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剑皇〕〔影视世界当首富〕〔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夫人你已被逮捕了〕〔她与校草的往事〕〔我的师父是神仙〕〔我们的小憧憬〕〔次元法典〕〔王妃C道出位〕〔遇见你遇见白月光〕〔最甜不过邱小姐〕〔老婆大人有点拽〕〔我真不是天王啊〕〔重生之时代先锋〕〔海贼之疾风剑豪〕〔神医赘婿良缘觅〕〔陆先生你的初恋重〕〔咱家有颗仙灵果〕〔鉴宝大玩家〕〔美食供应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78章 绝世战法,一刀断城池
    死了!

    这个和焦清远一直单线联系的蓝洗,终于被乱刀砍死。Δ.『ksnhu『.co

    至死,他都没有再说出一句话。

    至死,他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这个余惊城的阳向族小贼,竟然会成为一个人族。

    蓝洗想破脑袋,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是以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死去。

    苏越狠狠喘着气,也被吓的后脊梁满是冷汗。

    他其实是真被吓着了。

    差一点啊。

    百密一疏,哪怕你防备的再森严,也总有某个环节会出差错。

    如果不是王安虎他们正好跳崖,如果不是自己正好遇见,并且救到这隧道里,今天自己哪怕能逃走,也恐怕要重伤。

    蓝洗的贪婪,也给了苏越可乘之机。

    否则,自己耗尽心血藏起来的源矿石,就彻底没了。

    真是千钧一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苏越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了螳螂。

    “我见过这个阳向族。”

    王安虎盯着蓝洗,随后沉着脸说道。

    这个阳向族,曾经参与偷袭过东战道,王安虎和他交过手,很强的一个五品。

    “他就是焦清远暗中联络的信使,我藏在树上,在远处看的很清楚。

    “没想到,他也发现了两个阳向族城池的暗中交流。”

    苏越叹了口气。

    随后,苏越蹲下,开始翻看蓝洗的择兽包裹。

    幸亏异族并没有防御办法,他们的择兽包裹可以轻易打开。

    蓝洗身上的东西并不多,但每一件,都足够引起他们的震撼。

    ……

    下气巢石一颗!

    一块辈树皮。

    一块猩红色的鳞片。

    ……

    苏越研究了一下,下气巢石还没有使用过,里面并没有下气蛾的存在。

    这应该是全新的东西。

    辈树皮上,记载着阳向族的一门战法,是需要用命绳才能操控的战法。

    最后,就是那块猩红色的鳞片。

    红犀鳞片!

    根据王安虎所说,这红犀鳞片是普通武者从五品突破到六品的重要东西,应该是蓝洗千方百计才积攒的突破宝物。

    大收获。

    苏越自己没有想到,在蓝洗身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一比收获。

    下气巢石就不用说了。

    拿回去给了科研院,或许可以研究出什么东西。

    辈树皮上的战法,目前只有苏越一个人可以翻译出来,而且也不算复杂,苏越先记在脑子里,然后也可以将辈树皮给科研院。

    至于剩下的红犀鳞片,那就是他们这群人,是否可以回去的关键。

    对!

    所有人将目光看向王安虎。

    他在很久前就几乎要突破六品,但仅仅是差临门一脚。

    人族的灵药,王安虎已经尝试了一遍,但由于耐药性的原因,一直没能打破最后的桎梏。

    这红犀鳞片,或许就是契机。

    “苏越,这红犀鳞片本该是你的东西,但现在情况紧急,我必须要突破到宗师,咱们才有活路,我就不假惺惺的客套了。”

    王安虎拿着红犀鳞片,朝着苏越点点头。

    “这是大家的收货,他们没意见就行。”

    苏越点点头。

    都什么时候了,如果还有人计较这些灵药,那就是个脑残。

    “确定能突破吗?”

    贾卫锁皱着眉问道。

    “百分之90吧。”

    王安虎思考了一下,沉着脸说道。

    “苏越,你给我织几根网,把我挂在悬崖上,这样我四面悬空,可以更好的让七环吞噬灵气,突破的可能会更高一点。”

    王安虎想了想又说道。

    “好!”

    苏越话落,其他人原地等候,他和王安虎便直接到东战道出口。

    唰唰唰!

    苏越用手里的择兽筋,很快搭建了一个悬空的座位,很简陋,只能供一个人坐着,看上去也异常危险。

    “大家等我好消息吧。”

    王安虎手里捏着红犀鳞片,毅然跃下了悬崖,随后一屁股坐在几根择兽筋上。

    这一刻,王安虎就如悬空吊起来的悠悠球,随着悬崖下寒风吹来,他整个人都在大幅度摇摆,乍一看,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这种修炼方法,有点可怕。”

    苏越感慨了一下,他生怕王安虎不小心掉下去。

    但王安虎的修炼方式,也给了苏越一点灵感。

    在地面打坐,气环总归是没办法吸纳屁股底下的灵气。

    而悬空打坐,再经历风吹雨打,四面八方都是灵气,速度肯定会更快。

    这也是小小的取巧办法。

    “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以后我来湿境修炼,也要找个悬崖,挂上去修炼。

    “但就是太危险。”

    苏越点点头,返回了隧道。

    他相信,王安虎一定可以突破。

    根据他的说法,这红犀鳞片,也是很厉害的宝物了。

    ……

    蓝洗已经死亡,接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挡他们。

    苏越他们用蓝洗的择兽腰包,开始一批一批的往回运源矿石。

    在东战道出口处,苏越已经提前将洞口扩张,他们先将源矿石运送到这里,然后就可以轻松再运送到木板上。

    人多果然力量大。

    前前后后,也就一个小时左右,50车源矿石,已经运送了一大半。

    这也没办法。

    隧道狭窄,到后面洞口的地方不够,他们还得用自己的兵器来打洞。

    中途苏越来看了眼王安虎。

    他吊挂在悬崖下,整个人已经成了一团疯狂旋转的旋涡,附近的寒风全部被他席卷过去,峡谷里充斥着骇人的风声,甚至有些鬼哭神嚎的味道。

    苏越心里也有些震撼。

    这些五品,一个个都挺厉害,王南国突破的时候,声势虽然没有王安虎可怕,但也足够骇人。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到宗师。

    “苏越,天快亮了,也不知道统领什么时候能突破。”

    白小龙看了看天,感慨了一句。

    他已经可以预料到,如果这次任务能成功,自己起码会得到一枚军部勋章。

    而苏越这个主谋,最少三块,上不封顶。

    白小龙已经决定,以后下湿境,苏越去哪,自己就跟在哪,一步也不离开。

    这货简直就是个吉祥物。

    “是啊,天快亮了。

    “等大战开启之后,焦清远就会将下气巢石的封印解开。

    “只需要一个小时,下气巢石里的血蛾,就会和原始下气蛾开始对冲。

    “人族最多还有两个小时时间,王安虎能突破吗?”

    苏越心里也忐忑。

    “咱们的任务也很重,赶紧运输源矿。”

    随后,苏越又连忙跑到了隧道另一头。

    ……

    a区主战场。

    双方大军,已经排兵布阵结束。

    都是老对手,双方有什么套路,对方也了如指掌。

    有了好几次前车之鉴,这一次燕晨云将重点的防护力量,布置在西战道附近。

    异族如果想用囚徒冲进去,也需要付出十分昂贵的代价。

    气氛凝重,天地死寂。

    就连毒蜂丛林里的毒蜂,都时不时飞出来几只,没有任何智力的毒蜂,似乎都感觉到了天地间的可怕战意。

    典侍城一方,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神长老有令。

    这一次人族战场的源矿场,必须要彻底摧毁。

    最近几年,地球武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强,而且他们占据着地球的环境,可以更加精准的锻造源矿。

    如果人族武者人人都手持合金兵器,对阳向族是灭顶之灾。

    不管付出多少代价,这源矿场,今日都必须要摧毁。

    不惜一切代价。

    等待!

    战争的双方,都紧张的关注着源矿场,都在等待寒气的出现。

    一分钟!

    十分钟!

    四十分钟!

    整整一个小时后,源矿场上空,终于有一层浓白色的氤氲,冲天而起。

    随后,方圆百里的气温,瞬间下降,所有人脚下的泥浆,开始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层。

    燕归军团所有武者的心脏,开始疯狂跳动,不少武者手中的兵器,也开始嗡嗡颤抖。

    战争,终于要开启。

    异族的目标,是夺走源矿场,燕归军团必须誓死守护。

    前面几次大战,燕归军团虽然损失惨重,但终于还是保住了源矿场,虽然丢了两车源矿石,但异族损失明显更大。

    异族不可能一直这么蠢。

    异族的伤亡,是燕归军团的两倍,但收获仅仅是一车源矿石,这种赔钱买卖,阳向族没有资本一直干。

    他们最根本的目标,还要是夺走源矿场。

    “苏越,你就在东战道吗?”

    牧橙就在大军之中,她朝着东战道方向看去,可惜那里只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什么都看不到。

    也不知道东战道安全不安全。

    但有沧源第六营在,苏越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爷爷,您放心吧,这一次我一定立下大功,一定将军部勋章拿到手。”

    杜惊书深吸一口气。

    这一次,他并没有在大军之中。

    杜惊书的任务,是采矿。

    没错。

    他已经突破到三品,已经有了采矿的资格。

    在杜家的安排下,杜惊书这次成功进入采矿队。

    其实在昨天,采矿队已经收到了燕归军团高层的命令。

    这次采矿行动,以自身安全为主。

    燕归军团会以保卫源矿场为主,但如果异族撤军的条件,就是拉走这一车源矿石,采矿队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直接放弃矿车,然后尽量逃回来。

    虽然前几次战争,燕归军团损失了几车源矿石,但异族因为矿石死的武者更多,最终算起来,燕归军团其实并不亏。

    这一次,没必要再牺牲旷工了。

    而杜惊书之所以来采矿队,就是为了可以轻松混迹到异族内部。

    “我杜惊书,从来都不缺乏勇气。”

    采矿队蓄势待发,杜惊书瞳孔里带着九死一生的诀别。

    虽说是计划妥当的任务,但毕竟是要深入敌营内部,还是十分危险。

    但杜惊书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恐惧。

    他只有期待。

    ……

    轰隆隆!

    轰隆隆!

    源矿场突然震荡,人们脚下的冰层开始龟裂,在源矿场的上空,赫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旋涡。

    旋涡缓缓旋转,那些冲天而起的寒气,被旋涡直接压制。

    燕晨云看着远方。

    开始了。

    焦清远已经在镇压寒气,异族大军,即将开始轰击。

    而在天空深处,异族的宗师们,也已经蠢蠢欲动。

    杜惊书他们的采矿队,同样蓄势待发。

    只要寒气被镇压,采矿队就会第一时间冲到矿区。

    接下来。

    就是双方抢时间。

    但采矿队所有人,心里也没有太多自信。

    在矿石采完之前,异族大军一定可以冲到矿区,到时候他们只能见机行事。

    “战!”

    轰隆隆!

    轰隆隆!

    天空中雷鸣滚滚,典侍城的九品神长老,已经向燕晨云发出了挑战。

    少将们纷纷抽出兵刃,直接跃入深空。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地在颤抖,所有武者疯狂朝着对方杀去。

    这一刻,湿境到处都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厮杀之声,一瞬间,空中便弥漫出了一股血腥味。

    ……

    源矿场中央。

    温度低的可怕。

    相对于一墙之隔a战区,这里显得有些清冷,也有些枯寂。

    噗!

    镇压寒气的同时,焦清远也要承受一些痛苦和内伤。

    他一口鲜血喷出去,体内气血再一次空空如也。

    上一次拼着重伤去东战道杀苏越,已经在身体里留下了暗伤,20几天时间,暗伤根本就没有痊愈。

    况且,焦清远还时不时去悬崖下找苏越,这更加使得伤势加重。

    偏偏这一次寒气的规模很大,焦清远镇压之后,真的已经虚弱到极致。

    重伤的他,现在连一个四品都打不过。

    “战吧!

    “典侍城的异族,你们快点杀到矿区,这样,我手里的下气巢石,就足够摧毁西都市的陵园。

    “一群迫害我家人,破坏和平的屠夫,你们也配被后代祭拜?

    “你们的名字,该下十八层地狱,根本就不配留在陵园。

    “我摧毁了西都市陵园,我要让整个世界,都嘲笑你神州军部无能。”

    焦清远手里捏着下气巢石,脸上挂着阴森森的笑。

    计划已经开启,一切顺利。

    等第二颗下气巢石圆满之后,他就会以自己重伤的名义,直接离开湿境,回地球养伤。

    焦清远甚至都不会等到战争结束,他要第一时间回地球。

    然后,自己直接去西都市的陵园。

    而在源矿场,只要留下解封后的下气巢石,就足够了。

    下气巢石释放血蛾,需要一段时间,焦清远会算准时间,提前解封。

    等自己离开后,最多半小时,血蛾和下气蛾便会开始对冲,到时候,任何都无法阻止源矿场的毁灭。

    愚蠢的阳向族。

    卑鄙的人族。

    你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

    双方已经杀红了眼。

    牧橙在人群中来回冲杀,她以前也经常来第二战场厮杀,但这一次的战争,却异常的激烈,甚至可以和以前的第五战场有的一拼。

    要知道,除了第一战场,这第二战场可是出了名的安全战场。

    看来,第二战场的太平,也逐渐要被打破。

    终于,在阳向族大军悍不畏死的冲锋下,燕归军团防守西战道的阵地,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异族大军死守这里,同时用鞭子赶过来数不清的异族囚徒和奴隶。

    这群囚徒似乎也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他们企图反抗,但手脚和肩胛骨,已经被藤蔓串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力量反抗。

    最终,一群囚徒被直接扔在毒蜂丛林里。

    下一息,毒蜂铺天盖地的涌出来。

    牧橙皱着眉。

    太残忍。

    那些囚徒被毒蜂叮咬,瞬间如气球一样被吹起来,之后浑身溃烂而死。

    几分钟时间,已经有大量的囚徒死亡。

    毕竟是几万几十万的毒蜂同时轰击,量变产生质变,其恐怖可想而知,牧橙胆寒到甚至想呕吐。

    虽然残酷,但效果斐然。

    毒蜂失去毒刺,也就失去了生命。

    由于大量毒蜂和囚徒同归于尽,毒蜂丛林也被撕开一道安全的通道。

    刹那间,数不清的异族,开始朝着矿区冲杀而去。

    燕归军团也不甘示弱。

    武者们也顺着异族撕开的通道,去杀阳向族。

    在毒蜂丛林内部,又是一场大战开启。

    牧橙同样踏入了毒蜂丛林。

    虽然零零落落还有一些毒蜂,但数量不多的情况下,只能刺伤武者,却不可能直接秒杀。

    矿场!

    采矿队还在疯狂的采集矿石。

    虽然焦清远压抑着寒气,但矿区依然有可怕的压迫力。

    他们都是一群三品武者,在自保的情况下,已经竭尽全力,在这种状态中还要采集源矿石,是极大的挑战。

    采矿的速度并不快。

    杜惊书咬牙切齿。

    他现在仿佛闭着气潜在水底,还要去捡一些芝麻粒,其难度可想而知。

    这一刻,杜惊书心中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源矿石落入异族手里。

    在他身后,已经有个三品死亡。

    他心太急,想早点将源矿石弄回去,气血逆流,直接被寒气活生生冻死。

    只有亲自体会过这种艰苦,才能理解任务军团的艰难,才会懂得那种绝望。

    一直养尊处优的杜惊书,这一刻充满使命感。

    “来了,终于来了。”

    焦清远猛地抬头。

    他已经隐隐听到了喊杀声。

    在焦清远眼里,这些厮杀的武者,都不过是自己的棋子罢了。

    苍生为棋。

    我焦清远才是最后的赢家。

    啵!

    焦清远手掌用力,直接捏碎了第一块下气巢石。

    血蛾彻底散开,大概是一个小时时间。

    在源矿场的战争,差不过会持续半个小时左右。

    等异族撤军的时候,自己也可以回归地球。

    最后的半个小时,燕归军团在打扫战场,而自己,可以从容前往西都市陵园。

    计划一丝不漏。

    无论是天空战斗的宗师,还是地面厮杀的武者,亦或者就在焦清远附近的采矿者,都丝毫没有发现,一些还没有砂砾大的血色粉尘,已经在悄悄朝着源矿场的地面下沉。

    最开始,血蛾在原始蛾的驱逐下,会一直漂浮在空中。

    但当血蛾数量足够多的时候,它们就会大面积的开始下沉,开始和原始蛾抢夺家园。

    两种蛾厮杀的结果,就是彻底将它们的家园摧毁。

    ……

    悬崖!

    异族出口。

    虽然距离战场有些距离,但苏越他们也能听到凄厉的喊杀声。

    看来战争已经开启。

    最后的一批矿石,也已经运输结束。

    这一趟回去,他们也就不可能再来隧道的这一头。

    “战争已经开启,也不知道统领突破的怎么样了,如果保不住源矿场,我会内疚一辈子。”

    贾卫锁满脸痛苦。

    沧源第六营的使命,就是誓死捍卫源矿场。

    如今眼睁睁看着源矿石消失,他们心里的痛苦,别人根本感受不到。

    “祈祷吧,祈祷统领能早点突破。”

    程东风仰天叹了口气。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希望上苍,能帮帮忙了。

    但愿,苍天能庇佑神州。

    “不用祈祷了。

    “我来接你们回家。”

    也就在程东风话音刚刚落下,洞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同时,还有一股滂湃的气血之力,压迫而下。

    六个人猛地转头,他们齐刷刷看向隧道口,同时心脏狂跳。

    是王安虎。

    他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统领,你突破了?”

    众人愣了几秒,贾卫锁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嗓子嘶哑的问道。

    “嗯,幸不辱命,成功突破。

    “我来这边帮帮忙,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咱们赶紧回去吧,战争已经开始,事不宜迟。”

    王安虎点点头说道。

    突破的进度很顺利。

    “太好了,终于突破了!”

    贾卫锁太激动,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苏越也狠狠吐出一口浊气。

    突破了就好。

    王安虎只要突破,一切就都有救了。

    守在东战道悬崖的那些五品异族,必死无疑。

    “先搬源矿石,只要突破了就好,其实也没有那么着急。

    “我计算了一下,下气巢石要彻底爆发,最少都要一个小时。战争才刚刚开启,在第二块下气巢石没有开始吸收血蛾之前,焦清远不敢解开第一颗封印。

    “咱们还有一个小时时间,千万别因为焦急就放松警惕,越是这个时候,咱们越的小心翼翼。”

    苏越连忙提醒道,

    “苏越说的对,不愧是少年英雄,这种沉稳的心性,简直比你爸强了一百倍。

    “我这辈子最敬重青王,可他性格太激进,简直什么地方都敢去,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怕,太冒失和莽撞。”

    王安虎点点头,赞赏的看了眼苏越。

    其余四个人也深以为然。

    青王什么都好,就是太浪。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候,典侍城上空,突然炸开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就连悬崖都开始嗡嗡颤抖。

    毫无征兆。

    刚才那一瞬间,天空都暗了下来。

    众人抬头,看向典侍城。

    这一刻,沧源第六营所有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对。

    哪怕是看到焦清远叛变,他们也没有出现这副震惊的神色。

    典侍城上空。

    空间陡然被劈开。

    随后,一道犹如桥梁般巨大的刀芒,直接是从天而降。

    吼!

    吼!

    与此同时,一声声震人心魄的龙啸之声,也彻底荡开在天地间,犹如末日来临。

    “那是什么东西,好恐怖,大龙刀啊。”

    白小龙目瞪口呆。

    “是青封九龙刀的刀气!

    “统领,你抽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贾卫锁痴痴的盯着不远处的刀芒,整个人和被雷劈了一样,眼珠子简直比铜铃还要大。

    悬崖距离典侍城并没有多远,所以他们都清楚的看到了刀芒。

    “青封九龙刀?

    “什么东西?”

    苏越心脏狂跳。

    青封九龙刀。

    苏青封。

    他隐隐猜到了什么。

    “青封九龙刀,是你爸的绝世战法,也是你爸的最强战法。”

    程东风嗓子嘶哑。

    “不可能吧。

    “绝世战法一般只出现在一些神秘的传承地点,纯粹靠运气才能领悟,甚至连掌握者,都没办法传承下去。

    “绝世战法,世间独一无二。

    “既然是苏越他爸的战法,难不成还能是青王降临?

    “你们肯定看错了。”

    白小龙惊呼。

    苏越瞠目结舌。

    老爸?

    他不是在监狱坐牢吗?

    他怎么可能来湿境典侍城。

    苏越知道绝世战法。

    所谓绝世战法,就是一种任何人都没办法传承的战法。

    一般情况下,这些战法出现在湿境的一些秘密地方,武者偶尔间领悟,甚至在地球,有些上古战场留下的遗迹,也有绝世战法的机缘。

    但这纯粹得靠运气。

    绝世战法并没有详细的文字,也没有人帮你在体内下烙印,只给依靠自己去悟。

    这种玄妙的战法,一般存在于宗师之间。

    五品以下的武者,根本就没有考虑过。

    绝世战法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强大。

    空前绝后,史无前例的强大。

    牧京梁当初要自爆的战法,就是他所掌握的绝世战法。

    无法传承。

    但却威力绝伦。

    这种绝世战法,也是一个武者的专属代表。

    就如看武侠小说。

    只要是降龙十八掌,你一定会想到乔帮主。

    独孤九剑就是令狐冲的代名词。

    葵花宝典就是东方不败。

    别人哪怕临摹,也是皮毛中的皮毛。

    在武道界,提起一部绝世战法,便会下意识想起一个人,甚至连他的事迹都能想起来。

    根本就用不着提醒。

    七个人已经不惜一切代价,纷纷从悬崖上跳上去。

    他们要看清楚,到底是不是青王来了。

    震撼!

    苏越他们上来之后,疯狂朝着典侍城方向狂奔。

    当他们看到典侍城之后,直接震撼到哑口无言。

    没错。

    典侍城硕大的城门,已经被一劈两半,地面有一道特别深的沟壑,竟然是一直延伸到了城主府。

    而典侍城的各种房屋,已经七零八落的坍塌,苏越甚至能听到典侍城里面,数不清的异族在疯狂惨叫。

    一刀。

    将一座城池劈成两半。

    这是何其恐怖的实力。

    这真是老爸的手笔吗?

    “青王,一定是青王。

    “如果横跨第四战场,就是这个位置。”

    贾卫锁激动到泪水直流,他说话都在颤抖。

    ……

    “典侍城的老鼠们,还记得你爷爷吗?”

    果然!

    也就在下一秒,虚空中走出来一个持刀中年人。

    他脚踏虚空,一步步朝着典侍城走去。

    苏青封横跨第四战场,终于抵达了熟悉的典侍城。

    就是这座城,当年被自己拆了一半,如今日新月异,还有些怀念。

    第四战场也是大意。

    大量囚徒被第二战场借走,所以异族的宗师将领们松懈,擅离职守。

    谁都没有想到,苏青封竟然真的敢横跨整个第四战场,横跨三座凶兽丛林,直接来典侍城捅一刀。

    谁都没有想到,苏青封的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大。

    轰隆隆!

    典侍城上空,顿时间飞出来两个七品。

    他们都来自城主府,平日里根本就不出来。

    他们杀气腾腾,叽叽哇哇乱叫。

    “逃,是魔鬼!”

    可当他们看清楚是苏青封之后,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该死!

    这个魔鬼离开第二战场已经多少年,怎么突然就杀回来了。

    该死啊。

    可惜。

    面对苏青封,他们哪有逃跑的机会。

    唰!

    又是一刀落下。

    伴随着一道青色匹练横跨虚空,刀芒几乎连虚空都斩开。

    其中一个七品,被直接斩成两段,一命呜呼。

    一招毙命。

    他不是没有反抗,但苏青封手持妖刀,实力翻倍,简直就是鬼神难挡。

    另一个七品企图逃跑。

    可惜,苏青封速度更快,眨眼时间,苏青封竟然闪烁到了他面前。

    堂堂七品异族,竟然被苏青封吓的瑟瑟发抖,他差点从空中摔下去。

    就是这个恶魔,当年差点杀死典侍城所有勇士。

    “还记得我吗?我是苏青封。”

    苏青封和蔼的笑了笑。

    当然,他的刀,已经洞穿了七品的脖颈。

    典侍城内。

    一片大乱,无论是屯兵营的武者,难民,还是隶属于城主府的武者,都如蚂蚁一样乱窜,漫无目的。

    “爸!”

    远处,苏越哪里还能忍得住。

    他一声大喊,随后疯了一样,朝着典侍城冲去。

    我爸来了!

    我特么……激动的不行。

    不到一分钟时间,苏越加持了速度辅助,已经是冲到了典侍城门下。

    在苏越身后,五个五品,一个六品,也惊叹于苏越的速度。

    你还敢冒充自己是二品?

    特别是白小龙。

    他陷入了自我怀疑。

    自己在二品的时候,能有苏越一半的速度吗?

    抵达城门,苏越一脚踢死一个二品难民。

    这难民可能要出去采药。

    难民来自掌旗屯兵营,曾经,他亲眼看到过苏越从天而降。

    他临死前都想不通,这个恶魔,怎么又回来了。

    典侍城大乱。

    一些强大的老武者,已经被苏青封吓的慌不择路。

    而一些掌旗屯兵营的难民,则也被苏越吓的魂飞魄散。

    乱!

    典侍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混乱。

    “爸,看这里。”

    苏越跳起来喊道。

    苏青封回头,他也被吓的头皮发麻。

    那个英俊帅气的小青年?

    怎么看着……像是我儿子。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