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擎天仙路〕〔重启修仙纪元〕〔我在月亮湾〕〔总裁的贴身邪医〕〔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悠悠笛声沁沐阳〕〔进化之超越星辰〕〔地球最后一条龙〕〔农家小福妃〕〔江少你的戏精上线〕〔一世兵王〕〔这爱妃有毒〕〔快穿之反派改造计〕〔我的萌妃是大佬〕〔启晗〕〔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道术话语〕〔穿越农女不缺田〕〔茵魂不散〕〔重生之先声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69章 下气巢石的秘密
    过路费?

    这个准备出门的二品,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幻听了。Δ书阁ん.『k→shu→.co

    他们其实听说了这个黄豆的事迹。

    但毕竟是内营的侍卫,平时出门,要专门找侍卫长请假,一般也没时间出去。

    所以,对于苏越的事迹,他们心中也不以为然。

    当然,苏越那100颗气血丹,也引起了侍卫们的注意。

    可我们还没敲诈你,你一个新来的,直接就要过路费?

    谁给你的勇气。

    找死的方式千万种,你竟然选择了最直接的一种。

    之前侍卫们还在商议,要用什么理由敲诈点丹药,毕竟这是营将军账前,做事情还是要讲点规矩。

    但现在,可以你先惹事。

    “不给?”

    苏越面无表情,用很平静的语气问道。

    “对,不给。”

    这个侍卫点点头。

    他到想看看,这个黄豆有什么能耐。

    难不成他还敢在营房出手?

    这已经违反了纪律,会被侍卫长惩罚。

    “嗯,不错。

    “嘴硬的小伙,我很欣赏你。”

    苏越点点头,随后站起身来。

    营房里其他侍卫也阴森森冷笑着,他们也想看看,这个新来的黄豆,到底水有多深。

    初来乍到,你不拜码头就算了。

    你竟然敢抢劫。

    噼里啪啦。

    二品侍卫,弱的可怜,苏越都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描述这种弱。

    根本不配自己用战法。

    五六秒时间,这个头铁的侍卫,已经跪在地上哭喊,大喊救命。

    怪不得一个铁肝,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

    就这种对手,苏越能打一百个。

    哪怕是杜惊书那种人过来,也可以轻松完虐这些侍卫。

    其实这些侍卫一直躲在内营,连战场都没有去过,不过就是一群气血武者。

    当然,苏越下手也有轻重,他并没有打在侍卫脸上。

    毕竟是站岗的保安,要靠脸吃饭的。

    “我给,勇士,我给你丹药,我给。”

    这个侍卫吓的魂飞魄散。

    太可怕。

    这个新来的黄豆,绝对是个魔鬼。

    一颗气血丹而已。

    赶紧给。

    等侍卫长回来,自己再去告状。

    总有他吃亏的时候。

    随后,这侍卫不舍的拿出一颗丹药。

    苏越抢劫成功。

    其他侍卫同样被气的发抖,虽然并不是在抢自己,但就是气。

    太过分了。

    新入营,第一天,你就抢劫。

    普天之下,还有比这更过分的事情吗?

    有!

    没错。

    苏越身体力行,继续给大家做着榜样。

    “我打你,我拳头疼,需要疗伤,还得一颗气血丹。”

    苏越拿走一颗,明显不满意。

    内营侍卫队,这里是肥差,这些侍卫,都暗中存着不少丹药。

    “你……”

    侍卫被气的差点吐了血。

    你打我。

    然后你找我要疗伤丹药。

    我才是被害者啊。

    可苏越不管,他在捏着拳头,杀机迸现。

    给吧。

    不给又能如何?

    打又打不过。

    逃又逃不了。

    这侍卫欲哭无泪。

    他又依依不舍的拿出一颗丹药。

    过分。

    简直过分到没有道理。

    其余人都有些看不下去,欺人太甚。

    普天之下,再也不可能有比这还要过分的行为。

    然而。

    苏越抬起头,继续告诉他们……有。

    “你们几个,每人一颗丹药。

    “看戏门票。”

    苏越冷冷注视着这些人。

    “黄豆,你别太过分,这是营将军的侍卫营,你无法无天,会遭报应。”

    一个黑脸侍卫怒斥道。

    “你两颗,因为你和我有互动。”

    赵楚眯着眼,瞳孔中寒光乍现。

    其余人顿时面面相觑,他们被气懵逼了。

    互动费?

    这他娘又是什么苛捐杂税。

    “我数三下,如果谁不给,就是加时费,每人要再多一颗丹药。”

    苏越继续道。

    我打劫,向来有理有据,要发票都能给你。

    “你不过就是掌旗屯兵营一个难民,我觉得你太嚣张,今天我们联手把你制服,然后让侍卫长公断。”

    苏越言行,已经不是抢劫,而是群嘲。

    顿时间,几个人眼神暗示,同时朝着苏越功来。

    噼里啪啦。

    两分钟后。

    苏越踩着一颗侍卫脑袋,其余人也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连连惨叫。

    “每人三颗丹药。

    “一颗看戏费,一颗互动费,一颗医药费。

    “如果谁要出这个门,每人再一颗过路费。”

    苏越的脸,平静的就如一潭死水。

    这次,侍卫们都学乖了。

    这个魔鬼实力太强,根本就惹不起。

    联手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还抵抗个屁。

    原本一颗丹药就打发的事情,现在损失了三颗丹药。

    哪怕就是侍卫长收缴了他抢劫来的丹药,也会被侍卫长私吞,根本就不会还回来。

    忍气吞声,花钱买平安吧。

    损失大了。

    几个人特别不甘心,但技不如人,也无可奈何的拿出了丹药。

    苏越叹了口气。

    抢劫。

    果然比盗窃要高一个等级。

    怎么说呢。

    很畅快。

    这时候,最先被苏越打劫的侍卫,已经准备逃出门。

    “等等!”

    苏越喊道。

    “什么、什么事,我已经交了过路费。”

    这个侍卫被吓的脸色惨白。

    “看戏费。”

    苏越语重心长的提醒道。

    “你……你讲不讲道理。”

    你个杀千刀的。

    这个侍卫咬牙切齿,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他不甘心。

    自己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玩意。

    “不讲。”

    苏越理所当然的摇摇头。

    这也是个愣头。

    老子在这抢劫呢,你特么给我讲道理。

    要不是计划放长线,老子早把你们全杀了。

    “好,我给,我给!”

    这个侍卫又拿出一颗丹药。

    他要立刻去找侍卫长。

    这里是内营,这里绝对不可以这么没有王法。

    “咦,你是不是要去找侍卫长告状?”

    苏越突然又问。

    “没、没……我不敢。”

    侍卫被吓的差点断了气。

    先稳住这个恶魔再说。

    “正好,带我一起去吧。”

    苏越想了想道。

    “你要去见侍卫长?”

    侍卫们纷纷一愣。

    你分明就是去找死。

    不对。

    这家伙,难道要用抢劫来的气血丹,去贿赂侍卫长?

    卑劣无耻的畜生啊。

    “嗯,初来乍到,先见见领导。”

    苏越点点头。

    果然。

    这家伙要去贿赂侍卫长,可你想的太简单。

    贿赂,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侍卫长不可能公然同意你欺负人。

    “顺便,我找侍卫长,也收个过路费。”

    话落,苏越已经率先走出了营帐。

    侍卫长在哪呢?

    还好,有个带路的。

    苏越已经离开。

    营帐里几个侍卫已经被吓的目瞪口呆。

    找侍卫长?

    收过路费?

    你一个二品侍卫,你找三品侍卫长收费?

    你莫不是被毒蜂扎坏了脑子,纯粹活腻了。

    侍卫长是三品,他有个专门的营帐,居住环境明显要高侍卫们一个档次。

    苏越在门口等着。

    那个侍卫一溜烟跑进去,二话不说就开始告状。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一分钟过去,告状该结束了。

    咔嚓!

    营帐里。

    侍卫长怒发冲冠。

    无法无天。

    简直是无法无天。

    侍卫长刚刚知道新来了个侍卫,并且这家伙得到了100颗气血丹奖励。

    他原本还等着这侍卫来拜会自己,顺便收一些孝敬。

    可谁能想到。

    一个区区掌旗屯兵营的难民侍卫,刚才报到,竟然就敢抢劫别人的丹药。

    这还能了得?

    侍卫还在添加油醋的描述着苏越的恶行,可就在这时候,大门直接被一脚踢开。

    苏越就这样平静的走进来。

    颤抖。

    侍卫长第一次被气的颤抖。

    闯进来了。

    一个二品的侍卫,竟然一脚踢开侍卫长的大门,大咧咧闯进来了。

    该死。

    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你目无王法,你竟然敢闯侍卫长的营帐。

    “你……滚出去,老子今天要打侍卫长,免得误伤了你。”

    苏越平静的走过去,一脚将侍卫踢了三米远。

    侍卫连滚带爬,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他想过苏越的下场。

    可能这畜生用大量气血丹来贿赂侍卫长。

    可能这畜生舍不得气血丹,被侍卫长打一顿。

    也有可能,他和侍卫长争辩,继续被打一顿。

    但他此刻的行为,已经出离了自己对嚣张的理解。

    你要来打侍卫长?

    你一个二品的小侍卫,你竟然来打侍卫长?

    “你今天会死。”

    侍卫长被气的差点背了气。

    蠢货他见过。

    白痴他也见过。

    但这么嚣张的白痴,还真是第一次见。

    轰隆!

    苏越根本懒得废话。

    他上前一步,迎面一拳朝着侍卫长轰去。

    对方是三品。

    虽然这些类似于保安的侍卫,大多都是气血武者。

    但三品毕竟是三品,和二品截然不同。

    “哼,就这种程度的攻击,简直就是挠痒痒。”

    侍卫长轻蔑的冷笑,同时,他头一歪,准备躲开这一拳。

    然后,自己一脚就可以将这白痴,踢成残废。

    然而。

    眼看着就要轻松闪开的拳头,突然加速。

    对!

    毫无道理,毫无预兆。

    突然就快了很多。

    措不及防之下,侍卫长躲避不及,被一拳结结实实砸在面门。

    该死。

    谁能想到,原本保持着恒定速度的拳头,会突然加速,毫无道理,简直和掌目族的箭矢一样。

    噗!

    可接下来,更令人想不到的事情,继续在上演。

    侍卫长被打出了血。

    对,他从来就没有想到,一个二品的侍卫,怎么可能打出这么刚猛的一拳。

    大家都是从二品走过来的。

    这根本就是不亚于三品的轰击啊。

    侍卫长直接是一口鲜血喷出去,牙都掉了两颗。

    苏越心里冷笑。

    果然是个三品的气血武者。

    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暴露战法,仅仅是速度增幅和攻击增幅,就足以完虐这个蠢货侍卫长。

    其实想想也正常。

    营将军是七品,他们怎么可能会靠一些二三品来保护。

    不过就是撑撑场面罢了。

    这些侍卫注定不可能强。

    唰!

    侍卫长被一拳打掉牙齿,他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

    阳向族的战法,疯狂朝着苏越轰击而来。

    但经过了增幅的苏越,已经拥有了侍卫长无法理解的速度。

    他背着双手,游刃有余的躲闪着命绳轰击。

    太慢。

    侍卫长根本就触碰不到苏越的皮肤。

    啪!

    找个机会,苏越还能闪电出手,扇侍卫长一巴掌。

    啪!

    啪!

    啪!

    在侍卫长歇斯底里的连续攻击下,苏越已经扇了他七八个耳光。

    侍卫长一颗光头高高肿起来。

    他不用站岗,苏越可以放心的扇,反正营将军这段时间不回来,这侍卫营没人管,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一开始,以雷霆万钧的速度,将这群侍卫打怕。

    这样,自己以后才可以坐稳山大王。

    ……

    不远处。

    那个侍卫坐在地上,根本不敢站起来,他简直被吓的魂飞魄散。

    开什么玩笑。

    自己这是见鬼了吗?

    一个二品的侍卫,追着侍卫长扇耳光。

    侍卫长半边脸高高肿起,几乎被打成了猪头,看上去触目惊心。

    而黄豆这个恶魔,简直是残忍。

    他竟然只朝着左边打,根本就不打右边,一点都不对称。

    而且这个侍卫还发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

    黄豆,竟然没有施展战法。

    对!

    他根本就是用拳头在教育侍卫长。

    难道……他不屑?

    侍卫长根本不值得他用战法?

    这还能了得?

    侍卫们们都清楚,当初黄豆打败铁肺,可以施展出了钢骨族的战法啊。

    “不对,侍卫长要用那一招了吗?”

    这时候,被打成了猪头得到侍卫长,已经接近发疯。

    侍卫喃喃自语。

    他心里清楚,侍卫长其实有一招杀手锏。

    这杀手锏施展之后,会有一些后遗症,所以除非生死关头,侍卫长根本不舍得使用。

    可现在,他已经被黄豆逼迫到绝境。

    轰隆隆!

    一颗足球大小,无比狰狞的骷髅头,赫然被侍卫长轰出来,直接是朝着苏越撕咬而去。

    “小畜生,这是我的杀手锏,血头狂杀。

    “你哪怕速度再快,也逃不过血头狂杀的追踪。”

    侍卫长目光阴沉,睚眦欲裂的吼道。

    愤怒。

    他前所未有的愤怒。

    被一个二品侍卫如此羞辱,这已经超出了侍卫长容忍的极限。

    杀。

    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

    “死吧。”

    侍卫长怒吼道。

    果然。

    血头狂杀可以追踪,黄豆在追踪下,停下了身形。

    这血骷髅,眼看着就要轰击在黄豆胸口。

    远处的侍卫也咬牙切齿。

    杀。

    侍卫长,一定要杀了这个祸害。

    一定要为民除害。

    可惜。

    下一个眨眼,苏越再次创造了一个震撼人心的场景。

    对。

    他的掌心里,同样出现了一颗血骷髅。

    一模一样。

    就连战法的气息也一样,就是血头狂杀。

    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得侍卫长差点晕厥过去。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骷髅,被苏越的骷髅冲碎。

    随后。

    自己想逃。

    可血头狂杀可以追踪。

    侍卫长被他最擅长的杀手锏,结结实实轰在了胸口。

    负伤。

    侍卫长躺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苏越,就如在看魔鬼。

    不可能。

    这是自己的杀手锏,很少人能修炼成功。

    一个不堪一击的二品,他怎么可能也会血头狂杀。

    这根本就不可能。

    侍卫长呆滞的躺在地上,陷入了无尽的自我怀疑中。

    哒!

    苏越一脚踏在侍卫长脸上。

    “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你继续当你的侍卫长,但从今天开始,你归我管。

    “第二,我会公然挑战你,并且打败你,然后我来当这个侍卫长,你去城外挖药。

    “选哪条?”

    苏越平静的问道。

    他不想在营将军面前太抛头露面,所以还计划当一个小侍卫。

    但这内营里,所有事情,都得自己说了算。

    哪怕这侍卫长有点关系,也不敢丢这脸,他一定会选择合作。

    果然。

    原本已经一脸死灰的侍卫长,顿时陷入了新一轮的自我怀疑中。

    按照阳向族的规矩,他已经输了。

    苏越是营将军的人,也算有背景,这侍卫长的职位,原本就已经属于苏越。

    自己的结局,虽然不至于去挖药材,但也一定会被扔到军队里,去和无纹族厮杀。

    他不想死啊。

    可对方出其不意,竟然还要给自己一条活路?

    这是为什么?

    “我答应你,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侍卫长不傻。

    他连忙点头。

    虽然成了傀儡,但起码还能保住这舒服的日子。

    这是万幸!

    苏越点点头,走到侍卫长的椅子上坐下。

    这时候,侍卫长很规矩的跪下,瑟瑟发抖。

    “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如果谁走漏出去,我会杀了你。”

    苏越看着侍卫长说道。

    唰!

    闻言,侍卫长猛地回头。

    那个全程目睹了一切的侍卫,已经被吓的魂不附体。

    “小人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侍卫连连磕头。

    ……

    第二天。

    苏越已经掌握了内营的大权。

    这里有一个适合修炼的地方,是营将军给内营的一点福利。

    在以前,这是侍卫长专用的地点,其他侍卫想要来运转气环,需要用气血丹来换。

    但苏越掌权后,直接宣布,任何人不得踏入。

    整个侍卫营,有苦不敢言。

    别说现在营将军根本就不在内营,哪怕他们见到营将军,也不敢乱提这里的事情。

    毕竟,侍卫长要稳固自己位置,就必须要听苏越的话,他只能用自己的权威,去镇压下面的人。

    在侍卫营,侍卫长拥有生杀大权。

    至于一个区区侍卫,对日理万机的营将军来说,根本都记不住谁是谁,他们不过就是一群看门的保安罢了。

    就这样,苏越暂时达到了一手遮天的小目标。

    至于气血丹。

    那更是根本不用发愁的事情,理论上,包括侍卫长在内,这里所有人的气血丹,全是他苏越一个人的。

    而苏越,也终于以侍卫的名义,如愿以偿的靠近了月冥真典的石板。

    但可惜,现在还不是盗走的时刻。

    在营将军的营帐内,居住着营将军的几个老婆。

    自己仅仅是掌控了一个保安队,还不敢公然拆营将军的门板,毕竟里面那几个老婆最弱都是四品。

    得等待机会。

    况且自己就是强行抢走木板,他也没有机会逃出城池。

    不知不觉。

    三天时间过去。

    虽然每秒耗费1点的酬勤值,每天都是8万多的消耗。

    但苏越身处在阳向族腹地,酬勤值涨幅也很猛,甚至还在反超。

    而且他不要命的生吞气血丹,气血值涨的也是飞快。

    ……

    可用酬勤值:4151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32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559卡

    ……

    期间,苏越找机会,切换回人族状态,兑换了一次气血。

    还好。

    哪怕是在湿境,系统同样给涨了10卡气血。

    再加上这几天的修炼,苏越直接逼近560卡。

    照着这样的状态持续下去,20天时间,恐怕是可以突破到600。

    可苏越还是不满足。

    侍卫营这些怂货,根本就不敢反抗自己,这里的丹药可以任由自己吃。

    要知道,30多个侍卫,常年积累的丹药,也够自己挥霍一段时间。

    可惜。

    消化能力有限啊。

    毕竟气穴只有70个,还达不到火力全开的极限效果。

    所以,苏越更加渴望月冥真典石板,他要赶紧打开剩下的气穴。

    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

    那群娘娘进进出出,来来回回,自己履行着保安的职责,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

    又过了一天。

    苏越终于遭遇了一次异常。

    大清早,营将军气势汹汹的归来。

    苏越和几个侍卫正在营帐门口站岗。

    其实以苏越的力量,他完全可以不站,但苏越不甘心,他总想寻觅点机会。

    正巧,在自己站岗的时候,营将军归来。

    果然。

    一个二品的侍卫,这是最小的小人物,营将军根本就没有记得。

    苏越他们齐齐行礼,营将军面无表情,黑着脸回归营帐。

    几分钟后,那群居住在里面的丑娘娘们,全部被驱赶出去,一窝蜂去了街上。

    苏越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本能的意识到,营将军可能是要商谈什么大事。

    果不其然。

    没一会时间,五六个气势凶悍的阳向族,陆续走到营帐内。

    他们都是六品的出征将军。

    苏越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里面的谈话。

    其实营将军他们也根本就没有避讳,毕竟他们需要防备的只有人族,整个内营,就只有这些没出息的侍卫。

    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渠道去接触人族。

    况且,这也算不上什么军机。

    ……

    “神使下令,16天后,典侍城全力轰击西战道。

    “最新一批的囚徒,已经从第四战场开始押解。但咱们树旗屯兵营,不负责押解囚徒,你们整军,到时候只需要冲杀即可,毒蜂丛林里的毒蜂,全权由囚徒来吸引。”

    营将军中气十足,开门见山的说道。

    苏越皱着眉倾听。

    由于声音洪亮,哪怕隔着破门,他可以听的很清楚。

    16天后。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

    自己来典侍城正好7天。

    当初在山洞里,焦清远和阳向族的使者,说好了23天后,全面进攻西战道。

    很明显,神使也是刚刚才交代下来任务。

    这七天时间,典侍城的神使,应该也在探讨商议。

    “营将军,典侍城已经牺牲了无数战士,可除了一车源矿石,根本就一无所获。

    “如果继续下去,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啊,白白牺牲罢了。

    “以前咱们还想抢走源矿,可事实证明,焦清远根本就是个叛徒。

    “而在半年前,昔魔城已经发现很多源矿,我们完全可以找昔魔城购买源矿石,何必一直往矿区填命。

    “焦清远答应用下气巢石去摧毁源矿,我怀疑他就是在撒谎。

    “或许,焦清远这个叛徒,早已经忘记了对人族的仇恨。”

    一个出征将军情绪很激动的说道。

    上次大战,他的手下损失最惨重,所以他恨透了焦清远。

    可战争的结果,仅仅是一车源矿石。

    简直是可笑之极。

    门外,苏越心脏疯狂跳动。

    昔魔城!

    发现了很多源矿。

    这对人族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噩耗。

    源矿石磨成粉,再经过高温,锻造在兵器里,那就是合金武器。

    在阳向族,同样拥有这种锻造技术。

    “这是神使的命令,你以为我愿意牺牲吗?

    “但神使已经说明,这是最后一次。

    “焦清远已经拿走了两块下气巢石,他如果还玩什么花样,阳向教就在无纹族的城市里,公布焦清远的事迹,他不敢耍咱们。”

    营将军又说道。

    “下气蛾的事情,可能要瞒不住了。

    “在掌旗屯兵营的营帐里,丢了大量的阳向族文献。那堆文献里,正好有长老对下气蛾的记载,虽然长老的文字很难破解,但无纹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一个出征将军又忧心忡忡的说道。

    “你们说的下气巢石,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几个,却一无所知。”

    这时候,另一个出征将军怒气冲冲问道。

    他们好歹也是宗师级的将军,可却什么都不知道。

    “下气蛾是很小的飞蛾,就生存在源矿的石头缝里,无形无色,比粉尘还要渺小。

    “它们会随着武者的呼吸,进入到武者体内寄生。但这下气蛾无害,也没有任何好处,完全和空气一样,靠着一点点武者血液生存。

    “咱们任何去过矿区的武者,都会被下气蛾寄生,但这就是一种吃下去的东西,没什么影响。”

    “神长老也着实厉害,竟然生生找出了下气巢石这种宝物。在武者死后,下气巢石可以将吸了血的下气蛾,收拢回来,并且加持一种特殊的气息。

    “一旦解除了下气巢石的封印,里面那些被束缚的下气血蛾,就会再次朝着源矿石头缝里钻。

    “仅仅是沾染过武者血,但没有被下气巢石祭炼的下气血蛾,也没什么问题。它们被源矿里原始的下气蛾驱逐,自然就会消失在空气中。

    “可这些被巢石气息感染过的下气血蛾,则不会白白死去,它们暴动,会和原始下气蛾发生摩擦征战。

    “血蛾和原始蛾亡命厮杀,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振动波,对源矿有毁灭性的打击。当然,下气蛾在任何情况下,对人族都无害。

    “神长老已经尝试过,他老人家甚至不惜摧毁过一座源矿。

    “下气蛾的震荡波,确实可怕,要知道,九品都无法轰碎的源矿,直接灰飞烟灭,一座山都坍塌成粉末,十分恐怖。

    “神长老说过,下气蛾本身就是源矿里的生命,这是它们存在的能力。

    “至于联军每次都在矿脉开启的时候去进攻西战道,也是为了武者可以去呼吸下气蛾。其实开启源矿那些寒气,里面就有数不清的下气蛾,那时候武者呼吸,武者死亡,是下气巢石吸收的好时机。

    “不管是联军的武者,还是无纹族武者,他们体内的下气蛾,都成为了焦清远那颗下气巢石里的祭品。”

    营将军简单解释了一下下气蛾。

    营帐外。

    萦绕在苏越心头的疑惑,也终于解开。

    湿境。

    果然是一片神秘莫测的地带。

    下气蛾。

    源矿上散开的雾气,竟然根本就不是气体,而是下气蛾?

    这样说来,自己的体内,也有不少下气蛾。

    武者死后,下气血蛾,被下器巢石炼化,然后再回矿山,从而摧毁矿山。

    好可怕。

    而焦清远这畜生手里,拿着两颗下气巢石,其中有一颗,已经积攒够了足量的下气血蛾,他随时可以将血蛾释放出去,摧毁这座宝贵的源矿山。

    但苏越还是想不通,焦清远拿着另一颗,他是要干什么?

    附近根本就没有第二座源矿啊。

    “将军,这可怎么办?

    “万一这秘密被无纹族知道,他们也寻找下气巢石,会不会去破坏昔魔城的源矿?

    “无纹族向来狡猾。”

    另一个出征将军连忙说道。

    “哈哈,这你们根本就不必担心。

    “其实想要阻止血蛾暴动,方法更简单,简单到你们都想不到。

    “知道毒蜂吗?

    “只要杀一群毒蜂,然后将毒蜂尸体,均匀的洒在矿山,不管是任何血蛾,都会陷入假死状态。

    “这就是天敌,在无纹族的解释中,这叫食物链。

    “毒蜂的存在,专门就是为了克制下气蛾。”

    营将军冷笑道。

    “该死,那掌旗屯兵营的文献,被无纹族抢走,他们会不会知道毒蜂克制下气蛾的事情?”

    另一个出征将军惊呼。

    “他们知道个屁。

    “关于毒蜂的事情,这是神长老苦心研究了几年的结果,文献里根本就没有记载。

    “其实知道下气巢石又如何?无纹族根本就没办法破解。”

    营将军轻蔑的笑着。

    “兵器呢?

    “咱们的兵器,同样含有源矿,会不会也被下气蛾摧毁?”

    又有人问道。

    “你想多了,只要经过高温,源矿就没办法再供下气蛾寄居。”

    营将军道。

    门外。

    苏越口干舌燥。

    接下来,他们都是在谈论一些作战计划。

    其实也就是各个屯兵营之间的勾心斗角,苏越听着没有任何意义。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下气巢石这些事情。

    焦清远一旦开启下气巢石,这座源矿,便会被直接摧毁。

    而阻止这一切的办法,就是毒蜂的尸体。

    仅仅是尸体就够了。

    这简直难以置信,不得不承认,异族花里胡哨的鬼点子,还真的是够多。

    毒蜂这种东西,武者们也尝试着杀过。

    很好杀。

    但数量太多,简直是铺天盖地,无穷无数,杀了没意义。

    ……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隔墙追到时先生〕〔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