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师父是神仙〕〔修神外传仙界篇〕〔跃出寒门〕〔承微妙笔〕〔重生之长姐持家〕〔我是最强战神〕〔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大当家今天脱贫了〕〔空间农女种田忙〕〔夏虫何以语冰〕〔吻安,挠心小娇妻〕〔超越次元的事务所〕〔超级女婿〕〔枯骨大帝〕〔自完美世界开始〕〔强宠,娇妻给我生〕〔亡灵都城〕〔天网建筑师〕〔恶魔贤者〕〔我的老婆是女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4章 长了两条小浪腿
    三个人,终于抵达了东战道营区。

    果然,营区很小,小的让苏越意外。

    对!

    一共只有五个人,再加上白小龙和自己,也就七个人。

    营区啊。

    这明明就是个战斗班吧,而且编制都不满。

    “东战道和西战道不一样,西战道营区的武者会多一点。而咱们东战道,就这么点地方,异族要来偷袭,也只是精锐刺客,人数在这里不管用。

    “如果我们五个人防不住,其他五品来了也没用。”

    贾卫锁解释道。

    “原来这样啊,厉害。”

    苏越点点头。

    “苏越你好,我是王安虎,沧源第六营的营长。”

    一个壮硕的大汉,狠狠抱了苏越一下。

    酬勤值+5

    疼啊,胸闷。

    可想而知这撞击力度,苏越强忍着没有咳嗽,毕竟是老爸的老部下,自己得表现的淡定点,否则容易被当纨绔。

    不对啊。

    我根本连当纨绔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纨绔的命,还差点得了纨绔的病。

    “我是程东风!”

    这东风哥还算友善,只是摸了摸苏越的脑袋,虽然黏糊糊。

    “我是孔武林,是个木匠。”

    孔武林乍一看憨厚老实,笑的很淳朴。

    “前辈好。”

    苏越连忙点头。

    “我是张平阁,如果在修炼战法的时候,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张平阁从小对战法,有着超乎寻常的天赋。

    “嗯,一定。”

    苏越又点点头。

    “苏越,王安虎营长很快就可以突破到六品。到时候,他或许会留在矿区,或许会直接去燕归军团。

    “你来的正巧。”

    贾卫锁说道。

    能看得出来,众人都很开心,替王安虎高兴。

    “王安虎营长要走?

    “那我……我都还没有做好接任营长的准备,我还年轻,还需要再历练历练,一下子有点承受不了这种责任。”

    苏越一愣。

    这么着急,把我接到沧源第六营。

    开门见山,就是营长要卸任。

    这简直就是要让我临危受命啊。

    我苏越年纪轻轻,就要执掌这传奇战营,何德何能。

    可能,真的是能力吧。

    最后方,一脸尴尬的白小龙,简直被吓的魂飞魄散。

    不会这么狗血吧。

    苏越还是个二品弱鸡,这就要接手沧源第六营。

    太儿戏了。

    你们如果需要年轻人的朝气,我也可以当营长的,我有学生会会长的工作经验,我可以胜任。

    可惜,白小龙不敢乱说话。

    “我尿黄,我来滋醒他。”

    张平阁二话不说就要解开裤带!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而且还是年纪轻轻的那种厚颜无耻。

    以后他还能了得?

    “等等,张平阁你糖尿病,别让他尝到甜头。

    “我是营长,我来滋。”

    王安虎立刻就要上前。

    白小龙又被吓了一跳。

    幸亏没有毛遂自荐,否则还有生命危险啊。

    “行了,都老大不小,稳重点。”

    还是孔武林憨厚,连忙护住苏越。

    “少爷,如果你真的想当这营长,我晚上做饭下毒,毒死他们。

    “然后你当营长,我当副营长,咱们再招募新兵。”

    孔武林笑的还有些腼腆。

    苏越面无表情。

    他觉得还是尽量别理会这群人。

    明显就是太无聊,专门来消遣自己的。

    “好了,别开玩笑了,我带苏越去营房,孔武林你准备饭吧。”

    贾卫锁摇摇头。

    一群憨货,差点吓坏了苏越。

    “那个谁,你也来,你和苏越住一间屋子,平时多照顾照顾他。”

    贾卫锁指了指白小龙。

    “是!”

    白小龙连忙点头。

    谢天谢地,终于有人注意到我了。

    我委屈啊,和透明人一样。

    还有,我不叫喂。

    我叫白小龙,是西武学生会的会长。

    ……

    营区是一些石头堆砌的房子,但房间里,罕见的有些干燥,苏越很诧异。

    要知道,这里可是湿境啊。

    “营房砌墙的时候,在石头缝隙处,添加了大量源矿粉,所以营房密封好,并且可以生火,勉强能干燥一些,起码能睡觉。

    “虽然浪费了不少源矿,但也没办法,东战道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们五个必须常规有四人镇压在这里,做不到轮休,天天睡在泥浆里,也不是个事。

    “再说,我们耗尽心血镇守源矿,也该让自己舒服一点。这也是你爸的教导,对别人好可以,但要建立在自己先舒服的基础上,不能舍本逐末。”

    说话间,贾卫锁已经帮苏越生了火。

    别说。

    暖烘烘,身上湿透的衣衫,瞬间便有水气升腾上来,真的是舒服。

    “湿境的木材,含水量太大,根本没办法点燃,这是一种特殊的木材,比灵药都珍贵,多亏孔武林是个木匠,咱们营才能分辨出来可燃木。

    “我们五个常年镇守,他们四个的性格有些态变还话痨,你如果嫌烦,就别理他们。”

    贾卫锁又交代道。

    苏越点点头。

    能在湿境烤火,已经是舒服的不得了的事情。

    可惜。

    当身体舒服的时候,系统便直接停止了酬勤值增加的提示音。

    白小龙感动的有些热泪盈眶。

    湿境见到火,这简直就是奇迹。

    “一会吃了饭,我们带你去见见焦清远,他是这片矿区唯一的宗师,平常很少见人。”

    贾卫锁又道。

    “宗师?

    “贾哥,矿区被包围在毒蜂丛林里,不是禁止宗师踏入吗?”

    苏越一愣。

    当时牧橙和自己说的很清楚。

    白小龙也一愣。

    毒蜂丛林竟然还有宗师?

    这根本不可能啊。

    毒蜂能探查到宗师气息,然后会不死不休的追杀,这是第二战场的定律,否则这么重要的源矿,也不会让几个五品武者来守护。

    “丛林是禁止宗师入内,这没错。

    “但如果是在矿区内突破,就没有那么多问题。

    “毒蜂毕竟只是昆虫,它们没有智力,只能靠本能,所以有时候会误判。如果是在丛林内部突破,它们不会认为是入侵者,所以也不会亡命来袭击。

    “所以,焦清远就成了这个例外。”

    贾卫锁解释道。

    苏越和白小龙对视一眼。

    竟然还有这么玄妙的事情,原来在矿场,人族竟然还有个宗师。

    这件事情,军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神州不继续派遣即将要突破的五品武者,专门来毒蜂丛林突破,这样,就可以驻扎大量的宗师来守护。

    “其实你想多了。

    “毒蜂确实会误判,会认为宗师是丛林里与生俱来的东西,但它们同样不会允许这种强大的东西存在太多。

    “一个宗师,已经是毒蜂容忍的最大极限。而且我们这些经常驻扎在毒蜂丛林旁的武者,时不时就会被毒蜂叮一叮,虽然不会要命,也不会受伤,但体内却会留存有不少毒蜂毒素。

    “这些毒素不起眼,也不致命,但却是毒蜂分辨自己人和外人的关键因素。

    “没有毒素的武者敢突破,立刻就会被毒蜂蜂拥杀死,不死不休。”

    贾卫锁又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苏越恍然大悟。

    时候驻扎在这里,难免被毒蜂误伤。

    三五个伤口,不可能致命。

    但日积月累之下,你伤口哪怕愈合,身体内也会留下毒蜂的特征。

    毒蜂没有智商,它们的本能,会认为你就是当地的物种,你变强,也是自然规律。

    但也不能抢到威胁自己,所以只能允许一个宗师。

    而外来的五品突破,则会被当成入侵者,因为你身上没有毒蜂的气息,偏偏这种气息需要日积月累的积累。

    这种没有智商的生物,其实最可怕。

    因为它们没有恐惧,只要开始轰击,那就是同归于尽,不死不休。

    “营长王安虎即将突破,所以他的路只有两条。

    “第一,就是焦清远选择退休,他成为镇守矿区的少将。

    “第二,就是焦清远继续在这里受苦镇守,而营长去燕归军团其他战区当少将。

    “其实镇守在矿区的少将,可以说是极苦。

    “焦清远平日里一个人居住在矿场,每个月他只有一天的假期,可以回地球。

    “但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也没有任何财产,每次回地球,焦清远将军也只是去英灵陵园坐一下午,然后又一次回来。

    “周而复始,简直和苦行僧一样。”

    贾卫锁叹了口气。

    能看得出来,他言语中特别佩服焦清远。

    苏越也肃然起敬。

    没有家人朋友,一个人镇守在枯寂的矿区,这得多么伟大的牺牲情怀。

    白小龙咬着嘴唇。

    他心灵也被震撼的够呛。

    焦清远绝对是七军楷模。

    “其实我们都希望焦清远可以退休,这样他可以在地球生活一段时间。

    “营长虽然老婆和孩子全死在湿境,但他性格开朗一些,如果是营长镇压矿区,我们四个可以经常去陪陪他,聊天打屁什么的,不至于太孤独。

    “焦清远性格太孤僻,我们五个都和他聊不到一起,挺可怜的。”

    贾卫锁摇摇头。

    “对了贾哥,有句话,我问出来可能不礼貌。

    “上次西战道混乱,听说异族已经打到了矿区,作为唯一的宗师,焦清远将军明显可以大杀四方,但他为啥没有出手呢?”

    赵楚皱着眉。

    因为在毒蜂丛林,那场战争根本没有宗师参加,焦清远就是力挽狂澜的存在啊。

    “你想的太简单。

    “如果是平时,焦清远少将或许还可以出手,但那天正好是采矿期,他要用宗师气血,镇压矿山里的寒气,否则那些来采矿的三、四品,根本就扛不住寒气。

    “而矿区的五品,也不敢大面积出现,这同样会引起毒蜂的暴动,所以只能三品来采矿,四品都得小心再小心。

    “毒蜂丛林需要一个平衡,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灭顶之灾。

    “西战道战争的那一天,正巧是焦清远将军最虚弱的时刻,所以不能怪他,他面对的是湿境气候,宗师都可能死。

    “还有,宗师在矿区的最大作用,还是镇压寒气,最关键的防守任务,终究是我们这些五品。”

    贾卫锁正色道。

    “嗯,我明白了。

    “焦清远将军,牺牲真大。”

    苏越点点头。

    眼睁睁看着人族大军被屠杀,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白小龙也点点头。

    他同样被焦清远的事迹所震撼着。

    “一会去矿山,但愿焦清远将军没走,可别白跑一趟。”

    贾卫锁又喃喃自语道。

    “今天是将军轮休日?”

    苏越一愣。

    不会这么巧吧。

    “这也说不准,按照将军的生活习惯,他每个月都会回地球一趟,但具体那天,也没有什么规律,说走就走了。

    “但他回了地球,也就是在英灵陵园坐一天,和曾经那些战友聊聊天。

    “焦清远将军镇守矿区,按道理功劳不少,可以积攒一笔很庞大的财富。

    “但他不要军部一毛钱,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运回去那些原矿石,要有一部分研磨成粉,用来作为原料,去撰写西都市陵园里那些英雄名字。

    “源矿作为武器原料,最大的特点,就是坚韧与耐久。

    “那些英雄名字用了源矿,哪怕再过几百年,依然可以保持如新。他用一生的付出,在守护着神州财产。同时,他用自己的一切酬劳,换取英雄名字的永垂不朽。”

    贾卫锁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焦清远。

    这个人的情怀,已经伟大到让一般人望尘莫及。

    “太无私了。”

    苏越点点头,甚至有些口干舌燥。

    白小龙眼眶都有些泛红。

    这才是将自己奉献给神州的最高境界,和焦清远比起来,他们这些年轻人还差的很远。

    “贾哥,焦清远将军性格喜静,不会嫌弃我打扰他吧?”

    苏越忧心忡忡的问道。

    如果对方不愿意见自己,那就不用去打扰,别惹得别人讨厌。

    “放心吧,焦清远将军的命,还是你爸救回来的。

    “在源矿还没有发现之前,焦清远只是个四品,那时候他在深山里被阳向族追捕,最终是青王带人屠空了追兵,才将焦清远救回来。

    “他得知你要来第二战场,千叮咛万嘱咐,要让我们带你去见他。”

    贾卫锁笑道。

    “原来是这样。”

    苏越点点头。

    看来老爸在第二战场,人缘确实还不错。

    白小龙酸溜溜的看着苏越。

    原来这家伙在第二战场,背景这么深厚。

    ……

    程东风是沧源第六营的大厨。

    虽说这里是湿境,但由于可以生火,所以他们将真空的罐头热了热。

    别说,还真有一点点风味。

    其实在湿境,哪怕是金属罐头,都很快会被腐蚀破裂,罐头瓶都是好几层,十分不方便。

    但武者毕竟是武者,可以不用天天吃饭,用气血也能维持生机。

    吃过饭,贾卫锁他们留在营房镇守,这次是王安虎领着苏越去矿区,白小龙运气好,也有幸跟着苏越,去见见这传奇英雄。

    “苏越,我们知道你要来第二战场,所以已经给你开辟好了专门的修炼场所,还给你准备好了修炼用的丹药。

    “都是从异族身上抢的,而且大多比较安全,保证没有抗药性。

    “这次来湿境,你应该会停留十几天,就安心闭关修炼吧,没有人可以打扰到你。

    “以后想来,随时可以来修炼,可惜你境界低,如果在矿场滞留的时间太长,身体容易出问题,否则住下也可以。”

    路上,王安虎笑呵呵说道。

    矿区这种地方寒气太重,不比城墙内,别说苏越一个二品武者,就是他们这些五品,时不时也得回地球修整几天。

    十天,已经是苏越的极限。

    白小龙嗓子里和吞了柠檬一样,说不出的酸溜溜。

    果然大少爷的待遇,羡慕不来。

    再回想自己第一次下湿境的场景,简直是不堪回首。

    自己铲青苔。

    而苏越就已经有了专门的修炼场所,还有来自异族的丹药。

    我嫉妒啊。

    “营长,我想去杀异族,是不是在第六营没什么机会?”

    苏越皱着眉问道。

    他之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自己在沧源第六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来攻击的异族都没有几个,即便有,也是五品的偷袭者,以自己实力,明显就是去送菜。

    但这画风不对啊。

    自己下湿境,是想要潜入到树旗屯兵营,去偷月冥真典的木板。

    留在矿区,也不是个事啊。

    “哈哈,想杀异族,可以啊!

    “等你什么时候突破到四品,达到这个人的境界,兄弟们就允许你去a区战场。”

    王安虎笑了笑。

    白小龙心如死灰。

    我叫白小龙,不叫那个人,我已经自我介绍了好几次。

    还有,沧源第六营的人,看样子是要帮苏越刷级了。

    我心塞。

    羡慕的人心绞痛。

    “不对啊,那我岂不成了气血武者,我得用异族的脑袋来培养勇气和杀意,不能一味的只修炼气血。”

    苏越皱着眉,一脸大义凛然。

    开什么玩笑。

    每次来湿境,都只来沧源第六营,然后在这五个人的保护下修炼。

    这……这特么和在复灵山,有什么区别。

    我是要杀敌,是要立功,还要去偷东西的流浪少年,我岂能浪费宝贵的时间。

    “别逗了,四品以下的杀敌,能有什么意义。等四品以上,你完全可以参加几次大战役,从而积累厮杀经验。

    “气血武者,指的是一品、二品,不敢来湿境,也拒绝修炼战法的武者。

    “你都四品了,而且哥几个也不会耽误你修炼战法,甚至会督促你。”

    王安虎如一个思考全面的家长,已经替苏越铺好了路。

    青王在监狱,在丹药集团的暗中威慑下,别人在地球根本就帮不到苏越。

    但这里是湿境,丹药集团的手,伸不到矿区。

    沧源第六营,一定会想办法,让苏越安全到达四品。

    “可我还是想去杀敌。”

    苏越嘟嘟囔囔。

    “苏越,你别胡闹,好好听话。”

    白小龙实在忍不住了。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还热气腾腾,你小子不说赶紧咬一口,你竟然还想扔了。

    这简直是个白痴啊。

    别人二三品就在战场厮杀,在丛林捡药,根本原因,那是没得选,是因为没机会来沧源第六营。

    你小子现在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啊。

    别说我白小龙这种普通家庭,就连牧橙,都不可能得到沧源第六营的这种培养。

    你该知足了。

    “哈哈,他说的对,好好听话。

    “对了,我知道你是青王的儿子,向来就安静不下来。

    “你以后只要来第二战场,就会直接被送到沧源第六营,a战区不会接收你,我们都打过招呼了,乖乖修炼。

    “你的命纸也在我手里,其他营不会接收。”

    王安虎似乎看破了苏越的计划,轻蔑的笑了笑。

    小伙,知道你长了两条小浪腿。

    但也得给你捆起来。

    苏越面无表情,四肢僵硬。

    唯一的计划,破灭了。

    他真的计划,下次来湿境,拒绝沧源第六营,直接去a区战场。

    只有在混乱的地方,自己才有逃跑的可乘之机。

    这次就当修炼,还有下次,

    可惜,对方明显看出了自己的计划。

    苏越心里慌啊。

    等四品,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起码都一两年以后了。

    假如自己去其他湿鬼塔下湿境,又不会对敌典侍城,去了也白去。

    这可怎么办。

    虽然这五个叔叔,是替自己考虑,是为自己好。

    但事情陷入了僵持啊。

    算了。

    走一步看一步,办法总比困难多。

    苏越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

    又走了一会,地面逐渐没有了植物,都是澡泽冻成的泥浆。

    冷!

    彻骨的冷。

    哪怕运转着气环,但寒气依旧是往骨头缝里钻,疼的苏越直吸气。

    下湿境,大家都穿着特殊的皮质衣服,理论上可以防潮,虽然体内的潮气防止不了,起码防一防来自外面潮气。

    可通过靴子,沼泽里的湿气,竟然能从脚底心直接冲到头盖骨。

    简直可怕。

    湿境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

    酬勤值+11

    酬勤值+13

    ……

    脑海中来自体统的提示,也在告诉苏越,现在所处的环境,已经是极度恶劣。

    苏越看了眼其他二人。

    王安虎不用说。

    他是即将要突破到宗师的强者,再说也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所以很平静。

    白小龙这家伙,有些逊啊。

    你好歹是个四品巅峰,能不能别表现的那么痛苦,和菊花被爆了一样。

    终于,三人来到一处小窑洞前。

    对!

    真的就是小窑洞。

    只能供两个人坐在里面,窑洞里,是一堆燃烧着小火苗的篝火。

    路上王安虎已经说过,这里的木材都是他们几个提供,虽然焦清远性格孤僻,但他们也想让将军生活的好一些。

    “是苏越来了吗?”

    终于,苏越见到了这个传奇的将军。

    听王安虎他们说,焦清远其实才40多岁。

    但在苏越看来,他面容清瘦,满头白发,说60都不过分。

    这也难怪。

    在这种鸟不拉屎的苦境,也承受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清苦,牺牲真是太大。

    “前辈。”

    苏越走上前,敬了个礼。

    “和青王长的还挺像,真好……都这么大了。

    “青王救我命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屁孩,一眨眼,十几年都过去了。

    “可惜,青王却……”

    说起父亲,焦清远眼睛里闪烁着难过。

    “算了,不提那些事情,能看到你长这么大,也满足了。”

    苏越还准备说几句,父亲在监狱里过的可以,可直接被焦清远打断。

    其实再想想,有茶喝又如何,终究不是自由人。

    “苏越,跟我来一趟窑洞。”

    焦清远也不理王安虎和白小龙,他自顾自的带苏越来到窑洞。

    看里面小,但难得很干燥,也很干净。

    其实想想也对。

    焦清远毕竟是宗师,而且这窑洞还用了大量的源矿,能保持干燥也正常。

    赵楚发现,在窑洞里面,竟然还有一些辈树皮制作的书籍。

    对,是关于湿境语言的书籍。

    这是仿制的辈树皮。

    而且这些知识,也是来自神州科研部的总结。

    辈树皮材料特殊,地球没办法百分百制造,但一些没有价值的辈树皮,则可以经过重新加工,最终做成这种用仿制的书籍。

    “一个在这里有点沉闷,就找科研院要了几本书,没事的时候看看。”

    见苏越拿起书籍,焦清远笑了笑。

    “呃,这也是解闷的好办法。”

    苏越笑了笑。

    他已经在丁北图的帮助下,系统的了解了湿境文字,这些初级交代,也没什么兴趣。

    “这把战刀,是你父亲当年给我的,我现在突破到了宗师,也用不着了。

    “但我一直没舍得送给别人,就等着你能来继承。

    “这是c级合金的兵器,可惜时间太久,耐久度有些不够,但也比现在那些d级兵器要强。

    “如果你没有什么趁手兵器,就先凑合着用吧,毕竟是你父亲的传承。”

    焦清远拿出一柄长刀,面色凝重的递给苏越。

    “我爸的刀。”

    苏越的表情也肃穆起来。

    “这把刀叫:骷髅刀,还是青王亲自取的名字。”

    焦清远凝视着骷髅刀,言语间充满感慨。

    “骷髅刀?可没骷髅啊?”

    苏越打量了一番。

    抛开这个俗破天的名字,这就是一柄看上去普通,但添加了大量源矿的长刀。

    和骷髅不沾边啊。

    “这把刀,至今令数万异族成为骷髅,你说它能不能叫骷髅刀?”

    焦清远反问道。

    “嗯,可以!”

    苏越点点头。

    虽然解释的牵强,但勉强也算凑数吧。

    骷髅刀!

    老爸的文化水平,真的有待于提高。

    “其实我还想给你拿点丹药,但你境界太弱,我也给不了你什么。沧源第六营的几个人,应该能让你快点修炼。

    “这里湿气太重,如果没有什么事,你就赶紧回去吧,别弄出内伤来。

    “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让王安虎带你来找我。

    “回去吧,孩子!”

    焦清远摸了摸苏越的头顶,也没有多废话。

    矿区毕竟特殊,容易出问题。

    出了窑洞,白小龙嘴唇发紫,已经在疯狂运转着气环,他毕竟还没有突破到五品。

    就连王安虎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回去吧。”

    焦清远挥挥手。

    他的目得,就是见见苏越,将骷髅刀传承下去。

    闻言,王安虎他们告辞离开。

    再耽搁一段时间,白小龙怕是要出问题。

    苏越不一样。

    他从见到焦清远开始,就已经被宗师的气血笼罩着,根本感觉不到寒气。

    ……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