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大佬又被她渣〕〔伯府庶女要翻天〕〔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修真狂少〕〔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邪王宠妻:废材嫡〕〔本宫玩转高科技〕〔凤展异世〕〔无敌小刁民〕〔医武兵王俏总裁〕〔道观养成系统〕〔超级小神医〕〔妙手神农〕〔穿越末世之炮灰转〕〔抗战之烽火漫天〕〔霸道总裁深深宠〕〔我的僵尸女友〕〔非酋变欧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3章 无法打破的阶层壁垒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苏越这种人,我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在杜惊书身旁,一个大一新生低声说道。

    他只是纯粹的嫉妒。

    在西武,苏越的存在,简直就是个奇葩。

    除了新生大会,他几乎就没有在学生群中出现过。

    住单人宿舍,进入人数最少的辅助班级,再加上天天在复灵山修炼,不少人甚至都快忘了这个人。

    但每次听到苏越的名字,他又在干着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种感觉,会让同届同学,莫名其妙有一股不舒服。

    他似乎和所有人都割裂了。

    平日里和杜惊书混在一起的学生,心里更加不舒服。

    毕竟,当初苏越羞辱过杜惊书。

    虽说开学已经三个多月,很多恩怨也已经该淡忘,但苏越这个人本身,就说不出的特殊。

    “是啊,这种性格孤僻的人,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人。”

    另一个同学也议论道。

    给陌生人贴标贴,本身就是人的本性。

    特别是对一个自己也嫉妒的人,更加会恶语相向。

    懦弱者的反击,也莫过于此。

    “既然看着他不舒服,那就不用看。

    “既然知道不是什么好人,那就更加无视他。

    “有太多锋芒毕露的人,都没有走到最后,何必在意这种人。”

    杜惊书冷笑,他并没有去附和这些充满偏见的议论。

    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人暗中议论苏越,有着要讨好自己的想法。

    没办法。

    自己是杜家的少爷,毕业前必然会突破到五品的人。

    甚至,很可能是下一届学生会的会长。

    这段时间,杜惊书在杜家苦修战法,在爷爷的教诲下,也明白了很多道理。

    对于苏越这种人,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甚至,都没必要去打败他。

    等自己率先突破到三品,将所有人都甩开一大步的时候,那时候回首再看,苏越这个人,又能算得了什么?

    就如你被狗吓了一跳。

    你下次遇到一群狗,甚至都分不出是哪条狗吓了你,更不用说报仇。

    完全没必要。

    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强大自己,强大到遭遇100条狗,都不敢朝你走过来。

    男人的实力重要,心胸也重要。

    我是杜家的少爷。

    我是出生开始,就已经甩开很多人一大截。

    我杜惊书从来都不该和别人比,我的敌人,只有我自己。

    经过这段时间的苦修,以及杜家不留余力的培养,杜惊书的气血,已经成功越过400卡大关。

    距离三品,只剩不到100卡。

    在大一结束之前,甚至在第一学期结束之前,自己就有可以突破到三品。

    这已经是武大历史上的第一。

    和苏越比。

    可笑吗?

    这种人孤军奋战,身后没有杜家这种大树靠着,一辈子又能幸运多少次?

    这次下湿境,杜惊书之所回来西武,也不是因为向景山的校规,而是杜家的意思。

    爷爷已经委托老战友,安排自己去西战道营区参战。

    放眼整个第二战场,灵气最浓郁的地方,就是矿区。

    东战道最强盛,但东战道毕竟是沧源第六营的地盘,杜家找不到关系。

    但西战道却有机可乘。

    当然,西战道灵力可能会稍微不如东战道,但影响也不大。

    经过前段时间的惨痛教训,西战道的防御,严苛了十倍不止,燕归军团不可能吃同样的亏。

    异族也不是傻子。

    他们刚刚才攻击西战道失败,同样损失惨重。

    短时间内,异族不会再来攻击西战道,这里很安全。

    而且这次杜惊书做了充足的准备,甚至还要跟随着西战道的强者,去立功,去争夺自己第一枚军部勋章。

    苏越!

    他又算什么?

    哪怕他有点能耐,但在燕归军团里,又能如何?

    不过就是个底层武者。

    幸运的话,他可能会跟着去a区战场,可能会捡到几根草药,可能会喝几口泔水。

    如果运气差,他甚至会被分配到工兵营,到时候他只能铲一铲城墙上的青苔,连泔水都喝不上。

    杜家,就是杜惊书最大的依仗。

    周围这些人,同样也是因为自己杜家少爷的身份,出言巴结。

    以前的自己,心胸太狭隘,竟然会因为苏越这种人生气。

    简直可笑。

    “杜兄的见地,果然非凡。”

    “是啊,这才是强者心态。”

    见贬低苏越没用,这群人又连忙调转话锋。

    当然,他们的心里也鄙夷着杜惊书:

    如果不是杜家,你这种纨绔,能算什么东西。

    但这些话,大家也在心里想想罢了。

    人心难测。

    嫉妒,也是一种本源的情绪。

    ……

    “老苏,你可真风光啊,一次拿到那么多军部勋章,我都想抢劫你。”

    白小龙走过来,嬉皮笑脸的说道。

    能看得出来,白小龙心情很不错。

    “你手持电锯的样子,也挺霸气,和屠夫一样。”

    苏越笑了笑。

    他也翻看过支武的视频,发现白小龙手持电锯的帖子,同样很热门。

    “屠夫也是史上最帅屠夫。

    “对了,那一次真的感谢你,选择相信我。”

    白小龙道了声谢。

    他这次之所以有资格去沧源第六营,其实更大的原因,还是卧底一战。

    震秦军团的人告诉自己,是燕归军团大将燕晨云,亲自点名,允许自己去东战道修炼一段时间,以便一举突破到五品。

    所以,他必须得感谢苏越。

    “这也是我想说的,我也得感谢你信任我。”

    苏越也笑了笑。

    如果白小龙不理会那条短信,自己或许都没有命在这里说话。

    一条短信就横跨几个市,这不是一般的友谊。

    “哈哈,等我五品之后,就准备卸去学生会会长职务。到时候牧橙接任会长,你也入学生会吧。

    “毕竟是西武的学生,一直独来独往,也不是个事。”

    白小龙交代道。

    “嗯,我会考虑。”

    苏越点点头。

    “以你的实力,我觉得应该不会在工兵营铲青苔,或许你可以去a区战场,多采点药。

    “第二战场刚结束了一场大战,异族也在休养生息,这段时间应该会安全一些。”

    白小龙又说道。

    “嗯,明白。”

    苏越笑了笑。

    能出了城墙,就有机会逃到深山浪。

    当然,一切还得以自身安全为主。

    众人说话间,燕归军团的车辆,驶入西武。

    最热闹的,就是工兵营。

    工兵营已经去其他武大,接来了不少下湿境的学生,西武是最后一站。

    工兵营的车最简陋,甚至只是最普通的卡车,学生们就蹲在车厢里。

    谈不上是兴奋,也不能说是担忧。

    对大部分的学生来说,既然上了工兵营的车,那就是第一次下湿境,很难保持平静。

    而a区战场的战斗营,则有几辆大巴车,明显档次要比货车强。

    在大巴车后面,还有两辆越野车。

    这是西战道的车,他们接的人最少,所以根本就用不着大巴。

    ……

    “念到名字的,跟我来a区第三营。”

    “念到名字的,跟我来a区第二营。”

    “现在点名,听到名字,上第五营的车。”

    “我这里是第四营。”

    ……

    a区战场的车,一共有四辆。

    在大巴车上,已经坐着一些年轻的学生,他们大部分来自a武,但也有b武的少数几个人,都是大三大四的学生。

    学生们满脸肃穆,点名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大二和大三的学生,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他们根据自己的实力,已经知道自己会上大巴车,只不过营区不一样而已。

    没过一会,操场上的学生,少了十分之六。

    终于,a区战斗营的点名结束。

    白小龙诧异的看着苏越。

    该死。

    没有苏越的名字。

    难道真的要将苏越丢在堡垒里,去铲青苔?

    燕归军团怎么想的。

    向景山也皱着眉。

    他明明已经向a区几个营,都推荐过苏越,并且是重点推荐,但为什么都没有接受。

    唉。

    这也没办法,毕竟是第一次跟随燕归军团下湿境,而且还是新生。

    燕归军团谨慎点,也是应该的。

    至于之前雇人下湿境修炼,在军部没有备案,所以不算数。

    杜惊书身旁的学生,窃窃私语:

    “哼,厉害了半天,还不是要和我们一起铲青苔。”

    “他哪有杜兄本事大,第一次随军下湿境,就直接去西战道。”

    “果然,人和人没得比。”

    ……

    “杜惊书,出列!”

    “王泉星,出列!”

    “刘志亮,出列!”

    ……

    接下来,西战道的一个中校,手持名单,严肃的点名道。

    他们三人走出队伍。

    王泉星和刘志亮不用多说,他们都是大三学生,学生会成员,并且已经突破到了三品。

    可杜惊书大一啊。

    他竟然能直接去西战道参战,这种情况,称之为一步登天都不算过分。

    要知道,别人想去西战道,那可是得想尽一切办法入学生会,想尽一切办法在湿境立功劳,这才能在导师的推荐下,有个考核名额。

    王泉星整整申请了七次。

    刘志亮更不用说,更是不计其数。

    其实这次还有牧橙一个名额,但牧橙不方便下湿境,所以西武少了一个名额。

    “卧槽,杜惊书这是找后门了吧,无耻。”

    白小龙一声嘀咕。

    除了一些知情人,其他大一新生更是沸腾了。

    大一,就能去西战道。

    这得多么深厚的关系网。

    杜家,果然名不虚传。

    王泉星面无表情,他和杜惊书关系不错,早已经知道这一切。

    虽然有些心酸,但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投胎技术好。

    而刘志亮则彻底懵逼。

    这简直刷新了他的承受上限,这也太惊悚了。

    王泉星走在最前方。

    刘志亮第二。

    杜惊书走在最后面。

    他沿途路过苏越身旁,二人擦肩而过。

    这一次,杜惊书瞳孔冷漠,面无表情,仿佛从来都不认识苏越一样。

    他是那样骄傲。

    犹如一只高傲的凤凰,他藐视着苏越。

    我去西战道。

    而你……只能在队伍里黯然嫉妒。

    这就是阶层。

    这就是你可以看得见,但却永远都无法打破的阶层壁垒。

    其他学生看着苏越,眼神也很复杂。

    在杜惊书的强烈对比下,苏越原本就孤独的身躯,甚至充满了没落。

    高考状元。

    新生大会以一敌十,傲视全场。

    有些人甚至关注过卧底战。

    但那又如何。

    一个人的竞赛,不可能永远靠运气。

    杜惊书背靠着杜家,很快就可以彻底甩开苏越。

    有些跨度,并不是靠单纯的努力就可以追平。

    不少人甚至开始同情苏越。

    再天才,还不是要跟随大部队,去工兵营浪费时间。

    “愁人啊,把我关在城墙里面,不容易溜出去啊!

    “该死,早知道就给岳父打个电话,给我找关系开个后门啊,这下多尴尬,玩脱了。”

    苏越暗自懊恼。

    自己高估了自己。

    他觉得以自己的战绩,怎么都应该在a区战场。

    谁知道,大意失荆州啊。

    这可怎么办。

    ……

    三个天之骄子,沉默的站在西战道越野车前方,等待其他营继续点名。

    选人结束后,校领导还要发言几句,所以也没有人先走。

    其实剩下的,也就没必要点了。

    只有一个白小龙,其余人都是新生待遇,不允许出城墙。

    而白小龙,将踏上东战道,这已经是别人无法追逐的骄阳。

    校门口传来了狂暴的马达轰鸣。

    这是姗姗来迟的东战道越野车。

    东战道一般情况下,也没有学生参战名额,可能很久不来,所以耽误了一点点时间。

    但不重要。

    越野车停下,下来一个身形消瘦的中年人。

    这个人刚刚出现,空气中就充斥着一股凛冽。

    虽然他是五品,但竟然给人一种直逼宗师的压迫。

    没错。

    因为他的到来,温度骤然下降。

    全场鸦雀无声。

    别说那些学生,就连向景山都忍不住心脏急速跳动。

    再一看,包括燕归军团那些军人,也都神色肃穆,这是一种见到了长官的表情。

    虽然,他们军衔一样。

    “咳……咳……”

    白小龙深吸一口气,他神色肃穆,已经准备好了上前。

    这可是自己的荣耀时刻。

    也只有第二战场才有这种福利,这下,自己又可以领先孟羊那个守财奴一步。

    “谁是苏越?”

    然而,贾卫锁根本没有点白小龙的名,他反而是环视了一圈,似乎在找人。

    嗯?

    闻言,苏越一愣。

    其余人更是一脸迷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管是向景山,还是白小龙,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其余学生更是面面相觑,

    沧源第六营的大校,为什么会指名道姓的找苏越。

    他们不应该是来接白小龙的吗?

    杜惊书等人也皱着眉。

    沧源第六营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苏越无意中得罪了这个传奇战斗营?

    他一个人区区大一新生,有什么资格得罪这些人。

    唰!

    下一秒,所有人目光,全部汇聚到了苏越身上。

    “额,您好,我是苏越。”

    苏越舔了舔嘴唇,随之说道。

    这家伙一脸凶相,眼珠子里还有寒气,难道是来找我算账的?

    可我一介良民,也没有得罪过这号人物啊。

    闻言,贾卫锁就这样看着苏越。

    下一秒,他脸上的寒冰逐渐散去,贾卫锁脸上竟然露出了和蔼的微笑。

    随后,震掉所有人眼球的一幕,直接上演。

    贾卫锁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直接朝着苏越就是一个熊抱。

    这一抱,差点惊掉满地的眼球。

    苏越心脏剧痛,犹如被坦克狠狠撞击了一下,他差点窒息过去。

    这也太突然了。

    满校的师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还有没有更过分的情况!

    有!

    “少爷,可算等到你了,欢迎回家。”

    贾卫锁松开苏越,不断打量着他。

    这一句话,再次刷新了众人的三观。

    少爷?

    回家?

    这特么又是那部电视剧里的剧情。

    这个大校,不会是苏越花钱请来的演员吧。

    “咦,赵江涛呢?”

    贾卫锁四下张望。

    “校长去东都市开会,不在学校,我是西武副校长向景山。”

    向景山连忙走过去。

    沧源第六营的武者,虽然不是宗师,但理论上却比宗师还要重要。

    他们可以代表五品最高战力,向景山不得不重视。

    “以后苏越就在东战道参战,哪都不去,别乱派遣,谢谢哈。”

    贾卫锁笑着说道。

    全场僵硬,当人们再次凝视苏越的时候,脑海中充斥着几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苏越为什么这么流弊。

    也得益于牧京梁早早让人删除了苏越叫自己岳父的视频,否则人们就不会这么好奇。

    毕竟影响不好。

    “好,好好!”

    向景山连连点头。

    如果这种事情自己都拒绝,那就是真脑残了。

    哪怕他知道牧京梁和苏越的关系,但毕竟这是在燕归军团,牧京梁的命令也不管用。

    可谁知道,沧源第六营这么给面子。

    咦,也不对。

    刚才这个人,叫苏越少爷。

    哪怕你是牧京梁关系匪浅,也不会叫的这么亲热吧。

    “这位长官,我……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苏越僵硬着脸。

    这大叔是不是认错人了。

    现在我苏越一介草民,哪来的少爷这种腐朽称谓。

    你或许可以叫我王爵。

    “哈哈,西武叫苏越的只有你一个。

    “而沧源第六营,是青王一手创建,就连源矿都是青王冒死勘察到的矿场。

    “我们都是青王带出来的兵,你可不就是少爷。

    “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后我还弹过你的鸟鸟。”

    贾卫锁不断拍着苏越肩膀。

    别说,和青王还真有一样,器宇轩昂,一表人才,流风倜傥,英俊不羁,魄力无双。

    听人说,少爷被牧京梁的女儿给糟蹋了。

    这么好的白菜,可惜了。

    “这位校领导,西武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我带苏越先回东战道了,大家都等不及了。”

    贾卫锁转头问向景山。

    其他人镇压东战道走不开,好不容易苏越可以下湿境,大家都等着呢。

    “呃……可以吧。”

    向景山原本还想讲两句,但看贾卫锁这么着急,他也不敢阻拦,万一得罪沧源第六营,以后禁止西武学生踏入东战道,他可承担不起这责任。

    “苏越,咱们走。”

    向景山搂着苏越的肩膀,二话不说就朝着车上走。

    “那个,长官……我……我、我……”

    白小龙脸色发黑。

    祖宗,这还有个活人呢。

    不是来接我的吗?

    我该怎么办?我好尴尬。

    第一次被人放鸽子,有些措手不及,我慌的一比。

    你们认少爷,也别忘了我啊。

    “嗯?”

    贾卫锁一愣。

    “我叫白小龙,我……”

    “呀,想起来了,这次好像还要接个西武的学生,都差点给忘了。”

    贾卫锁一拍脑门。

    见到苏越,有些太激动,有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不小心就忘了。

    “想起来就好,想起来就好。”

    白小龙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被吓的够呛。

    我好歹西武学生会会长,我竟然成了一个透明人。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

    众目睽睽下,苏越和白小龙乘坐着沧源第六营的车,扬长而去。

    西武操场,人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种事情,说出来有些玄幻。

    特别是杜惊书。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心态很平和。

    可眼睁睁看着苏越坐上沧源第六营的车,他心底深处的嫉妒兽,终于还是再一次爆发。

    杜惊书气的咬牙切齿。

    该死。

    你凭什么去东战道。

    你有什么资格去东战道。

    凭什么。

    不行,等去了西战道,我一定要找机会立功,一定要拿到这次的军部勋章。

    我会用实力证明,我比你苏越强……强一万倍。

    其他学生在大校的指挥下,也已经开始上车。

    但有关苏越的讨论,才刚刚开始。

    ……

    “有沧源第六营的人来,我也就放心了。”

    导师区,司马玲玲松了口气。

    “导师,师哥真的要去东战道吗,就连白会长都被疏忽了呢。

    “师哥好厉害的样子。”

    马小雨也一脸震撼。

    原本她还替苏越气愤,凭什么我师哥要去铲青苔。

    可当苏越真正坐着东战区的车离开,马小雨才终于回过神来。

    苏越真的比学生会会长,还要被军部重视。

    这简直太振奋人心。

    “苏越的父亲,以前是神州军部一个很厉害的神经病。

    “以前燕归军团管辖的第二战场很乱,但苏越的父亲横冲直撞,硬是闯下了青王的名号,虽说第二战场不是全靠青王,但他功劳绝对排前三。

    “青王最大的功劳,莫过于找到源矿,并且一手培养了沧源第六营。

    “你说厉害不厉害。”

    司马玲玲笑道。

    她自己都差点疏忽,苏越下第二战场,那就是回到了老家。

    虽说青王退役多年,燕归军团的人,也早已经更迭了一批。

    但由于沧源第六营的特殊性质,那个地方却依然保留着最开始的状态。

    苏越能去东战道,必然不会出什么意外。

    这是好事。

    “哇,苏越师哥好厉害。”

    马小雨瞳孔一闪一闪,犹如演唱会上,看坤徐菜打篮球的疯狂女粉丝。

    “是厉害,连你牧橙师姐都能搞定的男人,能不厉害吗?”

    司马玲玲摸了摸马小雨的脑袋。

    这种狂热的崇拜,最好还是提前打断,很多偏执的感情,一开始都都源自狂热的崇拜。

    “什么,牧橙师姐怎么能配得上我苏越师哥。”

    果然。

    马小雨立马就是一副老娘要脱粉的表情。

    “谁知道呢,看对眼了呗。”

    司马玲玲返回别墅。

    马小雨嘟着嘴,满脸都是不开心。

    ……

    湿境。

    第二战场。

    苏越已经下过一次湿境,所以这一次也算是轻车熟路。

    上电梯的时候,他也没有和第一次一样,表现的像个山炮。

    苏越他们的车快,当苏越办完手续的时候,杜惊书等人才刚刚赶到。

    一踏入湿鬼塔,杜惊书就感觉到,所有人脸上都挺开心。

    对!

    这是在任何湿鬼塔,都没有见过的状态。

    可从人们闲聊的话语中,一直在提起苏越,杜惊书刚刚才压制住的妒忌之火,再一次开始燃烧。

    踏入湿境,不少人暗中观察着苏越。

    “青王当年在第二战场名声太大,有些人在网上看过你的视频,所以好奇真人是什么样子。

    “其实这一次a区的战营准备接手你,是咱们营生生把你抢过来的。”

    在堡垒里短暂停留了一会,贾卫锁三人,便直接踏上东战道,准备前往第六营。

    见苏越有些迷茫,贾卫锁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我就说嘛,我不可能铲青苔,哈哈!”

    苏越暗中松了口气。

    白小龙跟随二人身后,他还计划和前辈们套套近乎。

    可现在好了,自己和个影子一样。

    就这样,苏越踏着熟悉的泥泞,感受着浑身的潮湿,开始朝着营房走去。

    ……

    酬勤值+1

    酬勤值+2

    酬勤值+1

    ……

    虽然有一种泡在泥浆里的难受感,但听着脑海里不断出现的提示音,苏越真的大喊一声:我特么又回来了。

    这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

    城墙之上。

    燕晨云远远看着苏越他们离开,暗中松了口气。

    关于苏越的安置,他一直在发愁。

    因为苏青封的关系,苏越必须得放置在最安全的地方,可真的留在城墙里铲青苔,又明显不合适。

    去沧源第六营,真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笑傲之问道巅峰〕〔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再世为凰:重生庶〕〔刺客奇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