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散修陆三通〕〔穿越之嫡女戏男颜〕〔被照美冥挖了出来〕〔闪婚独宠:总裁大〕〔朕有帝皇之气〕〔我老婆是花木兰〕〔日月传送梭〕〔异界耀武〕〔神奇生物在现代〕〔这个东京不太冷〕〔鸡毛蒜皮都是情〕〔重返洛杉矶〕〔道爷不好惹〕〔无敌继承人〕〔奇门医仙〕〔默默此情相诉〕〔无限之时空召唤〕〔三国之隐帝〕〔笙笙玉响〕〔我有逆天传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8章 不讲道理的强盗
    诧异!

    全场都在面面相觑。Δ.『ksnhu『.co

    发生了什么?

    一个二品的难民,居然会跳上擂台,争着去送死?

    没错。

    这就是个难民,而且还是个稀松平常的难民。

    苏越身上触目惊心的鞭痕,已经出卖了他废物的本质。

    但凡有一点点本事,也不至于几根灵药都找不到,反而被抽三鞭子,这必然是个垃圾啊。

    “哪来的傻子,滚下来。”

    见状,树旗屯兵营一个二品怒骂道。

    典侍城已经够丢人现眼了,这时候竟然还有傻子上去哗众取宠。

    你这种难民,连铁肝一招都扛不住。

    “黄豆,你说你出这风头干什么。”

    黄瓦叹了口气。

    在他眼中,黄豆已经死了。

    无论他是死在铁肝手中,还是后悔跑下来,他的结局都是死。

    死在铁肝手里还好,或许可以干脆利落。

    如果他后悔了,又跑下来,一定还要被无止境的折磨。

    冲动啊。

    冲动的勇士。

    人群中,大多数都在嘲讽和讥笑。

    哪怕是同为掌旗屯兵营的难民,也都没有好脸色。

    黄豆这种行为,属于自己找死,谁也拦不住。

    ……

    “赤牛,你这营将军,统兵水平很差劲啊。

    “我钢骨族勇士来阳向族,是要挑战真正的勇士,而不是这种垃圾废物。

    “如果这个垃圾也被铁肝杀死,算你10场输,宝物就归我了。

    “本将军觉得,你阳向族是不是被无纹族杀的没人了,什么垃圾都来送死。”

    钢骨族营将军轻蔑的冷笑着。

    简直是丢人现眼,贻笑大方。

    赤牛咬牙切齿。

    钢骨族的嘲讽,简直和钢钉一样,死死钉在自己胸口。

    纪律呢!

    还有没有纪律,还有没有权威。

    这么重要的比斗,为什么一个难民都能冲上去。

    都是废物。

    都是蠢货。

    他冷冷看着下面,但也没开口。

    这种屁事,不值得他这个七品将军吩咐。

    “畜生,你立刻滚下来,你这种难民,不配站在擂台上。”

    树旗屯兵营的二品继续怒骂。

    但他们也不敢随便冲上擂台,万一被营将军留下,要挑战铁肝,那就送命了。

    “我不配站在擂台?

    “好,那你上来!”

    其实苏越站到擂台上,也就两句话时间,很多人还在议论着。

    眼看着三品的侍卫长就要上来抓自己,苏越转头,冷冷盯着所有二品勇士。

    是时候演讲一番了。

    “你……”

    顿时间。

    擂台附近那几个二品武者,全部哑口无言。

    他们应该上台驱赶苏越,但真的是不敢随便上台。

    “我阳向族是神族,被一个钢骨族压的头都抬不起来,你们能忍,我黄豆却忍不了你。

    “我掌旗屯兵营虽然已经消亡,但我的战意,不会熄灭。

    “今天我黄豆就是被打死,我也要咬下这个钢骨族一口肉。

    “不管掌旗屯兵营的还在不在,我阳向族的儿郎,没有懦夫。”

    三品侍卫已经走过来。

    这时候,苏越铿锵有力的几句话,令全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侍卫长都愣了一下。

    慷慨激昂,嗓子嘶哑。

    短短几句话,颇有煽动性。

    特别是掌旗屯兵营那些难民,一个个都感同身受,再想起这段时间所受的羞辱,他们心里更是一片酸楚。

    是啊。

    掌旗屯兵营没有被瓦解之前,自己也是个热血勇士。

    可现在呢?

    人不人,鬼不鬼。

    每天都为了一片破草药惆怅,朝不保夕。

    心酸。

    特别的心酸。

    树旗屯兵营的勇士,也被苏越说的满脸愧疚。

    自己的勇气,竟然连个难民都不如。

    惭愧。

    真的惭愧啊。

    “哈哈哈,一个败军的垃圾,有什么资格大呼小叫,我一招就能杀死你。”

    铁骨叽叽哇哇,用不怎么熟练的阳向族言语嘲讽道。

    不可一世的他,已经连杀阳向族九人,正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候。

    等杀了第十个之后,营将军会有大赏赐。

    “出手吧。

    “阳向族可以被打败,但绝对不会惧怕!”

    苏越腥红着眼,咬牙切齿的吼道。

    这一刻,他就是个根本不怕死的野兽。

    吼!

    顿时间,阳向族不少人也跟着呐喊。

    这种没脑子的憨货,最容易被煽动。

    什么叫演技炸裂。

    这特么就是演技,苏越觉得自己就不该练武。

    去娱乐业跳一曲鸡你太美,唱一首大碗宽面,说不定自己已经成了全民偶像。

    ……

    赤牛看着苏越,他也没有去继续制止。

    其实制止不制止,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树旗屯兵营横竖都已经输了。

    但这个难民少年的言行,还是深得他心。

    虽然实力很弱,但勇气可嘉。

    能在死之前,激发阳向族的战争之心,也算死得其所。

    大势已去。

    谁死都一样,就这样吧。

    “来吧,赤牛。

    “把宝物拿出来。”

    钢骨族营将军冷冷笑着。

    赤牛阴沉着脸,最终还是不舍的拿出了一根金黄色树枝。

    这是对宗师很有效果的一种修炼用品。

    可恨。

    被钢骨族算计了。

    “多谢你的馈赠,以后等我率先突破八品,你记得给我跪下磕头啊,赤牛。”

    钢骨族营将军拿着黄金树枝,笑的格外嚣张。

    这也是他二人的赌注。

    谁先突破八品,另一人就要跪下,给八品磕头叫爸爸。

    赤牛气的浑身发冷。

    这个畜生,欺人太甚。

    ……

    擂台上!

    铁肝已经不耐烦,他也想早点结束这无聊的比斗。

    等回了钢骨族,营将军的赏赐到手,自己就可以突破到三品,成为侍卫长。

    轰隆!

    铁肝出手。

    果然,又是来自阳向族的战法。

    当然,钢骨族没有命绳,这不是用命绳操控的战法。

    在阳向族,同样有很多不需要命绳的战法。

    好菜。

    苏越满脸全神贯注,但心里却是一生叹息。

    面对这些二品垃圾,苏越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他不敢暴露小凌波步,就只是凭借本能的反应去躲闪。

    轻而易举。

    铁肝的轰杀,每次都被苏越险之又险的躲开。

    轰隆!

    轰隆!

    劲风呼啸,你来我往。

    不知不觉,苏越已经和铁肝对战了五分钟左右。

    台下所有阳向族,都已经惊呆。

    特别是黄瓦。

    他甚至都已经决定,替黄豆找个小山包埋了,也算是报答他扶自己的恩情。

    可结果呢。

    这么久时间过去,黄豆和淤泥里的泥鳅一样,一直在擂台上乱跑,虽然险象环生,但硬是没有被打败。

    其余二品也是也满脸诧异。

    这个难民的速度,简直太快,虽然没有用什么战法,但同样让人眼花缭乱。

    树旗屯兵营其他的勇士更加惭愧。

    一个难民,都能抵抗这么久,而自己上去,可能两分钟就会被杀死。

    丢人。

    丢人现眼啊。

    特别是之前怒骂苏越那个阳向族,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赤牛,你阳向族的族人,就只会逃跑吗?

    “也难怪,在对战无纹族的战场上,你阳向族的逃兵历来最多。

    “丢人,我都替你赤牛丢人。

    “脸都没了。”

    钢骨族营将军讥讽着赤牛,还在自己脸上拍了拍。

    赤牛今天被气的够呛,他一句话也不想说。

    但擂台神圣,只要一方还没有倒下,哪怕他们是营将军,也不可以擅自停止。

    这是对厮杀这种仪式的敬畏。

    可真的是很丢人啊。

    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掌旗屯兵营的难民,逃命速度还真的很快,有时候还能预判铁肝的出招。

    赤牛能看得出来,这其实是个好苗子。

    但可惜,好苗子也丢人现眼。

    ……

    “畜生,有种你不要跑,你还我堂堂正正对战几拳。”

    铁肝被风筝了五六分钟,已经气喘吁吁。

    他施展着阳向族的战法,原本就特别浪费气血,很快就可能力竭。

    但这个畜生的速度太快,自己很难追的上。

    “我不跑也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苏越矗立在铁肝对面,和他保持着一些距离。

    “说!”

    铁肝咬牙切齿。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一看就不是个好玩意。

    台下所有人也诧异的看着苏越。

    条件。

    你已经在擂台上,你还敢提什么条件?

    难道你想祈求铁肝饶了你的?

    没希望的。

    你哪怕能活着下来,结局同样是个死,营将军都不会饶了你。

    “接下来,我禁止你使用阳向族的战法。

    “你也看到了,你根本都打不到我,所以你不可以再用阳向族的战法,因为你不配,你只会玷污。

    “只要你用钢骨族战法,我答应你,我不逃。”

    苏越一脸轻蔑的说道。

    闻言,擂台下沸腾。

    原来黄豆的要求,竟然是这个。

    “死到临头,还在替阳向族的脸面考虑,黄豆,你是个好勇士。”

    黄瓦凝重的点点头。

    “是啊,其他九个勇士,全部是被钢骨族用阳向族的战法,一一打败。

    “黄豆禁止铁肝用阳向族的战法,也是在替阳向族挽回颜面。”

    另一个难民也说道。

    “死得其所,死得其所啊。”

    不少人纷纷理解了苏越的计划。

    悄然之间,很多人已经开始敬佩这个勇士。

    虽然手段不光彩。

    但他确实用自己的命,打破了对方的羞辱。

    即便是死在钢骨族的战法下,也总比死在阳向族战法下,要体面一些。

    赤牛都对苏越刮目相看。

    死到临头,还在替阳向族着想,他勇士如果是树旗屯兵营所属,或许未来也有些前途。

    “哼,可笑。

    “用我钢骨族的战法,你死的更快。”

    钢骨族营将军冷笑。

    这一次,他表情没有那么轻蔑。

    没错。

    苏越虽然渺小如蝼蚁,但他的行为,也勉强值得尊敬。

    这是个真正的勇士。

    ……

    “好,我就如了你的愿,让你见识一下,我钢骨族的钢骨枪。

    “我用这部战法,一共斩杀过191个无纹族武者,你能死在钢骨枪下,也足以自傲了。”

    铁肝冷冷开口。

    话落,全场又是一阵哗然。

    斩杀过191个无纹族武者,果然够凶悍。

    谁都没有察觉到,苏越的瞳孔里,有一道寒芒一闪而逝。

    嗡!

    下一秒,铁肝的胳膊上,陡然闪烁出一团银色的气血。

    随后,他瞳孔一瞪,气血团内,陡然延伸出一条两米长的银枪。

    钢骨枪。

    银枪之上,遍布着几条猩红的细线。

    这是铁肝的血。

    钢骨枪的气血媒介,就是他自己的血。

    唰!

    抢尖直冲苏越面门,快如闪电。

    再加上银枪出现的太过于诡异,苏越好不容易拉开的安全距离,瞬间毫无意义。

    这一枪,铁肝自信满满,一定可以洞穿这个畜生的脖颈。

    哪怕这畜生再逃,他也已经封死了对方的退路。

    第二枪,必然可以穿透这个畜生的脑门。

    铁肝有钢骨族第一勇士之称。

    他对钢骨枪的掌握,已经是炉火纯青,平日里不过是没有人值得他出手罢了。

    果然!

    在众人眼中,黄豆故技重施。

    他脚掌斜着一踏,而后身躯诡异的扭曲了一下,枪尖也贴着他脖颈刺空。

    可这一次,铁肝明显还有后手。

    他虽然和苏越距离很远。

    但一寸长一寸强,长枪的优势就在这里。

    铁肝手腕一抖,锋利的抢尖,犹如毒蛇,再次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苏越面门点去。

    苏越也没有逃。

    他依然是狼狈的原地躲闪。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

    苏越的掌心里,同样有一团银色的气血团在闪烁。

    对。

    铁肝的长枪,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人们的视线,都在黄豆的脖颈,都在等待着他什么时候被洞穿丧命。

    慕容诀。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苏越等这一刻,等了很久。

    想要在阳向族站稳脚跟,就要搞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苏越不懂阳向族战法,但之前他可以斗转星移铁肝的阳向族战法,但那样没什么意义。

    你铁肝喜欢用阳向族的战法,来打败阳向族。

    那我大黄豆,今天就用你钢骨族的战法,打败你钢骨族。

    一连闪避了四枪,苏越已经被铁肝逼迫到角落里,避无可避。

    “唉,黄豆要输了。”

    黄瓦摇摇头。

    他能看得出来,黄豆已经被逼迫到绝境。

    果然。

    下一秒,苏越似乎有些仓惶,他竟然直接转身,他要逃。

    见状,铁肝轻蔑的一笑。

    面对我的钢骨枪,你竟然敢给我暴露背部。

    如果你后脑勺没张眼睛,你就死定了。

    嗡!

    钢骨枪朝着苏越后心刺去。

    但谁都没想到,刚刚才转头的黄豆,突然又猛地回头。

    嗡!

    与此同时,同样一声凌厉的破空声,也随时直线。

    咔嚓!

    咔嚓!

    咔嚓!

    苏越的掌心里,赫然出现了一根同样的钢骨枪。

    他回头的刹那,抢尖直接点在铁肝的枪身之上,随后,枪身破碎之声,密集的响起。

    一秒不到。

    苏越碎了铁肝的钢骨枪,就在对方惊愕的一瞬间,苏越枪出如龙,瞬间穿透了铁肝的脖颈。

    干脆利落。

    一击毙命。

    “你以为,只有你懂外族的战法吗?”

    苏越单臂举着修长的钢骨枪,平静的声音,令全场震撼。

    噗!

    噗!

    铁肝口中不断吐出鲜血,他感受着脖颈的剧痛,已经恐惧到无以复加。

    钢骨枪。

    这个卑劣的阳向族,竟然可是施展出钢骨族的钢骨枪。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甘心。

    不甘心啊。

    可千不甘,万不甘。

    他还是死在了钢骨族的战法之下。

    “墨迹了这么久,我就是等你放松大意的这一刹那。

    “霸王回马枪的味道,应该很美妙。”

    苏越心中冷笑。

    随后,他高高举起了气血凝聚的钢骨枪,顺便,也高高举起了这个不可一世的钢骨族勇士。

    191个英雄。

    请你们英魂安息。

    我苏越,替你们报仇了。

    ……

    震撼!

    眼睁睁看着苏越枪挑铁肝,无数人还有些不敢相信。

    黄瓦更是狠狠揉着自己的眼睛。

    他生怕自己看错了。

    但千真万确。

    是事实。

    没错,黄豆杀了钢骨族的第一勇士铁肝。

    他和对方一样,用钢骨族的战法,杀了钢骨族的勇士。

    一直压抑在阳向族头上的耻辱,终于被抹去。

    一雪前耻。

    报仇雪恨。

    啪!

    苏越用力一甩,便将这尸体丢在擂台下。

    “钢骨族勇士……不堪一击。”

    随后,苏越振臂一呼,嘶声力竭。

    哇!

    顿时间,呐喊声此起彼伏,有些阳向族更是直接泪崩。

    激动啊。

    谁能想到,翻转竟然来的这么快。

    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掌旗屯兵营难民,竟然力挽狂澜,在最后一场,夺回了胜利。

    激动!

    振奋!

    整个树旗屯兵营,都在嘶声力竭的呐喊。

    ……

    “哈哈哈,钢骨族勇士,不堪一击,不堪一击啊。

    “快把宝物给我还回来,顺便把你的宝物给拿来。”

    赤牛猛地一声大笑,甚至也站起来鼓掌。

    痛快。

    这简直是赤牛最痛快的时刻。

    被钢骨族压抑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扬眉吐气。

    钢骨族营将军满脸怒气,他不仅拿出了之前赤牛的金色树枝,同样又拿出一根草药。

    这就是打赌的代价。

    铁肝打赢十个,才算赢。

    而阳向族的勇士,只需要打败铁肝一人就够了。

    这原本是钢骨族的绝对自信。

    可惜,铁肝终究还是死了,可恨。

    还有那个阳向族,为什么会我钢骨族的战法,该死。

    “多谢你的馈赠,以后等我率先突破八品,你记得给我跪下磕头啊。”

    赤牛拿着两件宝物,笑的前仰后合。

    他顺便将此人之前送给自己的嘲讽,连本带利还了回去。

    畅快。

    报仇雪恨的滋味,果然畅快。

    赏!

    自己一定要好好赏赐这个勇士。

    看来在掌旗屯兵营,也不是没有人才。

    ……

    在擂台下,之前辱骂苏越的阳向族,已经羞愧到抬不起头。

    自己有眼无珠,真的是丢人现眼。

    那几个三品侍卫长,也庆幸自己没有强行去抓人下擂台,否则哪里还有这精彩的反杀。

    对阳向族来说,今天注定是欢喜的日子。

    黄瓦激动到来回乱转。

    怪不得,黄豆能知道那么多战斗内幕,以他的实力,也有资格在近处观看当日的无纹族屠杀。

    原来是个高手啊。

    众人欢呼了很久。

    苏越手上的战法都已经散去。

    不得不说,这慕容诀真的让人又爱又恨。

    关键时刻,这是个装比利器。

    可耗气血不说,战法只是一次性的使用。

    如果现在再让苏越施展钢骨枪,他就没戏了。

    “勇士,本将军会履行诺言,你一会就内营的护卫营报道。

    “而且我奖励你50颗气血丹。”

    这时候,赤牛挥挥手,全场安静下来。

    他看着苏越,直接下达了封赏。

    在阳向族,气血丹也是叽叽哇哇的语言,苏越直接翻译成气血丹。

    顿时间,所有人都一脸羡慕的看着苏越。

    侍卫营啊。

    以后苏越就可以在营将军账下站岗,根本用不着去参加战争,而且很有可能得到营将军赏识,以后飞黄腾达。

    还有,他竟然能得到50颗气血丹。

    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才不久之后,他必然是三品的侍卫长。

    厉害。

    黄瓦心里又开始嫉妒苏越。

    掌旗屯兵营的其他勇士,也沉默不言,开始嫉妒苏越。

    大家一起穷的时候,都是穷人。

    但突然有人富了,必然会成为被嫉妒的存在。

    不少难民还悄悄诅咒苏越。

    “营将军,我的50颗气血丹奖励,可不可以换一个条件。”

    赤牛等着苏越感恩戴德的感谢。

    然而。

    苏越非但没有感激,反而是远远看着他,提出了一个要求。

    “大胆,你竟敢和营将军提要求,活腻了吗?”

    附近一个侍卫长怒斥苏越。

    简直是蹬鼻子上脸。

    “说来听听!”

    赤牛今天心情特别好。

    如果是平时,他会直接撤销了苏越的奖赏,没有人有资格提条件。

    “掌旗屯兵营的难民,采药不容易,营将军您可不可以减少一些数量,而且三鞭的伤太重,可不可以减成一鞭。

    “我用50颗气血丹,换他们活的长久一些。

    “而且他们活着,才可以尽量多的采药,如果全被鞭子抽死,也没有什么意义。

    “请营将军成全。”

    苏越大义凛然的说道。

    这群难民,也不可能采到药,苏越想拉拢点地头蛇。

    他话音落下,全场鸦雀无声。

    甚至连钢骨族那个营将军,都满脸诧异的看着苏越。

    虽然实力渺小,但心胸还很宽阔。

    牺牲自己的利益,竟然去换取整个难民营的存活。

    赤牛更是皱着眉。

    他脑子里已经有了准备,他觉得这个难民,一定会提更贪婪的要求。

    谁能想到,他竟然是在替难民营考虑。

    这就让人意外了。

    而擂台下,黄瓦这一批难民,已经被震撼到天旋地转。

    好人啊。

    谁都没有想到,这黄豆竟然是这么好的好人。

    他竟然舍得牺牲50颗气血丹,换大家伙一条活路。

    这简直是救命的恩情啊。

    顿时间,不少掌旗屯兵营的难民,对苏越感恩戴德。

    如果营将军能同意,他们以后会少受很多罪。

    一鞭子。

    起码还能保证喘气。

    “好,本将军同意!

    “我会酌情减少采药量,并且完不成任务者,一鞭子入城。”

    思考了几秒,赤牛点点头。

    他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其实这段时间他也思考过。

    如果三鞭子全打死,真的没什么意义。

    自己的目得是让难民采药,打死了更是一片药都带不回来,得不偿失。

    “感谢营将军。”

    难民营成百上千的一品、二品,全部跪倒一片。

    苏越也点点头。

    他是赢了擂台的勇士,不用下跪,这是阳向族的传统,是对勇士的尊敬,不关乎实力强弱。

    “你们应该感谢黄豆勇士”

    赤牛笑了笑。

    他都有些欣赏这个黄豆。

    当然,区区一个二品,还没有太大看头,或许再过几年,等黄豆成长起来,再说吧。

    至于钢骨枪,也不过是钢骨族稀松平常的战法,他都懒得去了解来龙去脉。

    毕竟,以前的掌旗屯兵营,也是个很大的屯兵营,有些能人,也正常。

    “感谢黄豆勇士。”

    随后,一群难民又朝着苏越磕头。

    黄瓦老泪纵横。

    恩人呐。

    这可是大大的恩人。

    “黄豆,你失去了50颗气血丹,你后悔吗?”

    赤牛又冷冷问道。

    “我很后悔,因为我只是个难民,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气血丹。

    “但为了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兄弟,我愿意牺牲自己。

    “以后我多采药,迟早可以突破到三品,迟早可以成为侍卫长。

    “我相信我自己的勇气,也相信阳向族的天神血脉。

    “阳向族,无敌。”

    苏越目光坚毅,又是一声大吼。

    很夸张的表演。

    但也很有效,这种地方,最吃这套。

    让大家振奋起来。

    并且自己先成为这群难民的精神领袖,或许在关键时刻,也有点用。

    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太渺小。

    至于50颗气血丹?

    等自己混到内营的护卫营里,还不是手到擒来,根本就没有太大问题。

    偷不到,还可以抢嘛!

    果然,在煽动下,这群阳向族又是一阵鬼叫,和喝了假酒一样。

    “好。

    “本将军欣赏你这种勇气,阳向族的勇士,都太自私,你们当以黄豆勇士为楷模。

    “本将军不光不剥夺你的气血丹,反而再给你50颗,一共给你100颗。

    “好了,你稍后就去护卫队报道。”

    赤牛一声大笑,随后直接消失。

    而苏越,平静的笑了。

    意外之喜。

    ……

    几个小时后。

    苏越办完了一切手续,在阳向族,各种手续很简单。

    100颗气血丹,被兽皮包着。

    在阳向族,气血丹就是货币。

    而这内营的护卫营里,有30多个二品勇士,还有一个三品的侍卫长在管理他们。

    苏越他们的任务,就是给营将军门前站岗,和内营巡逻。

    很简单的任务。

    四个人一岗。

    六个人巡逻。

    一般情况下,营将军根本就不在营账里,他经常要去城主府议事,再加上最近和无纹族大战,更是忙碌。

    苏越来报道之后,就没有见过赤牛。

    30多个侍卫,都在一起居住,大营帐里,气温还算勉强干燥一些,起码能睡觉。

    苏越回来的时候,剩余10几个侍卫,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的包裹。

    当然,他们也没有公然来敲诈。

    来日方长,慢慢再说。

    然而。

    这群人却低估了苏越。

    将包裹直接扔在破床上,随后,苏越找了个破凳子,一屁股坐在门口。

    这时候,一个二品侍卫正好要出门。

    “过路费,一颗气血丹。”

    苏越一脚将门踢住,随后冷冷说道。

    ……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