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重生之军工霸主〕〔都市最强赘婿〕〔封少要进娱乐圈〕〔状元是我儿砸〕〔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六零娇妻有空间〕〔亿万婚宠:老婆,〕〔瓷界无痕〕〔恋战新梦〕〔王倔头的幸福生活〕〔霍少的闪婚暖妻〕〔极品狂婿〕〔电影人传奇〕〔试婚100天:帝少宠〕〔同桌大佬又犯规〕〔重生甜心已上线〕〔太子追妃记〕〔宝贝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80章 倾斜的战争天平(求订阅)
    a区战场。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大战终于结束。

    这一次,异族付出的代价,堪称是史上最大。

    在人族武者看来,他们简直就是疯了一样去西战道送命,丝毫不讲战术。

    人们将领们被吓的够呛,这种状态,那分明就是背水一战,如果不拿下矿场,全军都要自尽的征兆。

    这一战,异族的伤亡,和人族武者达到了恐怖的1:3,甚至还要更高。

    异族要用命去喂毒蜂,还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冲锋,所以死伤不计其数。

    但人族也不好受。

    在这样惨烈的冲锋下,人族军队,也经历着近十年最大的伤亡。

    西武牺牲了两个五品老师,各个战营的牺牲人数,更是一时间没办法统计出来。

    最终,当异族准备撤军的时候,燕晨云下定决心,他不惜再次放弃了一车源矿石。

    对!

    源矿是守住了。

    但这一车源矿,再一次被异族抢走,这一次,采矿小队并没有全军覆没,不过也死了三个。

    异族撤军,再也没有人去矿场送死。

    燕归军团也再一次守住了源矿,同样没有武者,愿意去源矿场承受寒气侵蚀。

    就在刚才,连一直镇守在源矿场的宗师焦清远,都因为重伤严重,被担架紧急抬走,此时已经在湿鬼塔。

    燕晨云都震撼。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焦清远竟然会被寒气反噬的那么严重。

    只要离开湿鬼塔,焦清远会在第一时间,被安排在最好的医院。

    焦清远,这种大公无私的武者,是神州栋梁,根本怠慢不得。

    两军对垒,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牧橙都受了一些轻伤。

    无论是人族,还是异族,所有人目光,全部注视着矿场。

    人族武者极度的屈辱。

    又一次,矿车被异族抢走。

    这已经是第四次。

    连续四次,每一次都守不住。

    他们也想不通,异族这是疯了吗?

    为了一车源矿石,付出了接近人族双倍,甚至三倍的死伤。

    如果继续这样厮杀下去,异族大军和自杀又有什么区别。

    燕归军团虽然愤怒,但这笔账并没有亏。

    而燕晨云他们这些将军,脑子里已经在疑惑。

    阳向族的行为这么反常,他们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但任由燕晨云想破脑袋,也根本想不到什么蹊跷,可这股不详的预感,却是越来越强烈。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异族的四个三品,就这样承受着寒气的压迫,晃晃悠悠推着木车,将一车源矿往回推。

    他们实力太低,再加上还要和矿场里的人族采矿者对战,原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

    所以,木车前行的速度很慢。

    一段并不算太长的矿区路,木车简直和蜗牛爬一样。

    在阳向族阵营。

    神长老终于是松了口气。

    他目视着矿区上空,那里覆盖着一层猩红色烟雾,他嘴角漏出了轻蔑的笑。

    赢了。

    这场付出了及其惨重代价的战争,自己最终还是赢了。

    燕晨云。

    本座和你对战了十几年,你燕归军团所镇压的源矿场,还不是被我直接摧毁。

    神长老和三个城主,以及一群营将军,已经感觉到了典侍城的异常。

    但当时大战正在关键时刻,所以神长老严禁典侍城的人回去。

    况且,已经有附近另一个神长老赶过去支援,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可能是凶兽暴动,不是什么大问题。

    战场之上,最忌讳瞻前顾后。

    假如典侍城一系的阳向族回去,其他城池的勇士该怎么看?

    所以,神长老军令严格。

    战争没有结束,任何人不可以回去,否则杀无赦。

    神长老要等。

    他要率领大军,亲眼看到源矿场表摧毁。

    这也是神长老一直以来的夙愿。

    同时,他也令手下,用源忆石记录着这一切。

    神长老要让整个阳向族,甚至整个湿境八族都看到,我是如何摧毁了人族一个源矿场。

    ……

    时至此时。

    其实两军都已经没办法再战。

    燕晨云不愿意再白白牺牲武者,一车源矿石,失去就失去吧,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脸面,继续让三品武者枉死。

    源矿场只能派遣三品武者进去,四品在里面,很可能就会引起毒蜂的攻击。

    经过这么多次的大战,毒蜂都感敏了太多。

    燕晨云远远盯着异族大军,他就不信,就这种损失方式,异族还能扛得住几次。

    下一次采矿期开启,异族如果还愿意以这种代价,仅仅来换一车源矿石,他佩服那个神长老的智商。

    这种行为,简直是用自己的胳膊,去换取一根鸡腿。

    可燕晨云还是难以理解。

    对方那个九品的神长老,嘴角为什么带着冷笑。

    智障吗?

    牺牲人数是人族三倍,换了一车源矿石,他在笑什么?

    这种战役,根本就算是惨败,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神长老脸上的轻蔑,越来越浓。

    他脑海里甚至已经能想象到,燕晨云气急败坏的模样。

    和我斗。

    你燕晨云注定就是个失败者。

    矿场上空,红色烟雾所笼罩的范围,已经是越来越广。

    这是下气巢石疯狂释放血蛾的结果。

    在源矿场中央地带,血雾飘散的高一些,这是因为中央地带的源矿石内,寄生的原始蛾较多,血蛾不敢下去,所以只能在较远的地方徘徊。

    而在源矿场边缘地带,血蛾已经在降落的边缘试探。

    胜利,就在眼前。

    最多20分钟,下气巢石里的血蛾,就会全部释放完。

    只要血蛾的数量足够庞大,它们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开始占领源矿石的各个缝隙。

    至于这一车源矿石?

    神长老还真的不怎么在乎。

    异族冲杀的目标,终究只是给下气巢石提供血蛾罢了。

    这车源矿石,不过就是附属品而已,最多可以气一气燕晨云。

    其实在异族大军里,三品的勇士,已经没多少,即便是有,也大多负伤,异族同样不可能再往矿场里无休止的填命。

    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再开启一场这样的战争。

    等彻底摧毁了源矿场之后,神长老决定让大军休养生息半年。

    不得不说,为了这个源矿场,几个城池损失惨重,如果继续持续下去,勇士们怕是要哗变。

    几个城主天天抱怨,看样子不好镇压了。

    神长老的压力其实也很大。

    对峙!

    虽然厮杀已经结束,但双方大军还在沉默的对峙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那一辆悠悠被推往异族的矿车上。

    人族不舍,屈辱。

    异族眼巴巴等待归来,这是唯一的战利品。

    在矿场边。

    有三个五品的武者,心脏在疯狂跳动,他们是杜家的人。

    也不知道杜惊书能不能成功。

    以异族的情况,一时间根本不可能去矿场里杀他。

    杜惊书,你一定要成功啊。

    眼看就要过安全线了。

    只要踏过安全线,异族里的五品,就不怕毒蜂,敢上前去接应矿车,杜惊书想回来难了。

    杜惊书,该行动了。

    ……

    第二战场湿鬼塔。

    担架抬着焦清远,急匆匆从湿鬼塔里出来。

    几个医疗工作者都一脸焦急,他们得尽快将焦清远送到医院。

    谁都知道,焦清远是燕归军团里最特殊的少将,根本就耽误不得。

    “焦少将,您在坚持一下,咱们马上就到医院。”

    为了及时救助伤员,第二战场最好的外科医院,就在湿鬼塔不远处,医护人员的担架,跑着就能去。

    每次战争结束,医院与地狱抢人的另一场大战,也随时开始。

    “嗯,多谢你们……咳咳……”

    焦清远躺在担架上,平静的朝医务人员笑了笑,他虽然伤很重,但却面色平静,一如既往的和蔼礼貌。

    “焦少将,我听说过您的事迹,您真是个伟大的将军。”

    医务工作者也点点头。

    他是真的崇敬焦清远,可这种人物,他一般也见不到。

    能亲自救助一次,也是荣耀。

    “谢谢,一切都是应该的。

    “你们医务工作者也特别辛苦,没日没夜的。

    “我和大家都一样,咱们也只是分工不同罢了。”

    焦清远又笑了笑。

    医疗队所有人心里都特别暖。

    有很多受了伤的武者,脾气很不好,他们也不理解医务工作者,所以这些人心里也苦。

    将军的理解,让他们心里特别感动。

    担架很快抵达急诊。

    焦清远拒绝了检查,他只要一些疗伤药剂就行。

    医生也只能应允。

    以焦清远的功劳等级,他理论上有资格使用任何药剂。

    医生给了他最好的。

    也就几分钟时间,焦清远服下了不少药剂,一切都很平淡,和他之前来医院的环节都一模一样。

    感谢了医生之后,焦清远依旧是一个人离开医院。

    拒绝住院,拒绝任何检查。

    焦清远的原话,是不想浪费神州任何医疗资源,他们只需要吃点药就可以,宝贵的资源,应该留给最需要的人。

    “源矿场估计30分钟左右坍塌。

    “时间还很充足,今天不着急去陵园,先去看看九毛义父,和我的妻儿吧。

    “这辈子,也就没机会再回来了。”

    离开医院后,焦清远找医院借了一辆车。

    他去的地方并不远,也就10分钟车程,是个普通的小区。

    小区在老城区,甚至有些破旧。

    停下车,焦清远走到最后一栋楼下,已经关不上的单元门,斑驳的外墙,小区里的草丛,也根本没有人打理。

    这是一梯三户的老户型,只有焦清远有钥匙,他一直在暗中缴纳着物业和水电费,甚至房间里还有智能的定时开关,每天会开一会灯。

    房产并不是焦清远的名字。

    这是九毛博士生前的一处产业,身份证明完全伪造。

    九毛博士曾经伪装成人族,在医院工作过一段时间。

    这里,也是自己和妻儿们曾经的避难所,他们在这里居住了两年。

    最终,九毛博士被阳向族逼着回湿境,而西都市又在疯狂的抓捕阳向教成员,九毛博士临走前,愿意带走他们一家人。

    最终,焦清远同意跟着九毛博士回湿境的阳向族。

    可惜,那也是自己噩梦的开始。

    “你们的仇,我已经报了。

    “苏青封那个畜生的儿子,已经下了地狱,失去了独子,那恶魔下半辈子会痛不欲生。苏青封的爪牙,也全被我诛杀,一个不留。

    “燕归军团的源矿场,一块源矿都不可能剩下,哪怕是阳向族,同样没有资格拿我的源矿。

    “稍后,我就去陵园,毁了所有人的灵位。

    “一群迫害我家人,破坏和平的屠夫刽子手,凭什么要享受后代的缅怀,凭什么被称作英烈,简直可笑,简直是普天之下,最大的讽刺。

    “我会将摧毁西都市陵园的消息,发布到网上,我要让倨傲自大的神州,成为整个地球的笑柄。”

    焦清远站在小区门前,喃喃自语。

    他附近的草坪,不知在何时,竟然已经是全部枯萎。

    附近有条流浪狗,竟然是被吓的口吐白沫。

    ……

    第二战场。

    众目睽睽下,装载着源矿的木车,即将跨过警戒线。

    阳向族五品的异族,已经准备接手木车,只要跨过警戒线,毒蜂就再也不会出来。

    杜惊书在右后方,低头推着车。

    他瞳孔收缩了一下,深吸一口气。

    是时候出手了。

    这三个阳向族的气血,已经被自己消耗到极限,现在连路都走不动,而他自己,还保持着巅峰状态。

    没错。

    杜惊书看上去是在推车,可他不仅不出力,甚至还专门将脚陷在泥浆里,专门拖延木车的速度。

    三个阳向族越推越沉,他们心里简直是哔了狗了。

    三人满脑子想不通,为什么这次木车会这么重,重的都有些诡异。

    但战场紧急,谁都没时间去思考那么多。

    也可能是今天的压迫力太大,他们没时间观察,其实杜惊书并不是没有破绽。

    还有不到30米,就是警戒线,只要跨过去,他们就可以得到城主的奖赏。

    能冒死将木车抢回来,这可是大功一件。

    在杜惊书身旁的阳向族,一只胳膊都已经断了,但他还是用另一只胳膊咬牙推着车,由于失血过多,他甚至随时可能晕厥过去。

    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杜惊书从木车的下方,抽出了一柄战刀。

    对!

    这同样是杜家提前悄悄藏进去的刀,就是为了杜惊书能关键时刻出招。

    为了杜惊书立功,杜家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

    杜惊书捏着刀柄,瞳孔闪烁着寒芒。

    其实抢回一车源矿石,远远达不到军部勋章的颁发条件,更何况,自己是提前用了科研部的药剂。

    但燕归军团已经丢失了好几车源矿石,这是挽回尊严的一战,所以自己必然可以破格领奖。

    杜惊书曾经问过爷爷,伪装药水提前暴露,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爷爷说,这是科研部允许的行为,毕竟指望这药水当卧底,还远远不够,所以也没有保密的意义。

    能夺回一车源矿石,已经算物尽其用。

    “嘿!”

    杜惊书原本是弯腰推车的状态,他突然站起身来,朝着身旁的阳向族低声喊了一句。

    “哇哇哇?”

    阳向族一脸迷茫的回头。

    这时候,他看到了自己这辈子,最恐怖的一个场景。

    没错。

    谁敢相信,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推车阳向族,突然就成了无纹族。

    这个阳向族被吓的魂飞魄散。

    但根本不等他喊出来,杜惊书的刀,已经将这颗脑袋,斜着劈开,劈成了两半,和劈开一颗西瓜一样。

    只有解开伪装药剂,杜惊书才可以施展战法,这也是伪装药剂的缺陷之一。

    他之所以一直浪费时间,直至走到了对方的警戒线前,就是为了可以一击必杀。

    唰!

    一招结束,杜惊书跳到车上,反手又是一刀。

    第二个阳向族虽然没有负伤,但他精神紧张了太久,再加上浑身气血枯竭,也没有反应过来。

    刀芒来的太快。

    死!

    最后一个阳向族是三品巅峰。

    他反应不可谓不快,甚至还成功抽出了自己的战刀。

    为什么会有无纹族?

    这已经不是思考的重点,异族唯一的目标,是赶紧将这个无纹族斩杀。

    但可惜,一直以来的消耗,他已经山穷水尽。

    虽然杜惊书只是个三品初段,但从始至终,杜惊书都保持着最巅峰的状态。

    唰!

    唰!

    二人也只是交手了七刀,异族就已经被杜惊书砍断了双腿。

    对方还没死。

    没时间了。

    杜惊书也不恋战,不追杀。

    他二话不说,推着木车就往人族阵营狂奔。

    速度说不上多块,但绝对比刚在快了五六倍。

    杜惊书额头血管狰狞,他咬牙切齿,已经拼上了自己的命。

    异族绝对会有人追自己,自己必须把握住这个时间差。

    震撼!

    从杜惊书偷袭,到调转车头,其实一共也就两秒不到的时间,此时他已经狂奔了30多米。

    异族的一个四品率先反应过来。

    他看到无纹族混进来,下意识就要上去追杀。

    可惜。

    刚刚踏入矿区的他,瞬间被感敏的毒蜂直接灭杀。

    其实并不是这个四品愚蠢。

    在战场厮杀的久了,会形成一种潜意识,见到敌人会情不自禁冲上去。

    所以,这个四品直接丧命。

    因为他引来了毒蜂,那个被砍断双腿,明显还有救的三品无纹族,也会毒蜂顺手残杀。

    此时,杜惊书已经跑了100多米。

    “快派三品去追杀。”

    当异族终于意识到派遣三品的时候,已经迟了。

    杜惊书犹如疯子一样,已经跨过了中央地带。

    燕归军团的三品不是傻子,他们第一时间就冲出去接应杜惊书。

    之前是将军下令,没必要为了源矿石继续送命,毕竟是不可能回来的东西。

    但现在不同,有人族悍然反杀,他们岂能放弃。

    “这是……他怎么变身了?”

    一个少将目瞪口呆。

    其余人也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

    “应该是神州科研部的伪装药剂,好几年前,这个项目就已经在进行,看来是暂时成功了。

    “但应该是有缺陷,持续时间很短。”

    燕晨云想了想,给大家解开了疑惑。

    “神州竟然已经有这种药剂,那以后是不是可以打入阳向族内部?”

    一个少将激动的说道。

    “不可能。

    “科研院曾经开过一次会,这药剂的持续时间很短,但成本又奇高,做不到潜伏。

    “这不是什么好消息,科研院既然决定将药剂公开,是因为技术上已经没有了突破的可能,否则不可能这么轻易在战场使用。”

    燕晨云叹了口气。

    科研院最初的计划,当然是企图用伪装药剂潜入阳向族内部。

    但现在,技术壁垒无法突破,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哪怕能在战场伪装一会,也没有让研究白费功夫。

    这个少年也争气。

    伪装药剂的第一次面世,就成就了一次绝地反杀,堪称完美。

    这应该也是科研院的目标。

    万一以后有喷子,去喷伪装药剂鸡肋,科研院也可以用今天的战绩,去回击一句:根本就没有没用的药剂,只有没有的人。

    你们觉得伪装药剂鸡肋,只是你们自己蠢罢了。

    “这少年是哪个战营的?”

    燕晨云看了眼少将们,突然问道。

    虽然功勋不足以颁发军部勋章,但这明显是科研院授意的事情,得给科研院个面子。

    一枚军部勋章,在所难免。

    “他是我们西武大一学生,叫杜惊书!”

    这时候,赵江涛走出来。

    作为西武校长,赵江涛同样参加了这次大战。

    西武的骄傲啊。

    西武阵营,不少师生浑身振奋。

    向景山同样也在人群里,他受了伤,但看到杜惊书力挽狂澜,激动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虽然,他不在自己的班级,但就是骄傲。

    ……

    “西武大一杜惊书,成功潜入敌营内部,夺回源矿一车。

    “人族之物,异族没资格染指。”

    ……

    在三品采矿队的辅助下,杜惊书终于跨过了警戒线。

    他深吸一口气后,高高抬起头颅,随后用尽了浑身的力量,喊出这声战报。

    扬眉吐气。

    这一刻,杜惊书终于可以向全军宣布,我是一个天才。

    我有勇有谋,我智勇双全。

    我才是西武新生第一人。

    燕归军团逢战,源矿就会被抢的魔咒,终于被我杜惊书打破。

    我杜惊书以一己之力,生生挽回了整个燕归军团的颜面。

    我杜惊书直接粉碎了异族的阴谋,他们付出了三倍于人族的死伤代价,最终却颗粒无收。

    这一战……还有我杜惊书的名字。

    必然要被神州所记载。

    整个西武,将以我为荣。

    “西武万岁!”

    在西武阵营,有个学生放声大吼。

    他是真的激动。

    源矿夺回来了,谁能想到,是他们西武的人,生生夺回来了。

    赵江涛和向景山也异常激动。

    “必胜!”

    “必胜!”

    “人族必胜!”

    两三秒后,人尊阵营发出了排山倒海的欢呼声。

    所有武者都激动到面红耳赤,他们嘶声力竭的呐喊着,疯狂欢呼着。

    牧橙也松了口气。

    她对杜惊书有映像,这个人和苏越有一些过节。

    没想到,他竟然以一己之力,生生挽回了燕归军团的颜面。

    这是极大的功劳。

    铺天盖地的欢呼,一起浪盖过一浪,一群西武的学生,甚至冲下场,直接将杜惊书抬起来,高高抛在空中。

    他们毕竟是学生,并没有军部的严苛纪律约束。

    这是杜惊书的荣耀,也是整个西武的荣耀。

    “必胜!”

    杜惊书被扔在空中。

    他高高举着手臂,也在嘶声力竭的呐喊。

    这一刻,杜惊书成为全军焦点,他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关注。

    我杜惊书,永远都是天之骄子。

    永远唯一。

    永远锋芒毕露。

    杜家派遣的所有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成功就好。

    ……

    相对于燕归军团的狂欢,异族联军从上到下,一片死寂。

    宗师们还好。

    他们知道战争的目标,并不是一车源矿石,这仅仅是干扰无纹族的幌子罢了。

    但普通异族咽不下这口气啊。

    牺牲了那么多勇士,死亡了那么多朋友亲人,就是为了一车破源矿。

    这种脑残的战术,早已经令联军愤怒。

    现在好了,唯一的战利品,唯一的一车源矿,竟然又被无纹族抢走,抢回去了!

    那自己在干什么?

    明明有更好的战术,可以和无纹族慢慢对战。

    明明可以不用死这么多人。

    但城主和营将军,甚至是神长老,他们在干什么?

    为什么非要大量的勇士,白白死在毒蜂手里。

    “无纹族为什么可以伪装成阳向族,他们到底干了什么!”

    一个五品的统领一声怒吼,随后怒气冲冲的扔了自己的兵器。

    沉默。

    整个大军,依旧是在沉默。

    没有人说话。

    神长老沉默着。

    几个城主沉默着,屯兵营的营将军们,同样不说话。

    这些五品的统领,已经是接近奔溃。

    “将军们,我理解不了,咱们到底在干什么?

    “我们营的勇士,全死了,只活下来我一个,我不知道这战争打的有什么意义。

    “勇士们不怕死在无纹族手下,但我的战营,一半人死在了毒蜂丛林。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有一个浑身重伤的五品,终于是忍不住质问道。

    整个战营,只有一两个奄奄一息的重伤员还活着。

    他现在是一个光杆司令,而且自己的伤也大概率治不好,活着也和死了一样。

    哪怕是被神长老降罪,自己也要替死去的勇士们,问个清楚。

    这种战争,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个统领的话,引起了联军所以基层勇士们的共鸣,所有异族都看向了高高在上的将军们。

    其实在上一次战争。

    甚至是上上次的战争,联军的基层勇士,已经在质疑神长老的战术。

    死的不是宗师,而是他们这些基层勇士啊。

    ……

    “阳向族一败涂地,一群蠢货。”

    “燕归军团战无不胜,阳向族大败而归。”

    “阳向族,我艹你祖宗十八代。”

    “垃圾异族,你们只配喂苍蝇。”

    ……

    远处,还有来自无纹族的各种羞辱谩骂。

    无纹族不少人学会了阳向族的语言,虽然他们发音不标准,但骂人的话,却层出不穷。

    联军上下,一片屈辱。

    可惜。

    将军们依旧是面无表情,他们看上去根本就没有想解释的意思。

    异族联军甚至开始了骚动。

    特别是典侍城的异族。

    他们心里本来就担忧典侍城的情况,此刻骚动的更加厉害。

    唰!

    青屠轻蔑的转头。

    一道风刃突然出现,那个带头质问的五品阳向族,顿时尸首分家。

    “神……神、长老……你……”

    临死前,这个五品目瞪口呆的等着青屠。

    “扰乱军心者,杀无赦!”

    青屠乃九品神长老,他只是平静的开口说话,其浑厚声浪,便已经压制了全场所有声音。

    异族联军,再次寂静下来。

    “神长老青屠,你敢杀我统领……我曹尼玛……我草你祖宗十八代!”

    这时候,一个浑身是伤,两腿胳膊全被斩断的阳向族,嘶声力竭的骂道。

    他学会了无纹族的骂人语言。

    统领也死了。

    他们这个战营,就只剩下了自己这个重伤员,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替统领不值得。

    不就是替所有勇士问一句吗,为什么要杀人。

    哪怕是死,他也要替统领报仇。

    杀不了神长老,骂一句也解恨。

    “青屠,你就是个垃圾,你暴虐无度,你脑残自大,我替所有死去的勇士骂你,你不得好死。

    “我操你祖……噗……”

    这次用不着神长老出手,他附近一个五品统领,连忙一刀将他结果。

    虽然……他骂的很爽。

    也骂出了所有阳向族的心里话。

    但他不得不死。

    不少阳向族暗中缅怀了一下他。

    “青屠,听到了吗?你的手下,要草你的老母亲,你还不赶紧把你娘亲带过来,让你的联军爽一爽。”

    这时候,燕晨云的声音扩散开来。

    燕归军团又是一阵欢呼。

    燕晨云冷笑着。

    你青屠终于也有今天。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青屠并没有震怒,也没有生气。

    他反而是一声狂笑。

    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哈!”

    “哈哈哈,愚蠢的无纹族。”

    “燕晨云,你还不知道吧?你燕归军团已经一败涂地。”

    “燕晨云,你的源矿场……没了。哈哈哈!”

    随后,几个城府和营将军,也笑的前仰后合。

    他们的瞳孔里,全部都充斥着嘲讽。

    见状,燕归军团所有人都皱着眉。

    疯了?

    异族上上下下,已经全疯了?

    “燕晨云,我想告诉你个秘密,一个关于源矿石的秘密。

    “听说过下气巢石吗?也对,愚蠢的无纹族,怎么可能知道下气巢石这种东西。

    “我今天大发慈悲,就给你解释一下。”

    青屠狂笑了一番之后,三言两语,解释了下气巢石,解释了下气蛾。

    当然,他并没有提起焦清远叛变,这也是焦清远的条件之一。

    闻言,燕晨云浑身僵硬。

    下气巢石。

    下气蛾。

    下气血蛾。

    该死,到底发生了了什么。

    燕归军团上下,全部忐忑的盯着源矿场看去。

    果然。

    在源矿场的上空,已经浮现出了一层红色烟雾。

    之前,大家都没有关注,毕竟源矿场时时刻刻在弥漫寒气,可能是厮杀的血腥太重,令寒气形成了特殊的颜色。

    但现在看起来,果然诡异。

    唰!

    青屠屈指一弹,一颗碎石,便弹射到了源矿场的边缘。

    咔嚓!

    果然,以往坚不可摧,甚至宗师都难以砍破的源矿,直接坍塌出一个小坑。

    犹如被风化了一样。

    “看到了吗?

    “这就是整个源矿场的下场,哈哈哈。”

    青屠再次狂笑。

    目前,也只有一点点边缘被摧毁,距离核心还很远,但他见不得燕晨云开心,所以提前嘲讽。

    燕归军团从上到下,全部是满脸寒霜。

    这简直是灭顶之灾啊。

    宗师将领们更是浑身发抖,一个个如丧考妣。

    燕晨云呼吸都不顺畅。

    所有人盯着矿场,寒气遮天蔽日,猩红的颜色,令人胆寒。

    谁能想到,那些猩红的颜色里,竟然是一种古怪的血蛾。

    轰!

    这一刻,异族联军,直接开始了疯狂呐喊。

    刚才燕归军团嘲笑他们的话,他们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阳向族上上下下,激动热泪盈眶。

    神长老神机妙算,原来一切都是布局,都是战术。

    战争的天平,瞬间到了阳向族一方。

    杜惊书目瞪口呆。

    该死的阳向族,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青屠挥挥手,制止了联军呐喊。

    他要安静!

    他要好好欣赏燕晨云的表情,没错,对方和死了爹妈一样。

    ……

    “捷报!

    “西武苏越,西武白小龙,携沧源第六营,智破阳向族阴谋,夺回源矿石……百车!

    “人族大胜,人族万岁!”

    ……

    就在双方都陷入了死寂的时候,一道来自东战道的冲天喊声,直接是打破了一切。

    吱呀呀!

    吱呀呀!

    下一秒,一辆辆木车,晃晃悠悠从浓雾中显漏出身形。

    “苏越,不是50车吗?你为什么喊100车。”

    白小龙在苏越身后,咬牙拖着接近20辆木车,差点被累死。

    他气的不行,为什么苏越干部一样背着手,却不拖车。

    “白小龙你闭嘴。”

    王安虎踢了白小龙一脚。

    就这还学生会会长?

    现在当会长,对智商一点要求都没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