些被疏散的学生,一个个热泪盈眶。

    这才是热血儿郎,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侦捕局,没有人们所说的不堪。

    想要守护人族,想要有所作为,也不一定非要下湿境,非要当将军。

    侦捕局,一样可以发光发热。

    王南国这一幕,点燃了侦捕局的希望之火。

    ……

    外交大厅。

    数不清的工作人员在抹眼泪。

    不为别的。

    就为那一句:如果有人死,一定是侦捕局的人先死。

    这已经足够了。

    在外交大厅维护秩序的武者,也有大量侦捕局成员,他们最能理解王南国的心情,最能明白这一句话的意义。

    我侦捕局,不是混日子的地方。

    唰!

    王野拓等人,给王南国敬礼。

    在场所有武者,全部给王南国敬礼。

    特别是侦捕局,他们浑身都在颤抖。

    “这就是神州的牺牲精神吗?令人胆寒的集体主义情怀。”

    美坚国几个外交官面面相觑。

    如果有人死,侦捕局的人先死。

    这……太震撼心灵。

    “英雄,希望你能平安。”

    林东启叹了口气。

    ……

    轰隆隆!

    随着黑臣的骷髅化为尘埃,远处的妖刀,呈现一种妖异的血红,犹如滴趟着鲜血。

    唰!

    妖刀以黑臣最后的意志为原动力,在空中猛地一划。

    啵。

    果然,空间似乎被割裂。

    那团笼罩在三个宗师身上的黑云,出现了一瞬间的撕裂口。

    下一秒。

    阳向族宗师……降临。

    硕大的操场,顿时间犹如寒冬降临,甚至地面都结出了一丝丝的冰霜。

    果然。

    只有一个宗师抓住了机会,直接降临下来。

    剩下的两个,还在黑云里哇哇乱叫,他们似乎在愤怒,为什么出去的不是自己。

    唰!

    妖刀完成了使命,直接坠落在远处。

    “蝼蚁。”

    阳向族宗师悬浮在空中,藐视着王南国,随后轻蔑的吐出一句话。

    “你们这些异族,已经被你们眼中的蝼蚁,打败了无数次。

    “如果我是蝼蚁,那你又能算什么?

    “这么多年,是我地球武者在逐步占领湿境,而你们只能当过街老鼠。”

    王南国眼里同样是讥讽。

    “你会死的很惨。”

    宗师愤怒。

    唰唰唰!

    顿时间,数不清的命绳,犹如毒蛇,已经从四面八方朝着王南国袭杀而去,其速度之快,堪比疾风骤雨。

    当然。

    王南国并没有那么弱,对方虽然是宗师,但毕竟也只是个六品。

    当初李星佩斩杀白眉,对方尚可以支撑一会,更何况是王南国。

    叮叮当当!

    果然,王南国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弱。

    他身形如鬼魅,不断抵挡着来自宗师的轰杀,这一刻,王南国已经施展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

    目得是拖延,所以王南国尽量在缠斗。

    只要等主门的力量消失,这里就可以得救,毕竟在支武的门口,已经驻扎了不少宗师。

    拖延。

    一定要拖延下去。

    ……

    “不行啊,王叔的兵器太差劲。”

    仅仅两分钟时间,二人已经交锋了几百招式。

    异族宗师气急败坏,他迟迟还没有将这个蝼蚁斩杀。

    有些人虽然满脸希望,但更多的人,心里却是忐忑。

    王南国是在竭尽全力的抵挡,而对方宗师,还没有施展全力。

    最令人担忧的事情,还是王南国的兵器。

    太差。

    苏越看了眼主门。

    没戏。

    虽然充满了裂缝,但苏越拿在手里,能感觉到上面的耐久度。

    最起码还能支撑一个小时。

    只有等主门粉碎,外面的宗师们才能进来。

    苏越尝试破坏了很多次。

    果然,除非这主门自己想破,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弄碎它。

    而指望王南国抗一小时宗师轰杀,根本就不现实。

    咔嚓!

    众目睽睽下,王南国又抵抗了两分钟。

    终于。

    他手中的合金刀,彻底被宗师的命绳震碎。

    噗!

    王南国一个不小心,直接被命绳抽飞。

    浑身是血。

    但他第一时间爬起来,又在旁边捡起来一柄长刀。

    可惜,下场依旧无奈。

    这种级别的合金兵器,根本就不是宗师命绳的对手。

    ……

    外交大厅的人们口干舌燥。

    终究还是要失败吗?

    如果这个侦捕局局长被杀,那硕大的学校,可就真的血流成河了。

    王野拓捏着拳头。

    他派人计划将兵器扔进学校,可传送门连兵器都没办法弄进来。

    一点办法都没有!

    支武。

    吴显伟也无可奈何。

    他的兵器其实不错,但可惜,之前和黑臣对战的时候,被队长的妖刀震碎。

    其他兵器的硬度,根本就挡不住宗师命绳。

    没有兵器,王南国相当于失去了一条胳膊啊。

    “这位局长,有强辐针吗?”

    突然,吴显伟身旁有人说话。

    他连忙转头。

    是震秦军团派遣的那个卧底领袖,吴显伟认出了苏越。

    “强辐针?有。”

    吴显伟点点头。

    对侦捕局来说,强辐针是必备的基础药剂。

    “给我来点,谢谢!”

    苏越点点头。

    看来,自己还是没办法置身事外。

    刚当完间谍,这就又要去战场。

    当然,苏越还没自大到去对战宗师,那纯粹是找死,他可能扛不住对方一招,就会被轰成肉泥。

    但要知道。

    我苏越的本职,可是个辅助啊。

    对!

    我是个辅助。

    可惜,只学习了抗击打的战法。

    但愿能帮得上王南国。

    可防御增幅太耗费气血,直接是百分比的消耗,没有强辐针,他坚持不了几次。

    说话间,吴显伟已经令人拿来一盒强辐针。

    里面有20支。

    深吸一口气,苏越朝着王南国的位置掠去。

    这时候,王南国已经被轰的浑身是伤。

    但他还在顽强的对抗。

    “王叔,坚持住,我来辅助。”

    苏越边跑边喊。

    施展辅助战法,必须的接触到王南国的气血,所以距离不可以太远。

    对苏越来说,其实是有些冒险。

    但他有枯步,而宗师还在被王南国纠缠着,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苏越,你躲开这里,你帮不上什么忙。”

    王南国一声怒吼。

    他心里焦急啊。

    千万不能牵连了苏越。

    “放心,我是个辅助。”

    终于接触到了王南国的气血。

    苏越顿时停留在原地。

    他张开双臂,就如猩红女巫一样,双掌弥漫着灰色的气雾,看上去神秘莫测。

    与此同时。

    在王南国身上,同样悬浮起了一层黑色的波纹,犹如是他身体外的一层铠甲。

    “王叔,20%的防御盾,能帮你的,就到这了。

    “在防御盾被打碎之前,你可以尝试着……反击。”

    苏越沉着脸说道。

    王南国目瞪口呆。

    ……

    其他地方的人,之前还不理解苏越的行为,王野拓甚至觉得苏越太鲁莽。

    可当苏越施展出辅助战法的时候,所有人都惊的眼球差点掉下来。

    开什么玩笑。

    刚才那个杀伐果断的狠人,竟然是个辅助系的武者。

    这是出来搞笑的吧。

    辅助系武者,不都是柔弱的女性,永远都在战场后方吗?

    “苏越这小子,鬼点子一推,他学习辅助战法,一定是为了给自己增幅。”

    随后,王野拓理解了苏越的想法。

    “辅助战法,不都是卓越战法吗?他悟性真高。”

    林东启不住的感慨。

    这个年轻人,简直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根本就没有任何短板。

    弄了半天,你竟然是个辅助。

    许白雁在秘密祭祀点,也在关注着这一战。

    当她看到苏越是个辅助的时候,差点惊掉了眼球。

    谁能想到,苏越竟然是个辅助。

    “原来,辅助在特殊情况下,还能扭转战局。”

    牧橙叹了口气。

    她不得不佩服,苏越的选择,根本就没错。

    ……

    20%的防御盾,有用吗?

    此时此刻的王南国,就在用事实告诉所有人。

    有用!

    他虽然没有兵刃,但在一些极限的状态下,竟然可以反击宗师。

    没错。

    王南国已经在宗师的脸上,轰击了好几拳。

    可惜的是,他没有兵刃,杀伤力很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防护盾已经被宗师摧毁了三个。

    这时候,苏越只能依靠强辐针来恢复气血。

    该死的疼痛!

    但没办法。

    王南国要吸引火力,就必然要还手,他不可能一味的游走。

    这个宗师的目标,是屠杀普通人。

    王南国必须用血肉之躯去阻挡,而苏越想要不断施展防御盾,也只能依靠强辐针。

    ……

    “现场气血值10卡以上的人听着,我可以解封这柄妖刀的妖气,但需要每个人来用气血溶解一部分妖气。

    “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会很痛。”

    也就在这时候,远处有个四品的侦捕局成员,一声大吼。

    众人这才意识到。

    黑臣的妖刀坠落之后,插在了地上。

    而凡支市侦捕局有个队长,正在想办法解封。

    正巧,他懂得一部解封的战法。

    理论上,妖刀解封,需要宗师,他一个四品的力量太渺小,所以只能依靠大家的气血。

    “我来!”

    王路峰瞬间冲过去。

    他在对方的指导下,狠狠捏住了妖刀刀柄。

    呃……啊……

    瞬间,王路峰一张脸扭曲,痛到奔溃。

    “好!

    “下一个!”

    果然,妖刀上的血气,淡了一点点。

    这个队长一脚将王路峰踢开,他能掌握住每个人的承受极限。

    “我来!”

    附近一个支武的学生,也狠狠捏住了刀柄。

    他口吐鲜血,差点晕厥过去。

    “我也起来!”

    又一个学生跑过来。

    “我也来!”

    “还有我。”

    “我10卡以上,我也来帮忙!”

    顿时间,很多学生涌过来,自觉的排成了队。

    虽然看上去会痛不欲生。

    但这时候,需要大家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b类武大的学生,也有一颗对战的心。

    ……

    不知不觉。

    五分钟过去。

    苏越已经注射了四针强辐针。

    他快要奔溃。

    王南国虽然有护盾,但他的精神也接近崩溃。

    阳向族的宗师更是恼羞成怒,简直要发疯。

    对付一个五品的蝼蚁,竟然浪费了自己这么久时间。

    偏偏在这个家伙的缠斗下,自己连其他人都没时间去杀。

    可恨!

    这时候,远处的妖刀,已经在流水线一样的气血净化下,逐渐驱散了原本的猩红颜色,目前只剩下了最精纯的银色刀气。

    当然,净化的代价,就是远处脸色惨白,口吐鲜血,甚至有些已经晕厥的学生。

    没有宗师强者,想要净化妖刀,就只能靠人多。

    他们都是些学生,真的很弱。

    “万众一心,妖刀净化!

    “局长……接刀。”

    队长一声大吼。

    唰!

    他大臂一甩,妖刀笔直的朝着王南国飞去。

    唰!

    王南国早有准备,他也被学生们感动的心潮澎湃。

    宗师不傻,他企图来阻挡王南国拿刀。

    可惜。

    苏越的防御盾及时套上,王南国拼着受伤,终于将妖刀拿在手中。

    不对!

    现在的妖刀,已经不能称之为妖刀。

    唰!

    王南国咬牙切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极限角度,一刀斩在宗师胸膛。

    噗!

    鲜血洒下。

    阳向族宗师,第一次见血。

    这一次,是宗师的血。

    王南国浑身是伤,有些地方能看到骨头。

    但这一次,他终于完成了一次极限反杀。

    而王南国的身体状况,也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好!”

    苏越痛的浑身痉挛,但他还是大吼了一声。

    草泥马!

    你终于受伤了,宗师又如何?

    垃圾一个!

    “好刀!

    “有数万学生的气血加持,我人族万众一心,百战百胜。

    “此刀名曰……必胜。”

    王南国高高举起必胜刀,目光冷冷注视着宗师,他的眼底,散发着歇斯底里的癫狂气息。

    你宗师又算什么。

    老子今天就要看看,宗师到底是不是无敌。

    “必胜!”

    “必胜!”

    “必胜!”

    全场沸腾,就连哪些虚弱的学生,也在振臂呐喊。

    “今日,我用你宗师狗头,祭我必胜刀。”

    王南国瞳孔猛的一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