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楚炎〕〔九死丹神诀〕〔盛宠无双:倾凰世〕〔宝贝太惹火:夜少〕〔龙族之辰夏〕〔呆萌女友需要宠〕〔世界树的游戏〕〔惊奇故事会〕〔剩女高嫁〕〔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罗依依和沈敬岩小〕〔亡国的芙蕾伊德〕〔嫣然有妖〕〔无心若为君怨唐暖〕〔武道剑主〕〔我转生成了一把剑〕〔捡个古人当特助〕〔我爸真是大明星〕〔重生八零:家有媳〕〔我就是富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53章 白银骨象,涅槃破茧
    轰隆隆!

    王南国嘶吼落下,整个人犹如一头发狂的凶兽,悍不畏死的朝着异族宗师杀去,他瞳孔猩红,散发着神经病一般的阴光,连苏越都吓了一跳。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这妖刀不会让王南国入魔了吧。

    唰唰唰唰!

    唰唰唰!

    短短两秒时间,王南国疯了一样,已经是斩出了上百刀,空气中到处交织着绵绵不绝的刀气,远远看去,简直就个大海胆。

    卧槽。

    果然入魔了,敌我不分,六亲不认。

    苏越吓的转头就跑,万一不小心死在王南国手里,就冤死了。

    砰砰砰砰!

    异族宗师虽然还是强者姿态,但现在王南国手持妖刀,已经不再有忌惮。

    只要自己速度足够快,就可以挡住满天命绳。

    砰砰砰砰!

    密集的爆破声疯狂炸开,以王南国为中心,草皮已经被彻底掀开,大地一片狼藉,到处是横竖交织的刀痕,触目惊心。

    一连串恐怖的对轰结束,异族宗师目瞪口呆。

    没错。

    这一次对战,这个五品蝼蚁,赫然是挡住了自己全部轰杀。

    一切的依仗,就是妖刀。

    是我阳向族的妖刀。

    该死。

    妖刀之所以给黑臣,是因为他背负着巨大的使命。

    哪怕是自己这个宗师,也没有资格拥有妖刀啊。

    每一柄妖刀,都需要长老呕心沥血的锻造,在阳向族,这都是圣物。

    该死的无纹族。

    “你一个区区六品宗师,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

    “想肆意屠戮我神州,你配吗?”

    王南国阴森森的注视着阳向族宗师,冷冷嘲讽道。

    苏越找准机会,连忙过去,给他套了个防御盾。

    叔!

    吹的有些过了。

    区区六品。

    您是不是有些膨胀,虽然手持妖刀和神经病一样,但也别自大啊。

    套了防御盾之后,苏越又疯狗一样逃到远方。

    他害怕王南国发疯。

    “蝼蚁,妖刀是我阳向族圣物,你不配拿着。”

    异族宗师怪叫一声,又一次歇斯底里的冲杀过来。

    他恨透了这个五品蝼蚁。

    其实这个宗师最初降临的时候,就准备去将妖刀拿回来,虽然自己还没有资格使用,但完全可以拎起来。

    可就是这个蝼蚁,从自己下来之后,就一直纠缠着。

    这么长时间,宗师别看杀的起劲,可他在王南国的阻拦下,赫然是寸步难移。

    轰轰轰轰轰轰!

    王南国懒得和异族废话。

    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伴随着大地出现一道深坑,王南国的身躯,赫然是恶犬一样,主动朝着宗师迎战而去。

    一往无前。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恐怖的气浪一层又一层的扩散开来,硕大的操场,地面如水面波纹一样,扩散开一圈一圈的涟漪。

    空中到处交织着恐怖刀气。

    学生们在压迫下,不断朝着远处退散。

    手持妖刀的王南国,简直和刚才是两个人。

    ……

    苏越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距离王南国最近。

    他能感觉到王南国的状态,和刚才截然不同,他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状态,一个忘我的巅峰状态。

    如疯!

    如魔!

    “爸,你怎么了!”

    王路峰呆立在远处,喃喃自语。

    他也清楚的察觉到了父亲身上的暴怒,和之前已经截然不同。

    整个操场,没有一个人不震撼。

    好强。

    手持妖刀的王南国,简直比之前强大一倍。

    已经缠斗了这么久,王南国非但还没有落下风,甚至越杀越疯。

    反而,是异族宗师身上,不断出现新的伤口。

    “好厉害。”

    无数人心中赞叹,这也太恐怖了。

    ……

    外交大厅。

    王野拓和燕晨云他们面面相觑。

    外交大厅其余工作人员也满脸震撼,他们都被王南国的状态惊呆。

    要知道,你对战的,可是阳向族的宗师啊。

    “这个男人,特别特别的强大。”

    美坚国的女外交官凝视着王南国,眼珠子都在闪烁。

    她崇拜英雄。

    “银骨破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个侦捕局的局长,应该是要突破。”

    又观察了一会,林东启突然说道。

    “没错,看状态,这个侦捕局的局长,就是进入了破茧状态。”

    燕晨云也点点头。

    银骨破茧。

    这是白银骨象要突破到宗师的先兆。

    众所周知。

    黄金骨象被称之为宗师之资。

    铂金骨象更是预备宗师。

    但没有经过洗骨的白银骨象,则很难突破到宗师,可谓希望渺茫。

    在神州大地,数不清的侦捕局局长,教育局局长,还有官府大量的官员,他们都是五品巅峰,直至退休,他们也还是五品巅峰。

    阻止他们突破的桎梏,就是骨象。

    白银骨象也有人可以突破,但少之又少。

    其中这破茧状态,就是白银骨象突破的一个致命环节。

    置之死地而后生,最终涅槃,以白银骨象,破茧而出,一步宗师。

    这需要很大的机缘。

    对!

    王南国目前所走的路,就是在涅槃,就是在以白银骨象,破茧成宗。

    这一步极难。

    其实要比封品前洗骨,难上十倍。

    “这个局长也是运气加持。

    “那妖刀哪怕在阳向族,都是圣物,一般宗师都不可能拥有,这个黑臣,明显是为了阳向族的计划,才有资格拿到妖刀。

    “可能想到,过万武者的气血,直接净化了妖刀妖气,最终成就了王南国的白银破茧之路。

    “这种玄之又玄的亡命状态,对方宗师……可能输了。”

    燕晨云捏着拳头。

    王南国无所畏惧,他能喊出侦捕局先死的口号,就已经能证明这个人的无上意志,对于宗师,他也有压抑了已久的执念。

    这个人能以最困难的方式去突破宗师,其实也是必然。

    万幸。

    神州又渡过一场浩劫。

    那个异族宗师……已经败了。

    对。

    狂暴状态下的王南国……他就是一个伪宗师。

    一个手持妖刀的伪宗师,甚至有资格斩杀另一个真正宗师。

    毕竟,异族的宗师,也不是什么绝世强者,不过就六品而已。

    “这就是神州的国运吗?

    “我神州执掌这个时代的方向,所以连上苍都站在神州这一边。

    “任何浩劫,我们都将平安度过。”

    林东启手掌颤抖。

    异族设下连环计,还不是被我神州一一破解。

    哪怕你异族有宗师降临,我神州一个五品局长,足以抵抗。

    这就是大国气运。

    苍天都在庇佑我神州天朝。

    “不,你错了。

    “不是气运,也不是什么苍天保佑。

    “这就是咱们神州的精神,也是神州的武道之魂,别说这些玄幻的气运之说到底有没有,即便就是有,气运也是为强者而生。

    “以神州的武者气魄,咱们当理直气壮,朝苍天索要气运

    “这就该是咱们的东西。”

    王野拓眯着眼,可挡不住他瞳孔的精光闪烁。

    “对,神州从不靠施舍,从不靠祈求。

    “不管是气运,还是国运,都是我们一辈辈武者自强不息,拼搏而来,理直气壮。”

    燕晨云点点头。

    国运。

    气运。

    不管存在不存在,都无法阻止神州……大国崛起。

    ……

    操场!

    苏越找到机会,又冒死去加持了三次护盾。

    而谁都想不到的情况,终于还是上演。

    伴随着空中黑云里的两个宗师哇哇鬼叫,王南国手里的妖刀,直接是贯穿了异族的脖颈。

    一击毙命。

    对!

    哪怕你是宗师。

    但也依然死在了神州武者的刀下。

    王南国原本就是五品巅峰,他手持妖刀,在加持苏越的辅助,已经勉强有了对抗宗师的资格。

    况且,王南国脑子里还有几乎疯癫的执念。

    对。

    他在十年前,就已经五品巅峰。

    想要突破的执念,在王南国脑海里已经落地生根,今天,也是他王南国的爆发之日。

    厚积薄发。

    唰!

    王南国捏着异族宗师的头颅,狠狠将其脑袋割下来,随后高高举起,鲜血洒了一地。

    这时候,王南国脚下的场地,已经发生了轻微的坍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刀痕与裂缝,幸亏这里是操场,并没有埋设什么管道,否则水管都要爆裂。

    死寂!

    全场陷入了恐怖的死寂。

    根本没有人相信。

    异族宗师,竟然被杀。

    在人们心目中,最好的结局,是王南国一直撑着,撑到传送门碎裂,撑到援兵到来。

    可谁能想到,手持妖刀的王局长,赫然是直接斩杀了对方这个宗师。

    震撼!

    无论是校外,还是校内。

    所有人都被震撼到大脑空白。

    斩杀宗师啊。

    哪怕在湿境的战场,这都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爸,你是我一辈子的骄傲。”

    王路峰红着眼,怒吼一声。

    看着王南国浑身的伤口,他心里和刀绞一样疼。

    但他又为王南国骄傲。

    这就是我的父亲。

    “捷报!

    “神州侦捕局局长王南国,协西武苏越,阵前斩杀异族宗师一名。

    “神州不败,人族不败。”

    这时候,一声大吼,打破了全场死寂。

    苏越高高举着胳膊,将战绩昭告天下。

    ……

    “神州不败,人族不败。”

    “神州不败,人族不败。”

    “神州不败,人族不败。”

    ……

    所有人跟着大吼,那些参与到解封妖刀的学生们,更是激动到差点晕厥。

    这场斩杀宗师的战役中,自己也有参与。

    哪怕渺小,自己也是一份子啊!

    无数人热泪盈眶。

    远处医务室,那些俘虏已经上了药,勉强能将呼吸平稳下来。

    戴岳归看着王南国手里的宗师头颅,泪流满面。

    “局长,好样的。”

    仁青省其他被俘武者,全部都咬牙切齿。

    被阳向教折磨了这么久,他们已经恨透了异族。

    “不要脸啊。

    “苏越这家伙,为什么总能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自吹瞬间。

    “气死我了,下次的捷报,一定我要来喊。”

    王路峰被气的脑仁疼。

    我爸杀了宗师,我都没来得及喊,你捷足先登。

    简直能气死人。

    可怪谁呢?

    自己反应慢。

    ……

    哇啦啦啦!

    哇啦啦啦!

    黑云里的两个宗师被气的炸了毛,他们歇斯底里的在上空咆哮。

    可惜。

    再也没有妖刀去斩破空间。

    虽然他们的怒火,堪比一座压抑了百年的火山,但也依旧是无济于事。

    只能不甘心的咆哮而已。

    轰!

    然而。

    也就在这时候,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直接是冲天而起。

    气环。

    这是属于王南国的五品气环。

    原本喧嚣的操场,又一次寂静下来。

    这气环,为什么这么大,甚至还在继续膨胀。

    王南国盘膝坐在地上,妖刀就斜插在自己面前。

    气环却在无限膨胀,神州方圆几百里的空气,都有些扭曲。

    而在气环之内,似乎还有一些景物,在若隐若现。

    “气环异象。

    “这个局长……他要突破了!”

    远处,正在养伤的吴显伟一声惊呼。

    没错。

    气环异象重现,王南国这是要突破六品。

    武者在一品境,会修炼心法战法

    那时候,会出现第一次气环异象。

    之后,只能等六品之后,气环异象重现,这就代表一个武者,彻底踏入宗师序列。

    没错!

    王南国目前的状态,就是在朝着宗师突破。

    “这就是王叔的气环异象吗?似乎是个大老虎,我的气环异象,好像是苍龙和月亮。”

    苏越距离最近,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来自王南国身上的滂湃压迫。

    没错。

    是气环异象。

    王南国修炼的心法,异象是大老虎。

    ……

    “突破了,神州又多一个宗师,还是白银骨象的宗师,可喜可贺。”

    林东启大笑一声。

    “他突破到宗师之后,便可以去七军任少将,不知道他会选择哪个军团。”

    燕晨云点点头。

    王南国手持妖刀,绝对是个恐怖战力。

    这一战结束,神州内阁,绝对会让此人直接执掌妖刀,这是对无畏者的奖赏。

    “也有可能当一个市的提督。”

    林东启说道。

    “应该不可能,他执掌妖刀,是神州一大战力,理论上不会当提督。”

    燕晨云摇摇头。

    “依我看,这个人依然会是侦捕局的局长。

    “经过这一战,他已经成了全国侦捕局所有人的精神象征,我估计,内阁会有其他安排。

    “或许他会成为神州的侦捕局局长,不限于某个市。”

    王野拓缓缓吐出一口气。

    管他呢。

    这个人以后的仕途,必然一飞冲天,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情。

    他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这场浩劫,彻底结束。

    当王南国突破的刹那,便再也没有什么危险。

    浩劫,结束。

    ……

    吼!

    吼!

    吼!

    虎啸山林,大地震荡。

    王南国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背后气环里的巨虎,也猛的一声咆哮。

    不少人甚至头晕耳鸣,被震荡的气血翻腾。

    呼!

    王南国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身后的气环,在缓缓消失。

    这代表往王南国已经彻底掌握宗师境界。

    其实对于他们这些白银骨象来说,掌握宗师境界本就该很轻松。

    没办法。

    他们都是在五品巅峰卡了十几年的武者,对宗师已经研究过无数次,一切都水到渠成。

    “王叔,恭喜突破宗师。”

    苏越笑着说道。

    “多亏了你的辅助战法,我才能在异族的压迫下活下来,否则,也没机会。”

    王南国苦笑一声。

    他并不是谦虚。

    白银骨象想突破宗师,最大的难点,就是本身资质不够,别说和铂金骨象比,就连黄金骨象都千差万别。

    想要涅槃破茧,需要在生死之间领悟。

    如果不是苏越的防御战法,王南国可能早死了。

    “苏越,你能想办法,再弄下来一个宗师吗?

    “我觉得这些客人既然来了,就把头颅都留下吧,一对二有些困难,你只要打开一点点裂缝,我再抓出来一个杀了。”

    王南国抬头看着天空,突然说道。

    还没有突破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斩杀了一个异族宗师。

    现在六品已稳,还手持妖刀,再杀宗师,将不再困难。

    而且王南国也看出来了。

    可能是传送门的限制,传送过来的这三个宗师,都是属于比较弱的那种。

    “嗯,我试试。

    “把那颗宗师的头颅给我。”

    苏越凝重的点点头。

    他在宁玉涛的笔记里,看到过折叠之门的介绍。

    其实也没有什么专门的催动方法,这妖器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难点只是祭祀的血。

    现在有个被斩杀的宗师,他的血,就是最合适的祭祀源泉。

    之所以用61个五品的血祭祀,也不过是因为没有宗师血而已。

    “好!”

    王南国手掌虚空一捏,那颗头颅就飞到了王南国掌心里,随后他递给苏越。

    宗师的血还没有彻底冷却。

    苏越将主门沾染上去。

    果然。

    上面传来一股特殊的气息。

    主门并不会认主,也没有排斥之力,苏越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催动方法。

    其实换其他任何人,也可以明白。

    这并不难。

    “王叔,我会将裂缝打开不到一秒的时间,这俩个宗师应该不敢再下来,需要你亲手抓出来。”

    几秒后,苏越彻底熟悉了三重门的开启方式。

    其实他可以开启的更久,但害怕两个宗师同时跑下来,到时候,一个王南国挡不住,就坏事了。

    将裂缝开启一瞬间,如果王南国能抓出来,就抓出来杀了。

    如果做不到,就这样吧。

    哪怕不杀宗师,也得保证安全。

    不能太冒险。

    “好!

    “你开启吧。”

    王南国手提妖刀,仰头看着天空的黑云。

    苏越深吸一口气,将气血关注到主门之上。

    “王叔,上!”

    下一秒,主门射出一条射线,原本毫无破绽的黑云三重门,直接出现一个缺口。

    果然。

    苏越猜的没错。

    这两个宗师悍不畏死,他们根本不怕王南国突破。

    见到有机会,二人争先恐后要出来。

    幸亏苏越关闭的快,仅仅有一个宗师出来。

    紧急时刻,这宗师也察觉到了苏越和王南国的计划,他意识到对方想分开他们二人,一一斩杀。

    但可惜。

    这个异族想回去的时候,王南国已经牢牢扣住了他的脚踝。

    轰隆!

    就这样。

    在苏越关闭三重门的一刹那,这个宗师被狠狠摔在了地上。

    全场一片震撼。

    谁能想到,王南国不仅仅挡住了异族的侵略,现在还要主动反杀。

    这一战,阳向族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人族竟然还会反杀。

    轰隆隆!

    轰隆隆!

    恐怖的杀戮,再一次拉开序幕。

    彻底突破到六品的王南国,简直如魔神降世,妖刀所斩杀出来的刀气,已然是遮天蔽日,如飓风升腾。

    在王南国疾风骤雨般的打击,宗师连连败退。

    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王南国之前的处境。

    没有趁手兵器,真的会让人畏手畏脚。

    ……

    外交大厅。

    所有人已经重新落座。

    这场突如其来的浩劫,就这样到了尾声。

    谁都没有想到,神州不仅仅救出了所有人质,甚至还有五品突破,而现在,神州武者在反杀,他们想要将异族的宗师,斩尽杀绝。

    那个手持妖刀,刚刚突破到宗师的武者,很明显能做到这一切。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大屏幕里的厮杀。

    而一些小国的外交人员,已经低着头瑟瑟发抖。

    神州这场浩劫,和他们这些小国家的管理松懈,脱不开关系。

    特别是江元国。

    其中一个传送口,就在江线丛林。

    神州这次承受这么大的危机,他们不可能轻松放过江元国。

    这一次神州主导的整顿,注定要掀起腥风血雨。

    也就五分钟左右。

    屏幕里,王南国已经斩下来这颗异族宗师的头颅。

    虽让刚刚才突破到六品,但手持妖刀的王南国,已经拥有六品中阶的实力。

    这三个宗师在地球战斗,本身实力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再加上他们没有兵器,命绳又挡不住妖刀斩杀。

    被杀,几乎是注定的事情。

    ……

    “捷报!

    “侦捕局局长王南国,协西武苏越,再次斩杀异族宗师一名。”

    ……

    苏越拎着王南国扔过来的头颅,再次将鲜血滴落在折叠之门上。

    同时,他也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操场再一次振奋。

    王路峰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脸呢?

    苏越,苏大神仙。

    您的脸呢。

    这次是我爸单杀,您连辅助战法都没有施展啊。

    大爷。

    您的脸皮咋就这么厚,啥时候当不忘给自己贴金。

    论无耻,我自愧不如啊。

    “王叔,你我强强联手,其利断金。

    “咱们并肩作战,将最后一个邪徒也斩了。”

    苏越上前,一副即将去战场赴死的英勇模样。

    “好,苏越,咱兄弟俩……并肩作战。”

    王南国也是杀红了眼。

    剩下最后一个宗师,咱们可能让他安全回去。

    杀!

    必须要杀。

    啵!

    苏越举起手中的主门,彻底打开了三重门。

    这一次,他没有去控制时间。

    只剩下最后一个宗师,你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王路峰在远处开始怀疑人生。

    老爸,你糊涂了?

    你和苏越称兄道弟,你俩兄弟并肩作战。

    我咋办!

    我和苏越是同学。

    我是他陆峰哥。

    这辈分怎么有点乱。

    怎么打今起,我和苏越还得各论各的。

    他管我叫哥。

    我管他叫叔?

    这都什么逻辑,我得捋一捋。

    ……

    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没有太多悬念。

    苏越嘴里咀嚼着侦捕局的丹药,由于他体内有70个气穴可以燃烧,所以亏空的气血,很快就已经补充回来。

    最后一个异族,可能在绝地反击,所以比第二个还要难杀一些。

    但一对一的情况下,王南国几乎处于不败之地。

    山洪海啸的呐喊声中,王南国犹如一个斩杀囚徒的正义执刑官,异族宗师被妖刀斩的浑身是血。

    他已经想逃。

    但这里是人族地盘,他根本就无路可逃。

    两分钟后。

    这个宗师在屈辱和不甘之中,被王南国直接斩首。

    苏越走过去,平静的捡起宗师头颅。

    这一次,他没有呐喊捷报。

    苏越拎着脑袋,任由滂沱鲜血流淌在主门之上。

    而他,只是抬头凝视着三重门。

    ……

    校内,是排山倒海般的欢呼。

    学校外,那些赶来支援的人,也忍不住激动到欢呼雀跃。

    赢了。

    支武不仅没有死一个人,甚至还反杀三个宗师,这简直是一场大胜利。

    只要是神州人,就会忍不住欢呼。

    周云粲在医务室里热泪盈眶,戴岳归等人也在抱头痛哭。

    这纯粹是激动的泪水。

    他们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谁都无法理解,这是纯粹的喜极而涕。

    其实对这群俘虏来说,这场劫难,也是一次机缘。

    等他们体内的毒完全被解之后,他们将全部突破到五品。

    这都是阳向族的手笔。

    “苏越,好样的。”

    在其他祭祀点的四个人,也开心的点点头。

    牧橙嘴角微笑。

    他突然发现,苏越奋不顾身的样子,还有点小帅气。

    “不愧是我杨乐之的小舅子,果然继承了你姐夫的优秀,完美。”

    杨乐之郑重的点点头。

    “西武学生会如果到了这小子手里,一定会继续走向第一。”

    白小龙点点头。

    “弟弟,你是我的骄傲,是爸爸的骄傲。”

    许白雁保持着镇定,但她眼眶有些发红。

    长大了。

    苏越终于长大了。

    ……

    “苏越,咱们赢了。”

    王南国走过来,拍了拍苏越肩膀。

    “王叔,你好奇吗?”

    可苏越面无表情,他一直看着头上这团黑云,突然阴森森的说道。

    “好奇什么?”

    王路峰问。

    “好奇在传送门的另一头,在阳向族的城池里,是一副什么样子?”

    苏越转头,突然阴气森森的说道。

    “你……”

    王南国眉头紧皱,他脑海里突然有个荒谬的想法。”

    “想不想去湿境,去阳向族的城池……浪一把。”

    苏越嘴唇呢喃,犹如在吞吐着魔鬼的惑诱。

    “万一失败了,咱们会有什么后果?”

    王南国心脏狂跳。

    对,他情绪波动的厉害!

    哪怕是之前以五品面对宗师,都没有这么激动过。

    他甚至有些喘不上气。

    去湿境?

    去异族核心城市?

    别说他一个刚刚才突破的宗师,哪怕是军中那些大将,也不敢说啊。

    “如果失败,咱俩的头颅,会被悬挂在阳向族的城墙上,昭告天下。

    “而在各个武大的教科书里,会有两个反面教材的典型,你和我,会名垂青史,用咱俩的实际经历,去教育后人……不要鲁莽,更不要浪。”

    苏越阴森森笑着。

    “苏越,你应该清楚,我是个侦捕局的局长,向来谨慎为先,我就问你一句……能回来吗?”

    王南国又问道。

    “我能掌控主门的破碎时间,只要咱们没有被阳向族杀死,这次湿境游,理论上是安全的,甚至,咱们还可以杀一批异族。

    “就像这三个畜生,企图来支武杀人一样。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苏越瞳孔里在闪烁着幽幽光泽。

    “我再考虑考虑,不行,还是有些鲁莽……唉……苏越你去哪?”

    王南国跟着苏越,在众目睽睽下,二人一跃踏入三重门内。

    ……

    江线丛林。

    牧京梁支援魏远军团,前天刚刚打退一批异族,今日闲来无事。

    他听说江线丛林时常有古怪的事情发生,今天特意来看看。

    果然。

    有古怪。

    很多神州的人,竟然莫名其妙从从线丛林出现。

    而且他们说,在神州支武,正在被阳向教的异族威胁着。

    嗡!

    也就在这时候,牧京梁看到了一个这辈子都想不到的人。

    “岳父,你怎么在这里?

    “你来的正好,快上车。”

    苏越和王南国刚刚传送到江线丛林,下一站是湿境里的传送点。

    他突然惊喜的看到了牧京梁。

    王南国手提妖刀,依旧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

    求月票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