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传奇农夫〕〔我!掌控全球〕〔我真没想穿越〕〔穿越财富人生〕〔特种医王在都市〕〔帝国总裁霸道宠〕〔我在英伦当贵族〕〔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全球高武〕〔水果大佬〕〔妖孽龙皇在都市〕〔第一豪婿〕〔总裁爹地天天宠〕〔暖妻乖乖受宠〕〔透视神级狂兵〕〔大国基建〕〔老婆快对我负责〕〔武神血脉〕〔金主大人,请矜持〕〔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79章 我红祸一生行事
    “将军,您不是在第四战场吗?怎么到这来了?”

    王安虎他们也连声大喊。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苏越都楞了一下。

    我一个亲儿子都没哭,你们五个哭什么。

    没错。

    五个人,没有一个正常的,全部泪流满面,和看见失散多年的爱人一样。

    苏越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这场面有点太基。

    “不对啊,我爸在第四战场,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

    苏越突然一声怪叫。

    “青王怕你担心,不让人们乱说,但显然也没有隐瞒成功。”

    贾卫锁抹着眼泪,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他看苏青封的眼珠子里,真的有光。

    “我去,果然是我儿子。

    “还有沧源第六营的人,王安虎也突破了。”

    苏青封瞪着眼,立刻降落下来。

    好久不见,儿子越来越帅,也越来越像自己了。

    “爸,这地方很危险,你到这干什么!”

    苏越二话不说,直接质问道。

    这一问,苏青封彻底懵逼了。

    我还没问你,你反倒是先问我?

    老子一个压着气环,冲到七品的宗师,去哪不正常。

    反到是你,一个二品小武者,啥地方你都敢来浪。

    地球放不下你?

    “王安虎,你们为什么会在典侍城?”

    苏青封捏着苏越的脑袋,然后夹在腋下,就和小时候一样,脸都变形了。

    这是下意识的行为,苏青封已经夹习惯了。

    但现在苏越长高了,他被迫弯着膝盖,可这个动作明显是有些羞耻,无奈,苏青封力气太大,苏越也反抗不动。

    算了,亲爹,没得选,就这样吧。

    苏越放弃了抵抗。

    “我文化课年年倒数,所以肚子里墨水不多,现在只能用一句卧槽,来形容这种震撼。”

    白小龙喃喃自语。

    这一夜的经历,竟然比自己西武四年还要精彩。

    跳崖自杀。

    隧道杀敌。

    盗窃异族的源矿石。

    现在又冲到了阳向族城池。

    还见到了传奇青王。

    我白小龙何德何能,竟然有如此机缘。

    “唉,将军,这就说来话长。”

    典侍城还在大乱,王安虎抹着眼泪,计划娓娓道来。

    “话长就别说了。”

    苏青封一把堵住了王安虎的嘴。

    “我只有两分钟时间,来的时候,不小心引了20多头宗师凶兽,估计快追来了。

    “这两分钟时间,你们从哪来,立刻给我回哪去。”

    苏青封连忙满脸严肃的说道。

    轰隆隆!

    然而,还是有些晚了。

    在苏青封上空,一大一小,两头秃鹫一样的凶兽,已经是悍然降临。

    是宗师级别的凶兽。

    “该死,追的好快。

    “王安虎,你带领五个五品,想办法拖一会那个小秃鹫,一分钟时间就够,我去斩了那个老秃鹰,再回来斩这个!”

    苏青封下令道。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其实,苏青封并不怕两只秃鹫。

    但如果两只秃鹫互相配合,他要全部斩杀,需要浪费很多时间。

    王安虎他们拖住一只,自己各个击破,另一只就简单了,这样能节省大量时间。

    现在苏越在场,苏青封必须得替儿子考虑。

    “儿子,你去哪?”

    众人冲上去要对战凶兽,可这个节骨眼,苏越竟然一溜烟朝着城池内跑去。

    “我知道个秘密,你们给我一分钟时间,我去拿个东西。”

    话落,苏越脚下生风,一溜烟已经冲到了典侍城内部。

    小凌波步全力施展,再加上速度增幅,苏越的速度之快,甚至在原地留下了残影。

    “儿子,你小心点啊,我要杀秃鹫,保护不了你。”

    苏青封急忙吼道。

    “老爸,你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说话的时间,苏越已经冲进了城池。

    此刻,城池内一片大乱,大军在对战燕归军团,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再加上所有异族都慌不择路,竟然都没有顾得上苏越。

    轰隆隆!

    轰隆隆!

    眨眼时间,苏青封已经和秃鹫开始对战。

    “青王,你怎么惹到了这秃鹫。”

    王安虎焦急的问道。

    “一个不小心,杀了这畜生全家。”

    苏青封解释道。

    闻言,王安虎沉默,其余五品低头不语。

    还能说什么。

    这就是青王的做事风格。

    “我这儿子也太浪了,你们以后多管管,什么地方都敢去,还有没有纪律性。”

    苏青封又抱怨了一句。

    “是!”

    王安虎连忙说道。

    但他心里苦啊。

    都不知道是谁带着谁在浪。

    我们哪能管得了苏越。

    一浪还比一浪高,你儿子青出于蓝啊。

    “不过以我儿子的速度,应该死不了,这城池里都是些垃圾。”

    苏青封又点点头。

    唰!

    妖刀再一次甩出一道巨大匹练,秃鹫直接被斩开一道血口子。

    用妖刀施展青封九龙刀,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王安虎他们心脏狂跳。

    这么长时间不见,青王的实力,再一次突飞猛进。

    “妖刀,真是好东西啊。”

    王安虎看着苏青封的妖刀,瞳孔里是掩饰不住的羡慕。

    ……

    城池内。

    苏越切换到了阳向族状态。

    之前他还不敢,但现在没问题了。

    老爸被凶兽压制,再加上这么乱的环境,根本不可能探查到自己的情况。

    王安虎更不用说,他刚刚突破到宗师,更加探查不到自己。

    石板!

    对,月冥真典的石板。

    之前没有什么机会,但现在苏青封来了,他必须要将石板拿回去。

    听养老院的人说过,老爸和岳父都修炼过月冥真典,他们虽然已经突破到了宗师,但最初的内功战法,还可以继续修炼。

    气穴这东西,虽然除了本命的内功战法外,也可以用其他方式去打开。

    但副厂的零件,终究不可能完美契合。

    以老爸和岳父的能力,一定可以用最后的石板,重新打穴。

    虽说对他们不一定有用,但有必要试一试。

    轻车熟路。

    也就十几秒时间,苏越已经在阳向族的状态下,返回了树旗屯兵营的主帐前。

    紫里和蓝路,竟然还在帐前。

    看样子,这对被抛弃的苦命鸳鸯,是在苦苦等自己回来。

    该死。

    一会还得像个办法脱身。

    “少城主,您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们了。”

    蓝路焦急的说道。

    这和紫里已经彻底放弃了典侍城,所以根本没有去冲杀,只是在这里等待。

    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次反叛,万一苏越放弃他们,就前功尽弃了啊。

    “蓝路,休得无礼,少城主怎么可能放弃咱俩。”

    紫里瞪了眼蓝路。

    一点都沉不住气,少城主这不是回来了嘛。

    “都躲开,我来拿走石板。”

    苏越没时间解释,他二话不说,就要去拿月冥真典石板。

    轰隆!

    然而,石板上一道气浪,直接将苏越振飞,半个身子都麻痹了。

    “少城主,这石板有黑旗的封印,哪怕是五品,都要很久才能拿下来,这里有气血防护。”

    紫里连忙将苏越扶起来。

    少城主也太急了。

    苏越哪能不急。

    没时间了啊。

    苏越看了眼城外,和老爸对战的那头秃鹫,已经被杀成了血秃鹫,眼看着就要丧命。

    自己就剩下了几十秒时间。

    关键时刻,只能试一试了。

    他掌心里捏着两粒折叠之门的碎片。

    咻!

    苏越屈指一弹,其中一颗碎片,便贴在了石板上。

    嗯,可以贴上去。

    惊喜。

    苏越心脏猛地一跳,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次了。

    “少城主,我们趁乱赶紧走吧。

    “除非您的宗师护道者来帮忙,否者这石板一个小时内,根本就不可能拿下来。”

    紫里见苏越不死心,还神神叨叨的乱弹,连忙劝阻到。

    她其实是想看看,苏越身后的护道者。

    然而。

    下一秒,苏越却给了紫里一个天大的震撼。

    没错。

    也不知道苏越施展了什么妖术。

    一道黑光闪过,原本挂在房门上,被黑旗亲自用气血封印的石板,莫名其妙就到了苏越手里。

    对。

    就是那样玄妙。

    毫无道理。

    就如是隔空传送一样,少城主只是虚空一握手。

    这是神迹?

    “哼,我红祸一生行事,岂能容你一个区区手下,去妄加揣测。”

    手持石板,苏越冷冷瞪了眼紫里。

    此时,紫里已经被吓的目瞪口呆,大脑一片空白。

    她自问也算是见过识广,但如此可怕的妖术,还真是第一次见,简直是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隔空传送。

    直接无视宗师的气血防护。

    这少城主,简直是深不可测啊。

    难道这是个神?

    “少城主,您难道是……神长老的亲传弟子吗?

    “如果属下猜的没错,您刚才的手段,可是……折叠之门?”

    紫里楞在原地,一脸惊恐。

    可蓝路却直接跪倒,狠狠给苏越磕了个头。

    神长老亲传啊。

    那是什么概念,这个红祸少城主,以后可能就是下一个神长老。

    这还能了得?

    什么七品,什么八品。

    什么城主!

    在神长老面前,这些又能算得了什么?

    神长老只能有一个亲传,会将毕生所学传授,下一任的神长老,不是这红祸,又能是谁?

    蓝路偶尔听说过这折叠之门,他也只知道一星半点,但蓝路可以百分百确认,红祸少城主,是神长老的亲传,是下一任的神长老。

    能亲自伺候神长老,那简直是毕生的荣耀啊。

    回想起自己曾经差点杀了红祸,蓝路想给自己一耳光。

    造孽啊!

    “神长老的亲传?”

    紫里也满脸呆滞的跪下,连忙慌不择路的磕头。

    在神长老亲传的面前,一个少城主,又能算得了什么?

    不对。

    一个八品城主,又能算得了什么?

    原来红祸真正的身份,根本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少城主,他竟然是神长老的亲传。

    紫里暗骂自己,有眼无珠。

    她又埋怨自己目光短浅,毕竟,以自己这种水平,能分析到少城主的地步,已经是极限。

    神长老亲传。

    她根本就不敢想象啊。

    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目光比泉水还要虔诚的这对怨侣,苏越心中也是震撼的状态。

    我特么又被动升官了?

    神长老亲传,这么流弊?

    他俩这副好像看到亲祖宗的表情,让苏越还有些虚荣心爆棚。

    早知道折叠之门这么吓人,早拿出来了。

    算了。

    地位再高,这个身份也是时候放弃了。

    突然,苏越又看到了蓝路的妖刀。

    他瞳孔一缩,突然有个很大胆的想法。

    “蓝路、紫里。

    “我并不想让人知道真正的身份,但你俩既然已经猜出来,便也罢了。

    “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要你们潜伏在典侍城。”

    苏越瞳孔阴沉,满脸冰冷的盯着这一对。

    “留下?

    “可源矿已经被您搬空,城主根本容不下我啊。”

    蓝路被吓的魂飞魄散。

    红祸少城主难道要放弃自己?

    “愚蠢,我是那种卸磨杀驴的人吗?

    “在那群来攻击典侍城的无纹族中,有一个是我安排在地球的密探。

    “一会我喝下神水,会伪装成无纹族,被密探带走,去地球阳向教办一件事。

    “你们俩个,假装来追杀我。

    “然后,你们找到那个六品的无纹族,直接将妖刀丢给他,这时候,你们应该会被其他无纹族打伤。

    “我相信你们,只要亡命的逃,一定可以活下来就。

    “到时候,你们就是追杀无纹族的英雄,虽然身受重伤,丢了妖刀,但依然光荣,恐怕城主还要奖赏。”

    苏越大脑飞速旋转,瞬间想到了一箭很多雕的妙计。

    这小脑袋,怎么就这么聪明。

    自己恢复到人族状态,可以说用了神水。

    然后红祸和蓝路追杀自己,可以故意将妖刀给王安虎。

    如果他俩能活着,以后说不定有用。

    如果死了,那也就死了。

    妖刀留在典侍城,苏越舍不得啊。

    苏越已经认出来了,老爸手里的妖刀,就是自己当初给了潘一正的那柄。

    那柄妖刀太特殊,太强大,和蓝路与王南国手里的,截然不同,所以苏越一眼便认了出来。

    蓝路手里的妖刀,王安虎慢慢可以炼化。

    但如果是苏青封手里的那种,王安虎根本没资格掌握。

    “妖刀,给无纹族?”

    果然,蓝路目瞪口呆,一脸不可置信。

    这妖刀,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蓝路,你蠢吗?

    “这可是少城主的绝顶妙计啊,不就是一柄破刀吗?你吝啬什么?”

    紫里一身怒骂。

    明知道他是神长老的亲传,你还吝啬。

    等少城主成长起来,会缺你一柄妖刀吗?

    再说,你这妖刀品阶,根本就不高,也就六七品的低阶宗师,才会看重。

    目光短浅的笨蛋。

    “遵命。”

    蓝路虽然不舍,但还是狠狠点点头。

    “既然如此,我们冲出去,你俩在追杀我的时候,尽可能多的杀几个典侍城的阳向族。”

    二人还跪在地上,苏越再说话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副人族模样。

    当然,他用兽皮挡住了脸。

    废话。

    当初自己在掌旗屯兵营杀的太爽,也没有遮脸,容易被这两个脑残认出来。

    之前在城门口,早早认出了自己难民,已经全死了,哪怕没死的,也根本没资格和五品强者高密,所以苏越还能勉强保持秘密。

    “果然,是神水的奇效。”

    蓝路再次磕头。

    实锤了。

    神长老亲传。

    如果有人敢说红祸不是亲传,打死他蓝路都不信。

    折叠之门。

    神水。

    这么确凿的证据,还有怀疑的空间吗?

    紫里也被苏越的状态震撼到麻木。

    神长老亲传的力量,果然不是自己这种底层武者可以揣测的存在。

    他们只能确定一件事。

    能搭上神长老这条线,距离飞黄腾达……不远了。

    “追我!”

    苏越话落,身躯已经闪烁到百米之外。

    二人一愣,好快的速度。

    顿时间,蓝路抽出妖刀,开始追逐苏越。

    当然,苏越想多了,他还指望靠蓝路和紫里多杀阳向族,但这群老弱病残,哪里还敢滞留,全部苍蝇一样不知道躲在了哪里。

    ……

    城外。

    苏青封解决了大的秃鹫,目前刚刚接手王安虎他们的小秃鹫。

    除了王安虎之外,沧源第六营其他人甚至都不同程度的负伤,就连王安虎也被扑了一爪子,浑身鲜血。

    苏越出来了。

    但他身后,竟然有两个五品的阳向族在追杀。

    众人顿时大急。

    “王安虎,赶紧去救苏越。”

    苏青封一声大吼。

    他正在对付秃鹫,根本腾不开手,否则大家会全军覆没。

    哪里用得着苏青封提醒,王安虎一骑绝尘,早已经朝着两个五品奔袭而来,贾卫锁他们甚至都反应不过来。

    “他手里有妖刀。”

    苏越一声大喊,便已经跑到了王安虎附近。

    “哼,区区异族,有妖刀又怎样,你们在找死。”

    王安虎大吼一声,恐怖的气血已经轰击出去。

    虽然自己喊的豪迈,但对方是两个五品,还都是五品巅峰,其中一个甚至还手持妖刀,一看就不好惹。

    苏越这个小祖宗,怎么什么货色都敢招惹。

    再看看苏越的爹。

    这种泡在大海里的浪,估计改不了了。

    王安虎全神贯注,他根本不敢小觑这种五品巅峰。

    然而。

    王安虎发现自己似乎是想多了。

    轰隆隆!

    轰隆隆!

    两个五品和脑残一样,贴着胸口,被自己每人轰了一拳,直接轰成重伤。

    那个女阳向族,甚至只是用兽皮,在自己衣服上沾了一下。

    败了。

    对。

    两个气势汹汹的五品巅峰追兵,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王安虎一招打成重伤。

    随后,转身就逃。

    而且妖刀还被打落到自己脚下。

    王安虎开始怀疑世界。

    这特么是两个假的阳向族,还是俩个假的五品?

    不对啊。

    那个手持妖刀的五品,明明煞气很足,一看就是杀人无数的狠货。

    可为什么这么弱。

    他们明明是巅峰状态,跑什么,没道理啊。

    “捡妖刀,快走,别追了。”

    苏越边跑便吼。

    蓝路和紫里以后或许有用,不能让王安虎杀了。

    其实也杀不了。

    紫里和蓝路跑的比狗还要快,早没影了。

    原地留下一个茫然的王安虎,茫然的捡起了一柄妖刀。

    你特么是送财童子?

    当然,妖刀没有经过祭炼,现在还不能用,但祭炼这种等级的妖刀,并不算太难。

    “王哥,我专门引来拿妖刀的五品,你看看,咋感谢我。”

    苏越气喘吁吁邀功。

    “谢啥。

    “我欠你爸的,下辈子都还不完,你们父子一起欠吧,下辈子一起结算。”

    王安虎点点头。

    习惯了。

    横竖这恩情是还不起了。

    ……

    “蓝路,你伤势怎么样?”

    刚刚回到城池,紫里连忙问道。

    “很重,但死不了的那种,你再找把刀,斩我几下。”

    蓝路咬牙切齿。

    他要做的更加逼真。

    神长老亲传的任务,绝对不可以失败。

    现在自己的身份不同了。

    以前只是给少城主办事,他心里或多或少还有些防备。

    但现在不同,对方可是神长老的亲传。

    绝对不可以有一点点的闪失。

    “我专门沾染了无纹族宗师的鲜血,一会咱俩都涂抹在身上,这样更加逼真。

    “城池受难,咱俩挺身而出,你虽然丢了妖刀,但也没有辱没阳向族的威严!”

    紫里吐出一口鲜血,她又抖了抖手里的兽毛皮。

    “紫里,你好聪明。”

    蓝路眼里满是柔情。

    “趁着大部队还没有回来,咱俩赶紧去把源石仓库直接摧毁,正好嫁祸给无纹族。”

    话落,二人直接朝着源石仓库掠去。

    仓库里还有一些冒充源石的碎石,二人得赶紧处理掉。

    但问题不大。

    ……

    “苏越,没时间寒暄了,我要立刻返回第四战场。

    “这里很快会有很多凶兽踏入,阳向族的神长老,也在赶过来的路上,晚了大家都走不了。”

    嘭!

    苏青封狠狠抱了抱苏越。

    “爸,你不能从第二战场回去吗?”

    苏越问道。

    横跨妖兽丛林,多危险。

    “有些特殊情况,你以后就明白了,对不起,没能好好照顾你。”

    苏青封又依依不舍道。

    他引来了大量宗师级凶兽,湿境八族的其他神长老,必然坐不住,必须要走。

    “爸,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给,这是月冥真典的最后一块石板,估计还能用两次。

    “你一次,我岳父一次,我过段时间让岳父去找你。”

    苏越连忙将石板递给苏青封。

    这一刻,轮到苏青封浑身僵硬了。

    石板是真的,千真万确。

    可苏越这小子,从哪来的。

    “没时间解释了,用就行。”

    苏越原本可以扯谎,但真的没时间了。

    “嗯,那我拿走了。”

    苏青封拿着石板,转身就走。

    他感知了一下,苏越这小子,估计打通了80多个气穴,比自己都优秀,苏青封突然有些挫败。

    不知不觉,被自己儿子超越了。

    但他又骄傲的很。

    “爸,妖刀的事情,和石板的事情,您以后一起谢我吧。”

    苏越挥挥手。

    “亲亲的父子俩,不谈那些没用的。”

    话落,苏青封人影已经不见。

    浪了这么久,真的是有些危险。

    但苏青封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将最后一块石板拿回来。

    可不对劲啊。

    你岳父?

    我同意这儿媳妇没有,你就叫岳父。

    牧京梁这混蛋,连美人计都敢使用。

    咕噜噜。

    突然,苏青封肚子一阵绞痛。

    他莫名其妙的想去厕所。

    我最近没吃过期东西,肚子怎么突然这么疼。

    苏青封紧紧皱着眉。

    不行,憋不住了,得赶紧回去上厕所。

    咦。

    这里是野外,我可以在空中释放一下。

    ……

    而王安虎他们,也拖着苏越返回悬崖。

    事不宜迟,该赶紧回去了。

    “苏越,你就在这待着,我们先上去,宰了那五个阳向族。”

    回到洞口,贾卫锁交代道。

    他们坐手脚架,可以直接抵达到悬崖边,哪怕是五品,也可以直接爬上去。

    王安虎怀里紧紧抱着妖刀,一副害怕妖刀插翅膀飞了的表情。

    可惜,妖刀还需要继续祭炼,现在并不能使用。

    但诛杀几个区区的五品阳向族,还根本用不着妖刀出场。

    “孔哥,上次我听你说过,在东战道,是不是有很多木车?”

    苏越看着孔武林,突然问道。

    孔武林说过,他是个木匠。

    “对啊,在这鬼地方闲着无聊,我做了很多木车,但大小不一,性能最佳的已经在采矿队使用,剩下的都是些残次品,闲置着呢。”

    孔武林道。

    “那些残次品,能用吗?”

    苏越又问。

    “小孩子,请不要随便质疑一个木匠的专业,当然能用。”

    孔武林冷笑。

    “够不够100辆?”

    苏越继续问。

    “差不多,最少也有90多辆,我做了很多。”

    孔武林想了想。

    “白小龙留下,和我准备搬运源矿。

    “孔大哥,你上去之后,先用择兽筋,将木车串起来。他们这里有七个人,你分成六个小队,每人拉不到20辆,都是五品武者,能拉的动。

    “你们用最快的时间,斩杀阳向族,之后,咱们就赶紧搬运源矿石吧!”

    苏越想了想,直接分配任务。

    “苏越,当务之急,是赶紧去揭发焦清远的阴谋。

    “这些源矿,我们可以等战争结束,再慢慢搬出去。”

    王安虎愣了一下。

    “不行,就现在搬。

    “这些源矿石,必须由沧源第六营,亲自拖到堡垒。

    “这些是咱们拼死拼活弄来的功劳,等战争结束,有些搅屎棍可能想来分配功劳。”

    苏越平静的摇摇头。

    战争的时候,大家可以并肩作战,甚至替战友挡一刀都可以。

    我誓死捍卫神州的安全,同时也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

    但亲手打下的战利品,我同样要亲手交给军部,并且让所有人知道。

    我的功劳,任何人不得染指。

    这也算不上什么自私。

    神州的资源有限,总不可能平均分配给每个人。

    苏越在湿境搏命,也存在着自己的私心。

    他迫切的要立功,要得到军部勋章。

    这批源矿石,必然要在众目睽睽下,让所有人看到,是自己运回去的。

    这同样是约束军部的一种方式。

    只要我功劳足够大,你就得给予足够的犒赏。

    军部奖励我,同样是给其他武者看。

    只要军部不想凉了全军武者的心,自己就一定会得到更多的奖励。

    苏越的目标,是让苏青封自由。

    这些东西,不得不争。

    无关乎情怀与大度。

    这……是自己应得的。

    “苏越说得对,孔武林,一会上去之后,你尽最快的速度,将木车串联起来。

    “我会第一时间将异族斩杀赶紧,大家加快点速度,时间很充足。”

    几秒后,王安虎也点点头。

    他们是武者,使命是保家卫国,并不是当圣人。

    该是自己的功劳,就一定要最大化的争取。

    “嗯,明白。”

    其余人也狠狠点点头。

    白小龙更是一百个赞同。

    涉及到功劳的事情,怎么可以被别人白白占便宜。

    ……

    悬崖上。

    五个阳向族坐在悬崖旁,揪心的望着典侍城方向。

    就在几分钟前,典侍城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像,他们虽然看不见具体情况,但明显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他们迫切的等待着战争结束,也好返回典侍城看看。

    还好,快结束了。

    西战道那边的喊杀声,已经减弱了很多。

    “谁!”

    就在这时候,一个阳向族猛地站起身来。

    刚才,他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气息。

    “我们又见面了。”

    王安虎直接跳到悬崖之上,一脸轻蔑的看着这五个人。

    与此同时。

    贾卫锁等人,也已经跳跃上来。

    这时候,在苏越的操控下,脚手架已经又降落到洞口旁。

    他和白小龙疯了一样,连忙将源石装上去。

    时间就是生命。

    而在悬崖上。

    五个阳向族被吓的目瞪口呆。

    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

    明明已经被焦清远逼迫到坠崖的五个五品,竟然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还有。

    为首的那个,突破到了六品。

    这简直难以置信。

    五个阳向族面如死灰。

    面对宗师,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

    逃!

    其中一个五品下意识就要逃走。

    可惜。

    在沧源第六营的包围下,他们哪里还有机会。

    轰隆隆!

    凌厉刁钻的轰杀,二话不说已经落下。

    孔武林第一时间已经跑回到自己的木车仓库,他手脚麻利,不断将木车挪移出来,最后又用择兽筋串联成一体。

    这对孔武林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三分钟后。

    地上躺着五具阳向族尸体。

    与此同时,第一批的源矿石,也已经及时运输上来。

    ……

    继续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