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恋成欢,女人休〕〔权门贵嫁〕〔建隋大业〕〔大妖血脉〕〔夏墟〕〔大唐侦察兵〕〔众神遗忘的世界〕〔警医夜行〕〔向往的生活之娱乐〕〔祖师爷的无上宗门〕〔王爷的小妾总想干〕〔网文超级写手〕〔全职戏精〕〔钞烦入盛〕〔大夏纪〕〔硬核武神〕〔双世债〕〔诸天世界中的行者〕〔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我绝不当皇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6章 我是壁虎,正在漫步
    沧源第六营的五个人,再加上白小龙,几乎找遍了整个东战道,但依旧没有任何下落。

    苏越的命纸,暂时完好无损,证明他没死。

    可就这么点地方,已经翻了个底朝天,他们依旧是找不到苏越任何踪迹。

    简直诡异。

    “该死,明知道这么危险,当初我就应该让苏越直接回去,现在整个人失踪,怎么办,怎么办!”

    王安虎脸色惨白,浑身都在颤抖。

    其余人也脸色铁青,嘴唇都已经被冻的发紫。

    刚刚才结束一场厮杀,包括白小龙在内,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势。

    可回来之后,苏越就已经失踪,他们又马不停蹄的找人,令伤势都有些恶化。

    “苏越万一有什么意外,以后怎么和青王交代,以死谢罪都不够,这可怎么办。”

    贾卫锁坐在地上,整个人开始胡言乱语。

    青王是他的救命恩人,甚至不止救过一次,可自己刚刚接管苏越,还不到十天时间,对方竟然就失踪了。

    愧疚。

    前所未有的愧疚,令贾卫锁呼吸都不顺畅。

    “挖地三尺,再找一遍。

    “程东风,你立刻回第二战场湿鬼塔,看看苏越有没有逃回去。”

    王安虎话落,众人继续在东战道寻找。

    这片地方并不大,西侧是源矿场,东侧是万丈悬崖,其余都被毒蜂丛林包围着,苏越也只能逃回到堡垒里去。

    几分钟后,众人又聚在一起。

    没有!

    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程东风亡了命的奔袭了一个来回,苏越并没有回归堡垒。

    空气莫名的凝重。

    “苏越会不会躲进了毒蜂丛林了,他命纸没有碎,就一定还活着。”

    白小龙皱着眉说道。

    闻言,五个人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简直是智障猜测。

    九品都不可能在毒蜂丛林里活下来,那些毒蜂根本就没有智商,只会凭借本能去同归于尽。

    “苏越鬼点子多,他曾经在宁兽从林都混的风生水起,不一定的。”

    白小龙又连忙补充道。

    “你们说……苏越会不会逃到了矿场,他一直想去杀异族,很可能趁乱去矿山。”

    贾卫锁想了想道。

    众人根本就不理会白小龙的言论。

    “我去问问焦清远少将,你们继续搜。”

    王安虎点点头,随后二话不说,直接去了矿区。

    这个猜测,其实也有道理。

    苏越命纸没有碎,他一定还活着。

    这小子一直都心心念念要去杀异族,之前东战道遭遇敌袭,现场一片混乱。

    苏越很有可能冲向矿山。

    ……

    又找了一遍。

    还是没有苏越的任何消息。

    过了没一会,王安虎回来了。

    可这一次,他并不是空手而回,而是带回来一个人……焦清远。

    焦清远刚刚才结束镇压寒气,此刻他皮包骨头,几乎是瘦了一圈,谁都能感觉出来他的虚弱。

    但焦清远的眼里,更多的还是焦急和担忧。

    “将军,您……”

    贾卫锁连忙站起身来。

    每次镇压寒气结束,焦清远都需要耗费很久时间,才可以恢复伤势。

    此时的焦清远,气血逆转,浑身剧痛,正是虚弱的时候。

    可他为什么要亲自来东战道。

    唉!

    一定是因为苏越失踪。

    对焦清远来说,青王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他也最崇敬青王。

    “苏越从来没有去过矿区,焦清远将军一直在镇压寒气,敢知很广,如果是苏越,他能感觉到。”

    王安虎沉着脸道。

    “他真的不可能,是在毒蜂丛林吗?”

    白小龙还是不死心,再次问道。

    “不可能。

    “第二战场开辟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人可以在毒蜂丛林里活下来,一个都没有。

    “你们太疏忽。

    “去悬崖边看看,说不定有什么线索。”

    焦清远皱着眉,听众人分析了半天,随后,他指了指悬崖边。

    忧虑。

    焦清远是真的忧虑。

    他早已经料到,苏越死后,沧源第六营的人,一定回去矿区找自己。

    可惜,不是好消息。

    苏越这畜生,竟然没有死。

    他的命纸没有碎。

    这怎么可能。

    自己明明已经将他推下万丈悬崖,他根本不可能不死。

    难道挂在树上了?

    不应该啊。

    万丈悬崖下方,寸草不生。

    难道有什么藤蔓,被这小子抓住了?

    很可能。

    毕竟是在湿境,一切皆有可能。

    忧心忡忡的焦清远,决定亲自来一趟。

    还好。

    不管是挂在树上,还是抓住了藤蔓,这小畜生起码还没有回来。

    “悬崖?

    “难道苏越坠崖了。”

    五人口干舌燥,几乎被吓的窒息。

    “很有可能。

    “他仅仅是二品武者,根基也不稳。东战道经常会有罡风,再加上你们与异族厮杀,这里的气浪会紊乱,他离开营房之后,很可能不小心被吹到悬崖边。”

    焦清远凝重着脸,缓缓分析道。

    说话的时候,他嘴唇都在颤抖,表现的无比忧虑。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以前也有人不小心坠崖。”

    王安虎脸色更加难看。

    之前,他都不愿意往这方面想。

    毕竟那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但事已至此,哪怕不愿意面对,也去终于得想到悬崖。

    沿着悬崖,众人勘察了一遍又一遍。

    一无所获。

    悬崖边已经被罡风席卷了无数次,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痕迹。

    20多分钟后。

    “苏越的命纸还在吗?”

    焦清远皱着眉问道。

    他们根本没有找到任何痕迹。

    “还在,一切正常!”

    王安虎死死捏着苏越的命纸。

    这张纸,已经是牵挂着整个沧源第六营命脉的东西。

    万一命纸真的碎了,他们以后可怎么面对青王。

    “没死。

    “没死就好。

    “只要没死,就还有救,就还有希望。”

    焦清远一脸焦急的念叨着。

    他表情的比六个人还要忧虑。

    白小龙走到悬崖边,顿时间,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冲上来,他望着深不见底的深渊,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如果真的坠落到悬崖下,根本不可能有生的希望啊。

    白小龙还是坚定的认为,苏越这小子,是藏在了毒蜂丛林。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下去看看吧。

    “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去看看。”

    又过了一会,焦清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一脸凝重的说道。

    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将气血灌注在掌心,然后形成吸盘,可以做到在悬崖壁上攀爬。

    但只有宗师的气环,才可以下探的足够深。

    五品武者根本无法坚持长久,他们最多下探几十米,气血就会支撑不住,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没有任何意义。

    而宗师,有过下探千米的记录,虽然也有生命危险。

    焦清远是真的不放心。

    他必须要亲自下去看看,假如苏越真的掉在了某些凸出来的东西上,自己的亲自再送他一程。

    命纸没碎。

    这让焦清远感觉到了威胁。

    “将军,你刚刚才镇压过寒气,气血运转不畅,贸然下悬崖,会有生命危险啊。”

    闻言,王安虎眉头紧皱。

    如果是平时,焦清远下去还算正常,可现在他自己也有伤在身,真的很危险。

    其余人同样是满脸焦急。

    “别劝我了。

    “假如苏越不小心坠崖,幸运的抓住了一些藤蔓,我现在下去,还有可能将他救上来。

    “如果耽误的时间太久,他随时都可能被冻死。

    “救援一定要快,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

    焦清远深吸一口气,他的掌心,已经弥漫出两道光团。

    这是由气血形成的气旋,类似于吸盘。

    在潮湿黏滑的峭壁上,这吸盘可以让宗师壁虎一样贴着峭壁下沉。

    “将军,您千万要小心啊。”

    贾卫锁又交代道。

    “唉,为什么我还没有突破,真是没用。”

    王安虎气的咬牙切齿。

    假如自己也能突破到宗师,也就根本用不着焦清远去冒险。

    可五品武者,根本就做不到随心所欲的操控气血吸盘,一点点下潜距离,他们下去也没意义。

    焦清远平静的点点头,目光无谓。

    他表现的依旧像是一个苦行者,在别人看来,这个人身上,天生背负着一种使命……那就是牺牲。

    唰!

    焦清远脚掌向前一探,那皮包骨头的消瘦身躯,已经坠入到万丈悬崖。

    其余人眼眶湿润。

    为了大局,将军是一个随时可以粉身碎骨的人。

    大无畏。

    大牺牲。

    沧源第六营的五个人,恨不得磕头感谢。

    这真是拿自己的命,去救人啊。

    “焦清远将军,真……”

    白小龙一度哽噎。

    和焦清远的伟大比起来,自己这批人又能算得了什么。

    惭愧。

    说不出的惭愧!

    ……

    焦清远坠落了200米左右,随着惯性越来越大,他自己的身躯也逐渐沉重。

    呲!

    呲!

    气血吸盘吸附在峭壁之上,由于身躯还在急速下坠,甚至在冰冷的墙上,摩擦出了一些火星。

    焦清远跳下去的地点,就是他将苏越推下去的位置,自己专门将一群人吸引到那个地方,方便自己跳下去。

    苏越一分钟不死,焦清远心里就一分钟不安宁。

    下沉!

    焦清远将雄厚的气血之力散开。

    悬崖峭壁,寸草不生,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货物。

    只要能感觉到热量,就一定是苏越。

    凌冽的罡风如利刃,不断撕裂着人的皮肤。

    此刻焦清远的脸上,那里还有苦行者一般的平静,他目光阴沉,一张脸犹如恶鬼般狰狞。

    在矿场,他保持着平和,却犹如戴着一张面具。

    无人之时,焦清远才会露出这副诡异的神色。

    这才是真实的焦清远。

    “这个小畜生,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知不觉,焦清远已经下沉了1000多米。

    这时候,在他身上,已经附着了一层森森冰霜。

    没办法。

    之前镇压矿场的寒气,已经让焦清远负伤,他对气血的操控,必然会有影响。

    能抽出身来,一掌将苏越振飞,已经是他可以做到的极致。

    也就是苏越太弱。

    如果苏越是四品以上,他随随便便还击几下,焦清远都不一定有时候赶回去。

    焦虑。

    直至目前,焦清远一直没有感受到活人的气息,他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焦急。

    难道,苏越爬回上面,藏了起来?

    不应该。

    以这种毛头小子的城府,他如果能回去,第一时间,必然会找王安虎他们告状。

    第六营都没有找到苏越,他没有道理可以回去。

    继续找找。

    该死,气血有些不够用。

    ……

    山洞里。

    苏越平复了呼吸。

    这里没有九阳真经,也没有九阳豆浆机的说明书,更没有老爷爷,也没有乾坤大挪移。

    武侠电影里的狗血剧情,并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苏越还是发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

    对。

    这里有人来过。

    并且这山洞,并不仅仅是个密封山洞。

    这里面可以呼吸,拯救证明,山洞应该连同着另一边的出口,可以通风。

    没错。

    这是个隧道。

    而且苏越终于找到了一些,是乎是有人出没过的痕迹。

    虽然由于气温潮湿,这些痕迹很容易就会被湿气融化,但只要是留心观察,终究是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见状。

    苏越回头,连忙将自己的痕迹,也抹除的一干二净。

    哒!

    哒!

    哒!

    突然,空寂寂静的隧道里,出现了一道声音。

    很远。

    来自隧道的另一头。

    苏越一直不敢往隧道深处走。

    他怕有什么危险。

    果然。

    危险终于来了,在漆黑的隧道深处,出现了脚步声。

    对。

    就是脚步声,因为频率是一二一。

    只有两脚行走的人,或者异族,才会保持着这种节奏,如果是四脚动物,不可能这么规律。

    ……

    酬勤值-500

    ……

    苏越毫不犹豫的隐身。

    经过攀岩之后,系统里的酬勤值,已经直逼0000。

    如果一直保持隐身状态,可以持续一个钟头。

    现在不是节省酬勤值的时候,不管对方距离自己多远。

    ……

    哒!

    哒!

    哒!

    ……

    脚步声由远及近,果然是在朝着苏越这头走来。

    是异族?

    还是人族?

    这特么是暗度陈仓的密道?

    苏越口干舌燥,心脏甚至有一种即将要跳出嗓子眼的感觉。

    这简直是惊心动魄。

    ……

    酬勤值-500

    酬勤值-500

    酬勤值-500

    酬勤值-500

    ……

    终于,脚步声更近,苏越的视线尽头,也终于出现了一个朦胧的黑影。

    此时,苏越已经潜伏了5分钟,付出了2500点的酬勤值。

    是阳向族。

    因为黑影的身后,有命绳在漂浮。

    还好,不是宗师,只是个五品。

    苏越这几天听他们说过,宗师可以用气血形成吸盘,然后在峭壁上壁虎漫步。

    所以他在回归的时候,也一路小心翼翼,随时做好了隐身的准备。

    苏越也害怕焦清远下来补刀。

    这是个五品异族还好。

    万一是个宗师,他可以一路壁虎漫步到沧源第六营的地点,杀了王安虎他们,然后在从悬崖逃回去,恐怕连毒蜂都没时间来追逐。

    太可怕了。

    湿境这个地方,简直太诡异。

    ……

    酬勤值-500

    ……

    下一分钟。

    更加诡异,更加让苏越眼珠子都要爆裂的事情,再次上演。

    在另一侧的洞口,也就是自己刚刚才踏入的地方,赫然也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次是人族。

    焦清远。

    对。

    就是苏越恨之入骨的焦清远。

    他果然壁虎漫步,在峭壁上寻找过自己。

    苏越分析过,自己的命纸还留在沧源第六营,焦清远如果知道自己没死,一定会第一时间下峭壁。

    这种伪君子,甚至还会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冒死来搜救自己。

    可以想象得到,沧源第六营又会被狠狠感动一波。

    这老阴比,是苏越见过,最阴险的一个,目前还没有之一。

    一个阳向族。

    一个人族的老阴比。

    两个畜生在隧道里相遇,绝对不是来决战。

    也膝盖都能分析出来,这两个畜生,绝对有什么肮脏的交易。

    “给你,这次大战,下气巢石喂的很饱,咱们阳向族做事情,从来都万无一失。”

    阳向族停下。

    焦清远也停下。

    双方隔着五六米。

    而苏越隐身的位置,正好在二人中间。

    伴随着阳向族一句话落下,他扔给焦清远一颗紫色的圆球,大概有台球那么大。

    下气巢石?

    苏越恨的牙痒痒。

    这特么又是什么花里胡哨的狗比玩意。

    很明显不是什么纪念品。

    “我是人族,不是阳向族,你再屁话多,我可以杀了你。”

    焦清远捏着紫球,言语阴沉。

    苏越隐身,可以近距离观察焦清远。

    这畜生皮包骨头,一副营养不良的煞笔样,那张脸简直和恐怖片里的鬼一样,眼珠子似乎还冒着煞气。

    相由心生。

    这畜生的内心,一定很阴暗,很龌龊。

    你是人族?

    你特么也配当人族?

    苏越心中怒骂。

    “哈哈,你是阳向教养大的孤儿,如果没有阳向教,你早就死了,所以你就是阳向族的成员。”

    阳向族这个五品也不怕焦清远,反而是轻蔑的笑着。

    闻言,苏越一愣。

    怪不得,这畜生竟然会杀自己。

    原来他是个孤儿。

    是被阳向教养大的孤儿教徒。

    在阳向教,他们会找一些隐秘的基地,养育一些孤儿,从小洗脑,让他们出生入死。

    可因为洗脑的缘故,这批婴儿的智力普遍不可能太高。

    孤儿教徒能修炼到二品以上,就已经可以算作是精英。

    可焦清远,那可是宗师啊。

    这就可怕了。

    这畜生难道没有被洗脑?

    “下次源矿开启,是2天后。

    “通知典侍城的九品神使,我需要你们再次开战,必须得有更多的人死在矿场。

    “这块下气巢石,还需要一批下气蛾。

    “这是最后一次。

    “等下气巢石里的母蛾吃饱,我就可以彻底摧毁这座源矿。”

    焦清远面无表情。

    但他一句话落下,苏越心脏又一次开始猛跳动。

    下气巢石?

    下气蛾?

    开战?

    原来最近第二战场频频爆发的大战,是焦清远在幕后操控着。

    可下气蛾,又是什么东西。

    摧毁源矿?

    你好大的口气,简直不要人脸。

    据说九品强者,都不可能轰破源矿,焦清远你一个六品畜生,哪来的自信?

    这样说来,一切的根源,就是这下气巢石。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焦清远,我们不理解。

    “这么多年过去,你明明已经有一颗祭炼完整的下气巢石,你在三年前,就已经有能力摧毁这源矿,但为什么又偏偏要第二颗。

    “你的行为,让阳向族损失了很多武者。”

    阳向族一脸不满的呵斥道。

    山洞里回荡的声音,让苏越头皮发麻。

    这是第二颗下气巢石。

    原来在焦清远手里,已经拿到了一颗完整的,他竟然随时可以摧毁源矿。

    这果然是个天大的阴比。

    是啊。

    他要第二颗下气巢石,到底要干什么?

    这畜生难道还有更大的阴谋?

    摧毁了源矿。

    人族军团,将缺少很多合金兵器,这绝对是致命打击啊。

    这件事情,不简单。

    “别废话那么多!

    “阳向族如果有能耐,你们可以自己来摧毁源矿,或者你们来抢走源矿。

    “既然没本事,就要无条件接受我的条件。

    “滚回去复命吧。

    “2天后,源矿开启,典侍城可以来进行最后一次冲锋。

    “告诉神使,这一次,我保证摧毁源矿,决不食言。”

    焦清远冷冷说道。

    下气巢石已经没必要再留在阳向族,反正都是最后一次大战。

    平时,也不过是利用阳向族而已。

    “哼,神使再相信你最后一次。

    “如果这次你还耍什么花样,阳向族会将你和典侍城的交易,公布于众,让你被神州的官府斩首。”

    阳向族怒气横生。

    “我说道做到,你别威胁我。

    “我焦清远失去了一切,你觉得我会怕死?还是我会在意什么名声?

    “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复仇罢了。”

    焦清远冷笑。

    阳向族见威胁不成,便愤怒转身,几秒钟时间就不见了。

    他回去的速度,明显要比来时快很多。

    ……

    酬勤值-500

    ……

    不知不觉,苏越被扣走了4000多酬勤值。

    他已经保持了8分钟的隐身状态。

    这8分钟,苏越的头盖骨都差点被一个个消息打穿。

    下气巢石。

    阳向教养大的孤儿焦清远。

    还有他明明三年前就可以破坏矿场,可为什么要再弄一块下气巢石。

    难道,他还要破坏一座矿场?

    可不对劲啊。

    第二战场目前只有这一个矿场,他去哪破坏?

    “苏越这个小畜生,到底坠落在了什么地方?

    “再深的地方,我也不敢去。

    “算了,今天就探查到这,反正命纸在王安虎那,我随时可以监视着。

    “只要他敢回来,我可以第一时间来,悄无声息的弄死他。随后,我可以嫁祸给悬崖的寒气。

    “一个二品,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他。”

    焦清远孤僻惯了。

    他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这应该是孤僻者的通病。

    自己,就是自己的朋友。

    自己可以和自己对话。

    “苏青封,你知道吗?

    “当年你杀的阳向族追兵,那是我全家,我全家啊。我不杀你儿子,我怎么可能平息怒火。

    “我这种孤儿,注定活不久,在阳向教,我被当成牲口一样对待。

    “是九毛义父,他待我如亲儿子,他有伟大的和平理想,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伟人。”

    “九毛义父,我好想你啊。”

    焦清远喃喃自语。

    苏越被吓的头皮炸裂。

    九毛义父?

    卧槽尼玛。

    这畜生说的,不会是九毛博士吧。

    “当初在您的实验大楼,咱们一大家子人多好。

    “人族,阳向族,不分彼此,咱们在一起,其乐融融。

    “在您的安排下,我们每个人族和阳向族,都彼此通婚,我们生出来的孩子,也不是什么怪物。阳向族基因强大,孩子全是阳向族,但也很正常,孩子们也都不是怪物。

    “您说过,湿境人,和地球人,本身就是一种人。

    “我坚信您的话,我组成的家庭很幸福,我儿子、女儿都是阳向族,他们很爱我这个父亲。”

    焦清远似乎有些感慨,他还在和自己对话。

    苏越想一脚踢死这畜生。

    你娶阳向族的女人。

    就那秃头,就那浑身长毛,你特么怎么下得去手。

    猪也能给你怀了孕。

    “可这一切,全部都毁了。

    “阳向族不理解您的伟大思想,毁了咱们的家园,您被破回到湿境。可人族,同样容不下我这种人。

    “咱们的家,一夜之间全部坍塌。

    “我想带着家人,在湿境找个僻静的丛林,安静的生活。

    “可惜,这一切,全部被苏青封毁了。

    “他不问青黄皂白,就以救我的名义,杀光了我的家人。我所有的家人啊,全被苏青封这个魔鬼杀了。

    “我不就是抓了几个人族,给孩子们充充饥吗?这有什么了不起,湿境天天在死人,我的孩子可是在饿肚子啊,他们年纪小,正式需要营养的时候。

    “苏青封,我恨你。”

    随着焦清远情绪波动,他眼珠子一闪一闪,和鬼火一样。

    苏越气的牙根都疼。

    你抓了人族,喂你孩子。

    还理所应当,天经地义。

    老子的三观,被你活生强了一百遍,一百遍,

    这特么是和平?

    你咋这么不要逼脸呢。

    我爸杀的还是少,当时就应该连你一起杀。

    苏越听王安虎他们说过。

    当初老爸在救焦清远的时候,几个异族确实在啃食着武者的肢体,场景很残忍。

    ……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