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血王座〕〔圣武星辰〕〔全球进入异世界〕〔深爱在相遇之后〕〔中锋荣光〕〔魅姬惑天下虞歌楚〕〔楚潇虞歌〕〔魅姬惑天下〕〔婚婚欲睡:唐少请〕〔婚令告急:少夫人〕〔萧尘〕〔玉剑成仙〕〔深渊的邪视〕〔重生之最强剑神〕〔娱乐超级奶爸〕〔大道诛天〕〔老婆比我先重生了〕〔自强人生系统〕〔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去万界做任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76章 我要埋伏你
    对苏越来说,这注定是繁忙的一夜。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典侍城里有紫里和蓝路,任何事情都用不着苏越操心。

    他晚上有三个艰巨的任务。

    第一,是将这50车源矿石,运送到自己挖的洞里,这样隐秘,也方便往隧道里运输。

    第二,苏越要想办法,尽可能的拓宽一下隧道的空间,这样运输的时候可以方便一些,毕竟沧源第六营有五个人,目前隧道只能允许两个人走,不方便。

    第三,苏越身上扛了大量的择兽筋,一些经过了千锤百炼的铁轮,以及一大包的长钉子,还有一些稀稀碎碎的工具。

    这是专门让紫里,找典侍城最好的铁匠,大价钱专门定做的。

    苏越需要动用自己所学物理知识,在东战道悬崖,弄一些滑轮。

    没办法,悬崖太深,是向里面凹的结构,除了滑轮,苏越已经想不到任何办法。

    辛亏自己有聪明的大脑,如果是王路峰那种愣头,根本都没办法去操作。

    知识改变命运。

    苏越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自己竟然是如此的优秀,无懈可击的优秀。

    普天之下,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男子,集英俊、智慧、机智、善良、正义、美貌、坚强、勇敢为一体,简直优秀的不可理喻。

    同时,苏越也替牧橙担忧。

    钕人,你以后会有数不清的轻敌,请你坚强一点。

    ……

    打消了自恋的念头,苏越开始抗源矿石。

    十车放在一个洞里,他计划每次抗一车,跑50趟即可,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自己用脚跑,总比用笨重的木车,效率要快很多。

    但可惜,苏越真的是想多了。

    同时,一个萦绕在他心头很久的谜题,也终于揭开。

    木车很笨重,效率又低,苏越以前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不用人去背呢?

    阳向族蠢就算了,为什么燕归军团也要用木车去推。

    现在,他终于理解了。

    源矿石很沉,而且都是小孩拳头大小的石头,很散,也很碎。

    择兽腰包是可以装不少。

    但你根本就无法扛在肩上,由于择兽皮弹性太强,根本没办法压瓷矿石,所以在袋子里,源矿石一直在流动,就如扛着一袋液体一样,做不到定型,袋子底部,永远在地面。

    而湿境地面都是泥浆,并不是黄沙,所以也不可能拖着袋子走。

    假如你用木箱子装,计划抗在肩上,那你就太稚嫩了。

    因为承受着太重的下沉力,而你的脚掌,又没有足够的支撑面积,你的脚,会深深陷在淤泥里,甚至陷在膝盖处,走一步都是折磨。

    所以,轮胎异常宽大的木车,就成了运输源矿石的最佳工具。

    最终,苏越还是无奈的推起了木车。

    当然,自己气血高,力气大,他一车可以推别人三车的量,虽然很费力气,但苏越可以增幅力量和速度。

    不得不说,其实辅助系战法,真的很实用。

    就这样,苏越开始疯狂的搬运源矿。

    到了悬崖边,事情反而简单了许多。

    湿境的树,那是异常粗壮,有时候用斧头都砍不断,再加上择兽筋又坚韧的可怕,苏越做了滑轮,很容易就将择兽皮垂直悬挂在洞口。

    然后,苏越轻而易举,就将源矿石存放在了洞里。

    来在悬崖之前,苏越令紫里准备了大量的气血丹,所以苏越补充气血的速度也很快。

    这时候,就显示出气穴多的好处。

    只要有足够量的气血丹,苏越理论上可以做到气血永不枯竭。

    气穴,就相当于消化食物的胃。

    大家都是很能吃的气血怪物,都要靠食物来时时刻刻补充能量。

    但你们只有20多个胃,哪怕嘴里塞再多的气血丹,消化量就那么点。

    而苏越,足足有90个胃,说起来都残暴,苏越都替别人感到不公平。

    时间一点一滴在流逝,苏越也在尽全力的加快速度。

    随着一趟又一趟的运输,他已经掌握了木车的用法,每次还可以再多运输一些,而对滑轮的掌握,苏越也越来越纯熟。

    一共也就两个多小时,苏越已经将所有的源矿石藏好,并且他施展骨象的力量,在洞口处生长了很多植物。

    嗯。

    完美,根本就察觉不到任何的破绽。

    “唉,一刻不得闲,我得赶紧去东战道那边,搭建滑轮。那地方植物不多,我还得钉钉子。

    “我特么到底是个武者,还是工程师。”

    将一切痕迹抹除之后,苏越一溜烟跑到隧道里,在隧道内部,苏越切换回了人族状态。

    在隧道另一头,苏越根本就一点点都不敢用人族状态,万一有什么高手感应,自己就死定了,酬勤值虽然会浪费很多,但命最重要。

    叮叮当当。

    苏越用择兽筋交织成了无数的网,他就蹲在网上,开始制造他的滑轮工程。

    他不知道焦清远这畜生,还在不在东战道,但为了安全,苏越还是小心翼翼收敛着气息,根本就不敢上去。

    苏越听紫里说过,双方的决战在天亮时分。

    他计划天快亮再上去,那时候焦清远应该会回到矿区。

    而镇压寒气,双方军队开始厮杀,以及焦清远释放下气巢石,都需要几个小时时间,这段时间,自己完全可以回去。

    之后,自己就可以揭发焦清远,顺便让王安虎他们有针对性的弄毒蜂尸体。

    哪怕东战道有敌袭,苏越也丝毫不惧,毕竟自己气血700,再增幅了速度,完全可以逃命,大不了还可以跳下悬崖。

    等战争结束,拯救了矿场,自己可以率领沧源第六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源矿石都拿回去。

    至于这隧道毁不毁,那就看燕归军团如何决议。

    如果计划一切顺利,还是比较完美。

    苏越现在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焦清远这畜生,为什么要两颗下气巢石。

    另一颗到底要摧毁哪里的源矿石?

    想不明白。

    这畜生也根本没机会,去将下气巢石送出去啊。

    关键苏越都不知道神州掌握了几座源矿,更没办法出去通风报信。

    唉,世事两难全。

    只能尽自己努力了。

    ……

    东战道!

    所有人都不知道苏越此时就在悬崖下,正在锻造着一个大工程。

    这十几天,沧源第六营所有人都消瘦了一圈。

    没消息。

    依然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这个人就如彻底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越没找到,但战争就要开启。

    深夜,沧源第六营的人,来悬崖边,和焦清远告别。

    一会,焦清远就必须要回到矿区,寒气大约在明天清晨爆发,焦清远要提前回去做准备。

    “将军,抱歉,我们无能,还出没能找到苏越。”

    王安虎腥红着眼,整个人显得异常憔悴。

    他看着焦清远,已经内疚到窒息。

    其余人也唉声叹息。

    明明命纸正常,可苏越为什么一直就找不到呢。

    他到底去了哪里。

    甚至,这些人已经在怀疑,是不是苏越的命纸出了什么问题。

    或许,他已经死在了某个地方,或者坠落到了万丈悬崖下,早已经尸骨无存。

    该如何和苏青封交代,每个人都不知道。

    他们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回苏越的命,但一切都无济于事。

    焦清远也下去过很多次悬崖,他似乎比任何人都焦急。

    但没办法,一直还是没有苏越的任何消息。

    白小龙也脸颊消瘦。

    虽然他坚信苏越是藏在了某片毒蜂丛林里,但这么还没有回来,白小龙的自信也在不断被瓦解。

    悬崖边。

    焦清远闭着眼,面无表情。

    这段时间,他一直坐在悬崖边,监视着苏越万一爬上来。

    还好,根本没有任何情况。

    这段时间,焦清远也好几次下悬崖探查过,他可以坚信,苏越绝对不可能回来。

    至于那隧道,苏越没有任何理由能正好掉在那个位置,而且隧道里面也没有任何异常。

    焦清远现在可以确认,一定是命纸出现了问题。

    这里是湿境,任何诡异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人死而命纸不碎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

    结束了。

    焦清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明天上午,一切就要结束。

    苏青封辛辛苦苦找出来的源矿场,我必然要亲手将其摧毁。

    现在,自己必须要先回矿场,明天还要镇压寒气,还要吸收最后一波下气血蛾。

    而且焦清远还有个事情。

    他得将那些无意中散落进来的毒蜂尸体,全部从矿区清扫出去。

    下气蛾天性胆小,只要有一点点毒蜂的气息,它们就不敢互相争斗,源矿也就不会被摧毁。

    而且下气蛾的寿命很短,被压制了之后,哪怕再将毒蜂尸体清理出去,也没用了。

    只能再用另一个下气巢石。

    成本简直昂贵,甚至根本就做不到。

    最终的大计划已经开启,容不得一点失败。

    “明天源矿开启,异族一定会再次大肆进攻,你们晚上也别大意。

    “这一次我有预感,典侍城一定还会来偷袭东战道,你们的任务很重,千万别掉以轻心。

    “如果东战道失手,对第二战场来说,也是灭顶之灾。”

    焦清远站起身来,凝重的交代道。

    “嗯,放心吧,将军,我们都明白。”

    王安虎他们点点头。

    焦清远是自己这群人的榜样。

    “其实,我这里有个秘密,在心里压抑了很久,想要告诉你们。”

    走了两步,焦清远突然停下身形。

    他感慨了一声,言语苍凉。

    “秘密?将军您请说。”

    王安虎他们面面相觑。

    焦清远一生都奉献给了矿场,他能有什么秘密。

    白小龙皱着眉。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眉毛突然一跳,心里总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总觉得,今天焦清远有点不正常。

    对。

    眼眸。

    刚才他就发现了这个问题,焦清远眼珠子里的神色,和平日里悲天悯人不一样。

    似乎冷漠了很多。

    有一种……异族的感觉。

    对,很怪异,很冷血。

    他毕竟是西武的学生,和王安虎等人对焦清远的感情不一样。

    白小龙看问题,要稍微客观一些。

    出于武者的本能,白小龙有些警惕。

    “其实,我特别憎恨苏青封,而苏青封的儿子苏越,也是我杀的。

    “是我将他推下了悬崖,我这段时间留在这里,也是防着他爬上来,结果我高估了他,原来是命纸出了问题。”

    顿了顿。

    焦清远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他想看看这群人的表情,这群崇拜苏青封崇拜到了骨髓里的人,应该带着怨恨死去。

    就如苏青封当初杀自己的家人的时候,自己的那种无奈。

    这五个人天天在吹嘘苏青封,焦清远已经忍耐了很久很久。

    计划开启之前,他需要将这群人杀了。

    并且,是让他们带着无尽的悔恨死去。

    晴天霹雳。

    对!

    六个人目瞪口呆,浑身冰冷,大脑甚至被震撼到一脸空白,整个人都陷入麻痹状态。

    焦清远!

    亲手杀了苏越?

    这怎么可能?

    青王救了焦清远的命,他又怎么可能憎恨青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应该不清楚我的身份,我是个孤儿,从小被阳向教养大,我的老婆孩子,都是阳向族。

    “而苏青封救我的时候,就是杀了我全家。

    “我眼睁睁看着他,砍下我妻子的头,砍下我孩子的头,看着他屠了我满门。

    “而我,却还要对仇人感恩戴德。

    “可笑吗?

    “我忍了十几年,我终于等来了苏青封的儿子,终于让他也品尝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

    这些话,苏青封在心里憋了几十年,一直只能说给自己听。

    而现在计划已经成功,他终于可以畅所欲言。

    果然!

    那一张张震撼的脸,那错愕的表情,让焦清远心满意足。

    “你们是不是有一肚子话,偏偏说不出口。

    “那我全告诉你们,这几次的战争,全是我在一手策划。

    “阳向族无能,夺不走这源矿场,那我就帮他们将其摧毁,我这几年的筹备,也是为了摧毁这座矿。”

    焦清远轻蔑的笑着。

    这一刻,他终于暴露了豺狼的本来面目。

    就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怨魂一样,附近的空气,都开始结冰。

    “不,你不可能摧毁源矿石,你根本就摧毁不了。”

    王安虎腥红着眼反驳道,同时,他眼眶里的泪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

    他肝肠寸断,心里疼的厉害。

    他替苏越不值。

    他被焦清远欺骗,信仰已经坍塌。

    白小龙在计算着如何逃出焦清远的掌心,先活命要紧,再找燕归军团来惩治这个畜生。

    而其他沧源第六营的人,各个表情痛苦,浑身都在颤抖。

    除了苏青封,这群人最佩服焦清远。

    这个苦修者一样,无私无畏的将军,是他们的榜样,是燕归军团的榜样。

    可心中的榜样,突然坍塌。

    他们心疼的几乎窒息。

    “这个东西,叫下气巢石。

    “在源矿场,有一种下气蛾,我们每一个踏足过矿场的武者,体内都寄生着大量的下气蛾。

    “在平常的时候,下气蛾无害,就和你们体内的细菌一样,正常不多。

    “但如果你们死了,你们体内的下气蛾,就会到我的下气巢石里。

    “之后,我将吸过血的下气血蛾,再放回到矿场,那时候,血蛾和原始的下气蛾,就会发生争斗,水火不容。

    “在争斗的时候,血蛾和下气蛾,会形成一种令源矿石腐烂的特殊气息。

    “用不了多久时间,大概一个小时,这座硕大的源矿场,就会和蜂巢一样,被腐蚀的千疮百孔,再也没有一块源矿石可以用。

    “苏青封发现的地方,根本就不配留在世界上。”

    焦清远不屑的讥笑着。

    唰!

    王安虎已经拔出了刀。

    他腥红着眼,怒气冲天: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你明明可以悄无声息的进行你的计划。”

    王安虎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相信,焦清远说的是真的,他没必要编故事骗自己。

    王安虎本能的警惕着。

    唰、唰、唰!

    其他人也纷纷拔出兵器。

    虽然对方是宗师,但沧源第六营的武者五品,都是巅峰的级别,更何况还有一个白小龙也实力不菲。

    六人联手,和宗师也有一战之力。

    他们死死锁定着焦清远,同样在等一个答案。

    “你们还真是傻。

    “我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一切,当然是想要你们体内的血蛾啊。

    “你们五个人,在矿场时间最久,体内的下气蛾当然也最多,应该能抵得上一支百人军队了。

    “这么多下气血蛾,我怎么可能放弃。

    “还有,我想让你们带着怨恨死去,就像我那些可怜的家人一样。

    “憎恨吧,要恨,就恨苏青封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恨他是个魔鬼。”

    只要是提起苏青封,焦清远的身体就在颤抖,他的瞳孔里,犹如有一个憎恨的旋涡在旋转,要将苏青封碎尸万段。

    “你一个宗师,想杀我们六个人,简直是痴人做梦。

    “这么多年,我那么崇敬你,是我贾卫锁瞎了眼,看错了你。”

    贾卫锁上前一步,杀气滔天。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天大的欺骗,直至现在,贾卫锁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会是焦清远。

    “我一个人,对战你们六个?

    “我承认,我不可能一瞬间杀了你们六个,完全没办法阻止你们去找燕晨云报信。

    “但你们又总是那么健忘。

    “我是阳向教养大的孤儿,我的家人都是阳向教,我一个堂堂宗师,又怎么可能孤身一人出手呢。”

    焦清远叹了口气。

    下一息,沧源第六营的人,彻底呆立在原地,心如死灰。

    卧槽,这下我成烈士了。

    白小龙心中一声暗骂。

    湿境的夜,有很浓的雾气。

    焦清远身后的浓雾中,缓缓走出了五个五品的阳向族。

    他们脸上带着轻蔑的嘲讽,似乎在看一群尸体。

    “焦清远,你如果忠诚与阳向族,就应该将矿场交给阳向族,你继续在这里替阳向族服务,而不是彻底摧毁。”

    一个阳向族阴笑着,朝焦清远说道。

    他觉得焦远清简直是有病。

    这么大的矿场,竟然要亲手摧毁。

    “忠诚阳向族?

    “当初如果不是阳向教容不下我和我的家人,他们又怎么可能被苏青封残杀。

    “我和阳向教,只不过是合作关系,甚至也是仇人关系,阳向教迫害我家人的狗贼,已经全部被我杀死,先在只剩下了苏青封。

    “我杀不了他,但也要让他品尝我的滋味。

    “你们这些阳向族的垃圾,更没有资格和我说话,你们只需要听我的命令就够了。

    “出来三个,配合我杀人。剩余两个守着这里,不要让任何人逃出去。”

    焦清远扭了扭脖子,他手掌虚空一握,一个五品巅峰阳向族手里的兵器,就到了焦清远手里。

    “你们六个,可以反抗,可以愤怒,甚至可以用一切办法。

    “王安虎,我知道你即将要突破到六品,但可惜机缘还不够。其实我和你的情况一样,我也即将要突破到七品,同样是机缘不够罢了。

    “我想看看,你们这些五品,拿什么杀我这个六品巅峰。”

    焦远清并没有信奉什么单打独斗。

    他要的是尸体,是干脆利落的杀人。

    他需要的,是沧源第六营身体里的血蛾。

    这些人常年驻扎在这里,体内血蛾比一般人多很多。

    阳向族的人冷冷瞪着焦清远,虽然一个个心里愤怒,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被城主派遣过来,目得就是辅助焦清远,不得违背他的指令。

    这座源矿场,典侍城不可能拿到手,那就必须要摧毁,他们不能得罪焦清远。

    “怎么办?”

    面对着无解的包围圈,其余人一脸死寂的看着王安虎。

    事情来的太突然。

    谁都没有想到,焦清远竟然会和阳向族合作。

    “我们死不要紧,但如果身体里真的有血蛾,绝对不能让焦清远得到。”

    王安虎瞳孔一脸决然。

    白小龙叹了口气。

    虽说自己还年轻,还不想死。

    但既然下了湿境,就该有死亡的觉悟。

    其实真正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太多的恐惧,能和传奇第六营死在一起,也算是一种荣耀吧。

    人生自古谁无死。

    只是不知道神州未来会是怎么样。

    至于冲杀出去。

    简直就是做梦。

    这五个阳向族,也是沧源第六营的老朋友,他们每个人都有对抗沧源第六营的实力,更何况,现在还加了一个六品巅峰的宗师。

    逃出去的几率是零。

    由于东战道太偏僻,他们连消息都没办法传递出去。

    “兄弟们,但愿来生,咱们能投胎到一个娘胎里,成为真正的兄弟。

    “白小龙,对不起,连累你了。”

    王安虎愧疚的看着白小龙。

    一个潜力无限得到年轻人,却要跟着他们一起死。

    “抒情结束了吗?我得赶紧回源矿山,替人族镇压寒气,没时间在这里闲聊了。

    “如果你们不出手,那我就先出招了。”

    焦清远抬起刀,目光牢牢锁定着王安虎。

    他是沧源第六营最强的一个。

    焦清远要……一击必杀。

    气血滚滚翻腾,六品巅峰的实力,比人们想象中还要恐怖好几倍,附近的空气,瞬间被抽干。

    “沧源第六营,从来没有懦夫,我们的尸体,也绝对不会让奸人利用。

    “我活着的时候无能,没办法手刃奸人,但我死后,我的鬼魂也要来咬死你。”

    王安虎冷笑一声。

    随后,他脚掌后退,身躯直挺挺朝着万丈悬崖落下。

    其余人相视一眼。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能让异人族再利用自己的尸体。

    唰!

    唰!

    一个接一个的五品,就这样全部坠崖。

    毫不犹豫。

    “苏越,但愿咱俩的尸骨,能坠落在一起。

    “是我从西武将你接到沧源第六营,可我对不起你。”

    贾卫锁喃喃自语,随后也一脚踏空。

    “下辈子,再继续杀异族吧,这命……太背了。”

    白小龙当然不会愚蠢到求饶去。

    他也随着前辈们,身体直挺挺的朝着悬崖坠落而去。

    不到一秒时间,东战道的悬崖边,已经空无一物。

    六个人,毫不拖泥带水,全部跳崖。

    为了自己的尸体不被阳向族利用,他们选择了最决绝的一种方式。

    万死不悔。

    该死!

    焦清远咬牙切齿。

    他也没有想到,沧源第六营的人会这么决绝。

    悲壮。

    说跳就跳,根本都没有一点犹豫。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阳向族的偷袭者,哪怕自己是敌人,心中也佩服这些人。

    沧源第六营的决然,简直让人胆寒。

    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怕死嘛!

    怪不得,最近几十年,湿境种族的战线越来越胶着,越来越艰难。

    人族武者越来越多。

    而人族的无畏者,同样越来越多。

    “好端端的六具尸体,就这样浪费了。”

    焦清远又是一声怒骂。

    但他也没时间阻拦。

    要想围住六个人,只能在悬崖边,他们毕竟是五品,虽然不可能逃出去,但跳崖,你却又拦不住。

    “焦清远,我们该干什么?”

    六个人跳崖死了。

    这五个五品阳向族问道。

    “当然是在这里守着,以防万一有什么意外。

    “如果有人爬上来,杀无赦。”

    焦清远一甩手,恨恨的朝着源矿山走去。

    这六个人体内的血蛾,原本是他的双保险。

    现在只能期望战争死的人更多一些。

    ……

    悬崖隧道,湿境出口。

    从暗黑中,走出来一个五品阳向族。

    他叫蓝洗。

    一直以来,和焦清远暗中联络的人,也就是他,也只有他。

    除了那些宗师高层,只有他一个五品知道这个隧道。

    蓝洗修炼了一部隐匿战法,这也是他成为优秀密探的依仗。

    “原来你是余惊城的奸细。”

    蓝洗轻蔑的一笑。

    苏越深夜辛苦的板砖,全程都落在了蓝洗的眼里。

    他也亲眼看见了,苏越这五个秘密藏匿地点。

    但蓝洗,却不准备将这里告诉城主。

    作为一个有大理想的阳向族,洞里的这些宝藏财富,都是他一个人的。

    以后,自己可以慢慢用源矿石,去各个城池换取宝贝,争取早点突破到六品,甚至是七品。

    如果献给城主,除了一些没用的荣耀,自己还是五品。

    蓝洗不傻。

    “我要活捉了你这个奸细,然后去找余惊城,敲诈更多的东西。

    “少城主,我竟然还有这种机缘,有意思。”

    蓝洗觉得,自己未来的日子,一定很光明。

    稍微准备了一下,蓝洗也进入了隧道里。

    他要做足准备,埋伏了这个少城主。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