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汽车大时代〕〔重生完美时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头号偶像〕〔超英的小团子[综英〕〔陆先生又上头了〕〔名侦探柯南之恶魔〕〔无敌从灵气复苏开〕〔恶女轻狂:误撩妖〕〔抗战之烽火漫天〕〔透视仙王在都市〕〔凤展异世〕〔重生之先声夺人〕〔黑科技算命大师〕〔侠士是怎么炼成的〕〔向往的生活之娱乐〕〔Justin盛夏的时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92章 沙发王座,擂台情书
    本站:m..下午,对战继续。

    对有些人来说,淘汰战真的是有些无聊。

    但这些人都是顶级水准,他们的眼界不一样,对普罗大众来说,哪怕是淘汰战,也已经精彩绝伦。

    至于八强战和冠军战,那更是云端上的天宫之战,他们这些凡人看看就罢了。

    白小龙独霸贵宾席,还有些无趣。

    “寡人……这个词,真的精辟。

    “就像我白小龙,一骑绝尘,远远将同届对手甩开,优秀如我,如今就只能坐在这沙发王座,承受无休止的孤独。

    “唉,高处不胜寒,古人诚不我欺。”

    噗!

    白小龙忧郁的开启一罐冰阔落。

    这就是贵宾席的优待。

    可乐。

    水果。

    可以按摩的皮沙发。

    这种该死的、堕落的,腐朽的享乐主义,简直令白小龙想发个朋友圈。

    咕咚咕咚!

    然而。

    白小龙的冰阔落还没喝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是插进来一根吸管。

    冰阔落没有说不要不要,吸管也没有说只是蹭一蹭。

    反正就这样插进来了。

    咕咚咕咚!

    白小龙眼睁睁看着可乐被吸管吸走,感受着可乐罐越来越轻。

    顺着吸管,白小龙看到了一张令人厌恶的脸。

    “渴死我了。”

    苏越一口气喝了一罐冰阔落,还将吸管拎起来,舔了舔最后几滴液体。

    “白顾问,你不是武大学生嘛?怎么会来这么高档的贵宾区?”

    苏越放下吸管,一脸讶异的问道。

    白小龙被问的满脸懵逼。

    你特么不是武大学生嘛?

    你又是咋混进来的。

    还有脸问我?

    “我是武大第一个五品,有教育部的特殊待遇。

    “苏越,你逃票混进来,如果被保安逮住,小心直接剥夺了你的观战权。”

    白小龙提醒道。

    这个胆大包天的玩意,贵宾区都是一人一座,你也不怕主人回来。

    “我是江元国的王爷,如果不是为了你的冰阔落,我现在在第一排。

    “算了,今天本贵族,就和你这草民坐一起吧。”

    苏越叹了口气。

    他是王爷,外交使团随便换座位,反正大家都给面子。

    嘎嘣!

    白小龙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为什么我心里,就这么嫉妒呢。

    莫生气,他人气我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白小龙默念口诀,终于是勉强平静下来。

    咔嚓!

    咔嚓!

    咔嚓!

    苏越和饿死鬼投胎一样,又开始抱着一盘草莓吞,一口一个。

    “你能不能别吃草莓了。”

    白小龙皱着眉。

    “又不是你家的,你吝啬什么。

    “本王爷吃草莓,是给草莓面子。”

    苏越瞪了眼白小龙。

    这个人心眼子不好,草莓这么甜,我不吃能对得起果农嘛。

    “我刚才偷偷听到工作人员说,这草莓没洗,据说没有施过肥,原生态粪浇的,这可是高档货。”

    苏越又吃了两颗,白小龙阴森森的说道。

    随后,白小龙哈哈大笑。

    苏越捏着一颗草莓,一张脸阴晴不定的定格在空中。

    啪!

    苏越屈指一弹,草莓弹进了白小龙嘴里,随后他扔下盘子。

    破东武,做事情一点都不严谨。

    草莓居然都不洗。

    不会是怕别人真的吃吧,抠门。

    咳,咳!

    白小龙吐了草莓,恨不得要将苏越斩杀。

    但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到三品了?”

    过了一会,白小龙问道。

    这家伙,生怕别人察觉他三次洗骨,对气息隐藏的很深,白小龙都看不出来。

    “没有。”

    苏越平静的摇摇头,脸上无悲无喜。

    “没事,年轻人多努力,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看杜兄,大一三品。每个武大,都有大一三品。你也别嫉妒人家,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

    白小龙抓住空隙,及时献上自己的冷嘲热讽。

    “白顾问,咨询你个事?明明有1000卡气血,为什么就突破不了三品呢?”

    苏越转头,一脸迷茫的咨询道。

    他表情很认真。

    “白顾问,你现在应该有2000多卡气血了吧,好厉害。

    “我就太差劲了,大学都过了半年时间,才刚刚达到你的一半。”

    苏越又叹了口气。

    “你别说话了,谢谢。”

    白小龙心脏被扎的刺痛。

    这孙子,到底是哪座镇妖塔里跑出来的妖怪。

    1000卡。

    你特么压了气环啊。

    狗腿跑的太快,现在气环还没有反应过来,你总得给点时间啊。

    说出来,真的是扎心。

    1000卡。

    对普通武者来说,这是突破四品的条件啊。

    换句话说,台下还在为了大一三品欢呼的时候,这畜生突破到了四品。

    而且,压气环突破,比普通方式难最少一倍。

    毕竟,三品可以服用三品的丹药。

    而苏越是以二品的状态,去往1000卡修炼,他无法服用更强的丹药。

    为什么就没有人收了这妖怪啊。

    ……

    体育馆中央,各个武大还在进行着淘汰战。

    西武一直保持着杜惊书,当然,杜惊书毕竟刚刚突破三品不久,他已经败了一次。

    毕竟是第二轮淘汰战,对方也已经是胜过一局的队伍。

    但西武还有剩余两个替补,他们都是三品巅峰,哪怕遭遇a武都不会输。

    在北武,廖平早早就放弃了继续比赛。

    他只能靠承受伤害,来活活累死对手,打起来又无聊,又浪费时间,而且封印也解除不了,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北武放出廖平,证明我北武有人,这就足够了。

    南武。

    田宏伟一直还在战。

    他同样即将要下台,但田宏伟的瞳孔,一直锁定着东武王路峰。

    他要报仇。

    他要亲手撕下抽屉这个外号。

    田宏伟唯一的希望,就是南武可以抽到东武,自己可以堂堂正正战败王路峰。

    至于在东武。

    气氛特别轻松。

    王路峰也是也是唯一一个,还在擂台征战的大一新生,当然,他也即将被打败。

    战校,弓菱最开场秀了一波。

    之后,也就下台了。

    没办法,弓菱毕竟是二品,她持久性很差。

    ……

    看台上,苏越和白小龙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白顾问,这次西武真的没戏?”

    牧橙已经看到了看台上的苏越,虽然不知道苏越为什么能混到贵宾席,但总归是来了。

    苏越也远远朝牧橙挥手,算是打过招呼。

    苏越对牧橙还是有些担心。

    这姑娘性格倔,心气高,也不服输。

    “没戏!

    “东武是这次对战赛的王者,北武也不可小觑,咱们西武,可能也就和南武争争第三吧。

    “当然,这得看最终八强的抽签。”

    白小龙说道。

    八强抽签,是最原始的抓阄,理论上这无法作弊。

    到了八强战,那就是万众瞩目的唯一擂台,已经没必要故意安排。

    “孟羊真的会下场?”

    苏越叹气。

    孟羊四品巅峰,简直就是武大的bug,确实谁都打不过。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假如孟羊官宣弃赛,这次东武也肯定是第一。

    “东武学生会会长叫冯佳佳,她被称为上帝。

    “知道上帝是啥意思不?就是藐视众生。”

    白小龙说道。

    “藐视众生,这么狂,她好像和牧橙一样,也是四品初段啊。”

    苏越目光远眺,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东武上帝。

    除了眼睛大一点,麻花辫是个特色,可有那么厉害吗?

    “去年百校对战,冯佳佳还只是三品,那时候她就已经是东武的主力队员。

    “而我,你最应该崇拜的传奇男人,打败了孟羊的男人,却差点折在冯佳佳手下,你说她是不是上帝。”

    白小龙心有余悸。

    “卧槽,这上帝难道会传说中的魅惑术?可她也没有牧橙好看啊。”

    苏越诧异。

    去年这个时候,白小龙已经是四品武者,他竟然差点被冯佳佳打败?

    这女人厉害啊。

    “魅惑个屁,冯佳佳是苗疆人,她家祖祖辈辈流传着一套蛊虫术,这蛊虫术可是绝世战法。

    “冯家的血脉,从小会经过特殊的淬炼,最终在修炼武道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学生蛊虫术战法,也就是绝世战法。

    “你想想,你仅仅是个四品,可却面对一个掌握了绝世战法的武者,她是不是上帝?

    “面对铺天盖地的虫子咬过来,吓都吓死了,谁能打得过。

    “算了,等八强战你就清楚了。

    “去年冯佳佳的蛊虫术还不太熟练,经过一年修炼,今年想必是更加恐怖,哪怕在湿境,苗疆冯家,都是赵启军团一股很强的势力。”

    白小龙解释道。

    养蛊?

    蛊虫术?

    竟然还是绝世战法,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等八强战,苏越决定好好观察一下。

    他自己也会母虫诀,有机会可以交流交流。

    不过这冯佳佳看上去很不好惹的样子,也不知道友善不友善。

    母虫诀只是卓越战法。

    而蛊虫术竟然是绝世战法,不会压制我吧。

    苏越胡思乱想着。

    “白顾问,你去年用了什么办法打败的冯佳佳。”

    苏越又好奇的问道。

    “是智取!”

    “这就涉及到了我无与伦比的智慧领域。

    “你也见过西战道的厮杀,面对铺天盖地的毒蜂,普通战法会很苍白,再精湛的刀法,用来砍毒蜂也会累死,更别说昆虫每次出现,那都是成千上万。

    “如果是现在的我,我会跨越万千昆虫,直接打败她的本体。可去年,我还是四品,而且她身法又快,我在虫子的干扰下,根本就打不到她。

    “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就不是上帝的对手,甚至被虫子咬的满脸包,肿成了猪头。”

    白小龙一声唏嘘,似乎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然后呢?”

    苏越紧张的问道。

    白小龙说的没错。

    在各个武大,一般武者修炼的战法,还是以刀枪为主,卓越战法都是稀罕东西,更别说绝世战法。

    刀枪战法,也是最容易修炼,最有效的战法,否则也不可能成为主流。

    但面对虫子,刀剑战法会显得很无力。

    这也没办法。

    但现在白小龙已经五品,他的实力是突飞猛进,擂台战是天神。

    可去年,他只是四品。

    不过这猪头……不被虫子咬,你也是猪头啊。

    “那时候,我已经战败了孟羊,只要再打败这个上帝,西武就会蝉联冠军。

    “我能让西武输吗?

    “不可能!

    “说时迟,那时快。

    “我当即就从怀里,掏出了针对上帝的秘密武器。”

    白小龙目光坚毅,抑扬顿挫的说道。

    “什么武器?”

    苏越皱着眉。

    他心脏都不争气的开始跳动。

    “那时候我分析到,上帝操控着那么多昆虫,她的精神力一定会很疲倦。

    “针对她这个缺陷,我提前两天,就彻夜写了一份世界上最肉麻的情书。

    “然后,我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念情书。

    “果然,上帝还没有谈过恋爱,再加上我这张帅脸,她毫无抵抗力。随着冯佳佳气血开始混乱,被操控的昆虫也就开始凌乱,毫无章法。

    “那时候,我忍着被叮咬的奇痒,直接冲过去……”

    白小龙情景再现,满脸自豪。

    “你冲过去,伸出了咸猪手,袭……袭,袭了人家的胸?”

    苏越倒吸一口凉气。

    白小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选手。

    为了一场胜利,脸都不要了。

    我呸。

    苏越最看不起这种,不早点分享经验的小气男人。

    “放你的屁,我白小龙正人君子,不过是嘴唇不小心碰住了一下她的脸,然后,她就气晕过去了。

    “再然后,我就赢了。”

    白小龙还有些不好意思。

    真不是故意亲的。

    “白顾问,你虽然很不要脸,但这也是对付上帝的一种方案。

    “今年咱们西武,依然可以写情书对付她啊。”

    苏越想了想说道。

    对白小龙的脸皮,苏越佩服的五体投地。

    擂台念情书,你怎么什么损招都能用出来,为了胜利不折手段了。

    “朋友,今年西武主战队是娘子军。”

    白小龙仿佛在看一个弱智。

    “万一冯佳佳是百合呢?”

    苏越反问。

    “如果她是百合,去年我可能成功?”

    白小龙更加怀疑,苏越绝对是个弱智。

    可这种弱智,为什么这么强?

    老天不公平啊。

    “这也有道理。

    “比赛万之后,之后上帝没有追杀你?”

    苏越又问道。

    “这就是另一个悲伤的故事,在上帝的威胁下,任何女人都不敢答应我白小龙的求爱。

    “大四了,还是条单身狗,我的痛苦,你们都理解不了。”

    白小龙一脸苦楚。

    “故事很悲伤,但却大快人心。”

    苏越点点头。

    她远远看着东武的冯佳佳。

    这时候,好巧不巧上帝也透来了冰冷的目光。

    苏越不敢于其对视。

    其实苏越也对视不到,上帝的目光,是投向了白小龙。

    咕咚!

    咕咚!

    白小龙喝着冰阔落,视若罔闻。

    能看的出来,这货内心其实慌的一批。

    “要不你阉了自己,自宫谢罪吧,你们可以当好姐妹,冰释前嫌。”

    苏越贴心的提醒道。

    “你信不信,我能杀了你。”

    白小龙要疯。

    ……

    东武休息区。

    “佳佳,你还对那个登徒子念念不忘啊,他表白了就跑,明明就是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东武一个预备队的女生恨恨的说道。

    “哼,算他运气好,今年逃避了擂台,否则我阉了他。”

    冯佳佳咬牙切齿。

    毁我清白,不共戴天。

    “西武还有其他人呢,咱们把气直接撒在西武出战队身上。”

    另一个人也说道。

    “呦,呦,呦。

    “呦……东武出战队我最狂,西武小龙敢号称地表最强,我今年要将西武三只美羊羊,打成炉子里的烤馕,最后一脚踢在丛林里喂狼。

    “呦呦……skr,skr。”

    东武刘桦农即兴来了一段freestle。

    众人白眼。

    西武休息区。

    擂台打的很顺利,大家状态也都不错,但整体情绪一直不高昂。

    没办法。

    眼看蝉联了好几届的冠军,就要砸在自己手里,谁心里也不好受。

    牧橙看着苏越和白小龙谈笑风生,就来气。

    竟然还在喝可乐,好像西武成绩和你俩没关系一样。

    杜惊书心中感慨。

    苏兄不愧是苏兄,连贵宾区都能混进去,果然不要脸。

    由于贵宾区在靠前的位置,不少人也看到了苏越。

    周云粲和廖吉气的肝疼,他们觉得世界不公平,为什么苏越能混到贵宾区。

    其余熟人也朝着苏越远远打招呼。

    苏越也配合着他们呐喊助威,今天我是最帅的拉拉队员。

    不知不觉,已经是夕阳时分。

    今天的比赛,就这样落下帷幕。

    明天继续淘汰赞,如果没有意外,明显下午,八强队伍就会选拔出来。

    ……

    赵启军团。

    “柳一舟,看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眉目。”

    林东启问道。

    “不着急,明天才八强争夺战,精彩的还在明天。”

    柳一舟摇摇头。

    他只是默默的分析各种数据,看上去特别严肃。

    “我总觉得,你就是在用年轻人的生命当儿戏。”

    林东启没有好脸色。

    “老柳心里应该有数,相信他吧。

    “我女婿也来了,可惜他还是没有突破到三品,上场是不可能了。”

    牧京梁笑了笑。

    “无所谓,不过是一场比赛罢了。”

    柳一舟也摇摇头。

    ……

    深夜,东武各条大街都呈现爆满状态,烧烤摊烟雾缭绕,小龙虾在水箱里无力的攀登着。

    西武学生也出来聚在一起,听白小龙讲述战斗细节,苏越坐着小马扎,嘻嘻哈哈。

    在他旁边,是不断剥虾的牧橙。

    牧橙简直要发疯。

    我堂堂西武出战队队长,学生会会长,我竟然在这里给苏越剥虾。

    我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停下。

    牧橙想将虾壳扔在苏越脸上。

    但手就是不听话,一直在给苏越剥虾。

    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苏越的理由也是奇葩到极致,他说他指甲盖受伤了,剥不了虾。

    牧橙就奇怪了。

    一个二品的武者,指甲盖受伤,有那么疼吗?

    “沾点酱油。”

    苏越提醒道。

    牧橙想一脚瞪死他。

    “总决赛的时候,你们都小心点,今年我不参赛,上帝可能会把火发在你们身上,必要的时候,认输算了。

    “万一被虫子叮下疤痕,得不偿失。”

    白小龙手里捏着一只小龙虾,可看着苏越有牧橙给剥虾,他气的直接扔了小龙虾。

    大家都是男人,怎么差距这么大。

    不想活了。

    “白师哥,你说冯佳佳是不是真的看上你了,小心把你押到苗疆山寨当压寨女婿。”

    众人取笑白小龙。

    回想起白小龙去年的旷世情书,人们依旧认为,那是一场奇迹反杀。

    “哼,如果冯佳佳敢来抢我,我就挥刀自宫。”

    白小龙满脸惊恐。

    让我去那个满世界虫子的苗疆寨子当女婿?

    我宁愿当个太监。

    或许一个不留神,还能找一部绝世战法,辟邪剑谱什么的。

    “白、白师哥……嘘,看后面。”

    不知什么时候,烧烤摊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彭谷玉小声提醒白小龙。

    咕咚。

    白小龙咽了口唾沫。

    他僵硬着脖子,转过头去。

    这一刻,他看到了上帝。

    “那个,美女……你好啊。”

    白小龙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该死。

    简直冤家路窄。

    在冯佳佳身后,是东武出战队一群人,他们可能也要吃夜宵。

    大家都是武者,对食物的需求,仅仅是好吃而已,营养或者副作用,已经不怎么在乎。

    “听说有人想当太监?

    “白小龙,你在武道网高调发帖子立誓,如果毕业前不突破到宗师,就挥刀自宫。

    “我冯佳佳佩服你是条汉子。

    “六月底毕业季,我去西武找你,如果你没有突破到宗师,我给你当证刀人,我辅助你自宫。”

    冯佳佳面带寒霜,一字一句说道。

    “那个……开玩……”

    “我们走!”

    白小龙试图解释一句,可冯佳佳寒着脸和他擦身而过。

    “呀,苏越同学,你怎么连个筷子都没有,西武冷落你,要不来东武吃点?”

    王路峰跑过来,上蹿下跳。

    苏越这孩子,看来在西武过的一般,面前连个碗筷都没有,龙虾壳更是一只没有。

    看起来是不敢吃。

    也对。

    又是武大第一人,又是西武学生会会长,苏越拘谨一点,也是应该的。

    就是太可怜了。

    然而。

    下一秒,他看到西武牧橙,竟然剥了一只虾,喂苏越吃下,还贴心的沾了沾酱油。

    噗。

    王路峰犹如被万箭穿心。

    这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成吨的暴击。

    牧橙。

    那可是武大最美的女生,还是学生会会长啊。

    “东武有人给剥虾吗?我指甲盖疼,不方便。”

    苏越茫然的问道。

    “那就是牧橙的男朋友,看起来很一般啊。”

    东武有个女生小声说道。

    “呦呦……女神在剥小龙虾,狗男应该去吃脚指甲,他会被送进烤炉撒葱花,最后被做成一只全德聚烤全鸭……呦,气死人。”

    刘桦农摇摇头,一脸唏嘘。

    冯佳佳也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苏越。

    应该是个二品。

    但在苏越身上,她竟然隐隐感觉到了一些威胁。

    这是很诡异的情况。

    冯佳佳修炼过绝世战法,所以第六感比别人强很多,她对危机的感应一般很准。

    牧橙这个小男朋友,又这么可怕吗?

    奇怪。

    “苏越,下次见到弓菱,给我说说好话,别让廖吉那孙子捷足先锋了。”

    临走前,王路峰跑过来交代道。

    顺便,他还抓走了桌子上几只小龙虾,而且是最大的几只。

    “苏越,你这老同学,不地道啊。”

    众人看着王路峰。

    “这是个沙雕,脑子不正常。”

    苏越苦笑。

    ……

    第二天的比赛,不知不觉已经落下了帷幕。

    八强资格战打倒后期,就连四大武院都得主力队员上场,特别是最后的16强争锋,更是精彩绝伦,热闹非凡。

    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八只最终参赛队,也终于角逐出来。

    东武、西武、南武、北武。

    军校、丰武、亚武、昊武。

    和所有人预料的差不多,八只决战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

    万众瞩目中,八只决赛队的队长,上台开始抓阄抽签。

    第一场:

    西武对战a类亚武。

    这几乎没什么难度,如果牧橙可以一串二,还可以让杜惊书第二个出场,感受一下决赛氛围,哪怕杜惊书输了,西武主战队,还有四品可以压阵。

    第二场:北武对战昊武。

    北武和西武一样,抽签抽到了福利局。

    有北武神雕侠侣,昊武没有一丝胜算,昨天晚上,许白雁和杨乐之去找过苏越。

    许白雁对牧橙这个弟媳妇十分满意,但表示在对决中,也不会放水。

    第三场:

    东武对战军校。

    所有人一直认为,东武赢定了。

    但战校也不弱,能在八强战,就逼迫东武出杀手锏,对后面的参赛队,是不错的福利。

    东武无所谓。

    他们这次参赛,神挡杀神。

    战校更无所谓。

    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输赢,能输给最强者,反而是好事。

    第四场:

    南武对战丰武。

    这也是福利局,南武毕竟最弱,而丰武,在a类三强里,也同样是垫底的存在。

    田宏伟远远盯着王路峰。

    他希望,四强对战的时候,南武可以抽到东武。

    那时候,自己可以公开挑战王路峰。

    反正南武一定输,这场对战会以观赏为主,出战队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看着八强的对战名单,体育场彻底沸腾。

    ……

    求月票,求推荐票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重生六零之空间俏〕〔极品护花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