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天王〕〔夏子安慕容桀〕〔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未婚美妻超级甜〕〔情深入骨,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沐暖暖慕霆枭〕〔十方乾坤〕〔枕上婚宠〕〔一胎二宝:总裁的〕〔重生野性时代〕〔噬天为帝〕〔盛世权后〕〔神秘首席甜宠妻〕〔总裁蜜宠替嫁妻沐〕〔给画仙打工的日子〕〔重生悍妻有点甜〕〔肖少的蜜宠萌妻〕〔陆开传〕〔奔向深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85章 让各位更高兴点
    吃完夜宵,三人便分别回了宿舍。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牧橙要补觉,原本在湿境就精神紧张,再加上去医院陪了苏越一天一夜,更是特别的困。

    回去西武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牧橙简单洗漱了一下,赶紧睡觉。

    上午学生会还要开会,白小龙还有一些账目和工作要交接。

    在武大,学生会也相当于一个监察机构。

    如果有那个导师手下的学生太放松懒散,导师又懒散,学生会甚至有权利,去找校委寻求解决办法。

    在极端的情况下,学生会甚至能扣除教师绩效,更甚者,还有学生会申请开除教职工的情况。

    如果学校食堂、教室、或者各项基础设计有不完善,或者不公平的地方,学生会甚也可以提议修复或者增加。

    这种提议,并不是常规的提一嘴就完事。

    假如西武不当一回事,学生会同样有办法收拾,有时候就连校长都必须尊重学生的意见。

    在武大的学生会,是真正代表了学生在发言,并不是帮导师跑腿。

    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学生会甚至可以直接去教育部找相关领导。

    三班班主任之所以可以对学生不管不问,完全是因为他班里有强者拉分,否则这种老师真的有可能被学生会扣绩效,甚至开除。

    但即便是班里有强者的情况下,三班班主任也被学生会约谈过好几次。

    当然,没什么效果。

    学生会虽然权利大,但一切还是要以走规矩,三班分数够。

    在平时,学生会也会组织一些学生间的切磋比试,而一些a类和b类武大,还会去其他学校去挑战切磋。

    而这些经费,学生会也可以向教育部申请。

    当然,专项经费是冻结状态,专款专用,学生会成员也贪污不了,但学生会成员也确实有工资。

    而白小龙这个会长的工资,堪比一个普通教师。

    哪怕是其他成员,也能抵得上一些b类武大的教师工资高。

    所以,各个武大的学生会也保持着极高的效率。

    校领导层,教研委办公室,后勤部。

    这是武大的管理层。

    而学生会,既是被管理者,同样也是三大管理层的监督者。

    相辅相成,相互监督。

    这也是使得武大的学习氛围,可以更上一层楼。

    当然,这些东西对苏越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管理监督那些破事,苏越丝毫没兴趣。

    一点点工资,对苏越来说更是没用。

    而举办活动,还有什么比试……真的没有下湿境有趣。

    在苏越心里,蓝路和紫里这种家伙,才是人才,和空气斗智斗勇,你来我往,勾心斗角,其乐无穷。

    “学生会,但愿别给我找麻烦啊,我只是想用用买丹药打折而已。”

    宿舍里,苏越面前有一本《学生会行为手册》,这是牧橙着着急急给自己的礼物。

    虽说没有字典厚,但苏越连目录都不想看。

    说实话,他最怕这种乱七八糟的麻烦。

    “明天先去学生会入会,然后去趟导师那里,下午去养老院吃个火锅。”

    苏越嘀嘀咕咕。

    医院睡了一天一夜,哪怕没有用睡眠赦免,他都不可能再睡觉。

    “我现在掌握的战法,攻击类,主要还是素质刀法,而凤羽狂刀是群攻,攻击力总归是低点,但似乎也够用了。

    “可小凌波步在面对四品的时候,真的有些吃力。”

    趁着没事干,苏越准备总结一下自己。

    军部的奖励没有发放下来,自己身上没有丹药,甚至在武道网还欠着贷款,即将逾期了。

    现在的他,穷的一干二净,想修炼明显不现实。

    所以有点无聊。

    三部辅助战法,没有提升的空间。

    灵魂痛击和慕容诀,也是没有提升空间的卓越战法。

    舌剑,目前没有任何卵用,面对三品以上的武者,偷袭的概率是0。

    龟甲功,庐山升龙炮,算了,不提也罢。

    这种取巧的战法,随着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也必然要被淘汰。

    枯步说不上多有用,但绝对也不能说没用。

    苏越算来算去,自己的攻击战法,还真的只有一个素质刀法。

    “我的实战经验,是不是有点差。”

    苏越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自己虽然在湿境很浪,也立下不少功劳,但一共下了两次湿境,似乎没有一次真正在阵线里厮杀过。

    “不对,我现在才二品,下了湿境应该是铲青苔的水平,根本不允许上主战场啊。”

    苏越又苦笑一声。

    可能自己想的太多,有点着急了。

    “等奖励发下来,先想办法将气血修炼到1000卡,先突破了三品在说。

    “至于战法,等奖励发下来,看情况购买吧。”

    苏越总结了一会,也没有总结出什么。

    他拨通了苏健州的电话。

    果然。

    仅仅响了两声,老叔就接起了电话,他不是没睡,而是起床起的格外早。

    “苏越,最近过的好吗?”

    苏健州问道。

    “嗯,挺好。

    “我在第二战场,见到了老爸,他目前应该是在第四战场。”

    苏越想了想,还是将第二战场的事情,删删减减和苏健州提了提,至于焦清远的事情,这是军部秘密,苏越也没有乱说。

    听到老爸的事情,苏健州明显愣了愣。

    “我能猜到,监狱肯定管不住他。

    “沧源第六营那些人,对你好不好,没欺负你吧。”

    苏健州又问道。

    “嗯,都挺好的,老叔,您认识沧源第六营的人?”

    苏越好奇道。

    “我曾经也是里面的一员,可惜我刚去没多久就重伤,所以和王安虎他们说不上多熟,但前几年他们偶尔也来看看你爸,我们也都聊聊。”

    苏健州笑了笑。

    “这样啊。”

    苏越点点头。

    他也没有多问,问的太多,无非也是多撕开苏健州一层伤疤罢了。

    “对了,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人,叫焦清远。

    “他一个人镇压着源矿很苦,你有空的时候去看看他,这个人性格有些孤僻,但你应该可以过去。”

    “算了,我可能多嘴了,沧源第六营一定会带你去见焦清远。”

    苏健州叮嘱了一句,又笑了笑。

    闻言,苏越心中咯噔了一下。

    果然。

    怕什么来什么。

    哪怕有军部没公布,但关于焦清远的事情,苏越也不知道该不该瞒着苏健州。

    “老叔,我见过他了,还拿到了老爸年轻时候用的骷髅刀。”

    苏越想了想说道。

    “骷髅刀,原来是这样,这骷髅刀是你老爸传承给焦清远的东西,没想到又回到了你手里。”

    “其实因为你爸的原因,我和焦清远偶尔也会有些短信联络,但最近几个月,他也一直没有给我回过消息。

    “就在昨天,焦清远的武道网账号突然注销,我还以为他退休了。

    “这个事有点诡异,我还想找他叙叙旧呢。”

    苏健州又说道。

    “可能……他喜欢清静吧。

    “焦清远确实退休了,王安虎突破到了宗师,他取代了焦清远的位置。”

    苏越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瞒着苏健州。

    留个美好的记忆吧。

    “这样啊,也对,符合他一贯以来的性格。

    “他既然删除了武道网账户,可能就是不想让人打搅自己的退休生活。”

    苏健州笑了笑,他其实是替焦清远开心。

    “嗯,”

    苏越点点头。

    撒了谎之后,心里其实挺不舒服。

    但再看看沧源第六营那些人的状态,苏越又觉得隐瞒也不什么坏事。

    没办法,焦清远这个人,实在是太特殊。

    之后,苏健州又嘱咐了苏越一些事情,特别叮嘱他要注意安全什么的。

    “老叔,我以前听说过,一些有钱人家的小孩,从小就开始不断的服用一些温和灵药,目得是高中时代气血修炼的快一些,您知道这种灵药叫什么吗?”

    苏越突然又问道。

    算算时间,苏健军眼看这就要上初中,很快就高中,要开始修炼气血。

    虽说年龄不到,乱修炼气血会破坏根骨。

    但从小服用一些相对温和的药物,也是润物细无声的方式。

    看看人家杜惊书。

    虽说人品不怎么样,但修炼速度就是快,苏越有时候都眼红。

    现在自己也算有能力了,想提前培养一下苏健军。

    可他翻遍了武道网,也没有相关的资料。

    可能是神州官府不愿意普通民众去拔苗助长,所以屏蔽了相关的帖子。

    “这个……我也不怎么清楚,你不用替苏健军想太多。

    “当年你爸都没有专门用那种方法去培养你。其实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费用也确实昂贵的可怕,据说那些药物只要开始服用,就不可以再停下,而且也不可能丝毫没有副作用。”

    苏健州笑了笑。

    他知道苏越关心苏健军,但武道这种事情,每个人有自己的机缘,强求不来。

    “嗯,我明白了。”

    苏越点点头。

    碰机会吧,如果真的会影响苏健军的根骨,还不如不用。

    二人又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

    距离学生会开会还早,苏越没事干在街上溜达。

    他决定还是早晨去养老院吧。

    一条街上,苏越买遍了所有早餐,这次老人们该无话可说了。

    养老院依旧是老样子。

    苏越又暗骂一句自己矫情,自己下湿境也不过20多天,好像几年没回来一样。

    但不得不承认,每一次从湿境回来,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大清早,两个老人已经在下五子棋。

    大妞和二妞在院子里练习广场舞动作。

    大蛇完将头发染成黄颜色,嘴里好像在念叨着龟派气功。

    依然是一派祥和。

    “爷爷奶奶们好,我给你们买来了早餐。”

    苏越脚踢敬老院,大咧咧闯进去。

    不得不说,他竟然有了家的感觉,也是奇怪的很。

    唰!

    然而。

    这一次气氛古怪的可怕。

    哗啦。

    从苏越刚刚跨过门槛的刹那,大门便被直接拍住,气浪震的苏越一个踉跄。

    稀里哗啦。

    五道凌厉的狂风袭击过来,苏越连手里的早餐都没有拿稳,直接是洒了一地。

    大妞一马当先,死死盯着苏越,她嘴唇都有些颤抖。

    “你打通了90个气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咕咚!

    苏越狠狠咽了口唾沫。

    气氛有点紧张,他一时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这种压迫,简直是前所未有。

    “你们几个老东西,能不能镇定点,吓坏他了。”

    大妞不满的瞪了他们一眼。

    这时候,苏越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咳、咳……咳……

    苏越狠狠咳嗽了几声,个刚才真的是差点断了气。

    “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苏越开始扯谎。

    故事编的无懈可击。

    石板是异族往典侍城运输的时候,被自己无意中发现。

    当时,那支运输小队遭遇了凶兽攻击,所以苏越趁机偷走,然后在异族的山洞里悄悄打穴。

    可还不等他将石板拿回来,自己就被异族找到。

    为了逃命,自己用石板引开了异族,而自己九死一生逃回来,石板却被典侍城的异人族又抢走。

    但最后峰回路转。

    老爸杀到典侍城,一刀劈开了典侍城的大门,自己又跑到树旗屯兵营,将石板给了老爸。

    至于自己为什么知道石板在树旗屯兵营,这也是涉及到了智慧的问题。

    苏越的故事中,是自己听懂了异族交流,押送石板的队伍,这就是树旗屯兵营的一群异族。

    而自己聪明伶俐,懂异族语言。

    这些乱七八糟的理由,苏越其实很久前就已经编好。

    他觉得自己可以去编乎混个专栏。

    毕竟,以后老爸可能也会问,军部可能也会问。

    切换状态,隐身这种事情,绝对没办法乱说。

    苏越话落,养老院里陷入了死寂。

    几分钟后,老人们才纷纷回过神来。

    大妞不死心,她将苏越架起来,架到空中,随后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次。

    果然。

    千真万确的90个气穴,全部是被月冥真典的石板所打通。

    大圆满了。

    苏越一个二品武者,竟然是将月冥真典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

    “真是天意,天意啊,被异族抢走的最后一块石板,竟然还能回来。”

    大妞不断的感慨。

    “石板到了苏青封手里也好,以他的能力,也可以修炼到大圆满境界。”

    白棋子点点头。

    “苏越,你现在的气血值,是不是已经超过了700卡?”

    大妞又问道。

    “嗯,运气好,以90个气穴来运转气环,修炼速度很快。”

    苏越点点头。

    这一点不用隐瞒,90个气穴,一切皆有可能。

    而且他刚才已经说了,偷异族东西的时候,也偷了不少丹药。

    “苏越,你小子是不是开挂了。”

    大蛇完皱着眉,突然走过来,满脸严肃的问道。

    苏越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随后,他也看着大蛇完,很郑重的点点头。

    他的表情很明显:对,我开挂了。

    “你身上……还有什么金手指?”

    大蛇完又阴气森森的问道。

    “我开的外挂,就是被五个前辈教导过,你们就是我最大的金手指,我真的骄傲。”

    苏越一脸肃穆,朝着五人鞠了个躬。

    唉!

    大蛇完差点被气的背了气。

    “嗯,不错,我们就是你的外挂。”

    大妞摸了摸苏越的脑袋。

    现在最后一块石板也回来了,大妞心里最后一个心结彻底放下。

    哪怕石板在苏青封手里碎了,也无所谓。

    大妞唯一的心结,是不愿意让石板流落在异族手中。

    现在,事情终于解决了。

    “苏越,我饿了,早餐呢?”

    大蛇完套话失败,没好气的问道。

    “不是在地上吗,你们打翻了早餐。”

    苏越茫然的说道。

    你们干的好事,还问我,没看到豆浆都撒了吗?

    “明明是你带来的垃圾洒了,速速去买早餐。”

    大蛇完挥挥手。

    “吃完早餐,我们帮你再打一个气血。”

    苏越原本还有些意见,可大蛇完话音落下,他便只能看到苏越一个残影。

    “我要吃……”

    “别说了,我给你们买全套。”

    苏越的声音已经飘远。

    “你们说……苏越最大的外挂,是不是他的无敌厚脸皮?”

    大蛇完保持着挥手的姿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甚至怀疑,在自己开口说气穴之前,苏越那张不耐烦的表情,简直是面具。

    “对一个武者来说,厚脸皮又不是什么缺点,我反而觉得很可爱。”

    大妞瞪了大蛇完一眼。

    “苏青封打通浑身气穴,一定会突破到八品。

    “他距离袁龙瀚,只剩下最后一个壁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突破到九品。”

    白棋子想了想说道。

    “以苏青封的资质,他只要能保持着低调,不要再犯下天怒人怨的大罪,我觉得10年时间,他一定可以突破。

    “但这个人能不能平安的活10年,这是个大问题。”

    大蛇完冷笑了一声。

    就苏青封那股子浪劲,他能活到现在,全凭一股运气在支撑。

    “你们就没有发现吗?

    “苏越这小子,比他爸还要浪,敢在异族小队里偷石板,最后还能逃走,也是个人才了。”

    白棋子摇摇头。

    “这估计是血统问题,改不掉了。”

    二妞也摇摇头。

    回想起苏青封当年的一件件破事,众人就头疼。

    如今去了第四章战场,果然还是安静不下来,竟敢横跨丛林,去第二战场偷袭典侍城。

    这家伙,也不怕被九品的神长老活捉了。

    ……

    苏越风驰电掣。

    东边买豆浆,西边买汉堡,中西合璧,营养均衡。

    也就20分钟时间,他已经是返回养老院。

    “快吃,大家快吃,一会早点都凉了。”

    他贴心的替大家打开食品包装。

    第91个气穴啊。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苏越在武道网研究过。

    除了本命的心法战法外,想要再多打气穴,就只能等自己宗师之后。

    即便是这些副厂的气穴,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哪怕是宗师,一般也不会轻易得到这种机缘。

    当然,没有突破到宗师的武者,也可以在宗师的辅助下,去打通副厂气穴,但宗师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其实性价比不高。

    副厂气穴的运转速度,毕竟不可能比本命战法更高。

    还有,打气穴的宝物,太昂贵,昂贵到宗师都承担不起。

    五个老人细嚼慢咽,总算是享受完了丰盛的早餐。

    苏越二话不说,抓起垃圾,就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箱。

    时间紧迫啊。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赶紧打气穴。

    终于,一切准备妥当。

    这一次,只是大妞出手。

    在苏越又经历了一次生不如死的剧痛之后,他体内终于打通了第91个气穴。

    苏越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一时间是无法站起身来。

    他需要休息一会。

    一直以来,苏越都以为自己是个挂逼,可再仔细想想,如自己这样苦逼的挂逼,又能有几个?

    自从开始修炼武道,几乎就没有一天舒服过。

    差不多休息了20分钟,苏越勉强坐起来。

    气环运转。

    嗡!

    果然,效果很强。

    虽然仅仅只增加了一个气穴,但运转速度是大幅度的进步。

    他的月冥真典毕竟已经大圆满,此时在多打气血,也不存在什么副厂不副厂。

    大圆满之后,苏越每多一个气穴,其实也算是另一部心法战法,当然是很弱的那种,但也要比其他人的副厂气穴强大很多。

    “多谢各位前辈!”

    苏越恢复了一会气血,连忙站起身来抱拳一拜。

    帮大忙了。

    “不用客气,能看着你成长,我也很开心。”

    大妞脸色苍白,看上去有些脱力。

    “前辈们,其实我的身体结实,还可以再尝试着打一个气穴。

    “我想赶紧成长,让前辈们更加开心点。”

    苏越一脸无畏的说道。

    “苏越,我知道去极乐轮回的路,要不要送你一程?

    “转生到下辈子,你脑子正常点。”

    大蛇完气的黄毛飞扬,简直和即将赛亚人变身一样。

    就苏越这恬不知耻的贪婪,真的够资格当一个武者。

    这小子不强,天理不容。

    “开玩笑,开玩笑!”

    苏越缩了缩脖子。

    “前辈们,我想问问,这打气穴的宝物,具体是什么东西?”

    苏越又问道。

    他只知道是机缘,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这东西也说不来,一般在湿境丛林里,那些强大的凶妖附近,偶尔会有一些诡异的植物,里面就蕴含着气穴的气息。

    “没办法描述。

    “等你突破到宗师,就可以去丛林里碰碰运气,只要你能见到,你就会清楚,现在也描述不出来。”

    大妞解释了一句。

    “嗯,晚辈明白了。

    “西武还有课,我先回学校,有机会再来看各位爷爷奶奶啊。”

    苏越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开。

    学生会的会议开召开了,万一迟到牧橙又要埋怨自己,怪不好意思的,明明答应好的事情。

    “没有突破到三品之前,别回来了,看着你来气。”

    哗啦。

    苏越被一股劲风横推出去,随后大门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