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幕后佳人〕〔主宰之王在都市〕〔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财妻当家:抢红包〕〔人间杀神〕〔穿书后隔壁男主总〕〔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重生嫡女,腹黑王〕〔农家娘子有点辣〕〔邂逅八零小幸运〕〔别歌帝后〕〔我就是富豪〕〔都市极品医神〕〔我真不是天王啊〕〔我无敌了亿万年〕〔农门小神医〕〔六零彪悍人生〕〔听说超级大佬甜炸〕〔医妻不种田:带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0章 陵园
    谢谢?

    面对突如其来的感谢,苏越一脸意外。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最近也没有做什么拾金不昧的好事,况且我也不是拾金不昧的那种人,他莫名其妙,为什么要谢我?

    这老小子莫不是有阴谋?

    “那批被俘虏的人里,有对我很重要的亲人。

    “真的很感谢你。”

    向景山又重复道。

    “呃……”

    苏越一愣。

    原来是这事,确实,这是他该谢的。

    “光用嘴谢?”

    苏越想了想,又有些腼腆的问道。

    向景山原本还挺和蔼的微笑,逐渐过渡到僵硬。

    难不成……我以身相许?

    果然。

    这小子和我八字不合。

    他虽然救了我的亲人,但我还是看他不顺眼。

    就是不顺眼。

    不是嫉妒的那种不顺眼,就是气。

    这小子根本不按套路出牌,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师生之间,一笑泯恩仇,你却满嘴铜臭。

    “西武也给你准备了一些奖励,过几天就会颁发。

    “以前我对你可能有些严厉,但那也是为了你好,还希望你可以不介意。”

    向景山深吸一口气。

    不可以!

    不可以发怒,不可以生气。

    苏越毕竟救了亲人的命。

    平和。

    向景山不断提示自己,要保持平和。

    “我开玩笑的,我一个学生,和你一个老师计较那么多干嘛,我心胸没有那么狭隘。

    “以后对别的学生该严厉还是要严厉,国有国法,校有校规。不过对我,还是得宽容,毕竟我就是一个喜欢搞特殊化的学生,而且我身上毛病一堆,还得请老师以后多担待。”

    看着向景山满脸尴尬,苏越走上前,微微一笑。

    冤家宜解不宜结。

    不过是一次顶嘴而已,向景山有不对的地方,自己的反击同样有些不合适。

    小矛盾而已,几句话就可以化解。

    再说,我苏越现在可是一个小国家的王爵,身份不一样,心胸也得开阔。

    “感谢是感谢,管理是管理,两码事!你刚回来,先去找你的导师吧。”

    向景山也笑了笑。

    解开心结,他心里也没有来的松了口气。

    远处,一班的新生面面相觑。

    在他们心目中,向景山一直以来都不苟言笑,今天怎么会笑的这和和蔼,况且还是对苏越。

    奇怪。

    随后,苏越直接前往司马玲玲那里。

    自己外出任务,结束之后,理应该第一时间去找导师。

    ……

    北区。

    第五战场。

    廖平和廖吉刚刚跟随着北武导师,从湿鬼塔里出来。

    二人受够了身上的粘稠和血腥,连忙洗澡,换上干净衣衫。

    这一次,第五战场大胜,廖吉甚至还得到了一场小机缘,成功突破到二品。

    不仅如此,他还替奇迹军团找到一处小矿场,所以得到了一枚军部勋章。

    其实以廖吉的功劳,根本不足以得到功勋。

    但他是北武学生,又是第一次真正在战场厮杀,这也算是对年轻武者的一种激励,属于特例。

    “弟弟,咱们快回家吧,正好可以休息三天。”

    兄弟俩被奇迹军团的车送到车站,准备买票。

    “不,先去西都市。”

    结果。

    廖吉面无表情,冷冷说道。

    这家伙身上,似乎冒着寒气。

    自从得到军部勋章,自从突破了二品,廖吉就这副德行。

    他说,他自己的气质,像叶孤城,要给自己封号为寥孤城。

    他甚至要弃刀用剑,说剑适合他孤独的气质。

    “去西都市干什么?”

    廖平一愣。

    “去找老同学叙叙旧,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说话间,廖吉已经买了两张前往西都市的票。

    “西都市,你要去找苏越?

    “你是要去给苏越炫耀吗?你打个电话,也可以炫耀,何必大老远跑一趟呢。”

    廖平简直要发疯。

    这才刚突破二品,就忍不住要炫耀,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呢。

    打脸多少次才能够。

    “人生得意须尽欢,我没有要炫耀,只是老同学许久不见,有些想念罢了。

    “廖平,你这个人,太没有人情味。”

    廖吉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嗡嗡嗡!

    廖吉电话突然想起。

    是弓菱。

    “看到没有,爱情事业两开花,属于我廖吉的时代,就要就要来了。

    “那个五大三粗的憨货,也配和我廖平抢弓菱?”

    廖吉将电话在廖平面前举了举,一股自豪,油然而生。

    “喂,弓菱啊,我这次在战场,我……

    “什么,戴教官被抓走了,要斩首?”

    廖吉话还没有说完,便一声惊呼,廖平猛的转头。

    “什么,苏越已经救回来了,嗯,那就好。”

    廖吉又点点头。

    “嗯嗯,我知道了。”

    廖吉挂了电话,二人连忙打开手机。

    武大论坛。

    这时候,他们才看到,关于西武苏越的帖子,已经在武大网传疯了。

    还有一个帖子,汇总了苏越在这一战的巅峰top时刻。

    打开视频。

    兄弟二人已经被震撼到无话可说。

    特别是廖吉。

    他从开始就保持的寥孤城状态,彻底奔溃。

    画面中,苏越明显也二品了。

    那个抢弓菱的憨货,也二品了。

    周云粲甚至都二品。

    这个世界怎么了?

    时间线还对不对,有没有错乱。

    苏越和那个憨货,连斩四个三品邪徒的视频,播放量已经超过了百万,一直加精置顶,在论坛最顶端,呈现鲜红的颜色。

    可其他视频里,苏越竟然还辅助一个五品,直接连斩三个宗师。

    帖子里,已经有人详细的分析出了这一战,苏越的神级辅助,不少人称呼他为宇宙第一辅助。

    廖平心中感慨。

    原来苏越和自己一样,竟然也选择了辅助系,这很令人意外。

    廖吉感觉到了史无前例的压力。

    那个憨货的爸,竟然成了宗师。

    以后弓菱危险了啊。

    接下来的视频,简直刷新了兄弟两的三观。

    原本已经胜利戴岳归他们也都被揪出来了,可苏越二话不说,竟然又跑到了湿境内部。

    当他回来的时候,赫然是扛着一袋子异族头颅。

    上千的异族头颅,还都是三品以上。

    剿灭阳向族屯兵营一个。

    这简直是逆天的战绩,前无古人。

    而且那个装人头的包袱,竟然是择兽皮。

    那么大,那么完整的一张择兽皮,简直是令人窒息。

    刷完所有视频后,廖吉呆滞的靠在座椅上。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苏越,你特么能不能洗心革面,能不能做个人。

    神州官府不作为,为什么不把苏越开除出人籍。

    劳资好不容易突破到二品,好不容易拿了块军部勋章,好不容易要炫耀一下。

    你特么连湿境都不下,直接一把梭哈,通吃四方。

    别人还怎么玩。

    畜生。

    不要脸的畜生啊。

    “弟弟,你也别太挫败。

    “虽然苏越天赋高,实力强,运气好,长得也有点小帅,但……他毕竟还有个九品大将的岳父,女朋友又是西武的校花师姐,人美天赋高,标准白富美。

    “你这辈子估计追不上他了,绝望了,也能轻松点。”

    廖平心疼的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请你滚出地球好吗?”

    廖吉原本就肝肠寸断。

    廖平一刀又补过来,令人措不及防。

    “车快开了,我们赶紧去西都市,正好看看苏越。”

    廖平突然说道。

    他想去找苏越,交流交流辅助心得。

    “咦……车票突然找不到了。”

    廖吉一摸口袋。

    神不神奇?

    “不要紧,我再去补两张,还来得及。”

    廖平二话不说,就要去补票。

    “廖平,你能不能不作妖,回层岩市,吃饺子!”

    廖吉气的差点背了气。

    去西都市,找虐啊。

    就苏越你德行,还不是一顿嚣张,我见不得他那副嘴脸,我嫉妒的受不了。

    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重头再来。

    等我寥孤城超越你的那一天。

    ……

    西武!

    司马玲玲别墅。

    最开始,司马玲玲黑着脸,不理苏越,这次连咖啡都不给苏越泡。

    马小雨悄悄告诉苏越。

    司马玲玲知道苏越当卧底的时候,已经是事情结束。

    毕竟震秦军团的任务特殊,之前也没有具体告知西武苏越的去向。

    导师被苏越惊吓的有些后怕。

    苏越这种冒险行为,让司马玲玲太担心,所以不给苏越好脸色。

    “导师,这次任务特殊,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嘛!

    “咱们辅助系的战法,在特殊情况下,还是很有效的,力挽狂澜。”

    苏越连忙说道。

    “吃饭吧。”

    司马玲玲瞪了苏越一眼。

    “导师准备了一上午,就是在等你回来吃饭呢,我都饿死了。”

    马小雨悄悄说道。

    “我也饿啊。”

    苏越二话不说,横刀立马的开始狼吞虎咽。

    马小雨笑出了两个酒窝。

    “小雨,你以后千万别当莽夫,一不小心命都没了,还敢去湿境闯,如果不是运气好,你现在早被异族吃了。”

    司马玲玲训斥道。

    “哈哈,放心吧导师,我又没有师哥的速度,我连施展战法的机会都没有,就可能被杀了。”

    马小雨笑的没心没肺。

    “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其实选择辅助系,你们就有了安全的资格,没必要非去闯荡危险的地方。”

    司马玲玲说道。

    “导师您放心吧,我比谁都怕死,我会注意安全的。”

    苏越连忙说道。

    “你们来西武时间太短,可能还没有经历过,西武每隔一段时间,其实都会有死人运回来。

    “有时候是导师,有时候是学生,甚至副校长都有可能死在湿境。

    “我可不希望下次去学校门口,看到你们的尸体。”

    司马玲玲叹了口气。

    “导师,您放心吧,我命大,不可能有事。

    “等我学会速度增幅和攻击增幅,那就是无敌状态。”

    苏越答道。

    他能体会到司马玲玲在的关心。

    “卓越战法的传承,会很麻烦,我尽量用两个月时间,帮你全部学会,你也别着急下湿境。

    “一般情况下,大一学生,下半学期才会去湿境适应环境,大二才会厮杀,你别那么急。”

    司马玲玲又交代道。

    “嗯,知道了导师,我会注意安全。”

    苏越连连点头。

    两个月时间,自己正好可以修整一下,其实自己在下湿境前,也有一些东西需要准备。

    现在有几十万学分,正好筹备筹备。

    不一会,司马玲玲又恢复了和蔼的中年妇女,她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马小雨看着苏越,听着他吹牛比,满眼都是崇拜的星星。

    卧底行动。

    步步悬崖,如履薄冰。

    多么惊心动魄。

    告别了司马玲玲,苏越准备去找牧橙。

    润色润色感情。

    牧橙正在学生会处理一些事情,苏越在校园里等他。

    他听马小雨说,西武前天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下湿境活动,很多高年级的学生,都下了湿境,所以学校里有些空荡荡。

    苏越找了个椅子坐下,难得享受一回安静。

    然而。

    还没有安静了5分钟,西武校门口,响起了急促的刹车声。

    苏越皱着眉站起身来。

    与此同时,一群戴着口罩的医生,从西武学校里急匆匆跑出来,不少学生还抬着担架。

    这是西武校医院的医护工作者。

    西武毕竟是四大武院,和b类支武的体量截然不同。

    校医虽然没有其他疾病科室,但论外科,西武的水准,绝对已经是一流大医院。

    这时候,苏越看到牧橙也急匆匆走出来,她身后跟着学生会的成员。

    “苏越,来帮忙。”

    牧橙跑到苏越身旁,直接说道。

    “怎么了?”

    苏越跟着往校门口跑。

    “第二战场,异族反扑,正好冲到了西武师生参与防守的阵地,西武损失惨重,伤亡太多。

    “有生命危险的人,已经安置在大医院,其他伤员,暂时回西武修养。

    “西都市各个医院,床位已经全满,这次燕归军团伤亡也很惨重,军部医院同样爆满。”

    牧橙解释的时间,他们已经到了校门口。

    果然!

    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苏越甚至闻到了湿境里那种特殊的怪味。

    数不清的救护车,直接包围了西武校门。

    医务人员挑选伤重的人,开始紧急处理伤口,其他人纷纷上了担架,由西武学生,抬往校医院。

    虽然看上去一片混乱,但其实人员分配的井井有条。

    很明显,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所谓熟能生巧。

    一个医院的某个科室很出名,那一定是治疗过很多病人。

    西武校医院的外科,就是建立在无数伤员的基础上,从而形成了体系。

    “咦,苏越?”

    现在最手忙脚乱的,还是他们这些新生,毕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场景,有些新生甚至干呕,没办法,场面太血腥。

    虽然断胳膊断腿的重伤员已经在医院,但这里的伤员,同样有很多浑身是血口子,触目惊心。

    苏越倒是能冷静,可他对救人一窍不通,正思索着帮忙去抬抬担架。

    听到有人喊自己,他连忙回头。

    是西武的校长赵江涛,他可是堂堂宗师,竟然也受了伤,浑身是血。

    可想而知,这一战有多么惨烈。

    “我听说了你的卧底行动,干的不错,西武为你骄傲。”

    赵江涛拍了拍苏越肩膀。

    “都是应该做的。”

    苏越点点头。

    “可惜,西武发生了这种事情,暂时没办法给你表彰了。”

    赵江涛摇摇头,有些愧疚。

    “该表彰的是这些人,我就算了。”

    苏越叹了口气。

    校门口人来人往,已经抬进去不少人。

    这些,还仅仅是轻伤。

    那些重伤的师生,又该是什么场景。

    简直就不敢想。

    湿境。

    异族。

    罪该万死。

    突然,苏越一转头,又看到了白小龙。

    一道巨大的血痕,从肩膀直接贯穿到了小腹,白小龙踉踉跄跄的被搀扶着,受伤很重。

    但他还能勉强站着,没有躺在担架上。

    “回来了。”

    白小龙朝苏越笑了笑。

    “嗯,你没事吧,要不先来担架上。”

    苏越皱着眉说道。

    对方无条件相信自己,已经是苏越最信任的朋友。

    “一点点小伤而已,毛毛雨,咳……”

    白小龙话落,一口鲜血咳出来。

    该死!

    装比失败,在小学弟面前,丢脸了。

    “你快别硬撑着了,赶紧上担架,我送你去校医院。”

    苏越上前说道。

    “我走过去吧,后面还有不少人需要抬,你先去抬他们。”

    白小龙道。

    “好吧,你走慢点。”

    苏越点点头。

    这时候,西武大门口的地面,已经滴趟了一地鲜血,斑斑点点,形成了一幅令人胆寒的诡异图案。

    “高老师,您怎么了……你说话啊……”

    突然,车辆后方,响起一声哭喊。

    赵江涛转头,猛地闪烁过去。

    啪!

    一个学生手里还捏着纱布剪刀,却直接坠落在地上。

    “校长,高老师没呼吸了,他没有生命特征了,怎么办,怎么办。”

    几个医务工作者和学生,焦急的乱喊。

    校门外所有人一动不动,犹如时间被定格。

    苏越僵硬着脸,心脏狂跳。

    没有呼吸。

    没有生命特征。

    这是……死了。

    虽然满地伤员,但苏越从来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在自己眼前死去。

    他转头,看着那个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导师。

    可能是大二、或者大三的导师,苏越以前没有见过。

    在西武,每一届学生都很忙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并不多。

    死者仅仅抓着医生的胳膊,很明显是不想死。

    但谁能想到,谁也没能留住他的命。

    “该死,是掌目族的毒!”

    赵江涛探查了一会,随后他站起身来,一脚踢爆了汽车轮胎。

    该死!

    察觉的有些晚,这个老师有个伤口,直接被毒液感染。

    死寂!

    校门口所有人,不管是伤员,还是学校里的人,都一脸悲痛,有些学生泪珠吧嗒吧嗒往下掉。

    他们是高老师的学生。

    凝重的气氛,一时间令人无法呼吸。

    唰!

    白小龙身上虽然有伤,但他还是咬着牙,朝死者敬礼。

    其余人也纷纷转头,满脸悲痛的朝着老师敬礼。

    赵江涛弯腰鞠躬。

    就连那些躺在担架上的伤者,也勉强坐起来,朝着亡者敬礼鞠躬。

    “牧橙,你安排人,先将高老师的遗体,送去英灵陵园吧。”

    赵江涛是宗师。

    他能确认对方死亡,就一定已经彻底死亡。

    只能先运送到英灵陵园,那里有暂时储存英烈尸体的太平间,然后通知家属,来见遗体最后一面。

    “苏越,你和我走吧。”

    牧橙话落,直接走向一辆车。

    苏越点点头,紧随其后。

    有司机开车,苏越和牧橙在车厢里,看守着高老师的遗体。

    车上,气氛很压抑。

    “很沉重吧。”

    牧橙突然说道。

    “生命真的太脆弱,哪怕是武者,同样这么脆弱。”

    苏越叹了口气。

    一个人,说死就死,根本不给人一点点反应时间。

    毒素令高老师的脸高高肿起,散发着很深的紫色,令人手臂发麻。

    “别说武者,哪怕是我爸那种九品,还不是随时可能战死。

    “上次如果不是你带着宁兽赶回来,我现在也没有爸爸了。

    “生命无常,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残酷。

    “不管是你,还是我,亦或者白小龙,我们随时都可能死在湿境,甚至带着重伤,死在医院,死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这个世界,真的太残酷。”

    牧橙低着头,喃喃自语。

    说到底,她毕竟还是个女生,在这种场景下,心态很容易失衡。

    牧橙认识这个高老师,甚至一起在湿境战斗过。

    可前天还在校园里的人,说没就突然没了,眼睁睁死在所有人面前,谁都无能为力。

    “战争一定会结束,一定!”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突然又想到了王野拓的话。

    或许。

    活下来的人,会更加悲痛。

    眼睁睁看着战友死在自己面前,这种滋味,真的没办法用语言形容。

    “苏越,答应我,在湿境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突然,牧橙抬头,很凝重的看着苏越。

    “嗯,我知道。”

    牧橙洁白的脸上,沾染了不少血迹,苏越下意识去擦拭了一下,结果自己手上血更多,反而令脸更花。

    “不好意思。”

    苏越连忙道歉。

    “没、没事。”

    牧橙连忙低着头。

    她脸特别烫,前所未有的烫。

    该死。

    怎么被突然摸脸了。

    自己竟然没有反抗,简直太羞耻。

    又过了几分钟,车辆停在英灵陵园。

    下车之后,苏越再一次被震撼。

    原来高老师只是一个缩影。

    陵园门口,同样停着不少车辆,同时还有车辆在源源不断的赶来。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被送到了陵园内。

    有些是直接死在了战场,被战友拿回来一些残肢断臂。

    还有一些,是在医院,来不及治疗死亡。

    这些人有西武的师生,有一些a类武大的师生,更多的还是燕归军团的战士。

    有些人,很年轻。

    他们甚至只是湿境堡垒里的工兵,都不是武者。

    陵园里气氛压抑,每个人都红着眼,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办理了手续之后,苏越眼睁睁看着高老师被推进了太平间。

    ……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