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恋成欢,女人休〕〔权门贵嫁〕〔建隋大业〕〔大妖血脉〕〔夏墟〕〔大唐侦察兵〕〔众神遗忘的世界〕〔警医夜行〕〔向往的生活之娱乐〕〔祖师爷的无上宗门〕〔王爷的小妾总想干〕〔网文超级写手〕〔全职戏精〕〔钞烦入盛〕〔大夏纪〕〔硬核武神〕〔双世债〕〔诸天世界中的行者〕〔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我绝不当皇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71章 紫里失去的可是爱情啊。
    可能是外面还有一群劳工在等待着。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二人不易久聚,所以速战速决。

    蓝路不愧是五品,他输出的动作,让苏越想起了一部古老的漫威电影。

    似乎是反浩克装甲,在打绿巨人的脸。

    对,很绿。

    恐怖的打桩机速度。

    快速结束战斗,也能给苏越节省了不少酬勤值,这是好事。

    如果一直隐身下去,他可能要破产了,都不知道系统有没有贷款服务,不用裸的那种。

    终究,是结束了。

    紫里是五品,她放下来皮裙子,转身就跑。

    速度极快,就是个黑影,一个闪烁间,已经从一道小窗户消失。

    苏越都愣了一下,这种速度,恐怕宗师都抓不到。

    一撒腿就知道,老江湖了。

    “紫里,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杀了黑旗,给你堂堂正正的好生活,你注定是我蓝路的女人。”

    蓝路喃喃自语,他仔细整理好身上的几片皮甲,随后才阴沉着脸,打开大门。

    苏越发现了一个细节。

    蓝路哪怕是在打桩输出的时候,妖刀都不离身。

    嗯,带刀采花,是个人物。

    这一刻,蓝路又成了那个不苟言笑的冷面门神。

    苏越却想一口浓痰吐死他。

    不要脸的玩意。

    刚才你跪在地上,帮紫里把命绳舔了个干干净净,还说有点甜,还喜欢被紫里骑在背上打。

    你简直是个态变玩意。

    现在穿上衣服,打开门,就又人模狗样的,面容刚毅。

    唉。

    充满欺骗世界。

    哪怕是异族,同样是戴着面具在生活。

    苏越找到机会,一瞬间又跳到木车底部,进入隐身状态。

    之后,事情就简单了。

    苏越成功从趴在车底,安全逃出了仓库大门。

    一八小时后,悠哉悠哉,回到内营的营房了。

    ……

    可用酬勤值:910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32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567

    ……

    卧槽,亏大了。

    第一次浪费酬勤值,就是因为看直播打泡。

    这一次,又因为看打泡,浪费了大量的酬勤值。

    苏越终于理解,这隐身技能为什么叫猥琐隐身。

    不是我要猥琐,是天命如此。

    苏越将所有侍卫驱赶出去。

    随后,他将气血灌注到源忆石内。

    顿时间,一块巴掌大的光幕,出现在源忆石上面,简直还有些科幻的味道。

    津津有味的欣赏了一会异族武打片,说实话,很无聊,和看动物世界的感觉一样。

    随着源忆石的风靡,可能湿境也会掀起一股自拍风潮吧,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形成产业链。

    外面,侍卫长敲门,苏越立刻关闭了源忆石。

    “大人,我刚才弄了个大宝贝,特意奉献给您玩玩。”

    侍卫长一脸奴才样,和狗腿子一样跑进来。

    这段时间,他已经被苏越打服气,绝对是优秀的狗腿子。

    “什么宝物?”

    苏越一愣。

    “这是个叫源忆石的新玩意,是神长老最新研制出来的宝贝,您看……”

    “不用看了,给我!”

    苏越二话不说,粗暴的拿走了源忆石。

    其实在苏越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计划。

    他直接去了修炼场。

    确定周围没人后,苏越用侍卫长的源忆石,将光幕里的画面,又拷贝了一次。

    当然。

    第二份图案更加劣质,毕竟不是第一手资料,能清楚的看到是复刻版,有光幕边框。

    这也是苏越要的效果。

    “用这段影像资料,或许可以找蓝路和紫里,谈一点条件了。”

    苏越叹了口气。

    天还没有黑,苏越也没有着急去谈判。

    他大巴吞服着气血丹,一边运转气环,一边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

    谈判的时候,需要冷静的头脑,需要强大的气场。

    更需要精湛的演技。

    ……

    深夜。

    湿境的夜,要比白天更湿冷,但偏偏不算特别漆黑,甚至还有朦胧的光线,虽然比白天暗,但不至于黑灯瞎火,这种感觉,和*一样,阴气森森。

    蓝路的住所,就在源矿仓库外。

    他搭建了一所小房子,里面还点着火把。

    这是贵族的特权。

    勇者蓝路,是直接隶属于城主府的侍卫,所以要时时刻刻护卫仓库安全。

    六品的出征将军,大多数时间,都会上战场厮杀,他们不可能看门,所以堪比六品的蓝路,就特别受器重。

    夜不能寐,蓝路辗转反侧。

    他在思念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六个孩子。

    想到紫里被黑旗折磨糟蹋,他就气的牙痒痒。

    再想想,自己的六个孩子,竟然要叫黑旗父亲,这更加让他心如刀绞。

    可恨啊。

    自己为什么这么弱,为什么没有突破六品的契机。

    苍天不公平。

    蓝路一整夜的失眠。

    就在这时候,蓝书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气息。

    嘭!

    嘭!

    站在他房屋外的两个三品侍卫,被直接打倒。

    唰!

    蓝路捏着妖刀,二话不说冲出来。

    “谁。”

    蓝路也没有贸然出招。

    既然是刺客,就一定有所图谋,如果想立功,活捉是上策。

    “勇者蓝路,我们又见面了。”

    苏越并没有蒙面。

    他就这样平静的看着蓝路,满脸平静。

    当然,苏越已经加持了三重增幅,甚至连灵魂痛击都准备就绪。

    假如蓝路立刻杀人,他有机会躲开。

    表面平静的他,其实内心也慌的一匹。

    万一蓝路是个楞头,自己也得小心点。

    “你是白天那个……树旗屯兵营的侍卫?”

    蓝路想了个一个呼吸,突然瞳孔一缩。

    其实他看见树旗屯兵营的人就憎恨,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看看这家伙有什么目得。

    “蓝路大人记性真好,怪不得能保持这么浓烈的爱恋。”

    苏越阴森森一笑。

    “你什么意思。”

    蓝路心里咯噔了一下。

    难道,这个内营的侍卫,发现了自己和紫里的事情?

    该死,必须得杀人灭口。

    咔嚓!

    咔嚓!

    深夜,地面的泥浆已经冻结出一层薄冰,随着蓝路的杀气弥漫,寒冰纷纷龟裂,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嘎吱、嘎吱!

    苏越的骨头,也承受着巨大的压迫,开始剧痛。

    但他还是保持着平静。

    嗡嗡嗡!

    感受着蓝路的杀气,妖刀开始嗡嗡颤抖。

    蓝路眯着眼。

    他知道这个侍卫不一般,能悄无声息打败两个三品侍卫,不可能是普通货色。

    但哪怕是四品,甚至是五品,自己也可以一刀毙命。

    勇者蓝路,并不是浪得虚名。

    ……

    紫里,你、你……你好……骚……

    ……

    然而。

    下一个眨眼,苏越举起一颗石头。

    石头上,出现了一块巴掌大的光幕。

    虽然画面不怎么清晰,但比马赛克要清晰几倍,起码,绝对可以看清谁是谁。

    而且,还伴随着蓝路的喘气声。

    杀气,早已经荡然无存。

    这一刻,蓝路简直被吓的魂飞魄散。

    他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

    怎么会这样。

    光幕里绵缠的两个人,分明就是自己和紫里。

    “统领,可以去你房间里谈谈吗?

    “万一被别人看到这图像,对您可能会不利。”

    苏越不急不缓的说道。

    同时,他面部带着一些微笑,就如一个阴谋家,看上去阴森森。

    “这是……源像石?”

    蓝路咬牙切齿。

    他的智商勉强还在线,经过了最初的慌乱后,蓝路认出了这玩意。

    其实在阳向族高层,源像石并不是什么新奇东西,甚至在其他城镇,已经开始风靡。

    “嗯,对!”

    苏越点点头。

    “您先最好别想着杀我,这段图像,我录制了五份,只要我死了,明天这些图像会在很多地方传播开来。

    “哪怕黑旗将军不愿意家丑外扬,他也拦不住,我已经安排了人。”

    感觉到蓝路杀机再起,苏越又提醒道。

    “该死!”

    蓝路气的咬牙切齿。

    他竟然忘了,这源像石,还可以备份。

    而且这图像,明显是重新录制的,画面里,还有另一个画面的边框。

    苏越冷笑,和地球人玩摄影威胁?

    你们就是一群原始人。

    “呀,不好意思,图像还是被别人看到了。”

    苏越突然提醒道。

    果然。

    被他打晕的两个三品,有一个苏醒。

    他盯着图像里的画面,惊讶到差点窒息。

    那可是黑旗将军的老婆,名声赫赫的美人紫里啊。

    可紫里,为什么在和蓝路统领在……在……在,难以启齿。

    唰!

    二话不说,蓝路一道斩断了这个三品的喉咙。

    另一个虽然还在昏迷,但依旧没能逃过蓝路的刀。

    这两人的人,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不足为虑。

    “进来。”

    蓝路果然被苏越唬住。

    他打开门,让苏越进来。

    “说出你的目得。”

    蓝路阴沉着脸。

    他使劲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和惊慌,这样才能保证智商稳定。

    这家伙大半夜来找自己,应该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否则,他完全可以找黑旗邀功。

    “蓝路统领,我要你……投靠我余惊城。”

    思考了几秒,苏越语重心长的说道。

    余惊城。

    这是另一座阳向族城池。

    根据苏越的了解,余惊城和典侍城,那简直就是世仇,水火不容,不死不休的那种。

    所以,两个城池面对的人族战场,也是南辕北辙。

    没办法。

    万一余惊城和典侍城的阳向族相遇,他们连人族都不管,反而会先杀起来。

    所以,苏越随便伪造了个身份。

    余惊城卧底。

    果然,我还是适合干这种惊心动魄的伟大工作。

    “放肆。”

    蓝路终于震怒,他再一次拔出了妖刀。

    不忠者,人人诛杀之。

    蓝路同样憎恨余惊城。

    投靠余惊城,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羞辱。

    可苏越双指捏着源像石,随意晃了晃,强行让他冷静了下来。

    “统领,你很苦啊。

    “爱而不得,眼睁睁看着爱人,被仇人糟蹋,心痛啊。

    “我都替统领不值。

    “而且统领你留在典侍城,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到六品?十年后?二十年后?

    “时不我待,得赶紧报仇啊。”

    苏越动之以情。

    “为什么会找上我。”

    蓝路死死咬着牙,苏越甚至能听到骨头的摩擦声。

    对于苏越是余惊城奸细的事情,蓝路已经深信不疑。

    至于这货为什么能在白天潜入仓库,这已经不是追查的重点。

    “因为你守着源矿仓库,而余惊城,要这批源矿。

    “余惊城城主,要你配合,尽可能多的帮我们偷走源矿。”

    苏越盯着蓝路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摧毁源矿仓库,明显不现实。

    这些源矿石里,确实生存着很多的下气蛾,白天的时候,苏越已经亲自验证过。

    但可惜,自己没有下气巢石。

    所以,苏越想了个办法。

    他计划,偷偷运输源矿。

    先在城外,或者悬崖上,找个地点,将源矿石埋藏起来,然后苏越可以通过隧道,一点一点往东战道运输。

    如果一切顺利,自己还可以让沧源第六营的人,一起来运输。

    只要能将源矿运输到悬崖边就可以。

    不愁找埋藏地。

    而且曾经掌旗屯兵营那群难民,如今就在典侍城的垃圾处理站。

    典侍城每天都有大量的垃圾,被运输出去,在这些垃圾里藏一些源矿石,轻而易举。

    运输这一步,很简单。

    这计划最难的点,是蓝路。

    只要有人愿意监守自盗,一切问题全部可以迎刃而解。

    反正在开战前,典侍城都是以囤源矿石为主,并不会锻造兵器。

    哪怕就是偶尔需要源矿石,也是蓝路负责清点,而典侍城随处可见的大石头,完全可以冒充源矿石。

    再说,战争时期,根本就没有宗师来检查。

    悬崖很大。

    而且苏越可以随心所欲的让各种植物盛开,哪怕是派遣去和焦清远谈判的武者,都不可能察觉异常。

    自己可以用择兽皮,包着源矿石,去埋藏到悬崖下,那些难民,只需要运输到指点垃圾点即可。

    苏越不怕这些难民告状。

    为什么,因为告状无门。

    战斗营,根本就不允许难民靠近。

    自己已经架空了营将军的内营,他们来找营将军告状,苏越会直接将其弄死。

    什么叫一手遮天。

    这就是。

    苏越不禁感慨。

    果然,再精明的官员,也害怕会打洞的老鼠,特别是监守自盗的家伙。

    这根本就防不胜防。

    “不可能,万一城主察觉,我会死的很惨!”

    蓝路寒着脸。

    这畜生,简直在这开玩笑。

    “怕什么。

    “等计划成功之后,你就是咱们余惊城的功臣,你会得到城主的嘉奖,城主承诺,甚至会让你突破到六品,成为出征将军。

    “到了那时候,您让紫里也去余惊城,你们堂堂正正在一起,多快活。

    “甚至,余惊城城主得到一种秘药,可以帮你突破到七品,你手刃黑旗都足够。”

    苏越满脸真诚的说道

    嘴在自己身上,随便编吧,如果不是怕吹太夸张,苏越敢承诺让蓝路突破九品,成仙都行。

    “你应该是典侍城的人,为什么会投靠余惊城?”

    蓝路又问道。

    “这就说来话长,其实我和勇者您一样,心中也充满了憎恨。

    “我这一生,有两个大仇人。

    “第一,是掌旗屯兵营的营将军,苍天有眼,一场浩劫,让掌旗屯兵营全军覆没,我开心了三天三夜。

    “第二,就是树旗屯兵营的黑旗,可恨,我能力有限,还杀不了他。

    “我本就是余惊城的人,只可惜亲人全被典侍城所杀,所以才忍辱负重,来到典侍城。

    “而我的身份,是余惊城城主的外甥。”

    苏越继续乱扯。

    反正蓝路不认识余惊城的人,扯多假都无所谓。

    “原来是这样,余惊城的贼子,果然居心叵测。

    “可惜你们千算万算,却唯独算错了一件事。”

    黑旗眼中,杀机再次出现。

    “什么事?”

    苏越再次准备好灵魂痛击,他发现蓝路这家伙,脑子不好使。

    老子都许下这么大的好处,你竟然还不上当?

    虽说吹牛不上税,但也费脑子啊。

    “你低估了我蓝路的忠诚,也低估了紫里和我的爱情。

    “我根本就不怕死,而且紫里也不怕。

    “我们在很久前就商量过,如果我们的关系被黑旗发现,我二人会自觉的自杀殉情。”

    蓝路轻蔑的看着苏越。

    闻言,苏越眉头一皱。

    果然,陷在爱情里的愣头们,智商容易被降低到负数。

    自杀殉情?

    这特么是成年人干的事情?

    “蓝路统领,您可能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你自杀很容易,可你想过你的爱人吗?如果黑旗发现了一切,他可能让紫里轻松自杀吗?

    “我告诉你,她可能遭遇的结局。

    “她会被黑旗直接扔在联军里,用她的身体,去犒赏几十万联军,直至被羞辱至死。甚至,她的尸体,都可能被黑旗丢在毒蜂丛林里,不得安生。

    “你死了,你考虑过你的六个孩子吗?

    “你儿子,最好的结局是喂毒蜂。

    “你的女儿,会和紫里一样,成为犒赏联军的工具,你忍心吗?”

    苏越语重心长的质问道。

    “你渴望一家团聚吗?

    “你渴望成为宗师,亲手砍下黑旗的头颅吗?

    “你渴望你的孩子,叫你父亲吗?

    “你死的甘心吗?”

    苏越继续灵魂质问。

    “城主对我恩重如山,我必须要忠诚。”

    蓝路的意志已经开始瓦解。

    在惑诱和威胁的双重打击下,他已经接近奔溃。

    “忠诚?

    “恩情?

    “这算得了什么?

    “你失去的可是爱情啊,你问问你自己,你爱紫里吗?

    “她为了你都可以死,你就这么自私吗?

    “在爱情面前,恩情算什么?忠诚又什么?”

    苏越拿出了韩棒国肥皂剧里的语气,不断的质问,咄咄逼人。

    “我……”

    蓝路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结巴。

    “别我了,三天后,安排运送源矿。

    “你做好准备,可能这场战争之后,你就会成为六品宗师。

    “到时候,我可以暗中安排蓝路也去余惊城。”

    话落,苏越开门,离开了蓝路的小屋。

    走的时候,他的后背已经湿透。

    蓝路只要没杀自己,就代表策反已经成功。

    也真的不简单。

    有好几次,这家伙都忍不住要出刀。

    “余惊城,必须帮紫里也突破到六品。”

    苏越刚走几步,身后传来了蓝路的声音。

    “我可以找城主商量,但问题不大。”

    苏越没有一口答应死。

    真真假假,这样更有信服力。

    深夜。

    蓝路捏着妖刀,就这样在街上站着,站到了天亮。

    ……

    还有一章,可能有点晚,大家早点休息,不用等了!

    这两天作者菌尽量给大家多更,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