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神医〕〔甜心玫瑰〕〔乡村小神医〕〔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豪门龙婿〕〔神级狂兵〕〔神豪阔少〕〔鉴宝直播间〕〔重生在90年代〕〔邪王嗜宠鬼医狂妃〕〔一剑飞仙〕〔有你我的兄弟〕〔女总裁的上门狂婿〕〔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开启黑科技时代〕〔丑女种田:山里汉〕〔魔鬼经纪人〕〔神秘生物异闻录〕〔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2章 沧源第六营
    三天后,苏越还在修炼,突然,他接到司马玲玲的电话。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导师通知他,可以来学习最后一部攻击增幅的辅助战法。

    苏越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离开复灵山修炼室。

    下湿境之前,自己应该不会再来了。

    没办法,学分已经花空,苏越已经连丹药都没有,还欠了商城里一些贷款。

    通过这一个月的疯狂修炼,苏越更加彻底理解了许白雁他们的苦难。

    真是越强越费钱。

    怪不得他们会接受杜惊书那种代练任务,四品还要采药为生,真的是穷。

    花钱如流水,一点都不夸张。

    越是修炼到后面,进度就越慢。

    400卡以后的难度,和200卡根本就是两码事。

    更何况,到后期还要面临抗药性的问题。

    以苏越目前的状态,棠竹丹的效果都已经大打折扣。

    很残忍的事实,但你又不得不接受。

    至此此刻,苏越的气血值,定格在了:439卡。

    等自己学完第三部战法,也就算有资格下湿境。

    不仅仅是苏越,其他大一学生,想要下湿境的条件,也是学会三部战法,同时要达到一品以上。

    当然,在大一阶段,学生下湿境,会和工兵一样,留在城墙内,一般不会让你离开堡垒,算是初步适应环境。

    而苏越是属于及其特殊的一类。

    至于西武要怎么安排,还得到时候再看。

    以往西武也有天赋绝伦的学生,在大一就跟着大二的学生出战,这都是人中龙凤。

    苏越找到司马玲玲。

    在马小雨的观摩下,苏越再一次轻松学会了攻击增幅的战法。

    整整一上午时间,苏越终于是将辅助战法,全部修炼完毕。

    至此,苏越已经成了一个最合格的辅助。

    马小雨看着苏越,更加崇拜到无法言语。

    师哥简直就是个奇迹。

    而自己,还在导师的逼迫下,修炼着一些最简单的速度战法,这是基础。

    “导师辛苦了。”

    赵楚休息了一会,起身感激司马玲玲。

    “哼,我知道你现在有资格下湿境,你要谢,就等从湿境活着回来再谢。”

    司马玲玲没好气道。

    她知道苏越着急下湿境,可自己就是忍不住担心。

    以苏越这种性格,一定会遭遇危险。

    “哈哈,导师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活他个长命百岁,活到湿境彻底被地球剿灭的那一天。”

    苏越笑了笑。

    “你是不是没钱买丹药了?”

    司马玲玲突然问。

    “啊……呃……这个!”

    苏越一愣。

    连我穷都能算出来,这导师果然是邪气的很,不会真的懂八卦玄学吧。

    “别猜了,我是你的导师,有权限查看你的商城纪录。

    “我可没有探查你的*,你贷款的信息,直接提示到了我这里。

    “至于你的钱花在了什么地方,我没有看过。”

    司马玲玲说道。

    “师哥,你还不知道吧,导师有权限管理咱们的学分系统,这是为了防止咱们乱贷款,万一走上不归路,就毁了。”

    马小雨提醒道。

    “原来是这样。”

    苏越皱眉点点头,幸亏导师选择了司马玲玲,如果是向景山,还不没完没了的和自己掰扯。

    多心烦。

    “我给你转了2万学分,等你毕业以后赚钱了,再慢慢还我。

    “我没有看你买什么,也不会去看,我相信你自己有分寸。

    “下了湿境是天然的修炼场,你用这点学分买点药,别浪费了大好机会。”

    司马玲玲说话间,已经转账。

    她自己也没有多少学分,毕竟是个辅助,不经常下湿境,攒点钱不容易。

    但同样,司马玲玲也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

    毕竟她不需要购买什么装备。

    至于境界,也就那样了,突破宗师根本没希望。

    “老师,这……”

    苏越一愣。

    2万学分,这不是一笔小数字。

    司马玲玲只是自己的导师,一般哪有导师借给学生钱的道理。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又不是送给你的,等你毕业了,这笔钱要还我。

    “快去修炼吧,我已经和向景山说明了情况,下一批下湿境的学生里,就有你的名额。

    “安心等消息吧。”

    司马玲玲给苏越整理了一下衣服。

    说实话。

    司马玲玲见惯了生死离别,他真怕苏越是下一个。

    “嗯,放心吧导师,我一定平安回来。

    “小雨,好好修炼,等你可以下湿境的时候,师哥带你去湿境浪。”

    苏越摸了一下马小雨的脑袋。

    这女孩个子低,摸头的角度正好。

    “真的。

    “师哥,我最近想研究毒液,咱们给异族的水井里投毒吧。”

    马小雨眼珠子一闪一闪。

    “这个,以后再说。”

    苏越僵硬着脸离开。

    看不出来,这个小师妹还蛮毒的。

    这是要绝后啊。

    ……

    中午没什么事情。

    苏越去了趟养老院。

    其实也没什么事,这五个老人的生活很平静,他们很会照顾自己。

    平均一周,苏越来做一次饭,大多时候都是涮火锅,因为这玩意不需要什么厨艺,还特别好吃。

    等以后苏健军长大,或许也可以来西武。

    以苏健军的厨艺,这群老头怕是会连棺材本继承给苏健军。

    “前辈们,我近期可能要下湿境,等回来了给你们切果盘吧。”

    吃饱喝足,苏越孤苦伶仃的收拾了垃圾,准备离开。

    “等等!”

    眼看着苏越就要离开大门,白棋子突然说道。

    “嗯?各位前辈,如果有什么金矿让晚辈继承,晚辈现在就可以找到买家。”

    苏越一愣,连忙回头。

    “金矿我有,怕你背不回来。”

    大蛇完冷冷道。

    “前辈,您没有听说过吗?人的潜能无限。”

    苏越心脏扑通扑通跳。

    难不成真的有金矿?

    苏矿主?

    这就威风了啊。

    “金矿在钢骨族的皇城,你去拿吧,有本事全背回来。”

    二妞一脸嘲讽的看着苏越。

    闻言,苏越低头,满脸丧气。

    自己被涮了。

    “我们五个,最近又研究了一门卓越战法,要传授给你。”

    突然,乌棋子神秘兮兮的说道。

    “战法?

    “可以拒绝吗?”

    苏越本能的开始警惕。

    之前的诅咒痛击,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如果再来一次,自己可能真的就交代在这了。

    这五个老人,做事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由不得你。”

    乌棋子话音刚刚落下,苏越双脚浮空,他身躯再一次不由自主的漂浮起来。

    这一刻,苏越生无可恋。

    他想到了被人一把拎起来的兔子。

    对。

    自己和兔子的命运,一模一样。

    姿势还有点羞耻。

    随后。

    熟悉的刺痛,扑面而来,不断撕裂着自己身体里每一根神经。

    ……

    酬勤值+10

    酬勤值+11

    酬勤值+10

    ……

    苏越疼的龇牙咧嘴,为什么这么粗暴。

    为什么同样是传承卓越战法,司马玲玲导师的痛,就完全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这五个人老家伙的痛苦,自己就怎么都扛不住。

    作孽啊。

    关键忍了这么久的痛,还不知道会传授给自己个什么破战法。

    诅咒痛击还好,起码可以出奇制胜。

    万一是个鸡肋,自己的苦都白受了。

    终于!

    苏越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气血烙印终于结束。

    一模一样的场景,一模一样的姿势。

    苏越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疼的手指头都动不了。

    “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死在这。

    “你们可以用丹药,或者用金矿来补偿我。”

    苏越瞳孔散光,一副老子死都不怕,已经豁出去的表情。

    对!

    老子要碰瓷。

    谁说碰瓷是老年人的生存技能。

    年轻人同样可以碰出新花样。

    今天不拿出来好处,苏越决定就不起来了。

    “好了,别演了,知道你修炼辛苦,给你准备了点丹药。”

    这时候,大妞走走过来。

    她手里有个袋子,一股浓郁的气血之力,从袋子里弥漫出来。

    “这里有一些丹药,好像在你们的武大商城卖的挺贵,我也没多弄,就50来颗,应该够你用一段时间。”

    大妞将袋子给了苏越。

    打开一看。

    棠竹丹。

    “大妞奶奶,您对我真好。”

    苏越连忙爬起来,热泪盈眶,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演技炸裂。

    养老院这五个人,苏越根本就看不透。

    但唯一可以确认的,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的老人。

    “唉,丹药也没多少,我的养老金也不怎么够花,老年人脸皮薄,不像你们年轻人,连碰瓷这种事情都能干出来,一个个恬不知耻,都是人才。”

    大妞溺爱的摸着苏越的脑袋。

    苏越僵硬着脸。

    这是在夸自己吗?

    “苏越,你别演了,五毛钱的演技,都不如小学生。

    “这些丹药原本就是给你准备的,毕竟你还记得我们这群老家伙,就算给你的一点礼物。

    “现在,给你讲解一下我们传授给你的旷世战法。”

    白棋子道。

    闻言,苏越一脸凝重的听着。

    他不敢不凝重。

    卓越战法,其实很危险。

    由于其不可传播的特殊性,必然会有很多缺陷容易被忽略。

    普通战法修炼的人多,交流也就多,漏洞也就容易被弥补。

    “苏越,你看古代的武侠电视剧,应该知道慕容复吧。”

    乌棋子问道。

    “嗯嗯……北乔峰南慕容,可惜是个水货。我喜欢降龙十八掌,带音效的那种。”

    苏越连连点头。

    他突然想起了牧京梁。

    “这部战法,灵感就来源于慕容复的《斗转星移》,可惜,由于版权问题,战法的名称,我们改名为《慕容诀》。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是这部战法的核心奥义。

    “大声告诉我,是不是碉堡了。”

    大蛇完介绍到。

    “有降龙十八掌吗?六脉神剑也可以。

    “还有,请告诉我后遗症,或者……废了我的武功,谢谢。”

    苏越面无表情。

    既然这战法是五个人一拍脑门弄出来的,用膝盖想都知道,绝对会有很可怕的后遗症。

    况且,苏越不喜欢被动的武功,他喜欢主动。

    刚猛霸气的,最好声势也大的那种。

    咱就是这么虚荣的人。

    “其实你猜错了,这部战法,还真的没有太大缺陷。

    “他的作用你应该能猜到,就是在对手施展战法的时候,你可以急速打出去一团特殊罡气,然后,这团罡气会自动分析,并且模拟出对方战法,最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然,大缺陷没有,小瑕疵还是有一点。

    “第一,这战法的作用,只能是你同阶武者。假如你二品,便没办法转移三品的战法。

    “第二,这战法有些耗费气血,每次施展,会直接消耗50%气血。

    “第三,慕容诀只能转移攻击类战法,防御类没办法模拟。”

    乌棋子又解释道。

    “苏越,告诉我,是不是很厉害,这是我的创意。”

    大蛇完再一次大声问道。

    他的表情很明显:来吧,请肆无忌惮的赞扬我,不要客气。

    苏越面无表情,甚至想让他们废了自己武功。

    浪费我50%的气血,去斗转星移敌人的罡气刀?

    我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说破天,苏越只是个二品武者。

    但是。

    苏越很强,强的发指,甚至在王路峰的配合下,连斩过四个三品。

    面对同阶的二品武者,他完全可以用素质刀直接斩之,气血消耗只有10%左右,恢复起来也快。

    现在你让我浪费50%的气血,去模拟对方的破罡气刀,然后效果不如素质刀的十分之一。

    我得多闲。

    再说。

    我可以压过气环的武者。

    在二品境,我几乎是无敌状态啊。

    “我现在二品,有可能模拟出三品武者的战法吗?”

    苏越有气无力的问道。

    “这个,暂时还做不到,但我们还在研究,理论上可以攻破这个难关。”

    白棋子道。

    “诸位前辈,感谢你们的好意,有机会再来看你们,告辞了。”

    苏越抱拳。

    战法是个大鸡肋,还不如万索归宗有用。

    ……

    回到西武,苏越继续修炼。

    学生处已经通知,十天后全员集合,准备下湿境的分配工作。

    牧橙来了一趟。

    她和苏越简单讲述了一下第二战场的情况。

    在一年前,第二战场还是仅次于第一战场的安全地带,由燕归军团镇压。

    但最近,第二战场也开始不怎么太平。

    前段时间西武死伤惨重,就能侧面说明一些问题。

    西武学生下湿境,会由军团的各个营来选人。

    如他们这些大一新生,一般都是在工兵营,简单做一些防御工事,算是初步适应环境。

    大二大三的学生,才会有战斗营来选人。

    选人的时候,导师可以推荐给燕归军团的各个营,但决定权,还在各个营的大校手里。

    第二战场,大概可以划分成ab两个战区。

    a战区。

    是两军对垒的正面战场,这是一片比较平坦的地势,不管是人族武者,还是湿境异族,都可以酣畅淋漓的厮杀。

    没办法。

    第二战场环境特殊,有些丛林里充斥着数不清的毒蚁和蚊虫,哪怕是宗师踏入丛林,都有可能死亡。

    所以a战场这块安全之地,就是异族的必经之路,经常血流成河。

    而b战场,是紧挨着a战场的一处特殊战场。

    b战场,是一颗落花生模样的地势。

    在花生腰线的地方,有一处源矿场。

    目前源矿场由人族把守占领着,人族的合金兵器里,就会添加这种源矿石,用来保证其坚硬,且不会被湿境气息所腐蚀。

    源矿石,对人族有着致命的作用。

    理所应当,湿境的异族也需要,他们甚至比人族还需要。

    所以,异族不可能放弃这源矿场。

    对他们来说,源矿同样是锻造兵器的核心东西,甚至一些贵族的房租,也会含有源矿。

    但由于b战场的特殊性,又使得异族多少年都没有将这里攻下来。

    简单说来。

    b战场是一颗花生地貌,矿场在花生腰线的地方。

    这块类似花生平面的土壤,除了左侧和右侧有两条并不宽的路,以及矿场本身以外,其余地方,则都笼罩一片危险的丛林里,无路可走。

    丛林里生活着一种有毒蜂,这么多年,在丛林里面陨落的宗师,已经不计其数,更不用说普通武者。

    而且b战场这片地方,不能有宗师气息,否则毒蜂会爆发,专门追着宗师叮咬,逃都逃不了。

    五品,及五品以下的武者,可以在露天的矿场驻扎,只需要小心点,但也对数量又严格要求。

    五品太多,同样会引起毒蜂暴动。

    毒蜂对露天的地方没兴趣,所说武者人数少一点,在矿场还算安全。

    在花生地形的两侧,有两条窄路,正好绕了花生壳一圈,同时也通向腰线的矿场。

    人数堡垒和阳向族城池,都可以从这两条路,前往矿场。

    东侧的是东战道。

    西侧是西战道。

    其中西战道紧挨着a战场,虽然隔着一片树林,但有时候武者冒死,也能横跨丛林,穿越到西战道。

    而东战道。

    这紧挨一处大峡谷。

    这是一处绝地。

    大峡谷名叫沧源大峡谷,深不见底,一眼看下去,只有森森寒气,不管是人族宗师,还是异族强者,都曾经探索过,但没有一个人能活着上来。

    人族甚至还用绳子测试过。

    绝对超过了万米,并且绳子莫名其妙被冻断,证明大峡谷下,十死无生。

    由于矿场内部常年低温,哪怕是五品都能难长时间滞留,所以人族在东西战道,都安置了防御营房。

    战道特别狭窄,

    其中,西战道紧挨主战场,所以遇袭的时候还好一些。

    前段时间,西武师生重伤,就是因为异族突袭西战道,a区战场的大军前去西战道支援,可惜在横穿丛林的时候,遭遇了四臂族伏击。

    按照战场的危险等级,第二战场最高级别,无疑就是b区的东战场。

    这里紧挨沧源大峡谷,危险等级是四级。

    接下来就是源矿无人区,这里危险等级为三。

    矿区气温奇底,万一再遭遇异族攻击,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源矿每隔一段时间,会有平稳期。

    在平稳期,三品以上的武者,才会去采矿。

    西战道,危险等级是二级。

    虽说这里也驻扎不了多少武者,但在遭遇异族攻击的是时候,毕竟a战场的武者可以冒死前来支援。

    至于a区战场,这里是常规主战场,以燕归军团的整体实力,危险程度是一。

    但这个一,并不代表安全,这只是一种稳定值。

    其实在第二战场,好几年都没有出过事情的区域,反而是危险等级最高的b区东战区。

    毕竟,这里驻扎着燕归军团最强战营……沧源第六营。

    虽说东战道和西战道的营区,只隔着矿场,但由于矿场特殊,西战道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支援东战道。

    所以,东战道是孤立无援的状态。

    能保持这样的恐怖战绩,可想沧源第六营的可怕。

    牧橙提起西战道,情绪就说不出的低落。

    上次异族伏击,正好赶上了燕归军团在矿区采矿,异族发动突袭,去袭击西战道,然后a区战场的大军,也横跨丛林,去支援西战道。

    最终,燕归军团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损失惨重。

    西武并没有冲在最前方,所以这里的伤亡根本就是凤毛菱角。

    据统计。

    那一战,燕归军团战死8872武者。

    当时正在采矿的几个三品武者营,全军覆没。

    镇守西战道的武者,全部英勇就义。

    谁都没想到,异族会破釜沉舟,直接付出接近1000的敢死队武者喂毒蜂,而后大军又趁机横穿丛林,突袭西战道营房。

    反而在东战道,一直保持的平静。

    其实东战道也该平静。

    毕竟紧挨着悬崖绝境,异族不敢有宗师前来,仅仅派遣五品武者,不可能是沧源第六营的对手。

    第二战场的异族,想突破湿鬼塔,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最终,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占领源矿。

    假如能成功,他们也算是胜利了一半。

    西战道,其实才最是核心。

    ……

    三天过后。

    苏越可以兑换气血值。

    可用酬勤值:9899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31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461卡

    储存的酬勤值,终于叠破了一万,苏越心肝都疼的厉害。

    ……

    一周后。

    苏越将气血值修炼到了481卡。

    而自己,也终于收到了西武学生集合的信息。

    明天清晨,燕归军团的大校们,将会来挑选学生入营。

    如果是在堡垒内的工兵营,其实连危险度都没有。

    苏越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没能如愿,没有在下湿境之前,突破到500卡。

    按道理,苏越可以再一次兑换气血值。

    但这一次,他选择放弃。

    毕竟,马上就要下湿境,现在这个节骨眼残废了,简直就是找死。

    而且切换阳向族状态也没必要,等下了湿境还可以多5卡气血。

    况且,苏越的酬勤值不够了。

    现在兑换一次,已经暴涨到3000多酬勤值,再兑换一次,苏越就只剩下不到5000点,兑换隐身都不够用。

    481卡。

    也已经接近普通人的三品。

    “假如燕归军团将我弄到工兵营,我怎么才能逃出堡垒,怎么才能以阳向族的状态,混到树旗屯兵营呢。”

    苏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喃喃自语。

    既然下了湿境,就一定要干点事情,如果当工兵混日子,还不如干卧底来的刺激。

    丁北图传送过来的湿境文字,苏越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阳向族状态,苏越可以听得懂对方在说什么,以前只是不懂文字而已。

    现在的苏越,是一个有知识的阳向族。

    他总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在阳向族内混下去。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燕归军团我也不熟,如果是奇迹军团多好。”

    苏越叹了口气,开始收拾下湿境的东西。

    他已经购买了一些常用装备,还有震秦军团赠送的一柄合金长刀,不过品阶很一般。

    万事俱备。

    只等明天入营。

    翌日清晨。

    苏越整装待发,早早去食堂吃了饭,随后去操场,准备出征。

    “咦,杜惊书这小子,这次也回到了西武,看来向景山确实在整顿纪律,连杜惊书这种长期请假的货,都必须参加下湿境活动。”

    来到操场后,很多学生已经排队站好。

    这次出征,不仅仅是大一学生。

    大二、大三,甚至是大四,都有人来参加。

    牧橙因为突破,所以没有参加这次出征。

    白小龙已经伤愈,他矗立在学生们最前方,明显是要上阵杀敌。

    ……

    “听说了吗?这次白小龙会长,可能要去沧源第六营,好羡慕啊。”

    “唉,没有实力,没有功勋,羡慕又有什么用。谁都知道,东战道虽然危险等级最高,但有沧源第六营镇守,其实最安全,而且那个地方的灵气浓郁度,是复灵山的三倍,一般情况下,西武学生会主席,都没有资格去的。”

    “如果没有意外,白小龙学长这次去东战道,目得是为了彻底冲击五品,他已经有了突破资格。”

    “沧源第六营,我们这辈子是没机会去了。”

    ……

    苏越走到队伍里,突然听到人们窃窃私语。

    东战道。

    沧源第六营。

    原来白小龙要去最危险的地方去突破。

    其实想想也对。

    在湿境有个定律,人烟越是稀少,越是古怪危险的地方,灵气就越是浓郁。

    东战道营地,左边是矿区,右边是悬崖,几乎就是个绝地,在这种地方,灵气又怎么可能稀薄。

    苏越听牧橙说过。

    要去沧源第六营,最低标准,是四品巅峰。

    当然,还需要一些特殊功勋。

    这次白小龙可以去,是因为上次大战,他在西战道表现突出,得到了燕归军团的认可。

    不是开玩笑,白小龙真的有可能突破到五品。

    听说这几天东武的孟羊愁眉不展。

    他可没有白小龙这种机缘。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