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上单魔王〕〔漫威天使降临〕〔谋入相思〕〔和离之后再高嫁〕〔英雄联盟女魔王〕〔论自带外挂的好处〕〔第一神丹师〕〔我的美利坚〕〔景男神的尾巴殿下〕〔向晚意不识〕〔宋辞霍慕沉〕〔公诉先锋〕〔神灵之珠〕〔绝望大魔王〕〔穿越之夫荣妻华〕〔宠婚撩人,总裁的〕〔唐姝〕〔这个和尚很暴力〕〔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我家武将有数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5章 偷偷学习的阴比学霸
    不知不觉。

    八天时间过去,距离苏越要离开湿境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不得不承认,这八天过的很爽。

    前所未有的爽。

    苏越甚至有些迷恋这个纨绔的身份。

    有吃有喝有地位,关键老爸的手下们,一个个还特别能打,多才多艺,说话也好听。

    五花八门的丹药,源源不断的送来,还有专门开辟的修炼场,威压随便你挑选。

    同样是在湿境,和上次在宁兽丛林比起来,这里根本就是天堂。

    而且五个五品的强者,还亲自来指点苏越的战法修炼,用自己来给苏越喂招。

    虽然短短八天,但苏越对战法的掌握,也已经是完成了一个大跨度。

    他们没有吹牛。

    论对战法的掌握,这些人已经是炉火纯青。

    ……

    可用酬勤值:1821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00酬勤值)

    :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521

    ……

    没错,在苏越的感知中,自己的气血值一定超越了520卡,但由于没有精确的测量方式,他估计为521卡,听着比较近吉利一些。

    酬勤值,也在湿境的压迫下,再一次朝着两万大关逼近,苏越心里总算有了些安全感。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枯燥啊。

    别人又不知道苏越的理想,他们只想给苏越最好的,按部就班推送到四品。

    可苏越等不及。

    但没机会了,后天他和白小龙都得回去,据说白小龙即将突破,不是明天,就是后天。

    这趟湿境之行,白小龙得偿所愿。

    苏越下湿境之前,气血值是481卡,短短八天,飞涨了40多卡。

    这在别人看来,绝对是坐着火箭往上飞。

    甚至在离开之前,苏越还可能突破到20卡。

    可苏越的脑子里,却在筹划下次怎么能逃过沧源第六营的招募。

    他迫切的想去a战区。

    修练结束。

    苏越正坐在悬崖边发呆。

    倒也不是因为悬崖边风景好,纯粹是坐在这里,酬勤值能多涨几点。

    自己是武者,除非故意找死,否则没有什么危险。

    “苏越,我发现个问题,原来你是个修炼狂啊。来湿境八天,都不见你怎么睡觉!”

    这时候,白小龙走过起来。

    通过这八天的朝夕相处,白小龙也算领教了苏越的勤奋。

    果然,每一个告诉你,他根本不看书的学霸,私下里都在吐了血也要刷题的阴比。

    苏越就是这样一个阴比。

    平日里看上去吊儿郎当,可修炼的时候,简直和入了魔一样,根本都不睡觉,就连第六营的五品们都震撼。

    大家生怕他走火入魔。

    同时,白小龙也在苏越的激励下,亡命修炼。

    终于!

    他突破到了五品。

    这下也就放心了。

    自己现在是武大第一人,再遇孟羊,也已经不是一个阶层的对手。

    等期末,自己卸任学生会会长,再过半年毕业,完美结束大学生涯。

    “咦,突破了?恭喜啊!”

    苏越转头,一脸的惊喜。

    虽说白小龙来湿境的目得,就是为了突破,不离十的会成成功,但真正突破之后,苏越都替他开心。

    至于自己不睡觉的事情,这没办法解释。

    甚至为了打消别人的疑虑,苏越还时不时演戏,假装去营房里睡一会。

    可哪怕有篝火,但在湿境睡觉,同样是受罪。

    “嗯,终于突破了。

    “这一届大四,我是第一个突破到五品的学生。”

    白小龙平静的点点头。

    跨越千山万水之后,他心情其实也没有多么澎湃。

    “恭喜,你终于又压了孟羊一头。”

    苏越锤了白小龙一拳。

    真是怪让人羡慕的。

    “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期末,全国所有武大,都会派遣出代表队,进行一次擂台对抗赛。

    “我已经踏入五品,所以被教育部禁赛,可孟羊还是四品巅峰,他不一定会参加,但却可以压阵。

    “西武大四,没几个四品,而且实力很水,牧橙哪怕也突破到四品,也不可能是孟羊的对手,西武可能要输。”

    白小龙叹了口气,他言语中甚至还有些愧疚。

    其实,按照他的计划,自己不可能这么早突破到五品,毕竟苏越的卧底计划是意外,正因为这意外,他才有契机来沧源第六营。

    之前,有白小龙压阵,西武还有对抗东武的可能性。

    可现在,彻底没了。

    但白小龙也不可能因为一次擂台,就错过来沧源第六营的机会。

    他觉得自己有些自私,所以有些愧疚。

    “你不参战,孟羊不一定会出手吧。”

    苏越一愣。

    武大期末,这是年前的一次盛大活动。

    理论上,神州所有的武大,都可以来参加,每个学校会派遣出代表队,参加公开擂台战。

    从大一到大四,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到代表队里,但必须先通过校内选拔,一个队伍大概10个人,三人出战,七人替补。

    但五品以上的学生,直接被教育部禁止参赛。

    没办法,要不然一废三,别人就没得玩了。

    当然,拥有五品学生的学校,哪怕是输了比赛,也会有一个荣誉第一的称号

    理论上,这种全国武大盛会,和他们大一学生没关系。

    主力队员都是大三、大四的学生。

    如果有大二学生能混到替补席,都已经是莫大的荣耀。

    “期末各个武大的成绩,涉及到教育部明年的资源分配,东武一定被派遣孟羊压阵。

    “如果东武其他人能赢,孟羊只是个替补,如果牧橙太强,孟羊一定会出手。

    “我对不起西武。”

    白小龙叹了口气,目光惆怅。

    “我觉得你想多了,假如你还是四品,你也是孟羊的手下败将,结果和现在一样。

    “今年西武应该输定了,不是还有荣誉冠军吗,你作用大着呢。”

    苏越看了眼白小龙。

    你愧疚什么。

    好像你参了战,就能打败孟羊一样,你可是人家的手下败将啊,这么健忘。

    现在提前突破,被教育部禁赛,也是个体面的办法。

    再说,因为你五品的缘故,西武哪怕是输了,也是荣誉第一,资源不会被剥削多少,校长还不知道笑的多开心。

    “能别提我输的事吗?那都是过去。”

    白小龙皱着眉。

    扎心不扎心。

    被孟羊公然打败,那可是自己的人生污点。

    “唉,苏越其实你说的也对。

    “西武已经蝉联了很多年冠军,其他武大早已经不满,给别人一点机会吧。”

    “不过你女朋友可能压力会大点,她向来也要强,但愿,别成了四大武院的倒数第一就行。”

    白小龙又笑道。

    “应该不会吧,实在不行,那也只能由我这个夫君出手,替天行道了。”

    苏越叹了口气。

    脚踏七彩祥云,力挽狂澜,场景还有点小浪漫。

    “孩子,你想多了。

    “你一个大一学生,能进替补席都是奇迹。

    “你别小看武大,强者也很多的,你现在还太弱,牧橙的追求者都不屑来欺负你。”

    白小龙哈哈一笑。

    没错,苏越确实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但谁都知道,这些事件里,有很大的偶然性。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一点没有人否认。

    但在擂台上,那是一对一的决战,只分高下,和运气无关。

    苏越的实力在二品里,可能不错。

    但擂台战,是三品巅峰,甚至是四品的领域。

    甚至,还有孟羊这种四品巅峰的搅屎棍出现。

    四大武院,战校,大四都有四品的强者,这些人背景深厚,都不是一般人。

    苏越有点狂了。

    “到时候再看呗。”

    苏越笑了笑。

    假如自己能得到树旗屯兵营里的木板,自己的气穴,将达到前所未有的90个。

    到时候,再来东战道修炼,那速度将一飞冲天。

    到期末,或许自己真的可以三品。

    自己可是压过气环的三品,气血超过1000卡。

    而普通四品初段,也不过是1000多卡而已,他们的四品巅峰,是2000卡。

    突破2000卡桎梏,这也是突破到五品的基础条件。

    而苏越,1000卡三品初段,2000卡三品巅峰,才勉强可以冲击四品,比别人晚一个境界。

    想起来就绝望。

    每一步,都比别人难一倍。

    其实白小龙不知道,苏越已经跨越500卡大关,他现在就可以去正面对战三品。

    面对大三学生,苏越根本就不虚。

    “不说这些丧气话了,牧橙应该会处理好这一切,她是下一任学生会会长,相信她吧。

    “明天是采矿期,万一有什么意外,你千万要保护好自己,我应该会跟随五个前辈一起防守。”

    白小龙道。

    其实在昨天,就有人主张苏越先回去。

    采矿期这一天,很可能会遭遇异族来袭。

    这时候,焦清远将虚弱到极限,无暇顾及这里。

    虽说刚刚才经历过一场大战,按道理异族不可能来送死,但在湿境,本就没有百分百的安全。

    但最终经过讨论,大家还是打消了让苏越提前回家的念头。

    要说危险,谁不危险?

    苏越不是气血武者。

    如果一点点危机都不敢承担,那也就违背了他们培养苏越的初衷。

    最终,所有人又同意,让苏越继续留下来,顺便见识一下采矿。

    “嗯,我自己会小心,如果遭遇危险,我会先跑,保证不连累你们,我跑起来比毛驴还要快。”

    苏越点点头。

    跑路这种事情,也没有人比我更加在行了。

    “毛驴……我靠,硬核的比喻。”

    白小龙点点头。

    你千万被别阳向族抓去,然后把你这小毛驴熬制成阿胶,然后回地球,再用微商骗人……扯远了。

    “你是黄金骨象吧。”

    苏越又问道。

    “嗯,黄金骨象。”

    白小龙答道。

    “什么时候可以成为宗师?”

    苏越又问。

    “乐观的话,十年吧。”

    “我现在最懊恼的事情,就是当初没能坚持下来,没有一步跨越到铂金骨象。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就是说我这种人,真羡慕你这种阴比学霸,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白小龙是真的羡慕苏越。

    黄金骨象虽然没有白银骨象那么绝望,但突破的道路,同样没有那么容易。

    真正到了五品,才会想到铂金骨像的好。

    “没事,羡慕吧,不收费,以后羡慕的地方还多,量大管饱。”

    苏越若有其事的点点头。

    “再见!”

    白小龙被气的肝疼。

    自己就不该和苏越这种无耻之徒聊天。

    拂袖而走。

    “别走,再聊五块钱的呗,我还有很多让你羡慕的地方,我还能让你嫉妒,听不听……我给你讲讲啊,别走。”

    苏越看着白小龙离去的背影,还有些不舍。

    这都什么人。

    明明是你要羡慕我,我让你羡慕个够,你都不付钱。

    ……

    翌日!

    苏越明显感觉到东战道气氛凝固。

    王安虎有条不紊的安排了所有人的防守工作。

    白小龙因为突破到五品,也终于得到了沧源第六营的重视和认可,他和王安虎一起,镇守最危险的一段路。

    只有苏越,被安排躲在营房里。

    源矿在平时的时候,会被一层寒冰冰封着,武者根本就无法破开寒冰。

    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下,这些寒冰才会碎裂。

    当然,随着寒冰破碎,会有恐怖的寒气弥漫出来,也只有焦清远才能镇压。

    这时候,上百人的采矿队,会拖着巨大的木车,来急速采矿。

    每一斤源矿的出产,都将锻造成合金兵器,分发到各个军团,虽说神州不仅仅只有这一个源矿场,但每一个矿场,都无比的珍贵。

    寒气爆炸后,也会蔓延到东战道的营房。

    苏越如果能扛得住这一次的寒气,也算是一次刻骨铭心的历练。

    沧源第六营的人,希望苏越能经历这么一次。

    等以后苏越真正上了战场,这些经验没有坏处。

    等了很久。

    苏越终于感觉到了气温的骤降。

    王安虎他们,在叮嘱了一番之后,直接去镇守防御点。

    整个营区,苏越孤零零还有些孤独。

    ……

    a区主战场。

    又是一次采矿日。

    在第二战场,异族最有可能大举进攻的时刻,就是采矿日,他们想乘机夺走源矿场。

    虽说上一次对决,异族同样死伤惨重,甚至比神州还重,理论上他们不会进行第二次。

    但燕归军团上下,还是一片萧杀。

    异族行动,根本就没办法用普通人的思维来判断,毫无章法。

    城墙之上,燕晨云一言不发的矗立在最前方,他得时刻防御着地方九品来袭。

    咔嚓!

    咔嚓!

    不知不觉,地面的泥浆开始结冰,人们轻微动一动肢体,身上的皮质衣服都发出了冰凌破裂的声音。

    采矿队推着一辆坦克大小的木板车,已经从西战道,朝着矿场进发。

    轰隆隆!

    然而,也就在这时候,天空深处,陡然发出了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与此同时,天边隐隐约约有黑云压来。

    “该死,一群不死心的畜生!

    “迎战!”

    燕晨云一拳砸在城墙上。

    果然。

    异族最近都疯了,这么短时间,还要连续轰击。

    “是!”

    顿时间,燕归军团有条不紊的筹备战争。

    燕晨云率领一群中将、少将,直接是箭矢一般,冲击到了空中的云团内。

    天空深处,那是宗师的战场。

    而在地面,各个军团也已经整装待发,上次是被突然冲击,所以吃了大亏。

    这一只燕归军团已经准备齐全。

    然而,燕归军团还是低估了异族的疯狂。。

    他们原本在a去战场冲锋,可冲锋了一半,大概抵达到西战道营区时,陡然有1000多的异族,直接是冲入了毒蜂丛林。

    刹那间,铺天盖地的毒蜂从地面升起。

    领地被入侵,毒蜂誓要不惜一切代价,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死不休。

    拇指大小的漆黑毒蜂,几秒内就可以让一个异族膨胀成怪物,最终流脓而死。

    但这1000异族的牺牲,也给大部队争取到了宝贵的冲锋时间。

    这时候,采矿队也刚刚抵达矿场。

    焦清远已经施展全部气血,开始镇压寒气,他已经无法停止。

    和前段时间那一战,一模一样的场景,再次上演。

    可这一次,人族明显有所准备。

    他们没有慌乱,反而是有条不紊的阻止着异族闯入西战道。

    而且在西战道内,人族同样派遣了最强的防守力量。

    这一次,异族伤亡巨大,要比上次大一倍。

    燕归军团也不好受。

    最近这段时间,异族都疯了吗?

    为什么他们连毒蜂都不怕,简直就是自杀一般的冲锋啊。

    没错。

    燕归军团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但也是根据上一次异族的兵力,所做的调整。

    燕归军团根本就没有想到,异族竟然会加派一倍的敢死队兵力。

    “守住,大家一定要守住!”

    军团大校嘶声力竭的喊道。

    战况,又一次胶着起来。

    西战道。

    杜惊书在几个五品的保护下,悄然躲在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

    “该死的异族,你们死的越多,我才越有希望立功,多死一些。”

    杜惊书心惊肉跳。

    这一次厮杀,他没准备立功,他高估了自己的水准,没想到没能突破到三品,还差一点点。

    这一战结束,杜惊书会被强制离开湿境修整。

    等回西武修整一段时间,再下湿境,自己还会在西战道。

    那时候,自己突破到三品,就有机会立功了。

    ……

    东战道!

    “敌袭,全力防守!”

    王安虎一声大吼。

    果然。

    还不到一秒时间,外面已经交织着疯狂的对轰声。

    苏越在营房内心脏狂跳。

    该死!

    异族八辈子不来袭击东战道,这次竟然被自己赶上了。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地摇晃,苏越看着头顶。

    他总感觉,这房顶都随时会坍塌下来。

    很危险。

    冥冥之中,苏越竟然有一种,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

    苏越也没有冒然跑出去帮忙,以他的实力,出去就是添乱。

    是四臂族的偷袭者。

    王安虎他们竭尽全力的对敌,并没有乱提醒苏越。

    就好好在营房里藏着吧。

    万一异族去用苏越威胁自己,反而会坏了事。

    ……

    第四战场。

    深楚军团望着远处刚刚退兵的异族大军,所有人讶异着脸。

    “青王,你说这异族的军队,是不是被你杀怕了,怎么最近老退兵,以往很生猛啊。”

    深楚军团一个少将,在城墙上问苏青封。

    “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在第四战场,异族和咱们的情况一样,都是用囚犯来冲锋。

    “异族频频退兵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囚犯不够了。但以异族的尿性,他们的囚徒,又怎么可能不够?

    “唯一的解释,这些囚徒是被调遣去其他战场,不知道在干什么坏事。”

    苏青封擦拭着妖刀,目视远方。

    这是他的直觉。

    “不应该吧,异族都唾弃这群囚徒,再说其他湿鬼塔,最近也没有被冲破的消息。”

    少将皱了皱眉。

    “我也是猜的,既然没有湿鬼塔被冲破最好,就当我没说。”

    苏青封摇摇头。

    这种猜测,自己心里知道就可以,完全没有任何依据,不可以乱造谣。

    “咱们再等一段时间,如果异族还是一味的撤军,我计划干点疯狂的。”

    苏青封阴森森一笑。

    “青王,消停消停吧,深楚军团好不容易能休息几天。”

    少将欲哭无泪。

    跟着青王,虽然杀的很爽,但危险程度也是直线上升。

    很可怕的。

    ……

    “该死,我知道了,狡猾的异族,他们从第四战场调遣了不少异族囚徒,用来喂毒蜂。”

    燕晨云在空中与敌方九品大战着。

    同时,他也在俯瞰着下方的战争情况。

    燕归军团很不妙。

    虽然防备森严,但异族被押解来的囚徒太多,毒蜂丛林已经被撕开了好几个口子。

    异族战斗大军,还在撕裂着西战道。

    在燕晨云的视线里,有一片白森森的雾气,那就是矿区,也是焦清远所镇压的地方。

    燕归军团正在那里挖矿。

    如果情况继续恶劣下去,他只能下令,丢弃矿车,让武者们先返回堡垒。

    虽然会丢一车源矿,但生命价更高,那些三品的武者,根本就不是异族军队的对手。

    ……

    终于,苏越还是被迫离开了营房。

    没办法,仅仅是战斗余波,已经让本就不坚固的营房,岌岌可危,继续在里面躲着,可能会被活埋。

    苏越悄悄跑出来。

    只能听到打斗声,还有远处,时有时无的气血压迫,但苏越一个人都见不到,他们可能杀去了更远处。

    呼!

    我得找个地方,再躲起来。

    苏越暗中点点头。

    太可怕了。

    五品间的厮杀,自己一个二品,随时可能被轰成渣啊。

    “咦,焦清远将军,您不是在镇压源矿吗?怎么来东战道了?”

    苏越在一转头。

    他被吓了一跳,焦清远竟然在自己身后。

    不对!

    不对劲,江清源的眼神不对劲。

    他看着自己的同时,有杀气。

    对。

    这老家伙要杀自己。

    该死。

    苏越下意识就要逃。

    然而。

    一个二品面对宗师,是什么结局。

    苏越刚刚跑了三步,一股罡风,扑面而来。

    咔嚓!

    他脚掌踩空,他身躯瞬间落空。

    悬崖。

    没错,一股罡风,已经将苏越推到了悬崖边。

    焦清远的目得,根本就是不是用战法杀人。

    他仅仅将苏越推下悬崖,这就足够了。

    苏越目瞪口呆,身躯直线坠落,犹如一块大石头。

    他看到焦清矗立在悬崖边,冷漠的注视着自己,那张脸,犹如恶魔一样扭曲。

    为什么!

    苏越的脑海里,充斥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被老爸救了命的人。

    还是个宗师。

    甚至是一个牺牲这么大的苦行者。

    他不可能是阳向族的奸细,他已经可以圆满退休,甚至得到神州的拥戴,他没有背叛的理由,更没有任何动机。

    前几天,焦清远对自己关心,绝对是由衷的关心,不可能掺假。

    而且以焦清远的实力,他不可能被夺舍,或者鬼上身。

    他竟然会杀自己。

    为什么。

    几秒之后,苏越感受着身下的寒冷,已经看不到悬崖上面的景物。

    “幸亏我留了个心眼,一直将择兽筋绑在胳膊上!”

    唰!

    苏越深吸一口气,他立刻施展万索归宗。

    唰唰唰!

    一连四根择兽筋,纷纷被苏越打出去,随后分别绕死在了四块凸出来的大石头上。

    唰!

    苏越怕不安全,又扔出去一根择兽筋。

    咔嚓。

    择兽筋被绷的笔直,嗡嗡颤抖。

    恐怖的拉扯力,差点活生生撕裂苏越的胳膊。

    防御增幅!

    嗡。

    一层青色的光芒,覆盖在苏越身上,他即将被拉断的胳膊,瞬间减轻了痛楚。

    哗啦啦。

    哗啦啦。

    头顶上空,还有碎石头落下来。

    而苏越也一头撞在冰冷的悬崖上,撞的头破血流,没办法,惯性太大,如果不是防御增幅,苏越有可能被直接撞晕过去。

    死里逃生。

    整整五块巨石,再加上择兽筋无与伦比的坚韧性,才勉强将苏越挂在半空。

    苏越大脑一片空白。

    感受着无处不在的寒冷,苏越才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后怕。

    稍有不慎,自己粉身碎骨啊。

    “我发誓,以后不管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战法,我都要学一学。”

    劫后余生,苏越真的感激当初铺张浪费的自己。

    如果不是万索归宗,今天自己死定了。

    这简直就是个神技,和蜘蛛侠的蛛丝一样,关键时刻能救命。

    而且苏越也庆幸自己学习了辅助战法,这才没有被撕裂胳膊,否则救一根胳膊也没用,万丈悬崖,惯性何其恐怖,普通人必然是肢体分家的结局。

    “该死,我现在还敢回去吗?

    “不行,还是等战争结束,我在用隐身术,悄悄赶回去。

    “如果冒失的去找王安虎他们,乱提焦清远杀自己,那我将更加危险。

    “在他们的心目中,焦清远一直在镇压寒气,根本就不可能来杀我,可能还会认为我幻听。

    “卧槽,焦清远好端端为什么要杀我。”

    苏越贴在峭壁上,仔细分析着一切。

    他现在绝对不可以回去,这里有没有摄像头,焦清远有太多的办法,可以证明他没有出现在东战道。

    矿场被镇压的寒气,就是最好的不在场证据。

    至于他为什么能抽空来东战道,苏越根本就想不明白。

    或许,焦清远需要全力才能镇压寒气,本就就是个谎言。

    毕竟,只有他一个人在镇压,别人根本不知道矿场的深浅。

    根据王安虎他们所说,在焦清远之前,镇压源矿的是另一个宗师,可他已经死了,也无法证明焦清远可以来杀自己。

    我特么是造了什么孽。

    苏越一声怒骂,当务之急,是先爬到上面去。

    没办法,悬崖的下面,更是冷的人要命。

    ……

    酬勤值0

    酬勤值2

    酬勤值5

    ……

    脑海里的提示音,已经在告诉他,你特别危险。

    先回地球。

    对!

    哪怕暂时无法证明焦清远要杀自己,也要不惜一切先回去湿鬼塔,再回西武,那时候焦清远暗中也不可能来杀自己。

    得先找到庇佑自己的地方。

    实在不行,得找王野拓,或者牧京梁。

    仅凭自己一面之词,官府不可能直接杀了焦清远,特别是这种公认的苦行者英雄。

    一个接近于完美的苦行者,他确实没有任何背叛人族的动机。

    得想办法证明,焦清远镇压寒气,根本不需要全力。

    苏越一脸苦闷。

    这都什么破事,本以为东战道是最安全的地方,可谁知道,最不可能杀自己的人,偏偏将自己撞下悬崖。

    焦清远这老狐狸。

    他甚至都没有动用任何战法,在自己身上,只有一股罡风。

    不对。

    焦清远这老狐狸,哪怕自己证明了,他不需要全力就能镇压寒气,又能如何?

    自己只是坠崖。

    异族的杀手,同样可以逼迫自己坠崖啊。

    他完全可以将一切事情,全部推到异族身上。

    居心莫测啊。

    卧槽尼玛。

    到时候,自己反而是不识好歹的搅屎棍,诬陷英雄的蠢货。

    这悬案,根本就说不清。

    苏越爬啊爬。

    他对万索归宗的创始人,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

    只要自己操控着择兽筋,另一头便可以直接捆在悬崖凸出来的巨石上,从而达到自己缓缓上升的目标。

    快了。

    苏越抬头。

    他依稀又可以看到朦胧的崖边。

    在前几秒,那双怨毒的眼睛,还在悬崖边冷冷注视着自己,苏越想起那两颗眼珠子,都头皮发麻。

    “咦……这,难道是个山洞?”

    苏越正在攀爬。

    突然,他在自己脸跟前的地方,赫然是看到一个山洞。

    苏越想了想,还是决定跑进去。

    山洞里并没有什么恐怕的气息传出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他也需要休息一下。

    但苏越向来谨慎。

    他脚掌并没有乱踩,而是沿着边,尽量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山洞里,不会有九阳神功的秘籍吧!

    “可别我捡到个秘籍,里面写着九阳豆浆机说明书,那就尴尬了。”

    苏越想起个笑话,缓解一下内心的紧张。

    但他还是随时做好了隐身的准备。

    ……

    悬崖之上。

    a区战场的战争,终于结束。

    很悲哀。

    还是一场没有占便宜的战争。

    虽然异族的死伤数,是燕归军团的三倍,但燕归军团却损失了整整一车源矿,来挖矿的三品武者,死了一半。

    这还是燕晨云下令快,否则挖矿队伍又是全军覆没。

    异族似乎只是为了抢夺源矿,他们拉到木车之后,便全面退军。

    在东战道。

    异族袭击者,同样集体退兵。

    “苏越呢?”

    众人浑身狼狈的归来,这次异族的袭击者,都是万里挑一的五品强者,他们战的很不容易。

    白小龙回到营房,突然一声大喊。

    哪里还有苏越的身影。

    “什么?苏越不见了?快去附近找。”

    贾卫锁也惊呼到。

    ……

    矿场内。

    谁都没想到,焦清远刚刚才跑回去但他真的是因为镇压寒气而力竭。

    到苏越猜的没错。

    他其实可以离开几分钟,虽然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噗。

    焦清远吐出一口鲜血,嘴角冷冷笑着。

    这眼神,就如在悬崖上,看苏越一样。

    阴森,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