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神尊〕〔北宋财神宋江〕〔神医小毒妃〕〔盛唐风华路〕〔木叶之这个糟老头〕〔我只不过是个无能〕〔修道凡尘间〕〔长生三千年〕〔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追求永生路迢迢〕〔惊世第一妃〕〔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暴君他偏要宠我〕〔重生空间:王牌辣〕〔七等分的未来〕〔镇魂碑〕〔重生景少帅炸天〕〔这个霸总我宠了〕〔傲世邪妃:误惹腹〕〔我成了小乌鸦嘴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7章 白挨三鞭子(感谢南宮豪的土豪打赏)
    “下气巢石的事情,不久后可能瞒不住了。

    “人族对阳向族的研究,越来越透彻,很快源矿里的秘密,就再也不是秘密,我得加快计划。

    “这么多年,人族竟然都没有发现下气蛾,也是废物。”

    焦清远捏着下气巢石,喃喃自语。

    苏越竖起耳朵,还在等着焦清远继续自言自语。

    可惜。

    这货突然自闭。

    他竟然转身就走。

    对。

    这王八蛋,说话说一半,竟然是转身就走,气的苏越差点吐了血。

    你倒是说清楚啊。

    下气巢石,到底如何去摧毁源矿。

    还有,下气蛾是个什么玩意。

    你为什么要拿两个下气巢石,你特么给我说清楚啊。

    然而,任由苏越心中怒骂,也一点用没有。

    焦清远离开了隧道。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畜生要回营地,时时刻刻监控着自己。

    宗师的感知力和普通人不一样,苏越只要回去,这畜生就可以瞬间赶过来。

    不能回去。

    起码最近这段时间,绝对不可以回去。

    回去就是找死。

    一个宗师,有太多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玩死自己。

    撤销了隐身,苏越蹲在隧道里,思考着接下来的路。

    他愁眉不展。

    可能是自信隧道根本没有人会来,焦清远甚至都没有用石头封死洞口。

    其实仔细想想,这洞口也没必要封死,如果长时间不通风,里面可能会积蓄不少有害气体,宗师是不怕,可阳向族的使者,不一定能受得了。

    要不,切换了状态,直接去阳向族?

    苏越眼珠子一亮!

    自己有隐身的能力,可以先探查一下隧道尽头的情况。

    万一危险,大不了还可以回来。

    如果一切安全,便可以用阳向族的身份,直接混到典侍城。

    或许,自己还有机会混到树旗屯兵营,顺便把月冥真典的木板悄悄盗回来。

    苏越越想越觉得靠谱。

    这次下湿境,自己原本就计划着盗取木板,这正好是个机会。

    23天后,焦清远才会开启计划。

    自己有足足20天时间可以筹备,等拿到木板之后,再想办法混迹到a区战场,然后找个小角落,再切换回人族状态。

    那时候,苏越就可以二话不说,直接跑回地球,后面就安全了。

    先找牧京梁,再找王野拓。

    他俩都是大将,虽说不一定会相信自己的话,但一定会着手调查。

    至于自己出现在a区战场的理由,也可以随便编造。

    被异族追杀,先逃到东战道,又在丛林里昏迷了几天,最后无意中逃到a区战场。

    各种理由,完全自己说了算。

    那时候,他焦清远太手眼通天,也就杀不了自己了。

    这命纸,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不是命纸,焦清远一定会以为已经死了,绝对不会没完没了的防备。

    走吧!

    打开系统。

    ……

    可用酬勤值:2221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31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521

    ……

    好不容易将酬勤值冲击到接近三万,一顿隐身,又降回到了两万出头。

    心都疼的厉害。

    开启:人鬼有别。

    ……

    酬勤值-1

    酬勤值-1

    酬勤值-1

    ……

    每秒1点的酬勤值消耗,让苏越更加恨透了焦清远。

    但还好,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隧道内部,灵气还算充沛,酬勤值的消耗和补充,能勉强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甚至增加的速度还要稍微强一些。

    苏越小心翼翼,一步步朝着隧道的另一头走去。

    沿途,他顺便也将自己的痕迹抹除。

    焦清远那个老畜生,太阴,不得不小心。

    隧道很长。

    在自己的头顶,应该是整个第二战场。

    这隧道也是鬼斧神工。

    差不多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越到里面越狭窄。

    苏越思考过,为什么阳向族会派遣一个五品过来。

    如果没有意外,隧道在阳向族的入口,应该也是在悬崖,或者有毒蜂,宗师无法下来。

    否则,阳向族完全可以从隧道里派遣几个宗师,他们偷偷跑上来,来将沧源第六营一锅端了就跑,想必毒蜂也追不上。

    一定是有什么限制。

    “嗯,这个位置不错,我可以换衣服,顺便把择兽腰包放下。”

    苏越走了很久。

    他终于路过一个相对宽阔一点的地方。

    身上有择兽腰包,还穿着人族的衣服,如果以这副打扮跑到阳向族,那就是智障行为。

    苏越在来湿境之前,就已经在地球做过功课。

    他也亲眼见过树旗屯兵营里,那些普通阳向族武者的穿着。

    其实真的很简单。

    就以苏越这种等级的二品武者,也就腰间围个树叶子。

    在阳向族,似乎实力越强,越是体面的武者,才会穿大量的皮衣。

    耗费了一些时间,苏越仔仔细细,将择兽腰包藏起来,里面还有老爸的骷髅刀。

    等焦清远这个畜生的事情结束,自己还可以回来取走择兽腰包。

    就这样,苏越腰间围着一片大叶子,真空上阵。

    这大叶子,也是苏越早有准备,他几天前,就悄悄在毒蜂丛林边缘摘下。

    因为这片大叶子,苏越还被一只毒蜂蛰了个包,索性没有生命危险。

    大叶子的种类,应该无所谓,反正湿境里到处都是丛林,也没有什么分类,异族都是乱围。

    一切准备就绪,除了大叶子,苏越唯一的财产,就是胳膊上的择兽筋。

    绑一点小饰品,在阳向族也正常,上次苏越抢择兽皮的时候,有些阳向族胳膊上,就捆绑着一些绳子,择兽筋就是其中之一。

    继续走了几分钟。

    终于,在苏越的视线尽头,有了一点点光亮。

    对。

    那就是出口。

    当然,这光也是很昏暗的氤氲,湿境里虽然有太阳,但常年被阴云笼罩着,并没有什么强光。

    距离出口越来越近,到了关键时刻,苏越脚步放缓,随时做好了隐身准备。

    理论上,这种隧道里不可能有人。

    但他不得不谨慎。

    ……

    东战道。

    随着焦清远双手空空回来,沧源第六营的气氛,陷入了死寂。

    没有。

    焦清远已经下探到千米深度,可还是没有感知到任何活人的气息。

    但在王安虎手里,苏越的命纸依然正常。

    他还活着。

    “这可怎么办,苏越到底哪去了,我们又找了好几次,还是没有任何下落。”

    贾卫锁焦急的来回乱转。

    “你们都冷静一点,苏越的命纸既然正常,他就一定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有营救的希望。

    “这样吧,异族刚刚才冲锋过,短时间内,他们不可能再来矿场,我就在悬崖边等着。

    “万一苏越可以爬上来,我第一时间拯救。

    焦清远神色凝重的分配着任务:

    “你们六个也别闲着,平日里多在毒蜂丛林外围转一转。

    “这少年说的没错,苏越也有可能藏在了毒蜂丛林里,只是暂时出不来。

    “只要命纸一天没有异样,咱们就一天不可以松懈。

    “万一苏越从毒蜂丛林里出来,你们也要第一时间去营救。”

    焦清远的吩咐,有条不紊。

    “明白!”

    众人点点头。

    虽然难度和大海捞针一样,但毕竟人还没死,希望不能放弃。

    焦清远的冷静,也给了众人一点信念。

    “搜寻苏越的同时,你们也别忽略了本身的伤势。

    “沧源第六营的任务,是镇守东战道。苏越暂时还没死,你们也别太紧张,别因为疲于奔命,反而又被异族偷袭,就更加得不偿失。

    焦清远又皱着眉交代道。

    “多谢将军关怀,您的伤?”

    王安虎连忙问道。

    “我没事,老毛病,已经习惯了,几天就可以恢复。”

    焦清远摇摇头。

    虽然他表现的很平静,但人们在他的眼睛里,还是看到了深深的焦虑与忧愁。

    “将军,苏越他们这批人,眼看着就要被西武召回,咱们怎么和西武交代。”

    贾卫锁又问道。

    “隐瞒。

    “在还没有确定苏越死亡之前,他失踪的消息,先隐瞒着吧。

    “其他人来东战道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还会乱担心,没必要,就说他在东战道闭关。”

    焦清远想了想说道。

    这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反正20多天后,计划就要开启。

    瞒着吧。

    瞒一天算一天。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个少年,你是苏越在西武的同学吗?”

    焦清远又问道。

    “嗯。”

    白小龙点点头。

    他眼窝深陷,也已经焦虑到几乎发疯。

    苏越万一真有什么意外,自己怎么和西武交代,怎么和牧橙交代。

    但白小龙心里总有预感,苏越一定藏在某个角落,他一定可以回来。

    “你先别回西武,留在东战道,帮着找找苏越吧,你已经五品,寒气伤不了你。

    “原本沧源第六营不宜再多五品,但你是在这里突破的五品,做事情小心一点,大概率不会引起毒蜂警惕。”

    焦清远看着白小龙说道。

    理论上,东战道这点地方,其实只能允许有五个五品来镇守。

    苏越是个二品,他太弱,这点气血不会引起毒蜂警惕。

    白小龙来之前是四品,也没什么危险。

    虽然他突破了五品,但也是在东战道突破,只要不作妖,应该还是安全的。

    但再来一个四品,就真的容不下了。

    “好,谢谢将军,我正有这个想法。”

    白小龙连忙点点头。

    苏越失踪,他现在根本就不想回西武。

    留在这里,还能帮着找一找苏越,起码还能知道苏越的第一手消息。

    而回去之后,自己再也没资格来东战道。

    对苏越的情况,自己也将彻底一无所知。

    “好,那就这样吧。

    “你们先回营房,当务之急是恢复伤势。”

    焦清远叹了口气,朝着他们摆摆手。

    六个人面色沉重的离开。

    焦清远手里把玩着下气巢石,目光却直视着悬崖之下。

    苏越。

    你这只蟑螂,到底挂在了什么地方。

    不愧是苏青封生下的纨绔,西武到底给你准备了什么保命东西。

    但无所谓。

    你哪怕能爬上来,我也会一掌把你拍下去。

    ……

    苏越如愿以偿的离开了隧道。

    比想象中还要顺利的多,苏越猜测的没错,这个洞穴的另一头,同样是悬崖。

    但这个悬崖和东战道的不一样。

    这里有树有草,并没有那么险恶,但苏越大概估算一下,也就是五品,连四品都很难安全下来。

    稍微比第六营悬崖轻松点。

    而在东战道,五品武者都上不去。

    悄悄离开洞穴,苏越弹射出择兽筋,随后纵身一跃,潜伏在一颗茂盛的大树上。

    安全。

    苏越朝着左上方,又弹出择兽筋,继续上升。

    小心翼翼之下,一连上升了几十颗树,苏越气血都有些枯竭。

    但终于,他小心翼翼爬到了悬崖边。

    立刻隐身!

    苏越害怕有什么守卫之类,自己鬼鬼祟祟从悬崖爬上来,哪怕是阳向族,也可能被严加审讯,这会让自己很被动。

    还好。

    没有什么危险。

    苏越在上升的是时候,他甚至还将腰上的大叶子,更换成了悬崖边上的那种。

    演戏要注意细节。

    而苏越再朝着东方一看,心脏顿时狂跳起来。

    是城池。

    是异族的城池。

    有很大的可能,那就是典侍城。

    这很容易判断!

    之前来隧道里的阳向族,就来自典侍城。

    呼!

    苏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接下来,就是考验自己演技的时刻。

    他朝着典侍城的方向,一路向东。

    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城门口。

    在城门口,已经有一群面色憔悴的阳向族在排队入城。

    大概都是一二品,有些拎着药材。

    苏越听着他们闲聊。

    “这次没有采到药,又要挨三鞭子,咱们掌旗屯兵营的人好悲哀,处处受人欺负。”

    一个二品武者在队伍里抱怨道。

    切换了阳向族状态,苏越可以叽叽哇哇说阳向族的言语,也可以听懂他们说话。

    听到这个人来自掌旗屯兵营,苏越莫名其妙还有些亲近。

    毕竟,掌旗屯兵营,是被自己亲手所摧毁。

    “还好,我命好,去凶兽丛林冒险挖来一点点草药,这才能免了鞭子。

    “想办法去加入其他屯兵营吧,否则咱们掌旗屯兵营的难民,全部都要被活生生打死。”

    这个阳向族浑身是血,一看就差点死了,能活下来是运气。

    “想回城池里睡觉,就要缴纳大量的草药,要不就挨鞭子,谁能受得了。”

    另一个满脸丧气的阳向族也抱怨道。

    “咱们是败军,想加入其他屯兵营,哪有那么容易,得经过考核啊。”

    第三个阳向族也唉声叹息,这家伙牙都全被打没了。

    苏越观察了一下,这货手里也没有草药,明显是挨鞭子的货色。

    经过偷听人群闲聊,苏越能简单判断出一些信息。

    这些蜂拥在城门口的难民,都是掌旗屯兵营的武者。

    苏越他们上次前来,已经将这个屯兵营三品以上的强者,全部屠杀一空,剩下的一群二品、一品,很可能面临流浪。

    阳向族弱肉强食,城池里不可能养闲人。

    在阳向族,只有那些骁勇善战的二品武者,才有资格加入其它屯兵营。

    本来就没有人愿意去采药,这群难民,就成了最好的采药者。

    安全的地方,早已经被采空。

    他们隔几天就被驱逐出城池,想要回到相对干燥的城池休息,就必须拿回灵药。

    如果拿不回来,就挨打三鞭子。

    在鞭子的逼迫下,这群没有营将军庇护的流浪武者,就必然要冒风险去妖兽丛林。

    要知道,鞭子挨的多了,下场同样是个死。

    今天又是归来的时刻,苏越赶上了时间。

    啪!

    啪!

    啪!

    苏越混在队伍里,已经可以看到长鞭在呼啸。

    每一鞭下去,都是皮开肉绽,甚至在城门的旁边,已经有一个一品阳向族活生生被抽死。

    这其实也是对失败者的惩罚。

    掌旗屯兵营领导层全军覆没,他们这些小兵没有跟随着自杀,已经是懦弱行为,所以没有人能看得起。

    终于要轮到苏越附近这群人,他前面的武者,目光恐惧,浑身都在颤抖。

    而苏越也后悔。

    其实在来阳向族的悬崖上,有不少草药。

    当初苏越想着,反正自己要去阳向族城池,拿着草药也没用,自己又不可能用草药去养活阳向族。

    可现在,后悔了。

    白挨三鞭子。

    终于轮到了苏越前面的这个武者。

    他没有草药。

    果然。

    三鞭子下去,骨头都差点打断,这家伙生生是趴着回到了城池里。

    可怕的是,他们最多可以休息一两天,只要能站起来,便又会被集体驱逐出城池,去挖草药。

    简直就没有生的希望。

    一行触目惊心的血迹,随着武者趴回城门,遗留在了地面,宛如蟒蛇的尾巴。

    轮到了苏越。

    “草药呢?”

    看大门的阳向族,是个三品,他一脸轻蔑的看着苏越。

    掌旗屯兵营的失败者,注定没有尊严。

    “没有。”

    苏越话落,已经转身,将背留给了鞭子。

    他前面那些武者,就是这样做,苏越学习的很自然。

    如果现在跑回去采药,很容易被有心人怀疑。

    啪!

    一声脆响。

    苏越被抽的皮开肉绽。

    还好,皮外伤而已,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啪!

    第二鞭子落下,苏越一声惨嚎,面容扭曲。

    当然,并不是剧痛受不了。

    苏越必须表现的正常一些,第二鞭子罕见有不叫的。

    啪!

    第三鞭子结束,苏越虽然还能站着,但他踉踉跄跄,扶着墙才勉强走进去。

    这同样是在演戏。

    其实以苏越的状态,他还可以承受100鞭子问题不大,虽然看上去血淋淋,触目惊心,但都是皮外伤,甚至都不会影响厮杀。

    就这样,以三鞭子为代价,苏越轻松到了典侍城。

    阳向族人人冷漠。

    哪怕同是被鞭打的掌旗屯兵营难民,也都没有互相搀扶的情况。

    当然,他们居住的难民营在一起,所以这群人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走。

    苏越上前,扶起了那个被打趴下的阳向族。

    这个人年纪不小,看起来应该知道很多东西,给他点温暖,套套话。

    正因为阳向族冷漠,所以苏越才要让他们知道,温情的可贵。

    果然。

    被苏越扶起来的阳向族,眼眶都在冒着泪花。

    “我叫黄瓦,你也是咱们掌旗屯兵营的勇士?”

    黄瓦一脸感激的自我介绍道。

    他腿疼,站不起来,虽然不至于丧命,但趴在地上行走,终究是丢人现眼,有人能扶起来,简直就是大恩大德。

    苏越皱着眉。

    关于黄瓦这个名字,苏越是根据阳向族语言随便翻译的。

    “我叫黄豆。”

    苏越点点头,自我介绍。

    阳向族的名字,似乎都和颜色有关。

    粉椒、白眉、黑臣等等,九毛博士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姓氏。

    苏越不知道这些姓氏有什么讲究,就跟着黄瓦随便编了个。

    “果然,你是咱们掌旗屯兵营的战士。

    “你是新来的吗?我认识大部分的勇士,以前没有见过你。”

    黄瓦点点头,又问道。

    “我刚去掌旗屯兵营还没有几天,就看见无纹族杀人,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苏越说道。

    还好,能圆过去。

    “是啊,那三个无纹族,简直太可怕。”

    黄瓦开口。

    “从天而降,到处杀人,有一个无纹族,还用择兽皮装走了所有死者的头颅,太可怕了。”

    还不等黄瓦继续开口,苏越便道出了很多细节。

    这是为了让黄瓦彻底相信自己。

    “黄豆小哥,看来你当时在内圈,你看的仔细啊。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就只看到无纹族降临,然后抓着择兽皮走了。”

    黄瓦唉声叹气。

    “黄豆勇士,你知道那天的详细情况吗?”

    这时候,又一个刚刚挨完鞭子的阳向族走过来。

    他们那天距离中心地带太远,一切莫名其妙就结束了,所以心里一直好奇。

    “嗯,我当时距离近,看的很清楚。”

    来到难民营,苏越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他也没事干,就开始了嘴遁大忽悠术。

    反正自己是亲自参与者,再加上从小爱看小说,就这些故事,他添油加醋,竟然吹的自己都有点小潮高。

    没多久。

    苏越的附近,已经聚拢了上百个流浪阳向族。

    每个人都听的津津有味,恨不得给苏越打赏几颗丹药,让他通宵讲。

    谁都没想过,过程竟然那么精彩。

    营将军虽然死了。

    但应将反抗无纹族的事迹,简直就是整个阳向族的楷模。

    有些阳向族甚至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营将军死的太可惜。

    ……

    不知不觉。

    苏越吹了好几个小时,还真的有阳向族给苏越打赏丹药。

    这些是比较强的二品武者,他们成功加入了其他屯兵营,此时没有战争,这些人在街上闲逛。

    他们凑巧来到难民营,又听到苏越在讲述掌旗屯兵营的事情,便凑过来听听。

    苏越越讲越兴奋,甚至还编了几个将军的番外热血故事。

    其他几个六品的出征将军,也被苏越套着龙傲天的模板,狠狠吹嘘一番。

    越来越多的阳向族被吸引起来,苏越口干舌燥。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德社云的相声专场,能爆满能那样。

    他现在就是单口相声专场啊。

    阳向族虽然凶残,但也念旧,特别这些故事都与掌旗屯兵营有关,他们自然也格外关心。

    短短时间,苏越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成了掌旗屯兵营的小名人。

    至此,苏越已经是绝对的屯兵营正统勇士。

    他就是权威。

    “糟糕,钢骨族的使团,又来挑战树旗屯兵营,我们快去看看。”

    苏越讲述的有些疲惫,正准备停止。

    这时候,一个阳向族跑过来,气喘吁吁说道。

    闻言,那些已经加入树旗屯兵营的武者,立刻朝着屯兵营跑去。

    而其他难民,有些人麻木,有些人似乎也颇感兴趣,但大多数的人,还是想继续听苏越说相声。

    “怎么回事?”

    苏越走到黄瓦附近问道。

    “你不知道?”

    黄瓦诧异的看着苏越。

    “最近一直在挖灵药,没时间看这些。”

    苏越点点头。

    “掌旗屯兵营被无纹族残害后,咱们典侍城就成了笑柄。

    “正因为这样,附近的钢骨族就经常过来欺负,而且树旗屯兵营距离掌旗屯兵营最近,也接收了最多的难民。

    “所以,钢骨族便时不时来挑战树旗屯兵营。

    “偏偏钢骨族有个叫铁肝的勇士,擅长使用咱们阳向族的战法。

    “他隔山差五就过来,专门用阳向族战法,挑战咱们二品的勇士。

    “可恨,阳向族也不争气,竟然没有一个勇士能挡得住。

    “树旗屯兵营的营将军许诺,那个勇士能打败铁肝,他会有很大的奖赏。”

    黄瓦说道。

    苏越皱着眉。

    钢骨族的二品勇士,用阳向族的战法,来打败阳向族,这简直是踏在人脸上尿啊。

    欺负到家了。

    可阳向族也不能用三品去对战,这更加丢人现眼。

    有奖赏?

    会是什么奖赏?

    苏越舔了舔嘴唇,随后,他转身朝着树旗屯兵营走去。

    “黄豆,你干什么去?”

    黄瓦连忙问道。

    “去看看比斗。”

    苏越道。

    “那有什么看的,横竖都是树旗屯兵营输,今天好像营将军也在场,我们还可能被训斥。”

    黄瓦连忙提醒道。

    “我前段时间受伤,这两天刚刚恢复过来。

    “或许,我可能要挑战一下这个钢骨族,太欺负人了。”

    苏越怒气横生。

    “什么,你要挑战钢骨族?

    “会送命的。”

    黄瓦一声惊呼。

    顿时间,附近横七竖八躺着的上百个阳向族,全部来了精神。

    这个亲眼目睹了战争的年轻人,要去打钢骨族?

    他莫不是活腻了?

    ……

    树旗屯兵营。

    赤牛面色阴沉的坐在最高处。

    赤牛,树旗屯兵营的七品营将军,在他身旁,几个六品的出征将军,同样漆黑着脸,他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错。

    在擂台上,钢骨族这个叫铁肝的二品勇士,又一次轻松打败了阳向族的二品勇士。

    阳向族的勇士,已经气若游丝,随时会咽气。

    但没有人同情他。

    失败者,本身就可耻,死了也是活该。

    可恨啊。

    阳向族简直屈辱。

    一模一样的方法。

    一连九天,这铁肝嚣张无度,用阳向族的战法,连胜阳向族九个勇士。

    “赤牛,如果再输一场,你就得把宝贝给我。”

    钢骨族一个七品的营将军,就在坐在赤牛旁边,他轻蔑的笑着。

    两个七品在打赌。

    他们两个斗,毫无意义,便用手下来赌斗。

    这类似于斗蟋蟀。

    二品勇士,死了也不心疼,其实每一次对战,败者都是死亡的下场。

    钢骨族的七品,已经胜券在握。

    而赤牛气的手掌颤抖。

    一个宝贝,倒也没什么,但就是这口气咽不下去。

    你们同样都是二品。

    但钢骨族勇士,竟然用阳向族的战法,来战败阳向族。

    这显得阳向族全部都是废物。

    哪怕用你钢骨族的战法,我赤牛都不会这么屈辱。

    “阳向族还有勇士吗?

    “如果谁能打败这铁肝,我破例,让他当贴身侍卫,可以来内营伺候本将军,赏赐宝物无数。”

    赤牛咬牙切齿宣布道。

    顿时间,整个树旗屯兵营开始骚乱。

    贴身伺候营将军,那可以天大的肥差。

    营将军如果心情好,随便一点点的赏赐,都足够一个二品飞跃,甚至以后修炼到五品都有可能。

    这简直是一飞冲天的契机。

    况且,在营将军手下当侍卫,可以免上战场,同样会很安全。

    所有人都在接头接耳的议论。

    但铁肝太可怕。

    他在简陋的擂台上,蔑视全场。

    此人无敌。

    可惜,哪怕许下这么大的承诺,阳向族竟然还是没有人敢上台。

    “我来试一试。”

    然而,一道怒吼,竟然是出现在远处的难民营。

    苏越忍不住了。

    之前,他也没准备抛头露面,虽然这个铁肝就是个菜比。

    但营将军竟然许下当侍卫的诺言,这简直就是瞌睡给了个枕头。

    苏越正发愁自己怎么才能混进树旗屯兵营。

    机会就这么来了。

    “嗯?难民?”

    众人哗然。

    苏越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已经冲上了擂台。

    他怕营将军会嫌弃自己弱,不允许自己参战。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站到擂台上,任何人都不好意思将自己赶下去。

    ……

    感谢南宮豪土豪的盟主打赏,惊喜来的太意外,都没机会加更,明天加更吧。

    咱们这本书终于有盟主了,好开心,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我来自缪星〕〔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