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神医〕〔甜心玫瑰〕〔乡村小神医〕〔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豪门龙婿〕〔神级狂兵〕〔神豪阔少〕〔鉴宝直播间〕〔重生在90年代〕〔邪王嗜宠鬼医狂妃〕〔一剑飞仙〕〔有你我的兄弟〕〔女总裁的上门狂婿〕〔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开启黑科技时代〕〔丑女种田:山里汉〕〔魔鬼经纪人〕〔神秘生物异闻录〕〔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82章 神州国运,滔天而起(万更求订阅)
    西都市!

    有一间很小,也很偏僻的手工裁缝店。 . .co

    焦清远站在门口,皱了皱眉。

    他在小区的家里,祭拜过九毛博士和妻儿,便直接将下气巢石扔在陵园,但他也没有久留。

    找了个伪基站,又群发了短信。

    干完这些事,下气巢石很快就会爆发。

    焦清远打开这间服装店,里面很狭窄逼仄,有个枯瘦的中年人,正在缝衣服。

    他停下古老的缝纫机,抬头盯着焦清远。

    “你受伤很重?”

    中年人笑了笑,平静的说道。

    “懦夫!”

    焦清远冷冷的说道。

    “你的衣服做好了,还是九毛义父当年设计的款式!”

    中年人也不在意。

    他在缝纫机的暗格里,找出来一件墨绿色长袍。

    这是根据焦清远的身体,贴身缝制。

    不大不小,绝对合身。

    “懦夫,不配叫义父的名字!”

    焦清远拿着衣服,依旧一副痛恨且嫌弃的表情。

    “四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已经成了燕归军团的少将,又何必执着于过去呢?

    “阳向族大势已去,甚至整个湿境异族,同样大势已去,地球武者的反击时代即将到来,你又何必逆流而上。

    “就在燕归军团建功立业,当你的将军,不好吗?”

    中年人絮絮叨叨。

    他只是个眼睛有些近视的普通人,一个大龄单身光棍,只能靠简单的缝缝补补过日子,勉强够糊口。

    但他觉得生活很安逸。

    “反击时代?

    “可笑吗?

    “就在不到100年前,地球还是湿境的屠宰场,他们凭什么反击?”

    焦清远轻蔑的冷笑着。

    “那这几十年呢?

    “神州全境的湿鬼塔,有哪一座彻底坍塌过?

    “以前地球武者在湿境,又有几个堡垒,又占领过几寸土壤,而现在呢?

    “哪怕在最黑暗的年代,地球武者都没有放弃过抵抗,神州更是全球领袖。而现在,地球经过繁衍生息,武者越来越多,年轻武者更是青出于蓝,一代比一代强,以后会更强。

    “四哥,听我一句话,放下仇恨,好好生活吧。”

    中年人叹了口气。

    “年轻的武者,根本就是一群垃圾。”

    焦清远继续冷笑道。

    “四哥,你错了。

    “如果你拿现在的武者,和100年前的武者比较,你会发现差距很大。

    “地球对战法研究的越来越透彻,丹药集团四处建厂,你镇守的源矿,也产出大量合金兵器,甚至在第一战场,还有奇迹军团笼罩起来的草药场。

    “地球武者在不断总结,不断强大,他们的反击时代,已经不远。

    “而九毛义父当年的推测,就要上演,这是势不可挡的天命。”

    中年人一脸苦涩。

    他们都是九毛博士收养的孤儿。

    焦清远虽然不擅长思考,但他武道天赋最高,实力也最强。

    而自己,却投机取巧,不想吃苦,不愿意修炼,最终九毛博士临走前,他甚至都没有资格去湿境。

    最终,由于前半生的空白,没学历没文化,只能勉强开个裁缝店度日,这样才不至于被侦捕局察觉异常。

    当初九毛博士就预言过,地球武者的反击时代即将到来。

    湿境八族,就如一头力量巨大的老虎。

    而地球武者,可以看做是一条毒蛇。

    老虎在全盛的状态下,去偷袭一条毒蛇,但却屡屡失败,虽然毒蛇被打的千疮百孔,但就是不肯死。

    而随着时间流逝,毒蛇长的越来越大,体内的毒液,也越来越强悍。

    由于老虎一直在企图吃掉毒蛇,这毒蛇的毒液,还专门是为了老虎而生。

    如今,毒蛇已经成长起来。

    它怎么可能不去反击,怎么可能不想弄死你。

    甚至,这条毒蛇还想吞了老虎。

    至于那头老虎。

    你依旧是那头老虎,这么多年,除了增添伤疤,丝毫没有增强力量。

    最终结果,除了被毒蛇杀死,你还能如何?

    以前你杀不死毒蛇,以后你更加杀不死。

    你盯着深渊,深渊同样也在盯着你。

    毒蛇虽然被老虎打的支离破碎,但老虎又何尝不是在被毒蛇利用。

    利用你的利爪,让它的蛇皮更加坚韧。

    利用你的獠牙,让毒液更加恐怖。

    从湿境招惹地球的第一天开始,这因果就已经种下。

    九毛博士想让两族和平,并不是因为怜悯地球人,他内心最大的忧愁,是湿境八族会不会被灭族。

    这种事情,九毛博士没办法和别人提起,有些耸人听闻。

    但自己这个喜欢偷懒的小孩,脑子转的快,就能理解。

    你一辈子都在欺负一个人,他怎么可能不想杀了你。

    哪怕你不年迈,你也无法阻止他长大。

    如果站在100年后往回看,你就会知道,真正愚蠢的,其实是湿境。

    他们用最残酷的方式,教会了人族修炼气血。

    “简直是妖言惑众。

    “我已经决定,要离开燕归军团。”

    焦清远懒得争辩这些无聊的观点。

    “去哪?”

    裁缝一愣。

    “天堂……找义父。”

    焦清远冷着脸说道。

    “什么……四哥,你……你别想不开啊。”

    裁缝脸色惨白。

    “你来不来?路上有个伴。”

    焦清远又问道。

    “我有选择的权利吗?”

    裁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他虽然活的不富裕,但其实也不想死。

    在人间,多美好。

    一天的收入,够吃点小烧烤,还偶尔可以搓把麻将。

    谁想死呢!

    “有。

    “你可以选择被拍死,也可以选择被捏死。”

    焦清远提着手提袋,昏暗的房间里,他犹如一个地狱的恶魔。

    ……

    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小小裁缝铺,会发生命案。

    焦清远已经到了西都市陵园。

    还有差不过五分钟,下气巢石的血蛾数量,就该释放到足够量了。

    计划的很顺利。

    焦清远来到陵园门口,门口的守卫依旧笑脸相迎。

    “焦将军,您又回来了。”

    他们已经认识了焦清远。

    每次从湿境回来,焦清远都会在湿境待整整一天。

    “嗯,辛苦了。”

    焦清远提着手提袋,身上还是普通的衣服。

    “焦将军您才是人族栋梁啊,我们算不上辛苦。”

    守卫点点头。

    焦清远踏入陵园。

    很冷。

    是那种彻骨的寒冷,能冻到人骨头缝里。

    陵园里没有一个人,冷清清,空荡荡。

    祭拜的人,可能是因为气温太冷,都离开了。

    焦清远观察了一下。

    果然,在每个英灵的名字上,都浮现着一层红色氤氲,那应该就是血蛾。

    说来可笑,焦清远甚至都没有真正见过血蛾。

    矿区的下气巢石,自己扔出去就走了。

    这里也一样。

    到不重要,成功了就足够。

    五分钟后,硕大的陵园,将会成为一片废墟。

    人族的英雄!

    简直可笑。

    一群刽子手罢了。

    咔嚓!

    焦清远一脚将一块石板提过去,死死挡住大门。

    他仔仔细细,一丝不苟的换上了裁缝铺里拿来的衣服。

    很庄重,很有仪式感。

    这是一件长袍,质地精良,但由于造型的缘故,看上去阴气森森,在长袍的胸口,刺绣着一个‘四’!

    只是焦清远的排名。

    杀了裁缝之后,当年的那一批孤儿,那一批兄弟姐妹,便死的干干净净。

    “苏青封的儿子,我已经杀了。

    “苏青封的爪牙,我也杀了一部分。

    “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如果你们还在阴间,记得要找到他们的灵魂,狠狠折磨,让他们灵魂也不得安宁。”

    焦清远坐在凳子上,喃喃自语,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

    “父亲,您的孩子们,也全部可以去阴间陪您,我们还是团聚的一家人。”

    焦清远又虔诚的双手合十,似乎在祈祷着什么。

    他脑海里,想起了最幸福的时光。

    “第二战场里的源矿场,现在已经坍塌。

    “可惜,我没有欣赏到燕晨云气急败坏的样子,临死前更没有见到苏青封的狼狈样。

    “这也是唯一的遗憾。”

    焦清远又道。

    他言语中充斥着失落。

    ……

    啪!

    ……

    然而。

    也就在这时候,一颗小石头,滚落到焦清远面前。

    唰!

    随后,一道光幕被打开,照亮了焦清远面前的昏暗。

    里面,正是苏青封在典侍城大杀四方的场景。

    脚踏阴云,刀芒盖世,直接劈开了一座城池。

    在光幕里,苏青封搂着苏越,笑的很开心。

    他寥寥力刀,就劈死一只秃鹫凶兽。

    苏青封依然意气风发,除了实力更强大之外,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样的潇洒不羁。

    咯噔。

    咯噔。

    咯噔。

    由于太过于紧张,焦清远一只脚不住的在颤抖,鞋底很有韵律的拍打着地面。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苏越那个小畜生,为什么没有死。

    沧源第六营的鹰爪,为什么同样也没有死。

    还有,苏青封为什么会在典侍城。

    这录像是哪来的?

    他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

    伪造的。

    焦清远已经要发疯,他觉得有人在恶作剧自己。

    “焦将军,不好意思。

    “你并没有杀了我。

    “同样,你也没有成功杀了沧源第六营的人。

    “还有,你居心叵测了几年时间,仅仅是帮助燕归军团,扫荡了一次异族,而你期待中的源矿场,安然无恙。可能你还不知道,毒蜂的尸体,可以镇压那些血蛾,会轻松破了你的阴谋。

    “你的行为,几乎和跳梁小丑一样……仅此而已。

    “对了,我们在隧道里,杀了和你一直接头的阳向族密探,王安虎少将拿了阳向族的灵药,终于突破到了宗师。

    “以后,他可以接任你,继续去镇压源矿石。

    “因祸得福,还得感谢你。”

    这时候,苏越从阴暗中缓缓走出来。

    他盯着焦清远,瞳孔里更多的其实是不忍心。

    回想起第一次见焦清远,依旧是历历在目,他根本就不敢相信,那个为人族敢于牺牲一切的苦行者,竟然能和眼前这个疯子划等号。

    “这柄骷髅刀,我会好好留着,让它抱饮异族血,不会让你失望。”

    苏越举起骷髅刀,眼眶都有些猩红。

    真正见到焦清远,他心里更多的,还是复杂,其实并没有太多憎恨。

    之前,大家讨论过,为什么没有将焦清远的事情,告诉老爸。

    苏越当时故意忘了。

    他觉得没必要,让老爸对这个人留下一点好映像,没什么不好。

    沧源第六营的人,竟然和苏越一样,齐齐选择了忘记告诉苏青封。

    虽然隐瞒不了多久,但隐瞒一天算一天吧。

    这种事情,真的让人心痛。

    至于这里的下气血蛾,几分钟前,已经被屠杀一空。

    其实苏越他们想多了。

    根本用不着毒蜂尸体,这里是地球,用一些化学的驱虫手段,下气血蛾很容易就没了。

    以前这里寒冷,人们没有想到是蛾子。

    毕竟,地球和湿境不一样。

    “将军,你如果能一直留在矿场,我们会永远敬重你,何必呢。”

    王安虎走出来。

    他眼眶发红,言语都有些嘶哑。

    回想起多少年焦清远兢兢业业在矿场镇守,他们心里就难受到窒息。

    以焦清远这种情况,他连去第四战场当死士的资格都没有。

    直接死刑。

    “哼,成王败寇,我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人族。

    “没想到,你个小杂种,会藏在隧道里,我只恨我自己没有多探查几次,将你这杂种碎尸万段。”

    焦清远抬起头,目光怨毒。

    “这是天意。

    “人族对异族的反击,已经正式开始。

    “神州的滔天国运,你一个奸细,又能影响多少?”

    贾卫锁咬牙切齿的走出来。

    “哼,国运?

    “简直是可笑的言论,噗……”

    焦清远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他来之前,就已经服下在湿境准备的毒药。

    焦清远之所以发了那条短信,就根本没有准备活下来,自己必然会被追震秦军团追杀,还不如自己了断。

    “将军,你……服毒了?”

    王安虎一愣。

    轰隆!

    就在这时候,焦清远鬼魅一样,朝着苏越闪烁而去。

    哪怕是死,也要将苏青封那个畜生的独子斩杀,否则自己不甘心。

    不惜一切代价。

    斩杀。

    “还是不死心吗?

    “我既然敢和你面对面站在一起,又怎么可能什么准备都没有。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你根本就没有。”

    苏越背着手,面无表情的看着焦清远。

    哪怕对方轰出了接近七品的杀招。

    咔嚓!

    焦清远的手掌,甚至就要触碰到苏越的脖颈。

    这时候,一直苍劲有力的手掌,轻描淡写的捏住了他的头颅。

    咔嚓!

    咔嚓!

    一瞬间,焦清远浑身上下的骨骼,全部碎裂,他成了一个废人。

    “王叔,原本想让你抓活的,看看能不能拷问出什么情况,看来没用了。”

    苏越摇摇头,有些可惜。

    焦清远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察觉自己这群人,也多亏就王野拓遮盖气息。

    面对一个六品,王野拓就是碾压。

    “苏越,谢谢你,又欠你一个人情。”

    王野拓直接捏死了焦清远。

    功是功,过是过。

    对王野拓来说,只要敢对神州不利,任何人他都会杀。

    有功,神州会赏赐。

    但当人奸,全球都容不下你。

    至于那威胁短信,通讯部已经辟谣。

    一场虚惊。

    啪!

    苏越笑了笑,头一歪,晕倒了。

    “苏越。”

    王安虎他们连忙跑过来。

    “他连日疲劳,再加上精神紧张,而且刚才又被焦清远的气血冲击了一下,晕倒了,没什么大碍,去医院躺两天就会痊愈。”

    王野拓道。

    哗啦!

    这时候,陵园大门直接被撞开。

    是燕晨云。

    “焦清远开始破坏了吗?”

    燕晨云急匆匆问道。

    “已经结束了。”

    王安虎他们愣神道。

    “那就好,苏越这是怎么了?”

    燕晨云又问。

    “过劳昏迷。”

    王野拓说道。

    “好,那我就放心里,我先走。”

    燕晨云脸色有些苍白,他拔腿就跑。

    “你跑什么?”

    王野拓喊道。

    燕晨云有苦说不出。

    腿都快被拉断了。

    这小罐茶里,到底被两个阴比下了多少毒。

    还有,我明明在茶壶也放了泻药,苏青封那个阴比,为什么就没有拉肚子。

    ……

    第三更,少写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