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她每天都想被〕〔大神驾到之毒奶主〕〔庶女苗茶〕〔妖妃侵城不倾心〕〔神医仙婿〕〔快穿:男神,有点〕〔宝贝在上:总裁爹〕〔婚宠娇妻:总裁深〕〔我的探灵回忆录〕〔豪婿当道〕〔天才萌宝:爹地债〕〔时间之生命钟〕〔都市最强高手〕〔勇者的我是勇者〕〔地狱追凶〕〔史上第一密探〕〔诸天次元大佬〕〔神奇宝贝之重生起〕〔丹尊妖帝〕〔快穿交易:土豪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77章 鬼斧神工的艺术瑰宝
    终于大功告成。

    苏越站在洞口,欣赏着自己的宏伟工程,他想狠狠给自己颁个奖。

    最佳设计师,兼最佳工程师终身成就奖。

    一切都那么完美,简直就是人类设计史上的瑰宝。

    这也是苏越早早在典侍城,就已经构思好的图纸。

    他在外面,先将木车打破,打成一条条木板。扛到东战道这一头,又钉起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升降板,上面可以堆放整整一车的源矿石。

    从洞口,一路可以坐着简陋的升降梯,直接抵达悬崖附近,但苏越害怕焦清远,所以不敢将梯子建立在最上方。

    不过木板距离悬崖,也就只剩下几十米距离,悬崖边站个人,完全可以水井吊水一样,轻松吊上去。

    武者力气大,更何况还有五个五品。

    在这么浩瀚的工程面前,那些区区源矿石,显得那样渺小。

    异族的畜生。

    在你苏爷爷的智慧下,瑟瑟发抖吧。

    苏越抬头,看着根本没有边际的悬崖,不禁陷入了沉思。

    焦清远,假如有朝一日老子可以报仇,该用什么方式弄死你呢。

    凌迟?

    裹着面包糠油炸?

    卧槽尼玛,油炸了都不解恨,应该抓一群黄鳝,塞进你的菊花里面去,让你生不如死。

    想起这个贱人,苏越就气的咬牙切齿。

    “焦清远,下辈子我王安虎转世投胎,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就在苏越幻想人生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一声怒骂,来自天上。

    这……!

    是王安虎的声音?

    随后,苏越就看到一个黑点,正在急速的坠落下来。

    是王安虎。

    该死,难道焦清远那个畜生,连沧源第六营都不放过?

    担忧成真了。

    其实在典侍城的时候,苏越曾经就思考过这个问题。

    以焦清远残忍的性格,他会饶过沧源第六营的人吗?

    果然,自己神机妙算,这个畜生还是下手了。

    “幸亏我回来的早,否则你们还真就没命了。”

    苏越的瞳孔死死盯着王安虎,同时他掌心里的择兽筋,已经是准备就绪。

    幸好紫里当初想的周到,替自己找来大量择兽筋,哪怕搭建完升降梯之后,还有不少富余,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救人。

    “我是苏越,我现在用绳子将你捆起来,你不要反抗。荡到峭壁的时候,你用气血吸住。”

    唰!

    绳子如长蛇一般,精准的朝着王安虎伸展而去,同时,苏越也连忙喊道。

    万一被王安虎当成是什么长蛇,将择兽筋给震开,自己就亏大了。

    不对,是王安虎就亏大了,他可能会亏了这条命。

    下坠中,王安虎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是死人。

    他怒骂着焦清远,试图让自己的鬼魂,牢牢记住这个人,哪怕是下辈子投胎,也要来复仇。

    可突然间。

    他看到了一条长蛇,朝着自己咬来。

    反正都是个将死之人,王安虎甚至都懒得去震开长蛇,随便咬吧,最好能咬的强大一些,盘到悬崖上,把焦清远那个畜生咬死。

    可下一秒,他却突然听到了苏越的声音。

    对!

    王安虎死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就是苏越。

    他并不傻,听清楚话音之后,王安虎任由绳子捆在自己腰上。

    随后,他猛地感觉到一股拉扯力,将自己朝着峭壁拉。

    王安虎是个五品,他虽然做不到焦清远一样,用气血当吸盘下沉千米,但坚持几十米还问题不大。

    啪!

    也就不到一秒时间,王安虎双掌死死拍在峭壁上,他压制着掌心里传来的反震之痛,立刻将气血形成吸盘,死死吸在峭壁上。

    唰!

    与此同时,自己腰上的绳子,也终于松开。

    “王安虎,你赶紧站在我身后,帮我拽着点绳子,太沉了。”

    苏帅根本没时间寒暄。

    没办法,刚刚救了王安虎,天上又落下来一个人。

    唰!

    故技重施,苏越的绳子,再一次朝着第二人绕去。

    “老张,你别反抗,是苏越在救你。

    “用你的手掌,立刻吸附在峭壁上。”

    这次用不着苏越喊。

    王安虎两步跳到苏越身旁,歇斯底里的喊道。

    他连这里是个隧道,都来不及注意。

    救人。

    首要任务是救人。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谁能想到,苏越竟然还没死,自己反而被苏越救了。

    天意。

    天意啊。

    沧源第六营骁勇善战,反应能力极快,第二人瞬间明白了王安虎的意思。

    啪!

    他随着拉扯力,也将手掌死死贴在峭壁上。

    成功!

    “卧槽,你们这是组团跳崖啊。”

    紧接着,就是第三个。

    不对,这次是成双成对的两个。

    是程东风和孔武林。

    “你们俩抓紧绳子,这次我捆两个人。”

    苏越提醒道。

    后面的人,其实不用喊了,他们已经听到了王安虎之前的喊声。

    孔武林和程东风已经做好准备。

    啪!

    啪!

    有惊无险,二人也成功贴在了墙上,随后继续跳到隧道口。

    “苏越,你没死啊,太好了!”

    接下来,是贾卫锁在坠落。

    他双臂张开,已经在迎接着苏越绳子。

    卧槽。

    你特么蹦极呢?

    我怎么感觉你在享受。

    苏越心中怒骂一声,连忙又扔出去绳子。

    余惊无险。

    贾卫锁成功上岸。

    “呼,终究救下来了。”

    苏越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连五次施展万索归宗的,他气血消耗的很厉害。

    但万幸,人是安全救回来了。

    “苏越,你同学也在后面,你赶紧救人啊。”

    贾卫锁提醒道。

    “苏越,救命啊,快救我啊。”

    果然。

    白小龙像一只肥鸡,两只胳膊翅膀一下疯狂扑腾,眨眼间,他已经从苏越眼前坠落下去。

    “我去,你怎么也在,没回西武啊。”

    苏越被吓的头皮发麻,他连忙将绳子朝着隧道口下方扔去。

    别人都在在空中被捆住,而白小龙,险之又险,是在隧道下方被捆住。‘

    再晚一个刹那,绳子就够不到了啊。

    白小龙魂飞魄散,被吓的差点哭出来。

    但自己的腰上,总算是被绳子捆住,这条命是保住了。

    啪!

    随后,一道沉重的声音,从下面传上来。

    “咦,白小龙贴墙的声音,怎么和你们不一样?”

    苏越茫然的问道。

    这声音有些大,似乎是接触面积太大导致的。

    “白小龙刚刚才突破五品,他对气血掌握不熟练,可能还不懂怎么样将气血形成吸盘。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白小龙应该是用脸贴在了墙上。”

    贾卫锁皱着眉。

    他们用气血抵消了大部分的冲击力,但依然有一种胳膊快被震断的感觉。

    白小龙用脸撞墙。

    想想都惨。

    “白小龙不会撞破相吧。”

    孔武林皱着眉说道。

    “破了就破了吧,反正长得也一般般。”

    程东风说道。

    唰!

    苏越猛地转头,死死盯着程东风。

    见状,程东风一愣,这是惹怒苏越了?

    都怪自己嘴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诋毁苏越的同学。

    “程大哥,你苏越这辈子,最欣赏敢于说真话的人。”

    苏越抓着择兽筋,狠狠点点头。

    “你程大哥,这辈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心直口快,一句假话都说不出来。

    “向你这么帅的少年,我这辈子就没有见过第二个。”

    程东风点点头。

    “我相信你。”

    苏越郑重的点点头。

    二人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这个虚伪的世界。

    王安虎摇摇头。

    随后,一群人拉渔网一样,才缓缓将白小龙拉上来。

    果然!

    白小龙破相了,脸撞墙,被撞的和猪头一样。

    “我……我好惨……”

    白小龙欲哭无泪,企图博取一点同情。

    “白小龙,你怎么就这么弱的,和我们这群强者在一块,你自卑不。”

    然而,苏越语重心长的补了一刀。

    闻言,白小龙心绞痛。

    我和王安虎他们比,确实菜了那么一点点。

    可你个二品,凭什么也羞辱我。

    你羞辱我什么都可以,为什么要说我弱。

    算了。

    看在你救了我的命,就不计较了。

    也不知道多久能消肿。

    以后还指望颜值吃饭呢。

    “对了,苏越,你不是被焦清远打下悬崖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王安虎焦急的问道。

    “这里……不就是悬崖吗?”

    苏越愣了一秒,终于回答了这个颇为智障的问题。

    “我是说,这个山洞,这是……”

    王安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连忙又纠正道。

    其余人打量着苏越。

    还好,白白胖胖,看起来过的很不错,甚至气血都比坠崖前强大了很多。

    这段时间,这小子日子很滋润。

    白小龙鼻子一耸一耸,他在苏越身上,甚至闻到了一股丹药的香味。

    但也不是纯正的丹药香。

    就像是一具肉身,被丹药用腌咸菜方式,彻底腌透的那种淡淡的药香。

    哪怕是丹药当饭吃,也不一定有这种水准吧。

    这段时间,苏越到底经历了什么,入侵了异族的丹药库?

    “我这一手冠绝天下的蜘蛛侠神技,你们都见识到了吧?

    “以我的超凡实力,怎么可能轻松死去。

    “说起来,你们的智商堪忧啊,我天天都想回去,可焦清远就坐在悬崖边,你们就不知道怀疑怀疑他?

    “我回不去啊,那畜生坐悬崖,就是在等着杀我。”

    苏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闻言,五个人,连同白小龙,都低下了羞愧的头,他们替自己的智商忏悔。

    是啊。

    其实焦清远的言论,根本就不是无懈可击。

    他一个镇压矿场的宗师,根本没道理一直坐在悬崖边,万一苏越回来,他们这些五品,也可以下潜几十米,从而将苏越救回来。

    还有,焦清远一直信誓旦旦的确认苏越掉落在悬崖,这本身也是个疑点。

    一切,只能怪他们太相信人。

    羞愧。

    真的是羞愧。

    “苏越,这个露丑的脚手架,是什么玩意?”

    白小龙看了看苏越的壮举,随口问道。

    “用来把你吊在悬崖下,让寒风吹死。”

    苏越没好气的说道。

    “这脚手架巧夺天工,充斥着原始的野性,颇具艺术价值,但也不缺乏对物理知识的极致运用。

    “苏越,是不是有什么九品大佬,在背后指点你,才让你做成了这么鬼斧神工的大工程。

    “恢弘、壮观。

    “哪怕是九品,都很难制造出这么伟大的脚手架啊。”

    程东风皱着眉,不断的感慨。

    众人满脸迷茫的看着程东风,特别是白小龙。

    你这么昧着良心说话,不怕口疮吗!

    你夸夸苏越心思敏捷,夸夸脚手架的实用性,这都可以,但这脚手架,真的很丑啊。

    特别是白小龙。

    他开始怀疑这个世界,难道诚实不对吗?

    “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苏越叹了口气,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样子。

    ……

    接下来,苏越简短的介绍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奇遇。

    自己可怜兮兮,一个人用择兽筋,潜藏在阳向族悬崖下的树上,又冷又饿,又怕又孤独,瑟瑟发抖,根本不敢下来,受尽了人世间最大的苦楚。

    说到这里,贾卫锁甚至留下了同情的眼泪,其他人心里也不是滋味。

    随后,苏越开始介绍正题。

    他在这里受苦的时候,目睹了两个城池间谍的暗中交易,还说明源矿石是余惊城少城主策反了蓝路,他们半夜弄到这里来,等待余惊城来拉走。

    而冰雪聪明的自己,则悄悄将藏匿源矿石的地点记录下来。

    这个鬼斧神工的脚手架,就是为了50车源矿石而搭建。

    说到这个地方,沧源第六营的五个人,再一次低下了羞愧的头颅。

    而白小龙简直想给大佬跪下。

    50车源矿石,何其庞大的数字。

    如果按源矿20天开采一次的速度,那可是需要燕归军团采集3年啊。

    白小龙不禁愤慨。

    大家同样都是人,怎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

    苏越还是个大一的菜鸡啊,他竟然就得到了这种大机缘。

    不过也不得不佩服苏越。

    连蜘蛛侠这种冷门的战法都学习,也活该人家运气好。

    果然,机缘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假如是自己,可能早就死在悬崖底下。

    唉。

    嫉妒不来。

    接下来,苏越又开始介绍下气巢石。

    通过焦清远的臭嘴,沧源第六营已经知道了下气巢石的秘密,在经过苏越的详细解释,他们了解了更多的细节。

    “没想到啊,原来破解下气巢石的秘密,竟然是毒蜂的尸体。

    “我们常年和毒蜂打交道,五个人联手,三分钟就可以杀上万只,铺满矿山根本没问题,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毒蜂。”

    王安虎说道。

    “但焦清远居心叵测,非要要第二块下气巢石,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苏越一脸忧愁的问道。

    这是他至今想不通的问题。

    其余人也陷入了沉默。

    “大家仔细回忆一下,焦清远最近十年的生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王安虎沉着脸道。

    “青王将焦清远救回来之后,他就加入了沧源第六营,三个月后,这畜生就突破到了宗师。

    “之后的十几年,他一直以苦修者的状态,镇压着矿场,再也没有在地球生活过。

    “他回地球唯一的目得,就是在西武的陵园,祭奠一下曾经的战友。”

    程东风说道。

    “你们说……他的目标,会不会是陵园。

    “以这个畜生对人族的恨,他们怎么可能真的去祭炼战友。”

    孔武林瞳孔突然一收缩。

    这时候,王安虎猛地站起身来。

    他想起了一个恐怖细节。

    对。

    焦清远是苦修者,这几十年,他本可以得到一大笔军部的酬劳。

    但他放弃一切金钱。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西武陵园里的每一个英灵的名字,都要用混合了源矿粉末的材料去篆刻。

    根据苏越的说法,源矿只有经过高温淬炼,才会彻底丧失下气蛾的寄生性。

    而淬炼源矿,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

    所以篆刻英雄英灵名字的时候,就是用最原始的粉末和小碎石,再添加一些水泥。

    陵园里的源矿粉末,根本就没有经过淬炼。

    “营长,你应该去过其他城市的陵园吧。

    “我发现,似乎只有西武的陵园里,有那种特别寒冷的气息,哪怕是大夏天,也依旧和冬天一样,有些家属甚至还需要穿厚衣服祭拜。

    “军部说过,是因为源石原因,依我看,会不会是因为下气蛾。”

    贾卫锁心脏疯狂跳动着。

    他们已经知道,那些漂浮在矿场上空的粉尘,其实就是下气蛾。

    “难道,焦清远这畜生的另一个目得,是摧毁英灵陵园?”

    所有人面面相觑。

    这畜生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对普通人来说,英灵陵园就出个写满亡者名字的地方。

    但对战国七大军团来说,那地方堪比所有武者的祖坟。

    焦清远这个畜生的目标,是要掘了燕归军团几百年流传下来的英灵之地啊。

    居心叵测。

    丧心病狂。

    这个畜生的思想,已经不足以用疯狂来形容,他简直就是个魔头。

    假如西武陵园一旦被摧毁,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要知道,在各个城市,英灵陵园都是震秦军团防守的重中之重,哪怕就是大将去祭拜,也必须要卸下兵器。

    多少年来,阳向教不知道蓄谋了多少次针对陵园的计划,但根没有一次成功过。

    哪怕是小城市,每一堵墙,里面都是合金,宗师武者都不容易摧毁。

    更何况,四大帝都,举世瞩目,陵园更是重中之重,哪怕神州内阁都不敢大意,可想而知,这是什么样的防护等级。

    武者征战沙场,不图名利,就是为了这份荣耀。

    如果背后的家园,连自己墓碑都守护不好,那绝对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而且这是西帝都陵园。

    如果出了问题,神州将成为整个地球的笑柄国家。

    别说这些公开的事情。

    哪怕就是于私,谁敢刨自己祖坟,那都是不共戴天的死仇啊。

    而下气巢石会从内部直接将名字腐蚀,甚至墙壁里的合金,都大概率会被腐蚀成千疮百孔,从而大面积坍塌。

    震秦军团能挡得住那畜生,却挡不住下气蛾腐蚀啊。

    沧源第六营所有人的心脏,都在疯狂跳动。

    苏越脸色僵硬。

    他都没有想到,焦清远这畜生,竟然将目光看向了西武陵园。

    不对。

    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哪里能想到这一步。

    太过于丧心病狂。

    白小龙咬牙切齿。

    陵园里,有自己前辈的名字,有自己西武同学的名字,甚至还有一个自己很敬重老师的名字。

    怎么可能允许陵园被破坏。

    “怎么办,我们必须要阻止他破坏陵园,我们现在立刻回去,通知燕晨云将军。”

    贾卫锁猛地站起身来。

    他二话不说,就要坐着手脚架上去。

    “你冷静点,没脑子吗!

    “悬崖上守着五个五品阳向族,咱们要爬上去,本身就会耗费大量气血,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而对方,却只需要居高临下的轰击你就足够。

    “咱们连三品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你觉得能杀上去吗?”

    王安虎瞪了贾卫锁一眼。

    “大家先都冷静下来,目前有很多事情,一件一件的办。

    “既然现在不可能回去,就继续想办法。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趟湿境那边,如果洞口安全,我会使劲砸三次洞壁,你们得到消息,就立刻赶过来。

    “先将源矿石搬到这边洞口,也能方便我们运输。

    “办法总会有的。”

    苏越让大家先冷静下来。

    随后,他一溜烟朝着悬崖的另一侧跑去。

    其他人没有蜘蛛侠的本事,所以只能在这边的洞口等待,这是为了万一有什么意外,两方人马可以拉开距离,免得被一网打尽。

    隧道很长,靠声音很难让对方听到,苏越力气大,敲墙的震动,会第一时间传递过来。

    六个人点点头,苏越说的没错。

    随后他们又愁眉不展。

    怎么才能上去呢。

    焦清远这个畜生,把一切都安排的密不透风,简直是让人绝望。

    ……

    安全。

    苏越切换了阳向族状态,出现在阳向族这一边的悬崖口。

    他站在树上观察了一圈。

    很安全。

    地球时间,现在大概是深夜三点。

    无论是地球人还是湿境种族,这都是人们睡眠最沉的时间。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正常人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门。

    而蓝路和紫里,现在应该还在如胶似漆,苏越都佩服这一对的旺盛精力。

    “可以行动了。”

    苏越点点头,旋即返回隧道。

    咦。

    不对劲啊。

    我在这里留了个记号,怎么消失了。

    苏越走了几十米。

    突然,在一处比较宽阔的地方,他感觉有些异常。

    这个地方的泥土,似乎被动过。

    “余惊城的少城主,我希望和你谈一谈。”

    也就在这时候,苏越的头顶上空,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

    嗡!

    苏越差点被吓的晕过去。

    他猛地抬头。

    该死。

    湿境果然不太平。

    是和焦清远暗中联络的那个五品阳向族。

    这货和躺在棺材里一样,用背部贴着洞穴的顶,就这样直愣愣看着自己,居高临下。

    随后,他平静的漂浮下来,和幽灵一样,站在苏越对面。

    这时候,苏越背对着阳向族出口。

    而蓝洗的背,则对着人族东战道出口。

    他拦住了苏越逃跑的路。

    “你是谁?”

    苏越明知故问。

    面对五品,他没有一丝胜算,所以得拖延时间。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想和少城主你合作一下。”

    蓝洗没有去过隧道另一端,所以并不知道王安虎他们的情况。

    他其实也刚刚才进来。

    毕竟,之前要等着这个少城主出来,看看他还暗算藏了什么宝贝。

    可苏越这次出来,只是在附近探查了一下,看来是没有什么宝物。

    所以,蓝洗先于苏越走进隧道。

    随后,他就等着苏越归来。

    “我没有兴趣和你合作。”

    苏越沉着脸。

    “可我觉得,你偷了那么多源矿,应该需要谈判,否则我该把你交给城主。

    “谈判内容很简单,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安全活着就可以。

    “我只是想找你的城主父亲,要一些可以突破到宗师的宝物罢了。

    “我没必要杀了你。”

    蓝洗轻蔑的笑着。

    在阳向族,很多的珍贵资源,都掌握在城主,或者神长老手中,他们这些底层武者,只能被奴役。

    想突破到宗师,必然要不转手段。

    “哼!”

    苏越大怒。

    他狠狠一拳砸在墙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源矿石的事情。”

    苏越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疯狂砸着墙,直接砸了十几次。

    “少城主你稍安勿躁,千万别气死自己,我说过,我只是一个寻求合作的五品武者罢了。”

    面对一个二品的小小武者,蓝洗可以和猫抓老鼠一样,慢慢玩弄,慢慢瓦解他的意志力。

    他甚至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

    “有声音来了。”

    白小龙猛地站起身来。

    “原本说好三次,可苏越提示了不少十次,他一定是遭遇了什么意外。

    “不惜一切代价,冲过去。”

    王安虎脚掌一踏地面,身形已经朝着另一边暴掠而去。

    他是在场最强的五品,理应该由他打头阵。

    贾卫锁紧随其后,狭窄的隧道,他勉强可以和王安虎并肩。

    其余人也紧紧跟随在身上。

    由于意外跳崖,他们的择兽腰包也还带在身上,所以兵刃没有丢失。

    刹那间,隧道里充斥着凛冽的杀气。

    ……

    蓝洗也没有多说话。

    他只是平静的凝视着这个恼羞成怒的少城主,他有大量的时间可以对峙。

    整个少城主,不可以死。

    他要等着少城主跪下求饶。

    然而。

    原本一脸惊慌愤怒的少城主,却突然轻蔑的看着自己眼神说不出的古怪。

    那种不屑的眼神,就如在看一个白痴。

    自己就是那个白痴。

    不对,这个少城主,似乎是在看后面的隧道。

    难道?

    后面还有人?

    蓝洗头皮一阵发麻,他口干舌燥,猛地转头。

    空荡荡。

    没人。

    原来是虚惊一场。

    蓝洗松了口气。

    他明明检查过,这隧道入口处,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脚印。

    而在人族的入口,直接就是万丈悬崖,除了焦清远,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来。

    蓝洗刚刚松了口气,可当他再看少城主的时候,差点被吓的魂飞魄散。

    少城主呢?

    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人。

    一个人族。

    对,人族。

    眼前这个纯种的人族,是怎么回事?

    蓝洗下意识用气血探查着。

    没错。

    是纯粹的人族,纯粹到令人胆寒。

    可那个少城主哪去了?

    会变身?

    然而,蓝洗根本就没有解惑的时间和资格。

    王安虎他们,终于抵达。

    “不惜一切代价,直接格杀。”

    苏越面无表情,直接说道。

    唰!

    蓝洗转身,还企图还手。

    可惜,他怎么可能是王安虎的对手。

    五品巅峰。

    王安虎只是打不过焦清远而已。

    他能成为镇守东战道的沧源第六营统领,又怎么可能是个水货。

    更何况,蓝洗面对的敌人,根本就不是王安虎一人,还有杀机凛冽的贾卫锁。

    而孙武路身体匍匐,和蛇一样,直接从地面滑着,滑倒了苏越身旁,挡在苏越面前。

    他怕蓝洗会苏越不利。

    没办法,隧道太狭窄,只有脚下,才有他错身的余地。

    第六营在这一刻,显示出了极度老辣的配合。

    这一刻。

    蓝洗腹背受敌。

    “沧源……第六营!”

    蓝洗目瞪口呆。

    他曾经参与过袭击东战道的行动。

    所以,当他看清楚王安虎等人的面貌时,已经浑身冷汗,彻底绝望。

    随后。

    他身体被利刃斩开,灵魂似乎要离体而去。

    三个五品巅峰围攻一个阳向族,答案就是……一击必杀。

    ……

    ps:不好意思,又更新晚了,作者菌要去吃碗饭,可能第三章会很晚,明天看吧。

    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六宫凤华〕〔棒打鸳鸯系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疾控档案〕〔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