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擎天仙路〕〔重启修仙纪元〕〔我在月亮湾〕〔总裁的贴身邪医〕〔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悠悠笛声沁沐阳〕〔进化之超越星辰〕〔地球最后一条龙〕〔农家小福妃〕〔江少你的戏精上线〕〔一世兵王〕〔这爱妃有毒〕〔快穿之反派改造计〕〔我的萌妃是大佬〕〔启晗〕〔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道术话语〕〔穿越农女不缺田〕〔茵魂不散〕〔重生之先声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81章 第七次捷报
    唰!

    顺着传来声音的地方,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射过去。Δ书阁ん.『k→shu→.co

    与此同时,绝大多数的武者,心脏开始疯狂跳动,一些人浑身都在颤抖。

    牧橙目瞪口呆,下意识向前迈了一步。

    咯噔。

    杜惊书原本是被簇拥的状态,突然,他心里一阵发凉。

    是苏越的声音。

    没错。

    来自东战道,是苏越的声音。

    你从阳向族,抢来源矿石百车?

    开什么玩笑?

    想靠吹牛吓跑异族吗?

    血雾太浓,人们只能看到几个似有似无的朦胧人影,如果不是苏越吼的声音太大,人们甚至都察觉不了。

    没办法。

    燕归军团从上到下,目前还陷在深深的绝望中。

    异族联军也听到了苏越的叫喊。

    一时间,他们甚至没理解苏越在说什么。

    源矿石……百车?

    你逗谁呢?

    典侍城的源矿仓库,都不够100车。

    过了两三秒时间,浓雾里的一个个人影,逐渐清晰。

    整个湿境,静的落针可闻,似乎连天上的云都不敢流动。

    牧橙的是手掌颤抖,她心脏前所未有的狂跳着,根本抑制不住。

    咕咚!

    燕晨云目光盯着远处,咽了口唾沫。

    出来了!

    果然……是苏越。

    在他身后,是沧源第六营的人。

    他们每个人的后方,都拖着好几根绳子。

    没错,绳子绷的很紧,显然是拖拽着重物。

    吱呀呀!

    吱呀呀!

    是湿木材的摩擦声,由远到近,越来越嘈,越来越清晰。

    ……

    “我的天,这是……这是……”

    “是源矿石,真的是源矿石!”

    “好多车,好多源矿石,天呐,这是哪来的。”

    ……

    战线最前方,一些武者已经浑身僵硬,大脑失去了思考能力。

    虽然间隔很远,但那些三品旷工可以确认,那就是源矿石,虽然车上装的不算太满,但绝对是源矿石没错。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江涛瞳孔收缩,一瞬间心脏都忘了跳动。

    最前方,苏越一马当先,他迈着平稳的步伐,和开幕式的举旗手一样,面容坚毅。

    而沧源第六营的人,则在后面拉车,哪怕是五品,也很吃力。

    源矿石,是真的。

    恐怕真的有上白车,虽然装的有些不怎么满。

    但为什么在沧源第六营的眼中,他们是心甘情愿的以苏越为首。

    自己眼花了。

    还有,白小龙也终于突破到了五品,这倒是个好消息。

    “苏越,这是……”

    终于,一车又一车的源矿石,露出真面目,犹如一条条扭动的长蛇,抵达了燕归军团的安全区。

    燕晨云被惊的大脑有些宕机。

    他似乎看到了财宝。

    “回禀大将军,阳向族欺人太甚,竟然敢抢走我人族三车源矿石。

    “我苏越虽是一介实习小兵,但却看不过眼,之后便与白小龙师哥,以及沧源第六营的前辈,前往湿境典侍城,盗了狗贼们的源石仓库!

    “阳向族抢我一车,我苏越,便抢你百车。

    “阳向族杀我一人,我苏越,便会杀你百人。

    “阳向族敢踏入我人族领地一寸,我苏越,便会将你们城池撕裂。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大军阵前,苏越面色平静,语气不急不缓,极度坚毅。

    在气血的催动下,他声音却又特别的洪亮,锋芒毕露,宛如一柄嗜血战刀,要破开异族头顶的苍穹。

    这就是人与武者的态度。

    白小龙气的牙疼。

    苏越你特么是不是当过练习生,怎么这么会演戏。

    这副德行,简直和演讲家一样。

    所有的比,全让你一个人装完了。

    “西武万岁!”

    顿时间,西武所属,再一次发出了呐喊。

    太特么解气了。

    一百车源矿石啊,如果要在矿场慢慢采集,差不多得三年。

    三年的量啊。

    苏越这是立了什么大功劳。

    “西武万岁,人族万岁!”

    顿时间,海浪一般的呐喊,铺天盖地的响彻而起。

    燕晨云狠狠捏着拳头。

    大捷!

    这才是真正的捷报。

    真正的捷报啊!

    哪怕就是矿场被摧毁了,有这一批源矿石,地球武者也可以锻造出不少兵刃。

    苏越,你立下大功了。

    燕晨云看的很清楚,沧源第六营明显是听苏越的话。

    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但很明显,这次行动,苏越必然是主导者。

    “必胜!”

    “必胜!”

    “必胜!”

    终于,人族开始呐喊。

    之前的绝望,之前的压抑,终于被释放出来。

    ……

    “哼……燕晨云,你高兴的太早了,今天我摧毁你的源矿场,让你再也笑不出声。”

    青屠咬牙切齿。

    而典侍城的城主,简直和死了亲爹一样,一张脸比碳还要漆黑。

    该死。

    怪不得之前典侍城发出了巨响,原来是该死的人族,盗走了源矿仓库里的源矿。

    该死!

    你们这群窃贼,罪该万死啊。

    整个异族联军,鸦雀无声,所有勇士都心惊胆战。

    “燕晨云,不过是一群小毛贼而已,你守不住源矿场,你注定是个千古罪人。”

    青屠阴沉着脸,还在嘲讽燕晨云。

    他气的简直要窒息。

    大后方,居然被一锅端了。

    这么多源矿石,他一个神长老,也要付出不少代价啊。

    这都是从昔魔城购买而来,价格昂贵,简直是狠狠割了自己一刀肉。

    ……

    青屠的声音极其高亢,甚至连燕归军团的呐喊声都能压制。

    这一刻,燕归军团又从刚才的振奋中,再次低沉下去。

    确实,源矿场上空的血雾越来越浓,很明显青屠说的没错。

    矿场,终究还是救不回来。

    燕晨云死死捏着拳头,但却哑口无言。

    人族哪怕又再多的捷报,可这源矿场,今日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啊。

    所有宗师唉声叹气。

    牧橙远远盯着苏越。

    这家伙,实力好像又强大了不少。

    还有白小龙,果然已经突破了。

    ……

    “捷报!

    “西武苏越,西武白小龙,东战道沧源第六营,深入阳向族内部,历经千辛万苦,无数次斗智斗勇,终于破解了下气巢石的秘密。

    “大将军,请替苏越护道,看我如何破了这区区诡计。”

    ……

    正在全场死寂的时候,苏越的声音,再一次打破了凝重的气氛。

    他手掌朝着身后一伸。

    白小龙低着头,面无表情的扔给苏越一个择兽包裹。

    算了。

    你出风头吧,反正也是你发现的秘密。

    轰隆!

    苏越脚掌狠狠一踏地面,他身躯已经高高跃起,目标就在矿场上空。

    他毕竟只是个二品,所以毒蜂根本就懒得理会。

    啪!

    一声脆响,苏越枯步二段跳,身躯进一步升高。

    唰!

    随后,他大臂一甩,手中择兽包袱里的毒蜂尸体,直接是雨点一般被洒落。

    啪!

    苏越随便又找了一只毒蜂尸体,三段跳,身躯再一次拔高。

    唰!

    顿时间,包袱里剩下的毒蜂尸体,再一次均匀的洒下。

    “苏越,接着!”

    王安虎深吸一口气,又给苏越扔上去一只大包裹。

    在来之前,沧源第六营就已经收集了大量的毒蜂尸体,毕竟有王安虎这个宗师,他只要闯进毒蜂丛林,一秒内,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毒蜂来冲杀。

    王安虎吸引出来一万多只,五个五品直接用气血将其镇死。

    啪!

    苏越接住抛过来的包裹,他又踏了一步,身躯再一次升高。

    四段跳。

    唰!

    这一次,毒蜂尸体撒的更远,撒的更加均匀,甚至连边缘都没有落下。

    唰!

    抖了抖择兽包袱,苏越身躯下坠。

    够了。

    源矿场已经撒满了毒蜂尸体。

    一切都来得及。

    还剩下两包,留给了西都市陵园。

    “气煞我也,我杀了你。”

    这一幕,真的令青屠这个堂堂九品慌了。

    对,他岂能不慌。

    这畜生,在矿场洒满了毒蜂尸体,下气蛾就根本不敢动弹,他们破坏源矿石的计划……失败了。

    不将这个蝼蚁挫骨扬灰,青屠气不过。

    他已经气的肝肠寸断,生不如死。

    “青屠,当我燕晨云是死人吗?”

    燕晨云瞳孔一缩,整个人已经炮弹一样飞起,制霸天空。

    随后,一座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大山,赫然是朝着青屠砸落。

    青屠转身,只能一刀将山脉砍碎,但他也被燕晨云逼回了军营。

    苏越安全落地。

    “我靠,这一定也是绝世战法,一座山砸下来,太可怕了。”

    苏越口干舌燥。

    刚才青屠过来的时候,他有一种即将要死亡的窒息感。

    但燕晨云一招,便将对方杀招撕裂,简直是可怕。

    “大将军可以放心了。

    “下气巢石里的下气血蛾,只要洒下毒蜂的尸体,便可以直接压制,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咱们的源矿场,安然无恙。”

    赵楚冷冷看了眼敌方军团,一脸轻蔑。

    随后,他便从地上捡了一柄武器。

    哐啷。

    一刀劈斩在矿脉之上,合金兵器却被震成两截。

    苏越这一刀,并不在源矿中央,他砍的位置,也就在源矿边缘。

    这一刀,也是在向所有人证明。

    异族联军的阴谋……被我粉碎。

    ……

    震撼!

    全场再次震撼的注视着苏越。

    异族居心叵测了这么久的阴谋,就这样破了?

    人们甚至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其实根本就不用怀疑。

    只需要看看敌营的状态,便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九品神长老,和神经病一样在气的发抖。

    几个八品城主,一个比一个脸黑,最中间的典侍城城主,看上去很不得和燕归军团同归于尽

    其他那些七品、六品,也各个一副奔丧脸。

    苏越说的是真的。

    他破了异族的阴谋。

    这群异族宗师的气急败坏,装不出来。

    这一次,人们连欢呼都已经忘记。

    异族付出了滔天的代价,预谋了这么久的阴谋,真的就这样被破了。

    这不是做梦。

    这是真的。

    青屠心脏绞痛,他恨啊。

    他根本想不通,这个杂碎一样的蝼蚁,到底从哪跑出来的。

    毒蜂尸体能破下气巢石的事情,是阳向族的秘密,只有宗师能知道,他一个二品的蝼蚁,怎么可能会知道。

    毁了!

    青屠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最终竟然只得到这么一个可笑的结果,他岂能不震怒。

    这场战争,阳向族可谓是一败涂地,败的彻彻底底。

    ……

    “捷报!

    “西武苏越,西武白小龙,沧源第六营,协同第四战场苏青封,斩破阳向族典侍城,斩杀异族不计其数,摧毁异族建筑无数,替异族引来凶兽无数。”

    ……

    空旷的矿场,目前只有苏越一个人在往回走。

    他手里高高举着一个小石头。

    而石头上空,则展开了一道光幕。

    源像石光幕,可以随着武者的气血,去扩散大小,甚至都不会影响清晰度,这一点比人族的摄像机先进点。

    这还是当初威胁蓝路和紫里的源像石,如今那两个人没必要在胁迫,苏越就直接抹除了之前的图像,和清空内存一样,不过这源像石并没有备份功能,不可能恢复。

    之前在典侍城,他抽空将老爸的雄风记录下来。

    这种功劳,也不可以放弃。

    苏越话落,所有人都盯着那光幕,一动不动。

    武者视力普遍都不错,虽然那光幕只有两三米高度,但无论是燕归军团,还是异族联军,都可以看的很清楚。

    没错。

    里面是苏青封一刀怒斩典侍城城门的景象。

    霸气绝伦,睥睨天下。

    与此同时,还有数不清的阳向族在仓惶的乱逃。

    地面一道恐怖的刀痕,斩出了触目惊心的沟壑,直接贯穿了典侍城的街道,直通城主府。

    刀痕一路撕裂好几个屯兵营,地面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尸体,场面无比凄惨。

    异族的一个城池,被攻破了。

    这简直振奋人心,振奋整个神州。

    简直是反杀啊。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还是将目光汇聚到了苏越的源像石上。

    那是什么东西?

    湿境的摄像机?

    苏越怎么什么东西都能弄到,以前没有听说过这种宝物啊。

    就连燕晨云都被震撼的够呛。

    能在湿境摄影,这到底是什么宝贝。

    牧橙此刻在看苏越,简直和看怪物一样。

    “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典侍城的城府仰天咆哮,他差点被气疯。

    本以为,这群人只是去典侍城偷盗,谁知道对方根本就是抢劫,还是杀人越货的那种抢劫。

    你们是土匪吗!

    死了。

    典侍城留下的老弱病残,都是勇士们的家属,这群家属如果全死了,对军心极度不利。

    这简直就是绝后啊。

    同样的办法,阳向教试图对付过人族,但最终失败,他们知道这种事情的恶果。

    果然,典侍城所属的各个战营,已经开始骚乱,甚至有人当下就要回典侍城。

    基层内乱,似乎已经在所难免。

    ……

    “捷报!

    “西武苏越,九死一生,从异族手机抢来一枚源像石,愿意上交神州科研院,以便神州研究复制,日后方便我神州军团。”

    ……

    “捷报!

    “西武苏越,十死无生,从异族手中,抢来下气巢石一枚,神州科研院可以研究对付异族的办法。”

    ……

    “捷报!

    “西武苏越,西武白小龙,沧源第六营,揭发人族奸细焦清远,誓要帮人族铲除这个毒瘤。

    ……

    苏越举着战利品,喊罢第六声捷报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人族堡垒内部。

    沧源第六营和白小龙早已经蓄势待发,他们早就等不及要去报仇雪恨。

    100辆木车,已经有燕归军团的人接手。

    趁着焦清远阴谋还没有得逞的时机,他们得赶紧去摧毁这阴谋。

    “苏大爷,装够了就赶紧走吧。”

    白小龙扛着包裹。

    “一起走吧。”

    沿途,苏越路过牧橙身边。

    这女娃子脸色有点憔悴,最近瘦了,不会是思念自己成疾了吧。

    唉,又让别人伤心了,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嗯!”

    牧橙坚定的点点头。

    二话不说,她就跟着苏越跑了。

    “苏越,你们说焦清远是奸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晨云目瞪口呆,连忙问道。

    “焦清远是阳向教的人,矿场这一切,也是他的阴谋。

    “这孙子现在要去摧毁西武陵园,我们立刻去阻止。

    “对了,第七个捷报,就是我保护了西武陵园,但事情不光彩,别宣传了。”

    话落,苏越他们匆匆返回湿鬼塔。

    时间很充裕。

    “焦清远,奸细?

    “该死,这怎么可能?”

    燕晨云僵硬在原地,陷入了深深的不可思议。

    按道理说,燕归军团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奸细,但唯独焦清远不可能。

    但再看沧源第六营的表情,他们明显是恨的咬牙切齿。

    算了。

    既然是城市里的奸细事件,王野拓会接手。

    而自己的任务,是处理第二战场的善后工作,没空回城市,异族还没有撤军。

    大捷!

    简直就是大获全胜。

    异族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到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简直颗粒无收,哪怕是一车源矿石头没有拿回去。

    燕晨云又看着下方的100车源矿石,他堂堂一个九品,竟然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苏青封这个阴比的儿子,咋就这么优秀呢。

    百思不得其解啊。

    咕噜!

    突然,燕晨云的肚子,没道理的开始绞痛。

    他体内的洪荒之力,有一种无处安放的冲动。

    该死。

    这个节骨眼,怎么突然拉肚子了。

    我明明什么东西都没吃啊。

    不对!

    小罐茶里……有毒。

    “将军,全军等着你下命令呢。”

    一个中将走过来,脸色凝重的看着燕晨云。

    “嗯。”

    燕晨云脸色漆黑。

    哪怕是个九品,遇到这种事情,也有些难以坚持。

    “将军,您没事吧,是不是中毒了。”

    这个中将连忙扶住燕晨云的胳膊,来回摇晃。

    燕晨云想杀了他。

    你特么别摇了,再摇老子兜不住,要丢脸啊。

    堂堂大将,大小失禁,老子以后还活不活了。

    “你们过来看看,将军是不是中毒了。”

    中将不放心,连忙喊道。

    顿时间,其他中将也过来,来回晃他的胳膊。

    “燕晨云,你等着,我迟早还要杀回来。”

    还好,青屠率先撤军。

    他不撤不行了,这次再不撤,就连城主们都可能要哗变。

    “我先回湿鬼塔。”

    燕晨云兜不住了,他气血一震,便将中将们震开,随后一个闪烁,已经返回湿鬼塔,赶紧去厕所。

    天杀的两个阴比,偷你们两罐茶叶,居然还下毒。

    以后还得喝自己的。

    “苏越,你……”

    在大军之中,原本众星捧月的杜惊书,瞬间被淹没在喧嚣的人潮中。

    胜利了。

    所有人呐喊,所有人拥抱,所有人欢呼。

    这一次,人族简直是绝地反击的一战。

    由不得他们不开心,由不得他们不激动。

    当然,人们讨论的话题,95%是苏越。

    另外5%是沧源第六营……和苏越。

    杜惊书呕心沥血抢回来一车源矿石,瞬间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屁事,简直和芝麻一样,根本就不值得人们记住。

    他恨啊。

    苏越你这个脏心烂肺的王八蛋,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你。

    一百车源矿石,你踏马是个妖术师吗!

    你变回来的吗。

    杜惊书肺都要炸开。

    他脑海里,突然想起一句话:既生瑜何生亮。

    我杜惊书到底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会遭遇你这个畜生。

    “杜惊书,听说你和苏越以前有一些过节,现在看到他这么优秀,你有什么想法。”

    好死不死。

    杜惊书还在诅咒苏越的时候,一个西武的大舌头跑过来采访自己。

    你这么哪里扎心捅哪里,是不是?

    还嫌劳资不够惨吗?

    “我和苏越同学,早已经冰释前嫌,并且现在是很好的朋友。

    “至于你说的恩怨,我觉得是谣传,和我有恩怨的只有异族,和苏越是良性竞争。我们在校是同学,在湿境是战友,如果毕业后,也一定是最好朋友。”

    杜惊书强颜欢笑,心里却和黄连一样苦。

    “果然,苏越同学真是大度,愿意和同学冰释前嫌,真是我们的楷模啊。”

    这个同学若有所地的点点头。

    嘎嘣。

    杜惊书死死捏着拳头,他提醒自己,要注意形象,要注意舆论。

    你特么咋理解的。

    明明是我和苏越冰释前嫌。

    为什么苏越成了楷模。

    为什么。

    “杜惊书同学,您是恼羞成怒了吗?”

    那个已经走远的同学,竟然又返回来。

    “我是在愤怒阳向族。”

    杜惊书苦着脸。

    同学,求求你,走吧,离开吧。

    “没事,嫉妒苏越也是正常的,我也嫉妒。”

    这个同学摇摇头离开。

    杜惊书生无可恋的坐在泥浆里,爱咋咋吧。

    这一刻,杜惊书突然有些明悟。

    眼看着没机会超越了。

    安静的当个咸鱼吧。

    不争了。

    不抢了。

    一切……随缘。

    有空了,还可以研究一下浩瀚的星空,深邃宇宙,人族恩怨,是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

    毕业了,当个区长吧,日子或许也安逸。

    我好累。

    ……

    震秦军团营地。

    王野拓紧急召开会议。

    最近这破事,简直一件接着一件。

    折叠之门的事情,这才刚刚结束,阳向族竟然又来搞事情。

    这一次,他们竟然将目光,锁定在了英灵陵园。

    五分钟前。

    几乎所有武者的手机上,都收到了一条群发短信。

    ……

    ……

    匿名信息。

    群体发送。

    有这两种权限的人,必然是六品以上的宗师,而且在军部有着极大的功劳。

    “报告将军,发信息的人,伪装了基站,并且用手段隐藏个人信息,通讯部要破解数据,需要大概半个小时时间。

    “没办法,发送短信的人,权限太高。”

    一个少将皱着眉报告道。

    王野拓咬着牙,面沉似水。

    关键的问题,就出在这里。

    如果是阳向教普通的一个蝼蚁,根本就没有权限去修改基站,也没有权限匿名,甚至瞒得过通讯部门。

    可拥有这种权限的武者,必然是宗师,而且是拿到过不下十枚军部勋章的宗师。

    想获得这权限,二者缺一不可。

    哪怕你掌握的勋章足够多,但你没有突破到宗师,同样无法被授权。

    可能拿到军部勋章的人,无一不是大功劳者,说是神州栋梁都不为过。

    或许,这些人可能叛国,但绝对不可能背叛到异族啊。

    问题又突然,又诡异,说不出的棘手。

    “将军,各个城市的陵园,都经过了特殊的合金锻造,哪怕宗师都不可能轻松破坏,我们是不是紧张过头了。”

    一个少将想了想道。

    “千万别大意。

    “一个拥有超过十枚勋章的宗师,突然要叛变全人类,而且他说20分钟摧毁陵园,你觉得是在开玩笑嘛?

    “他一定清楚,通讯部半小时就能破解他是谁。

    “这个人在打时间差,他说20分钟,就一定是有20分钟的把握。”

    王野拓黑着脸,嘴唇发干。

    一直以来的经验告诉他,这次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蓄谋已久的阴谋。

    能突破到宗师。

    又能得到那么多军部勋章,又怎么可能是脑残。

    这次,震秦军团可能摊上大事了。

    “将军,这条短信需要辟谣吗?”

    另一个少将寒着脸问道。

    因为陵园涉及的事情太特殊,神州全国,已经有不少人来咨询震秦军团。

    各个省的总督府,甚至,连内阁都发来了询问。

    震秦军团如果不及时辟谣,会造成不良的后果。

    “辟谣?

    “怎么辟?

    “万一这个畜生真的摧毁一座陵园,震秦军团就被打脸了,丧失了对武者的诚信,更加致命。

    “压着吧,继续拖延!你去通知通讯部,不惜一切代价,加快调查速度。

    “震秦军团所有人,立刻将所有有功劳的宗师调出来,看看谁最近有异常。”

    王野拓气的一拳砸在桌子上。

    20分钟。

    要调查出一个人,关键还不知道他在那个陵园。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关键今天还是很多人祭拜英灵的日子,不少人正在祭拜中,20分钟时间,也不可能驱逐所有人,更何况是全国所有陵园,那更成了笑话。

    还有更可恶的事情,美坚国的议会,竟然也询问陵园的事情,他们言语中充斥着嘲笑。

    如果因为一句威胁,就强制关闭全国所有英灵陵园,那神州简直会成为全球笑柄。

    以后全世界都会恶作剧。

    但如果陵园真的被毁,那对神州的名誉来说,更是灭顶之灾。

    该死!

    这个畜生,可能是专门挑选了今天来破坏。

    嗡嗡嗡!

    嗡嗡嗡!

    就在王野拓焦头烂额之际,突然私人手机响起。

    王野拓的私人号码没有几个人知道,拿起来一看,是苏越。

    “王叔,快来西武陵园,活捉人奸!”

    王野拓瞳孔猛地一瞪。

    西武……陵园!

    话落,他直接从窗户就跳下去,随便找了一辆车,飞速朝西武驶去。

    这里距西武很近,十几分钟就能过去。

    苏越这小子,哪来的鬼消息,但王野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小子,是个福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隔墙追到时先生〕〔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