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特种兵〕〔重生豪门:霍少暖〕〔地球求生指南〕〔厉少宠妻入骨〕〔女王幽荧〕〔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我的漫画家攻略〕〔三国之巅峰召唤〕〔朕有帝皇之气〕〔亿万老婆,你好甜〕〔史上最强血脉〕〔都市阴阳师(都市〕〔乡村小郎中〕〔一胎二宝,总裁追〕〔痴鸡大师〕〔魔邪之主〕〔诸天降临现实〕〔爹地你别跑安盛夏〕〔神武变〕〔修真狂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93章 替补队员的使命
    本站:m..今天晚上,八个晋级武大的参赛队,都消停不少,他们并没有去街上通宵狂欢。

    当然,这种事情管不到苏越头上。

    他被白小龙拖着,早早就跑出来撸串,原本苏越还觉得,自己毕竟没有突破到三品,应该修身养性,看看气环什么时候不注意,赶紧突破了。

    可在白小龙的盛情邀请下,苏越又觉得尘世间的烟火气息,也是突破的关键。

    那就撸串吧。

    临走前,苏越又叫走了杜惊书。

    杜兄撸串很有一套,昨天女生们在场,杜兄没好意思放开了吃。

    今夜,苏越要以辣会友,再和杜兄切磋切磋。

    “不行,明天有西武的晋级战,我绝对不可以去熬夜浪费精力。”

    杜惊书知道苏越和白小龙的来意后,斩钉截铁的表示拒绝。

    我杜惊书是个有原则的人。

    说不去,就绝对不可能去。

    “走吧,晋级战和你这种弱鸡没关系,你白师哥还没毕业呢,以后在湿境能罩你。

    “听说你修炼了一种金刚不坏的菊术,今天师哥我就要和你切磋切磋。”

    白小龙不依不饶。

    “就是,你是个替补,你的使命结束了。”

    苏越也说道。

    “可参赛队有纪律。”

    杜惊书犹豫。

    “如果不是为了等待被破坏,纪律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你看我苏越,什么时候遵守过纪律?”

    苏越冷笑。

    夜市,烧烤摊。

    “老板,100串态变辣翅,不辣砸摊子。”

    苏越,杜惊书,白小龙。

    三人落座,开始以辣会友,切磋着彼此的菊术。

    “知道本店为什么开在肛肠医院旁边吗?

    “像你们这么狂的武者,每年有个,其中一半都要住院。

    “如果能吃下这100串,今天免单。”

    老板轻蔑的看着苏越他们。

    年轻人,简直不自量力。

    “杜兄,今天能不能教育这年轻的老板,就看你的铁菊了。”

    苏越冷笑。

    然而,他也率先败北。

    白小龙装比了五分钟,嘴唇肿的和香肠一样,最终失败。

    留下杜兄一人,笑傲江湖。

    年轻的老板想给杜兄跪下。

    当然,期间还有几个其他武大的迷妹,来找白小龙签名,这都是后话,苏越表示自己不嫉妒。

    甚至当街有其他武大的女学生,找杜惊书表白,苏越也表示不嫉妒。

    最后,终于有女生来找他要电话。

    苏越这才证实,自己魅力依旧。

    结果,这几个女生的目得,是将苏越当成是送信的信使,方便给杜惊书送情书。

    苏越想杀人。

    除了四大武院,其他武大已经考试结束,大家都放松了心情,这场百校对决,也成了各个学校间的交流,毕竟都是同龄人,比较有共同话题。

    而杜惊书这种大一阵容,简直就是少女们的男神。

    白小龙嘲笑苏越是过气的老咸菜。

    时候不早,他们便回到小区。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看比赛。”

    白小龙拍了拍苏越的肩膀,便直接逃亡,那是厕所的方向。

    苏越睡不着。

    他在房间里发呆,同时也很郁闷。

    其实在白天的时候,自己有好几次都感觉到了突破的征兆,但最终就是没有走出那一步。

    特别的让人郁闷。

    还有那群肤浅的女人,竟然只知道找杜惊书要电话,难道自己帅的不明显吗?

    可恨。

    果然,人气这种东西,就要时时刻刻刷存在感。

    这才过了多久,自己已经被忘记。

    唉,善忘的人类。

    ……

    天亮了。

    今天体育馆明显比昨天要更加热闹。

    昨天是淘汰战,毕竟还有很多无聊的比赛,不少人看的昏昏欲睡。

    但今天不一样。

    会场里的八个擂台已经早早撤下去,随后换成了一个巨大的中央高台。

    高台格外庄重。

    哪怕是远远看一眼,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终于,八支晋级的队伍登场。

    顿时间,会场里出现了山洪海啸般的呐喊,就连苏越都被气氛所感染,忍不住呐喊了几句。

    当然,苏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反正就是高兴。

    “第一场就是西武对战亚武,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如果没有意外,牧橙一串三没压力。”

    白小龙百无聊赖的简单点评了一下。

    苏越发现,白小龙这厮,双腿紧紧夹在一起,明显是菊部地区有些异常。

    他又远远看了眼杜兄。

    菊王不愧是菊王。

    杜兄吃了那么多鸡翅,竟然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牧橙一串三?

    “亚武主力队员,两个四品,一个三品。

    “虽然两个四品都是初阶,但牧橙同样也是初阶,有那么容易吗?这可是车轮战啊。”

    苏越讶异的看着白小龙。

    这两天的对战,苏越也观察过这些优秀的a武。

    不得不承认。

    这些顶尖a武,确实也有可取之处。

    亚武的两个四品,绝对不是纯粹修炼气血的气血武者。

    相反,他们掌握着很娴熟的战斗技巧,一看就是在湿境里真正厮杀过。

    “你还是有些不了解你的女朋友。

    “牧橙掌握着两部卓越战法,一部是剑术,一部是速度类战法。

    “当然,女孩子的剑术,有些花哨,虽然在湿境里砍杀有些不够,但这是一对一的擂台战,最适合牧橙。”

    白小龙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剑术!”

    苏越点点头。

    说实话,他甚至都没有见过牧橙出手。

    有机会,得并肩战斗一下,加深一下感情。

    ……

    终于,在东武副校长的宣布下,第一组出战名单公布。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西武派遣的首站队员,竟然不是队长牧橙。

    甚至,都不是另外两个主力队员。

    是杜惊书。

    大一新生,气血刚刚三品的杜惊书。

    “学姐,真的要让我上吗?我根本打不过对方啊。”

    杜惊书被吓的瑟瑟发抖。

    虽然自己爱出风头,但这种万众瞩目下,上去也是纯粹的丢人现眼。

    亚武能从那么多武大杀到八强,根本就不是酒囊饭袋。

    “哼,昨天晚上偷跑出去,不是玩的挺嗨吗?

    “玩也玩够了,今年上台吃吃苦,也正好在医院里躺几天。

    “咱们西武嚣张跋扈,用一个新生去羞辱亚武,他们会震怒,而你,一定会受到特殊待遇,可能会生不如死。”

    牧橙冷笑。

    自己颁布了命令,不允许出战队晚上跑出去浪。

    你倒好。

    和苏越与白小龙狼狈为奸。

    他俩浪,是因为他俩不参加比赛,你浪什么浪。

    不给你点教训,你就记不住我是学生会的会长。

    “会长,我可以认输吗?”

    临走前,杜惊书战战兢兢的问道。

    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亚武的滔天怒气。

    派遣自己出场,确实是来自西武的最强嘲讽。

    “杜家的人在看着,西武校领导在看着,如果你不怕这群人秋后算账,可以尝试一下不战就投降。”

    牧橙平静的笑了笑。

    杜惊书转头,看了眼杜家阵营。

    果然,爷爷兴奋的胡子都差点飞起来,老人家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骄傲:看到了吗?八强战,我孙子是。

    硬着头皮。

    杜惊书走上擂台。

    都怪苏越这么丧门星,牧橙迁怒了自己。

    “西武还真是狂妄的很,竟然用一个新生来藐视亚武,如果不打残你,我都对不起你的嘲讽。”

    亚武四品的主战队员上场。

    他咬牙切齿,被气的脸色铁青。

    “大家都是同学,以和为贵,以……”

    轰隆!

    根本容不得杜惊书再废话,亚武的四品对方二话不说,身躯已经是冲杀过来,他手持一柄无刃刀,直接是割裂出一道刀弧。

    杜惊书的反应不漫。

    可惜就是杀伤力弱的可怜,第一招,他已经被亚武的四品轰飞。

    不怨杜惊书弱。

    二人相差着超过500卡的气血,就如一个小孩在对抗成年人,杜惊书就没有丝毫胜算。

    果然!

    接下来的十几秒,杜惊书犹如一个沙袋,被亚武碾压着来回鞭打。

    亚武振奋,加油声此起彼伏。

    而西武的学生阵营,则气的咬牙切齿。

    这简直是单方面的殴打啊。

    被一个a类武大殴打,西武人人憋着一口恶气。

    关键其他a武和b武也同仇敌忾,一起在帮着亚武呐喊,好像西武是十恶不赦的队伍一样。

    气氛一边倒。

    战局一边倒。

    有些人起哄,甚至叫嚣着斩首杜惊书。

    苏越嘴角都搐抽。

    “白兄,你说牧橙派杜惊书首站,是不是在报复他不听命令!”

    苏越突然问道。

    “这还用问?牧橙不好意思打杜惊书,便通过亚武的手去教训他。

    “用一个大一新生去挑衅a武,他们不杀了杜惊书都是仁慈。”

    白小龙咋舌。

    果然,女人惹不起,这种歹毒的借刀杀人都能涌出来。

    可怕。

    “都怪你,把杜兄害成这副德行。”

    苏越埋怨道。

    白小龙不说话,心中诅咒了苏越一句。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比菊花。

    终于。

    昏迷的杜惊书,被扔下了擂台。

    医务人员匆匆跑上来,用担架将杜惊书抬下了擂台。

    全场鸦雀无声。

    在擂台上,可以清晰看到一些血渍。

    咚咚!

    咚咚!

    不少人心脏狂跳。

    杜惊书的伤不轻,哪怕他是三品武者,也可能需要两三天时间来恢复。

    到了八强战,百校对战才真正凝重起来。

    这根本不是一场闹剧。

    对a武来说,这百校对战,关系着明年一年的教育部拨款,关系着很多人的命脉。

    甚至关系着a武毕业生的终生前途。

    他们怎么可能不认真。

    在往届百校对战,甚至还发生过死伤的命案,当然,随着裁判的水平越来越高,规矩越来越完善,命案的几率也几乎被避免。

    可重伤这种事情,还在不断上演。

    杜惊书被打晕下擂台,也告诉所有人一件事,这是一场关乎到尊严的大战,并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很明显。

    西武第一个出场的队员,很明显就是个玩笑。

    大一新生,三品替补队员,他怎么可能会担任起这种重任。

    西武目中无人,也被亚武的出战队员教训。

    “白顾问,假如这场咱们西武以重伤的代价,多得晋升资格。

    “那么下一场,重伤的队员,该怎么出战?”

    苏越皱着眉问道。

    比赛节奏很快。

    今天是八强对战,明天就是四强。

    根本就没有时间养伤啊。

    “这就是替补队员的作用。

    “百校对战是三对三车轮战,这同样是对队长排名布阵的一次考验。

    “如果真的得替补队员上场,比斗就很难赢了。

    “在以前,有一界百晓比斗,争夺冠军的队伍,主战队全部重伤,最终根本就是替补队在战斗。

    “这种比赛,任何结果都会出现。”

    白小龙说道。

    “咦,西武第二个人,怎么还是替补队员。”

    苏越讶异的问道。

    果然。

    牧橙派遣出了第二个上场的人员。

    这是个大四的三品巅峰,替补队员。

    无论是王昔秋,还是彭谷玉,都没有出场。

    “我都告诉过你了,牧橙会一串三。

    “派遣两个替补上场,是为了保证西武的战力完整,万一王昔秋或者彭谷玉,被亚武以同归于尽的方式打残,接下来西武会更艰难。

    “替主力队员抗伤害,同样也是替补队员的使命。”

    白小龙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套路这么多!”

    二人说话的时间,西武替补队成员已经上场。

    他面容坚毅,似乎已经做好了下场凄惨的准备。

    毕竟。

    一连两个替补队员上场,西武明显就是要一串三,可想亚武会有多愤怒。

    “西武一连派遣两个三品来羞辱我亚武,不觉得欺人太甚吗?”

    亚武队长紧紧捏着拳头,气的牙疼。

    “别废话了,开战吧。”

    西武的替补队员手持长刀,战法已经准备就绪。

    他实力其实不弱,三品巅峰,距离四品也一步之遥。

    但面对亚武队长,其实也没有多少胜算。

    ……

    轰隆隆!

    轰隆隆!

    ……

    这一次的交锋,稍微精彩一些,但西武依旧是没有摆脱失败命运。

    第二个替补队员的下场,甚至比杜惊书还要凄惨一些。

    嘭!

    同样昏迷,同样被打落擂台。

    所有武大都愤怒的呐喊着,西武狂妄自大,两战两败,已经被亚武一串二。

    如果再输一场,西武就成了这场百校对战最大的笑料。

    西武阵营,所有学生沉默不语。

    学生会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白小龙不比参加比赛,就真的如此不堪吗?

    虽说西武拿到了今年无冕之王权,但也不能当笑料啊。

    “西武欺人太甚,你们已经连败两场,第三场难道还要用替补队员吗?”

    亚武队长怒气冲冲。

    由于在擂台上有扩音器,再加上亚武队长声音洪亮,整个会场都能清晰的听到他的愤怒。

    “第三场,我来。”

    牧橙深吸一口气,手持一柄未开锋的剑,缓缓走上擂台。

    她面无表情,也没有什么悲喜。

    “原来是这样,用两个替补队员消耗我,然后牧橙会长一串三。

    “可你同样是个四品初阶,难道就真的这么自信吗?”

    亚武队长质问道。

    “自信不自信,得等打过才知道。”

    牧橙目光平静。

    “西武必胜!”

    一个嘶哑的声音呐喊道。

    八强战第一场,西武就被压着打,简直是在窝火。

    “亚武必胜!”

    似乎是在唱反调,其他一些武大学生,也在疯狂替亚武加油。

    整个体育场,再次响起滔天的呐喊声。

    ……

    “好紧张,牧橙真的能一串三成功吗?”

    看台上,苏越掌心里全是汗,他简直比自己在台上还要紧张。

    “你紧张个屁。

    “别看那个队长表面镇定,他心里其实慌的一批。

    “你真以为西武两个替补是废物?

    “连败两个三品,这个队长体内的气血已经不多,而且也特别疲惫,车轮战对一个武者的考验,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耐力。

    “你今年没资格参加,明年就懂了。”

    白小龙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教育道。

    亚武的队长,其实已经被废了一半。

    亚武一共三个主力队员,队长最强,是四品。

    另一人同样是四品,但和气血武者差不多。

    还有一个三品。

    说实话,牧橙想输都难。

    除了那些a武b武的人叫的凶悍,四大武院的出战队,心里都清楚的很。

    西武已经赢了。

    ……

    赵启军团。

    “牧京梁,你这闺女亭亭玉立,我外甥去年刚从东武毕业,也是一表人才,要不介绍他们认识一下?”

    林东启突然说道。

    牧橙刚刚上台,林东启就感慨道。

    这是个好姑娘。

    “东启兄,不是老哥我废话多。

    “不少人都知道,苏越已经预定了我女婿的位置。

    “你外甥要横刀夺爱,首先得过了我这岳父的关,起码军部勋章要比苏越多。

    “第二,你也知道,苏青封百穴大圆满,十年内,随时有可能走上袁龙瀚元帅的无敌路。

    “第三,苏越的干爹还在你面前杵着,你就挖墙脚,容易结仇。”

    牧京梁摇摇头。

    “苏越有多少军部勋章?”

    林东启问道。

    “前几天听燕晨云说,应该是29枚?反正没到0枚。

    “这次我有求于你,所以挖墙脚这笔仇就先记下了。

    “对了,段元狄是苏越的师傅,你挖他徒弟墙角的事情,我一定告诉段元狄。”

    柳一舟一边记录,一边平静的说道。

    “孩子们的感情,得孩子们自己决定,就是认识一下,公平竞争嘛。”

    林东启还是想替外甥争取一下。

    “让你外甥自己搭讪去,别惊动老牧,他能有现在,还不是靠我干儿子的月冥真典。”

    柳一舟说道。

    他坚决反对包办婚姻,主张自由恋爱,所以给林东启外甥机会。

    “老柳说的对,让你外甥自己去搭讪呗。”

    牧京梁笑道。

    他心里祝林东启的外甥好运,别得罪了苏越,容易结仇。

    “咦,开战了。

    “老牧,你这闺女对战法的掌握,很不错啊。”

    柳一舟称赞道。

    “哈哈,谬赞了。”

    牧京梁笑了笑。

    女儿一串三,那根本就是必然。

    ……

    擂台上刀光剑影。

    果然。

    亚武队长根本不是牧橙的对手,虽然他俩的气血值差距不大,但对战法的掌握,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牧师同时施展着两部卓越战法,再加上各种通用战法层出不穷,亚武队长被一脚踢下擂台。

    “下一个。”

    牧橙长剑一甩,目光依旧平静。

    “厉害啊。”

    看台上,苏越忍不住一声赞叹。

    “废话,能接任我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平庸。

    “但可惜,牧橙注定无法带领西武走向冠军之路,这是个悲剧。”

    白小龙一声叹息。

    牧橙这个人怎么说呢,有时候有些太正直。

    如果是苏越?

    白小龙又叹了口气。

    假如将苏越放在牧橙的位置上,以这货的无耻与不要脸,一定能想出对付上帝的办法。

    可惜,等苏越成长起来,上帝应该毕业了。

    这是个有遗憾的故事。

    ……

    接下来的对战走向,和白小龙判断的基本一样,没有任何出入。

    赢了。

    牧橙一串三,三战三胜,赢得很轻松。

    在西武的呐喊声中,西武晋级四强,亚武止步八强。

    在最后,止步八强的选手,还会进行排位赛,但那是决赛前夕的事情,人们也没有太大期待。

    这一战,苏越也终于认识到了女朋友的厉害。

    牧橙对战法的掌握程度,甚至和自己都有的一拼。

    和亚武的一战,牧橙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

    ……

    第二战。

    北武对战昊武。

    北武许白雁,一串二,第三场直接认输,放弃比赛。

    苏越虽然呐喊的声音响亮,但他不得不承认,老姐对战法的感悟程度,不如牧橙。

    当然,全场观众根本没理解许白雁的意思,她根本没必要认输啊。

    可能,是许白雁要保存实力。

    毕竟,昊武是a类武大排名第一的存在,他们的主战队员,是三个四品,没必要拼着负伤去硬串。

    然而,在最关键的最后一战,北武竟然干了和西武同样的事情。

    他们派遣了大一的新生上场。

    大一三品,廖平。

    这个梳着中分头,戴着眼镜的呆瓜,看上去根本不起眼,甚至都不如杜惊书有气势。

    苏越惊讶。

    廖吉惊讶,周云粲惊讶。

    战校阵营,弓菱也震惊的站起身来。

    廖平。

    他为什么会去对战昊武的主战队员,这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果然,昊武队员怒气冲冲。

    廖平上台,就是在嘲讽自己。

    然而。

    整整半个小时,昊武的四品武者已经将廖平打成重伤,但他就是不认输。

    人们看出来了,北武廖平,竟然是个辅助系武者。

    他一味的给自己身上施加防御战法,这才使得他一直在台上滞留。

    轰隆!

    轰隆!

    轰隆!

    “你们四大武院用不着小瞧人,我昊武这次的目得,就是将一个武大拉下水。

    “苦修四年,我们准备的很齐全。

    “这种大一武者上了,纯粹就是笑料。”

    唰!

    唰!

    唰!

    虽然是最后一个出战,但他可是昊武的队长。

    无论是速度,还是攻击力,昊武队长都足以踏入四大武院的首战队。

    牧橙刚才并没有出全力,但有人猜测,昊武队长甚至有资格和牧橙一战。

    “好快的速度。”

    就连苏越都感慨,昊武队长的速度战法,明显也是卓越战法。

    在观众们的眼里,昊武队长不断在台上闪烁,简直就是一道残影。

    而廖平就可怜了。

    他犹如一片被狂风撕裂的枯叶,如果不是皮糟肉厚,早已经是杜惊书的下场。

    但在大家看来,廖平其实要比杜惊书还要凄惨。

    鼻青脸肿先不提。

    廖平的几根骨头甚至都被打骨折,就连裁判都在示意,廖平可以停下。

    但可惜。

    廖平从始至终,都没有认输。

    他没有倒下,也没有认输,更没有逃避过。

    虽然一拳没有出过。

    一刀没有砍过。

    但他就是顽强的站在台上,根本不认输。

    “我在你左边。

    “蠢货,看哪呢?我在你后面。

    “你瞎了吗,我在你面前,你出手啊。”

    昊武队长不断嘲讽着廖平。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戴着眼镜的呆瓜,可能是个傻子。

    滴答!

    滴答!

    昊武队长犹如旋风一样,不断出现在擂台各个位置。

    而廖平,却站在原地,任由拳头轰在身上,一动不动。

    在他的脚下,汇聚出一滩鲜血。

    突然一个瞬间,廖平扶了扶眼睛。

    他的视线有些许模糊。

    ……

    “解除封印,要解除封印了。”

    北武看台。

    所有人都捏着一把汗。

    当他们看到廖平扶眼睛的时候,全场站起身来。

    情不自禁。

    ……

    抱歉,又是两更,这段时间更的有点少,抱歉。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
  sitemap