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魔逆神〕〔重生名门娇妻:厉〕〔洪荒之证道永生〕〔九叔首徒〕〔网游之次元剑灵〕〔美女总裁狂保镖〕〔不可思议的迦勒底〕〔无戈战神〕〔化祖仙途〕〔九阴真金在漫威〕〔我的职业真无敌〕〔我在地狱中诞生〕〔重启修仙纪元〕〔重生之凤翱来仪〕〔三国之隐帝〕〔无敌基因进化系统〕〔直播之荒野驯宠师〕〔追逐神路〕〔纵横西汉〕〔僵尸世界:签到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83章 听说你要打我
    第四战场。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段元狄在厕所里,几乎是处于脱水状态。

    他在分析。

    这泻药,到底是谁干的。

    苏青封?

    这虽然是个大阴比,但最近收敛了很多,应该不至于这么阴毒。

    可燕晨云那个脑残,他有这脑子?

    先按兵不动吧。

    慢慢调查。

    算了。

    调查个屁。

    想办法,两人都整一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青封还没有回来吗?”

    段元狄从厕所出来,找来一个少将问道。

    苏青封说他去丛林里逛逛,可段元狄心里总有些不详的预感。

    这老王八,不会横跨丛林,去第二战场找儿子吧。

    想到这里,段元狄脑门都有汗。

    “报告将军,青王一直没有回来。”

    少将说道。

    “将军,您没事吧?是不是中毒了?”

    段元狄走路的时候,腿有点轻微的抖动,少将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了段元狄。

    “别,你别碰我,千万别碰我。”

    段元狄甚至是用气血将少将震开。

    我现在一肚子水,稍微一晃,又得去厕所,但他也没办法解释,总不能告诉属下,自己拉脱水了。

    “将军,您……”

    少将越加担忧。

    “我在修炼一种战法,不小心会误伤了别人,你安静点,干点正经事去吧。

    “去,打电话问问燕归军团,有没有什么最新战报。”

    段元狄挥挥手。

    闻言,少将急忙朝着湿鬼塔走去。

    每个军团之间,都在湿鬼塔有专门的联络工具,如果不是什么保密军情,一般情况都可以打听的到。

    “苏青封,你个老小子。

    “如果你敢跑到第二战场,等你回来,我一定打的你找地洞钻进去。

    “幸亏这家伙还没有突破到八品,否则我都镇压不住。

    “气环压到七品,再加上妖刀,真是个妖怪。

    “要打……得趁现在赶紧打,这种公报私仇的机会,用一次少一次。万一被苏青封突破到九品,我们这群大将,怕是一个个都要倒霉。”

    段元狄喃喃自语。

    他又回想起年轻的时候,当年他们这一批人,被苏青封带着在湿境到处浪,每次都九死一生。

    苏青封年纪最小,境界最低,偏偏实力却最强,胆子最大。

    如今都老了,也都当了将军。

    但因为压气环的原因,苏青封的境界却成了最低的一个。

    可在儿女小辈的比拼上,苏青封又是一骑绝尘。

    他儿子一个一品,竟然在湿境能捡到妖刀,这是什么运气。

    我怎么就没有这么优秀的儿子。

    我女儿已经40多,岁数太大。我孙女才6岁,岁数又太小。

    听说苏青封这儿子天赋很好,牧京梁那愣头,已经预订了岳父位,被捷足先登了。

    算了。

    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等苏青封回来,先打一顿,报了泻药之仇再说。

    不管是不是他下的毒,这个锅,必然要苏青封背。

    万一哪天到了八品,还真就压不住了。

    “将军,将军……大事,出大事了。”

    刚刚才离去的少将,突然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看样子和见了鬼一样。

    “异族打过来了?”

    段元狄寒着脸。

    “是第二战场,发生大事了,就在刚才。”

    少将上气不接下气。

    “第二战场的湿鬼塔被破了?还是源矿场被异族占领了?

    “伤亡情况怎么样?”

    段元狄心脏狠狠一跳,急忙问道。

    看来情况不妙。

    他清楚记得燕晨云来的时候,表情很凝重,一副戴了绿帽子的德行。

    看起来问题真的很严重。

    如果源矿场被异族抢走,乱子可就出大了。

    随着神州武者越来越多,七大军团对合金兵器的需求也与日俱增,第二战场这个源矿场特别重要。

    万一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嗯,在第二战场,原本面临大败。

    “阳向族掌握了一块邪恶的石头,好像可以直接摧毁整个源矿场,他们夺不走,就要毁了第二战场的根基。

    “他们之所以从第四战场调走大量囚徒,就是要给这邪石充能。”

    少将沉着脸道。

    “该死,阳向族的畜生,简直是猪狗不如。”

    段元狄一声怒骂,气的咬牙切齿。

    “将军放心,虽然燕归军团面临过大败,但最终反败为胜,阵前气的青屠差点吐血,人族军队逆袭。”

    少将又一脸激动的说道。

    “你说话能不能稳重点,一次说完,吓得人够呛。”

    段元狄黑着脸道。

    少将叹了口气,明明是您先打断我的,算了,谁让您是大将呢:

    “这一切的反击,还要从青王的儿子说起。

    “首先,青王的儿子苏越,和沧源第六营,从异族偷来100车源矿石……”

    少将开口。

    “什么……多少车?”

    段元狄猛的问道。

    “将军,别打断我,我慢慢说。”

    少将道。

    “挑重点说。”

    段元狄心里头惊骇。

    100车源矿石,这可是第二战场三年的出产量,他们咋偷啊。

    “将军,每一句都是重点……”

    少将也打断了段元狄的话。

    他一股脑将苏越六次捷报全部说出去,焦清远的事情,燕归军团目前还不知道。

    话落,段元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苏青封这个儿子,这么厉害吗?

    敢跑到异族偷源矿石,这简直比年轻时候的苏青封还要浪,以后也绝对不是个省心的玩意,这种祸害,要不收了当徒弟吧。

    我镇压深楚城不方便出去,这个徒弟就函授吧。

    还有,苏青封这个混蛋,他果然耐不住寞寂,真敢跑到阳向族找儿子。

    你爽了,一刀将典侍城劈成两半,所有逼你全装,内阁询问下来,又得老子给你兜着。

    但幸好,这次战场大捷,丹药集团也拿不出什么把柄说辞。

    我这个徒弟,厉害啊。

    一次给科研部拿回来这么多好东西,竟然还有湿境里能用的摄像机,这简直就是神器。

    我徒弟立的功劳,神州也不知道给不给我也算点。

    不对啊。

    我是个大将,我要军功干嘛!

    段元狄闲着无聊,正在胡思乱想。

    “段元狄,你出来,我苏青封今天要找你算算账。”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声音里似乎还有些虚弱。

    唰!

    段元狄站起身来,怒气冲冲。

    苏青封,你还敢回来。

    你回来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在恶人先告状,还敢先找我算账。

    我特么弄死你。

    第四战场堡垒中央,气氛萧杀。

    苏青封衣衫破烂,手持妖刀,目光冷冷的注视着段元狄的办公室。

    敢给我下泻药,让我出丑。

    段元狄,今天我让你血债血偿。

    如果不是因为拉肚子,我苏青封怎么可能被凶兽追成这德行。

    卑鄙小人,下泻药暗算。

    此仇,不共戴天。

    “青王,你还是洗洗睡吧,你打不过将军,何必呢。”

    一个中将叹了口气。

    天天打。

    天天吵。

    自从苏青封到了第四战场,一天都没有安静过。

    果然,深楚军团不少军官纷纷赶过来,有人拿着潮湿的瓜子,有人拿着刚运输过来的可乐,还有真空包装的烧鸡。

    最近这段时间,第四战场罕见太平了几天,大家没事干,就观看大将军暴打青王。

    “苏青封,你罪恶滔天,你还敢回来。”

    段元狄黑着脸走出来。

    “出招吧,如果怕丢脸,你可以先遣散你的属下。”

    苏青封目光平静。

    “哈哈,苏青封,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段元狄佩服苏越的脸皮。

    明明你怕丢脸,你让我遣散手下?

    “随你吧,反正丢脸的是你。”

    苏青封捏着妖刀。

    “你突破不到八品,你永远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今天我要把你吊起来打。”

    段元狄肚子又咕噜了一下。

    “承你吉言,哥突破了。”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顿时间,天摇地动,鬼哭神嚎。

    以苏青封为中心,大地蔓延出一条条裂缝,甚至在苏青封的身后,出现了一道无比庞大的气环,看上去极度骇人。

    “你……你怎么可能突破?”

    段元狄目瞪口呆。

    八品。

    这怎么可能。

    苏青封可是一直在压着气环啊。

    他突破的难度,是别人好几倍,他怎么可能真的突破。

    “百穴气环,我的天……青王那可是大圆满的百穴气环。”

    远处,一个少将惊呼道。

    “青王简直就是个天才。”

    另一个少将也喊道。

    这一刻,堡垒内所有宗师都满脸错愕。

    除了袁龙瀚大元帅,人族又出现了一个百穴大圆满的气环。

    压气环。

    八品。

    青王简直就是个挂逼啊。

    “百穴气环,必须要月冥真典大圆满,剩下的石板……难道你……”

    段元狄瞳孔猛地收缩。

    苏青封最开始的气环,只有不到70个,那时候月冥真典有残缺。

    可只要战法圆满,以苏青封之前的七品实力,完全可以将之前缺失的气穴补起来,补充到90气穴。

    当然,七品补气穴,其实没有太大意义,毕竟最需要气穴的时候已经过去,但大圆满是另一种层次的突破。

    至于最后10个气穴,完全可以用其他宝物去打穴。

    只要有大圆满的气环,剩下不配套的气穴,也就可以被同化。

    段元狄当初并没有修炼月冥真典,所以他的心法战法并不是大圆满,自己后来打穴的气穴,总归是无法彻底融合。

    如苏青封这样,可以真正运转出百穴气环的强者,神州目前只有一个袁龙瀚。

    段元狄虽然也是100个气穴,但他的是伪百穴,出不来苏青封这种恐怖的效果。

    “多亏有个好儿子!

    “苏越帮我找回了最后的月冥真典石板,回来的路上,我顺便突破了一下。

    “对了,我记得你老喜欢和牧京梁干仗,以后你日子可能会很惨。

    “牧京梁是苏越的岳父,这月冥真典的石板还够用最后一次,等牧京梁也融出百穴气环,我觉得你提前退休吧。”

    苏青封冷笑着。

    “放肆。

    “牧京梁的女儿要嫁我徒弟,我这个做师傅的,同意了吗?

    “不行,我不同意。”

    段元狄义正言辞的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

    牧京梁融出百穴气环,还不压着自己打。

    以后的日子还能不能过?

    绝对不同意。

    闻言。

    苏青封皱着眉,一脸茫然。

    你是苏越师傅?

    我特么怎么不知道。

    你见过我儿子?

    老鬼,你的脸呢?

    “老苏,这么多人,别闹小孩子脾气,你和我来办公室,我得和你商量一下石板的事情。”

    段元狄摇摇头。

    这个时候的苏青封,不能招惹了。

    自己好歹是大将,万一真被打败,以后这日子没法过了。

    “哼,你个老小子,终于怂了吗?

    “想当我儿子的师傅,你得有付出精神”

    苏青封肚子又有点疼。

    他不是饶了段元狄,实在是得先去趟厕所。

    ……

    “大将军刚才……是怂了吗?”

    “我看是,听说青王是压过气环的武者,他八品完全可以完虐九品。”

    “那以后,青王岂不是袁龙瀚元帅的接班人?”

    “以前袁龙瀚就是这样安排来着,可惜青王老捅娄子,先是被调到层岩市当提督,让他修身养性,结果修身养性失败,最终闯下大祸。”

    “等青王突破到九品,我看丹药集团也压不住了。”

    “谁知道呢,走着看呗,起码青王在第四战场,咱们能轻松点。”

    二人走后,一群将军议论纷纷。

    ……

    深楚城,城防口。

    一辆很普通的黑色汽车行驶进来,里面的人走下来,递上身份证明。

    “牧京梁。”

    “柳一舟。”

    车里这两个人,竟然两个大将。

    奇迹军团大将:牧京梁。

    魏远军团大将:柳一舟。

    城防口的统领连忙跑出来,这可是两个真正的大人物啊。

    可魏远军团柳一舟,不该是在国外吗?

    他怎么可能会来深楚城,这简直难以置信。

    至于牧京梁,深楚城到是不怎么陌生。

    “我们来找段元狄叙叙旧,通报一声。”

    二人说到。

    深楚城关押着大量囚犯,所以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他们也遵守规矩。

    “您二位是军部大将,不需要通报。

    “需要派辆内部车吗?”

    深楚城距离湿鬼塔还有一段距离,统领连忙说道。

    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清早,燕归军团的大将才刚刚来过。

    现在又来两个大将。

    “不用了,走一走就可以。”

    牧京梁点点头。

    “老柳,你一路上脸色很难看,还没想到报仇的办法吗?”

    牧京梁问道。

    就在十天前,魏远军团一个战斗营,被突然伏击。

    3个四品。

    7个三品。

    71个二品。

    全军覆没。

    最令人痛恨的地方在于,这支战斗营并不是死在湿境,而是死在了江元国的一个小城市。

    这简直是魏远军团的耻辱。

    十几个凶手,已经被魏远军团抓获,可惜,这群伏击者全部自杀。

    这一次,不是阳向教的人。

    这也是让魏远军团震怒的地方。

    但江元国官府,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不是江元国所为。

    这就特别的蹊跷。

    其实柳一舟可以下令,继续深入调查。

    但这一次,柳一舟没有着急去大肆抓人,只是不断给江元国施压而已。

    “我已经锁定了江元国的一个关键人物,但他并不是幕后黑手,所以我装着不知道。”

    柳一舟黑着脸道。

    “你准备慢慢调查?

    “需要找王野拓帮忙吗?”

    牧京梁问。

    “我这次回国,第一是将兄弟们的骸骨送回来,顺便落实了抚恤金。

    “第二,是准备看看一个月后的武大期末考试。”

    柳一舟想了想,突然说道。

    “武大期末考试?”

    “你准备让武大的学生,帮你去抓凶手?”

    牧京梁一愣。

    回国的路上,柳一舟黑着脸,和个得道高僧一样,一路上就想到这么个馊主意?

    国外情况不同于神州。

    除了阳向教,还有时不时会被冲破的湿鬼塔,甚至还有海盗,还有各种武装组织,说不出的复杂。

    这里的海盗,并不是海上的贼寇,而是所有罪犯组织的统称,国际上几乎都叫海盗。

    让武大学生帮你破案?

    亏你能想得出来。

    王野拓找学生当卧底,你找学生当战士。

    你俩还真是好兄弟。

    一肚子坏水。

    “我也没办法。

    “不管是魏远军团,还是震秦军团,都要顾及到国际公约,地球上还有四个强大的联盟国,神州目前还做不到一手遮天,有些国际规矩,内阁不可能随便破坏。

    “这次事件,涉及到江元国官府,涉及到海盗,或许也涉及到了阳向教,甚至是其他小国家的官府。

    “假如是军部着手调查,一定会束手束脚,打草惊蛇。

    “让武大学生,组成学习小组出国考察,便可以放手大干,如果查出来谁是幕后凶手,直接可以斩杀。

    “万一凶手是江元国的高层,甚至牵扯到其他国家的高层,军部要抓回来审判,几次公审下来,拖拖拉拉,几年过去了。而内阁,也会承受国际上很大的舆论压力。

    “但武大学生出手,那就是误杀。我神州武者失手杀人,那我们可以亲手把他们抓回来,到时候侦捕局如何审判,还不是神州说了算。”

    柳一舟沉着脸道。

    “话虽然是如此,可总归在国外行动,还是有些危险啊。”

    牧京梁皱着眉。

    他心里清楚,让学生去调查是幌子,其实柳一舟这老狐狸,心中早有准备。

    学生的任务,是直接杀人报仇,跨过审判阶段。

    暗中调查的事情,还是魏远军团或者震秦军团来。

    学生们,只是柳一舟雇佣刽子手而已。

    但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军部杀人,要经过公审。

    而学生误杀,那神州及时出现,将学生们抓回来便可以,这也是任务结束的保护。

    到时候,神州可以无罪开释,毕竟在神州,神州的律法说了算。

    但确实危险。

    “我不会用几枚军部勋章,就去忽悠武大学生,这次我要五个人。

    “如果他们能完成任务,我会给他们一场大机缘,涉及到了绝世战法。

    “在四大武院和战*校,顶尖的大三学生,也差不多有四品实力,这个任务,并不算太难。”

    柳一舟道。

    只能用大三学生。

    毕竟是国外交流使团。

    大一、大二的学生太弱。

    大四学生还有半年毕业,这个时候出去交流,目得性太强,动机太假。

    而武大期末考核,主力军也都是各个学校的大三学生。

    当然。

    如果能有大二的参与,那再好不过。

    但大二修炼到四品,这种天赋特别罕见,可遇不可求。

    “绝世战法的机缘?老小子,你还藏了多少秘密。”

    牧京梁一愣。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取绝世战法,也会付出极大的危险,到时候我会和他们说清楚。”

    柳一舟这次已经铁了心。

    不包此仇,誓不为人。

    “到湿鬼塔了,你和苏青封好久没见了吧。”

    牧京梁说道。

    “嗯,好多年了,我一直在国外,每次回来时间很紧,而老苏又太浪,老找不到他。可前年再回来,他却坐了牢。

    “我在国外工作,他又是个囚犯,我俩接触太引人关注,既然老苏来到第四战场,那我也用不着避嫌了。”

    柳一舟点点头。

    之前他擅自见苏青封,会容易引起别人非议,会有人怀疑自己想接引苏青封出国。

    “说起来,咱们这些大将都被袁龙瀚元帅警告过,不可以经常性接触苏青封。

    “但现在,他是我女儿的公公,我俩也谈谈彩礼钱什么的,毕竟姑娘养了这么大,被他家儿子被骗走了。”

    牧京梁叹了口气。

    虽然现在说这些有点早,但几年就是一眨眼,早点谈谈也好。

    孩子们年纪也都不小了。

    “我干儿子的婚事,我暂时不同意。”

    柳一舟严肃的看着牧京梁。

    “你是苏越的干爹,我彩礼钱连你的也要拿。”

    牧京梁冷笑。

    “哼,我认识很多外国的元首,他们的公主都年轻漂亮。金发碧眼,我已经物色了几个。”

    柳一舟不屑的看了眼牧京梁。

    “我告诉你,苏越要是敢娶外国人,苏青封可能会打死他。

    “如果你敢给苏越介绍外国人,苏青封可能连你也要打。

    “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二人闲聊间,已经走到了段元狄办公室门口。

    “苏青封打不过我。

    “你也打不过我。

    “我干儿子的恋爱自由,由我这个干爹撑腰。”

    柳一舟轻蔑的笑了笑。

    说起来,都好久没见苏越了,不知道这胖小子还记不记得自己。

    常年在国外,再加上苏青封这个不省心的家伙,他想帮帮苏越,可丹药集团看的和狗一样紧。

    偏偏自己身份有特殊,有心无力。

    “唉,柳一舟,你想多了,你现在已经打不过苏青封了。

    “还有,你话说的有点满,你可能连牧京梁也打不过了。”

    这时候,办公室门打开。

    段元狄摇着头,一脸苦楚。

    “老柳,听说你要让我儿子娶外国人,还要打我?”

    苏青封也茫然的走出来。

    同时,他手里捏着一块石板。

    “牧京梁,你女婿给你的,彩礼钱。

    “想想你赔礼赔什么。”

    苏青封将月冥真典的石板,直接递给牧京梁。

    刹那间,牧京梁被震撼的胳膊颤抖。

    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了多少年的东西啊。

    几秒后。

    牧京梁看着柳一舟:

    “柳一舟,听说你要打我?给我半个小时如何?一会我和你好好切磋一下”

    他舔了舔舌头,一字一句的问道。

    ……

    抱歉,更晚了。

    今天一直在梳理大纲,头痛欲裂。

    我当读者的时光,我们都是沙雕网友,啥破情节都喜欢看。

    这一届的读者难伺候,各个都是福尔摩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