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道独尊〕〔最强黄金眼〕〔厉少有喜,二婚甜〕〔这爱妃有毒〕〔豪门妻约:我老婆〕〔奶爸至尊〕〔黑夜里的荧光〕〔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伯府庶女要翻天〕〔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这个王妃莫得感情〕〔九品相婿〕〔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我在异界是个神〕〔都市全能奶爸〕〔最强近身保镖〕〔拯救女神系统〕〔三国处处开外挂〕〔我真要逆天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55章 大杀四方,全军覆没
    也没有太多废话,杀戮直接开始。

    他们的时间,理论上有十分钟,但谁都清楚,这是在湿境腹地,很可能在下一秒,湿境的九品神使就会赶来,所以必须要快,不惜一切代价的快,不惜一切代价的杀。

    牧京梁负责在场的八个宗师,王南国在一群军队长里来回厮杀。

    至于苏越。

    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自由活动吧。

    也只能这样了。

    没办法。

    在场最弱的军团长,就是三品。

    这次没有王路峰配合,苏越一个人还做不到单杀三品,大概率会送命。

    啵!

    苏越企图给王南国套一个防御盾。

    可惜。

    他忘了,防御护盾在宗师身上,有很大的概率会失效。

    显然,这一次失效。

    苏越有些挫败,他觉得自己学艺不精。

    他们连忙又给自己加持护盾,千万别一不小心死了。

    “苏越,你管好自己安全。”

    王南国一声大吼。

    扑面而来的刀气,几乎令苏越窒息。

    就这眨眼时间,已经有十几个军团长死在王南国刀下。

    手持妖刀的王南国,简直就是个绝世杀神,犯了病的那种,他似乎越杀状态越好,根本用不着担心。

    反而是牧京梁的情况,其实要糟糕一些。

    没办法。

    牧京梁虽然是九品,但他要做的,并不仅仅是杀一个七品那么简单。

    他要分离出一部分气血,兼顾苏越的安全,这是重点。

    他还要不断闪烁身躯,阻止这八个宗师四散逃跑。

    他甚至还有留下大部分气血,防止万一冲过来的九品神使。

    牧京梁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再加上前几天一场大战,他又和钢骨族一个神使两败俱伤,牧京梁体内本来还有些伤势。

    在这种极限的情况下,牧京梁只能发挥出八品的实力。

    他可以杀死这群宗师,但需要一点点时间,没有那么容易。

    其实王南国也不容易。

    如果不是有妖刀,他哪怕是宗师,也不可能这么轻松。

    这就是缘分。

    阳向族送了王南国这柄妖刀,就是为了让他来湿境杀戮。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卧槽,滚开啊,别追我!”

    苏越原本跟在王南国身后,可王南国的刀气太残暴,六亲不认,他被迫被逼开了一些距离。

    这时候,一些军团长就来绞杀苏越。

    柿子捡软的捏。

    苏越一个二品无纹族,他明显就是那个软柿子。

    小凌波步施展到极致。

    苏越不断在极限中腾挪躲闪,虽然有牧生览在空中守护着自己,但苏越还是不想拖后腿,不想让牧京梁分心。

    假如牧生览来帮自己,那些宗师可能会脱离压制,最终逃跑。

    就这样,苏越一个人,在狂风中风筝着十几个军团长。

    拖延一会,他就将这群军团长,引到王南国那里。

    王南国的刀,简直就是绞肉机,没有一个军团长能逃开。

    由于苏越和泥鳅一样滑溜,再加上速度太快,那些军团长跟着跟着就跟丢了,他们调转刀口,又全神贯注的杀王南国。

    哇啦啦啦!

    哇啦啦!

    掌旗屯兵营的阳向族,已经彻底疯了。

    对!

    真的疯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神的惩罚吗?

    大家都在等着三个出征将军凯旋,等着他们屠杀无纹族的英勇事迹,等着来自至高长老的犒赏。

    可为什么,原本是出征将军的凯旋之门,会突然跑出来三个无纹族。

    其中一个还是九品的人族大将军。

    该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该死的无纹族。

    王南国越杀越勇,越杀越狂。

    在他的身后,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连地面都已经被染成了猩红的颜色。

    妖刀之锋利,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军队长们手中的兵刃,几乎是碰之即断,简直不堪一击。

    摆脱了追兵的苏越,跑到了其他的营帐。

    首先,他找到了最关键的药材营房。

    不错。

    有药材,虽然不算多,但蚊子少也是肉。

    但可恨,自己身上没有择兽腰包,他刚刚才从地下室跑上来,择兽腰包还在震秦军团存放着。

    苏越有心无力。

    这里有几个二品的守卫。

    面对二品,苏越几乎是无敌状态,他直接杀之。

    这也多亏掌旗屯兵营的三品军团长,全部集中在了王南国的战场,才给了苏越可乘之机。

    苏越又跑到另一个营房。

    惯例。

    先斩杀了七八个二品和一品的守卫,可惜,这个营房一无所获,是阳向族做兽皮衣服的地方。

    “唉,天空有牧京梁,我连阳向族的状态都不敢切换,否则效率还能高一些。”

    苏越一声叹息,毕竟还有一些二品在阻拦自己。

    牧京梁实力通天,他之所以能保证自己安全,一定有探查自己的方法。

    切换阳向族状态,这是苏越最深层次的秘密,任何人不能暴露。

    当苏越跑到第三个营房的时候,他终于震惊了。

    择兽!

    对。

    择兽腰包的那种择兽。

    一共两头。

    堪比大象的择兽,已经被剥了皮,正被阳向族塔在架子上,可能阳向族是要做包裹。

    择兽的皮肤,拥有无限弹性,还坚不可摧,一般需要特殊的方式去制作。

    在湿境,择兽同时是做包裹的最佳材料。

    在择兽皮的不远处,20几个一品的工匠瑟瑟发抖。

    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屯兵营外面的混乱,到处都是惨嚎,空中充满了血腥味,甚至一个六品的出征将军头颅,也不小心坠落到这个营房的中间。

    这简直是天塌了一般的灾难。

    这些工匠掌握着制作择兽皮的方式,但他们仅仅是工匠,根本就没有战斗的能力。

    苏越狞笑着。

    他脚掌一踏,刀气纵横。

    面对一群手无寸铁,毫无抵抗力的工匠,苏越当然是斩尽杀绝。

    别说是这群工匠,哪怕是孩童,都不能放过,这里人族用血和命,总结出来的教训。

    不到一分钟时间。

    地面已经全部都是尸体。

    “卧槽,这么大的两张择兽皮,我怎么拿!

    “咦,还有择兽筋。”

    在择兽皮的不远处,有个木盆。

    木盆里是两团血淋淋的筋。

    择兽筋。

    是一种十分坚韧,同时也很有弹性的绳子,但和择兽皮比起来,择兽筋作用没有那么大。

    择兽皮可以用来存放东西,对任何种族来说,都有必要性。

    择兽筋,则没有太大的必要性。

    “赶紧收拾一下。”

    苏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他一把先将大一点的择兽皮扯下来,随后卷衣服一样,不顾一切的卷起来,然后用择兽筋捆住。

    另一块择兽皮,不能卷起来,苏越草草固定了一下,弄成了一个简易的包袱模样。

    “我动作得快点,没时间浪费了。”

    苏越嘀咕了一句,便疯狂朝着药材营帐冲去。

    ……

    天幕上空。

    牧京梁背负着双手,他的黄金巨龙,在空中形成一道绝对领域。

    八个宗师,没有一个可以逃走。

    目前,已经有三个出征将军被牧京梁斩首,有一个正巧就落在苏越拿择兽皮的营帐内。

    剩下的五个宗师,已经要疯了。

    浩劫。

    这简直是掌旗屯兵营的浩劫啊。

    地面有个杀神在不惜一切的屠戮,短短几分钟时间,已经有三四百的军团长身首异处。

    营将军看的很清楚,那个杀神手里的妖刀,就是黑臣拿走的那一柄。

    可恶。

    黑臣的妖刀,为什么能被无纹族拿走。

    为什么。

    还有,黑臣你们到底在无纹族干了什么?

    酝酿了十年的计划啊。

    最终就引来三个无纹族吧。

    这十年,你们在无纹族干了什么。

    该死!

    全部都该死啊,

    “无纹族的九品,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可以传送到我阳向族,为什么。”

    七品营将军浑身是血,他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想不通。

    他想不通啊。

    剩下的几个出征将军,大部分也被牧京梁打的奄奄一息,眼看着活不久了。

    “哼,你们都该死!”

    牧京梁冷漠着脸,一副神祗降临的表情。

    废话。

    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被苏越抓来。

    再一眨眼,已经到了阳向族的屯兵营。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我只知道得赶紧杀了你们,阳向族的九品神使快过来了。

    没错。

    在百里之外,不仅是一道九品气息袭来。

    在阳向族内部,他们也有自己的预警方式,第一时间这个七品就报告了情况。

    赶紧杀!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牧京梁加快的杀戮力度。

    可他的实力,毕竟被压制到了八品,对方虽然是个七品,但在其他六品的联合之下,一味的防御,牧京梁一时间也做不到秒杀。

    而在地面。

    王南国速度极快,他反而是效率最高的一个。

    接近1000个军团长,已经被他杀的七七八八。

    那简直就是在割韭菜。

    牧京梁都震撼。

    这是哪个军团的少将,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一号人物。

    很生猛。

    杀起来六亲不认,和神经病一样,神州就缺这种狠人。

    轰隆!

    轰隆!

    天空金龙咆哮,日月无光,在剧烈的宗师对撞下,气浪不断翻滚下去,甚至地面都在摇动,不少营房都纷纷在坍塌。

    在军营里的一品、二品阳向族,只能和无头苍蝇一样来回乱转。

    屯兵营内部,那是宗师们的战场,他们来了也是送死。

    阳向族的武者不怎么怕死,但那是面对同阶的武者。可你冲过去杀宗师,那不是不怕死,那是专门去送死。

    因为他们不蠢,所以还是以保自己的命为主。

    苏越一脚踢开药材营房的大门。

    他拖着择兽皮聚拢起来的大口袋,二话不说就开始装药材。

    可惜,由于湿境环境特殊,他们应该是尽早炼制成了丹药,然后早早分发到了每个阳向族的手里,所以这场的药材不算太多,大概也就不到百斤左右,毛毛雨。

    不到一分钟时间,苏越就已经装在口袋里。

    堪比大象一样大的口袋,拖在地上,苏越反而像个蚂蚁一样渺小。

    而那些药材,更是杯水车薪。

    “咦,是营将军的营帐,里面可能有辈树皮。”

    二话不说,苏越一脚踢开了营将军的营帐。

    卧槽。

    你个不要比脸的七品。

    你竟然金屋藏娇。

    可惜。

    苏越实在欣赏不了阳向族的审美。

    粉嘟嘟的皮肤,简直和脑浆一个颜色,而且都秃顶。

    杀了,杀了。

    免得辣眼睛。

    三个一品,两个二品。

    苏越毫不费力。

    这营帐装修的还颇有些讲究。

    苏越也没有细看。

    只要是辈树皮,他都直接塞在择兽大口袋里。

    然而,再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苏越暗骂一声。

    你好歹也是个七品,穷的和泔水一样。

    离开营将军营帐,苏越已经能感觉到来自天边的压迫。

    牧京梁说的没错。

    一定是阳向族的九品即将要来。

    没时间继续搜了。

    两块完整的择兽皮,估计可以做好几十个择兽腰包,哪怕上交了官府,自己也能分到不少。

    这批药材,也可以弄不少钱。

    辈树皮,神州也会给自己相应的功勋。

    差不多了。

    贪多嚼不烂。

    时间本来就很紧张,苏越根本就没时间细细搜索。

    其实在掌旗屯兵营不远处,还有一个树旗屯兵营。

    树旗屯兵营虽然也有个七品营将军坐镇,但他们这个兵营却整装待发,只是在做防守准备,根本没有要来帮掌旗屯兵营的征兆。

    这就是阳向族的传统。

    没有城主的命令,掌旗屯兵营被屠空,他们也不会去帮忙。

    其实哪怕没有传统,树旗屯兵营的营将军,应该也不会去触牧京梁的霉头。

    他一个七品,哪怕是参战,也不过是多送一颗人头而已。

    苏越在乱跑的时候,甚至还看到了树旗屯兵营的情况。

    他也庆幸,幸亏对方选择冷眼旁观。

    如果这个屯兵营的三品过来追杀,自己还真没办法拖着择兽皮乱跑。

    “王叔,来装人头。”

    当苏越跑回去找王南国的时候,后者已经杀到了尾声。

    那些三品以上的军队长,根本就不敢逃亡,所以王南国杀的极顺。

    假如城主和神使归来,看到自己逃亡,还是会被以逃兵罪斩杀,甚至临死前还会承受折磨。

    况且,也没有逃亡的地方。

    其他屯兵营容不下你,逃到普通武者的军营,你必然会被举报。

    所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去杀王南国。

    最终的结局,就是王南国杀了个痛快。

    “苏越,你扛着什么东西?”

    王南国提着猩红的妖刀,气喘吁吁。

    苏越这小子,这是跑哪了,这又脏又腥又臭的大口袋,又是怎么回事?

    这么大的口袋,你不累吗?

    “这是我的择兽大包袱,没时间了,战利品太少,要将这里人头装进去,回去邀功啊。”

    苏越焦急的大吼。

    没有人头做证明,拿什么换功勋。

    他之所以这么拼命,目得是救苏青封。

    这些人头,可都是换功勋的大户,哪里能浪费。

    砰砰砰!

    王南国不笨,他立刻理解了苏越的意思。

    原本就是以斩首为主,王南国身形一动,踢足球一样,一颗颗异族头颅,就被踢到了苏越的大口袋里。

    而苏越只需要用手张开口袋就可以。

    “苏越,没时间了,咱们快走。”

    这时候,天空的牧京梁喊道。

    轰隆隆!

    终于,最后一个七品的营将军,也被牧京梁一拳贯穿了胸膛。

    他虽然还没死,但也活不过三分钟。

    这个营将军也是个狠人,他知道牧京梁他们想走,企图用自爆来压制牧京梁。

    可惜。

    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牧京梁大袖一甩,一道滔天刀气打出去,这个营将军的脑袋,不偏不倚的掉落在了择兽大口袋里。

    王南国也是专挑品阶高的脑袋踢球。

    被牧京梁斩杀的宗师脑袋,已经全部被踢到择兽大口袋里,可惜最开始的一颗,不知所踪,王南国有些可惜。

    其实他不知道,那一颗早已经被苏越早早装在了口袋里。

    “该死,没时间了,主门也要碎!”

    咔嚓!

    咔嚓!

    苏越掌心里的主门,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化成了灰烬。

    “苏越,你们立刻上来。”

    牧京梁目光如电,冷冷注视着远方。

    来了。

    苏越知道事情轻重,天大地大,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他也不再贪恋人头,脚掌狠狠一踏地面,计划施展枯步,跳到牧京梁身旁。

    然而,苏越想多了。

    王南国捏着苏越的脖颈,犹如拎着一只小鸡,直接跳到了牧京梁身旁。

    “可惜了,那么多人头,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苏越背着无比巨大的择兽皮包裹,一声叹息。

    ……

    轰隆隆!

    轰隆隆!

    来了。

    不远处的天空,突然间出现了几团庞大的黑云,那些黑云层层涌动,犹如一张又一张丑陋的鬼脸,在咆哮人间。

    噗!

    仅仅是滔天的压迫,苏家就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喷出去。

    五脏六腑都被震的生疼,这就是九品的可怕。

    轰隆隆!

    轰隆隆!

    那些黑云之内,甚至还交织着密集的雷电,这是由于他们速度太快,气血和空气摩擦出来的结果。

    快!

    最少有四个九品神使,已经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赶来。

    他们一路上睚眦欲裂,怒气滔天。

    该死的无纹族,

    竟然会出现在湿境内部,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简直是天下最滑稽的事情。

    只有我阳向教能去你无纹族内部,你无纹族,凭什么来我阳向族捣乱。

    不可饶恕。

    绝不可饶恕。

    哇啦啦!

    哇啦啦!

    愤怒的咆哮声,在空中不断回荡,恐怖的音浪,令方圆百里的大地都在颤抖,有些地方的树木都已经被音浪直接震断。

    愤怒!

    滔天的愤怒,庞大大雨都无法消化。

    杀!

    杀了这些小贼。

    “岳父,三秒后,咱们就会离开。”

    苏越看着主门,连忙说道。

    “嗯,三秒,时间差不多刚刚好,正好能气他们个半死。”

    牧京梁点点头,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三秒时间,这些异族九品刚刚能赶回来。

    可惜。

    他们会扑个空,这才能气死他们。

    “苏越,撑开你的口袋!”

    牧京梁说道。

    “干什么?”

    苏越一愣。

    但他还是很听话的撑开了口袋。

    “你不是想要人头换功勋吗?”

    牧京梁笑了笑。

    这小子,花花肠子一堆。

    他一定是想用功勋换苏青封的自由。

    虽然可能性并不大,但自己总得帮帮他,是个负责人的好儿子。

    轰轰轰!

    轰轰轰!

    牧京梁大袖一甩,地面狂风骤起,在狂风之中,还夹杂着数不清的风刃。

    这时候,苏越才终于见识到了一个九品的可怕。

    在狂风中,数不清的异族头颅,就这样被席卷到了择兽大包裹内,就连那些头颅没有分离的尸体,也被牧京梁的风刃补刀。

    这简直是鲸吞之术。

    眨眼时间,苏越空荡荡的择兽大包裹,逐渐膨胀起来。

    还是九品宗师有效率。

    牧京梁一脸嘲讽的看着天边。

    捡人头,雕虫小技。

    之前之所以没有帮苏越,是因为自己要对付几个宗师,有些腾不开手,毕竟时间压的太紧凑。

    现在,他已经无所顾忌。

    ……

    “你们是谁,简直罪该万死。”

    天边传来了愤怒的咆哮,犹如雷鸣炸响,震耳欲聋。

    阳向族整整一个屯兵营被毁,触目惊心,何其残忍,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近了!

    神使们甚至已经能看到入侵者。

    那是一个九品的无纹族大将,还有一个六品的无纹族宗师。

    至于苏越,已经被选择性忽略。

    这简直可恶。

    九品大将,怎么可能会潜伏到阳向族内部,简直是可恶至极。

    “你既然敢来阳向族,今天你就会死。”

    另一个九品神使也怒吼道。

    “奇迹军团牧京梁,今天给诸位送上一份大礼。

    “你们擅自离开前线,难道不怕我神州大军,会冲破你们的防线吗?”

    牧京梁一声讥笑。

    九品大将离阵,神州军团必然会发起冲锋,这是取得胜利的契机。

    牧京梁相信,神州军团一定可以把握这次宝贵的机会。

    这次来阳向族内部屠杀,作用要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你该死!”

    轰隆隆!

    三人的头顶上空,突然出现一团漆黑的旋涡,随后,旋涡之内,伸出了一只漆黑手掌,简直是遮天蔽日。

    随后,在三人面前,又出现了一根漆黑的长矛,其体型只庞大,堪比一座桥梁,长矛上面,还蔓延着漆黑的毒气。

    在三人脚下,还有一只用气血幻化的狰狞凶兽,也试图来撕咬他们。

    这都是来自九品神使的联手轰杀,他们已经施展了最强战法。

    这也已经是他们轰杀的距离极限。

    没有废话。

    没有嘴炮。

    他们出手就是要将入侵者碎尸万段,绝不拖延。

    “富饶的阳向族,再见。”

    苏越深吸一口气。

    在牧京梁的帮助下,人头已经全部装在择兽大口袋里。

    虽然三道轰杀已经落到眼跟前,但已经不重要了。

    苏越他们三人的影子虽然还在阳向族上空,但他们的身躯,已经在三重门的虚空之内。

    伴随着折叠之门主门的破碎,这里的传送点将彻底消失。

    临走前。

    苏越又依依不舍的俯瞰了一眼阳向族城池。

    掌旗屯兵营,已经被轰的支离破碎,这个屯兵营,可谓被连根拔起。

    在远处,还有七八个屯兵营。

    这些屯兵营的阳向族全部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三人离去。

    突然。

    苏越在树旗屯兵营的中央,也就是营将军的营帐门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对!

    月冥真典的最后一块。

    对!

    虽然已经有些斑驳,但苏越对那种材质很熟悉,他毕竟刚刚才领悟不久。

    谁能想到,西武失窃的月冥真典最后一块,竟然会在树旗屯兵营,而且还成了营将军房门上的一块装饰物,任由风吹雨打。

    该死!

    苏越心脏狂跳。

    为什么他们三人袭击的不是树旗屯兵营,否则这块门板自己一定可以拿走。

    原来就在隔壁。

    气死我也。

    牧京梁都没有发现门板的情况。

    他精神紧张,要防御其他神使的轰击,根本没有余力去观察屯兵营。

    苏越最弱,他反而是最闲的一个。

    当然,在牧京梁他们思维里,最后一块月冥真典的木板,已经失窃很多年,他们觉得应该在阳向族的至高长老手中,或者已经被摧毁,根本就没想到,会在一个小小屯兵营里。

    “不行,我一定要再来阳向族,一定要拿走那块木板。”

    苏越红着眼,心里发誓。

    他也没有告诉牧京梁,以后再没有传送门,以牧京梁的实力,必然会被阳向族阻挡,他几乎不可能冲到阳向族内部。

    况且,苏越已经决定,下次再来阳向族,自己可能要切换身份。

    抢夺不可能。

    只能智取了。

    ……

    轰隆隆!

    神使们的轰击,终于落下,可惜,他们摧毁的,只是三个残影。

    下一眨眼,苏越他们出现在了江线丛林中转站。

    主门还能用最后一次。

    苏越二话不说,直接又将三人传送回支武。

    不用白不用,否则也是浪费。

    江线丛林一群人还在紧张的等待着牧京梁他们,可这三人出现了一瞬间,就又一次消失。

    如果不是现场留下了刺鼻的血腥味,人们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